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813/1998号来文: D. Chadee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1998年7月29日第六十三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撰文人: Dole Chadee等(由伦敦Kingsley Napley律师事务所David Smythe先 生代表)

受害人: 撰文人

缔约国: 牙买加

来文日期: 1998年4月1日(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1995年10月18日举行会议,

结束了对Dole Chadee等人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撰文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813/1998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撰文人、其律师和缔约国提出的所有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通过其意见如下。

1. 来文撰文人为Nankissoon Boodram (Dole Chadee)、Joel Ramsingh、Joey Ramiah、Ramkalawan Singh、Russell Sankeralli、Bhagwandeen Singh、Clive Thomas、Robin Gopaul和Stephen Eversley。撰文人均为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人,目前被拘留在特立尼达国家监狱死囚室中。他们首次声称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违反《盟约》第14条的受害人。他们由英格兰伦敦Kingsley Napley律师事务所David Smythe代理诉讼。

撰文人陈述的事实

2.1 1994年1月10日,住在Williamsvill的Baboolal一家四人被谋杀。1994年5月13日至15日期间,撰文人涉嫌谋杀而被逮捕。1994年7月21日开始进行初步调查,1994年9月30日调查结束,决定对撰文人以及另一名被告Levi Morris进行审讯。1994年11月1日,Dole Chadee提出一项紧急动议(因审讯前的宣传而提出),该项动议于1994年11月15日被驳回。1995年1月20日,上诉法庭驳回Chadee的上诉。1995年4月10日,Chadee获准向枢密院提出上诉,枢密院驳回就1996年2月19日紧急动议提出的上诉。

2.2 1996年6月10日,在Chaguaramas巡回法庭开始进行审讯。审讯在一座经改建的建筑物中进行,在此之前,该处仅作过一次法院之用,审讯期间有许多保安人员。撰文人要求长期推迟诉讼,理由是审讯前进行了大量反面宣传,对他们进行审讯会构成滥用司法程序。此项申请被驳回。依照大约一个月之前颁布的《陪审团法案》修正案,允许陪审团在宣誓就职之前对所有潜在的陪审员进行宣誓审查。陪审团的选择于1996年6月17日开始,法官于1996年6月28日指令应召补足陪审员缺额者进行祈祷,1 此后,7月12日完成陪审团的选择。1996年7月15日,驳回了基于任何审讯都是滥用司法程序的理由而要求长期推迟审讯的申请。

2.3 1996年6月10日,传讯了撰文人的共同被告人Levi Morris,他对四项谋杀指控供认不讳,并因每项指控均被判处死刑。后来随即提出并宣读了有条件赦免,将对他宣判的四项死刑减刑为无期徒刑。赦免有一项条件,即他必须承诺依照他自己1996年6月4日的陈述,为检方提供证据,而且该项陈述必须真实无误。

2.4 1996年9月3日,撰文人被判定犯下谋杀Baboolal一家四人之罪。他们全部被判处死刑。1997年5月16日,上诉法院驳回其上诉。1998年4月1日,伦敦枢密院司法委员会拒绝允许他们提出上诉。因此,据称他们已用尽国内所有补救办法。

2.5 审讯时,检方提出的案情是,1994年1月10日凌晨2时,一伙头戴面罩的武装匪徒闯入住在Williamswille的Baboolal家,谋杀了这一家四口人(父亲Deo、母亲Rookmin、儿子Hamilton和女儿Monica)。检方提出证据指出,Dole Chadee组织了这次袭击,除Dole Chadee外,其他撰文人从Dole Chadee的农场分乘四辆汽车执行这次袭击。他们携带枪支和大捶。Ramkalawan Singh和Sankeralli开两辆汽车到达距离Baboolal家大约一英里之处,其他人进行了袭击。两个孩子(Osmond和Hamatee)从家中逃走。然后,袭击小组开车前往会合地点,车上的牌照已经取下。检方案子的主要依据是同谋犯Levi Morris提供的证据以及同谋犯Clint Huggins提供的证词,2 他在审讯开始之前已死亡。法官就该事项举行预先讯问之后,允许将Huggins的证词作为证据。还诱导证人提供了指纹证据。

