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818/1998号来文,Sextus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2001年7月16日第七十二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提 交 人: Sandy Sextus先生(由律师Saul Lehrfreund先生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来文日期: 1997年4月23(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2001年7月16日举行会议,
结束了Sandy Sextus先生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818/1998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通过如下: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提出的意见

1. 1997年4月23日来文的提交人Sandy Sextus 先生是一位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国民,目前关押在特立尼达国家监狱。他声称特立尼达和多巴哥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条第三款、第七条、第九条第三款、第十条第一款、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三款(丙)项和第五款,使他成为受害者。他由律师代理。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了审查本来文:Abdelfattah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atwarlal Bhagwati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Louis Henkin先生、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Rafael Rivas Posada先生、Nigel Rodley勋爵、Martin Scheinin先生、Ivan Shearer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Ahmed Tawfik Khalil先生、Patrick Vella先生和Maxwell Yalden先生。
提交人陈诉的事实

2.1 1988年9月21日提交人因谋杀其岳母的嫌疑于当天被捕。直至1990年7月开庭审判提交人时,提交人一直被关在阿罗卡的“金色小丛林”预审候押监狱里,与其他7至11名囚徒关在一间9英尺长6英尺宽的囚室里。他没有床铺,不得不睡在水泥地上,或者旧纸板和报纸上。
2.2 在被关押了22个月之后,提交人于1990年7月23日被送交高等法院审理。1990年7月25日,陪审团一致作出有罪的宣判,并以谋杀罪判处他死刑。从这时起(一直到他减刑为止),提交人一直被监禁在西班牙港的国家监狱(Frederick街),单独囚禁在一间9英尺长6英尺宽的牢房里,房内配有一张铁床、床垫、板凳和桌子。1 在没有卫生设施的情况下,仅放置了一个塑料桶供如厕用。墙上一个直径为8英寸见方的出气孔,是囚室的唯一开口,通风透气度极差。在毫无自然光的情况下,一只日光灯(安装在囚室门外的顶上)每天24小时提供照明。由于提交人患有关节炎,除了领取食物和清倒便桶之外,从来没有离开过囚室。由于肠胃问题,提交人只得食素,然而在不提供素食的情况下,提交人只能挨饿。关于食素问题提交人曾向监察专员呈交过一份书面审诉,却从未收到过答复。
2.3 拖延了4年7个月之后,最高上诉法院于1995年3月14日驳回了提交人要求提出上诉的请求。2 1996年10月10日伦敦枢密院的司法委员会驳回了提交人要求就定罪和判罪提出上诉的请求。1997年1月,提交人的死刑改判为75年的监禁。
2.4 从那时起,提交人被监禁在西班牙港监狱一间长9英尺宽6英尺的囚室里,由于监狱内同时关押着9-12名其他囚犯,拥挤的情况造成了囚犯之间暴力冲突。在这间囚室里只配置了一张床,因此提交人只得睡在地上。一只塑料桶供如厕用,每天清倒一次,因此有时粪尿外溢。只有一个2英尺见方设有栅栏的窗户,不能充分地通风透气。囚犯平均每天被关在囚室里达23个小时,既无受教育的机会,也无工作和阅读材料。为囚犯们准备餐食的地点离囚犯们清倒粪便桶的地点仅2米远,显而易见是有害健康的。提交人一再抗议所提供的食物不能解决提交人的营养需要。

