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931/2000号来文Hudoyberganova 诉乌兹别克

(2004115日第八十二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Raihon Hudoyberganova 女士(没有律师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乌兹别克斯坦

来文日       1999915(首次提交)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成立,

         2004115举行会议

         结束了Raihon Hudoyberganova女士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931/2000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通过了如下的

 

   

         1.  来文提交人Raihon Hudoyberganova,乌兹别克国民,1978年生。她声称是乌兹别克斯坦侵犯其《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八条和第十九条权利的受害者 。她没有律师代理。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佛朗哥·德帕斯卡先生、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马丁·舍伊宁先生、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先生、露丝·韦奇伍德女士、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和马克斯韦尔·约尔登先生。

本文后附有委员会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和露丝·韦奇伍德女士委员签字的三份个人意见。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Hudoyberganova女士自1995年在塔什干国立东方语言大学语言学院法西语系就读,并于1996年转系,就读该校新设立的伊斯兰事务学系。她解释说,作为一个虔诚的穆斯林,她按照自己宗教的信条,穿着合适的衣服,并在学习第二年起戴头巾(“hijab”)。据她所说,自1997年以来,学院行政管理部门开始严格限制信奉穆斯林的信仰自由权利。现有祷告室被关闭,当学生向院方抱怨时,行政管理部门 开始对这些学生进行骚扰。所有穿戴头巾的学生都被“邀请”退修该校课程,而到塔什干伊斯兰学院就读。

         2.2  提交人和有关学生继续上课,但是教师们对她们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1997115日,在学生们又向院长申诉校方侵犯其权利之后,学生家长被召集到塔什干开会。提交人的父亲一到,校方就告诉他说,Hudoyberganova女士同一个危险的宗教团体接触,可能因此受害,她在学院时穿戴头巾,拒绝退修课程。由于母亲病重,父亲就把女儿带回家。她于1997121日返回学院,主管意识形态和教育问题的副院长打电话给她父母,抱怨她的着装问题;据称随后对她施加威胁,试图不让她上课。

         2.3.  1998117日,校方通知他,学院已经通过新规定,学生没有穿戴宗教装束的权利,要求她签字。她签了字,但是写明她不同意禁止学生遮盖面部的规定。次日,主管意识形态和教育问题的副院长在上课期间把她叫到办公室,再度向她出示新规定,要求她卸下头巾。129日,副院长打电话给提交人父母亲,把他们召来,据称是由于Hudoyberganova女士被赶出学生宿舍。1998220日,她从伊斯兰事务学系转学到语言学院。校方告诉她,伊斯兰学系已经停课,只有当事学生不再穿戴头巾才有可能重新开课。

         2.4  1998325日,法西语系系主任向提交人通报了学院院长将她开除的命令。做出这项决定的根据是,据称提交人对待教授持否定态度并且违反校规。她获悉,如果改变对穿戴头巾的看法,就可以取消开除的命令。

         2.5  关于用尽国内补救办法的问题,提交人解释说,她曾于1998310日写信给教育部,请求制止学院违反法律;据称,由于这封信,她在1998315日丧失学籍。1998331日,她向院长提出申诉,声称其决定是非法的。1998413日,她向宗教事务委员会(隶属内阁)主席提出申诉;1998422日,主席劝告她遵守校规。1998414日,她曾写信给乌兹别克斯坦穆斯林教义理事会,但是没有收到“任何书面答复”。199833日和41315日,她写信给教育部长,副部长于1998511日劝告她遵守校规。

         2.6  1998515日,关于良心和宗教组织的自由的新法律正式生效。其中第14条规定,乌兹别克国民不得在公共场所穿戴宗教装束 。学院行政管理部门向学生通报说,凡是穿戴头巾的学生将一律开除。

         2.7  1998520日,提交人向米拉巴德斯基地区法院(塔什干)提出申诉,要求恢复她的学生权利。199869日,学院法律顾问要求法院根据新法律第14条的规定逮捕提交人。Hudoyberganova女士的律师提出异议,表示这项法律侵犯人权。提交人指出,616日在法院静坐期间,她的律师代表她打电话询问宗教事务委员会的律师,该名律师证实提交人的装束并不是宗教仪式装束。

         2.8  1998630日,法院驳回了提交人的要求,据称是以《良心自由和宗教组织法》第14条的规定为根据。根据提交人的说法,学院向法院提供了假文件,证明当局曾经警告她说她有可能被开除。提交人随即要求检察长、副总理和宗教事务委员会主席澄清“宗教仪式”(宗教)装束一词的范围,委员会通知她说,伊斯兰没有规定一种具体的宗教仪式装束。

         2.9  1998715日,提交人在塔什干市法院对地区法院的判决(1998630)提出上诉,910日,市法院维持原判。1998年年底和19991月,她向议会、共和国总统和最高法院提出申诉;议会和总统府将她的信件转交最高法院。199923日和1999323日,最高法院通知她,它无法找到任何理由向该案的判决提出异议。

         2.10  1999223日,她向监察员提出申诉,于1999326日收到学院院长向监察员提出答复的副本,院长再度指出,Hudoyberganova 女士不断违反校规,不尊敬教授,她的行为显示她是瓦哈茨极端主义组织的成员,他没有任何理由恢复其学籍。1999412日,她向宪法法院提出申诉,该法院告以对其案件没有管辖权,她的要求已经被转交总检察署,接着又被转交塔什干检察署。1999630日,塔什干检察署通知她说,没有任何理由撤消法院对其案件的判决。199971日,她再度向检察长提出申诉,要求复审其案件,没有收到任何答复。

 

