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854/1999号来文Wackenheim诉法国
(2002715日第七十五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Manuel Wackenheim先生(由律师Serge Pautot先生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法国

来文日 19961113(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会 2002715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代表Manuel Wackenheim先生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854/1999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通过了如下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提出的意见

1.  来文提交人Manuel Wackenheim先生是法国公民,1967212日生于法国Sarreguemines。他声称是法国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条第一款、第五条第二款、第九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一款和第二十六条的受害者。提交人由律师代理。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患有侏儒症,自19917月起参加由一家娱乐节目公司推出的所谓“抛掷侏儒”表演。演出时,提交人在穿有适当保护衣的情况下,被组织表演的设施(迪斯科舞厅)的一些顾客短距离抛掷到一块气垫上。

2.2  19911127日,法国内政部长公布了一份有关管理公共活动,特别是“抛掷侏儒”表演的通告,责令各省长利用其治安权力,要求各市镇长高度警惕其市镇中为满足好奇心而组织的一些表演。该通告明确指出,禁止“抛掷侏儒”表演的主要依据是《欧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公约》第三条。

2.3  19911025日,Morsang-sur-Orge市市长下令禁止预期在当地一家迪斯科舞厅进行的抛掷侏儒表演。19911030日提交人向凡尔赛行政法庭要求撤消这项命令。1992225日,该行政法庭作出判决,撤消了Morsang-sur-Orge市市长的命令,理由是:

“由卷内文件不能够证明,被禁止的表演会损害Morsang-sur-Orge市的公共秩序、安宁或卫生 ;只因为某些人曾公开表示反对组织这种表演,不足以预示该类表演便会给公共秩序带来混乱;即使如Morsang-sur-Orge市市长所坚持的那样,假定这种表演有辱人的尊严。也不能不顾当地的特定情况,依法下令禁止,因此,受到起诉的决定属于越权行为(……)”。

2.4  1992424日,Morsang-sur-Orge市当时的市长代表该市对1992225日的判决提出上诉。

2.5  19951027日,行政法院宣布上述判决无效,理由包括,一方面,“抛掷侏儒”是一种有损人的尊严的余兴节目,而尊重人的尊严是维护公共秩序的一部分,具有治安权的市政当局应对此予以保证;另一方面,遵守就业和职业自由的原则并不防碍该当局禁止一种可能搅扰公共秩序的活动,即使这种活动是合法的。行政法院明确指出,即使不结合当地的特定情况,也可以禁止这种余兴表演。

2.6  1992123日,Aix-en-Provence市市长也下令禁止计划在该市进行的“抛掷侏儒”表演,对此,提交人于1992320日再次提出请求,希望撤消该命令。1992108日马赛行政法庭裁决撤消Aix-en-Provence市市长的命令,理由是,有关活动不会损害人的尊严。19921216Aix-en-Provence市市长代表该市对此判决提出上诉。19951027日,行政法院下令撤消马赛行政法庭的判决,理由与前面所述的理由相同。自此,该娱乐节目公司决定停止这类活动。提交人虽然希望继续这种“抛掷侏儒”表演,但由于没有人组织而从此失业。

 

3.  提交人断言,禁止他工作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不利后果并损害了他的尊严。他声称是法国侵害其自由权、就业权、私生活权和享有适足生活水平权的受害者,而且也是一种歧视行为的受害者。他进一步指出,在法国,不为侏儒提供工作,而且他的工作没有损害人的尊严,因为尊严意味着能够找到一份工作。提交人在此援引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条第一款、第五条第二款 1、第九条第一款、第十六条 2、第十七条第一款和第二十六条。

缔约国的意见

4.1  缔约国在1999713日提供的意见中,首先认为,应立即排除关于违反第九条第一款和第十六条的申诉,因为它们与案情无关。缔约国明确指出,关于违反第九条第一款的申诉,实质上与提交人已向欧洲人权委员会提出过的关于违反《欧洲公约》第五条的申诉相同 3。缔约国认为,出于与欧洲人权委员会所援用的相同的理由,针对第九条第一款的申诉应予以驳回。缔约国指出,提交人的自由丝毫没有遭到剥夺。关于违反《公约》第十六条的申诉,缔约国明确指出,提交人没有提出任何论据,证明禁止抛掷侏儒表演会有损于他的法律人格。缔约国还肯定,这些禁止措施丝毫没有损害提交人的法律人格,因此他作为权利主体的资格根本与案件无关。相反,缔约国认为,这些禁令承认提交人有权使自己作为人的尊严得到尊重,并保证他能够切实享有这项权利。

