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959/2000号来文,Bazarov诉乌兹别克斯坦
    (第八十七届会议,2006714日通过的意见) *

提交人

Saimijon先生和Malokhat Bazarov夫人(没有律师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的儿子Nayimizhon Bazarov

所涉缔约国

乌兹别克斯坦

来文日期

20001116(首次提交)

事由

酷刑、审判不公;人身保护

实质性问题

在不公平审判中强行作出死刑判决

程序性问题

要求得到证实的程度

《公约》条款

第六、第七、第九、第十、第十一、第十四、第十五条

《任择议定书》条款

第二条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6714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对代表Nayimizhon Bazarov先生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959/2000号来文的审议,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通过如下意见

         1.1  提交人是Saimijon Bazarov (1950年出生)和他的妻子Malokhat, 他们都是乌兹别克国民。他们代表儿子Nayimizhon Bazarov (根据萨马尔汗区法院在1999611日宣布的死刑判决已处死)提交来文,并声称他是乌兹别克斯坦侵犯其《公约》第六条、第七条、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四条和第十五条的受害者。 来文似乎还根据第七条提出了有关提交人的问题,虽然他们没有具体引用该条。他们没有律师代表。

         1.2  2000125日,委员会根据议事规则第92条,通过新来文和临时措施特别报告员行事,请缔约国不要对Bazarov先生执行死刑以待委员会审查本来文。然而,2004126日,缔约国通知委员会据称受害人的死刑已于2000720日执行,即在提交来文(20001116)2000125日案件登记以及提出委员会的临时保护措施的要求之前。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1998527日,Nayimizhon Bazarov先生驱车前往萨马尔汗探望他住院的姐妹时Urgut被两名警官(内务部Urgut区分部副主席S. Dzh.和刑事搜查办事处的R. Kh.)拦住,他们要他将另一名警察E. S.载往Dzhambay地区,然后再把他送回。据称提交人的儿子拒绝这样做,声称他有急事;据称这些警官表示失望。最后,他将这些警察载往目的地,但是没有送他们回来。

         2.2  1998614日,提交人的儿子再次驱车时,在Urgut被一群警官(其中两人S. Dzh.R. Kh. 527日事件中在场)拦住。他被带往内务部(Urgut)地区司,据称没有任何逮捕令。据说他在那里受审问时遭到殴打并威胁把他家属投入监狱。同一天晚些时候,他被指控贩运毒品。在没有证人的情况下,审问人搜查他的家,他们在把少量毒品藏在地毯下面后,“发现了”毒品,并对此作了记录。提交人声称他的儿子不能请求法庭复查对他逮捕和拘禁的合法性,因为在缔约国不存在这种可能性。

         2.3  621日,当着审讯人S. Dzh.Bazarov的律师 的面,由提交人的儿子和一个名叫G. H. 的人进行了对质。G. H.肯定199851-2日夜间提交人的儿子和其他人一起参与了在她住房中谋杀两人,以取得100克鸦片

         2.4  指控提交人的儿子和其他8名被告的案件被移送萨马尔汗区法院,1999412日法院开始审判。1999711日法院认为提交人的儿子和一名同案被告犯有谋杀罪和其他罪行,包括贩运毒品,并判处他们死刑。

         2.5  据提交人称,他们的儿子和他的同案被告在法庭声称初步审问时遭殴打和酷刑以迫使他们作伪证,他们都声称对这起谋杀是无辜的;他们的儿子还声称对有关毒品的罪名也是无辜的。据称,他的同案被告显示他们身体某些部位“被香烟烧灼,布满伤痕、血肿、头部有肿块、牙齿折断”,并要求主审法官下令对此由医生检查。法院没有下令进行医生检查,但是传问了两个审讯人,他们否认在审判前的审问中使用任何非法的审问方式。

         2.6  提交人声称,对他们儿子的审判不符合公平审判的要求:这个刑事案件是审讯人所“捏造”,法庭结论的根据主要是G. H.的陈述(据提交人说,这些陈述不应予以考虑,因为曾在初步审讯中多次改动)以及根据初步审讯时对被告的刑讯逼供取得的证据。他们断言法院未能确定他们儿子的罪行而没有任何合理怀疑,并解决若干矛盾之处。他们还断言他们的儿子不在犯罪现场―犯罪当天晚上他不在Urgut, 而是在萨马尔汗迎接他们度假回来,以及他们的火车是在凌晨到达―但是据称法院对此未予以考虑。

