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944/2000号来文,Chanderballi诉奥地利
        (20041026日第八十二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Chanderballi Mahabir (无律师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奥地利

来文日期        1999518(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4年10月26日举行会议

通过了如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1  来文提交人Chaderballi Mahabir是特里尼达和多巴哥公民,于1964年出生。他没有援引《公约》的任何具体条款。但是,来文似乎提出了涉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公约》)第八、十、十七和二十六条1 规定的相关问题。他无律师代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阿尔弗雷多·卡斯蒂列罗·奥约斯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佛朗哥·德帕斯卡先生、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佐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马丁·舍伊宁先生、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延先生、露丝·韦奇伍德女士、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马克斯韦尔·约尔登先生。

本文后附有委员会委员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延先生签字的个人意见。

 

1.2  《公约》和《任择议定书》分别于19981210日和1988310日对缔约国生效。缔约国批准了《任择议定书》之后,对第五条第2()款作出了下列保留:“根据的谅解是,除了议定书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以外,《公约》第二十八条规定的委员会不应审议个人提出的来文,除非业经确定,《欧洲保护人权与基本自由公约》设立的欧洲人权委员会未审议过该问题。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格拉茨地区刑事法院根据1993927日的判决宣判提交人犯下几项与毒品有关的罪行及其他相关罪行,将他判处九年零八个月的有期徒刑。提交人在格拉茨的不同教养设施服这一徒刑。1994511日和199592日,他两次试图越狱。他于200183日获释,并立即被遣返到特里尼达和多巴哥的西班牙港。

2.2  提交人在服刑期间按要求从事劳动,2 领取每小时51.40奥地利先令的工资。根据《徒刑执行法》第32条第2款,提交人收入的75%被扣除,以支付监狱的费用。举个例说,在进一步扣除了376.80奥地利先令的失业保险费之后,他于199810月工作172小时的净收为1,892.00奥地利先令(毛收入总额为8,840.80奥地利先令)

2.3  199733日,提交人为了学习要求购买一台个人计算机。监狱当局于1997313日日准许了他的要求,因为提交人已完成计算机课程,并且行为和工作均表现良好。当局最后却取消了提交人使用私人计算机的许可,并没收了他的计算机,因为他199711月没有工作。他于1997115日提出要求取回计算机,但在三个星期之后遭到拒绝,理由是,良好的工作表现是享受使用私人计算机特权的先决条件。3 19971216日他再次提出请求,但要求以同样理由遭到拒绝之后,提交人于1994225日写信给司法部提出申诉,指控禁止他使用计算机的时限已超过所允许的三个月最长时限(《徒刑执行法》第111)

2.4  1998727日和810日,提交人请求允许每三个月一次收到家里寄来的食物邮包。两次请求均被拒绝,理由是,提交人所服的是与毒品罪行有关的徒刑,因此不能接收食物邮包。1998917日,提交人向监狱看守提出申诉,1998105日,他并向司法部提出申诉,司法部于109日拒绝了他的申诉。1019日,提交人向联合国和大赦国际通知了这些决定,指出,这些决定构成了种族歧视,因为其他一些因有关毒品罪行而服刑的囚徒却能够接收亲友寄来食物邮包。

2.5  1999330日,提交人向司法部提出申诉,指出他作为囚徒的权利受到侵犯,因为他姨妈捎来的一个衣物邮包在他不在场而且未署名的情况下被值班人员打开,然后又重新包好,退还给邮寄人。尽管监狱的社会工作者向他保证今后的邮包不会退还,但不久之后,另一邮包又被打开,并在不久之后退回给寄件人。提交人199945日写信通知司法部,一名社会工作者告诉他,如果他拒绝撤回向司法部的申诉,监狱的一名看守W少校表示有意阻止提交人接收任何邮包。

2.6  1999510日,监狱当局拒绝了提交人每月打电话给一名家人的请求,说他已于1999421日打过电话。提交人于516日澄清,他的请求是指5月份的电话,而不是4月份的电话,但是监狱当局对此未作出任何反应。

2.7  19995月,提交人购买了一个打印机,但是据称,尽管允许他购买油墨,但是却没有给他打印机油墨。提交人要求得到油墨的要求于1999520日被拒,理由是他的请求是根据假信息提出的,之后他便向司法部提出申诉,指控存在种族歧视,因为另两名囚徒P.BH.S.都拿到了油墨。与此同时,监狱当局再次没收了提交人的个人计算机。

