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802/1998号来文:Rogerson诉澳大利亚
(2002
43日第七十四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Andrew Rogerson先生(由澳大利亚达尔文出庭律师和诉状律师John McCormack先生代理)

据称受害人: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澳大利亚

来文日1996420(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243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对Andrew Rogerson先生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802/1998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通过了如下: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提出的意见

1.1  来文提交人是澳大利亚公民Andrew Rogerson先生,目前居住在英国的Willerby。他声称澳大利亚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条第三款()()项;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三款()()()()项和第五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一款和第二十六条。

1.2  《公约》于19801113日对该缔约国生效,《任择议定书》于19911225日对该缔约国生效。缔约国就批准《公约》所持的保留意见与本案无关。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是澳北区最高法院的出庭律师和诉状律师,并为Lofta Pty.控股公司的董事,该公司为一间法律事务所,以LoftusCameron的名义从业。19917月,某Tchia先生,即Tchia Nominees控股公司和Kykym控股公司的董事,指示提交人在达尔文地产开发的某些方面给予协助。1992819日,Tchia先生撤消了对他的聘用,并聘用其他律师从事同样工作。提交人试图恢复对LoftusCameron的聘用。1992824日,提交人提出了一项中止土地开发的申请,威胁要就违约提起法律诉讼。此后几个星期,提交人不断试图与Tchia先生会晤,讨论他们之间的关系。199291日下午5时,提交人终于设法安排了这场会晤。同日上午1134分,澳北区最高法院曾听取Tchia先生的单方申请,最后发出了一项禁制令,禁止提交人与Tchia先生或其所属两家公司的任何一家接触或试图接触,除非通过该禁制令中指明的有关律师。

2.2  91日下午450分,Tchia先生的律师试图向提交人送达禁制令和与最初请求有关的其他文件。提交人没有阅读这些文件,并立即将之送回律师处。提交人知道,这些文件涉及他与本来预订会见的Tchia先生之间的争端。提交人决定不阅读这些文件,等待Tchia先生的到来;Tchia先生没有如约露面。当天晚些时候,提交人与LoftusCameron公司的合伙人Riley先生会面,制订了一项和解的提议,转交Tchia先生。92日上午1030分,Tchia先生的律师再次试图向提交人的办公室送达禁制令。然而,提交人指示锁上接待区的正门,以阻止Tchia先生的律师送达禁制令。正门的一位妇女说,提交人不在,律师不得进入其办公室。大约在同时,Riley先生与Tchia先生会晤;后者拒绝了提交人的和解建议,并提到禁制令。92日上午1113分,Tchia先生的律师试图通过传真向提交人发送有关文件。在发送过程中,传真机停止传输文件,联系中断。

2.3  199292日至4日和9日,澳北区最高法院审理了提交人的蔑视法庭罪。自93日开始,提交人由律师代理。1992109日,法院作出决定,认定提交人犯有蔑视法庭罪。法院判处提交人5,000美元罚金,命令他按照律师及其委托人的标准支付原告费用。澳北区上诉法院1993322日至24日审理了提交人的上诉,并于1995317日判决维持最高法院的决定,但撤消了罚金,并将此事项提交最高法院复议。1995622日,澳大利亚最高法院驳回了特准上诉。

2.4  19921012日,澳北区法律协会无限期吊销了提交人的从业执照。

2.5  199756日,虽然来文已交人权事务委员会处理,澳北区法律协会仍着手从《法律从业者名册》中将提交人除名。最高法院1998124日和1999816日就此案进行了听讯,决定将提交人从《法律从业者名册》中除名。20001024日,澳大利亚高等法院驳回了提交人就特准上诉提出的申请。

 

3.1  提交人称,在上诉后,对其权利的侵犯有所缓解,但由于澳北区最高法院法官在关于蔑视法庭的诉讼中滥用权利,并由于法律协会的行动,他的职业生涯毁于一旦,健康崩溃并陷于实际上的破产状态。提交人称,在案件审理期间,他患上狂躁型抑郁症,难以充分理解所发生的事情。提交人称,198911月以来,他一直在治疗此病。

