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915/2000号来文,Ruzmetov诉乌兹别克斯坦
     (第八十六届会议,2006330日通过的意见) *

提交人

Darmon Sultanova女士(由律师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提交人已死去的儿子,Uigun Ruzmetov先生和Oibek

所涉缔约国

Ruzmetov先生和提交人的丈夫,Sobir Ruzmetov先生

来文日期

乌兹别克斯坦

事由

不公平审判后被判死刑、酷刑、没有得到人身保护、监禁期间受到非人道待遇、侵犯隐私权。

程序性问题

实质性问题

生命权、酷刑、有辱人格待遇或惩罚、任意拘留、被迅速带见法官/法律授权行使司法权官员的权利、与律师通信权、审查证人的权利、避免给据称受害者造成不可弥补损失的临时措施、违背《任择议定书》规定的义务、非法干涉个人隐私。

《公约》条款

《公约》条款:第二条第3款、第六、第七、第九、第十条第1款、第十四条第1款、第2款、第3()()()()项和第十七条。

《任择议定书》条款

第一条、第二条和第五条第2()()项。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6330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对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915/2000号来文的审议,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4款通过了如下意见

         1.1  来文提交人是Darmon Sultanova, 乌兹别克斯坦国民,生于1945年。她以个人名义并代表其儿子Uigun RuzmetovOibek Ruzmetov提交来文,他们也是乌兹别克斯坦国民,分别生于1970年和1965年。她的儿子Uigun1999724日和Oibek1999729日被塔什干区法院判处死刑。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最高法院于1999920日在审理上诉后维持原判。提交来文时,她儿子的下落不明。Sultanova女士也代表她的丈夫Sobir Ruzmetov行事。他也是乌兹别克斯坦国民,生于1935年。提交来文时,他在Surkhandarya地区卡尔希的UYA64/61聚居地服五年徒刑。这是Khazorasp区法院于1999528日作出的判决并于1999112日在(没有提供上诉法院名称)审理上诉后予以维持。Sultanova女士声称乌兹别克斯坦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9条并就处决她儿子的情况而言,违反了第7条,她深受其害。 她还称乌兹别克斯坦触犯了第7条、第9条、第14条第1款、第2款、第3()()()()项并因处决他们而违反第6条,她的儿子为受害人。她还称,她的丈夫是乌兹别克斯坦违反第9条、第10条第1款和第14条第1款、第2款、第3()()()()项的行为的受害者。提交人由律师代理。

         1.2  2000222日,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议事规则第92(原第86)通过新来文特别报告员请缔约国不要对UigunOibek Ruzmetov执行死刑,以待委员会确定他们的案情。20021217日委员会重申了采取临时保护措施的这一要求。缔约国未作答复。

         1.3  提交人20031014日致函委员会说,在向当局多次查询其儿子的下落后,塔什干区法院2000613日写信通知她,UigunOibek Ruzmetov1999929日被处决(即在委员会收到来文之前) 然而,她表示塔什干区法院提供的情况与她从民事登记处Yunusabad区办公室获得的未署日期的情况相冲突。该登记处是负责保存个人死亡记录的一个机构,所提供的情况确认在1999-2000年没有收到UigunOibek Ruzmetov死亡的正式记录。

