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834/1998号来文,Kehler诉德国
(2001年3月22日第七十一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提 交 人: Waldemar Kehler先生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德国

来文日期: 1998年5月5日(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2001年3月22日举行会议,

通过如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1 1998年5月5日的来文提交人为德国国民Waldemar Kehler。他声称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违反《公约》的若干条规定,使他受害。他没有由律师代理。

1.2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于1976年3月23日对该缔约国生效,《任择议定书》于1993年11月25日对该缔约国生效。该缔约国在加入《任择议定书》时对《任择议定书》提出了一项保留,主要是:“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对第五条第二款(子)项提出保留,即委员会的职权不适用于:(a) 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已经审查过的来文”。

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有两名子女,Sonja和Nina, 分别生于1981年12月30日和1983年2月20日,是他与Anita Kehler结婚后所生。提交人因事故和疾病而长期残疾,因此配偶与他分居,妻子于1995年5月29日与两名女儿一起搬出共同居所。

2.2 1995年6月12日,迪堡地方(家庭)法院发布临时命令,准许母亲在分居期间有权决定子女的居住地。1995年6月28日,法院在口头听审后将诉讼转交图特林根地方法院,因为在这之前提交人向图特林根地方法院申请将监护权判给他自己。1995年8月7日,两名子女表明她们愿意继续与母亲呆在一起,因此,图特林根法院维持迪堡法院就决定居住地的权利作出的临时安排。

2.3 1995年10月17日,提交人提出两名子女是在压力下表示的愿望,因此图特林根法院下令对两名子女作心理检查。与两名子女和父母多次的单独面谈以及所作的一些心理测验表明,上述愿望是真诚的。因此,1996年5月21日,图特林根法院确认将监护权判给母亲。提交人有权每月有一个周末以及节假日与子女在一起。提交人对这项裁决的上诉于1996年9月20日被图特林根地区高等法院驳回。1997年6月5日,迪堡法院下令提交人支付子女及其母亲的赡养费。

2.4 1997年7月18日,提交人致函图特林根法院,要求执行看望安排。法官说,法院无法执行这项判决,因为现在提交人的子女拒绝见他。1997年10月27日,在一次探访子女未成之后,提交人请求转移对子女的监护权并对母亲罚款,迪堡法院驳回这项请求。

2.5 1998年1月20日,美因河畔法兰克福地区高等法院修正监护安排,规定提交人较多的探访子女的时间,即每隔一个星期六探访一次,时间是上午11点至下午5点。法院下令双方遵守这项安排,违者罚款。1998年3月25日,联邦宪法法院驳回提交人的宪法申诉。

2.6 1998年5月25日,欧洲人权委员会宣布提交人1996年9月1日提交、1997年10月3日以第38012/97号案登记的申诉不予受理,它认为这项请求没有揭示有违反《欧洲公约》及其议定书规定的权利和自由的情况。

申 诉

3. 提交人声称,他及其子女的权利遭到侵犯,这可能会主要在《公约》第23条和第24条下产生问题。他起初着重于这样一个论点,即母亲剥夺他探访自己子女的权利构成绑架儿童罪,而国家没有执行探访权,也没有对提交人前妻提起刑事诉讼,因此存在着国家同谋的情况。最近,提交人提出,探访安排要求他在严重残疾的情况下远距离旅行去探访他的子女,构成酷刑。

缔约国关于来文可否受理的资料和意见

4.1 缔约国认为,来文显然已经在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下审议过了,因此根据缔约国保留意见的(a)段,委员会的管辖被排除。

4.2 缔约国还认为,在是否用尽国内补救措施方面大可存疑。由于联邦宪法法院没有就请求被驳回提供理由,提交人也没有向法院提出请求,因此,联邦宪法法院不接受裁决要求,对这次多方面而且旷日持久的诉讼来说,其本身不足以表明用尽了国内补救措施。

4.3 缔约国还认为来文所转交的材料和所作的声明有严重缺陷,未能具体说明请求的客观理由,它要求请提交人作进一步澄清。尤其是,缔约国争论说,提交人没有表明他要争诉的是哪些国内裁定,也没有表明提交人认为在哪些方面发生了违背《公约》的情况。

提交人对缔约国就来文可否受理问题提供的资料和意见的答复

5. 针对缔约国的陈述,提交人对最近德国在家庭问题方面的法规和司法惯例提出了多方面的意见,并提出了他与一些议员和其他人的通信,又从总的方面论述了德国和其他国家国际跨界诱拐儿童的情况,陈述了他的健康状况和病史,重申了有关他的妻子和对其他与本案有关人士的行为提出的指称。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6.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该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6.2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的论点,即在它加入《任择议定书》时提出的保留 (a)段排除了委员会审查提交人的申诉的管辖权,理由是同一事项已经由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作了审议。在这方面,缔约国向委员会告知,欧洲人权委员会于1997年10月3日宣布提交人的申诉不可受理,它认为这项请求没有表明出现了侵犯《欧洲公约》及其议定书所载的权利和自由的情况。鉴于提交人未能向委员会提供它的请求,也没有详细叙述委员会决定中的事实或推理,并鉴于《公约》在当前的问题上的较一般性的规定,因此委员会没有足够的资料决定缔约国的保留是否适用于本来文。

6.3 然而,关于提交人主要根据《公约》第二十三条和第二十四条提出的各种诉求,委员会认为,就可否受理而言,提交人没有为他的诉讼提供充分证据,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他的诉讼不予受理。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已无再论及缔约国就可否受理问题提出的其余论点。

7. 因此委员会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来文不予受理。
(b) 将本决定通知缔约国和提交人。

[决定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参加审查本来文的有下列委员会委员:Abdelfattah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atwarlal Bhagwati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Louis Henk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Rafael Revas Posada先生、Nigel Rodley爵士、Martin Scheinin先生、Ivan Shearer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Ahmed Tawfick Khalil先生、Patrick Vella先生、Maxwell Yalden先生。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