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GG932/2000号来文:Gillot 诉法国
(2002
715日第七十五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Marie Hélène Gillot女士等人(Marie Hélène Gillot女士代表)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来文日 1999625(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2715举行会议

结束了Marie Hélène Gillot女士等人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932/2000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通过了如下: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通过的意见

1.  身为法国公民的21名提交人,均居住在新喀里多尼亚,是法国的一个海外社区:Jean Antonin先生、François Aubert先生、Alain Bouyssou先生、Jocelyne Schmidt夫人(娘家姓Buret)Sophie Demaret夫人(娘家姓Buston)Michèle Philizot夫人(娘家姓Garland)Marie-Hélène Gillot女士、Franck Guasch先生、Francine Keravec夫人(娘家姓Guillot)Albert Keravec先生、Audrey Keravec女士、Carole Keravec女士、Sandrine Aubert夫人(娘家姓Keravec)Christophe Massias先生、Jean-Louis Massias先生、Martine Massias夫人(娘家姓Paris)Jean Philizot先生、Paul Pichon先生、Monique Bouyssou夫人(娘家姓Quero-Valleyo)Thierry Schmidt先生、Sandrine Sapey夫人(娘家姓Tastet)。提交人声称法国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条第一款、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二十五和第二十六条。提交人由Marie-Hélène Gillot女士(其本人也是提交人)代表。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199855日,新喀里多尼亚的两个政治组织,即卡纳克社会民族解放阵线(卡纳克民阵)和保卫喀里多尼亚在共和国内联盟,与法国政府一道签订了称为《努美阿协定》的协议。该协定作为自决进程的一部分,确立了新喀里多尼亚 1 今后二十年体制发展的框架。

2.2  由于执行《努美阿协定》,因此需要对宪法作出修正,从而使得某些宪法原则,例如政治权利平等的原则受到减损(当地投票对选民资格进行限制)。因此,通过法国议会和参议院的一项联合表决以及国会批准的宪法修正案草案,1998720日的新喀里多尼亚《宪法法令》(98-610)规定,在《宪法》中增加一章(第十三章),题为“有关新喀里多尼亚的过渡性规定”。该章包括下述第7677条:

《宪法》第76条规定:

“新喀里多尼亚人民应于19981213日之前,就199855日在努美阿签订的并于1998527日在法兰西共和国《官方公报》上公布的该协定的各项规定发表意见。凡符合1988119日第88-1028号法令第2条要求的人,都有资格进行投票。进行投票所需采取的各项措施,经部长理事会审议以后,应以国家参政院法令的形式执行。”

77条规定:

“第76条规定的公民投票获得批准之后,为了确保新喀里多尼亚的发展充分遵守该协定规定的方针,并遵照执行该协定所需的各项程序,经新喀里多尼亚议事大会协商通过的《组织法》应确定:[] ―关于公民身份的规章、选举制度[……] 新喀里多尼亚有关人民就获得全面主权作出决定的条件和时间安排。”

2.3  1998118日举行了首次公民投票,72%的投票人赞成《努美阿协定》。根据规定,随后还将举行一次或多次公民投票。提交人没有资格参加该次投票。

2.4  对于为举行这些《努美阿协定》规定的并由法国政府执行的不同公民投票而确定选民资格的方式,提交人提出异议。

2.5  1998118日举行的第一次公民投票,1998820日关于举行《宪法》第76条所规定的新喀里多尼亚人民公民投票的第98-733号法令参照1988119日的第88-1028号法案第2条确定了选民资格(在《努美阿协定》第6.3条中已有规定),该第2条的规定为:“投票之日,本领土的选民名册中登记在册并自1988116日起在新喀里多尼亚居住的人,有资格投票”。

2.6  对于未来的公民投票,选民资格由法国议会在1999319日的《新喀里多尼亚组织法》(99-209)218(体现了《努美阿协定》第2条第(2) 2 )中予以确定,根据该条:

“公民投票之日选民名册中登记在册的及符合以下条件之一的人均有资格投票:

  1. 曾有资格参加1998118日公民投票者;
  2. 未在1998118日公民投票的选民名册中登记,但符合该公民投票的居住要求者;
  3. 因不符合居住要求而未在1998118日公民投票的选民名册中登记者,但必须能证明其之所以未登记在册是由于家庭、职业或健康的原因;
  4. 享有按习惯法规定的公民身份者,或者如果出生于新喀里多尼亚,主要的道义和物质利益均在该领土范围内者;
  5. 父母一方出生于新喀里多尼亚,主要道义和物质利益均在该领土范围内者;
  6. 能够证明于公民投票之日或最晚于20141231日之前在新喀里多尼亚已连续居住20年者;
  7. 如果在198911日之前出生,自19881998年一直在新喀里多尼亚居住者;
  8. 如果系于198911日之后(含该日)出生,于公民投票之日已满投票年龄且其父母一方符合参加1998118日公民投票的条件者。

由于执行国家公务、学习或培训、或家庭、职业或健康的原因而不在新喀里多尼亚居住的时间,对于先前在该领土上居住的人而言,应计入为决定住所的目的而计算的时间内。”

2.7  提交人均不符合上文所述标准,他们指出,他们被排除在1998118日的公民投票之外,而且还将被排除在2014年以后计划举行的公民投票之外。

2.8  提交人指出,他们在对这些侵权行为提出质疑方面已用尽国内补救办法。

2.9  1998107日,提交人向国家参政院提交了一份联合请愿书,要求废除1998820日的第98-733号法令,并因此宣布1998118日举行的、对有权参加投票的选民资格加以限制的公民投票无效。国家参政院在19981030日的裁决中驳回了该请愿。国家参政院尤其指出,依《宪法》第55条赋予国际义务的优先权,在国内事务方面,不适用于宪法规定,并指出,就争议的本案而言,提交人援引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第二、二十五和二十六条不能优先于具有宪法地位的1988119日法令规定(即确定涉及1998820日第98-733号法令关于1998118日公民投票选民资格的规定)

2.10  每一提交人事实上均向努美阿行政委员会提出过申请,要求被列入选民名册并被批准参加1998118日的公民投票。努美阿一审法院处理每一提交人就委员会拒绝批准登记所提出的申诉后,确认了该委员会的决定。3 处理该案件的最高上诉法院,在1999217日的裁决中驳回了每一提交人所提出的上诉,理由是他们不符合《宪法》第76条规定的关于参加1998118日公民投票的条件。

