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857/1999号来文,Blazek等人诉捷克共和国
(2001年7月12日第七十二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提 交 人: Miroslav Blazek先生、George A.Hartman先生和
George Krizek先生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捷克共和国
来文日期: 1997年10月16日(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2001年7月12日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代表Miroslav Blazek先生、George A.Hartman先生和George Krizek先生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857/1999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通过如下: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提出的意见

1. 来文(1997年10月16日、1997年11月13日和1997年11月29日以及此后的来函)提交人是Miroslav Blazek、George Hartman和George Krizek, 原系捷克斯洛伐克人,1948年共产党接管之后移居美国,后入籍成为美国公民。他们声称因捷克共和国违反了《公约》所载的各项权利,特别是第二十六条所载的权利而成为受害者。他们没有请律师代表。

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是入籍的美国公民。他们在捷克斯洛伐克境内出生,并且根据1928年美国与捷克斯洛伐克之间签订的防止双重国籍的《入籍归化条约》丧失了捷克斯洛伐克国籍。他们是在1948年共产党接管后离开捷克斯洛伐克的。此后,捷克斯洛伐克根据1948年、1955年和1959年的没收条例,没收了他们遗留在其境内的资产。
2.2 Miroslav Balzek先生说,他因不是捷克公民而受阻碍,无法索回他在布拉格继承的不动产和在Plana-nod-Luznici的农业资产。他提交了一份他在捷克共和国境内的律师来信的影印件,告诉他在目前情况下,因为他不符合适用法律规定的捷克公民身份的条件,不能提出索回要求。然而,他的叔父因持有法国和捷克两国公民身份,以其本人身份并代表提交人提出了有关索回他俩在布拉格共同拥有资产的要求;但是,政府将此案一分为二处理,拒绝归还提交人的那份资产。
2.3 George A. Hartman是一位建筑师,1925年出生在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境内,1948年12月26日移居美国。他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并于1958年4月2日入籍成为美国公民,因此,根据1928年美国与捷克斯洛伐克之间签订的《入籍归化条约》无资格享有双重国籍身份。直至1948年12月之前,他与其兄弟Jan(后来成为法国公民,同时保留捷克国国籍)共同拥有布拉格的四幢公寓楼和Zelizy的一座乡村住房。
2.4 根据1955年7月1日Klatovy刑事法院的判决书判定,Hartman先生是非法离开捷克斯洛伐克的。他受到缺席判刑,并且被正式没收他在捷克斯洛伐克境内的资产,作为对他1948年离开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非法行为的惩罚。根据共产党政府垮台之后通过的第119/1990号法律,对提交人非法离境的刑事判决被撤消。
2.5 1995年10月17日Hartman先生提出申诉,要求收回他的资产,但是他的请求遭到驳回,因为他不符合拥有捷克公民身份的规定。为了符合资产回归法规定的资格,Hartman先生多年来一直在争取获取捷克国籍。自1999年11月9日以来,他获得了捷克和美国双重国籍身份。尽管他目前拥有捷克公民身份,他仍未能收回资产,因为提出收回资产要求的法定时限已于1992年逾期。
2.6 George Krizek说,1948年他父母的资产,包括在布拉格的(自行车)批发业、布拉格郊区的粮食和乳制品农场以及Sestajovice的农耕地都毫无补偿地遭到没收。父母去世之后,他逃离了捷克斯洛伐克,移居美国,于1974年入籍成为公民。1991年4月,他根据第403/1990号法律提出了索回其资产拥有权的要求,但是农业部拒绝了他的索回要求。1992年提交人再次根据第228和229/1991号法律提出索回要求。然而,他被告知为了获得收回资产的资格,他必须申请加入捷克国籍并在捷克共和国境内长期定居。尽管如此,他还是于1994年通过在布拉格的律师提出了索回要求,却未获成功。
2.7 捷克最高法院于1994年下达的判决书删除了必须在境内长期定居才可提出收归资产要求的规定条件,但拥有捷克国籍的规定仍然有效。