2.6 被告否认与谋杀案有任何牵连,宣称对他们提出起诉是警察、涉嫌的同谋犯以及其他证人阴谋诬告他们,因为这些人认为Chadee是国际毒品贩子,是一伙谋杀犯的头目。据称指纹证据表明在一辆汽车破损的前方牌照上有Ramsingh的部分指纹,他们对此提出异议。

申诉

3.1 撰文人声称,审讯前的负面宣传使得审讯具有偏见,对他们不利。持续广泛的宣传暗示Chadee是臭名昭著的毒品大亨,因国际贩毒而受通缉。这种宣传还意味着参加对Chadee执行的法律程序的证人和其他人员面临被杀害的危险。他们指出,宣传造成的偏见极为有害,具有持久的影响,任何法庭都无法保证对被告进行公正的审讯。他们还指出,审讯法官可运用的手段,譬如审查潜在的陪审员和强有力的司法警告,都无法在必要的可信程度上消除这种偏见。他们又声称,上诉法院的诉讼程序因诬蔑撰文人的长期宣传而受到影响。他们指出,检察长和公共检察署长应该采取措施阻止有偏见的宣传,他们应该意识到这种宣传会影响审讯的公正性。

3.2 撰文人声称,陪审团的选择有缺陷。他们指出,对每个陪审员进行了审查,以确定负面宣传对他们产生了多大影响,因而,可以明显看出,无法组成一个不偏不倚的陪审团。从卷宗中可以看出,被告以正当理由成功地反对169名潜在的陪审员就职,并运用了36项绝对回避权。选择陪审团的过程耗时14天。律师指出,审查潜在的陪审员时出现的证据以及提出的大量异议表明,对撰文人、尤其是Dole Chadee的偏见十分普遍,而且根深蒂固,社区中没有一个阶层未受偏见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撰文人还指出,法官否定被告有权以正当理由反对若干潜在的陪审员,这违反了法律规定,从而迫使他们耗用有限的绝对回避权,因此,陪审团中有人持有偏见或可能持有偏见。他们指出,在现有的小组人员全部被排除之后,为选择新的陪审员所采用的程序有缺陷,违反法律规定,所以审讯无效。他们指出,法官不应该下令传召补充人员,而应撤销已选择的陪审员,将案件送交下一期巡回法庭,以传召人数更多的新的陪审员候选人。

3.3 撰文人声称审讯不公平,对他们有偏见。他们指出,法官允许向陪审团宣读同谋嫌犯Huggins的证据,因为他在审讯前已死亡。律师宣称,从未就该证人所得到的豁免进行盘问,因为在预审获取其证据时未向被告方透露已给此人豁免。

3.4 他们还指出,法官允许在陪审团面前听取传说的证据,而并未向陪审团说明应如何分析此种证据。撰文人还指出,法官未指示陪审团,不应考虑检方在审讯时传召的一名科学人员的证据,因为所提出在一辆汽车中发现血迹的证据未经过鉴定,是具有偏见的证据。

3.5 律师还宣称,总结讲话时存在严重偏差。尤其是,据称法官未充分提醒陪审团注意检方专家就车牌上的指印提出的证据与被告方专家就同一事项提出的证据两者间的差异。他们认为这一差异特别重要,因为除同谋犯提供的证据之外,这是将被告Joel Ramsingh与谋杀案相联系的唯一证据。此外,如果陪审团接受代表被告所提出的证据,就会否定同谋犯提供的证据,从而否定检方的案子。据称法官也未妥善指示陪审团应如何看待同谋犯提供的证据,而且未提前陪审团注意证据中的相互矛盾之处。

3.6 他们还指出,检方律师对陪审团作最后发言时,有一些煽动性的言辞,企图重新煽起宣传所导致的偏见,引起人们对Dole Chadee的愤恨。他们指出,法官未阻止检方律师发表这种讲话,而且未发表任何适当补救指示。

缔约国的意见

4.1 缔约国在其意见中指出,提出指控的事项不构成违反《盟约》第14条或任何其他条款。缔约国回顾指出,撰文人已向上诉法庭和枢密院司法委员会充分提出控告。缔约国指出,证明撰文人罪行的证据在事实方面没有矛盾,因此,不能说陪审团的判决不合法。

