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790/1997号来文,Cheban诉俄罗斯联邦
(2001年7月24日第七十二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提 交 人: 谢尔盖·阿纳托利耶维奇·切班Cheban等人(由律师叶莲娜·科兹洛娃代表)
据称受害人: 上述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俄罗斯联邦
来文日期: 1997年3月12日(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2001年7月24日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对谢尔盖·阿纳托利耶维奇·切班等人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790/1997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通过如下: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提出的意见

1.1 1997年3月12日的来文提交人为谢尔盖·阿纳托利耶维奇·切班,生于1977年2月27日;谢尔盖·亚力山大罗维奇·米什凯特库尔,生于1977年2月20日;瓦西里·伊万诺维奇·菲利普塞维奇,生于1978年4月14日和斯坦尼斯拉夫·伊戈尔维奇·蒂莫克欣,生于1978年11月22日。他们指称,因俄罗斯联邦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四条第1、第2和第3款(e)和第十四条第4款而受害。他们还称,他们被剥夺了其他人可获得的陪审团审判,发生第26条所指的问题。提交人由律师代表。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审查本来文:Abdelfattah Amor先生、Prafullachandra Natwarlal Bhagwati先生、Maurice Glèlè Ahanhanzo先生、Louis Henkin先生、Ahmed Tawfik Khalil先生、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Rafael Rivas Posada先生、Nigel Rodley爵士、Martin Scheinin先生、Ivan Shearer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Patrick Vella先生和Maxwell Yalden先生。
事实背景 1

2.1 提交人于1995年2月17日由莫斯科市法院对其1994年1月24日所犯罪行做出判决,罪行包括强奸一名未成年人(事件发生时她仅13岁)并伴有暴力和威胁,同时在犯罪之前还串通共谋。在所判罪行发生时,提交人均为15到16岁,他们在莫斯科一所寄宿学校读书。莫斯科市法院做出判决的依据是:受害者提供了证据;证人的书面证词;提交人的证词;警察逮捕提交人的报告和两项法医检查结果,其中证明受害人与他人发生了性关系而提交人具有发生性关系的能力。
2.2 在做出判决时,法院称已从有利被告的角度考虑到了他们的年龄和特征等因素,菲利普塞维奇被判处6年徒刑,其他3名被告各被判处5年徒刑。在上诉过程中,最高法院维持了莫斯科市法院的裁决并确认做出的判决。此后,最高法院副院长根据监督司法机构的规则就这一判决向最高法院院长提出异议。1996年4月10日最高法院院长将菲利普塞维奇的刑期减为4年半,将其他3名被告的刑期减为4年。

申 诉

3.1 提交人称莫斯科市法院得出不公证的结论,对受害人的陈述给予过分考虑。他们称,由于缺乏强奸的目击者和其他直接证据,法官得出结论主要依据的是受害人的陈述。被告律师曾要求法院让受害人接受心理和精神检查,以便评估她是如何看待和理解事实和所发生的情况的,但并未做这种检查。
3.2 在审判中,被告还曾要求重新构筑事件的发生经过和提供一份对所指控犯罪现场的描述,其中包括照片和草图,提交人认为这些可以用来确定他们是否犯有所指控的强奸。这一要求遭到拒绝。提交人称拒绝他们的要求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1、第2和第3款(e)项。
3.3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可能还意味着指缔约国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4款和第二十六条。关于第十四条第4款,提交人所陈述的事实表明,法院并未对被告的年龄给予考虑。提交人在不同场合引述了1993年的《俄罗斯宪法》第20条,它规定对于可能将被告判处死刑的案件可根据被告的请求由陪审团做出审判。拒绝对提交人作陪审团审判可能还引起第二十六条所述及的问题,因为他们所受的待遇与能够得到陪审团审判的其他被告待遇不同。

缔约国的答复

4.1 缔约国答复说,关于违反宪法权利,提交人的罪行未能得到充分证实的说法和审前调查和手续不完整等指称均由恰当的司法当局做出数次调查但并未得到证实。缔约国称在整个司法审判过程中起诉人和被告享有平等的权利。
4.2 缔约国还称,不可能对被告进行陪审团审判,因为当时法律中没有规定在莫斯科市内可以由陪审团审判。
4.3 提交人自被传讯时就能得到律师服务,而且多次当着律师的面向他们解释了诉讼权。

提交人对缔约国答复的评论

5. 提交人在对缔约国的答复做出评论时重申,对他们的审判不公正,因为不让他们搜集和提交证明其无辜的证据。

委员会面前的问题及其审议情况

6.1 人权事务委员会在审议一项来文的申诉时遵照其议事规则第87条,必须决定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确定这一申诉是否可以受理。
6.2 委员会注意到该案并未受到另一国际调查程序的审理,而国内补救业已用尽。因此可满足《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规定的要求。
6.3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没有对来文可以受理提出异议。
6.4 关于提交人提出的违反无罪推定的指控(《公约》第十四条第2款),委员会认为就可否受理而言,这一指称并未提供充分的事实。
6.5 关于所称违反第十四条第1、第3款(e)项和第4款,委员会指出,提交人的指称主要涉及对事实和证据的评估以及国内法的执行。委员会重申,通常是由缔约国的法院而不是委员会就某一具体案件的事实做出评估和对国内立法做出解释。委员会收到的资料和提交人提出的观点并未显示法院对事实的评估和对法律的解释明显独断专横或意味着执法不公。因此委员会得出结论,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和第3条,这些指称不能受理。
6.6 提出的其他指称可以受理,委员会着手对其是非曲直做出审议。

对是非曲直的审查

7.1 尽管提交人并未援引《公约》第二十六条,但委员会认为针对提交人的来文,它必须审议该条是否遭违反。
7.2 提交人称他们受到歧视,因为缔约国法院对某些其他被告提供了陪审团审判但却剥夺了对他们的陪审团审判。委员会指出,虽然《公约》并未载有关于在刑事案件中由受陪审团审判的权利,但如果缔约国的国内法对这一权利做出规定,并且对某些其他犯罪的被告给予了这一权利,就必须在平等基础上对其他人也给予这一权利。如果做出区分,则必须基于客观和合理的理由。
7.3 提交人称应向他们提供向所有可能被判死刑的被告提供的陪审团审判。然而,委员会指出,在本案中提交人在犯罪时只是青少年,因此根据国内立法他们不可能被判死刑。
7.4 可能违反第二十六条的另一个指称是在该国的部分地区可采取陪审团审判,但在提交人被审判和判罪的莫斯科却没有陪审团审判。委员会指出,根据该缔约国宪法,陪审团审判的提供由联邦法律做出规定,但没有有关这一问题的联邦法。缔约国属于联邦体制因而允许不同的联邦体在陪审团审判方面有差别这一事实本身并不构成对二十六条的违反2。由于提交人并未提供关于在莫斯科市对非极刑案件采取过陪审团审判方面的资料,因此委员会不能得出缔约国违反了第二十六条的结论。
8.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行事,认为所收到的事实并未显示有违反《公约》任何一条的情况。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英文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1 来文未载有提交人或其律师对事实的直接陈述。
2 《俄罗斯宪法》第5条规定,具有联邦地位的大区和市是俄罗斯联邦的平等单位(“主体”),拥有自己的立法权,可颁布自己的立法。(第65条列数了联邦各单位。莫斯科市和莫斯科地区是俄罗斯联邦的平等和单独的“主体”)。又见核心文件HRI/CORE/1/Add.52,1995年10月25日,第24和30段。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