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968/2001号来文,Jong-Choel诉大韩民国
    (2005727日第八十四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Kim Jong-Cheol (由汉城地平线律师团律师Cho Yong-Whan先生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大韩民国

来文日       2000131(首次提交)

        于大选之前公布民意测验结果而对记者予以刑事定罪问题

程序性问题     

实质性问题      言论自由权

《公约》条款    第十九条第二款和第三款,第二十五条()项和()项以及第二十六条

《任择议定书》条款第一条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5727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对代表Kim Jong-Cheol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968/2001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阿尔弗雷多·卡斯蒂列罗·奥约斯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埃德温·约翰逊·洛佩斯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迈克尔·奥弗莱厄蒂先生、伊丽萨白·帕尔姆女士、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延先生、露丝·韦奇伍德女士和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本文后附有委员会委员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阿尔弗雷多·卡斯蒂列罗·奥约斯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联合署名的个人意见以及由委员会委员露丝·韦奇伍德女士单独署名的个人意见。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通过了如下的:

  

         1.  来文提交人是韩国国民Kim Jong-Cheol先生。他声称因大韩民国侵犯了他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九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项和()项以及第二十六条所享有的权利而受害。他由律师代理。

事实背景

         2.1  19971211日,身为记者的提交人在一份全国性周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报道了1997731日至1211日期间为19971218日总统大选进行的民意测验的情况。19982月,他被地方检察官指控违反《公职选举以及防止选举舞弊法》(下称“《选举法》”)第一零八条第(1)款的规定,该款禁止在竞选运动期间公布民意测验情况。1 根据第三十三条第()款,总统大选期为23天。《选举法》规定,在这23天期间(直至并含选举日),凡披露政治民意测验情况者,须负刑事责任。2 199876日,提交人被汉城区刑事法院合议庭判处有罪,并罚款1百万韩元(约合445美元)

         2.2  提交人对这一裁决提出上诉,同时向宪法法院就《选举法》的相关规定是否违宪问题提出质疑。1999128日,宪法法院宣布《选举法》的相关规定符合宪法,认为在选举运动期间禁止公布民意测验这一禁令的时间长度合理,可以确保选举结果公正、不被扭曲。宪法法院在判决中提到了一项研究,据称该项研究表明,民意测验可以起到鼓励投票人倒向某一竞选人一边,增加其获胜的机会(所谓“支持得势方效应”),也可以起到对居下风者增加同情票(所谓“支持劣势方效应”),因而会扭曲投票人的意愿。1999413日,高等法院维持地区法院的裁决,1999820日,最高法院驳回了提交人的上诉。

 

         3.1  提交人声称,对他的定罪违反了《公约》第十九条第二款和第二十五条()项及()项的规定。他争辩说,禁止在大选期间公布民意测验的结果并未表明有利于公平选举,正如宪法法院所推断的那样,公布民意测验的结果可以使具体竞选人的得票数增加或减少。宪法法院的推理主要是依据一种未得到印证的学术理论(“支持得势方”以及“支持劣势方”效应)作出的,因此不能加以援引,以这种靠不住的“理论”为依据来剥夺提交人的言论自由和提供信息的权利。事实上,按照宪法法院自身的推理,这两种可能出现的对立效应,理论上讲可以相互抵消。

         3.2  提交人认为,作为记者,他有权根据第十九条的规定履行其职业责任,向读者报道相关的新闻消息。他的报道义务是确保公众获取信息权的先决条件,而该项具体禁令作出了过度、不相称的限制。

         3.3  提交人声称,《选举法》第一零八条第()款违反了《公约》第二十五条()项和()项,因为该款规定剥夺人们自由、充分地交流信息,而自由、充分地交流信息对于投票人具体形成自己的意愿至关重要。可靠的民意测验结果可以为投票人提供所关心的相关宝贵信息。投票人如果了解竞选人在选举中的声望地位,并可自由地形成或修改其对竞选人的看法。

         3.4  提交人争辩说,该项禁令对能直接了解民意测验情况的人(进行民意测验本身并不属于非法行为)与不能直接了解这一情况的人之间区别对待是不合理的,而且也会致使投票人形成的意愿被扭曲。他争辩说,由于人们可以随时接收的外国媒体报道并不受民意测验数据的限制,因此这一禁令根本起不到任何实际作用。最后,他争辩说,缔约国没有证明提交人公布民意测验结果对选举造成了任何负面的影响。因此,对他的惩罚缺乏正当理由。

         3.5  提交人表示,这一事项并未提交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审查,而且他已用尽国内补救办法。

缔约国就可否受理问题和案情的意见以及提交人就该意见发表的评论

         4.1  2002222日,缔约国提交了关于可否受理问题和案情的意见。缔约国援引宪法法院的裁决,该裁决认为为确保进行公正的选举而在一段必要的时间内对公布民意测验信息加以限制既没有违反《宪法》的规定,也没有违反《公约》的规定。它提及《宪法》第三十七条第()款,该款规定:只有在为了国家安全、维护秩序或公共福利以及《公约》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所必须的情况下,才能对公民的自由与权利加以限制。它争辩说,确保进行公正的选举是民主社会中公共秩序的一个组成部分。限制期的时间长度不能被视为过度或具有歧视性质。