         2.7  N. Bazarov先生对萨马尔汗区法院1999611日的判决提出过一项撤销原判上诉,日期不详。19991224日,最高法院维持原判,从而确认了他的死刑判决。因此国内补救已经用尽。

 

         3.  提交人声称以上陈述的事实构成侵犯其儿子按《公约》第七条、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联系第六条的第十四条以及第十五条的权利。来文似乎根据第七条提出了有关提交人的问题,虽然他们没有具体引用这一条款。

缔约国的意见

         4.1  缔约国在20021010日和20031215日作出了评论。它肯定根据后来在19991224日由最高法院一项判决确认的1999611日的判决,据称受害人蓄意并在一个犯罪集团中同两名同案被告(R.M.),参与了谋杀两个人以占有190克鸦片。此外,据称受害人和R.被发现犯有在19983月向一个名叫S.的人贩卖100克鸦片(构成“有意义的数量”)之罪。

         4.2  1998614日在搜查据称受害人住房时,调查员查获1克鸦片和0.5克大麻,以及1根吸用麻醉品的特制管子。

         4.3  法院认为据称受害人犯有下列罪行:非法占用通过抢劫得到的麻醉品、非法贩卖麻醉品、先前曾参加毒品非法贸易的一个人非法取得和贩卖麻醉品、有一个团伙以自私动机蓄意用某种特殊暴力恶性杀害两个人。

         4.4  据缔约国称,提交人的儿子的罪行已由该刑事案档案中所载的材料证明,对他的行为界定正确。法院在确定对他的惩罚时,评估了已完成的行为的性质,即那是由一伙人为自私目的以特别强暴的方式犯下的,它涉及非法出售一个有意义数量的麻醉品,提交人没有“对社会有益”的职业。法院断定它对社会是个危险,对他不可能进行教养。

提交人的评论

         5.1  20031119日,提交人评论了缔约国的陈述。据他们称,缔约国没有对来文案情详细作出回答,也没有回应对第九条的说法(对逮捕/审判前拘留没有司法监督);这是由于在缔约国法律体制中没有这种司法监督

         5.2  关于第七条的说法,他们争论说缔约国没有对他们的儿子及其同案被告在Urgut市警察局受到的酷刑/虐待的指控进行切实调查。他们重申他们的儿子没有认罪,但是其他同案被告被迫提供了他的罪证。他们重申在审判过程中,据称受害人及其同案被告曾作证称他们遭受酷刑和毒打,而且他们之中有些人被审讯人用空瓶子插入肛门。他的律师Bazarov先生和其他同案被告人请求主审法官调查这些劣迹,并进行验伤,但是他们的请求遭拒绝。虽然主审法官传唤了上述执法人员中的两名并盘问他们在调查过程中是否曾经用刑,在他们回答“没有”之后,就允许他们离开房间。据提交人说,缔约国同样没有就本来文进行任何调查。

         5.3  关于违反第十四条的指控,提交人重申对他们的儿子的审判不符合公平审判的要求。他们声称主审法官以偏见和偏袒的方式进行审判,自己宣读起诉书,并盘问一些证人;他没有“坚持”在整个审判中“有一名检察官在场”,因此一名检察官在20场审判中只出席15场,并在审判开始时缺席。提交人声称主审法官没有解决审查这一刑事案件时出现的任何矛盾,而在最后,虽然检察官只求刑20年监禁作为对Bazarov的惩处,但他却强加了死刑。

         5.4  提交人回忆说,本来文的主要论点是他们的儿子的无罪推定受到违反,他是根据以酷刑取得的“可疑”证据和供词并根据“十分成问题的证据”被判死刑。他们争辩说,法院没有充分研究其儿子的减罪证据,并“大胆地”驳回了他不在犯罪现场的辩词。他们争辩说缔约国没有就这些问题提交一份详细的答复。