申 诉

3.1 上述各提交人声称,由于共产党当局没收了他们的资产,捷克斯洛伐克和捷克共和国的民主政府又歧视性地不归还其资产,捷克共和国违反了《公约》规定的权利,使他们成为受害者。他们声称,关于司法平反的(1990年4月23日)第119/1990号法律、关于归还资产的(1990年10月2日)第403/1990号法律、和关于法外平反的(1991年2月21日以及随后经修订的)第87/1991号法律、关于农耕地的(1991年5月21日)第229/1991号法律和关于成立宪法法院的(1993年6月16日)第182/1993号法律,与捷克政府就捷克国籍所采取的立场一起,共同产生的作用是歧视丧失了捷克国籍目前又不得收回其资产的捷裔移民。
3.2 提交人提及了委员会就第516/1992号来文(Simunek诉捷克共和国)所作的决定。委员会在此决定中认为,由于提交人不再是捷克公民而拒绝向其归还资产或作出赔偿,构成了违反公约第二十六条的行为,同时铭记缔约国本身应为该公民的离境承担责任,因此要求他们重新获得捷克国籍并返回本国境内长期居住,作为归还其资产或对之支付适当赔偿的先决条件,这是有悖于公约的。
3.3 提交人声称,为了阻止移居美国的捷侨提出归还资产的要求,捷克当局曾援用1928年美国与捷克之间签署的条约,要求任何申请恢复捷克国籍的人首先必须放弃美国国籍。虽然上述条约已于1997年废除,然而捷克当局认为,此后获得了捷克国籍并不能使提交人有权重新提出归还资产的要求,因为申请资产归还的限期已过。
3.4 就此还提及了其他两位美国公民的案情,这两位美国公民要求捷克法院作出裁决,旨在删除第87/1991号法有关捷克公民的规定条件。然而,捷克最高法院在其US 33/96号裁决书中认定,公民身份的规定是符合宪法的。
3.5 提交人还声称,缔约国蓄意拒绝给予他们法律补救办法,并称存在着一种旨在使其资产索回要求落空的拖延和不采取行动的一贯手法,违背了《公约》第二条的规定。
3.6 提交人之一,George A. Hartman以其兄弟Jan Hartman的案情为例,说明所指称的这种歧视性做法。Jan Hartman是捷克和法国公民,他根据1991年6月25日下达的判决书,获得了归还1948年在布拉格被没收的属于他那一半的资产,然而判决书却拒绝对提交人作出赔偿,因为在提出索赔要求时,他不是捷克公民。

国内补救办法援用无遗

4.1 提交人声称,就他们的案情而言,不存在国内补救办法,因为根据资产回归法他们没有这种资格。此外,其他索赔者已经检验了这项法律是否符合宪法的问题,并得到捷克最高法院的确认。他们在此特别提及宪法法院在US 33/96号案(Jan Dlouhy诉捷克共和国,1997年6月4日的决定)中确认,必须获得捷克国籍才可成为《第87/1991号资产回归法》所列“有资格者”的规定符合宪法。
4.2 他们声称,自1989年以来他们为归还资产徒劳无益地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曾诉诸于正式的司法诉讼并且向政府各部和官员,包括宪法法院的法官请愿,特别是援用了《关于基本权利和自由的捷克宪章》。