4.2 关于撰文人就法官向陪审团的指示所提出的指称,缔约国提及委员会的裁决,即通常不应由委员会、而是由缔约国的上诉法院来审查法官对陪审团的具体指示。因此,缔约国认为,依照《任择议定书》第3条,来文的这一部分应不予受理。

4.3 此外,关于法官对接纳证据的处酌权,缔约国认为,通常应由上诉法院来审查这种处酌权,如果不存在明显的专横行为或拒绝司法行为,应宣布来文的这一部分不符合《盟约》规定,不应予以受理。

4.4 撰文人指出,鉴于审讯前的宣传,审讯法官应延缓诉讼程序,对此,缔约国指出,《盟约》第14条规定,判定对任何人提出的刑事指控时,人人有资格由一个合格的、独立的和无偏倚的法庭进行公正的审讯,而不是有资格完全免除被作出这种判定。缔约国解释指出,该国立法规定,只有在确定不可能组成一个不偏不倚的陪审团时,才允许延缓诉讼程序。律师提出,因为难以保证进行公平审讯,所以应延缓审讯,缔约国对此提出异议。缔约国指出,如果审讯前有大量宣传,该案即属于此种情况,法官有责任采取其认为必要的步骤,确保进行公平审讯。缔约国指出,法官在此案中正是这样做的。因此,12名陪审员宣誓就职,他们公正、无偏见,完全有能力对撰文人进行公平审讯。在这方面,缔约国认为,延缓审讯会使撰文人超越法律。撰文人认为,公共检察署署长应采取行动阻止负面的宣传,对此,缔约国认为,这项指控与撰文人是否受到公平审讯无关。

4.5 关于撰文人认为选择陪审团存在问题的指控,缔约国提供了审查所选定十二名陪审员过程的资料,并指出,不可能说审讯该案的陪审员有偏见。缔约国指出,撰文人指控的依据是审讯前进行了宣传,所以任何陪审员都可能存在无意识的偏见。缔约国认为,在陪审员不存在偏见的情况下,此种指控并不能导致人们认为审讯不公平或法庭不公正。缔约国还指出,撰文人基于法律的技术性因素对选择补充陪审员的程序提出指控,上诉法院已驳回其指控。缔约国指出,这不可能妨碍审讯的公正性。

4.6 关于不应该接受使用Huggins的证词的指控,缔约国指出,初步调查时,该证人在治安法官面前提供了宣誓证词,并经治安法官核准,由检方律师作了广泛盘问。撰文人指出,初步调查时,他们未获悉检方已向Huggins提供豁免,对此,缔约国提到上诉法院的裁决,并认为这并未使被告方失去充分盘问的机会。缔约国还指出,审讯开始时进行了预备讯问,其中包括听取被告方索取的证据,以便否定Huggins的证词;此后,法官允许宣读此项证词。法官的裁决考虑到国家承诺在陪审团面前调查Huggins的可信度而传召被告方要求的所有证人,并考虑到这些证人都已出庭并提供证据。

4.7 撰文人声称法官允许使用传闻的证据,缔约国指出,此种传闻证据并不违反《盟约》第14条或任何其他条款。缔约国还指出,被指控的证据是被告方盘问证人Morris时所寻求的证据。缔约国认为,审讯法官允许有经验的辩护律师在盘问时对检方证人提出完全恰当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取得的答复不会使审讯变为不公平。恰恰相反,如果法官限制此种盘问,在某些情况下倒会导致不公平。

4.8 关于专家就Mazda汽车上所发现血迹提供的证据,缔约国指出,被告方对于谋杀案中曾使用这辆汽车这一点从未提出异议。因此,缔约国提出,这项证据不可能剥夺撰文人得到公平审讯的机会。

4.9 关于检方最后的发言,缔约国指出,不论这种发言如何具有煽动性,都不会使撰文人失去受公平审讯的机会。缔约国指出,依照检方的案子,这项发言中的所有内容都是有根据的。此外,法官指示陪审团不考虑检方提出的某些提议。缔约国还指出,对撰文人进行辩护的理论依据是有人阴谋诬告Chadee,因为他被认为是毒品大亨。据说这是与检方最后发言中企图恢复审讯前的宣传最直接相关的内容。