4.2  关于违反《公约》第十七条第一款的指控,缔约国声称,提交人没有穷尽国内补救办法。缔约国认为,此来文中陈述的事实和诉讼程序与提交给欧洲人权委员会的相同,而且提交人在国家法院面前不曾指控侵犯私生活和家庭生活权,这也使来文在此不应被受理。此外,关于提交人的私生活权,缔约国补充说明,这里争论的禁令丝毫没有违反《公约》第十七条第一款。首先,提交人所声称的权利―该权利使他能够以职业为名义被公开“抛掷”―看来不属于私生活和家庭生活范畴。但也不能肯定该权利超出了私生活范围。缔约国认为,抛掷侏儒的做法是公开的,对于提交人来说是种真正的职业活动。为此,缔约国的结论是,很难以尊重私生活为由来维护这种做法。正如行政法院的推理所指出的,这种做法更加涉及到就业自由或职业和行业自由问题。其次,缔约国补充说明,就算从一种特别广泛的角度来理解此概念,承认以职业为名义被“抛掷”的做法可能属于提交人私生活权利范畴,限制这项权利也不违背《公约》第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缔约国认为,实际上,这种限制是合理的,是出于要尊重人的尊严的更高考虑。因此这种限制以一种基本原则为基础,既非不合法,也没有任意侵害个人的私生活和家庭生活权。

4.3  关于违反《公约》第二条第一款的指控,缔约国认为,该条款的规定类似于《欧洲公约》第十四条中的规定,并提请注意,欧洲人权委员会曾认为提交人在向它提出申诉时援用的这项条款不适用于此案,因为提交人没有以《欧洲公约》所保障的任何权利为依据。缔约国强调指出,本来文的情况也如此,因为提交人并未进一步证实他所声称的权利,即以被抛掷为职业的权利,可以得到《公约》的认可,或与《公约》中某项权利有关。缔约国补充说明,假定提交人想援用这些权利,那么应当提醒的是,就业自由和职业与行业自由不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所保障的权利范围内。

4.4  关于违反《公约》第二十六条的指控,缔约国强调,行政法院认为该条款中关于不歧视的规定与《公约》第二条第一款中的规定相对应,所以与第二条一样,第二十六条只能适用于《公约》所保障的权利 4。缔约国指出,由这一解释得出的结论,与前面谈及关于违反《公约》第二条第一款的指控时已陈述过的结论相同,即一名侏儒以职业为名义被抛掷的权利与《公约》所保障的任何权利都无关,因此不存在是否违反不歧视原则的问题。缔约国还补充指出,如若为推论需要而假定第二十六条中的不歧视规定适用于《公约》和国内司法所认可的所有权利,那么出现的问题是,这里争论的禁止决定是否具有歧视性。对此,缔约国断言,这项禁止决定肯定不具歧视性。按照定义,该决定只适用于患有侏儒症的人,因为他们是唯一可能与所禁止的活动有关的人,而且这项活动的侮辱性主要产生于这些患有侏儒症的人身体方面的特殊性。缔约国认为,它把侏儒与其他人区别对待,是因为这里涉及到两类不同的人,其中一类不会由于身体方面的明显理由而与“抛掷”表演有关,所以不应为此而指责它。缔约国还指出,如果涉及的问题是抛掷身材正常,即未患有某种特殊残疾的人,此种行为是否具有侮辱性,那么情况就会非常不同 5。缔约国的结论是,之所以将患有侏儒症的人与正常人区别对待,是因为他们之间存在客观上的差别,所以出于要保护人的尊严,这种区别对待的做法是合理的,且无论如何都符合《公约》第二十六条。