事实背景

         2.1  19981228日午夜,Khazorasp检察署和区内务部的五名官员在若干民兵陪同下破门闯入提交人在Khazorasp的房屋。他们没有任何搜查证,当着两名证人的面进行了彻底搜查。当提交人要求他们出示搜查证时,内务部的一名官员开始审问她的宗教信仰和儿子的行踪,当时她的儿子在距Khazorasp20公里远的Pitnak。这些人起草了一份搜查无果记录,一式两份,其中之一交给了提交人。6名民兵留下作警戒。19981229日零晨5时,一名叫Bozbekov先生的人进入该住宅的一个卧室,将3颗子弹放入一个罐内。19981230日午夜,武装民兵带着机关枪与一名检察官和民兵头目进入提交人的住宅,再次进行搜查。这一次他们持有搜查证。这次他们在空罐里找到3颗子弹、受禁宗教刊物和一袋毒品。他们起草了一份记录,但尽管提交人一再要求却没有给提交人。根据提交人,随后对她儿子和丈夫的起诉的一部分是依据第二次搜查期间的发现为依据的。搜查期间从房屋里拿走了一些个人物品。根据提交人,7名民兵从19981228日到199926日一直住在她的家里。在此期间内,所有家庭成员受到枪杀的威胁并始终有一名民兵跟随。任何家庭成员不许离开房屋或打电话。

         2.2  根据Khozarasp检察官签发的逮捕证,UigunOibek Ruzmetov199911日,其父亲,Sobir Ruzmetov199912日在他们的Pitnak的公寓被逮捕。对UigunOibek Ruzmetov的指控包括:(a) 企图推翻政府;(b) 武力改变宪法制度;(c) 建立伊斯兰原旨教政权;(d) 组织“圣战”运动和;(e) 加重情节谋杀。Sobir Ruzmetov被指控为非法拥有武器和毒品,无销售企图。根据提交人,她儿子在内政部Urgench办事处的地下室被监禁期间遭到民兵官的酷刑,其目的是获取自证其罪的“供词”。据指称,他们遭到拳打脚踢、棍棒的殴打、被奸污、双手被捆在后面,被重重地摔在水泥地上、并遭到奸污其妻子和逮捕其父母的威胁。

         2.3  199915日下午7时,据指称Sultanova女士被下令从家里带上所有衣服和食物,去探望在Urgench监狱的丈夫,Sobir Ruzmetov。她被带到Urgench国家保安处处长办公室,受到侮辱。随后她被带到内政部Urgench办事处的地下室,双手被铐并被单独监禁。她的衣服被剥光,国家保安处处长由此将她暴露在两三名青年男子面前,其中之一是她的儿子。据指称她几乎认不出Uigun, 他全身伤痕累累,并有明显的酷刑痕迹。

         2.4  早些时候于199926日,7名民兵闯入提交人的住所,给她的财产造成相当大的损失。提交人提出了近百份投诉,要求调查。投诉分别寄给Khazorasp检察官、区检察官办事处、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内政部长和最高法院院长。根据提交人,上述人员中没有任何人发起调查。

         2.5  提交人声称她没有被告知审判儿子的日期。结果,她未能在审判期间聘请独立律师为他们辩护,他们由依职指定律师代理。她于1999612日碰巧获悉她儿子与6名其他共同被告的审判在塔什干区法院进行,她获准于19996121314日进入法庭。随后,据指称她的进入被拒绝。提交人声称对她儿子的审判大部分时间是秘密进行的,尽管所有共同被告一再要求证人出庭,但没有任何一名证人甚至连起诉方的证人都未出庭。提交人还说,庭长摆着一幅控诉的面孔。

         2.6  1999713日的庭审期间,UigunOibek Ruzmetov作证说,他们被强迫招供并描述了他们遭受的酷刑。Uigun说,一把手枪、12发子弹和毒品被塞到他的口袋里,当他看到他母亲被剥光衣服并被告知除非他签署供认“有罪”的表格,他的妻子将遭到奸污,他只是在这样的情形下签字的。他们还宣称他们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在塔什干的国家保安处地下室被审讯并遭到酷刑。Oibek Ruzmetov据指称在审讯后没人帮助就无法行走。UigunOibek还作证说,调查期间他们没有获得他们选择的律师协助。据指称,法庭无视所有证词而接受用酷刑获得的证据并且没有让提交人的儿子选择的律师出庭。