4.10对于总结讲话中有误导的指称,缔约国认为,撰文人的任何指控都不能证明审讯不公平或剥夺《盟约》所规定撰文人的权利。

律师的评论

5.1 律师在评论中重申,撰文人未得到公平审讯,因为允许在经过宣传的情况下进行审讯,而且允许传唤不充分和不可信的证据。他强调,撰文人的指控内容包括上诉法院和枢密院司法委员会作出的决定。律师强调指出,与缔约国可能存在的想法相反,被告不需要提出确证,国家负有据证的责任。由于涉嫌违法第14条,因而对他们的判决并不可靠,撰文人认为,他们有资格获得有效的补救,即立即获释。

5.2 律师在一份补充来文中提出新的指称,即指称违反《盟约》第6、第7和第14条,并指出,对定罪后即判予死刑者的刑事法律和刑事司法制度具有歧视性和主观性,国家出于政治目的进行操纵。在这方面,律师指出,依照枢密院对Pratt & Morgan案作出的裁决,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被判处死刑的人员可分为两类:其上诉被加速审理的人员,不得因时间的消逝而推迟处决;其上诉获准依正常程序审理的人员,可能因时间消逝而推迟处决。律师指出,总检察长出于政治方面的有利条件而对是否加速审理作出决定。

5.3 据称迄今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尚未处决死刑犯,但是,有明显证据表明对撰文人进行“突击审理”,可能无法依Pratt & Morgan案裁决阻止对他们执行死刑。在这方面,律师指出,判决八个月后就受理了撰文人的上诉,而对其他上诉则拖延很久,长达一年七个月至三年十个月。律师提到新闻剪报,指出有足够证据表明总检察长将撰文人、特别是Dole Chadee作为目标,以期实现尽快恢复处决的目的。律师指出,这种做法违反《盟约》第6条以及第7条,因为特意选择并将撰文人作为目标而确保处决他们的做法是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

5.4 律师提出第二条补充指称,认为撰文人被逮捕后受到非人道的拘留条件,这违反了《盟约》第7条。他提到Dole Chadee、Joey Ramiah、Joel Ramsingh、Bhagwandeen Singh、Russell Sankeralli和Robin Gopaul填写的问题单,这些问题单都证实监狱中的医疗待遇不良,卫生设施不足,食物糟糕,引水受污染,囚室通风不足,没有自然采光。他还指出,每星期只允许他们放风晒太阳不足一小时,但放风时他们无法活动,因为都带有手拷。

5.5 此外,律师代表Russell Sankeralli指称,对他的判决没有足够证据,因为证人都没有提出证据表明他在场时,涉嫌的阴谋透露程度使其了解将发生什么事情。据称,无人给他枪支,他驾驶汽车离开现场时不了解其他人的意图。审讯时,法官驳回无案可审的提呈案。律师确认,上诉时未提出这一点。

缔约国提出的进一步意见和律师的评论

6.1 缔约国1998年7月6日的说明中指出,撰文人律师在向委员会提出最初来文后第68天在其对缔约国意见的评论中提出了新的指称,缔约国必须作出答复,否则这些指称即被认为可受理。缔约国指出,提出这些新指称的目的是蓄意推迟委员会对该案的审议,因为这些指称中涉及的事项本可在最初来文中提出。在这方面,缔约国指出,若要审议人权事务委员会的任何建议,政府须在缔约国对来文作出答复后六个月内收到委员会的意见。

6.2 律师指称,快速审理撰文人的上诉违反《盟约》第6、第7和第14条,对此,缔约国提到枢密院对Pratt和Mogan一案裁决中所确定的时间范围。依照这项裁决,上诉法庭必须在判决后一年之内审理有关死刑的上诉并作出判决。缔约国强调指出,这些都是宪法标准,据此制订了措施简化死刑案的审理程序,以期确保根据适当的法律程序,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完成上诉程序。

6.3 缔约国指出,所有案件都迅速审理,并没有发生突击审理个别案件的情况。据说,有些案件审理时间较短,这是每个案件的具体案情所决定的。在这方面,缔约国解释指出,拖延的主要原因是未获得书面判决。缔约国指出,1996年以来,审理一个上诉案的时间为3个月至12个月不等。缔约国认为,指称将撰文人作为目标对其加速进行审理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因为判决至上诉为8个月的时期符合目前法庭依照Pratt和Mogan案裁决所实行的一般时间范围。