         4.2  缔约国认为,宪法法院的推理并不是依据理论或可能性作出的,而是依据本国的经验作出的。这一推理考虑到了大韩民国的选举文化和气氛过去在政治操纵和违规行为面前是多么脆弱的。在选举前公布不公正或部分受人操纵的民意调查结果往往对投票人的选择产生影响,从而有损于进行公正的选举。然而,缔约国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旦政治气候成熟,也可能会取消关于禁止公布民意测验结果的禁令。

         5.  2003731日,提交人就缔约国的意见发表评论,认为在他对民意测验结果进行报道与选举中所谓的“政治操纵和不规范行为”之间并无任何关联,并认为政府自身应对建立一种“经不起政治操纵和不规范行为打击”的选举文化和气候”负责。他认为,此种操纵之所以成为可能,部分原因是政府对言论自由和人们自由获取关于选举的信息规定的限制。缔约国并未解释提交人报道民意测验结果带来了什么样的损害,也没有解释这一禁令是如何与确保进行公正选举的意愿相联系的。缔约国也没有说明对提交人的惩罚与限制《公约》所规定的言论自由的权利的理由之间存在何种必要的联系。

缔约国的补充意见

         6.1  缔约国在2004628日提交的意见中重提,《选举法》是专门用来确保公共选举公正性更强,防止其受到带有偏见或人为操纵的民意测验的负面影响,从而以不正确的信息影响投票人。即使此类民意测验是以公正、客观的方式进行的,也会通过“支持得势方”和“支持劣势方”的效应来影响投票人。

         6.2  缔约国虽然承认过去由于一些政客滥用权利而对追求公正选举造成破坏,但否认政府应对现有的选举文化负责。当今媒体在社会和政治影响力方面都大有发展,尤其对选举舆论的形成发挥着关键的作用。根据《选举法》,政府在法律上有义务通过防止媒体公布不正确的民意测验结果干扰选举结果并改善选举文化。最后,缔约国认为,无需要通过证明每一个案中公布民意测验所带来的损害而证明执法的正当。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对可否受理问题的审议

         7.1  在审议来文所载任何要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决定该申诉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7.2  依《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二款()项,委员会认为,同一事件未由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的审议。关于是否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并未称提交人尚未用尽或还可进一步要求任何国内补救办法。

         7.3  关于提交人根据《公约》第二十五条()项和()项以及第二十六条提出的申诉,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没有为可否受理的目的充分证实这些申诉。因此,委员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认为无法受理申诉。委员会随即对涉及根据《公约》第十九条所提出的申诉缘由作出审议。

对案情的审议

         8.1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一款规定,根据各当事方提出的所有书面资料审议了本来文。

         8.2  委员会指出,其需要审议的问题是,根据《公职选举防止选举舞弊法案》第一零八条第()款,提交人因在总统选举运动期间的一篇文章中公布民意测验结果而对其定罪,是否违反《公约》第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公约》第十九条第二款为言论自由的权利提供保障,并包括“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采取艺术形式的、或通过任何其它媒介”。委员会认为,提交人发表文章是在行使《公约》第十九条第二款范围内的传递消息和思想的权利。

         8.3  委员会指出,按照第十九条第三款对言论自由加以任何限制必须要同时满足以下条件:必须有法律规定,必须符合第十九条第三款所列目的,必须是为实现这一宗旨所必要的。本案中的性质是由法律规定:《公职选举和预防选举舞弊法》第一零八条第()款。至于所采取的措施是否符合第三款中所列目标之一,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认为这一限制是为保护公共秩序(第三款())而作出的。委员会认为,由于该项限制涉及总统竞选人的权利,因此这一限制也符合第十九条第三款()项的条件(必须尊重他人的权利)。委员会注意到,作出这一限制的根本理由是让选民在一段有限的时间内认真考虑,从而不受与选举中争议问题无关的外来因素的干扰,并注意到许多司法管辖区都有类似的限制。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民主政治进程历史中最近出现的特征,其中包括缔约国所援引的那些特征。在此情况下,关于在选举前的一段有限的时期内对公布民意测验情况加以限制的法律其本身似乎并未超出第十九条第三款所规定的目标的范围。至于是否相称的问题,委员会注意到,虽然将规定日期定为选举前23天过长,但委员会不必就规定日期本身是否符合第十九条第三款的问题发表意见,因为提交人最初将此前无人报道的民意测验情况公布于众之事发生在选举前的7天。因此一公布行为而对提交人定罪,在该缔约国所现有条件下不能被认为是过度的。委员会还注意到,对提交人作出的制裁,虽然是依据一项法律即刑法作出的,但不能被定性为过于严厉。因此,委员会无法认定对提交人所适用的该项法律与其目标不相称。因此,委员会认为,在此方面不存在违反《公约》第十九条的行为。

         9.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行事,认为其所收到的事实并未表明存在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行为。

 

         [意见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1             其规定如下:“自选举期开始之日起,至选举日投票结束时止,任何人不得在报告中公布或引用与选举有关的民意测验结果(其中包括模拟投票或声望测验),以免拉高某一政党或某一预测获胜竞选人的支持度。”

2             根据经修正的第256(1)款,“凡违反第一零八条第(1)款之规定,披露政治民意调查细节和结果者,或对这些细节或结果进行报导或协助他人报导者,……判处两年以内徒刑或400万元以内的罚款。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