         2.7  1999724日,塔什干区法院判处8名共同被告中的5名死刑,包括UigunOibek Ruzmetov。法庭的结论是Oibek Ruzmetov1995年创立了一个武装集团,企图抢劫和收集钱财,购买武器,建立基于“瓦哈比”教义的伊斯兰政权。法庭还认定Oibek Ruzmetov和该集团的其他成员包括Uigun Ruzmetov在塔什干区的Burchmullo设立了一个中心,企图炸毁水库。法庭认定Uigun Ruzmetov犯有触犯刑法许多条款的罪行,包括非法成立公共协会和宗教组织;走私;非法拥有武器、弹药、爆炸材料或爆炸装置;蓄意谋杀;编写或散发危害公共治安和公共秩序的材料。Uigun Ruzmetov先生被裁定犯有触犯刑法类似条款以及反对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宪法秩序和实行破坏的企图等罪。他们上诉后,最高法院于1999920日仍维持死刑判决。提交司法部要求复审的上诉于1999107日被驳回。提交人声称分别于2000320日和95日向总统办事处提出了赦免要求。

         2.8  1999724日,UigunOibek Ruzmetov的亲属包括提交人因据称违反了乌兹别克斯坦刑事程序法第137条未获准会见他们,也未获准提交信件。提交人称,在她儿子被关押期间,她仅于199981日和923日见到他们两次。提交人为他们聘请的律师在他们被宣判死刑后两次被拒绝进入他们关押场所。

         2.9  提交人的丈夫于1999528日被Khazorasp区法院判处5年徒刑。提交人称她的丈夫在关押期间也遭到酷刑,结果他不得不在1999528日被用担架抬到法庭。提交人称对她丈夫的审判仅持续了两个小时她未能出席;庭审期间,她的丈夫没有得到律师协助,没有机会盘问证人或在法庭审查证据。提交人认为,不利于她丈夫的证据是捏造的。据指称,Sobir Ruzmetov在判刑后因其行为据称触犯了监狱条例而没有资格获得赦免。

         2.10  根据提交人,Khazorasp区内政部的官员在整个2000年和2001年期间持续不断对她本人及其家庭进行经常搜查、审讯和骚扰。200141日,提交人,其残疾的女儿和3个孙子搬到她在Pitnak的另一公寓,随后他们又遭到Pitnak内政部官员的骚扰。200141日,Pitnak内政部部长污辱提交人,命令她拿下头巾并威胁将她投入监狱。

 

         3.1  提交人称,以官方身份的人在19981228日至199926日期间无端剥夺她的自由而缔约国随后没有对这些行为进行调查,这构成了对《公约》第9条的侵犯。尽管提交人没有援引第7条和第17条,但这些事实似乎也引起这两条阐述的问题。

         3.2  提交人只是在其儿子被处决后才得到通知的,她认为这违反了第7条,她是受害人。

         3.3  提交人称,对她儿子的指控是捏造的、凭检察官签发的逮捕证对她儿子的逮捕、他们被关押7个月而没有得到任何司法审查、以及他们在监禁和审判期间所受待遇构成了对第6条、第7条、第19条、第14条第1款、第2款、第3()()()()项的侵犯。

         3.4  提交人称,对她丈夫的指控也是捏造的,对她丈夫的逮捕和他在被监禁和审判期间所受待遇相当于对第9条、第10条第1款和第14条第1款、第2款、第3()()()()项的侵犯。

         3.5  最后,提交人称尽管委员会要求缔约国采取临时保护措施,但缔约国仍处决了她的儿子。她认为缔约国伪造了官方死亡记录,从而处决她儿子的日期变为委员会登记来文和提出采取临时措施要求的日期之前。在这方面她指出了塔什干区法院的记录与民事登记处Yunusabad地区局的记录之间的差异(见上文第1.32.9)。她说塔什干区法院的信几乎是在所称的处决日期10个月后才发给她的,但这是在委员会向缔约国发出采取临时保护措施的要求之后。据说这构成了缔约国违反《任择议定书》规定的义务的情况。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和案情的意见