申 诉

3.1 提交人申诉的核心问题是声称司法程序过度拖延对他案子的审理以及在司法程序的各阶段他所经受的恶劣监禁条件。
3.2 关于审理的拖延,提交人提出,根据第九条第三款和第十四条第三款(丙)项,他的权利遭到了侵犯,因为拖延了22个月之后才将他送交审理。这是指从1988年9月21日他被捕当天,即判定其所犯此项谋杀罪的案发当天,直至1990年7月23日对他开庭审判之日的这段期间。提交人指称警方对他的案件几乎未展开过调查。
3.3 提交人援引了委员会关于Celiberti de Casariego诉乌拉圭、Millan Sequeira诉乌拉圭和Pinkney诉加拿大三个案件的意见3 , 其中均认定相应的拖延期是违反公约的行为。提交人根据Pratt Morgan诉牙买加总检察长的案件4 指出,缔约国有责任责成该国刑事司法系统不得长期拖延审理案件,因此该国须为本案的拖延承担责任。提交人指称,再加上警方几乎未对案件进行调查这更加剧了这种拖延的严重性,就此案件有一位目击者提供了直接的证词,还有其他三位提供了旁证。在审理期间,唯一引用的法医证据是尸体检查报告,和血样分析证明。
3.4 提交人还指控上诉法院无理地拖延了4年零7个多月才对提交人就定罪提出的上诉进行审理并驳回,系为违反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三款(丙)项以及第五条的行为。提交人援引了一些委员会认为均具有这种违反公约的相似拖延(以及其他较短期拖延)行为的案例。5 提交人宣称,曾经向上诉法院的书记、总检察官和国家安全部和监察专员提出过多次审诉。他说,直至审理申诉时他仍没收到他所要求的作证书、供词和审理法官总结的副本。提交人说,在判断拖延是否合理时,应与他被判处死刑,以及在整个过程中在无法接受的条件下遭受监禁的情况联系起来考虑。
3.5 申诉的第二部分涉及到以上所述的各种监禁条件,阐述了提交人在预审、判罪后以及目前改刑之后所经受的监禁情况。据称,国际人权组织曾一再谴责这些监禁条件违反了国际上公认可接受的最低标准。6 提交人声称,在他改刑之后,他仍在这种监禁条件之下被关押,显然违反了,除其他外,本国《囚犯标准准则》和《联合国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准则》的各项规定。7
3.6 根据委员会就第七和第十条分别作出的第7和第9号一般性评论,8 和查明监禁条件违反公约的一系列来文9 , 提交人声称,在诉讼期间的每一阶段提交人所遭受的监禁条件均违反了(不论国家发展水平如何都必须尊重的)不可侵犯的监禁条件最低标准,并因此违反了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提交人尤其提出了Estrella诉乌拉圭10 的案件,对此委员会在确定Libertad监狱是否存在有辱人格待遇的情况时,部份地参照了“对其他来文情况……确认Libertad监狱确实存在着有辱人格的待遇做法”。在Neptune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案件中11 , 委员会查明存在着与本案情极为相似的不符合第十条第一款的情况,并呼吁缔约国改善监禁的普遍条件以避免今后发生类似的违约行为。提交人援引了有关裁定极为恶劣的监禁条件构成非人道待遇的一些国际司法判例,以强调他对违反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的行为的申诉。12
3.7 最后,提交人声称还存在着涉及到第二条第三款的违反第十四条第一款的行为,因为他被剥夺了向法院申诉的权利。提交人称,在本案中,提出宪法动议的权利是无效的,因为不给予诉诸宪法动议的司法援助以及在众所周知没有一位本国律师愿意免费代理上诉的情况下,为求获得补救向高等法院提出申诉的诉讼费之高,可令人望而却步。提交人引述了Champagnie以及其他人所诉牙买加案件13 , 以阐明在没有法律援助的情况下,对于该案这样一贫如洗的提交人,宪法动议不能成为有效的补救办法。提交人引述的欧洲人权法院判例14 提出,为了有效地落实向法庭投诉的权利,可能需要为贫困的上诉人提供法律援助。提交人指出,这对被判定死刑的人尤为重要,因此,他指称,缺乏对宪法动议的法律援助其本身即构成了违反公约的行为。
缔约国就来文可否受理问题和案情的意见