6.4 关于拘留条件构成违反《盟约》第7条的指称,缔约国否认发生过违反此条的情况。缔约国指出,撰文人被关押在Port of Spain的Royal监狱,该监狱条件清洁卫生,提供适当的食品、清洁用水、医疗护理和娱乐设施,符合国际准则。缔约国解释说,每个死刑犯都有自己的标准囚室,宽六英尺,长九英尺,高十英尺。每个囚室均有一张单人床,配有床垫和枕头,并有一张小木凳。囚室的间隔方式可使囚犯相互交谈。囚室温暖干燥,没有潮气或积水。囚室通风良好,因为每间囚室墙后上方都有一个通风口(长2.5英尺,宽1.5英尺),可让外部空气进入。监狱分区通道装有吊扇,可使各牢区通风。各分区都设有淋浴和厕所装置,允许每个囚犯每天使用这些设施一次。据指出,向所有囚犯提供了基本卫生用品。允许囚犯一日三次于上午、中午和晚上倒便桶。允许囚犯一日两次于上午和晚上锁门之前灌满水罐。如果水已用完,囚犯提出要求,则允许其再次灌水。

6.5 缔约国指出,星期一至星期五,每个死刑犯每天至少可以离开囚室一小时,晒太阳和活动。公共假日和周末时,监狱工作人员上班人数很少,因此,没有足够的警卫人员值班监督囚犯活动。此外,如果天气不好,有安全警报,或工作人员人数不足,也不能让囚犯离开囚室。缔约国解释指出,Royal监狱有两个活动场地。主要的活动场地有2 289平方英尺可供使用,另一个场地有799平方英尺。囚犯去活动场地时,每人都有一名警卫人员陪同。另有一名警卫人员负责监督活动场地上的所有囚犯。囚犯都双手向前戴有手拷。缔约国指出,以往曾发生囚犯攻击警卫或其他囚犯及试图逃跑的事件,死刑犯都被认为出事风险较高,为了安全起见,活动期间不取下他们的手拷。缔约国解释说,囚犯只有在离开监狱分区时才戴上手拷。

6.6 缔约国指出,囚犯的食物营养平衡,监狱炊事员在Chaguaramas酒店学校受过训练。早餐通常包括牛奶、茶、咖啡或可可加上粥类或面包以及黄油、奶酪、鸡蛋、果酱、腌牛肉、沙丁鱼、蔬菜或青豆。午餐为羊肉、猪肉、肝、鸡肉或鱼,配上米饭和青豆或其他豆类或蔬菜。晚餐与早餐相似,但有时加上蔬菜和面包。还向囚犯提供果汁、酸模汁或mauby等饮料。经监狱医生处方,向囚犯提供特别饭食。监狱食堂出售食品。囚犯亲属每星期至多可在食堂购买200美元食品给囚犯。

6.7 缔约国指出,监狱四处张贴监狱规则。所有死刑犯都有权享受一天三餐,每周两次亲属探访,每次可带四本书(亲属每星期可带新书),每天六支香烟(如由亲属提供),经要求后提供书写纸。囚犯每星期最多可向亲属写两封信,给律师以及调查员等官员写信不受限制。每天分发报纸,每天上午6时至9时分区有无线电广播。

6.8 向每个囚犯分配两名福利员。一名医务人员每天前往分区两次,处理轻微的病痛并发放处方药品。监狱医务干事每天视察监狱。此外,监狱医生每两个星期到囚室对囚犯作医疗检查。

6.9 关于代表Sankeralli先生提出的补充指称,缔约国指出,指控事项并不构成违反《盟约》第14条或任何其他条款。缔约国提到委员会的裁决,并指出,现在提出的问题在上诉时并未提出,虽然撰文人当时由一名知名高级律师作代表。

7.1 对于缔约国提到其就申请书作出的指示,以及缔约国必须在六个月内提出意见以便政府进行审议的说法,撰文人律师在评论中提出异议。律师指出,这些指示在国内和国际两级都不合法,因为未经议会核可。律师指出,这些指示是“现政权典型的独裁和非民主技俩”。在这方面,律师还提到缔约国已退出《任择议定书》以及《美洲人权公约》。