2.8  1999518日,提交人向欧洲人权法院提出申诉,对上述事件提出指控。由三名法官组成的委员会于19991119日通过决定,根据《欧洲公约》第35条第4款不受理申诉,认为所指控案情“没有揭示出侵犯《公约》或其《议定书》中所规定的权利和自由的情况。”4

 

3.1  提交人指控,他在监狱受到的不平等待遇构成了种族歧视,因为他是黑人,而且是外国人。他并提出,他被迫劳动以支付其监狱费用,而且把劳动作为归还其计算机的先决条件,相当于现代形式的奴役。

3.2  提交人强调指出,尽管监狱条例规定允许囚徒从家里收到内衣裤,以及每年收到四件食物邮包,但是与其他同样因涉及毒品罪行而服刑的囚徒不同,他却被剥夺了这一权利。他指控,他在写信给委员会之前的三个月里,被剥夺了打电话的机会。

3.3  提交人批评其监禁期间的工作所得被扣除失业保险费的做法,指出,尽管奥地利囚徒刑满之后能够“要求取回这笔钱”,但是在刑满之后离开该国的外国人却无此可能性。

3.4  提交人指控,他于19968月获准得到两名监狱官员的听讯,但是这些听讯并没有举行。同样,司法部对其申诉的唯一反应是通知提交人直接与监狱当局解决问题。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的意见

4.1  2001223日,缔约国对来文可受理性提出质疑,指出,提交人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而且同一案情业经欧洲人权法院的审理,同时,来文未清楚表明,提交人按《公约》规定享有的权利中,哪些被认为受到侵犯。

4.2  缔约国提出,根据《徒刑执行法》第120121条,5 监狱工作人员的决定可由监狱典狱长的复审,并可以进一步向高级刑事当局提出申诉,或者也可以按情况向联邦司法部申诉。根据《联邦宪法》第140144条,提交人理应可以因接受邮包问题、打电话问题或强制支付失业计划保险费问题等就《徒刑执行法》的相关条款向联邦宪法法院提出质疑,例如,质疑的方式可以是援引宪法禁止歧视的规定或他本人拥有财产的权利。6 由于提交人未利用这些补救办法,缔约国得出结论,来文按《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不可受理。

4.3  缔约国称,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来文同样不可受理,因为提交人已经向欧洲法院提出了申诉。

4.4  最后,缔约国指称,来文并没有详细说明侵犯提交人的《公约》权利的指控,没有说明提交人为用尽国内补救办法而可能采取的步骤,并指出同一事件正在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审查之中。

提交人的评论和不成资料

5.1  2001522日,提交人对缔约国有关可否受理问题的观点提出了意见,他坚持原来观点,并指出,根据他所提交的资料,他“拒绝”用尽国内补救办法是有理由的。

5.2  200164日,提交人提交了进一步资料,其中包括2001329日监狱当局拒绝他一再要求取回个人电脑的决定(尽管他向欧洲法院提出的申诉已储存在该电脑上);他向典狱长的申诉被驳回的资料,以及他于2001430日向内政部提出的进一步申诉。在该申诉中,他声称,从20001130日起,他每天被关押在牢房里长达23小时,据称因为他被认为是“制造麻烦的人”。

缔约国关于可受理问题和案情的补充意见

6.1  20031022日,缔约国对于来文可否受理问题提出了进一步意见,并补充就案情提出了意见。缔约国重申,鉴于提交人本人在2001522日提交的资料中提到“拒绝用尽所有国内补救办法”,提交人并没有用尽国内补救办法。

6.2  缔约国援引了其对《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款作出的保留,并指出,同一事件业经欧洲人权法院审查。尽管保留明确地只涉及欧洲人权法院已经审查的事项,但是从人权事务委员会的判例中可以明确看到,该项保留也适用于欧洲法院过去审查过的属同样案情的案件。根据提交人的申诉“没有揭示出侵犯《公约》或其《议定书》中所规定的权利和自由的情况”这一理由,欧洲法院宣布申诉按《欧洲公约》第35条第4款不可受理,这就“审查”了该事件。因此,法院的决定不但是以程序为依据的,而且也以对于提交人申诉的实质性评估为依据。