3.2  关于澳北区最高法院审理蔑视法庭一案中的程序,提交人称,他接获通知后尚未到1小时,即被带到法官面前,没有代理人。提交人称,法官采取了一种审讯方式,以检察官的面目出现。提交人称,法官在审讯中的各种行为,违反了《公约》第二条第二款;第十四条第一款和第三款()()()项;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十七条和第二十六条。提交人称法官允许诉讼持续下去,尽管它们涉及单方的禁制令,同时,密封的副本并没有就不遵守便会面临监禁作出必要的警告;对禁制令的条款,没有向提交人作出适当通知;没有向提交人送达禁制令的副本;就所谓的蔑视法庭而言,在传票中从未作出具体说明;提交人是因为一份让人误解的传真才出庭的。提交人还称,在审讯期间,法官没有要求提供宣誓证言,因此,提交人无法预先得知原告说了那些不利于他的话;法官拒绝休庭,以便提交人作出适当准备,而且在此后的诉讼中,也不允许他的律师记录前一天出示了那些证据;法官以极不寻常的速度听讯案情,随后迅速对提交人作出判决,又不肯听取关于处罚和费用的论辩,这构成了一种法律上的不可能,似乎诉讼本来只应看作是民事诉讼中的一种执行形式;法官对提交人是否适合从事法律业提出了毫无理由和根据的意见。最后,提交人称,最高法院没有执行上诉法院关于复议罚金问题的决定。

3.3  关于澳北区上诉法院的程序,提交人称违反了《公约》第二条第一款;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三款()项和第五款;以及第二十六条。提交人称,上诉法院用了将近两年时间宣布决定。提交人还指出,该决定是以21的多数通过的,而多数法官中的一位法官拒绝了以对提交人存有偏见而要其回避的请求。提交人称,这位法官与他很熟,过去曾表明对提交人不利的看法。

3.4  关于澳大利亚高等法院的程序,提交人称违反了《公约》第二条第二和第三款;第十四条第一和第五款;以及第二十六条。提交人称,法院限制给予特别准许,似乎并没有对他遭受的不公正给予有效补救,而按照《公约》要求,澳大利亚本对此承担了义务。提交人认为,澳北区首席检察官最初准备支持提交人的申请;但他与高等法院院长私下交谈后,决定不出席听讯。提交人称,澳大利亚最高级法官与澳北区最高级司法人员之间可能达成了某种默契,令他受到歧视。提交人注意到法院认为,他作为一名律师,熟悉诉讼程序,不会象外行人那样遭受不公正。提交人称,他有权期待接受公正审理,而不论他的职业是什么。

3.5  关于法律协会的程序,提交人称侵犯了《公约》第十四条第一款;以及第十七条。提交人认为,法律协会行使政府的职能和司法职能,因此,行事应充分考虑到人权。提交人认为,法律协会在处理此事过程中,没有给予他适当的申诉机会,同时,没有进行任何独立调查,从而了解提交人患有重病,而是接受了最高法院的调查结果。提交人认为,意味深长的是,在达尔文这座小城中法律协会委员会的成员大部分是提交人的业务竞争对手以及过去与他发生过冲突的官方律师。此外,提交人称,法律协会应当规定吊销从业执照的期限。提交人称,将他从《从业者名册》上除名的做法构成了进一步的、单独的侵犯人权行为。