7.2 关于撰文人在加速上诉程序方面受到歧视的宣称,律师对缔约国关于已开展行政、司法和立法改革的说法提出质疑。他指出,这方面唯一的司法活动是听取关于执行死刑的紧急动议。律师宣称,缔约国提供的统计数据“不实并具有倾向性”,其中不包括因行政照顾而推迟上诉的死刑犯。律师指出,司法制度存在固有的缺陷,因此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实施死刑具有歧视性,有时也变化无常。

7.3 律师否认撰文人试图通过拖延来操纵司法程序。他指出,与关押在特立尼达的撰文人联系困难重重。

7.4 关于监狱条件,律师重申以往的指控,并指出,缔约国承认囚室中除了便桶外,没有其他卫生设施,更不用提窗户或亮光。律师指出,通风孔肯定不足以在当地气候中提供足够的新鲜空气。律师指出,缔约国承认,每星期只允许囚犯有五小时晒太阳和活动,遇到公共假日、天气不佳或有安全警报,这种时间就更短。律师的结论是,这意味着撰文人周末至少被关押在囚室中48小时。律师不同意缔约国关于拘留条件的说明,认为撰文人说明的拘留条件是真实的。

委员会审议的问题和程序

8.1 人权事务委员会在审议来文中的任何声称之前,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依照《盟约任择议定书》来决定是否可以受理该项来文。

8.2 委员会依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a)项规定,已确定该事项未经由另一国际调查程序或解决程序进行调查。

8.3 关于撰文人就法官进行审讯、接受证据、对检方最后讲话的处理以及对陪审团的指示的声称,委员会提及其先前的裁决,并重申通常不是由委员会、而是由缔约国上诉法庭来审查法官接受证据以及对陪审团的具体指示,除非可以确定对陪审团的指示或进行审讯时明显具有武断性或构成执法不公。委员会面前的材料未表明审讯法官的指示或行为存在这些问题。因此,依照《任择议定书》第3条,来文的这一部分不符合《盟约》条款,不可受理。

8.4 律师就Russell Sankeralli的判决提出补充指称,声称对其判决的证据不足,对此,委员会重申,事实和证据通常由缔约国法庭来评估,而不是由委员会评估,除非可以确定评估明显具有武断性或构成执法不公。委员会面前的材料未表明审讯法官的指示或行为存在这些问题。因此,依照《任择议定书》第3条,来文的这一部分不符合《盟约》条款,不可受理。

9. 委员会认为,撰文人的其余指称可予受理,并开始审查案情。

10.1撰文人声称,由于(a) 审讯前的宣称和(b) 陪审团的选择过程,他们未获得公平审讯。委员会指出,审讯前有广泛的宣称,为此,缔约国修订了法律,让被告方审查潜在的陪审员,以便确定审讯前的宣传对他们的影响是否达到具有偏见的程度。陪审团的选择长达14天,被告方以正当理由成功地反对169名潜在的陪审员任职。最后,十二名陪审员宣誓就职。委员会认为,在这种情况下,缔约国采取了适当措施,防止审讯前的宣传导致审讯不公正。被告方反对陪审员任职的要求未全部获准,这并不表明法官未妥善履行职责。关于通过补充候选人选择陪审员的进程,委员会提到其裁决,即应由缔约国法庭、而不是由委员会来审查国内法的实施,除非可以明显看出实施国内法显然具有武断性或构成执法不公。本案不属于此例,因此委员会裁定,委员会面前的事实不表明违反《盟约》第14条。

10.2撰文人还指称,对他们的上诉加速进行审理,目的是保证将他们处决,这违反了《盟约》第6、第7和第14条,对此,委员会注意到律师和缔约国提供的有关统计数据。在这方面,委员会回顾指出,依照《盟约》第14条第(3)款(c)项和第(5)款规定,缔约国有义务保证审理上诉案时不得有不当延误。然而,委员会应审查,在审判至审理上诉的时期内,被告方是否有充分时间准备提出上诉。委员会审查面前的资料之后,认为这些资料未说明本案的这一时期不足以使被告方律师准备提出上诉。因此,委员会裁定,委员会面前的事实不表明在这方面违反了第6、第7和第14条。

10.3 Dole Chadee、Joey Ramiah、Joel Ramsingh、Bhagwandeen Singh、Russell Sankeralli和Robin Gopaul提供了关于其拘留条件的资料。缔约国对撰文人的指称作了解释,并指出,撰文人的拘留条件未违反《盟约》规定的标准。委员会依照面前的资料,无法裁定违反《盟约》第10条。