4.1 缔约国于1999年9月6日来信就来文可否受理问题和案情提出了反对意见。关于预审的拖延以及审理上诉方面的拖延违反了第九条第三款和第十四条第三款(丙)项和第五款的指控,缔约国指称,在提出来文之前,提交人并未就本案提交法庭审理之前的这段扣押期提出质疑。对于这种违约行为的性质,提交人至少在审理之日即意识到这可能存在着某种违约情况,但是这一问题并未在当时或在上诉时提出过。缔约国指出,提交人不应当明知有权提出上诉却压着不提,直至几年之后才向委员会提出有关上述违约行为的指控。因此,期待提交人本应当时就以宪法动议或者向委员会提出申诉的方式寻求补救,而不是待数年之后才提出申诉的论点并不是无道理的。因此,这部分的来文应宣布不予受理。
4.2 至于有关案情拖延的声称,缔约国称,当时刚刚发生过一起未遂政变,而本案所涉的两次拖延都发生在紧接下来的几年期间,造成拖延现象,也不是无道理的。上述这段期间犯罪率增长,法院受到了很大的压力,造成了大量的积案。在及时填写完成和筹备精确的法院记录方面遇到的种种困难,造成了审理案件和审查上诉方面的一些拖延。缔约国声称,该国已经实施了一些程序改革以避免此类拖延,包括任命了审理和上诉法庭方面的新法官。增加了财政和其他方面的资源,包括计算机协助处理法庭记录文本,均意味着目前在定罪一年之内均可审理所提出的上诉。委员会应考虑到已经作出的这些改善。
4.3 至于宣称违反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的不适当的监禁条件,缔约国否认了该申诉人被判死刑之后以及目前所关押的条件违反了公约。15 缔约国提及了其他一些人就同一监狱的监禁条件提出的类似指控,对此缔约国的法院认为监禁条件是可接受的,而在根据现有的资料审议此问题时,委员会本身也未能确定究竟是否存在着违约行为。16 枢密院在Tomas 诉Baptiste 一案17 中认为,该案中不可接受的监禁条件确实违背了《监狱规则》,但并不一定就恶劣到了不人道待遇的程度,并且接受了上诉法院就此作出的裁决。缔约国提出,面对提交人缺乏凭证,笼统的指称,应当侧重参照缔约国各法院、枢密院和委员会就此作出的各种调查结果。
4.4 至于违反第十四条第一款阻碍了向法院投诉权的指称,缔约国否认存在着任何阻碍向法院投诉的行为,没有阻碍通过寻求宪法动议的方式,争取对侵犯基本权利的行为作出纠正。目前有19名判罪的囚犯向法院提出了宪法动议,因此宣称存在着任何违反第十四条第一款的说法是不正确和有误导性的。
提交人对缔约国意见的评述