缔约国对可否受理问题和案情的意见

4.1  20005月的来文中,缔约国对有关来文的可否受理问题和案情提出了意见。缔约国认为,由于下述一些原因,提交人的诉求是没有道理的。

4.2  关于在澳北区最高法院的程序,缔约国认为,提交人没有提出任何证据,说明法官偏袒一方,而只就诉讼的进行和结果作了笼统的指责。缔约国还认为,提交人或其律师在诉讼过程中没有就偏袒问题提出质疑,这就初步表明,在当时情况下的处理方式是可以接受的。缔约国声称,提交人没有说出理由,显示法院可就其被指称的蔑视法庭问题得出其他结论。缔约国称,法官在听讯单方命令时行使司法职能,与此后关于蔑视法庭诉讼的问题无关。最后,由于提交人在上诉法院作出决定后没有要求重新听讯,处罚仍然是有效的。

4.3  缔约国承认,本来文所涉法庭诉讼程序与构成犯罪的蔑视法庭有关,属于《公约》第十四条第三款的范围。缔约国称,实际上,提交人清楚对其所作指控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掌握充分信息,可以为自己作适当辩护。提交人似乎从来没有因为他没有准备并需要更多时间和便利准备诉讼而质疑诉讼的进展速度。缔约国提到了委员会在Karttunen v. 诉芬兰一案中的决定, 并称,初审程序的不足之处都在提交上诉法院时作了补救。关于所谓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三款()项,缔约国称,法官在发布单方指令后鼓励提交人就事件作出解释,而不是要他作不利于自己的证言。提交人随时都有保持沉默的选择。关于第十五条第一款,缔约国称,根据最高法院确定的事实,即故意不服从法院命令,有理由判处构成刑事罪的蔑视法庭罪。在所有有关时间,澳北区都存在构成刑事罪的蔑视法庭罪。关于第十七条第一款,缔约国称,提交人没能充分证实他所声称的最高法院法官非法攻击其名誉和荣誉。关于所指称的基于所谓的致残性疾病对提交人加以歧视,缔约国称,在任何文件或记录誊本中均未提到疾病意味着他不能理解程序,在此后的法律诉讼中,这个问题也不曾以口头或书面形式提出。此外,对待提交人一如对待处于同样境况下的任何其他人一样。

4.4  关于澳北区上诉法院的程序,缔约国称,关于因以往的个人和专业联系而产生偏见的指称是不可接受的,因其过于笼统,完全缺乏证据。法官的书面决定表明,他充分考虑了提交人的律师因担心偏见而提出的请求。缔约国还表明,法院用两年的时间作出判决没有超乎合理限度。因为上诉是基于法律而不是事实,同时,法律协会已经根据最高法院确定的事实吊销了提交人的从业执照,因此,拖延并没有影响提交人从事律师职业的能力。此外,鉴于上诉期间的情况,法院需要进行深入细致的考量,所以两年的时间是合理的。

4.5  关于澳大利亚高等法院的程序,缔约国称,特准申请的结果不利于提交人这一事实本身不能作为证据,支持其关于无法在法庭上享有平等机会的指控。缔约国认为,提交人的申请不是建立在合理合法的的基础上,因此所提出问题不具有公共或法律重要性。缔约国称,澳北区首席检察官与法院院长之间的电话谈话只是同事间的例行讨论,不应引起对最高法院公正性的怀疑。关于高等法院和上诉法院基于其律师职业而歧视提交人的指称,缔约国称,这两个法院和最高法院都没有仅凭提交人的职业而作出关于其知识状况的决定。

4.6  关于澳北区法律协会的程序,缔约国称,提交人没有举出任何理由,证明该协会任何具体成员有偏见,只作了一番笼统的和没有根据的推论。缔约国还称,法律协会行使吊销提交人从业执照的权力不是《公约》第十四条第一款中所指“一件诉讼案”。无论如何,必须考虑到,提交人两次拒绝出席法律协会安排的口头听证,因此放弃了他的权利。关于所谓违反《公约》第十七条第一款,缔约国称,提交人没有说明,吊销其从业执照如何构成了该条中所述非法攻击荣誉和名誉。无论如何,法律协会的决定没有违反国内法,不构成此类攻击。