4.5  关于违反《公约》第五条第二款的指控,缔约国声称,提交人没有陈述任何论据,证明禁止抛掷的决定为什么违背了该项条款。缔约国认为,国家当局依据《公约》行事,很难看出在哪方面会过分限制行使法国法律所认可的权利。至于提交人可能认为,当局对人的尊严这一概念的理解过于宽泛,以致妨碍他享有就业权和从事他自由选择的活动的权利,缔约国指出,尊重人的尊严的权利不在《公约》所载的权利之列,即使《公约》中某些条款借鉴了这一概念―特别是禁止不人道和有辱人格待遇的条款。为此,缔约国断定第五条第二款在此不适用。缔约国还补充指出,就算出于纯粹的假设,这项条款在此适用,也决没有违反其规定。缔约国解释说,当局以尊重人身为理由而采取措施,并非想要过分限制就业自由和职业与行业自由。缔约国指出,这一措施以非常典型的行政治安方式,旨在让行使经济自由权与维护公共秩序的愿望之间能够调和,而公共道德是公共秩序的一部分。缔约国明确指出,这里对人的尊严的理解一点不过分,正如政府特派员Frydman 6 在其结论中所指出的,一方面,公共秩序长期以来就包含有公共道德因素;另一方面,如果使尊重人身的基本原则屈从于提交人特有的物质要求(再说这种要求并不是很普遍的现象)那么将会令人憎恶,并有损于他所隶属的整个群体。

4.6  出于所有这些理由,缔约国的结论是,来文应予以驳回,因为其中所有指控都缺乏根据。

律师对缔约国意见的评论

5.1  提交人的律师在2000619日的评论中认为,缔约国首先以行政法院于19951027日作出的两道相同的判决为挡箭牌。行政法院承认两位市长有权禁止在其市内进行“抛掷侏儒”表演,因为“人的尊严是公共秩序的一个组成部分”,甚至不必结合当地的特定情况,也不顾有关人同意演出的事实。律师提请注意来文中陈述的事实,包括两个行政法庭宣布撤消禁止表演的市政令;以及内政部长公布的通告。

5.2  律师声称,Wackenheim先生一案中,在一些原则问题上的重要决定令人失望。他指出,对法国公共秩序的传统理解包括三个部分,即良好的秩序(安宁)、安全和公共卫生。现在增添了一个第四部分―公共道德,其中包括尊重人的尊严。律师认为,二十一世纪初的这种判例重新活跃了道德观念,但其矛头指向的不是当前法国社会所容忍的诸多真正的暴力和侵犯行为,而是针对如此次要而无害的一种活动。他补充说,其作用是要认可一种新的治安权力,它有可能向所有滥用行为敞开大门。他想知道市长是否将要充当公共道德的监察官,和人的尊严的保护者;他还想知道各法庭是否将对公民的幸福作出裁决。律师指出,直到目前,法官一直可以负责保护公共道德,因为公共道德会影响公共安宁。然而,律师肯定,对于抛掷侏儒表演来说不存在这个问题。

5.3  律师维持构成控诉的各项事实,并强调工作是人的尊严的一个要素,剥夺一个人的工作,就等于贬低他的尊严。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6.1  按照议事规则第87条,人权事务委员会在审议来文中所含任何陈述之前,必须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决定来文可否受理。

6.2  尽管法国对第五条第二款()持有保留意见,但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在此未提及其保留意见,所以不妨碍委员会审查来文。

6.3  关于违反《公约》第九条第一款和第十六条的指控,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论据,指出这些指控与《公约》条款之间本质上是不相容的。委员会认为,提交人陈述的事实不能证明缔约国违反了上述条款,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针对这些条款的申诉不可受理。

6.4  关于违反《公约》第十七条第一款的指控,委员会指出,提交人从未向国家法院提出过关于侵犯私生活和家庭生活权的申诉。所以提交人没有穷尽可利用的所有补救办法。因此委员会宣布,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二款(),来文在这方面的申诉不可受理。

6.5  关于违《公约》第五条第二款的指控,委员会指出《公约》第五条涉及到各缔约国的总承诺,根据《任择议定书》,个人不得援用这项条款,将之作为一份来文的独立依据。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三条,针对该条款的指控不可受理。尽管如此,人权事务委员会在解释和应用《公约》其它条款时,仍可考虑第五条。