2.11  提交人进一步认为,对未来必然会发生的侵犯他们参加2014年之后举行的公民投票权利的行为提出任何上诉,均会是徒劳无益,注定不会成功。他们指出,1999319日的《组织法》(99-209)尽管使宪法规定和原则有所减损,但宪法委员会仍在其1999315日的第99-410 DC号决定中将之宣布为符合宪法;个人不能投诉宪法委员会;即使如提交人所指称的,一项组织立法的规定事实上不符合宪法,任何行政或普通法院也都不会认为自己能够将其废除或置之不理。他们强调,由国会19981030日裁决确立的判例(见上文)排除了行政法官就一项《宪法》明确规定的法律与一项协定的兼容性问题进行任何审议的可能。提交人声称,最高法院也接受这种宪法庇护理论,这就意味着未来向选举事务法官提出任何请求均将失败。最后,提交人断定,他们为了反对剥夺参加2014年以后公民投票的选举权利而提出的上诉是注定不会成功的,甚至有可能因上诉不当而被罚款或被责令缴纳额外费用。

 

3.1  第一项申诉是,提交人认为,不许他们参加1998年的以及2014年以后举行的公民投票是不合法的,因为这是对既得的、不可分割的权利的侵犯,是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五条相违背的。他们指出,他们身为法国公民,还是选民登记卡的持卡人,而且在新喀里多尼亚选民名册上登记在册。他们解释说,1998118月公民投票之日,他们已定居在新喀里多尼亚,时间为三年零两个月与九年零一个月之间不等,而且两位提交人Schmidt先生和夫人出生于新喀里多尼亚。他们声称,新喀里多尼亚是他们的永久居住地,而且他们希望保持不变,因为该领土是他们家庭和职业生活的中心。

3.2  第二项申诉是,提交人强调说,剥夺他们的投票权利构成歧视行为,而这种行为既不正当,也不合理客观。他们反对为1998年的以及2014年之后的公民投票确定选民资格而制订的标准,理由是这损害了法国选举规定 4 ,从而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在此方面,他们提请注意以下歧视性因素。

3.3  提交人首先提请注意仅针对居住在新喀里多尼亚的法国公民而且恰恰因为他们居住在该领土而加以歧视的行为。他们宣称,为公民投票而确定的居住时间长短方面的标准,违背了适用于全体法国公民(无论其居住地点如何)的选举法。他们指出,这一情况致使(a) 已选择定居在新喀里多尼亚的人的利益受到妨碍,而且致使(b) 法国公民之间产生选举权利方面的歧视待遇。

3.4  第二,提交人称,由于本案中投票的性质,致使定居在新喀里多尼亚的一些法国公民受到歧视。他们所质疑的是,为什么存在着双重选举资格:一种是国家选举,所有居民参加;而另一种是当地选举,却限于某些居民参加。

3.5  第三,提交人对于以住在新喀里多尼亚的法国公民的祖籍或出身国家为根据加以歧视的做法提出投诉。他们认为,法国当局对地方投票规定了特殊的选民资格,从而有利于被认为具有喀里多尼亚血统并派代表在《努美阿协定》上签字的Kanaks 5 Caldoches 6 。据提交人称,该协定的签订不利于住在新喀里多尼亚的 7 来自法国大都市的法国公民(包括提交人),以及波利尼西亚人、瓦利斯人、富图纳人和亚洲人。这些人在7.67%的被剥夺投票权的喀里多尼亚选民中占很大比例。

3.6  第四,提交人认为,规定按出生限制选民资格 8 构成了对同为一国(即法国)国民的公民的歧视待遇。

3.7  第五,提交人认为父母关系 9 的标准具有歧视性。

3.8  第六,提交人声称,按父母关系标准转移10投票权的规定使他们成为歧视的受害者。

3.9  第三项申诉是,提交人认为,准予参加1998118日选民投票所要求的居住期即十年太长,他们申明,人权事务委员会裁定,巴巴多斯《宪法》规定的7年居住期就已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五条的规定。11

3.10  提交人还认为,用于确定2014年以后公民投票中的投票权的二十年居住期也太长。他们再次宣称,法国当局现在是试图规定一种KanaksCaldoches的选民资格,更有甚者的是,对于Kanaks人和Caldoches人而言,即使其长期离开新喀里多尼亚仍有投票权。他们表示,在1959年法属索马里沿海地区 12 1996年阿法尔和伊萨斯领地以及1987年新喀里多尼亚关于自决的公民投票中,所规定的居住期均为三年。据提交人称,这样做的用意是要避免让那些来自法国大都市的外派公务员享有投票权,这些外派的公务员是有限定期限的,一般为三年以下,因此他们没有任何融入当地社会的打算,而且投票对他们而言也会引起利益上的冲突。然而,提交人强调说,他们与那些来自法国大都市的公务员不一样,那些人只是临时住在新喀里多尼亚,他们却是选择永久居住在新喀里多尼亚的法国公民。他们进一步宣称,关于必须在新喀里多尼亚居住二十年的要求,违反了人权委员会的第25号一般性意见,尤其是其中的第6段。13

3.11  提交人声称法国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二十五和二十六条。他们要求法国全面恢复其政治权利。他们呼吁法国修正违反《公约》规定的1999319日的《组织法》(99-209)的规定作出,允许其参加2014年以后举行的公民投票。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的意见

4.1  20001023日的意见中,缔约国认为,首先,提交人的来文似乎不属于不可受理的任何一项的范围。提交人证实,其根据《努美阿协定》被排除在1998118日的公民投票的新喀里多尼亚选民以外,也被排除在将于2014年至2019年期间举行的有关新喀里多尼亚领地未来地位的公民投票之外,并已向国家各级法院对他们提出异议的国内法所规定的行为提出了可以提出的上诉―这些上诉确实已被驳回,就此而言,缔约国认为,必须认为提交人有能力指称(无论其指称是对还是错),他们受违反《公约》行为之害,而且已履行了用尽国内补救办法这一义务。

4.2  缔约国提出了它认为与来文可否受理问题相关连的实质性问题。

4.3  在此方面,缔约国称,关于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二条第一款的申诉,提交人在辩论时曾提及,但未写入其最后意见中,该申诉明显不符合该条的规定,因此必须予以驳回。缔约国坚称,为举行关于新喀里多尼亚地区未来地位的公民投票而确定投票资格的程序,虽然无疑使某些公民的投票权受到影响,但与合法居住在(新喀里多尼亚作为其一部分的)法国领土上的人员迁徙自由或选择住所的自由毫无关联。

4.4  缔约国还宣称,援引《公约》第二条第一款和第二十六条是多余的。

4.5  据缔约国称,《公约》第二条第一款规定了不受歧视地享受《公约》所承认的各项权利的原则。因此,只有与同一文书中出现的另一项权利结合起来才能援引该款规定。缔约国认为,在该案中结合关于投票自由的第二十五条来援引该款规定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无论如何,第二十五条已在禁止这一方面的任何歧视方面专门提到了第二条。根据缔约国的意见,援引《公约》第二十五条这一行为本身便必然会要求委员会对第二条第一款是否受到遵守这一问题进行监督。

