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803/1998号来文:Althammer诉奥地利
    (2002
321日第七十四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

    Rupert Althammer先生和其他人(由律师Alexander H. E. Morawa先生 代理)

据称受害人: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奥地利

来文日19961210(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2321举行会议

通过以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的提交人是Rupert Althammer先生和其他15名居住在奥地利的奥地利公民,大部分住在萨尔茨堡。他们声称是奥地利违反公约第二十六条的受害人。提交人由律师代理。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在萨尔茨堡社会保险局(Salzburger Gebietskrankenkasse)工作并在199411日前退休。律师称,他们根据社会保险局雇员服务条例的有关计划(Dienstordnung A für die Anggestellten bei ben Sozialversicherungsträgern)领取退休金。提交人的退休金包括公共养老基金(ASVG-Pension)的付款以及社会保险局的附加付款。虽然公共养老基金的付款根据《全面社会保险法》(Allgemeines Sozialversicherungsgesetz-ASVG)是通过一个年度指数(Rentenanpassungsfaktor)来进行调整以适应经济发展的,但是社会保险局所作的支付根据条例的规定是与在职雇员的工资变动情况相联系的。

2.2  199411日,一项对条例的修正案生效。根据新条例,今后社会保险局支付养老金的调整将与适用于公共养老基金付款的年度指数挂钩。

2.3  1994822日,提交人对萨尔茨堡地区社会保险局提起诉讼,要求宣判,应支付的养老金金额应根据19941月前的条例进行调整,而不是修订后的条例,并对他们的经济损失提供赔偿。据提交人称,由于条例的修改他们的收入受到了相当大的损失。他们称,根据新条例,在职雇员和退休雇员在收入上的差别在1994年至1997年期间将提高到每年为340%

2.4  1995111日,地区法院(Landesgericht Salzburg)驳回提交人的诉讼要求。19951024日,高级上诉法院(Oberlandesgericht Linz)驳回了提交人的上诉。19951212日,提交人向最高法院(Oberster Gerichtshof)上诉,最高法院于1996327日驳回上诉。据称,国内补救办法已经用尽。

2.5  律师代表提交人向欧洲人权委员会提出申请,指控违反了《欧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公约》第一号议定书第1(财产权)1 在《欧洲人权公约》第11号议定书生效后,本案被提交欧洲人权法院。2001112日,由三名法官组成的委员会宣布不受理该申请。2

 

3.1  律师称,提交人是违反《公约》第二十六条的受害者。他称,他们对地区社会保险局养老金计划作了缴款,因此有权根据条例所载的具体规定得到该计划规定的养老金。

3.2  律师解释说,地区社会保险局是公共法律机构,而条例是规范该局所有与就业有关事务的一项法令(Verordnung),特别是退休金的金额及其计算,包括增加或定期调整。律师指出,在私人雇主提供的行业养老金计划(Betriebsrenten)和根据该条例的计划之间存在着许多相似之处。然而,该条例可以根据缔约国的法令单方面地加以修改。

3.3  律师强调指出,有关的养老金计划与作为《全面社会保险法》规定的社会保险制度一部分的普通养老金计划根本没有联系,而仅适用于地区社会保险局的雇员。律师解释说,根据《全面社会保险法》,奥地利的每一名雇员都向公共养老基金缴纳其收入中一个固定的百分比,以最高的计算金额(Höchstbeitragsgrundlage)为限。根据该计划支付的金额按照年度指数进行调整,考虑到通胀率、利率和住房费用等。该计划旨在为退休提供普遍的基本保险。

3.4  条例规定的计划是一项单独的附加保险制度。雇员按其总收入缴纳一定的百分比,即包括超过最高计算金额的金额。该计划是与就业有关的,因此所根据的是雇员和该局之间本质上是合同性的关系。律师称,该两项养老金计划没有多少相同的地方,因为其目的不同,计算方法不同,所针对的人群不同,并且所根据的也是不同的指导思想。因此,决定对提交人根据条例应得到的养老金按适用《全面社会保险法》的标准来进行调整违反了平等的原则,因为对两种完全不同的事实情况作了同等处理。

3.5  律师进一步指出,虽然他们的养老金计划与私人行业养老金计划相类似,但是后者没有受到影响,因此是一项单独的侵犯平等权利的行为。

3.6  此外,律师称,如果私人雇主通过改变调整数的计算办法来干扰养老金计划,雇员将得到可用于违约的补救方法。然而,对提交人而言,该条例是一项法令,而其雇主是一个半公共实体,因此不存在补救办法。只有在违反宪法时法院才可以进行干预。据律师称,这进一步侵犯了提交人的平等权利。

3.7  律师援引早先的第608/1995号来文,Franz Nahlik诉奥地利,内容涉及对条例的早先一项修正,委员会于1996722日宣布不予受理,并告诫说逐步的干预会产生累积效应。