11.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照《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规定,认为委员会面前的事实未表明违反《盟约》任何条款。

[以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通过,英文本为原文。后来并以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印发,作为委员会提交给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1 这是一项古老的普通法制度,如果许多潜在的陪审员遭到反对,无法组成12人陪审团,可以让该地区旁观者和民众来补充人数,组成陪审团。

2 有人暗指,他的藏身之处安全保密,可以保护自己,但是,他感到无聊而外出,结果遭谋杀。

附录

E. Klein和D. Kretzmer(持部分不同意见)的个人意见

1. 在本案中,撰文人对监狱中向他们提供饮水的质量提出了具体指控。Robin Gopaul提交的问题单中指出:“饮水取自水箱,常常是棕色的。在本狱区工作的监管人员从来不喝这种水。”同样,Russell Sankeralli在问题单中指出:“我用二公升的罐子装水,每天可装两次,水很肮脏,而且(作者)有铁锈和泥土味。监管人员自吹不必喝这种水,他们从狱区以外获得特别饮水。”缔约国在答复这些详细指控时,仅仅表示水是清洁的。

2. 委员会历来都裁定,如果来文撰文人提出关于违反《盟约》所规定权利的具体指控,缔约国不得以简单的全盘否定来驳回这些指控。缔约国必须就案件的细节作出解释,并在其能力范围内尽力表明这些指控毫无依据。在本案中,缔约国可以详细说明对撰文人被关押狱区的犯人供应的水来自何处以及水质如何。它还可以提供证据,说明监狱监管人员和犯人的饮水取自同一水源。缔约国没有这样做。因此,应该在适当程度上相信撰文人关于饮水的指控。这些未受驳斥的指控证明,缔约国违反了《盟约》第10条第1款所规定的撰文人的权利。

Eckart KLEIN (签名)

David KRETZMER (签名)

[原件:英文]

Sheinin先生(持不同意见)的个人意见

1. 委员会无法就即将被处决的九名撰文人提出的来文的案情达成协商一致意见,我对此深感遗憾。我的不同意见涉及两个不同的问题,(a)监狱条件,(b)审讯的公正性。

(a) 死囚室的条件:违反第10条第1款

2. 我认为,意见第5.4段和第6.4段开头部分应改为:

5.4. 律师提出了第二项补充指称,他指出,对这九名撰文人都违反了《盟约》第7条,因为他们被捕后遭受不人道的拘留条件。他提到Dole Chadee、Joey Ramiah、Joel Ramsingh、Bhagwandeen Singh、Russell Sankeralli和Robin Gopaul填写的问题单,其中部分是关于撰文人待遇的个别详细资料,部分是和所有撰文人相关的死囚室的条件。这些指控涉及下列方面:医疗待遇不良,关于医疗护理的具体要求遭拒绝,向被囚禁者供水的水箱污染,水是棕色的,囚室没有自然光线,通风不足,有虫子,经常进行恫吓性搜查,卫生和排水设施不足,食物糟糕、甚至已经腐败。他还指称,撰文人已数星期、甚至数月未获准离开囚室,他们至多每星期离开囚室一次。

6.4. 对于因为拘留条件而违反《盟约》第7条的指称,缔约国否认发生过违反行为。缔约国提交意见的这一部分全面否定了代表所有九名撰文人提出的指控以及关于Royal监狱状况的详细说明。关于问题单中提供的资料,缔约国答复指出,这些资料大多不正确,即便这种资料准确,也并不构成违反第7条。[……]

3. 因此,应该通过意见第10.3段如下,裁定违反第10条第1款(但未违反第7条):

10.3. 撰文人提供了关于其拘留条件的详细资料。这些具体状况涉及影响到所有九名撰文人的条件,并涉及对填写问题单提供此种具体资料六名撰文人的个别待遇。缔约国对撰文人的指称作了说明,指出撰文人的拘留条件未违反《盟约》规定的标准。然而,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未就撰文人的指称、特别是关于缺乏治疗和饮水污染的指称作出详细说明。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裁定面前的资料表明对所有九名撰文人违反了《盟约》第10条第1款。