4.6  缔约国称,《公约》第二十六条规定,依法一律禁止歧视行为。与第二条第一款所规定的原则形成对照的是,根据委员会先前的决定 14 ,该条可以单独援引。就这一禁止歧视的一般性条款而言,缔约国认为,《公约》第二十五条对第二条的提及构成特别法,所规定的保护程度至少是同等的(如果不是更高的话)。缔约国认为,提交人援引《公约》第二十六条不会比援引第二十五条更能对本案有任何更大的促进作用。

4.7  所以,在不损害提交人对歧视行为所提申诉的案情的情况下,缔约国最后认为,其根据《公约》第二条第一款和第二十六条进行审议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只须根据第二十五条的各项规定,便可对该申诉作出有效的评估。

提交人就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的意见发表的评论

5.1  提交人在2001220日的评论中指出,缔约国没有正式对受理本案提出异议。

5.2  他们拒绝接受缔约国就《公约》第十二条第一款提出的反对意见。他们宣称,《公约》第十二条所规定的一个国家的国民在本国领土内迁徙自由和选择住所的有效自由,只有在不会因此种迁徙或选定新住所而致使《公约》规定的另一项权利丧失的情况下,才能实现;另一项权利即是投票权,而根据其本身的特点,投票权是与住所挂钩的。提交人认为,第十二条规定了改变住所的权利,但如果选择改变住所即意味着在新的住所有十至二十年时间被剥夺所有公民权利的话,那么这一权利将毫无意义。

5.3  提交人还对缔约国在引证来文不可受理的辩论时认为援引《公约》第二条第一款和第二十六条多余表示异议。对此,他们坚持认为,他们所质疑的国内立法规定既违反了结合《公约》第二十五条和第二十六条的规定的第二条第一款,也违反了第二十六条。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问题的附加意见

6.1  缔约国在2001222日的意见中就提交人宣称自己是受害人的问题提出了初步意见。缔约国说,除非确定有关公民投票的选民资格已经产生或将会产生将提交人排除于该公民投票之外的效果,否则,提交人不得宣称自己由于这种选民资格的确定而―在《任择议定书》第二条和委员会议事规则第90条的释意下―成为违反《公约》各项规定行为的受害者。

6.2  根据提交人所提供的事实,缔约国指出,大部分提交人在1998118日公民投票时不符合十年居住期的要求(但是其中两位提交人,Schmidt先生和夫人,声称他们自出生起就住在新喀里多尼亚。缔约国据此认为没有任何理由将其排除在公民投票之外,除非他们的居住期曾经中断过,而这一点他们未予澄清)。因此,缔约国最后认为,大部分提交人在对举行199811月的公民投票所依据的条件提出异议当中,有明显的个人利益。

6.3  另一方面,缔约国认为,根据该21名提交人所提供的信息,到20141231日前,只有Sophie Demaret夫人将会因适用二十年居住期的要求而被排除在未来的公民投票之外。缔约国称,另外20名提交人,假定其按他们所声称的打算,将继续住在新喀里多尼亚地区,届时居住期将超过二十年,并因此而能够参加各次公民投票。缔约国最后认为,21名提交人中有20人在对未来举行公民投票所采用的程序提出异议当中,没有明显的个人利益,因此不能声称自己是违反《公约》行为的受害者。因此,来文中的该部分不可受理。

6.4  缔约国再次对(a) 关于违反《公约》第十二条第一款的申诉表示反对,认为其明显不符合所引述的规定,并对(b) 援引《公约》第二条第一款和第二十六条表示反对,认为其纯属多余。

提交人就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的进一步意见发表的评论

7.1  提交人在200159日的评论中,拒绝接受缔约国对20名提交人提出的有关请愿中涉及未来投票的部分这一反对意见。他们认为,缔约国在20001023日陈述的意见中,没有对有关提交人的案件的不可受理问题提出反驳;并认为2001222日提出的反对意见是不及时的。他们进一步陈述说,该20名提交人如果按照其依《公约》第十二条享有的权利,临时离开新喀里多尼亚,而临时离开的这段时间使他们无法满足二十年连续居住的条件,那么他们将不可能参加2014年以后举行的公民投票。他们指出,在新喀里多尼亚出生的两名提交人,Schmidt先生和夫人,由于1988年至1998年期间未住在该地区,而不再符合十年连续居住条件,因此未获准参加1998118日的公民投票。

7.2  提交人仍坚持其来文中关于《公约》第二条第一款、第十二条第一款和第二十六条的意见,并因此反对缔约国关于来文不可受理的论点。

缔约国关于案情的意见

8.1  缔约国在2001222日的意见中,就其认为不可受理的来文部分即关于《公约》第二十五条被违反的申诉的案情展开了辩论。

8.2  缔约国回顾说,人权委员会在1996712日的第25号一般性意见中对第二十五条作了广义的解释,按照这一解释,该条尤其规定了公民在选举和公民投票中的选举权和投票权(参照该一般性意见第10)。但委员会承认,只要以合理的标准为依据,可以对这一权利加以限制(同上)。委员会进一步表示,《公约》第二条第一款所禁止的歧视性标准,不得作为这种限制的依据(参照第6)

8.3  缔约国解释说,本争议所涉的公民投票事关新喀里多尼亚地区的发展和该地区获得独立的可能性。这些公民投票即使并非全部以决定该地区是否成为全权主权国的问题为目的,但也是该地区人民自决进程中的一部分。因此当年促成《宪法》第五十三条(即:“未征得有关人民的同意,……任何领土的割让均无效”)这一规定得到通过的那些考虑,对这些公民投票仍然有效(无论该条规定是否适用于公民投票)。缔约国认为,正是由于这些公民投票本身所具有的性质,因此才要求对这些公民投票有所限制,并不征求全国人民,而是征求那些能证明自己具有某些特性的“有关”人员,来对一块有限领土的未来发表意见。

8.4  缔约国进而确认说,按照《努美阿协定》谈判人员所选用的办法确定的选民资格,实际上与“普通”的选民资格有所不同,是一种与选民名册中所登记的人情况相符的“有限性”的选民资格。

8.5  缔约国还确认说,对于199811月份所举行的第一次公民投票,选民名册登记条件中增加了在投票之日须住满十年的条件,对于今后举行的公民投票,要求选民要么曾获准参加第一次公民投票,要么能证明其与新喀里多尼亚地区有具体联系(出生、家庭联系等),否则将要求有关公民投票举行之日在该地区连续居住二十年。

