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806/1998号来文,Thompson诉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
(20001018日第七十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Eversley Thompson先生(由伦敦Simons, MuirheadBurtonSaul

Lehrfreund先生代理)

据称受害人: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

来文日1998217

先前的决定:特别报告员根据议事规则第86条和第91条作出的决定,1998219日发送缔约国(不以文件形式分发)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01018举行会议

结束了Eversley Thompson先生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806/1998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向委员会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通过如下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提出的意见

1.  来文提交人Eversley Thompson, 是圣文森特国民,生于196277日。他由伦敦Simons, Muirhead &BurtonSaul Lehrfreund先生代理。律师声称提交人是缔约国违反《公约》第6条第1和第4款、第7条、第10条第1款、第14条第1款和第26条行为的受害者。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审查本来文:Abdelfattah Amor先生、Prafullachandra Natwarlal Bhagwati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Colville勋爵、Elezabeth Evatt女士、Pilar Gaitan de Pombo女士、Louis Henkin先生、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Martin Scheinin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Roman Wieruszewski先生、Maxwell Yalden先生和Abdallah Zakhia先生。

本文后附委员会五名委员签署的两项个人意见。

律师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于19931219日被捕,被控告谋杀4岁女童D’Andre Olliviere, 她于前一天失踪。高等法院(刑事庭)1995621日宣判他犯有被控告之罪,并判处他死刑。他的上诉于1996115日被驳回。在他拟请特别假以便向枢密院司法委员会提出上诉的请求中,律师提出五点上诉理由,涉及提交人供词可否受理问题和法官对陪审团的指示。199726日,枢密院司法委员会准许上诉,但在就一个问题将案件发回地方上诉法院之后,它于1998216日驳回上诉。因而,所有国内补救办法据说已被用尽。

2.2  在审判中,起诉证据是该女童于19931218日失踪,有人看到提交人藏在她家附近的树下。在这家人住宅附近的海滨上发现了血迹、排泻物和女童的短裤。女童的尸体一直未被发现。

2.3  根据起诉,警官于19931219日早上在提交人家中将他逮捕。他们向他出示了前一天晚上发现的一只红拖鞋,他说该拖鞋是他的。在被押到警察局之后,提交人供认他强奸了女童,然后将女童从海滩扔进大海。他与警察来到海滨,指出事件发生的地点。在回到警察局后,他作了供述。

2.4  是否采信警察提供的上述证据取决于法官在审讯中对证人或陪审员是否合适的预先审核。提交人辩称从未供述。他宣称曾在住所和警察局遭受电击和枪托及铁锹的敲打。他的父母作证说他们在19931220日看见他脸部和双手肿得厉害。法官在对证人或陪审员是否适合的预先审核后,裁定提交人的供述属于自愿,并将它纳入证据。在陪审团面前,提交人于宣誓后出示证据,再次否认供述。

 

3.1  律师声称,因为根据圣文森特法律,死刑判决属于法律对谋杀罪硬性规定的判刑,所以对提交人案件处以死刑判决是残酷和少有的惩处。他还指出,缔约国不存在行使赦免权的标准,罪犯也没有机会对总督在此方面可能收到的任何资料发表评论。 在此情况下,律师坚持认为应将死刑判决留给最严重罪行,不加区别地将各类因罪杀人判处同一刑罚,则不能在实际犯罪和罪犯的情况与刑罚之间保持相称的关系。因此,死刑判决成为残酷和少有的惩处。他因而坚持认为它违反《公约》第7条。

3.2  指出,上述违约行为还违反《公约》第26条,原因在于死刑判决的硬性规定性质不准许法官考虑到减轻的情节而作出较轻判决。此外,考虑到该判决是硬性规定的,行使赦免权阶段的裁量权,违反在法律面前平等的原则。