6.6  至于根据《公约》第二十六条对歧视提出的指控,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在其意见中指出,行政法院认为第二十六条只适用于《公约》所保障的权利。但委员会希望提请注意其判例,其中确定第二十六条不是简单地重复第二条中已陈述过的保证,而是本身规定了一种独立的权利。所以第二十六条中规定的不歧视原则不仅仅限于《公约》所规定的各项权利。鉴于缔约国没有提出其它论据来反对受理来文,委员会宣布来文可以受理,因为它似乎提出了一些涉及到《公约》第二十六条的问题。于是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二款,委员会着手审查案情。

审查案情

7.1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一款规定,根据各当事方提出的所有书面资料审议了本来文。

7.2  委员会必须决定,根据《公约》第二十六条,缔约国当局关于“抛掷侏儒”表演的禁令,是否如提交人所断言的那样,构成了歧视。

7.3  委员会提请注意其判例,其中指出,不是所有对人予以区别对待的做法都一定会构成《公约》第二十六条所禁止的歧视行为。只有当一种区别对待做法的理由不客观和不合理时,才构成歧视。本案件的问题是要明确,缔约国颁布的禁令只适用于一部分人,由此在人们之间造成了差别,这是否合理。

7.4  就本案而言,缔约国颁布的禁止抛掷表演决定只适用于侏儒(如前面2.1段中所述)。尽管如此,该禁令之所以只针对这些人,是因为他们是唯一可能被抛掷的人。因此,该禁令把侏儒与其他未患有侏儒症的人区别开来,理由是客观的,不具歧视成分。委员会认为,缔约国在本案中证明了,禁止提交人所从事的抛掷侏儒表演不是一种过分的措施,而是为保护公共秩序而采取的必要措施,公共秩序尤其会引出对人的尊严的各种考虑,而这些考虑与《公约》的目标是协调一致的。由此,委员会的结论是,缔约国颁布的这项禁令虽在提交人与其他人之间造成了差别,但理由客观且合理。

7.5  委员会知道还有其它一些活动,虽尚未被禁止,但根据与禁止抛掷侏儒表演类似的理由,是可以予以禁止的。尽管如此,委员会认为,鉴于禁止抛掷侏儒表演的理由客观且合理,而且提交人没能证实该决定具有歧视性。只因为或许有其它可以被禁止的活动这一条事实,本身不足以说明禁止抛掷侏儒的决定具有歧视性。出于这些理由,委员会认为,就本案而言,缔约国颁布的这项禁令并没有侵犯提交人依据《公约》第二十六条所享有的权利。

7.6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规定行事,认为现有事实没有表明违反了《公约》的任何条款。

[意见通过时有法文、英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法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审查本来文: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甫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巴格瓦蒂先生、路易斯·亨金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埃卡特·克莱因先生、戴卫·克雷茨梅尔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马丁·舍伊宁先生、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先生、帕特里克·维拉先生和马克斯韦尔·约尔登先生。

1 关于违反该条款的指控,提交人没有陈述论据。

2 . 关于违反该条款的指控,提交人没有陈述论据。

3 根据卷内文件,199424日,欧洲人权委员会着手审议Manuel Wackenheim先生针对法国提出的申诉。19961016日,欧洲人权委员会宣布申诉不可受理,理由是,一方面,提交人指控缔约国违反了《欧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公约》第八和第十四条(关于行使工作权过程中的歧视问题),但他没有穷尽国内补救办法;另一方面,提交人针对《欧洲公约》第五条第一款和第十四条提出的申诉在本质上不相容。

4 行政法院,Vve Doykoure, 1996415日第176399号分庭意见,

5 政府特派员Patrick Frydman的结论,RTDH1996,p.664

6 政府特派员不是行政代表。事实上是行政法院拟订判决的人之一,他应完全独立地对“案情和可适用的法律规则发表意见,还可以凭良知就如何解决提交法院的诉讼表态”。该定义由行政法院在其一项决定(CE Sect. 1957710日, Gervaise, Leb.p.467)中予以明确,并被纳入《司法法典》第L7(来源:法国文献《司法与司法机构》,2001)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