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821/1998号来文,Chongwe诉赞比亚
(20001025日第七十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Rodger Chongwe 先生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赞比亚

来文日 1997117 (首次提交)

先前的决定 (特别报告员根据议事规则第91条作出的决定,于199873日转发给缔约国)(未以文件形式印发)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01025举行会议

结束了对于Rodger Chongwe 先生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821/1998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通过如下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提出的意见

1.1  来文提交人Rodger Chongwe是赞比亚公民,生于1938102日。他声称,由于赞比亚侵犯了他依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614条应享有的权利,他成为受害者,并提出不妨参照第9条审议他的人身安全问题。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审查本来文:Abdelfattah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atwarlal Bhagwati先生、Colville勋爵、Elizabeth Evatt 女士、Pilar Gaitan de Pombo女士、Louis Henkin先生、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Martin Scheinin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Roman Wieruszewski先生、Maxwell Yalden先生和Abdallah Zakhia先生。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是13个反对党派联盟的倡导人,担任主席。他声称,他和曾担任过27年赞比亚总统的肯尼斯·卡翁达博士于1997823日遭警察枪袭受伤。提交人称,该事件发生在离卢萨卡以北约170公里外的一个城镇—— 卡布韦,当时提交人与卡翁达博士正欲出席一个拟发起不合作运动的重大政治集会。他附上了人权观察社和泛非促进人权和发展网络的报告作为其来文的一部分。

2.2  提交人说,警察向他们乘座的车辆开枪射击,前总统卡翁达受轻伤,而提交人却身负危及生命的重伤。事后,警察部队承诺警方本身将对此开展调查。据说赞比亚人权委员会也在调查此事件,但任何调查都一直未拿出结果。

2.3  他还述及了人权观察社19985月报告的第10卷第2(A)号,题为,《赞比亚,绝不是民主体制的范例》,其中用长达10页的篇幅叙述了所谓的“卡布韦枪袭事件”,文中援用目睹者的证词和医疗报告,证明确实发生过此枪袭事件。

2.4  该报告对此事件的叙述如下:

“…当卡翁达和联盟领导人Rodger Chongwe 决定乘车离去时,警察先用催泪弹,后用实弹向轿车发起了袭击,很可能想阻止他们离开。据目睹者称,这是在事先无任何警告的情况下开的枪。当天,有少数几名警察携带了AK47型步枪,警官配带着左轮手枪,还有少数几名机动队巡警手持G3型冲锋枪。大部分警察只配备了警棍和催泪弹…

2.5  卡翁达的司机Nelson Chimanga接受人权观察社的询问时说:

“…他们(警察)向轿车发射了催泪弹,一颗催泪弹径直射入了车内,因为当时我开着车窗想让车内的烟散发掉。当我们冲出烟幕时,我不得不猛打方向盘,绕过一辆企图阻截我们的警车夺路而逃;当即将驶近环型岛时,我又不得不再打一个急转弯以避开第二辆拦路警车,接着又碰到第三辆横挡在路中的警车。就在我们冲过第三辆警车时,我听到了枪声。突然,在我身旁坐着的Rodger Chongwe流出了鲜血。在车上我们设法给他包扎,但他血流不止,情况严重。因此,我们调转车头向卡布韦总医院疾驶。由于一路武装警察层层封锁,我开着车从背后绕道迂回,而后,下午约3点左右我们才离城,朝卢萨卡驶去。”

2.6  前总统肯尼斯·卡翁达对事件的叙述如下:

“赞比亚警察发射的一颗枪弹擦破了我的头顶,就是这颗子弹严重打伤了Chongwe 博士…。

这时,警察开始了真枪实弹的射击。这颗子弹擦过我的头顶,射入坐在前座上的Chongwe 博士的右耳根。我的助手Anthony Mumbi也被弹片击中受了轻伤。要不是我的护卫Duncan Mtonga 听到枪弹声敏捷地把我推向一旁,也许我早就死了,当时我根本没有听到枪声。”

2.7  当时车内乘坐的另一人是联合独立党的法律干事Mwangala Zaloumis。他在199794日向人权观察社提供的书面证词中说:

“…我们的车在三个不同地点遭到三辆警车的阻拦。大约在离党部200米的地方,总统的座车(秘书的注明:前总统的座车)遭到了枪击,一颗催泪弹射入了车内,因为车窗开着是想让由前几颗落在车下的催泪弹渗入车内的烟气散发出去。由于落入车内的催泪弹施放出的烟雾,车内一片混乱。接下来我就看见四处都是血。Chongwe 博士面颊中弹,血流如注。坐在我身边的一名警卫人员也出了血,他全身三处被弹片打伤…。”