3.3  律师还声称死刑判决的硬性规定性质侵犯了提交人根据第6条第14款的权利。

3.4.  律师还声称缔约国违反了第14条第1款,因为圣文森特《宪法》不准许请求人宣示;他是在受到当局的不人道或有辱人格或残酷或罕见的待遇情况下被判处死刑的,所以执行这样的死刑是违反宪法的。另外,《宪法》没有规定他在被判处、还是被执行这一刑罚的问题上有获得审讯或审判的权利。

3.5  律师认为金斯敦监狱的下述条件对提交人而言,属于违反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提交人被关在面积为86英尺的单人囚房;该囚房的灯昼夜24小时始终开着;囚房中没有家具或寝具;他的囚房中仅有的用品是毯子、便桶和杯子;由于囚房无窗户,通风不好;卫生条件极为恶劣,远远达不到标准;食物质量差,而且难吃,他的日常饮食每天都有米饭;他获准每周在集体寝室里锻炼三次,每次半小时。律师还指控监狱的条件违反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国内监狱规定,并指控上述条件加重了对提交人的处罚。

3.6  律师还坚持认为,对被羁押在这种情况下的提交人执行其死刑判决是非法的。

3.7  律师还声称缔约国违反第14条第1款,原因在于没有为符合宪法的请求提供律师服务援助以及提交人贫困,因此被剥夺向法院申诉的权利,该权利应得到《宪法》第16条第1款的保障。

委员会关于临时保护措施的要求

4.1  1998219日,将来文交给缔约国,要求它依照委员会议事规则第91条第2款,提供有关可否受理问题和权利要求的法律依据的资料和意见。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86条,缔约国还被要求在委员会审议提交人案件期间,不要对提交人执行死刑判决。

4.2  1999916日,委员会收到资料,大意是已发出执行提交人死刑的许可令。在向缔约国发出急电和提醒它注意第86条对该案件的要求之后,缔约国通知委员会:它没意识到已收到这一要求或有关来文。在新来文特别报告员与缔约国代表通信交流意见和向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高等法院提出符合宪法的请求之后,缔约国同意中止对提交人执行死刑,以便使委员会能够审查其来文。

缔约国的陈述

5.1  通过19991116日的陈述,缔约国指出,提交人通过宪法请求来为其不平寻求补救办法,这一请求被高等法院于1999924日驳回。法院驳回律师为提交人所作的申诉,即对他的审讯没有提供适当程序和法律保护;执行死刑判决因构成非人道或有辱人格处罚而违反宪法;监狱条件属于非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以及提交人具有使其请求得到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审议的合法权利。缔约国认为,为了加速委员会对该案件的审查,它不会以国内补救办法尚未用尽的理由而对来文可否受理的问题提出反对意见。

5.2  缔约国认为,死刑的硬性规定为国际法所允许。它解释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的刑法对各类非法杀人加以区别。相当于误杀罪的杀人不会被判处硬性规定的死刑。死刑只有对谋杀罪才是硬性规定的。谋杀罪是法律上已知的最严重罪行。鉴于这些理由,缔约国认为该案件的死刑是依照《公约》第6条第2款判处。缔约国还否认在此方面违反了第7条,原因在于将死刑用于惩罚法律上已知的最严重罪行而保持犯罪情况与处罚之间的相称关系。缔约国还驳回律师所宣称的观点,即存在《公约》第26条意义上的歧视。

5.3  缔约国还指出,提交人得到公正审讯,对他的判决得到上诉法院和枢密院的复审和确认。因此,对提交人作出死刑判决不是《公约》第6条第1款意义上的任意剥夺其生命。

5.4  关于所指控的违反《公约》第6条第4款,缔约国指出,提交人有权寻求赦免或减刑,总督可根据执行委员会提出的意见,行使《宪法》第6566条规定的赦免权。

5.5  关于监狱条件和待遇,缔约国指出,提交人没有出示足以论断其羁押条件属于酷刑或残酷、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证据。也不存在对他的待遇违反《公约》第10条第1款的证据。根据缔约国的意见,来文中提出的一般陈述没有证明具体违反有关条款。此外,缔约国指出,这一事项在高等法院审理符合宪法的请求时已得到审议,但被法院驳回。缔约国提及委员会始终如一的裁判规程,即委员会无权重新评价法院已审议的事实和证据,得出的结论是应驳回提交人的要求。缔约国还提及委员会的裁判规程,即如果罪犯只是为了获得上诉补救办法,延长羁押期不能被视为构成残酷、非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

