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788/1997号来文Cagas 等人诉菲律宾
    (2001
1023日第七十三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Geniuval M. Cagas先生、Wilson Butin先生和Julio Astilero先生
(由反对不公平审判运动代表)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菲律宾

来文日 1996917(初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11023举行会议

结束了Geniuval M. Cagas先生、Wilson Butin先生和Julio Astillero先生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提交的第788/1997号来文的审议,

考虑到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供的所有书面资料,

通过了如下: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提出的意见

1.  1996917日的来文提交人是Geniuval M. Cagas先生、Wilson Butin先生和Julio Astillero先生,三人均为菲律宾公民,目前被拘留在菲律宾的Tinangis监狱和劳改农场。他们声称是菲律宾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二款的受害人。他们由非政府组织反对不公平审判运动代表。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1992623日,菲律宾Camarines SurLibmanan的警察在受害人之一Dolores Arevalo医生的家里发现六具女尸。她们的手被捆绑,头被打碎。

2.2  虽然这一杀人事件没有目击证人,但其邻居Publio Rili先生声称,1992622日晚上,他看见四个人进入Arevalo医生的住房,后来,Rili先生认定三个提交人是那天晚上他看见的四个人中的三个。四个人进去后不久,同一证人听到从Arevalo医生的房里传出“砰然打击之声”。然后,他看到一辆轿车从院中开走。

2.3  同一天夜里,一名警察看见那辆车并记下牌号。根据后来的调查,所记牌号是Cagas先生的汽车的牌号。受指控并同为提交人的另外二人是Cagas先生的雇员。

2.4  根据调查,Cagas先生是一家医院的药品供应商,Arevalo先生在事件发生前被任命为该医院院长。另外,据报告,Arevalo医生拒绝向Cagas先生购买药品。

2.5  检察机关向法院提交了一个经过证明的电报副本;据称,电报是Cagas先生向Arevalo医生的丈夫发送的,请他转告他的妻子Arevalo医生,购买药品时不要再要求回扣。

2.6  1992626日、2930日,三位提交人以涉嫌谋杀(所谓Libmanan谋杀案)被捕。他们自称无罪。

2.7  1992814日,三位提交人出庭,然后被命令拘留候审。19921111日,提交人申请保释;1992121日,他们提出申请,要求撤消逮捕令。19931022日,地区审判法院拒绝给予保释。19941012日,马尼拉上诉法院批准了审判法院19931022日的决定。1995220日,要求重新考虑上诉法院决定的动议被驳回。1995821日,最高法院驳回提交人对上诉法院决定的上诉。

2.8  199665日,Cagas先生代表提交人致函最高法院院长,提供了更多事实,证明他们被剥夺保释权是错误的。


2.9  1996726日,法院院长答复提交人说,他们已没有权利提出在最高法院没有提出的问题。

2.10  1998529日提交的另一份材料中,提交人称,1997324日和25日,他们中的一人,Julio Astillero先生曾被狱警施加“酒精酷刑或处理 ,目的是强迫他充当“国家证人”。曾向区域审判法院当时的主审法官Martin Badong法官报告所称的虐待,但该法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3.1  提交人称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二款。他们称,审判前拘留命令的依据只是情况证据,不足以作为拒绝保释的理由,而且,上级法院没有对这一命令进行适当审查,上级法院拒绝考虑所提供事实,因为审判法官已做了评估。

3.2  提交人称,法院院长1996726日驳回他们的申请依靠的是法律技术,而不是法律实质,而问题涉及基本宪法权利。

3.3  提交人指出,因为无罪推定是《菲律宾宪法》的一项原则,剥夺被告的保释权就是剥夺享有无罪推定的权利。他们还争辩说,他们被剥夺了保释权就是被剥夺了准备适当辩护所需要的充足时间和条件,这就违反了适当程序的原则。

3.4  虽然提交人没有直接引用,但在所提供事实中提交人度过的审判前拘留时间仍然表明有《公约》第九条第三款和第十四条第三款提到的问题,而且,据称Julio Astillero先生1997324日和25日遭受的虐待也表明有《公约》第七条和第十条提到的问题。

缔约国的意见

4.1  缔约国在1998316日的信中表达了对本案案情的意见。


4.2  缔约国强调,适当法律程序的权利,是其司法制度中刑事诉讼工作的基石;它认为,只要被告的案件在一个主管法院中得到审理,诉讼按照适当法律程序进行,被告是在按照宪法律例作出判决之后才受到惩罚,就是遵守了这项原则。

