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934/2000号来文,G. 诉加拿大(2000717
第六十九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G女士(姓名略)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加拿大

来文日 19991229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0717举行会议

通过以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提交人为加拿大公民G女士,生于194959日。她声称加拿大违反《公约》第2条、第4条第1款、第17条第1款和第26条,对她的文凭发布国有歧视,因此而受害。

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说,她于1976年获得多伦多大学教育心理学博士学位。自1983年来,她曾屡次受雇于艾伯塔大学心理系,担任部分时间临时教学工作,但尽管她出版了三部著作,并在学术杂志上发表过多篇文章,而且对她的教学考绩为优秀,她却一直被蓄意排除在竞争长期职位之外。

2.2.  19937月,提交人向艾伯塔人权委员会提出关于蓄意歧视的申诉。1995328日,委员会驳回申诉,拒绝将申诉提交调查委员会作正式调查,理由是,提交人一案的具体歧视和蓄意歧视查无实据。199675日,王座法院驳回要求司法审查的申请,判定委员会对提交人的申诉没有管辖权,因为它所涉的范围在艾伯塔的人权立法中没有具体列明。由于当事方对费用没有达成协议,法院199723日的裁决责令提交人支付费用。

2.3.  提出上诉后,上诉法院判定,蓄意歧视如果成立,也仅仅是一堆乱糟糟的证据。可能会对申诉人带来不利影响。上诉法院对提交委员会的证据作了复审后裁定,将该案提交调查委员会的证据不足。因此,上诉法院对提出的管辖权问题不发表意见,并驳回上诉。

2.4.  提交人说,她没有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因为她没有资金,因此实际上这种补救措施她是无法获得的。她还说,如果她胜诉,案件的结果可能是,将案件发回,让艾伯塔人权法庭审理,而该法庭的成员是艾伯塔人权委员会的雇员。此外,这种程序旷日持久。

 

3.1.  提交人声称,她由于她的学位发布地而受到歧视,因为加拿大大学,包括艾伯塔大学优先雇用具有美国某所大学学位的教师。提交人认为,通常,对文凭来源的歧视就是基于出生地排斥这些群体,因为大多数人在出生地接受培训。她声称,文凭来自何国,属于个人的特性,应禁止对此的歧视。

3.2.  提交人还对艾伯塔人权委员会、法院和上诉法院对她的申诉给与的不平等待遇提出申诉。在这方面,她说,在蓄意歧视方面有充分的初步证据,然而,人权委员会拒绝将她的案件提交调查委员会调查。她进一步申诉说,委员会对她的案件作重新叙述,将蓄意歧视的诉讼改为对个人有害影响的歧视申诉。她还申诉说,王座法院拒绝她的司法审查申请,等于剥夺她对她的案件作裁决的机会。她还对法院关于将费用判给大学的决定提出质疑,因为该案是对艾伯塔人权委员会的裁决作复审的案件,而不是对大学的(大学的决定不适用于加拿大法律规定的司法审查)。至于艾伯塔上诉法院对她的申诉作听审的问题,提交人说,法院举行了两次会议,每次的陪审员都不同,第一次听审会达成协议:她的申诉属于人权委员会的管辖范围。但是,据提交人说,这个陪审团被解散,并且没有提出任何理由。第二个陪审团重新听审后,法院驳回上诉。她还声称,上诉法院没有适用有关的案例法,它对《艾伯塔人权保护法》的解释不符合《加拿大宪章》。她又声称说,上诉法院超越自身的管辖范围,在没有事先确定委员会管辖权的情况下将自己的意见代替委员会的意见。提交人说,最后的结果是,她得不到任何司法补救,她对蓄意歧视的申诉也从来没有得到判决。

3.3.  提交人还声称,以上是对她的品德和声誉的诋毁。在这方面,她还申诉艾伯塔大学在她的档案里据称存有一封诽谤信,而校方拒绝将这封信撤出,除非她签字同意结束一切诉讼。

委员会面前的问题及其审议情况

4.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该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4.2.  关于提交人根据第26条提出的请求,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声称她因学位的来源地而受到歧视。委员会注意到,上诉法院对提交人声称的歧视问题作了调查,法院判定,判作歧视的证据不足。委员会认为,在可否受理方面,提交人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表明法院的裁决明显武断或者等同于执法不公。因此委员会不应对本案的事实作重新评估。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3条,这部分来文不予受理,因为它不符合《公约》的规定。

4.3.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根据《公约》第14条提出的请求主要涉及对事实和证据的评估以及对国内法的解释。委员会要提醒的是,通常是由缔约国法院,而不是由委员会评估某一案件的事实和解释国内立法。委员会收到的资料和提交人提出的论点没有表明法院对事实的评估和对法律的解释明显武断或者等同于执法不公。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和第3条,这项请求不予受理。

4.4.  提交人声称上诉法院先由另一组陪审员对她的申诉作听审,随后却将这个陪审团解散,接着又有另一个陪审团重新听审,对于这个问题,委员会指出,这纯属是提交人的指称,在这项请求方面她尚未用尽国内补救措施。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条和第5条第2(),这项请求不予受理。

4.5.  委员会认为,在可否受理的问题上,提交人未能充分证明她受到违反《公约》第17条之害。此外,提交人在这项请求方面似乎没有用尽国内补救措施。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条和第5条第2(),这项请求不予受理。

5.  人权事务委员会决定:

  1.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第3和第5条第2(),来文不予受理;
  2. 将本决定通知来文提交人,并报送缔约国。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译成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以下委员参加本来文的审议:Abdelfattad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P.N. Bhagwati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Colville爵士、Elizabeth Evatt女士、Louis Henkin先生、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Martin Scheinin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Roman Wieruszewski先生和Abdallah Zakhia先生。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