5.6  缔约国还坚持认为,即使假设在监狱条件方面侵犯了提交人的权利,但这并非使执行死刑判决是非法的,也并非违反《公约》第6和第7条规定。在这种情况下,缔约国提及枢密院对Thomas Hilaire 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检察长的裁决,枢密院在此裁决中认为,即使监狱条件构成对上诉人宪法权利的侵犯,减刑并非是正确的补救办法,在处决罪犯之前其所处的羁押条件侵犯其宪法权利的这一情况,并非使合法判决违反宪法。

5.7  关于律师声称提交人向宪法法院申诉的权利受到侵犯的问题,缔约国指出,提交人确实在高等法院提出和寻求符合宪法的请求,在此期间他由富有经验的当地律师代理,在其请求被驳回后,提交人通知上诉。19991013日,他撤回其上诉。在这些诉讼程序过程中,他再次由同一律师代理。缔约方认为这是说明缔约国方面的行为没有对否认提交人向法院申诉的权利具有实际影响的证据。

律师的评论

6.1  律师在其评论中坚持认为,提交人被处以死刑判决违反了《公约》的多项条款,原因在于定刑法官没有考虑和参照提交人的性格、其个人情况或犯罪情况就将其判处死刑。在此方面,律师提及美洲人权委员会关于Hilaire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案件的报告。

6.2  在赦免权方面,律师坚持认为缔约国没有充分理解请求宽恕的权利必须是有效的权利。就提交人案件而言,他不能有效地提出请求赦免的情况,因此,请求赦免权是假设和不实际的。提交人不能参与这一程序,而仅能获知结果。律师认为这意味着任意作出关于赦免的裁决。在此方面,律师指出咨询委员会不与囚犯或其家属见面。另外,没有向罪犯提供对可能加重处罚的资料给予答辩的机会,咨询委员会或许掌握这一资料。

6.3  关于监狱条件,律师提供了提交人经过宣誓的书面陈述,日期为19991230日。他说,他在金斯顿监狱的囚房面积为86英尺,自1995621日至1999910日他被羁押在那里,向他的囚房提供的物品仅有毯子、便桶、装水的小容器和圣经。他睡在地板上。囚房里没有电灯,但在囚房附近的走廊里有昼夜照明的电灯泡。他说,由于光线差,他无法阅读。每周他被准许在囚房附近的走廊里至少锻炼三次。他不能在户外锻炼,也得不到任何阳光。狱警无时不在。食物难吃,而且种类有限(主要是米饭)。在监狱暴动引起的1999729日的火灾中,他被锁在囚房,在其他囚犯从房顶闯入时,他才能设法保住自己的性命。他仅被准许穿皮肤感到粗糙的囚服。1999910日,他被关在夏洛特堡的囚房里,这是一座十八世纪的监狱。目前关押他的囚房和地板又湿又潮。监狱向他提供一个小床垫。由于走廊电灯泡灯光照不到囚房,囚房昼夜黑暗。他每天可以锻炼,但必须在楼内,因此得不到阳光。由于环境潮湿,他的腿肿起来,他将这一情况报告给当局,有关人员于19991229日将他带到医院进行检查。他补充说,定于1999913日对他处以绞刑,当天将他从囚房押至绞刑架,其律师仅在指定的处决时间前十五分钟,才获得处决中止令。他说,他遭受精神创伤和意识障碍。

6.4  关于提交人向法院申诉的权利,律师认为提交人能够幸运地说服律师免费受理他最新符合宪法的案件这一情况,并不免除缔约国向符合宪法的请求提供免费律师援助的义务。

