University of Minnesota

 

973/2001号来文,Khalilov诉塔吉克斯坦
    (2005330日第八十三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Maryam Khalilova太太(无律师代理)

据称受害人            Validzhon Alievich Khalilov先生(提交人之子)

所涉缔约国            塔吉克斯坦

来文日            2001514(首次提交)

                  不公正诉讼后判处的死刑。

程序性问题            缔约国未提供资料。

实质性问题            在初步调查期间遭受不公正审讯和虐待后被判处死刑。

《公约》条款            第六、七、十和十四条

《任择议定书》条款第二、五()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5330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代表Validzhon Alievich Khalilov先生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973/2001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通过了如下的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佐先生、埃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米歇尔·奥弗莱厄蒂先生、伊丽莎白·帕尔姆女士、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先生和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1.1  来文提交人Maryam Khalilova太太是1954年出生的塔吉克公民。她代表她的儿子Validzhon Alievich Khalilov先生提交来文,后者也是塔吉克公民,出生于1973年,在提交来文时,被关押在杜尚别的第一拘留所的死囚牢里,等待执行死刑,死刑判决是塔吉克斯坦最高法院2000118日下达的。她宣称,她的儿子是塔吉克斯坦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六条第一和第四款,第十条第一款,第十四条第二款,第三款()项和第五款行为的受害者。来文似乎还提出了涉及提交人和她的儿子的《公约》第七条的问题,虽然提交人并没有直接援引该条。提交人无律师代理。

            1.2  2001516日,人权事务委员会按照其议事规则第92(原第86)通过其新来文特别报告员行事,请缔约国在该案提交委员会期间,不要对Khalilov先生执行死刑。20021217日和2004415日,分别重申了关于这一临时保护措施的请求。没有收到缔约国的任何答复。提交人在2005218日的来信中告知委员会,她在2005210日收到了最高法院副院长签署的证明,称已于200172日对她的儿子执行死刑。

事实背景

            2.1  1997年,Saidmukhtor Yorov在塔吉克斯坦的Lenin地区Gulliston区组成了武装团伙。他使用武力和威胁,招募青年人加入他的团伙,强迫他们犯下数种罪行。提交人称,她的儿子是在枪口胁迫下加入了Yorov的团伙。她的儿子意识到该团伙活动的“违反宪法的”性质后,逃脱出来,藏在Lokhur区一位婶婶的家中,以免受到该团伙的迫害。

            2.2  19974月,Khalilov先生回到位于Gulliston区的家乡(Khosilot kolkhoz)探亲参加妹妹的婚礼。婚礼过后 Khalilov先生和父亲前往镇上的清真寺祈祷。据提交人讲,在那里,Yorov团伙的人认出了她的儿子,将他抓回去。Khalilov先生被迫再度加入该团伙。

            2.3  19979月末,政府的军用直升飞机撒下传单,上面有总统对“在武力和谎言下”加入Yorov团伙的人的呼吁。总统表示,只要和平投降,该团伙的成员就将得到赦免。Khalilov先生再度逃脱,该团伙因此威胁要杀害他的父母。该团伙的成员在他婶婶家找到了他,将他带到Yorov面前,Yorov威胁说,如果他再次逃跑,将杀害他的全家。

            2.4  199712月, Khalilov先生又一次逃脱,藏在Hissar地区的另一位婶婶家中。此后不久,他得知该团伙解体了,Yorov被处决,对他的指控也撤销了。他于19986月离开希萨地区,返回Lokhur区。在这里,当局于20001月逮捕了他。

            2.5  据提交人称,她的儿子遭到警探的殴打,要他供认参与了一些悬而未决的罪案,包括谋杀、使用暴力、抢劫和偷盗,并参加了1998年至2000年期间发生的其他罪案。提交人说,199712月至20001月之间,她的儿子先后躲藏在两个婶婶的家中,警探拒绝询问这两位婶婶的邻居,他们可以证实他是无辜的。