提交人的评论

5.1  提交人称,缔约国拖延两年零五个月,才向委员会作出答复,造成了对他的新的偏见。就他的来文已交委员会处理期间的事态发展,提交人提出了新的申诉(见第2.5)

5.2  提交人对他以往的诉求补充了更多细节。关于他的精神疾病,提交人说,法庭收到了他的书面证言,此事项已提交到高等法院。此外,提交人称,他的错乱的行为和无意的谎言都表明最高法院审理藐视法庭诉讼期间,其精神状态不稳定。关于澳北区最高法院的程序,提交人称,法官缺乏公正。提交人提到了上诉法院1997512日的决定,其中表明,在一桩案件中,有两位陪审员被控藐视法庭罪,而参与此案的审理法官不应主持对这两人藐视法庭罪的听讯。因此,发布单方命令的同一法官也不应主持对违反该命令的审讯。关于所指称上诉法院拖延作出决定一事,提交人称,由于在法院裁决及上诉之前,他不可能重获从业执照,因此迅速处理上诉是必须的。

5.3  关于最高法院处理将其从《法律从业者名册》除名一事的程序,提交人称,他没有得到《公约》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无偏倚的法庭的公正审讯。提交人认为,法院院长偏袒一方,因为他就提交人对藐视法庭判决的上诉过早作出了决定。此外,提交人列举了法官在审理期间的一些行为,表明他是有偏见的。提交人还说,他没有适当机会亲自出庭,陈述案情;他的律师不称职,欺骗了法庭;所依赖的证据是不可接受的;诉讼进程有缺陷;国内法的适用不恰当。关于澳大利亚高等法院处理将其从《法律从业者名册》上除名一事的程序,提交人称,他的上诉权受到侵犯,因为没有撤消错误的决定,因此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一款,以及第二条第二款和第三款()()项。提交人还说,高等法院缺乏公正,因他曾为律师,对他加以歧视。因此,上诉没有矫正初审法院程序的错误,对《公约》的违反继续存在。

缔约国的补充评论

6.1  缔约国在20019月的来文中,就提交人针对法庭处理将提交人从《法律从业者名册》上除名一事提出的新的诉求作了评论。缔约国称,出于下述种种理由,提交人的诉求是没有根据的。

6.2.  关于澳北区最高法院的诉讼程序,缔约国称,提交人有足够的时间准备1999816日进行的听讯,因为诉讼已于199756日开始,1998124日休庭;1999816日的听讯日期在19994月即已决定。缔约国称,它不能对提交人没能与其律师保持适当接触负责任。实际上,一个熟悉此类案件的有经验的律师,代理提交人参加了这两次听讯。此外,最高法院或澳大利亚高等法院都不认为提交人的律师的行为有碍公正。缔约国称,提交人未能表明,作为证据出示最高法院关于藐视法庭罪的裁决以及所谓的有缺陷的程序,导致了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一款,因为这一问题仅涉及国内法的适用。这一论据同样可以用于关于主审法官偏向问题的证据。

6.3  关于高等法院的诉讼程序,缔约国称,《公约》第二条只能与《公约》其他实质性规定一道参照使用。据缔约国认为,提交人有上诉的途径,最终驳回他的上诉并不能证明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一款。缔约国称,因为他所面临的惩戒性程序符合合理和客观的标准。此外,诉讼过程的记录誊本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表明高等法院对待提交人与对待任何就惩戒性法庭决定上诉的其他法律从业者有所不同。缔约国称,《公约》第十四条第一款没有规定上诉权。最后,缔约国称,提交人没有提出任何证据,支持法官有偏向的说法。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对可否受理问题的审议

7.1  人权事务委员会在审议来文中所载任何诉求时,必须按照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根据《公约》的《任择议定书》,是否可受理有关案件。

7.2  委员会已确认,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二款()项的要求,同一事件不在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审查之中。