8.6  在缔约国看来,提交人似乎未对将选民资格限制于有关居民的原则提出质疑。但缔约国回顾说,提交人为了证实其关于《公约》第二十五条被违反的申诉,提出了以下论点:侵犯投票权;对住在新喀里多尼亚的法国公民与其他公民区别对待;由于投票的性质对喀里多尼亚居民实行区别对待;由于祖籍或出身国加以歧视;由于出生地加以歧视;由于家庭联系加以歧视;以祖传投票权为由加以歧视;对于参加第一次公民投票所规定的居住期太长;对于参加未来公民投票规定的居住期也太长;取消提交人的投票权。

8.7  通过介绍,缔约国指出,根据《公约》第二十五条关于可以对参加投票的权利加以合理限制的规定,必须驳回提交人提出的他们享有参加有关公民投票的绝对权利的论点。

8.8  缔约国认为,因此,争议的焦点只限于对选民资格提出的限制是否符合《公约》第二十五条的规定这一问题。对于这一点,缔约国认为,提交人所详细论述的案情似乎基于两个主要论点:用来确定选民资格的标准具有歧视性;以及规定的居住期限太长。

8.9  缔约国认为,争议的法律文书只不过是采纳了参加《努美阿协定》谈判的地方政治组织的代表自由作出的选择。因此,在缔约国看来,立法机构通过采纳这些选择―并无任何规定要求其必须采纳―表示愿意考虑当地人民的代表就执行以自决为目的的进程所采取的程序提出的意见。缔约国认为,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证当地人民能自由选择其政治地位,而这正是《公约》第二十五条旨在加以保护的(参照委员会的上述一般性意见第2)

8.10  当然,缔约国对这种选择必须符合《公约》第二十五条的规定这一点并无任何异议。在此方面,缔约国认为,在本案中,这些规定已得到全面遵守。

8.11  缔约国首先解释说,以确定选民资格所选用的标准具有歧视性为由提出的申诉是没有根据的。

8.12  缔约国认为,事实上在有争议的公民投票中,准予投票的人与不准投票的人之间的客观情况是有区别的。

8.13  在此方面,缔约国回顾说,对选民资格所提出的限制正是由公民投票的宗旨所决定的。缔约国认为,这一点从以下方面看,更是如此:正如提交人所强调的,他们的名字被载于“普通”选民名册中,而且他们在除涉及新喀里多尼亚地区的投票以外的所有投票中,均可无限制地享有投票权。在缔约国看来,关于他们被剥夺投票权的说法因此是不正确的。他们的投票权只是受到了限制,使得提交人在被认为与之“无关”的问题上,没有或将不会(仅对其中的一人而言)被征求意见。

8.14  缔约国称,在为自决进程举行的投票中,将那些能证明自己与所举行的投票关乎其命运的领土有特殊关系的人视为“有关”的人员,是很自然的,这种关系使他们参加投票的行为合法化。

8.15  缔约国认为,在本案中,争议的制度使得这些联系能根据以下几项互替的、非累加性因素得到评估:在该地区居住的时间;拥有习惯法规定的公民地位;结合有关人员的出生情况或其父母在该地区的情况,对该地区有道义上或物质上的利益;对1998年公民投票之后出生的成年人,其父母被准予参加该次公民投票的事实。

8.16  缔约国申明,这些标准是客观的,与族裔或政治选择无关,无疑可用以确定有关人员与新喀里多尼亚地区关系的强弱程度。缔约国认为,毫无疑问,符合所确定的条件中至少一项条件的人与不符合任何条件的人相比,与该地区的前途关系要深一些。

8.17  缔约国最后认为,因此,对选民资格加以确定,具有对于与该地区的联系分属不同客观情况的人加以不同对待的效果。正因为如此,缔约国认为进行这种确定不得被视为具有歧视性。

8.18  缔约国补充说,即使纯粹为了辩论的缘故承认确定选民资格的做法构成积极的区别对待,也仍然没有违背《公约》第二十五条的规定。

8.19  在此方面,缔约国回顾说,委员会在第18号一般性意见中认为:“……如果一国中某一部分人口的普遍状况阻碍或损害他们享受人权,国家应采取具体行动纠正这种状况。这种行动可包括在一般时间内给予有关人口在具体事务上某些比其他人口优惠的待遇。但是,只要这种行动是纠正事实上的歧视所必要的,行动所给予的就是本《公约》下的合法差别待遇。”

8.20  相反,在缔约国看来,《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第一条第四款禁止的是,以积极的区别对待为名但会“致使在不同的种族团体间保持各别行使的权利”的行动。

8.21  对于这些规定,缔约国表示,显然,如果举行所涉公民投票的组织程序旨在偏袒一个社区(例如Kanak社区),只让该社区参加投票或通过某特定社团让该社区的成员享有优惠的代表性或待遇,那么这种歧视性待遇肯定不会被视为《公约》第二十五条所允许的限制。

8.22  然而,缔约国强调说,正如高级检察长15 Louis Joinet在其辩论中指出的,当最高上诉法院开始审议该项歧视申诉时,认定选民资格构成所使用的标准不是依据CaldochesMelanesians之间的不同,而是依据对本国居民之间按其在岛上的居住时间及其与该岛之间的明显关系所作出的区分,而无论其祖籍是Melanesian、欧洲还是Wallisian等。

8.23  缔约国解释说,这些标准的确让居住时间长的居民较之新来者更为有利。缔约国认为,尽管有上文所提出的论据,如果认为这一原因可被视为积极的区别对待行为,那么,正如委员会在上述第18号一般性意见所提出的,这在原则上也并不违背《公约》的规定。只有在其产生让不同的种族群体享有不同的权利的效果时,才能对其加以指责,而在本案中,由于所采用的标准,情况并非如此。

8.24  缔约国申明,其次,关于根据在新喀里多尼亚居住的时间长短对选民资格加以限制是不合理的这一申诉,同样是没有根据的。

8.25  缔约国提到了提交人提出的关于为参加过去和将来的公民投票规定的须居住十年和二十年的要求,因所订期限太长,会使大量选民被排除在外,而违反《公约》二十五条的论点。

8.26  缔约国指出,提交人为证实其论点引述了委员会的一项决定,即:巴巴多斯《宪法》规定必须住满7年时间才有权成为议会的议员候选人,是不合理的。缔约国申明,实际上这并不是委员会所通过的立场,而是委员会18名委员中的一名委员在一次会议上发表的个人意见,16 从未得到委员会本身的通过。所以,委员会从来就没有作出过提交人提及的这种决定。缔约国补充说,在1988年巴巴多斯提交第二次定期报告17 时,委员会事实上没有提出这一问题。