4. 我的裁定产生的后果是撰文人有权得到有效的补救,包括将死刑减刑。

5. 第6.4段至第6.8段对缔约国的答复作了广泛的释义性表述,虽然这一答复详细说明了监狱中的条件,但并没有对关于非人道待遇的具体指称作出实际答复。譬如,对于饮水质量和获得医疗服务的机会,撰文人分别提供了详细资料,如果这些资料不实,缔约国只要提供化学师关于水质分析的报告和医生关于到死囚室若干次巡视的报告,就可以轻而易举地予以驳斥。没有提供独立来源所提出的任何资料,缔约国就有关饮水的指称作出的答复主要只有两个字:“清洁”。

6. 撰文人分别就拘留条件提出了详细指控,考虑到他们和缔约国都可以提供独立专家所提出的资料,所以撰文人已证实其指称,即缔约国若要驳回这些指称,就必须提出客观的证据。此外,Harold Elahie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案(第533/1993号来文)和Clyde Neptune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案(第523/1992号来文)中的囚犯被拘留在同一监狱(虽然不是在死囚室),他们的部分指控内容相同,委员会据此裁定违反了第10条第1款,这一事实可证实撰文人关于监狱条件的说法。在Balkissoon Soogrim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案(第362/1989号来文)中,委员会裁定对同一监狱中的一名死刑犯违反了第10条第1款,这涉及看守员虐待犯人,与监狱实际条件无关。同本案相比,前一项裁定有一个不同的因素,即缔约国确实提供了关于治疗的具体资料,并有被拘押者的治疗记录为佐证。

(b) 公平审讯:违反第14条第1款和第2款

7. 撰文人认为,审讯前对他们案件进行广泛宣传,因此不可能进行公平审讯。如意见第2.1段所解释,他们基于这一点提出的紧急动议已被驳回。我认为,1995年1月上诉法庭驳回该项动议时指出,公平审讯由审讯法官掌握,“他可以选择若干方式”来做到这一点。

8. 但是,紧急动议的这一结果没有受到尊重,因此,对审讯是否公平便出现了疑问。1996年,缔约国采用了立法措施,这些措施在两个方面影响了审讯,即规定可传召潜在陪审员的人数不受限制(《陪审团法令》修正案),并允许将一名已死亡证人的证词作为证据(《证据法令》修正案)。撰文人在等待受审时,这两项修正案获得通过,它们都是针对这个案子提出的,而且都改变了上文所述上诉法庭裁决中提到的“若干方式”。

9. 委员会在Byron Young诉牙买加案(第615/1995号来文)中讨论了陪审团的判决与委员会自身的工作是否相关的问题。委员会认为,只要审讯本身并非不公正,那么,在国内上诉程序中对陪审团的判决提出异议的机会十分有限并不构成违反第14条。在本案中,为保证可以开始进行审讯而订立上段所述的立法修正案产生一种后果,即陪审团的审讯不可能公平,而且实际上也不公平。在广泛的新闻报道之后,采用紧急动议程序、修订立法和选择陪审团并由陪审团对撰文人进行审讯,这一切都构成违反享有公平审讯权利(第14条第1款)和推定无罪(第14条第2款)的一般原则。虽然绝对禁止追溯性刑事立法的规定(第15条)并不适用于刑事诉讼程序,但是,必须将第14条第1款和第2款理解为限制颁布追溯性立法,如果此种立法是针对某一具体案件,那么,即便在程序性方面亦是如此。

10. 我要强调,无论就该案或一般情况而言,上段的裁定并未对陪审团体制作为世界上某些法律制度的组成部分提出异议。其后果比较有限:如果《盟约》的缔约国选择采用陪审团审讯并提供有限的机会对上诉判决提出质疑,那么,依照第14条,就必须也承认有些特殊案件是无法进行审讯的。如果依照缔约国的法律无法进行公平审讯,唯一可以使用的补救手段就是释放被告。

Martin SCHEININ (签名)

[原件:英文]


* 委员会下列成员参加了对该项来文的审查: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 Bhagwati先生、Th. Buergenthal先生、C. Chanet夫人、Colville爵士、Omran El Shafei先生、Elizabeth Evatt女士、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l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Martin Scheinin先生、Maxwell Yalden先生和Abdallah Zakhia先生。本文件附有委员会成员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和Martin Scheinin先生的个人意见。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