         4.  2000222日、2001220日和725日和20021217日的普通照会要求缔约国向委员会提交关于来文可否受理和案情的意见。20031219日,缔约国承认UigunOibek Ruzmetov1999629日被塔什干区法院审判并被裁定犯有触犯乌兹别克斯坦刑法的一系列罪行。两人被判死刑,最高法院1999920日的决定维持对他们的判刑。缔约国提供了UigunOibek Ruzmetov被裁定有罪的一系列罪行。缔约国认为法院对他们的行为的确定是正确的并考虑到其罪行对“公共的危险”而对他们实施了适当的判刑。

委员会需处理的问题和议事情况

据称违反《任择议定书》的情况

         5.1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指称尽管她向委员会提交了来文且委员会于2000222日提出采取临时措施的要求,但缔约国仍处决了她的儿子,这违反了《任择议定书》规定的义务。对于采取临时措施的要求,委员会没有收到缔约国的答复,提交人的儿子是在委员会登记了来文并向缔约国发出采取临时措施的要求之后被处决的,对这一指控(3.5)缔约国没有作出解释。提交人认为缔约国伪造了死亡记录,从而处决她儿子的日期被提前到登记来文和提出采取临时措施要求的日期之前。

         5.2  委员会忆及 《公约》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承认委员会有权受理声称为侵犯《公约》规定的任何权利(宣言和第1)的行为的受害者的个人的来文。一个国家加入《任择议定书》还间接意味着承诺真诚与委员会合作,以使委员会能审议此类来文并在审查后向缔约国和所涉个人提出意见(5条,第14)。委员会进一步回顾到,委员会根据议事规则第92条提出采取临时措施的要求对委员会履行《任择议定书》规定的作用至关重要。藐视该规则,特别是采取诸如处决指称的受害者的不可挽回的措施有损于通过《任择议定书》对《公约》规定的权利的保护。

         5.3  在以往的案例法中,委员会处理了缔约国因处决某人而违背《任择议定书》规定的义务的问题,因为已有人代表该被处决者向委员会提出来文。委员会不仅从它是否明确要求采取临时保护措施而且也从极刑不可挽回的性质的方面阐述了该问题。鉴于缔约国在采取临时措施的问题上不顾委员会的一再要求,没有与委员会真诚合作并且对提交人的儿子是在委员会登记了来文并向缔约国提出采取临时措施的要求之后被处决的指控没有作任何答复,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提出的事实表明发生了违反《任择议定书》的情况。

审议可否受理

         6.1  在审议来文所载任何申诉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议事规则第93条确定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该案可否受理。

         6.2  委员会首先注意到提交人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表明尽管到委员会审议来文时她的丈夫已经服满刑期,但她没有得到代表他的授权。她也未能证实为什么受害者本人无法自己提交来文。考虑到案情和缺乏授权书或表明提交人有代表他行事的授权的其他文件证据,委员会只能作出下列结论:凡涉及到其丈夫,根据《任择议定书》第1条,提交人没有起诉权。

         6.3  委员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项确定同一事件不在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审查之中。关于用尽国内补救措施的问题,委员会注意到,根据提交人提供的资料,一切现有国内补救措施已经用尽。在没有收到缔约国的任何有关资料的情况下,委员会认为提交人和提交人的儿子符合《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项规定的要求。

         6.4  委员会认为受理提交人由她自己根据第7条、第9条和第17条和就提交人的儿子根据第6条、第7条、第9条、第14条第1款、第2款、第3()()()()项提出的申诉没有障碍,因而着手根据案情加以审理。

审议案情

         7.1  人权事务委员会如《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所规定,参照各方提供的所有资料审议来文。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就提交人儿子的案件以及对他们的判决作了评论,但对提交人就其本人和其儿子提出的申诉没有提供任何资料。鉴于缔约国没有提供任何有关的资料,对提交人的指控必须予以适当考虑,即这些指控有适当的证据。