8.27  此外,缔约国指出,委员会在其关于《公约》第二十五条的一般性意见中,18 并未引述任何以居住期被认为不合理为依据的案件。

8.28  另外,缔约国认为,在本案中,如果必须要有十年居住期才能参加199811月举行的公民投票,必须要二十年居住期才能参加今后举行的公民投票,在有关人员不符合所规定的任何其他条件的情况下,这些条件不得被视为不合理。

8.29  缔约国称,以这种方式确定的居住期确实超过了过去举行的若干公民投票所规定的三年期限(例如,19661222日关于涉及法属索马里海岸的公民投票的法案;19761228日关于涉及阿法尔和伊萨领土公民投票的法案)

8.30  然而,缔约国认为,这些最低期限是符合将公民投票限于那些真正的当地人参加这一需要的,因此没有理由根据《公约》第二十五条认为这些期限是不合理的。

8.31  缔约国争辩说,第一,之所以规定这些居住期限,是因为当地人们的代表在《努美阿协定》谈判期间表示了担忧,他们担忧是否能确保公民投票将体现“有关”人们的意愿,确保公民投票的结果不会受到近期来到该地区而且没有证据表明其与该地区有牢固联系的大批后来者的投票的不利影响。缔约国认为,鉴于公民投票是为自决进程举行的,这一担忧是完全合理的。

8.32  缔约国认为,第二,在第一次公民投票中,这些条件仅将公民中的一小部分人(7.5%)排除在外,而且人口结构上不发生重大变化,未来公民投票的情况仍将如此。事实上,对于将来的公民投票,居住期标准将不会是确定投票权的唯一标准。

8.33  最后,缔约国认为,委员会的任何决定均未提供任何根据,证明本案中的这些在理由上和实际结果上均不显得的不合理的要求违反了《公约》第二十五条的规定。

8.34  鉴于所有这些原因,缔约国认为只能将关于《公约》第二十五条的申诉予以驳回。

提交人就缔约国关于来文案情的意见发表的评论

9.1  提交人在200159日的评论中,再一次根据其过去提出的论点,并参考委员会关于自由迁徙的第27(67)号一般性意见中的第258段,声称法国违反了《公约》第十二条第一款。19

9.2  他们再次申明,坚持其来文有关《公约》第二条第一款受到违反的部分。

9.3  他们重申其立场,即:无论所有其他条款如何,无论是否与第二十五条相结合,委员会都应对《公约》第二十六条受到违反的情况进行审议。

9.4  他们反驳了缔约国关于《公约》第二十五条没有受到违反的意见。

9.5  他们首先重申,其作为符合关于选民地位的所有客观条件(尤其是关于成年年龄、未因依普通法律定罪而被剥夺公民权利、或重大残疾的条件)的公民,享有在为选举目的而在其居住地举行的一切政治投票中投票的绝对权利。

9.6  提交人认为,他们属于199811月的公民投票以及有关新喀里多尼亚地位的未来公民投票的“有关”人员。他们陈述了其个人利益及其与该地区足够牢固的联系。他们进一步表示,自从1999319日通过《组织法》(99-209)以来,居住在新喀里多尼亚的法国公民的日常生活完全与“新喀里多尼亚法案”有关。

9.7  他们进一步表示,不得对选举问题适用“积极的区别对待”的原则,也不得从委员会第18号一般性意见中推断这一原则。

9.8  他们附带地解释说,委员会为争取积极的区别对待措施规定了一个前提条件,即:这些措施是临时性的,而且解释说,某些人口团体的普遍状况会阻碍或损害享受人权。

9.9  提交人认为,参加未来投票须连续居住二十年这一要求,不是时间上的限制,而是表示法律上将提交人排除在未来喀里多尼亚国籍之外这一永久性的状况。

9.10  提交人进而质问,他们以及处于他们这种境况的人行使投票权为什么会阻碍或损害喀里多尼亚社区的其他人享有人权。他们再次表示,有关参加1998年的以及2014年以后举行的公民投票方面的规定,是法国当局纯粹为了政治理由而专门制定的一种偏袒选举的形式。他们认为,这些当局通过《努美阿协定》炮制出了延长居住期的伪客观标准,从而想要实现间接歧视的阴险目的。

9.11  他们认为缔约国没有认真地回应他们关于为参加1998年和未来投票的条件所规定的连续居住期太长这一批评意见。

9.12  对提交人来说,他们提出了以下论据。他们首先指出,新喀里多尼亚的两个主要社区包括(a) Melansian裔居民(占人口的44%),和Caldoche裔居民(占人口的30%)。他们认为,(a) 支持独立的人一直是少数,(b) 自从1987年自决公投得出大多数人反对独立的这一结果以来,如果举行任何其他类似的投票,在目前情况下均会造成反对独立的结局,当然还有可能出现混乱的局面。提交人解释说,在这种情况下法卡纳克社会民族解放阵线(代表Kanaks)设法与保卫喀里多尼亚在共和国内联盟(代表Caldoches)达成“共识”。保卫联盟认为对自己有利,因此双方达成共识,争取尽量禁止非KanaksCaldches的居民20 干涉该地区的政治辩论和前途,并争取在将于2014年以后选举的投票中,假定Melansian社区的人口将大大增加,赢得更多Kanaks选民的投票。

9.13  针对缔约国提出的意见―居住期的要求符合当地人们的代表在《努美阿协定》谈判中所表示关注的问题,即保证公民投票将体现“有关”人们的意愿的意见,提交人表示,当地政党的这一担忧并不能成为免受《公约》制约的根据,更不能成为《公约》意义下的客观、合法的理由。

9.14  他们还反驳了缔约国陈述的关于被排除在公民投票以外的7.5%Caledonian居民只占人口小部分的意见。他们指出,实际数字是1998118(上一次公民投票的日期)的选民名册中的选民的7.67%

9.15  最后,提交人再一次总结认为,法国违反了《公约》第二十五条的规定。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理由的审议情况

10.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该来文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可否受理。

10.2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二款()项的规定,委员会已确信该事宜不在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审查之中。

10.3  关于提交人作为《任择议定书》第一条意义下的受害者的地位,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承认提交人在对举行199811月公民投票的方法提出异议当中的个人利益。

10.4  关于20141231日这一截断日期之后举行的未来公民投票的问题,委员会审查了缔约国关于只有Sophie Demaret夫人由于不能满足二十年居住的要求而将被排除在外的论据。在缔约国看来,另外20名提交人,假定其按他们所声称的打算继续住在新喀里多尼亚,将能证明其已在新喀里多尼亚住满二十多年,从而能参加未来的公民投票。因此据缔约国称,该20名提交人无法证明其在采取这一行动当中有个人利益,因此不能声称处于受害者的地位;所以来文的该部分不可受理。委员会也注意到提交人提出的尤其是关于以下方面的论据,即:除Demaret夫人外,其他人如果根据其依《公约》第十二条的权利,临时离开新喀里多尼亚一段时间,从而使其无法符合二十年连续居住的要求,那么也将不能参加未来的公民投票。