         5.5  关于据称违反《公约》第六条,提交人重申他们儿子的生命权受到侵犯,因为他在不公平审判后被处死。

         5.6  最后,提交人说他们不知道他们儿子的下落,并争辩说官员们对他们在这一方面的一切请求都置之不理。据称,他们得到的唯一信息是20029月通过“非官方渠道”取得的,向他们确保他们的儿子活着。提交人声称有关他们儿子下落的谜给全家带来了难以忍受的痛苦,他们生活的每一天都陷于迷惘和心理上痛苦的境况中。

缔约国提供的进一步资料

         6.1  缔约国在2004126日提出了进一步看法。它重申了先前的看法并肯定可以认为该案件的案情没有根据。它争辩说提交人关于违反第七条的指控未得证实。和来文所说相反,乌兹别克斯坦最高法院毫不含糊地指出,根据审判记录,据称受害人和他的同案被告和律师都从来没有请求主审法官任命一个医学委员会调查酷刑或虐待的指控。同时,据缔约国称,执法机构的“内部保障程序”表明,在Bazarov先生审判前拘留期间没有任何不当行为。

         6.2  据缔约国称,关于第十四条的指控也未证实。和提交人的指控相反,审判记录表明法院审判在1999412日开始,有一位检察官、若干律师、口译员、所有被告和受害者在场。据说审判是连续不断进行,一名检察官、若干律师和被告一直在场,所有审问进行时“都有检察官、律师和被告在场”。

         6.3  缔约国最后称,据其有关当局说,Bazarov是在2000720日行刑,即2000125日委员会对来文进行登记并根据其议事规则第九十二条提出临时措施的请求之前。

委员会需要处理的问题和议事情况

审议可否受理

         7.1  委员会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九十三条,决定该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7.2  委员会注意到,同一事项没有在任何其他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之下审查,以及国内补救已经用尽。这符合《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的要求。

         7.3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根据第七条和第十条提出的要求,大意是他们的儿子在初步调查过程中受到酷刑,他在这方面的要求法院不予置理。缔约国反对说,提交人的儿子或他的同案被告或律师都从来没有就这一问题请求法院进行医检,而执法机构的“内部保障程序”表明审判前拘留期间没有任何不当行为。委员会注意到摆在它面前的资料,尤其是据称受害人及其律师对萨马尔汗区法院1999611日判决提出的上诉根本不含有任何有关Bazarov受虐待或酷刑的资料。此外,提交人对据称受害人、他的亲戚、或他的律师在初步调查中是否曾对这些行为进行申诉作出解释。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断定提交人没有为了受理目的足够证实这一具体要求,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来文这一部分不予受理。

         7.4  委员会进一步注意到,提交人对他儿子按《公约》第十一条和十五条的权利受侵犯的指控一笔带过。在这一方面,在没有任何资料的情况下,委员会决定提交人没有为了受理足够证实这一请求。因此来文这一部分按《任择议定书》第二条不予受理。

         7.5  委员会认为本来文的其他请求,就据称被害人,联系《公约》第六条提出了第九条和第十四条第1款的问题以及就提交人提出了《公约》第七条的问题。这些要求为受理目的已足够证实。

审议案情

         8.1  人权事务委员会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1款的规定,根据各方向其提供的所有资料,审议了本来文。

         8.2  提交人声称,他的儿子未能请一名法官或法律授权行使司法权力的其他官员复查对他进行审判前拘留的决定是因为乌兹别克法律没有规定这一可能性。缔约国没有反驳这一指控。委员会表示,缔约国的刑事程序法规定,逮捕/审判前拘留的决定由一位检察官批准,对该检察官的决定只可向更高级的检察官提出上诉,而不能在法院质疑。它指出提交人的儿子1998614日被捕,1998618日受审前拘留,而嗣后在他1999412日出庭之前对他受拘留的合法性从未进行司法复查。委员会忆及 ,第九条第3款旨在使拘留一个受刑事犯罪指控的人得到司法监督,并回忆正当行使司法权的固有内容是,行使者是对处理的问题独立、客观和公正的权威机构。在本案情况下,委员会不能确信可以认为公共检察官具有的特征是在第九条第3款意义下的具有“受权行使司法权”所需的基本客观性和公正性。因此委员会断定这一条款受违反。