            2.6  在一个未说明的日期,Khalilov先生由Lenin地区警察局移交Kaferingansky区警察局。在此期间他的父亲被从工作场所带来Kaferingansky区警察局见到了儿子。父亲注意到儿子遭到殴打,表示要向有关当局投诉。警探开始当着他儿子的面殴打他,提交人的儿子受到威胁,要他在电视台上公开供认他参与了两次谋杀,否则将杀了他的父亲。Khalilov先生被迫对两宗谋杀案认罪。然而,警探还是杀害了他的父亲。1

            2.7  212日,Khalilov先生再次出现在国家电视台上(Iztirob”电视台)。据提交人称,他遭到殴打,鼻梁骨断裂,但镜头只从某一个角度拍摄他的面孔,掩饰了这些伤害。

            2.8  最高法院连同另外五名同案犯一道审理了Khalilov先生的案件。2 提交人的儿子被判犯有塔吉克斯坦《刑法》第104(2)(杀人)181(3)(劫持人质)186(3)(抢劫)195(3)(非法购置、出售、保存、运输武器、弹药和爆炸物等)244(偷盗)249(暴力抢劫)条所载罪行。2000118日,他被判处死刑。提交人称,尽管证人宣称他们可以认出参与犯罪的每个人的面孔,但在法庭上,并没有任何受害人认出他的儿子是犯罪行为的参与者。据称法庭无视他们的证言,拒绝在其判决中考虑或列入这些证言。

            2.9  提交人的儿子请求获得总统赦免,但这一请求于2001523日被驳回。

            2.10  提交人在200365日的一封信中,重申她的儿子是被迫加入Yorov团伙,但并没有犯任何罪。他逃离了该团伙,在该团伙被消灭后,在没有团伙残余人员迫害的危险时,他“回到了正常生活中来”。有关罪行发生时,他正躲藏在婶婶的家中。2000年他被逮捕后,受指控犯下了该团伙所犯的罪行,因此被判处死刑。据称,该判决业经重审法院确认(未提供有关日期和程序)

            2.11  提交人还表示,她不知道儿子关押在哪里。据称杜尚别第一关押中心的官员拒绝接受她的包裹,说她的儿子已经转移,但不肯提供进一步情况。

            2.12  2005218日,提交人告知委员会,她收到了最高法院副院长200522日的信,称她的儿子已于200172日执行死刑。

 

            3.1  提交人称,警探毒打她的儿子,侵犯了其按照第十条第一款享有的权利。虽然提交人没有具体指出,但来文的这一部分还有可能引起《公约》第七条中涉及Khalilov先生的问题。

            3.2  虽然提交人没有具体援引这一条款,但提交人称,警探为了给她的儿子制造更大压力,把她丈夫带到了拘留中心,当作儿子的面将他殴打致死,似乎也引起了《公约》第七条中与他儿子有关的问题。

            3.3  提交人称,所提供的事实表明侵犯了按照第十四条第二款她儿子享有的推定无罪权利。她回忆说,在预审期间,她儿子被带到国家电视台上露面,此时,法庭还没有判决她的儿子有罪,他被迫公开承认他犯有若干严重罪行。

            3.4  提交人还称,警探迫使他供认有罪,因此,他是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一款()项行为的受害者。

            3.5  提交人没有进一步提供事实来说明这一指控,但声称,Khalilov先生按照第十四条第五款,应有权由一个较高级法庭对其刑法依法进行复审,但这一权利受到侵犯。

            3.6  提交人称,由于她的儿子经不符合正当程序要求的不公正审理后,被判处死刑,其按照第六条第一和第四款,连同第十四条所享有的权利受到侵犯。

            3.7  最后,虽然提交人未作具体提及,但来文似乎引起了第七条中与她有关的问题,因为据指称,塔吉克当局始终拒绝向提交人披露她的儿子的现状和下落。

缔约国没有重视委员会依照议事规则第92条提出采取临时措施的请求

            4.1  委员会注意到,尽管按照《任择议定书》,来文已在人权事务委员会登记,同时,已就此向缔约国提出了采取临时保护措施的请求,但缔约国仍然对提交人的儿子执行了死刑。委员会回顾,3 《公约》缔约国遵照《任择议定书》,承认委员会有权接受和审议任何一个声称被侵犯了《公约》所载任何权利的个人的来文(序言和第一条)。缔约国遵守《任择议定书》,意味着必须与委员会诚意合作,以便其能够审议此类来文,并在审议之后,向缔约国及该个人提出其意见(第五条第一和第四款)。缔约国如采取任何行动,阻挠或破坏委员会审议和审查来文并表达其意见,都是违背了此类义务。