审议可否受理问题

7.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时,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该来文是否符合《公约》的《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7.2  委员会指出,就其了解的事实看来,提交人向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高等法院提出了符合宪法的请求。因此,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未能就受理条件而提供根据《公约》第141款的请求的证据,即缔约国在此方面否认提交人向法院申诉的权利。

7.3  委员会认为提交人就受理条件而对根据《公约》第671026条可能提出问题的其他请求提出了充分证据。因此,委员会不再耽搁地继续审议这些请求的法律依据。

审议案情

8.1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规定,根据各当事方提出的所有书面资料审议了本来文。

8.2  律师声称死刑判决的硬性规定和将它适用于提交人案件,违反《公约》第6条第1款、第726条。缔约国的答复是:死刑判决仅对谋杀罪是硬性规定,谋杀罪是法律规定的最严重罪行,这本身意味着它是按罪判刑。委员会指出,根据缔约国法律强行处以死刑的唯一依据是裁决罪犯定罪的罪行类别,而没考虑被告的个人情况或具体犯罪情况。死刑判决对于所有“谋杀罪”(造成一人死亡的故意暴力行为)案件均属硬性规定。委员会认为这一硬性规定的死刑制度会剥夺提交人的最基本权利,即生命权,而没审议这一特殊惩处形式对于具体案情是否适宜。《公约》第6条第4款规定的寻求赦免或减刑权利的存在,并非保证对生命权的充分保护,原因在于执法部门的这些自行裁量措施取决于各种其他考虑,而不是对刑事案件的所有方面进行充分的司法审查。委员会认为就提交人案件执行死刑,将属任意剥夺其生命,违反《公约》第6条第1款的规定。

8.3  委员会认为,律师根据《公约》第6条第2款、第7条、第14条第(5)款和第26条提出的有关死刑强制性的争辩,未提出与上文所述违反第6条第1款调查结果互不相关的问题。

8.4  提交人声称,他所处的羁押条件违反了《公约》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缔约国总体上驳回这一诉讼,并提及高等法院的判决,该判决驳回提交人的诉讼。委员会认为,尽管原则上由缔约国国内法院来评价具体案件的事实和证据,但由委员会来审查法院确定的事实是否违反《公约》。在此方面,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向高等法院提出的申诉:他被关在一间小囚房,监狱仅向他提供一床毯子和一个便桶,他睡在地板上,电灯昼夜开着,他每天被准许从囚房到院子活动1小时。提交人还指控:他得不到阳光,目前被监禁在潮湿黑暗的囚房。缔约国未对这些申讼提出质疑。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所处的羁押条件违反了《公约》第10条第1款。提交人打算申诉的是,在发出处决他的许可令发出之后,他被押到绞刑架,仅在计划处决时间之前的15分钟,他才被带离绞刑架,这一情况构成残酷、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委员会指出,其掌握的资料没有说明在发出中止处决令之后,提交人没被立即押离绞刑架。因此,委员会认为它掌握的情况未表明在此方面违反《公约》第7条的情况。

9.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照《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规定行事,认为它掌握的事实显示存在违反《公约》第6条第1款和第10条第1款的情况。

10.  根据《公约》第2条第3(a)项规定,缔约国有义务给予Thompson先生有效和适当的补救,包括减刑。缔约国有义务采取措施来防止今后再发生类似的违约情况。

11.  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2条规定,缔约国也已承诺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反行为一经确定成立后,即予以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鉴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此外还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译成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根据《宪法》第65,总督可依照担任赦免权咨询委员会主席的部长的意见而行使赦免权。该咨询委员会包括主席(一名内阁部长)、司法部长和三至四名由总督根据总理意见而指定的其他成员。在三名或四名委员会委员中,至少有一人须是部长,另一人须是开业医生。在对任何死刑案件作出行使赦免权的决定之前,委员会应收到初审法官(或大法官—— 若无法收到初审法官的报告)关于案件的书面报告,并附有来自于案件记录或他可能需要的各方面的其他此类资料。

委员会第66/99号报告,11,816号案件,由委员会于1999421日通过,但未公布。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