6.3  缔约国认为,由于提交人并没有证实其笼统的指控,而且有些申诉并不属于《公约》条款的属事管辖权,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和第三条,来文不可受理。因此,他在监狱里工作的义务,主要是为了通过为囚徒进入劳工市场作准备而对其实行劳改教养,并不在于收回监狱费用,根据《公约》第八条第3()()这种做法并不符合“强迫劳动”的概念。同样,在监狱使用个人电脑的权利也不在《公约》第十条的规定之列,该条的目标是要保护囚徒的基本需要,例如食物、衣着、医药用品、经常的锻炼等等,在该提交人的案件中,所有这些都已经满足。

6.4  关于案情,缔约国认为,提交人所申诉的执法措施并不构成歧视,因为按客观的标准,这些措施是有理由的。关于没收提交人的个人电脑,由于提交人未能到场工作,这些措施是有理由的。提交人在19971029日之前一直在监狱肉品加工厂工作后来发现肉品被盗,他因而受到严格的看守,他使用电脑的特权被取消,直到19982月他又开始工作为止。在他于20001130日侮辱一名监狱看守人员,并于2001123日和31日拒绝搬迁到指派给他的另一牢房等事件之后,提交人于200012月受到严格看守,为期12天,并于2001年初两次受到分别为期7天和8天的严格看守,但具体日期不详。2000125日至2001521日期间,他没有参加工作,他的计算机直到200183日获释时才归还给他。

6.5  缔约国提出,提交人受到的待遇符合《公约》第十条规定的最低标准,因为他的基本需要,包括食物、衣着、医药用品、健康卫生、光照、保暖和经常的锻炼一直都得到保障。

6.6  缔约国提出,提交人编造定单编号,假装他只希望购买打印机油墨,向监狱当局隐瞒了购买打印机扫描头的事实。出于安全考虑,购买扫描头是不允许的。

6.7  缔约国认为,拒绝他接受邮包是有理由的,理由是提交人构成了安全风险,因为他曾两次试图越狱。提交人获准每月至少打一次电话。而且,根据与《公约》第十条共同理解的第十七条内容,提交人只享有通过书信和接受探访方式与亲友交往的权利。

6.8  关于提交人摊缴失业保险计划费用的义务,缔约国指称,根据宪法法院的判例,在包含某些专业或群体的大风险人群之内,养恤金概念优先于保险概念。因此,义务对社会保险计划摊缴费用并不一定导致保险福利的偿付。将囚徒纳入失业保险计划7 的目的是要保证其重新融入社会。尽管提交人在获释之后被立即遣送出国因而没有领到失业福利,但大量获释囚徒还是从该计划获得了福利。

提交人的评论

7.  20031215日,提交人申辩,他已完全证实了自己的申诉,而且缔约国20031022日的意见没有根据。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对可否受理问题的审议

8.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申诉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申诉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可否受理。

8.2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援引了就《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作出的保留,于是,如果同一事件以前已由欧洲人权法院审查过,委员会便不能审理申诉。委员会回顾,就确定委员会所受理的以及在斯特拉斯堡欧洲机构所受理的程序是否存在同时重复或先后重复的情况而言,欧洲人权法院在《欧洲公约》第11号议定书生效之后即已接管前欧洲委员会的职能,因而便继承了欧洲委员会。8 据此,缔约国作出的保留也适用欧洲法院以前审查过的同一事件的案情。9

8.3  关于欧洲法院是否“审查了”该一事件的问题,委员会回顾其判例,认为斯特拉斯堡的各机构作出决定所依据的不仅是程序方面的理由,10 而且也根据涉及案件事由的即使是有限的审议,据此,根据该国对《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作出的保留,同一事件已受到“审查”。11 委员会认为,在本案中,欧洲法院的审议程序超越了仅仅对程序性可受理标准的审查,并确认,提交人的申诉“没有揭示出侵犯《公约》或其《议定书》中所规定的权利和自由的情况”。12

8.4  因此,委员会要审议的问题是本来文是否构成与欧洲法院所审查的案例“相同的事件”。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根据《欧洲人权公约》提出申诉的日期与按《任择议定书》提出的来文日期相同,而缔约国明确争辩两项申诉涉及同样问题这一论点也没有受到提交人的反驳。有鉴于此,并由于缔约国对《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作出了保留,委员会得出结论,同一事件已由欧洲人权委员会的审查过。

8.5  但是,只有当《欧洲公约》所保护的实质性权利与《公约》所保护的权利相一致时,而且所提的申诉涉及1999518(提交人向欧洲法院提出申诉之日)以前发生的事件时,欧洲法院才能够审查同一事件。委员会注意到,《公约》第八条和第十七条与《欧洲公约》第4条和第8条基本一致。但是,《欧洲公约》及其议定书均不含有等同于《公约》第十和二十六条的相应条款。据此,委员会认为,缔约国的保留仅适用于根据《公约》第八和十七条会产生问题的案件,而且案件必须是在1999518日以前发生的。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来文的这一部分不可受理。