10.5  在对来文中提出的论据及其他资料进行审议之后,委员会注意到,在21名提交人中有20(a) 强调愿意继续住在新喀里多尼亚,因为新喀里多尼亚已是其永久居住地和家庭及工作生活中心,以及(b) 纯粹假设性地提及一些可能性,即:临时离开新喀里多尼亚,而由于其离开的时间,根据每位提交人的具体情况,在一定时间可能会造成被排除在未来公民投票之外的结果。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提出的该后一论据实际上是与他们提出的关于其目前和未来均以新喀里多尼亚为永久居住地的主要论据不一致的,还是属于一种可能和理论上的可能性的范围。21 因此,只有Demaret夫人由于未能在新喀里多尼亚住满二十年,而可以声称在计划举行的公民投票方面具有《任择议定书》第一条意义下的受害者身份。

10.6  在关于《公约》第十二条第一款受到违反的申诉方面,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出的关于这些指控就事而言不符合《公约》的规定这一论据。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所陈述的并在过去已审议的事实,证据不足,不能依《任择议定书》第二条予以受理(5.2)

10.7  关于违反《公约》第二十五条和第二十六条的指控,委员会宣布来文中的该部分可以受理,因为其中似乎就所援引的条款提出了一些问题,并认为应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二款对申诉进行审议。

审查案情

11.1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根据各当事方提交的所有书面资料审议了本来文。

11.2  委员会需要确定为举行1998118日的和2014年以后的公民投票对选民资格加以的限制,是否如提交人所认为的,构成对《公约》第二十五条和第二十六条的违反情况。

12.1  首先,提交人认为他们享有在其居住地举行的一切政治投票中的绝对、后天获得的、不可分割的投票权。

12.2  关于这一点,委员会回顾其在《公约》第二十五条方面所作的决定,即:投票权不属于绝对权利,只要所加限制不具有歧视性或者是合理的,可以对该权利加以限制。22

13.1  其次,提交人认为,确定地方投票的选民资格所采用的标准有悖于法国关于选举问题的规定(对投票权施加的条件只能是在住所所在区―无论居住时间长短―或实际居住区―至少六个月―的选民名册中的登记标准),从而对他们规定了具有歧视意义的限制,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13.2  为了根据上述决定确定所争议的标准是否具有歧视性,委员会认为必须对所有限制进行个案评价,同时尤其兼顾此种限制的目的以及相称原则。

13.3  在本案中,委员会注意到该地方投票是为新喀里多尼亚人民的自决进程而举行的。在此方面,委员会已考虑到缔约国的意见,即这些公民投票的程序是由《努美阿协定》确定并根据经国会 23  或议会 24  表决的投票类型来制定的,因此公民投票自身的目的决定,公投必须能提供一种手段来确定与新喀里多尼亚前途“有关”的人的意见,而不是全国人民的意见。

13.4  依据《任择议定书》,委员会虽然无权审议关于《公约》第一条所保护的自决权受到侵犯的指称,但委员会在相关的情况下,可以对第一条作出解释,以确定是否发生了侵犯受《公约》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保护的权利的行为。因此,委员会认为,在本案中,可以在解释《公约》第二十五条时考虑第一条的规定。


13.5  对于提交人的申诉,委员会认为,正如缔约国的确也加以确认的,关于在公民投票中的投票权的标准产生了确立一种限制性选民资格的效果,并因此对以下人员加以区别对待:(a) 在有关投票中被剥夺投票权的人,其中包括提交人,以及(b) 由于与体制发展方面有争议的该地区有足够牢固的联系,因此被允许行使投票权的人。那么,委员会必须决定的问题是,这种区别对待是否符合《公约》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委员会回顾说,如果建立在客观、合理标准的基础之上,而且所追求的目标依《公约》是合法的,并非所有的区别对待均构成歧视。

13.6  委员会必须首先审议用来确定该限制性选民资格的标准是否客观。

13.7  委员会注意到,按照每一次投票的议题,除选民名册登记要求外,所采用的标准有:(a) 1998年有关是否继续自决进程的公民投票而言:在新喀里多尼亚居住时间的条件;以及(b) 就直接与选择独立有关的未来公民投票而言:有关是否具有习惯法规定的公民地位和是否在该地区有道义和物质利益的附加条件,并结合有关人员或其父母在该地区的出生情况。由此可以看出,随着对自决问题作出决定之日的临近,标准会越来越多,而且会考虑能证明与该地区之间的联系的强弱程度的具体因素。除用来确定与该地区之间的一般联系的居住时间长短的条件(相对于居住时间长度的截断点)以外,又增加了更多的具体联系。

13.8  委员会认为,上述标准是建立在根据与新喀里多尼亚之间的关系来对居民加以区分的客观要素,这些关系,按照每一次投票的宗旨和性质的不同,视之与该地区的各种形式的联系,无论是具体的还是一般的。然而,还是引起了关于这些标准是否会产生歧视性效果的问题。

13.9  关于提交人就1998年的公民投票根据其祖籍或出身国家加以歧视所提出的申诉,委员会注意到他们辩称,来自法国大都市的新喀里多尼亚居民(包括提交人)PolynesiansWallisiansFutunians人、西印度人和留尼旺岛人在被排除于该次公民投票以外的7.67%的喀里多尼亚投票人中占很大的比例。25

13.10  鉴于上述情况,委员会认为1998年公民投票所采用标准,在居民与该地区之间的关系上,根据“居住”时间长短的要求(与居住时间截断点的问题不同)对居民加以区别对待,但不论其族裔和出身国家为何。委员会还认为,提交人的论据缺乏关于上述人员在被剥夺投票权的7.67%的投票人中所占比例的细节,不知其是否占多数。

13.11  所以委员会认为,1998年公民投票所采用的标准,目前并非为了对不同的族裔群体或出生国家不同的群体规定不同的权利,也没有产生这种后果。

13.12  关于提交人就根据出生、家庭联系和世袭投票权来加以歧视所提出的申诉,提交人认为该后一侵犯行为是从家庭联系这一标准派生出来的,因此起因于为2014年以后举行的公民投票所规定的标准,对此委员会首先认为,符合这些标准的居民,其情形从客观上讲是与因居住时间而与该地区相联系的提交人不同的。其次,委员会注意到(a) 在为未来公民投票所确定的标准中,考虑了居住时间的问题,以及(b) 在使用这些标准时可以任选。因此,鉴别新喀里多尼亚法国居民所依据的不光是与该地区的特殊联系(例如出生和家庭联系),而且在没有这种联系的情况下,还以居住时间长短为依据。因此,通过与新喀里多尼亚的联系的标准鉴别的每一种与该地区之间的具体联系或一般联系,均适用于法国居民。