            4.2  除了根据来文认定缔约国违反《公约》外,缔约国如果采取行动,阻挠或破坏委员会对指控侵犯《公约》行为的来文的审议,或使委员会的审查落空,其表明的意见变得毫无意义,也是严重违反了其按照《任择议定书》所承担的义务。在本来文中,提交人称她的儿子被剥夺了按照《公约》第六、十和十四条所享有的权利。她的其他陈述,还提出了可归入第七条项下的问题,虽然并没有明确援引这一条。缔约国已得到关于该来文的通知,但在委员会结束其审议和审查并提出和转达其意见之前,仍然处决了所指称的受害人,这就违反了其按照《任择议定书》承担的义务。缔约国在委员会已经按照其议事规则第92(86)采取行动,请缔约国暂缓行动后仍然这样做,尤其是毫无道理的。

            4.3  尽管委员会提出了几次请求,但缔约国对其行动始终没有作出解释,委员会对此也表示了极大关注。

            4.4  委员会回顾,4 按照委员会议事规则第92(原第86)采取符合《公约》第三十九条的临时措施,对委员会按照《任择议定书》发挥作用至关重要。无视该项规则,尤其是采取不可逆转的措施,例如在本案中处决提交人的儿子,破坏了通过《任择议定书》对《公约》权利的保护。

缔约国未作陈述

            5.  2001516日、20021217日和2004415日的普通照会中,曾请缔约国就来文可否受理问题和案情提供资料。委员会注意到至今仍未收到这方面资料。委员会遗憾的是,缔约国未就可受理性或提交人指控的内容提供任何资料。委员会回顾,《任择议定书》意味着缔约国应向委员会提供一切资料供使用。5 由于缔约国未作答复,必须充分考虑提交人的陈述,只要这些陈述有适当证据。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对可否受理问题的审议

            6.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申诉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决定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6.2  委员会注意到,目前没有任何其他国际调查和解决程序来审查同一事由,同时,根据有关证据,现有的国内补救办法已经援用无遗。在缔约国没提出任何异议的情况下,委员会认为,《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二款()()项中规定的条件已经满足。

            6.3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声称她的儿子根据《公约》第六条第四款享有的权利受到侵犯。不过,从她的陈述中得知,Khalilov先生曾在未具体说明的日期请求获得总统赦免,的请求于2001523日被总统令驳回。在此情况下,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没有为受理的目的就这一说法提供充分证据,因此决定,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二条,来文的这一部分不可受理。

            6.4  委员会认为,提交人其余的主张就可受理性而言提供了充分证据,因为它们提出了《公约》第六、七、十和十四条所涉及的问题。

对案情的审查

            7.1  人权事务委员会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一款行事,根据各方提交的所有资料,审查了本来文。

            7.2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称,她的儿子在拘留期间受到警探虐待和殴打,强迫他供认罪行,并为施加更大压力,当着他的面殴打他的父亲并使用酷刑,导致他的父亲死在警察局。提交人还指明了据称参与殴打她的儿子和用烙铁烙她丈夫双手的一些人的名字。鉴于缔约国没有提供任何资料,必须充分考虑提交人的陈述,只要这方面有足够的证据。委员会认为,所提出的事实表明,提交人的儿子遭受了酷刑以及残忍和非人道待遇,违反了《公约》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

            7.3  鉴于警探为迫使Khalilov先生对若干罪行认罪,对他采取了上述行为,委员会还认为,所提交的事实表明,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三款()项。

            7.4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根据第十四条第二款称,警探侵犯了她的儿子享有的推定无罪权。她说,她的儿子被迫在调查期间至少两次在国家电视台上认罪。由于缔约国未提供任何资料,必须充分考虑这些陈述。委员会回顾其第13号一般性意见及其判例,6 即“所有公共当局均有义务避免预先判断审理结果”。在本案中,据认为调查机构没有履行其按照《公约》第十四条第二款承担的义务。