         3.  提交人声称,她是缔约国违反《公约》第十八和十九条的受害者,她被大学开除是因为她基于宗教原因穿戴头巾,并拒绝卸除头巾。

缔约国的意见

         4.1  2000524日、2001226日、20011011日和200493日,委员会要求缔约国提交资料和评论意见,对可否受理和来文的案情提出评论。缔约国于20041021日提出评论意见。它回顾说,1998521日,提交人向塔什干米拉巴德地区法院提出申请,要求承认塔什干国立东方语言大学开除她为违法行为,并恢复其学籍。1998630日,米拉巴德斯基地区法院驳回她的上诉。

         4.2  缔约国解释说,根据法院的民事案件资料显示,提交人于1995年被大学语言学院招收入学,1996年她继续在历史学院(伊斯兰学系)就读。内部条例(规定学院学生的权利和义务)2 (d)条规定,学生不得穿戴“引起不当注意的”衣饰,不得遮盖脸面(穿戴头巾)到处走动。1998115日,举行一次所有学生参加的全体会议,讨论了这项条例。提交人收到这份案文,她提出一份说明,声称她不同意第2 (d)条的规定。1998126日,历史学院院长警告她说,她违反了学院院规第2 (d)条的规定。提交人拒绝在警告信上签字,1998127日就这点列入了纪录。

         4.3  1998210日,按照历史学院院长的命令,提交人由于违反院规受到训诫。根据大学校长1998316日的命令,Hudayberganova女士被大学开除。勒令开除的理由是“该生不尊师重道,态度粗鲁,违反校规,屡教不改”。缔约国指出,没有提出推翻这项判决的上诉。她根据监察程序(nadzornaya zhaloba)提出的要求没有得到任何结果。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对可否受理问题的审议

         5.1  在审议来文所载任何申诉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按照《公约任择议定书》来文可否受理。

         5.2  委员会指出,同一事项未由任何其他国际程序审查,而且已经用尽国内补救办法。[缔约国未对这项结论提出异议。]因此,符合《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二款()()两项的规定。

         5.3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援引了《公约》第十九条,但是没有就这一特定问题提出具体指控,只是列举上述条文。因此,委员会认为,就可否受理本案而言,提交人没有举出资料证明其申诉,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来文的这部分不可受理。

         5.4  对于提交人根据《公约》第十八条提出的其余申诉,委员会认为,就可否受理而言,来文的申诉有充分的证据,决定着手审查案情。

对案情的审查

         6.1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1款要求提供的全部资料审议了本来文。

         6.2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声称她的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权利遭受侵犯,因为她基于自己的信仰拒绝摘除头巾而被大学开除。委员会认为,对宗教自由的表达方式应该包括公开穿戴衣饰的权利,这是符合个人的信仰或宗教的。此外,委员会认为,阻止某人公开或私下穿戴宗教衣饰可能构成违反第十八条第2款的行为,该条款禁止损害个人信奉宗教自由的任何胁迫行为。按照委员会第22号一般性意见(5),凡是同直接胁迫具有同样意图或影响的政策和做法,例如限制受教育的机会的行为,都不符合第十八条第2款。但是,委员会回顾,对宗教或信仰自由的表达并不是绝对的,可能受到法律规定的限制,为了保护公共安全、秩序、卫生或道德或别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公约》第十八条第3),这种限制有其必要。就本案而言,提交人于1998315日以违反大学新校规的规定为由被开除。委员会指出,缔约国没有就为什么要对提交人施加限制而援引任何特定理由说明,根据第十八条第3款的含义,它有必要这么做。但是,缔约国已经设法说明提交人因拒绝遵守禁令而被大学开除是合理的。提交人和缔约国都没有具体说明提交人到底穿戴哪种头巾,双方所指的“hijab”到底是哪种式样。在本案特定的情况下,委员会不预断缔约国在《公约》第十八条所涉情况下是否有权限制宗教和信仰自由,但同时又适当考虑到该情形的特殊性,也不预断学术机构是否有权制定涉及其本身职能的特定校规,由于缔约国没有提出任何理由解释为什么那样做,委员会认定它违反第十八条2款。

         7.  人权事务委员会按照《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行事,认为它所掌握的事实表明《公约》第十八条第二款遭到违反。

         8.  按照《公约》第二条第3()项,缔约国有义务给予Hudoyberganova女士有效补救。缔约国也有义务采取措施防止未来发生类似的侵权行为。

         9.  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也已承诺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后,即予以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鉴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于199191日起对缔约国正式生效,该日即为缔约国脱离苏联取得独立之日,《任择议定书》于1995928(加入)对缔约国正式生效。

            该法律第1条内容如下:“1:本法律的目的是确保每一个人礼拜和宗教自由的权利,所有公民,不论其宗教信念如何一律平等,并且制约由于宗教组织活动所引起的关系”。

14条内容如下:“14条:宗教仪式和典礼 宗教组织有权创设和维护设施,以供自由礼拜和举行宗教仪式,并可保有朝拜地点。礼拜、宗教仪式和典礼应在宗教组织的房地、祈祷所和属于宗教组织的其他房产、朝拜地点、墓地举行;并基于仪式的需要和公民的意愿,在家里举行。礼拜和宗教仪式可以按照留住或拘留于下列单位人员的要求,在医院、养老院、拘留中心、监狱和劳工营举行。公共礼拜和宗教仪式可以按照乌兹别克共和国法律所规定的方式,在宗教组织屋舍以外的场所举行。乌兹别克共和国的公民(除了牧师以外)不得在公共场所穿戴宗教装束。宗教组织不得向信徒强征金钱或税收,也不得对他们施加侮辱其名誉和尊严的行为”。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