13.13  最后,委员会认为,在本案中,正因为有确定限制性选民资格的标准,才能对客观情况不同的人,在其与新喀里多尼亚的联系方面,加以区别对待。

13.14  委员会还必须审查因上述标准而出现的区别对待现象是否合理,以及其所追求的目的按《公约》的规定是否合法。

13.15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称, 这些标准虽然是根据1998720日的《宪法法案》以及1999319日的《组织法》所确定的,但不仅有悖于国家选举规则,而且按《公约》的规定也是不合法的。

13.16  委员会回顾说,在本案中,《公约》第二十五条必须与第一条一起审议。因此委员会认为,所确定的标准,只要严格地仅适用于在自决进程的框架中举行的投票,便是合理的。也就是说,这些标准只有与《公约》第一条联系起来,才能被证明是正当的,而缔约国正是这样做的。委员会没有对第一条所述“人民”概念的定义发表意见,但认为在本案中,将参加地方公民投票的资格仅限于与新喀里多尼亚的前途“有关”的、而且已证明与该地区有足够牢固的联系的人,是不无道理的。委员会尤其注意到,最高上诉法院高级检察长的结论,该结论的大意是,在每一个自决进程中,由于需要确保对身份加以充分定义,对选民资格所作出的限制是合法的。委员会还注意到《努美阿协定》和1999319日的《组织法》中承认新喀里多尼亚公民身份(但不排除法国公民身份而是与法国身份挂钩的)这一事实,这反映了其命运的选择,并为尤其是最后的公民投票限制选民资格提供了论据。

13.17  此外,在委员会看来,因1998年公民投票和2014年以后的公民投票所采用的标准而对选民资格进行的限制,遵守了相称性标准,因为这些限制严格遵守了属地管辖的原则,仅限于关于自决问题的地方投票,因此不会对参加大选产生任何后果,无论是立法选举、欧洲或市政选举,还是其他公民投票。

13.18  因此委员会认为,确定1998年公民投票和2014年以后的公民投票选民资格所采用的标准不具有歧视性,而是依据用于作出符合《公约》规定的合理区别对待的客观理由来确定的。

14.1  最后,提交人争辩说,为居住期要求的时间长短所确定的截断点―有关各次公民投票分别为十年和二十年―太长,影响了他们的投票权。

14.2  委员会认为,对于居住期要求的时间长短,不是委员会能够确定的事件,但委员会可以对这些要求是否过分发表意见。在本案中,委员会必须作出决定的是,鉴于有关公民投票的性质和宗旨,这些要求是否以对新喀里多尼亚“有关”人民参加公民投票作出相称的限制为目的,或是否会产生这种后果。

14.3  委员会所表达的立场是,确定选民资格所采用的标准,对于长期居住者和新来者而言,由于其与新喀里多尼亚的关系上的实际差异而偏袒前者,除此以外,委员会还尤其注意到,据缔约国称,为居住期所确定的截断点是专门为了确保公民投票体现“有关”人民的意愿,为了使公民投票的结果不受新来该领土而且不能证明与该领土有牢固联系的大批后来者的影响。

14.4  委员会注意到,该21名提交人因为不符合十年连续居住的要求而被排除在1998年公民投票之外。委员会还注意到,有一名提交人因为二十年连续居住的要求,而将不能参加下一次公民投票,但另外20名提交人据目前形势看的确在该次公民投票中有投票权18人依据居住方面的标准,另外两人由于生于新喀里多尼亚,在此方面,他们的祖籍和出身国家是无关的。

14.5  委员会首先认为,鉴于有关公民投票的性质和宗旨,所采用的截断点没有对提交人的状况产生任何不相称的影响,尤其因为提交人没有资格参加第一次公民投票,对几乎所有这些提交人参加最后的公民投票明显没有产生任何后果。

14.6  委员会进一步认为,每一个截断点应能用来对与该领土的联系强度进行评估,从而让那些能证明自己有足够牢固联系的居民,可以参加每一次公民投票。委员会认为,在本案中,每一次公民投票的不同截断点是与每一次投票要决定的事项相联系的:采用二十年为截断点(而不是第一次投票的十年),是由自决进程的时间安排所决定的,但同时还明确的是,在最后公民投票中还将考虑其他联系。

14.7  既然居住期长短标准不具歧视性,委员会认为,本案中为1998年公民投票和2014年以后公民投票所规定的截断点不过份,因为符合各该次公民投票的性质和宗旨,即:一个自决进程,并由能证明自己与前途待定的领土有足够牢固联系的人参加。有鉴于此,对于由通过其与新喀里多尼亚足够牢固的联系,曾经帮助过、而且将继续帮助建设该地区居民(无论其族裔或加入政党如何)参加的一种非殖民化进程而言,这些截断点似乎并无任何不相称之处。

15.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行事,认为从了解到的情况看,不存在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何条款的事实。

[意见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法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审查本来文: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atwarlal Bhagwati先生、Louis Henkin先生、Ahmed Tawfik Khalil先生、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Rafael Rivas Posada先生、Martin Scheinin先生、Ivan Shearer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Patrick Vella先生和Maxwell Yalden先生。

1 新喀里多尼亚(西南太平洋群岛;面积:19,058平方公里;人口:197,000;首都:努美阿)1853年成为法国的殖民地,经历了数次体制上的改革。该地区最初由总督管理,依据1946年法国《宪法》成为法国的海外领土。到1988年前该地区在法律上一直处于在颁布自治令和恢复国家托管之间进退维谷的僵局。从1984年起,支持独立的派别与反对独立的派别之间的暴力变成为该地区局势的特征。通过法国政府为恢复社会秩序而派遣的“对话团”出面调解,1988年当地各政治派别达成协议并形成一系列结论性意见,其中规定:“新喀里多尼亚的前途只能通过举行自决问题的投票来决定(……)。该协定的规定须由法国人民通过公民投票予以核准”。谈判者试图避免重蹈上一次于1978年就自决问题举行的当地公民投票实验的复辙。那次公民投票导致两个党派之间就同意独立还是继续作为法兰西共和国一部分这一“阶段问题”形成对立,并接下来再度发生暴力事件,造成人员伤亡,以政治上的失败而告终。在通过对话团而于1988626日签订《马蒂尼翁协议》之后,法国政府于1988116日就自决问题举行根据普选权的公民投票,结果于1988119日通过了《公民投票法案》(88-1028),其中载有筹备新喀里多尼亚自决事宜的法定条款。该《法案》得到所投票数的57%的批准,并确定199812月为在新喀里多尼亚举行公民投票的日期。由于两个社区的并存,因此1998年进入了第二阶段,即签订《努美阿协定》。根据该《协定》双方一致决定再次将时间延长,并按新协定开展这一进程。该《协定》承认有“殖民时代的阴影”,并规定应根据法国《宪法》建立一个新的法律实体。它还规定实现将国家权利转到新喀里多尼亚领土的重要转移。通过这一分阶段进行的不可扭转的进程,新喀里多尼亚最终将享有除司法制度、公共秩序、国防、财政、以及(在很大程度上)外交以外的所有领域的普遍权限。过渡期以后,这些属于国家的其他特权,经有关人民核准后,也可转给新喀里多尼亚。该《协定》还承认新喀里多尼亚的公民身份:“公民身份这一概念为限制参加担任国家公职的选举和公民投票规定的依据。”它还进一步规定,“新喀里多尼亚公民”将在十五至二十年时间内,就是否同意独立的问题作出决定;如果他们未选择独立,则仍将维持自治。