7.3  提交人称,在澳北区最高法院审理藐视法庭罪的同时,他患有狂噪型抑郁症,无法充分理解所发生的事情(第十四条第一款),关于此点,委员会回顾,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二款()项,除非个人对可以运用的国内补救办法悉已援用无遗,否则,它不应审议该个人的任何来文。委员会注意到,从它所收到的信息来看,在藐视法庭诉讼期间,提交人在任何时刻都非已丧失能力的个人。因此,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二款()项,来文的这一部分不予受理。

7.4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指称澳北区最高法院和澳大利亚高等法院在决定对其藐视法庭的判罚中,以及此后决定《法律从业者名册》将其除名一事时,有失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公正性。法庭的“公正性”意味着,法官面对案情,不得有先入之见,他们的行为方式不得促进当事方中一方的利益。 在本案中,提交人没能为可受理性的目的,证实法官在听讯其案件时存有偏见。因此,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二条,来文的这一部分不予受理。

7.5  提交人指称,澳北区上诉法院和澳大利亚高等法院在审查其就藐视法庭裁决结果的上诉时,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五款,关于此点,委员会注意到,有关规定保障了“依法”上诉的权利。委员会回顾,其以往的判例表明,一种制度,即使不允许自动产生上诉权,仍可能符合第十四条第五款,只要对上诉申请的审查导致全面审查定罪和刑罚,同时,只要该议程促使充分审议案件的性质。 因此,在目前情况下,委员会认为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二条,这一诉求不予受理。

7.6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认为,澳北区法律协会侵犯了按照《公约》第十四条第一款其所享有的接受公正审讯的权利,因为该协会在吊销从业执照的过程中,只依据澳北区最高法院以往的裁决结果,而没有进行独立的调查,以了解提交人所谓的病情。委员会回顾,其以往的判例表明,由法庭管制专业机构的活动并审查此类关系,可能会引起《公约》第十四条中所述问题。 然而,法庭就法律协会考虑吊销从业执照一事的决定的约束力基本上是适用国内法的问题,委员会不能加以审查,除非在此事上表明有任意之处或执法不公。因此,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没有为可受理的目的证实这一诉求,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二条,对这一诉求不予受理。

7.7  提交人指称澳北区最高法院在藐视法庭问题上的程序以及此后澳北区法律协会在吊销提交人从业执照的程序上违反《公约》第十七条第一款,对此,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没有为可受理的目的,证实法官的意见以及针对他采取的程序有任意之处或非法攻击了他的荣誉和名誉(见第3.23.5)。因此,在这一方面,提交人无权在《任择议定书》第2条的意义上提出诉求。

7.8  提交人称,在所有法庭程序中因其以前作为律师而对其给予的歧视违反了《公约》第二十六条,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没有为可受理的目的证实对待他与类似情况下对待其他律师有所不同。因此,委员会认为,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二条,这一诉求不予受理。

7.9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称,澳北区最高法院在藐视法庭问题上的程序违反了《公约》第二条第二款,上诉法庭在藐视法庭问题上的程序违反了《公约》第二条第一款,高等法院在藐视法庭以及将他从《法律从业者名册》上除名一事的程序上违反了《公约》第二条第三款(见第3.2-3.4段和5.3)。委员会认为,《公约》第二条各款规定了缔约国的一般义务,按照《任择议定书》,不能孤立地引起来文中的主张。 委员会认为,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二条,提交人在这方面的论点不予受理。

7.10  关于提交人在澳北区最高法院和澳大利亚高等法院有关藐视法庭问题以及此后将其从《法律从业者名册》除名问题上程序的指称,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就禁制令的内容和送达提出的诉求,法官的程序行为以及其程序性决定提到国内法的适用(见第3.25.3)。委员会提及其既定判例表明,对国内法的解释基本上是应由缔约国法院和有关当局处理的问题。 既然委员会目前收到的材料没有显示本案中法律的解释和适用有任意之处,或其适用导致执法不公,委员会认为,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三条,来文在这一方面不予受理。