2.8  据人权观察社的报告称,1997826日,奇卢巴总统否认卡布韦枪袭事件是政府授意下的暗杀阴谋。他说,赞比亚警察已着手进行调查,而且卡布韦的警察指挥官Nungu Sassasali已被停职。然而,总统却拒绝了对事件开展独立调查的呼吁。报告在述及了赞比亚广播公司在828日的广播中称,奇卢巴总统说政府不能对卡布韦枪袭事件表1示道歉,因为这不是政府的责任。

2.9  据上述报告所援引的赞比亚《每日邮报》,内务部长Chitalu Sampa831日宣称:

“我们被告知,一颗子弹打伤了卡翁达博士,同时这颗子弹穿透了Chongwe 博士的面颊,还是这颗子又打中了另一人的脖颈。说实在的,这怎么可能呢,因此,我们不能断然地说,他们遭到警察的枪袭。”

此外,奇卢巴总统还于1113日声称:

“这两个人没有中弹。AK47型步枪不可能留下轻微的枪伤。他们能证实这两人是被(枪弹)打伤的吗?”

其时,总统承认警察是开枪了,不过他们是朝天开枪,因为警察想驱散反对党派的集会。

2.10  提交人称,枪袭事件后,他立刻被送入了卡布韦医院。人权观察社的报告援引了卡布韦医院提交给卢萨卡常务秘书,卫生部长的伤情报告,其中说:

“…局部检查发现,右面颊被穿透,与上颈部一处开放性出血伤口相连。”

此外,提交人避难的所在国澳大利亚的圣约翰圣主医院于1997103日开具的伤情报告称:

“在颅骨皮肤表层下的软体组织内可以观察到微小的金属异物,这符合曾遭受过枪伤的说法。……在上颈部区域接近表皮层下的软体组织中可观察到一颗微小的金属碎粒…。”

2.11  人权观察社报告,他们向伦敦圣乔治医学院法医分部的Richard Shepard 医生展示了各份伤情报告、照片和人权委员会拍制的录像,以听取他的专家意见。Shepard 医生的结论如下:

“从我所看到的证据判断,可以断言,一颗枪弹打中了汽车,子弹进入车身时,在车内造成四散的碎片,犹如一群愤怒的狂蜂。卡翁达、Chongwe 和卡翁达的助手所负的伤均与此情况相符。Rodger Chongwe 先生算是幸运地保住了性命。如果击中他的弹片稍往左偏出几英寸,那他就没命了。枪弹孔显示的弹道稍偏下,表明不论是谁,必然是从该车辆的后面稍高一点的位置开的枪,差不多是卡车尾部的高度。角度表明并不是从树上或屋顶开的枪。 

2.12  人权观察社还征求了武器和弹道专家Graham Renshew 博士的专家意见。据人权观察社称,他在研究了卡翁达车上弹孔的照片、集会第二天在枪袭事发现场附近找到的子弹夹的照片,以及联合独立党声称事件后从车身上挖出来的一颗枪弹的照片之后,作出了如下解释:

“一颗子弹显然从车辆的背后穿入…。这颗子弹与弹夹是相配的…。弹头褶痕向后,表明子弹穿透了三层金属,这与其穿射的车辆相符。这有可能是一支非俄国制造的AK47型步枪,但更有可能是G3型冲锋枪或比利时FAR型枪械…。

卡翁达座车车体上的弹孔与子弹和弹夹相一致。按此线索,有可能追查到发射这些枪弹的武器。也许人们不能肯定这是一次未遂的谋杀行动,但却可以断言,车内所有的人能存活实在是命大。如果枪弹从车窗射入,那就要有人当场毙命了。子弹因金属板的隔阻而减速和叉开了。”

2.13  第二提交人提交的泛非促进人权发展网络关于卡布韦枪袭事件的调查报告在结论中称,确实发生过枪袭事件,而且应由一个国际组织对暗杀前总统肯尼斯·卡翁达的未遂事件展开调查。这份基于事件直接所涉者的见证撰写的报告表明,提交人乘坐的这辆汽车曾离开了卡布韦市中心。有证据表明,在汽车离开之前,当地的警察指挥官命令其手下警察对车开火,但并未对射击目标作出任何详细说明。这是根据警察的无线电通讯网收集到的情况。在卡布韦市郊的一个交通环型岛,一辆警车企图拦截座车。人们已经辨认出了这辆警车的车牌号码和司机。当座车司机绕开了拦截警车之后,有证据表明,两名警察站在警车后向座车开枪射击。