2 《努美阿协定》第2条第2款:“一旦适用本《协定》的期限结束,即就新喀里多尼亚的政治组织举行公民投票(5),只有以下人员才有参加公民投票的资格:公民投票之日已在《公民投票法案》第5条规定的选民名册上登记并且具有参加《公民投票法案》第2条所规定的公民投票资格或符合参加该公民投票的条件的投票人,能证明其之所以中断在新喀里多尼亚的连续居住是由于职业或家庭的原因的人;具有习惯法规定的地位或在新喀里多尼亚出生而且其财产和个人联系主要在新喀里多尼亚的人;以及虽然不在新喀里多尼亚出生,但父母一方是在新喀里多尼亚出生而且其财产和个人联系主要在新喀里多尼亚的人。达到投票年龄并在选民名册中登记的年轻人,如果系于1988年前出生并于1988年至1998年之间住在新喀里多尼亚,或如果于1988年后出生但其父母一方满足或本可满足在1998年年底举行的公民投票中投票的条件,亦应有资格参加这些公民投票。2013年能证明其已在新喀里多尼亚连续居住二十年的人,即可参加这些公民投票。”

3 19981019日对Jean Etienne Antonin先生的请愿作出的裁决;19981023日对Alain Bouyssou先生、Jocelyne Schmidt夫人(娘家姓Buret)Sophie Demaret夫人(娘家姓Buston)Michèle Philizot夫人(娘家姓Garland)Jean Philizot先生、Monique Bouyssouf夫人(娘家姓Quero-Valleyo)Thierry Schmidt先生的请愿作出的裁决;19981026日对François Aubert先生、Marie-Hélène Gillot女士、Franck Guasch先生、Francine Keravec夫人(娘家姓Guillot)Albert Keravec先生、Audrey Keravec女士、Carole Keravec女士、Sandrine Aubert夫人(娘家姓Keravec)Christophe Massias先生、Jean-Louis Massias先生、Martine Massias夫人(娘家姓巴黎)Paul Pichon先生和Sandrine Sapey夫人(娘家姓Tastet)的请愿作出的裁决。

4 依照法国《选举法》第L.11条,行使投票权需要在选民名册上登记,可以在住所所在社区(无论居住时间长短),也可以在实际居住的社区(须居住6个月以上),进行。

5 Kanaks 属于Melanesian社区在新喀里多尼亚生活已有大约4,000年历史。

6 Caldoches:欧洲后裔,自1853年殖民化开始在新喀里多尼亚生活。

7 据提交人提供的不完全资料,在197,000名新喀里多尼亚居民中,34%有欧洲血统(其中包括Caldoches)3%Polynesian血统、9%Wallisian血统以及4%有亚洲血统。

8 1999319日的《组织法》(99-209),第218(d)(e)项。

9 1999319日的《组织法》(99-209),第218(e)(h)项。

10 1999319日的《组织法》(99-209),第218(e)(h)项。

11 提交人提供了以下参考资料:《人权事务委员会年鉴》,19811982年,卷一,CCPR/3。事实上,如缔约国在下文(8.268.27)所强调的,这不是人权事务委员会通过的立场,而是其中的一位委员在对巴巴多斯的报告进行审议的会议上所发表的个人意见。当时,委员会没有通过结论性意见。

12 1898年成为法国殖民地的法属索马里海岸,1967年改名为阿法尔和伊萨领土,于1977627日获独立,国名为吉布提共和国。

13 人权事务委员会第25号一般性意见,第6段“[……]公民直接参与的方式亦经确立,就不得根据第2条第1款提到的理由就公民的参与进行区别,也不得强加任何无理的限制。”

14 人权事务委员会意见,Ibrahima Gueve, 198943日。

15 最高上诉法院高级检察长:最高上诉法院的起诉部由多名有“检察长”头衔的法官组成。在提交审判的案件中,请他们以个人身份,独立、公正地就案情和可适用的法律规定发表意见,出于良心的要求,也可就所需要的解决办法发表意见。高级检察长为该部的部长,他们具体责任是,请法院各厅因法院裁决的原则问题的范围而举行全会时,向法院各厅提出自己的论据。

16 《人权事务委员会年鉴》,1981-1982年卷一,CCPR/3,第256次会议,1981324日第71页第9段。

17 CCPR/C/SR.823825826

18 CCPR/C/12/Rev.1/Add.71996712日。

19 27(67)号一般性意见:第2段“对于《公约》12条所保护权利允许施加的限制不得损害自由迁徙的原则”;第5段“迁徙自由涉及国家整个领土,包括联邦国家的各个部分”;第8段“自由离开一个国家领土不取决于……决定去外国的人的特定时间”。

20 也就是说,占新喀里多尼亚人口的26%:其中有欧洲血统的4%,有WallisianFutunian血统的9%,有Polynesian血统的3%,有亚洲血统的4%以及有其他血统的6%。根据最高上诉法院高级检察长的统计,1996年新喀里多尼亚人口构成如下:欧洲人占33%Melanesians44%,其他人占22%

21 35/1978号来文,Shirin Aumeeruddy-Cziffra和其他19名毛里求斯妇女诉毛里求斯(9.2)

22 550/1992号来文,J.Debreczeny诉荷兰;第44/1979号来文,Alba Pietraroia代表Rosario Pietraroia Zapala诉乌拉圭 与第25条相关的第18号一般性意见(1996年的第五十七届会议的第4101114段。

23 1998720日的《宪法法案》(98-610),第76条规定了参加1998年投票的条件。根据1958104日的《宪法》第89条,国民议会和参议院为修正《宪法》成立议会。

24 1999319日的《组织法》(99-209),其中第218条确定了参加2014年以后投票的条件。

25 但提交人表示,他们无法提供关于这些居民在被排除在外的7.67%的投票人当中的具体数目。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