8.6  提交人声称,对其监禁时工作所得扣除失业保险费的做法构成歧视,违反了《公约》第二十六条,因为很明显,作为外国人,他最终获释时,由于离开监狱后直接被遣返到原籍国,因而不会领到任何失业福利,关于这一指控,委员会注意到,根据所掌握的资料,提交人在向委员会提出申诉或在此之后没有向奥地利当局和奥地利法院提出这一申诉。除了争辩他“拒绝”用尽国内补救办法是有理由的之外,提交人未能辩驳缔约国的论点,即他可以到宪法法院,就失业保险计划强制性交费可能造成的歧视性后果提出质疑,或指出,由于他的案件情况特殊,向宪法法院提出申诉不会有效,或者他无法提供申诉,同时提出上述论点的理由。因此,委员会认为提交人在这方面未能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并得出结论,来文中这一部分案情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2()项不可受理。

8.7  关于来文的其他内容,委员会注意到,就可否受理问题而言,提交人未能证实,关于在监狱从事劳动的义务、与家属电话联系受到限制的情况指控、或监狱当局采取的其他措施,尤其是没收他的电脑,以及不允许他购买打印机所需设备,或接收家属送来的食物邮包和其他邮包等情况侵犯了他根据《公约》第十条规定,他作为囚徒而应受到人道及尊重其固有人格尊严的待遇之权利,也未能证实他作为外国人或由于是黑人而受到了《公约》第二十六条所界定的歧视。

8.8  委员会并注意到,提交人曾经向内政部申诉,他从2000830日至2001430日每天被关押在牢房里长达23小时,但是,在缔约国提交的案情中称,在同一阶段里,提交人三次受到严格看守,因为他曾在20011130日、2001123日和30日三次违反监狱规则,而这些关押看守的时间分别限为1278天,因此两种说法相互矛盾。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没有对这一出入提出意见,因此得出结论,就可否受理问题而言,提交人未能证实这一申诉。据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就来文按《公约》第十条所提出的问题而言,来文不可受理。

9.  因此委员会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和第五条第二款()()项,来文不予受理;

(b)  将本决定通知缔约国及提交人。

[决定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1   在批准《公约》时,缔约国对《公约》第二十六条作出了下列保留“据理解,第二十六条意味着其不排除对奥地利公民和外国人的不同待遇,根据《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第一条,第二款,这也是允许的。

2   1969年《联邦徒刑和监禁方面的防范措施执行法》(《徒刑执行法》)44条:“(1) 健康状况允许劳动的每一囚徒都有义务工作。(2) 有义务劳动的囚徒应从事指派的工作。不应当指派囚徒从事会引起生命危险或有严重损害其健康危险的工作。

3   见《徒刑执行法》第24条:“(1) 为完成服刑而表现出合作的囚徒,可应其请求给予适当的特权。[……](4) 如果囚徒滥用向其提供的特权,或者如果提供特权的条件随后已消失,这些特权将受到限制或撤消。”

4   欧洲人权法院,19991119日关于第51187/99号申诉可否受理的决定(Chanderballi Mahabir诉奥地利)

5   《徒刑执行法》第121条第4款内容是:“如果申诉不涉及典狱长本人,典狱长或副典狱长应将对申诉所作决定通知囚徒。同时,应向囚徒通知提出进一步申诉的可能性。经书面请求之后,应当向囚徒提供决定的书面副本。

6   与《欧洲公约》第14条一并解读的《欧洲公约第1号议定书》第1条。

7   《奥地利失业失业保险法》第66a条规定,正在服刑、并遵守其工作义务的囚徒有义务支付失业保险福利,据此其相关时间可以在获释后算作失业福利资格的一部分。

8   989/2001号来文,Kollar诉奥地利,2003730日通过的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第8.2段。

9   同上,第8.3段。

10  716/1996号来文,Dietmar Pauger诉奥地利,第10.2段。

11  121/1982号来文,A.M.诉丹麦,1982723日通过的可否受理的决定,第6段;第74/1997号来文,Linderholm诉克罗地亚,1997723日通过的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第4.2段。

12  774/1997号来文,第3和第4.2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