         8.3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的指控,即他们的儿子的同案被告在调查中遭到殴打和酷刑,以致于他们作了他有罪的伪证并成为他定罪的依据。委员会注意到,从摆在它面前的资料看来,据称受害人及其律师声称同案被告人在法院显示的受刑的痕迹并肯定他们的证词是刑讯逼供,据此主审法官传唤两名有关调查人员,并问他们是否曾使用非法的调查手段,并在得到否定的回答后放走他们。缔约国只是回答说,据称受害人的同案被告或律师未请法院在这方面进行任何医检,并说执法机构内容不详的“内部保障程序”表明审判前拘留期间没有任何不当行为。在这方面,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没有列举就法院审判或本来文进行的任何调查的任何书面证据。它回忆(关于使用酷刑)的举证责任,不能只落在来文执笔人的身上,特别是考虑到执笔人同缔约国取证的机会不均等,往往有缔约国有机会得到相关材料;《任择议定书》第四条第(2)款的含意是,缔约国有责任诚实地调查一切对它及该国当局违反《公约》的指控 。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认为应适当重视提交人的指控,因为缔约国没有反驳据称受害人的同案被告受刑以使他们对他作伪证的指控。因此,委员会断定提交的事实表明,据称受害人按《公约》第十四条第1款的权利受侵犯。

         8.4  鉴于上述结论,并铭记其常用的法学原理,即不符合公平审判要求而在审判中判定死刑也等于违反《公约》第六条,委员会断定据称受害人按这一条款的权利也受到侵犯。

         8.5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声称当局长时期没有将其儿子的状况告诉他们,并且他死后很久才得悉他被处死。委员会指出缔约国的法律不允许将行刑日期或死囚的埋葬地点告诉被判死刑者的家属 。委员会理解他行刑前长期捉摸不定的状况给作为死囚的母亲和父亲的提交人不断造成的痛苦和精神压力。委员会回忆有关行刑日期和埋葬地点的神秘性以及拒绝将尸体交出埋葬,其效果是有意使家属处于难以捉摸状态和精神压力之中,以恐吓或惩罚他们 。委员会认为当局最初没有将其儿子处死通知提交人而且没有将其埋葬地点通知他们是违反《公约》第七条使提交人受不人道待遇。

         9.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规定行事,认为现有事实显示根据《公约》第九条第3款和第十四条第1款并联系第六条存在侵犯Naymijon Bazarov先生权利以及按第七条侵犯其双亲Bazarov先生和夫人的权利。

         10.  根据《公约》第二条第3()项规定,缔约国有义务给予来文提交人有效的补救,包括关于其儿子的埋葬地点的资料并有效赔偿遭受的痛苦。缔约国也有义务防止今后再发生类似的违约情况。

         11.  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也已承诺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如违约行为经确定成立即予以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鉴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此外,还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阿尔弗雷多·卡斯蒂列罗·奥约斯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严先生、和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任择议定书》于19951228日对缔约国生效。

 据提交人称,他们的儿子1998616日同律师见面。从该案档案中不清楚律师是按职务任命还是私人雇用。

 其他8名同案被告被判处不同刑期的监禁。

 200588日总统法令规定,应于200811日在一套改革的框架内立法规定法院对审判前拘留的监督。

 Darmon Sultanova夫人(Ruzmetovs)诉乌兹别克斯坦915/2000号来文2006330日通过的意见7.7以及其他资料。

 见第30/78号来文, Irene Bleier Lewenhoff Rosa Valino de Bleier 诉乌拉圭1982329日通过的意见13.3以及其他资料。

  Siragev诉乌兹别克斯坦,第907/2000号来文,2005111日通过的意见,第6.4段,及其他资料。

 根据缔约国刑事惩处执行条例第140条,被处死者的尸体不交出埋葬,埋葬地点不透露。

 例如见Kholinisso Aliboeva (Valichon Aliboev)诉塔吉克斯坦985/2001号来文20051018日通过的意见6.7Khalilova诉塔吉克斯坦973/2001号来文2005330日通过的意见Lyashkevich 诉白俄罗斯 887/1999号来文200343日通过的意见。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