8.  委员会认为,来文的其余部分可能牵涉《公约》第十四条第一和第三款,以及第十五条第一款中的问题。因此,委员会宣布来文的这一部分可予受理,并着手审查案情。

对案情的审议

9.1  人权事务委员会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一款的规定,依据当事各方提供的全部材料,审议了本来文。

9.2  关于所谓澳北区最高法院在有关藐视法庭一案的程序中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三款()()()项,委员会认为,该规定仅适用于刑事诉讼。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称,本来文所涉诉讼事由与构成刑事犯罪的藐视法庭有关,并


承认它们属于《公约》第十四条第三款的范围。然而,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在这方面诉求始终取决于澳北区上诉法院和澳大利亚高等法院的审查,而提交人没有针对上诉程序提出同样的诉求。委员会回顾,上诉法院有可能矫正下级法院处理的诉讼中的不妥当之处。 因此,根据目前的材料,委员会无法断定第十四条第三款()()()项受到违反。

9.3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称,澳北区上诉法院有关藐视法庭问题的程序侵犯了其根据《公约》第十四条第三款()项享有的受到公正审判的权利,因为上诉法院迟迟才宣布其决定。委员会注意到,上诉法院1993322日至24日听取了提交人的上诉。委员会还注意到,两位助理法官分别于1993428日和727日宣布了其决定草案;1995317日,上诉法院驱回了提交人的案件。缔约国没有说明在这两个日期之间提交人的案件发生了什么变化,尽管存在案件管理制度,委员会认为,在本案的情况下,拖延将近两年才宣布最终决定,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三款()项所规定的提交人受审时间不被无故拖延的权利。

9.4  关于所谓澳北区最高法院在有关藐视法庭问题的程序中违反《公约》第十五条第一款,委员会认为,“刑事犯罪”一词的解释应与第十四条第三款中“刑事指控”保持一致,因此,认为第十五条第一款适用于本案。 委员会注意到,从双方的来文中可以看出,在提交人被定罪前,根据澳大利亚法律,因违反禁制令导致的藐视法庭已经构成犯罪。 因此,委员会认为,本案事实不曾表明违反了《公约》第十五条第一款。

10.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规定,认为委员会掌握的事实显示《公约》第十四条第三款()项受到违反。

11.  委员会认为,其裁决《公约》第十四条第三款()项规定的提交人的权利受到违反构成了充分的补救理由。

12.  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发生了违反《公约》的情况,根据《公约》第二条的规定,缔约国也已承诺保证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确认的权利,并承诺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后,即予以切实可行的补救。有鉴于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有关材料,说明采取了何种措施落实委员会的意见。并要求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以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通过,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审查本来文: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埃卡特·克莱因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塞西莉亚·梅迪纳·基罗加女士、拉斐尔·里瓦斯·波萨拉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马丁·舍伊宁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先生、帕特里克·维拉先生、马克斯韦尔·约尔登先生。

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84条,伊万·希勒先生没有参加对本案的审查。

387/1989号案,19921023日通过的意见,第7.3段。

Karttunen诉芬兰案,387/1989号案,19921023日的意见,7.2段。

Lumley诉牙买加案,662/1995号案,1999331日的意见,7.3段。

J.L.诉澳大利亚案,491/1992号案,1992728日的决定,4.3段。

R.L.M.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案,380/1989号案,1993716日的决定;……诉巴拿马案,460/1991号案,19941025日的决定。

C.E.A.诉芬兰案,316/1988号案,1991710日的决定,6.2段。

除其他外,Maroufidou诉瑞典案,58/1979号案,198149日通过的意见,10.1段。

Karttunen诉芬兰案,387/1989号案,19921023日的意见,7.3段。

见类似的J.L.诉澳大利亚一案,491/1992号案,1992728日的决定,4.3段。

见……诉荷兰案,682/1996号案,1999113日的意见。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