            7.5  提交人称,她的儿子要求由一更高级法庭对其死刑依法进行复审的权利受到侵犯。从委员会收到的文件来看,2000118日,她的儿子在初审中被最高法院判处死刑。判决书称,判决是最终性的,不得上诉。委员会回顾,即使上诉制度不是自动的,第十四条第五款所载上诉权利也规定缔约国负有明确义务,应在证据充分的前提下依法复审定罪和刑罚,以经由法律程序充分考虑案件的性质。7  由于缔约国没有作出任何有关解释,委员会认为,缺乏向更高一级法庭上诉最高法院在一审中作出的判决的可能性,不符合第十四条第五款的规定,因此违反了该一条款。8

            7.6  关于提交人根据《公约》第六条第一款所作陈述,委员会回顾,在没有遵守《公约》条款的情况下经审理作出死刑判决构成了违反《公约》第六条的行为。9 在本案中,通过了对提交人的儿子的死刑,并加以执行,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规定的接受公正审理的权利,因此也违反了《公约》第六条。

            7.7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称,塔吉克当局,包括最高法院,始终无视她关于提供情况的要求,拒不透露关于她儿子情况或下落的任何消息。委员会理解提交人作为死刑犯母亲,因始终不清楚导致最终执行死刑的种种情况,以及她儿子的埋葬地点,持续感受到的悲痛和精神压力。隐瞒死刑日期和埋葬地点,意在使家属处在茫然无措的状态和精神压力下,起到恐吓或惩罚的作用。委员会认为,当局最初不向提交人通知她儿子的执行死刑日期,构成了对提交人的非人道待遇,违反了《公约》第七条。10

            8.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规定行事,认为现有事实显示存在侵犯Khalilov先生按照《公约》第六条第一款,第七条,第十条第一款以及第十四条第二款、第三款()项和第五条享有的权利,以及就提交人自身而言,违反第七条的情况。

            9.  根据《公约》第二条第三款()项规定,缔约国有义务给予提交人有效的补救,包括通报她儿子的埋地点,并对其悲痛给予补偿。缔约国还有义务防止今后再发生类似的违约情况。

            10.  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也已承诺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后,即予以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鉴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此外还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意见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1 提交人提交了她儿子(20001227)写给委员会的一封信,信上,Khalilov先生称,他的父亲被带到警察局,遭到警探的殴打、羞辱和烙铁烙,最后死去。据Khalilov先生称,他的父亲回家时已经死亡,200029日下葬。Khalilov先生提供了参与殴打他和他父亲的两名官员的名字:刑事调查局局长N和他的副手U。据他说,还有其他三四个人。

2 未提供诉讼的确切日期。

3 Piandong v.诉菲律宾,第869/1999号来文,20001019日通过的意意见

4 Saidova v诉塔吉克斯坦,第964/2001号来文,200478日通过的意见

5 主要参见Khomidova v.诉塔吉克斯坦,第1117/2002号来文,2004729日通过的意见

6 例见Gridin诉俄罗斯联邦,第770/1997号来文,2000720日通过的意见

7 Domukovsk等人诉格鲁吉亚案,第623-627/1995号来文,199846日通过的意见,以及Saidov诉塔吉克斯坦案,第964/2001号来文,200478日通过的意见

8 例见Aliev诉乌克兰案,第781/1997号来文,200387日通过的意见Robinson诉牙买加案,第223/1987号来文,1989330日通过的意见Brown诉牙买加案,第775/1997号来文,1999323日通过的意见

9 Conroy Levy诉牙买加案,第719/1996号来文,1998113日通过的意见Clarence Marshall诉牙买加案,第730/1996号来文,1998113日通过的意见Kurbanov诉塔吉克斯坦案,第1096/2002号来文,2003116日通过的意见,和Saidova诉塔吉克斯坦案,第964/2001号来文,200478日通过的意见

10 见第886/1999号来文,Bondarenko诉白俄罗斯案,第887/1999号来文,Lyashkevich诉白俄罗斯案,20034月通过的《意见》。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