2.14  提交人称,19971128日当他在哈拉雷登上英航公司的班机时,机场和班机工作人员告诉他说,赞比亚政府派出了一架贵客专机在跑道上等着他。他决定不再返回赞比亚,并从那之后,他就一直居住在澳大利亚。他将不会返回赞比亚,因为他怕性命难保。

2.15  从提交人提供的情况来看,他似乎除了向赞比亚共和国司法部部长提出了索赔要求之外,没有采取步骤援用无遗国内补救办法。索赔要求是在卡布韦枪袭事件一个半月后,即19971015日提出的。提交人称,他无法获得有效的国内补救办法。

 

3.  提交人称,1997823日枪袭事件是赞比亚政府的一起未遂谋杀事件,并构成了违反《公约》第6条的行为。提交人还称,赞比亚法官们不能在不受压力的情况下履行其职责,而这也意味着违反了《公约》的第14条。他还提出了人身安全问题。他说,250万美元应为一笔合理的伤害补偿金。

委员会关于可否受理的审议

4.1  来文及随附文件都于199873日转送给了所涉缔约国。尽管委员会曾一再催问,并于199985日发出了最后一次催问,但缔约国一直没有答复委员会根据议事规则第91条提出的要求,未就来文可否受理及案情提供资料和作出评论。委员会提醒指出,《任择议定书》示明,缔约国应向委员会提供其所掌握的一切资料。委员会还对缔约国就此案件缺乏合作的态度表示了遗憾。在未收到缔约国答复的情况下,必须对提交人证据确凿的指控予以应有的考虑。

4.2  在审议来文所载申诉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87条确定,依照《公约任择议定书》是否可受理提出的来文。

4.3  关于国内补救办法援用无遗问题,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声称他无法向国内法庭投诉,而且他也得不到有效的国内补救办法。缔约国未能就此向委员会提出对这一说法的反驳,因此应适当地考虑到提交人的陈述。因此,委员会认为对来文的审理不受《任择议定书》第15条第2(b)项的阻碍。

4.4  至于提交人关于《公约》第14条行为受到违反的说法,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并未就其申诉拿出可使来文得到受理的证据,不能证明他是违反《公约》第14条行为的受害者。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条,来文这部分内容不可受理。

4.5  委员会认为提交人的其它一些申诉应根据案情的是非曲直进行审查。因此,委员会认为来文可予受理,并应毫不拖延地根据条6条第1款和第9条第1款,审查提交人申诉的案情。

委员会对案情的审查

5.1  人权事务委员会审查了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要求提交来的资料,审查了本案情。

5.2  委员会认为,第6条第1款规定缔约国有义务保护其领土内受其管辖的全体人的生命权。在本案中,提交人提出了申诉。然而,对于缔约国在毫无合法理由的情况下,动用可导致提交人遭杀害的致命武力的指控,缔约国则未能向委员会提出反驳。在此情况下,委员会认为,缔约国并没有履行其义务,保护《公约》第6条第1款所述的提交人的生命权。

5.3  委员会回顾了其法理论点,指出《公约》第9条第1款还保护被正式剥夺自由范围外的人的人身安全。1  对第9条的解释并不允许缔约国无视对属其管辖但未受拘禁者的人身安全的威胁。就本案案情看,赞比亚警察部队中的人显然以官方身份采取了行动,向提交人开枪射击,打伤了他,差点将他打死。缔约国拒绝展开独立的调查,而且事件发生已经三年多了,由赞比亚警察实施的调查一直没有结束,也不公布。非旦没有提出刑事起诉,而且似乎还拒绝了提交人提出的索赔要求。在此情况下,委员会得出结论,提交人根据《公约》第条第1款应享有的人身安全权利遭到了侵犯。

6.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规定行事,认为现有事实显示存在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6条第1款和第9条第1款的情况。

7.  根据《公约》第2条第3(a)项规定,缔约国有义务给予Chongwe 先生有效的补偿,采取充分的措施保护他的人身安全和生命,免遭任何一类威胁。委员会敦请缔约国对枪袭事件展开独立的调查,并迅速地对枪袭事件的责任者提出刑事起诉。倘若刑事诉讼的结果查明,以官方身份行事的人应为此枪袭事件和伤害提交人的行为承担责任,那么补救办法中应包括对Chongwe 先生的补偿。缔约国有义务确保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侵权行为。

8.  由于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着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2条规定,缔约国也已承诺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之后,即予以有效且可强制性的补救,所以,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此外还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本《意见》。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参见委员会1990712日在第CCPR/C/39/D/195/1985号文件中通过的关于Delgado Paez的第195/1985号意见,第5.5段,和2000320日在第CCPR/C/68/D/ 711/1996号文件下通过的关于Carlos Dias案的第711/1996号意见,第8.3段。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