缔约国的意见

4.1  缔约国在1998722日、199962日和823日的呈文中称,社会保险局雇员服务条例就其涉及到保险局和其退休雇员之间的关系而言并不是一项法令,而是一项集体协议。作为集体协议,该条例是在社会保险机构协会和工会之间订立的,后者代表了私人雇员的利益。缔约国称,不可能干预这种决策过程,因此对于该集体协议造成可能违反公约第二十六条的现象不能认为缔约国负有责任。

4.2  缔约国解释说,《全面社会保险法》就就业条件、收入和养老金为个人合同作出规定。个人合同的范围受到集体协议的限制,集体协议可以就前雇员养老金等方面的改变作出规定。集体协议的当事方在修改集体协议的条文时仅受到法律禁止和公共政策的限制。只要集体协议没有就个人合同的范围作出规定,这些协议的条款对有关各方包括前雇员具有法律上的约束力。集体协议的这一部分是私法的一个特殊来源。

4.3  缔约国称,欧洲法院的裁定本来也会主要按照同样的法律方面来审查同样的问题和事实。

4.4  缔约国进一步称,对条例的修改并没有对提交人产生负面影响。虽然该修改可能导致提交人养老金增加没有在职雇员收入增加得多的情况,但缔约国否认因此种修改而使他们的养老金过分地减少。缔约国称,至少在19751995年这9年期间,根据全面保险法规定的养老金调整数实际上高于该局雇员工资的增加额。

4.5  缔约国称,其只能对已经发生违反公约的现象负责,而不对未来的事件负责。在目前,不能查实在该局在职雇员的工资变动和养老金计算之间存在着很大差距。

4.6  此外,缔约国称,在职雇员的工资和养老金变动的不同有一个客观理由,因为退休雇员无须缴纳失业或养老保险,他们的医疗保险缴款也减少了。缔约国否认该局的前雇员待遇不同于根据行业养老计划领取养老金的前雇员,因为这两者都是由同样的基本规定作指导的,在规范两种计划的细节时都留出了一定的增值空间。

提交人的评论

5.1  律师请委员会拒绝缔约国199962日和823日的呈文,因为委员会确定的截止日期已经超过。

5.2  律师称,尽管向欧洲人权委员会的申请涉及到同样的人和事实,但是提出的问题是完全不同的。本案所要求的权利不是受到《公约》(实质性平等的权利),就是受到《欧洲公约》(财产权)的完全保护。任何案例法都不会支持欧洲人权法院有意地将其调查扩大到从申请所排除的那些问题。

5.3  律师称,提交人并没有指称因修订条例的不利影响而受歧视,而是因其适用而受到歧视。因此,由于这种歧视而造成的货币损失是无关的。律师提供条例修正案对一名提交人从1994年至1999年的养老金的总影响的表格。从这些估算可以看出,修正条例在每月养老金中根据条例这一部分中所造成的差别在1994年为0.17%,在1999年逐步扩大到3.5%。与没有该修正案养老金本来的走势相比,后一个数字相当于因此算出的总养老金降低了2.1%。在修正后,在1994年和1999年期间,总的养老金增加了8.2%

5.4  律师称,缔约国提交的修正理由并不是该集体协议当事方考虑的理由。此外,律师称,在职雇员和养老金领取者的不同缴款负担已经反映在养老金领取者的收入仅为其最后工资的80%这一事实中。

委员会面前的问题及其审议情况

6.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该案是否符合《公约》的《任择议定书》

6.2  规定的受理条件。委员会注意到,根据提交人称,该指数现在既用于公共养老基金的支付,也用于社会保险局的附加养老金。提交人未能证明在计算其养老金权利方面发生的变化是歧视性的,或在其他方面可能属于《公约》第二十六条的范围。因此,提交人未能为受理的目的对根据公约第二十六条提出的请求提供证明。

6.3  根据以上得出的结论,委员会不需要探讨缔约国对《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二款的保留是否排除委员会审查本来文,因为这与欧洲人权法院在2001112日宣判不予受理的是同一问题。

7.  因此,委员会决定:

  1.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对来文不予受理;
  2. 将本决定通知缔约国和提交人。

 

[决定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委员会成员Eckart Klein先生的个人意见

根据我的意见,委员会本应先审查缔约国宣布的保留是否排除委员会对本来文进行审议的问题(4.3,6.3),然后再探讨对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的请求提供证明的问题(6.2)。其理由是,该保留如果适用的话排除了委员会审议该来文的权限。只有这种审议才能为评估提供证明的问题铺平道路,不管是为了能否受理,还是为了事实真相的目的。

 

Eckart Klein(签名)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下列成员参加了对本来文的审查: Abdelfattah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atwarlal Bhagwati先生、Louis Henkin先生、Ahmed Tawfik Khalil先生、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Rafael Rivas Posada先生、Nigel Rodley勋爵、Martin Scheinin先生、Ivan Shearer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 先生、Patrick Vella先生和Maxwell Yalden先生。

委员会成员Eckart Klein先生签署的一项个人意见的案文附于本文件后。

1 34314/96号申请。

2 有关部分的判决理由如下:“就法院权限范围内的诉讼事项而言,法院认为有关事项没有表明出现违反《公约》或其《议定书》规定的权利和自由的情况”。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