可否受理问题的审议和案情的审查情况

5.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该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5.2 委员会确认同一事项没有而且也未曾提交其他国际调查和解决程序处理。
5.3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丑项)关于提交人必须援用无遗国内补救办法的规定,委员会指出,缔约国并未反驳提交人声称,就他们的案情而论,不存在有效国内补救办法,而且尤其是因为第87/1991号法律规定的先决条件,他们无法提出索回资产要求。为此,委员会注意到,其他申诉者也未能够成功地否定所涉法律符合宪法;委员会原先对Simunek和Adam两个案件提出的意见仍未得到落实;以及即使在提出了这些申诉之后,宪法法院仍认为《资产回归法》符合宪法。在此情况下,委员会认为,《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丑项)并未阻止委员会审议Blazek、Hartman和Krizek三位先生的来文。
5.4 关于提交人指称《任择议定书》对缔约国生效之后,缔约国在实施资产归还和赔偿方案时使他们蒙受了不平等的待遇,委员会宣布,就来文产生了《公约》第二条和第二十六条所列问题而论,来文可以受理。
5.5 因此,委员会着手按《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的要求,根据所收到的资料审查本案情。委员会指出,委员会收到了提交人提供的充分资料,然而缔约国却未提交任何资料。为此,委员会提醒提出,根据《任择议定书》第4条第2款,缔约国有义务与委员会合作,并提交书面说明或声明澄清问题,以及说明任何可能已给予的补救办法。
5.6 在缔约国未提交任何资料的情况下,委员会必须充分重视提交人提交的资料。委员会还审查了其原先对Alina Simunek夫人及其他人的第516/1993号案件和Joseph Adam先生的第586/1994号案件发表的意见。为了确定归还资产或作出补偿的条件是否符合《公约》,委员会必须审议所有有关的因素,包括提交人对有关资产的原始产权。就当前案件而论,提交人遭受第87/1991号法律有关索赔人必须为捷克公民的排斥性规定的影响。因此,委员会拟确定的问题是,具备公民身份的先决条件是否符合第二十六条。为此,委员会重申了其法理,即并非所有待遇上的差别都可被视为第二十六条所指的歧视性。符合《公约》条款和基于合理理由的区别待遇并非第二十六条含义所禁止的歧视行为。
5.7 虽然公民身份的标准是客观的,但委员会必须确定在此类案情下将此标准适用于提交人是否合理。
5.8 委员会回顾了对Alina Simunek诉捷克共和国和Joseph Adam诉捷克共和国案件的审查意见。委员会在此意见中认为第二十六条遭到了违反:“上述案件中的提交人以及类似情况下的许多其他人因为其政治见解而离开捷克斯洛伐克,前往其他国家寻求庇护以躲避政治迫害,最终,他们在这些国家长期定居并获得新的国籍。鉴于缔约国本身对[他们]……离境出走负有责任,因此要求[他们]以获得捷克国籍为先决条件才可归还资产或者支付赔偿款均是不符合《公约》的做法”(CCPR/C/57/D/586/1994, 第12.6段)。委员会认为,Adam案确立的先例适用于本来文的提交人。委员会还要指出,鉴于丧失捷克公民身份是因为他们在无法在其中获得庇护的国家中立足而酿成的后果,若要就是否具备公民身份这一理由加以区别对待,则难以想象是合理的规定。
5.9 此外,在时间限制方面,尽管抽象地说,法定的时限可能是客观甚至是合理的,但是委员会无法接受就此案提交人提出资产索回请求设制的时限规定,因为根据法律条款明确的规定,从一开始他们已经被排斥在资产归还计划之外。

委员会的意见

6.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规定行事,认为在涉及Blazek、Hartman和Krizek各位先生的有关事实显示存在着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六条的情况。
7. 根据《公约》第二条第三款(甲)项规定,缔约国有义务给予提交人有效的补救,包括让他们有机会提出一项新的资产归还或索赔要求。委员会进一步鼓励缔约国审查其有关的立法和行政做法,确保其法律或法律的实施不会造成有悖于《公约》第二十六条的歧视行为。
8. 委员会提醒指出,如同委员会先前对Alina Simunek和Joseph Adam两个案件发表的意见那样,捷克共和国在成为《任择议定书》缔约国之后,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也已承诺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之后,即予以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
9. 因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收到转送的这些意见后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还要求缔约国将委员会的意见译成捷克文并公布于众。

[提出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语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附 录

委员会委员Nisuke Ando的个人意见

请参照本人附于人权事务委员会关于Adam诉捷克共和国第586/1994号案意见之后的个人意见。

签名 [Nisuke Ando]


[提出时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审查本来文:Abdelfattah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atwarlal Bhagwati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Maurice Glèlè Ahanhanzo先生、Louis Henkin先生、Ahmed Tawfik Khalil先生、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Rafael Rivas Posada先生、Nigel Rodley勋爵、Martin Scheinin先生、Ivan Shearer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Patrick Vella先生和 Maxwell Yalden先生。
本文件后附委员会Nisuke Ando委员的个人意见。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