4.3  缔约国还指出,凡指控涉及可处以“永久监禁”的罪行,且证据确凿―由法官决定此一判断,均可取消保释权。

4.4  在本案中,缔约国认为,提交人虽然被剥夺了保释权,但未被剥夺假设无罪的权利,因为只有在对案件的是非曲直进行全面审判之后才能排除任何合理怀疑,宣布他们有罪。

4.5  另外,缔约国还认为,虽然审判前拘留是一种使提交人没有充足时间和条件准备辩护的情况,但只要具备第4.2段中提到的适当程序的要素,这种拘留的原则就没有脱离适当法律程序的本质。

4.6  缔约国强调指出,Cagas先生在其199665日给法院院长的信中承认,“在送达上诉法院和最高法院的调案复审令中从未提到[19931022]命令中提到的缺陷”,而且,Cagas先生还承认直接向法院院长作了申诉。在这方面,缔约国指出,院长办公室从属于最高法院,不以任何形式参与案件的判决;因此,他没有权力审查最高法院作出的决定。缔约国还指出,提交人有依法指定的一位知名人权律师作代表。

提交人的意见

5.1  1998529日的信中,提交人对缔约国的意见提出了意见。

5.2  提交人重申认为,在保释被拒绝之后,被告被假设无罪的权利就受到实质性损害。而且,被告一旦被审判前拘留,他就没有准备辩护所必要的充足时间和条件,最终实际上也就失去了适当程序。

5.3  作为一项普遍规则,在一切刑事诉讼中均可给予保释。这一规则的唯一例外是,被告被控以要受严厉惩罚的极端罪行的情况,而且更重要的是,指控被告的证据确凿。这还要求,保释权的任何例外都必须在决定中充分说明理由。


5.4  在本案方面,提交人认为,从19931022日的审判法院命令来看,拒绝保释没有道理。而且,他们还认为,有力证据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在这方面,提交人指出,检控只表明,他们是可能犯下罪行的嫌疑人,而其依据只是对情况证据的调查结果。提交人认为,在没有看到实际谋杀行为的目击证人的情况下,本案的情况证据不足以证明提交人是犯罪行为人。

5.5  提交人还指出,不论上诉法院还是最高法院都只考虑了案件的程序方面,认为审判法官可决定对事实的评定,而没有在评估拒绝保释需要有力证据这一宪法要求之后决定如何处理保释权利问题。因此,提交人随后向法院院长提出了这一问题,同时指出,当在后者的管辖范围内出现歪曲法律的现象时,他有权、也有责任提醒审判法官注意。

5.6  为使委员会能根据所有适当资料作出决定,提交人还提请委员会注意下述最新情况:

1998520日,一项调查动议被拒绝。

据称由Cagas先生发给Arevalo夫人的丈夫、并主要由检察机关用来确定犯罪动机的电报原件从未公开出示,显然已丢失。提交人提供了证明,根据证明,不能找到这一证据的原件。

缔约国的进一步意见

6.  上述意见于19981030日转交缔约国。2000920日,再次致函缔约国,请其提出对本案案情意见。缔约国在2000102日的一项普通照会中告诉委员会,它不想对案件提出进一步意见,并提到其1998316日的来函。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7.1  在审议一项来文中所提出的任何要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按照其议事规则第八十七条确定,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申诉是否可以受理。

7.2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对受理来文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提交人已用尽所有可用的国内补救措施,而且,没有在其他国际调查程序或解决办法之下审查同一问题,因此,委员会宣布,来文可以受理。

7.3  关于因为拒绝保释而违反了第十四条第二款的说法,委员会认为,拒绝保释并不必然影响提交人被假设无罪的权利。然而,委员会认为,超过9年的预防性拘留是过长的拘留,确实影响到被假设无罪的权利,因此,表明已违反第十四条第二款。

7.4  关于根据《公约》第九条第三款和第十四条第三款提出的问题,委员会注意到,在提交来文时,提交人已被拘留4年多而尚未被审判。委员会还注意到,在通过委员会的意见时,提交人似乎已被拘留了9年多而未被审判,这将严重影响审判的公正性。委员会回顾了其第8号一般性意见,其中认为,“审判前拘留应当是个例外,而且时间要尽可能短;它注意到,缔约国没有说明如此长时间拘留的理由;委员会认为,在本案中,拘留时间过长属于无故拖延。因此,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面前的事实表明违反了《公约》第九条第三款。另外,鉴于缔约国有义务确保不得无故拖延审判被告,委员会认为,面前的事实表明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三款丙项。