         7.2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关于为了让她的儿子承认有罪而对他们施行酷刑的描述(上文第2.22.32.6)。她指出了指称参与这些行径的个人。提交人提出的材料也指出受害人自己也请当局注意酷刑指控但他们的指控被忽视。鉴于这些情况和没有受到缔约国任何有关的解释,对她的指控必须给予适当考虑,特别是因为缔约国当局没有适当履行其义务,即有效调查有关酷刑事件的控诉。委员会认为提交的事实表明就提交人的儿子的情况而言,发生了违反第7条的情况。

         7.3  关于侵犯第14条第3()项规定的提交人的儿子的权利的申诉,即他们被强迫签署口供,委员会必须考虑这项保证所强调的原则。委员会提及此前的判例,第14条第3()项的措词,即任何人不得“被强迫作不利于他自己的证言或强迫承认犯罪”,必须被理解为不存在调查当局为获取承认有罪的口供对被告实施任何直接或间接身体或心理压力。 委员会认为这项原则暗示,证明口供是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取得的举证责任在于控方。然而,委员会注意到在本案中,口供是否自愿的举证责任则要被告承担。委员会注意到塔什干区法院和最高法院没有理睬提交人儿子遭到酷刑的指控。因此,委员会的结论是缔约国违反了第14条第2款和第3()项。

         7.4  关于提交人的儿子在审前调查和审判期间没有得到他们自己挑选的律师的申诉,委员会也注意到提交人没有被告知其儿子受审日期因而未能聘请独立律师在审判期间为他们辩护的论点。提交人后来聘用的律师在其当事人被判死刑后两次被拒绝会见他们。委员会回顾其判例,尤其在涉及极刑的案件中,被告在诉讼的所有阶段得到律师的有效协助,这是不言而喻的。 在本案情形中并鉴于缔约国没有提出有关解释,委员会认为法律援助没有达到要求的起码的有效程度。因此,委员会所收到的资料表明存在违反第14条第3()()项的情况。

         7.5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关于对她儿子的审判不公平的申诉,因为法院既没有公正,又没有独立行事(上文第2.52.6)。委员会还注意到提交人关于对她儿子的审判基本上是秘密进行的和尽管所有8名共同被告包括UigunOibek Ruzmetov多次要求证人出庭,但没有任何一名证人出庭的论点。法官拒绝了这些要求,没有给予任何理由。在缔约国没有提供任何有关资料的情况下,委员会的结论是现有事实表明发生了违反《公约》第14条第1款和第3()项的情况。

         7.6  委员会记得, 在《公约》的规定没有得到遵守的审判结束后,而强加死刑构成对《公约》第6条的侵犯。在本案中,对UigunOibek Ruzmetov所判死刑违反了《公约》第14条规定的公平审判权,因而也违反了第6条。

         7.7  委员会注意到对提交人的儿子的预审拘留是由检察官批准的,随后没有对拘留的合法性进行司法审查,直到他们被带到法庭并于1999724(Uigun)1999729(Oibek)被审判。委员会注意到,第9条第3款旨在使对受刑事罪指控的人的拘留受司法控制。委员会记得,适当行使司法权利是理所当然的,这项权利必须由在对于所要处理的问题方面独立、客观和不偏不倚的当局行使。 在本案情形中,委员会不能相信检察官具备第9条第3款含义所指的“有权行使司法权力官员”所必备的体制客观性和公正性的特点。因此委员会的结论是这项规定受到侵犯。

         7.8  委员会审议了提交人的下列详细申诉:从19981228日至199926日期间以官方身份的人剥夺了她的自由,而没有提出任何指控和缔约国随后没有调查这些行为。委员会回顾到第9条第1款适用于所有形式的被剥夺自由情况 并认为在上述情形中并鉴于缔约国没有提供有关解释,陈述的事实相当于违反第9条第1款的非法剥夺自由的情况。