5.1 提交人于1999年11月19日的文信就缔约国的意见作出了答复。关于拖延的争论,提交人指出缔约国一方面否认存在不合理的拖延,但另一方面又称,在所涉期间行政司法方面存在着常见性的问题,这种说法是自相矛盾的。提交人认为,缔约国不得不承认各类拖延是不合法的,否则的话就没有必要为避免这些拖延而作出一些改进。提交人还指出了委员会就Smart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案所作的决定18 , 认为逮捕为期两年多之后才开庭审理违反第九条第三款和十四条第三款(丙)项。
5.2 提交人提出,拖延问题不可能在较早阶段向委员会提出,因为只有在枢密院于1996年10月10日驳回了上诉的请求,至此所有国内补救办法亦援用无遗之后才行。提交人还称,总之不存在针对拖延的宪法补救办法,正如枢密院就DPP诉Tokai一案所作的裁定,19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宪法虽规定了公平审理的权利,但未规定享有尽快审理或享有某一合法时间内得到审理的权利。
5.3 关于违背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的不适当的监禁条件的指称,提交人指出,缔约国引述的枢密院就Thomas 诉Baptiste案的裁决承认,该案的申诉人被关押在拥挤和空气污浊的囚室里,并且长期得不到运动或者呼吸新鲜空气,而且当他们放风时却带着手铐。枢密院大多数成员认为,这些条件违背了监狱条例并且是不合法的,但并不一定是残酷和非人道的待遇,并阐明就此一价值观念所作的判断,得依据监狱内外的当地条件。有鉴于这一点,虽然这些条件“对于一个文明化的社会是完全不可接受的”,然而,人权组织也不能把标准订得太高,以免造成普遍违约的现象。
5.4 提交人提出,虽然枢密院大多数人同意根据第三世界“往往令人遗憾地达不到较为富裕国家公认的最低标准”这一基础上,认可较低的标准,但委员会坚持必需确立某种最低的监禁标准,不论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如何,都必须始终予以遵循。20 因此,提交人坚持认为,从根本上违背文明化社会公认不可降低的最低标准的行为,确实构成了残忍和不人道的行为。
5.5 关于诉诸法院权利的声称,提交人根据委员会就Smart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案所作的决定21 指出,在没有法律援助而无法实施宪法补救办法时,不能认为这是一种有效的补救办法提交人询问,在缔约国所述的这19桩实施宪法补救办法的案件中有多少件得到了法律援助,据他所知,大部分案件得到的是慈善性的法律帮助(这些都是当地律师通常不承接的案件)。22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6.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该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6.2 至于提交人有关拖延的声称,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有关国内补救办法尚未援用无遗的论点:因为 (1) 在审理或上诉中未提出拖延问题,和 (2) 提交人未诉诸宪法动议。缔约国未阐明,倘若在审理法院或上诉时提出拖延问题,本应可得到有效补救。至于缔约国有关提交人曾经可以而且仍可以诉诸宪法动议的论点,委员会回顾其案例裁决:为了使穷困的申诉人能够运用补救办法,必须提供法律援助。缔约国虽提供了正在运用这一补救办法的其他一些囚犯人数,但是缔约国未能表明,针对本案提交人极为贫困的具体情况,是否可运用这一补救办法。总之,关于不合理地拖延的申诉,委员会注意到,根据枢密院对有关宪法条款的解释,不存在可通过这一法律补救办法提出上述指控的情况。因此,委员会认为,第五条第二款(丑)项的规定并不阻碍对本来文的审议。
6.3 关于不适当的监禁条件违反了第七和第十条的申诉,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具体和详尽地就他所承受的监禁条件提出了申诉。缔约国没有就此作出答复,只是笼统地称提交人的申诉没有根据。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认为,提交人为了受理的目的,为上述申诉提供了足够的证据。
7.1 因此,委员会认为来文可受理,并依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一款规定,根据各当事方提出的资料,着手审查上述各项申诉的实质内容。
7.2 关于预审不合理地拖延的声称,委员会回顾了其裁决案例“凡涉及诸如人命案或谋杀案等之类严重指控案件以及在法院拒绝被控者保释的情况下,必须以尽快的方式对被告进行审理”。23 就本案案情而论,提交人是在罪案事发当天被捕的,被控犯有谋杀罪并且一直关押到开庭审判,而实际证据直接明了而且警方显然只要稍作调查即可,委员会认为,对于为何拖延22个月才开庭审判必须拿出确凿充实的理由。缔约国只是指出了在未遂政变之后的一些普遍性问题和局势不稳定的现象,并承认由此形成的拖延。在此情况下,委员会的结论认为,根据第九条第三款和第十四条第三款(丙)项,提交人的权利遭到了侵犯。
7.3 至于声称从定罪到针对上诉作出裁决,期间长达4年7个月的拖延,委员会还回顾了其案例,即第十四条第三款(丙)项和第五款所载的权利,共同规定应对审判的裁决进行毫不拖延的复审。24 在Johnson诉牙买加25 的案件中,委员会确认,除了例外情况之外,拖延4年3个月是毫无理由的延误。就本案而论,缔约国只是概述了一般的情况,解释说已经采取了补救措施,以确保在一年之内审理上诉案件,从而间接地承认了本案的拖延是过分了。因此,委员会认为存在着违反第十四条第三款(丙)项和第五款的行为。
7.4 至于提交人称其在被监禁的各个阶段中的监禁条件均违反了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的指控,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只是笼统地称该国监狱的条件符合公约的规定。然而,鉴于缔约国未就提交人所描述的监禁条件作出具体的答复,26 委员会认为既然未对此作出适当的反驳,则应认定提交人的指控有适当的可信度。至于所述的条件是否违反了《公约》,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宣称,该国法院就其他一些案件所做的判决认为监禁条件是令人满意的。27 委员会不能认为法院就别的案件得出的调查结果,是对本案提交人具体申诉的答复。鉴于对这方面证据确凿的类似申诉28 一再得出的调查结果,委员会认为上述提交人被监禁的条件侵犯了他应得到人道的待遇和尊重人固有尊严的权利,因此违背了第十条第一款。参照《公约》第十条具体针对这类被剥夺自由者情况的条款以及第七条就此类人员概括性阐明的一些内容得出的调查结果,在此没有必要对根据第七条提出的一些申诉,另行开展审议。