7.5  关于Julio Astillero先生遭受虐待的指控,委员会注意到,指控属于很一般性的指控,没有说明所称行为的性质。因此,由于缔约国对委员会要求对提交人1998529日的来信提出意见的请求没有作出答复,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没有充分证实,证明Astillero先生根据《公约》第七条和第十条规定的权利受到了侵犯。

8.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人权事务委员会认为,面前的事实表明违反了《公约》第九条第三款、第十四条第二款和第十四条第三款丙项。

9.  根据《公约》第二条第三款甲项,缔约国有义务向提交人提供有效补救,这就要求对他们因被非法长期拘留所遭受损失给予赔偿。缔约国还有义务确保对提交人立即进行审判并提供第十四条规定的所有保障,如果不可能进行这种审判,则予以释放。

10.  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二条,缔约国已承诺保证在其领土内和受其管辖的一切个人享有《公约》所承认的权利,在已确定有违反《公约》的情况时提供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关于为执行其意见所采取措施的情况。

 

[以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通过,英文本为原本。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委员会委员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和
Rafael Rivas Posada先生的
个人意见(异议)

在本案中,委员会认定,菲律宾侵犯了Cagas先生、Butin先生和Astillero先生的权利,因而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九条第三款、第十四条第二款和第三款。在这方面,我同意多数的意见,但不同的是,我认为,委员会还应当判定菲律宾也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一款。我的理由如下:

 

Cecilia Medina Quiroga (签字)

Rafel Rivas Posada (签字)

 

[提出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西班牙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委员会委员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的个人意见(异议)

我反对关于违反《公约》第七条和第十条、因而使提交人Julio Astillero先生受害的多数意见,我的异议是基于下述考虑:

1998529日的来文中,提交人说,他们中的一人Julio Astillero1997324日和25日曾两次遭受酷刑。他们把那种酷刑叫作“酒精处理”并指明主要肇事者是Marlon Argarin, 他当时是拘留他们的(菲律宾)Camarines SurTinangis监狱Pili劳改农场的监狱警卫。他们还说,Argarin警卫后来成为行动安全处处长,他在施加酷刑时得到发生有关事件的同一监狱的其他警卫的协助。他们还申诉说,对Astillero施加酷刑的目的是迫使他成为“国家证人”。

另外,提交人还说,曾向Camarines Sur省,Pili, 33区,一审法院院长Martin Badong法官申诉所有这些情况,但据他们说,他没有采取行动对申诉进行调查。

虽然提交人没有解释什么是所谓“酒精处理”,但鉴于申诉人所使用的与《公约》第七条一致的术语,无疑这涉及酷刑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任何人都不应当受到这种待遇。由于Astillero被剥夺自由并遭受酷刑,他没有受到人道对待或没有得到作为人应当得到的尊重。

下述情况充分证实了关于违反《公约》第七条和第十条的申诉:

提交人与酷刑申诉有关的所有这些意见以及其他意见都已于19981030日提请缔约国注意。缔约国面对这些意见始终保持沉默,正如委员会在其他场合所申明的,这种表现就是不合作,不遵守《任择议定书》第四条第二款规定的义务,即向委员会书面解释或说明事件,及该国是否已采取任何补救措施。

而且,缔约国的不合作还表现在对委员会2000920日再次提出的请求所作的答复上;它在一项普通照会中再次表示,除了它1998316日的初次来函以外,它不想就问题发表更多意见。缔约国在该次来函中对所申诉酷刑行为未作任何解释,因为有关行为是在缔约国提交意见之后通知委员会的。

因此,委员会应当结合它掌握的所有其他情况考虑提交人的申诉,认定对被拘留者Julio Astillero的行为构成违反《公约》第七条和第十条。

 

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 (签字)

 

[提出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西班牙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的下列委员参加了对本来文的审议:Abdelfattah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Louis Henkin先生、Ahmed Tawfik Khalil先生、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Rafael Rivas Posada先生、Nigel Rodley爵士、Martin Scheinin先生、Ivan Shearer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 and Maxwell Yalden先生。

本文件后附有委员会三位委员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Rafael Rivas Posada先生和Hipolito Solari Yrigoyec先生签字附议的两份个人意见。

提交人在来文中没有说明这种处理是什么。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