         7.9  委员会认为鉴于缔约国没有作出任何解释,19981228日对提交人房屋的无证搜查(上文第2.1)相当于违反第17条。

         7.10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对缔约国的下列指控:缔约国当局无视她提出的了解情况的要求和一律拒绝透露其儿子的情况或下落。委员会理解导致儿子被处决的情况一直不明以及埋葬他们的地点不详等情况给提交人,已决犯的母亲,造成的持续痛苦和精神压力。掩盖处决日期和不透露埋葬地点具有威胁或惩罚家庭的效果,致使他们处于不定和精神紧张的状态。委员会认为当局不通知提交人处决她儿子的日期等于违反第7条的不人道待遇。

         7.11  委员会认为在没有缔约国作出任何解释的情况下,于199915日双手被铐裸体暴露其儿子Uigun面前(上文第2.3),这本身相当于违反第7条的不人道和有辱人格待遇并构成对该条的侵犯。

         8.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规定行事,认为现有事实显示:

(a)        违反第六条、第七条、第九条第三款、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项规定的UigunOibek Ruzmetov的权利;

(b)  第七条、第九条第一款和第十七条规定的提交人的权利。

         9.  根据《公约》第二条第三款()项规定,缔约国有义务给予提交人有效的补救,包括提供其儿子埋葬地点的资料并对她所受痛苦给予赔偿。缔约国还有义务采取措施,防止今后再发生类似的违约情况。

         10.  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也已承诺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如违约行为经确定成立即予以有效补救,鉴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此外,还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委员会委员有: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爱德温·约翰逊先生、瓦尔特·卡林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戴维·克雷茨梅尔先生、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先生和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

 《任择议定书》于1995928日对缔约国(加入)生效。

 来文于200027日收到。

 Piandiong诉菲律宾》,第869/1999号来文,第5.1段,20001019日通过的意见;《Khalilov诉塔吉克斯坦》,第973/2001号来文,2005330日通过的意见,第4.1段;《Saidov诉塔吉克斯坦》,第964/2001号来文,200478日通过的意见,第4.1段。

 Weiss诉奥地利》,第1086/2002号来文,第6.4段;《Saidov诉塔吉克斯坦》,第964/2001号来文,200478日通过的意见,第4.4段。

 H诉意大利》,第565/1993号来文,199448日关于不可受理的决定,第4.2段。

 Berry诉牙买加》第330/1988号来文,199474日通过的意见第11.7段;《Nallaratnam Singarasa诉斯里兰卡》第1033/2001号来文,2004721日通过的意见,第7.4段和《Deolall诉圭亚那》,第912/2000号来文,2004111日通过的意见,第5.1段。

            Aliev诉乌克兰》,第781/1997号来文,200387日通过的意见,第7.3段;《Robinson诉牙买加》,第223/1987号来文,1989330日通过的意见,第10.3段和《Brown诉牙买加》,第775/1997号来文,1999323日通过的意见,第6.6段。

 Levy诉牙买加》,第719/1996号来文, 1998113日通过的意见,第7.3段;《Marshall诉牙买加》,第730/1996号来文,1998113日通过的意见,第6.6段。还见关于第6条的一般性意见,第7段。

 521/1992号来文,《Kulomin诉匈牙利》,1996322日通过的意见,第11.3段;《Platonov诉俄罗斯联邦》第1218/2003号来文,2005111日通过的意见,第7.2段。

 关于第9条的第8号一般性意见,第1段。

 Bondarenko诉白俄罗斯》,第886/1999号来文,200343日通过的意见,第9.4段,《Lyashkevich诉白俄罗斯》,第887/1999号来文,20034月通过的意见,第9.2段;《Khaliliov诉塔吉克斯坦》,第973/2001号来文,2005330日通过的意见,第7.7段。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