8. 人权委员会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和第四条规定行事,认为事实显示存在着违犯《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九条第三款、第十条第一款和第十四条第三款(丙)项和第五款的情况。
9. 根据《公约》第二条第三款(甲)项规定,缔约国有义务给予Sextus先生有效的补救,包括给予充分的赔偿。缔约国有义务改善提交人目前的监禁条件,或者将他释放。
10. 在成为《任择议定书》缔约国之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承认了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本案是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退出《任择议定书》于2000年7月27日生效之前提交审议的;根据《任择议定书》第十二条第二款,《任择议定书》仍对该国适用。根据《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已承认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之后立即给予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鉴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1 律师根据提交人的信函和1996年7月律师对在押提交人的亲自探访时的情况叙述的监禁条件。
2 关于这一日期,在聆听了诉讼论点之后,法庭拒绝了上诉的请求并确认了定罪行和刑罚。下达这一裁决书(20页)的理由在裁决作出之后不久,于1995年4月10日送达。
3 分别为第56/1979、第6/1977和第27/1978号来文。
4 [1994年] 2 AC 1 (枢密院)。
5 提交人提及Pinkney诉加拿大(第27/1978号来文)、Little诉牙买加(第283/1998号来文)、Pratt和Morgan诉牙买加(第210/1986和第266/1987号来文)、Kelly诉牙买加(第253/1987号来文)和Neptune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第532/1992号来文)。
6 提交人提及了Vivian Stern所著的《他们被剥夺了自由》(1990年)中对西班牙港监狱条件的总体分析。
7 在总体情况方面,提交人还援引了典狱官协会秘书长1995年3月5日在宣传媒介发表的讲话,讲话称,卫生条件“极端糟糕、令人无法接受且有害健康”。他还阐明,有限资金和严重传染病的传播使得典狱官的工作更为可怕。
8 自那时起,这些一般性评论已经分别由第20和21号一般性评论取代。
9 Valentini de Bazzano诉乌拉圭(第5/1977号来文)、Buffo Carballal诉乌拉圭(第33/1978号来文)、Sendic Antonaccio诉乌拉圭(第63/1979号来文)、Gomez De Voituret诉乌拉圭(第109/1981号来文)、Wight诉马达加斯加(第115/1982号来文)、Pinto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第232/1987号来文)、Mukong诉喀麦隆(第458/1991号来文)。
10 第27/1980号来文。
11 第523/1992号来文。所述的条件(并未遭到缔约国反驳)包括9英尺长6英尺宽的囚室,关押着6至9名同室囚犯、配备3张床铺、无充分的光源、每2至3周放风半小时和无法入口的食物。
12 在欧洲法院:希腊案件12 YB 1 (1969)和塞浦路斯诉土耳其(Appln. 第6780/74和6950/75号);津巴布韦最高法院:Conjwayo诉司法、法律和议会事务部长及其他人。(1992) 2 SA 56,Gubay CJ for the Court。
13 1993年3月18日宣布予以受理的第445/1991号来文。
14 Golder诉联合王国[1975] 1 EHRR 524和Airey诉爱尔兰[1979] 2 EHRR 305。提交人还列举了委员会就Currie诉牙买加(第377/1989号来文)的意见,即凡出于公正利益的需要,应当向被定罪的申诉人提供法律援助,以便就刑事审理中的违法行为诉诸宪法动议。
15 缔约国未提及预审监禁条件。
16 参见关于Chadee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813/1998号来文)大多数人的意见。
17 [1999] 3 WLR 249。
18 第672/1995号来文。
19 [1996] 3 WLR 149。
20 Mukong诉喀麦隆(第458/1991号 来文)。Lord Steyn就Thomas和Hilaire一案提出的分歧性裁决意见与此类同。
21 同前引书。
22 提交人称,凡宣判了死刑执行令之后,即可提供免费的法律代理。
23 Barroso诉巴拿马(第473/1991号来文第8.5段)。
24 Lubuto诉赞比亚(第390/1990号来文)和Neptune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第352/1992号来文)。
25 第588/1994号来文。
26 就缔约国所提及的Chadee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第813/1998号来文)案中,缔约国未提供详细案情,而委员会大多数成员最终认为,委员会无法作出是否存在着违反第十条的结论。
27 这些案情将宪法的条款解释为类似于《公约》第七条的规定,因此可能只会对目前按第七条提出的申诉所做的评审产生影响,但并不影响第十条所载的不同标准。
28 参见例录,Kelly诉牙买加(第253/1987号来文)和Taylor诉牙买加(第707/1996号来文)。

附 录

委员会委员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根据议事规则第98号提出的个人意见:
我谨想就第9段表达个人意见,本人认为该段应撰写如下: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条第三款(甲)项规定,缔约国有义务给予Sextus先生有效的补救,包括给予充分的补偿。缔约国还有义务释放提交人。”

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 (签名)

[提出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西班牙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