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780/1997号来文,Laptsevich诉白俄罗斯(2000
320日第六十八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Vladimir Petrovich Laptsevich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白俄罗斯

来文日 1997818(首次提交)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日期2000320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0320举行会议

结束了Vladimir Petrovich Laptsevich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780/1997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供的所有书面材料,

通过如下意见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提出的意见

1.  来文提交人是白俄罗斯公民,名叫Vladimir Petrovich Laptsevich, 居住在白俄罗斯Mogilev。他称自己是白俄罗斯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第2款行为的受害人。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  1997323日,在白俄罗斯Mogilev市中心,提交人散发传单,纪念白俄罗斯人民共和国宣布独立周年日。在散发传单时,Mogilev中心区内务局的官员走上前来,没收了他手中的尚未散发的37份传单,随后指控他触犯了《妨害行政法》第172(3)款,说他散发的传单没有印出必要的出版数据。根据这项指控,提交人被行政委员会罚款39万卢布。提交人对这一决定向中心区法院提出上诉,该法院于1997613日驳回了上诉。他接着向地区法院和最高法院提出了上诉,但分别于1997618日和1997722日被驳回。因此,提交人说,他已经用尽了国内可以使用的所有补救办法。

有关国内法律

3.1  提交人受到处罚,理由是他没有遵守新闻和其他大众媒介法(《新闻法》)26条的要求。第26条规定:

“每种定期印刷出版物应含有下列详细资料:

(1) 出版物名称;(2) 创办人(共同创办人)(3) 编辑(主编)或其副手的全名;(4) 每一期的序列号和出版日期,如果是报纸的话,还要写上付印日期;每期(每份)的价格或指明“价格未定”或“免费”;(6) 印数;(7) 发行登记号(由邮局投送的出版物)(8) 出版商和印刷商的详细地址;(9) 注册号。”

3.2  新闻法第1条规定了上述要求的范围。除其他外,它具体规定:

“定期印刷出版物”是指报纸、杂志、小册子、年鉴、通讯以及其他有固定标题和序列号、每年至少出版一次的出版物。……

由此项法律所确立的关于定期印刷出版物的规定还适用于使用计算机和计算机数据库中的资料、印数在300份以上的定期印发的文本,也适用于以印刷的通讯、海报、传单和其他材料形式印发的大众新闻媒介。”

3.3  根据《妨害行政法》第172(3)款,传播未按规定程序印制或未载明必要出版数据或含有对国家、公共秩序或个人的权利和合法利益有害的材料的印刷品,皆属于妨害行政行为。根据该法律,对这种犯法行为应处以罚款和/或没收等处罚。

 

4.  提交人称,他应受《公约》第19条第2款保护的言论和见解自由受到侵犯。提交人称,对他的处罚是非法的,因为《妨害行政法》第172条第3款不适用于此案。在这方面,他说,传单载有印数的资料以及印发传单的组织的名称。他说,传单上写明了印数为200份,这正是为了表明《新闻法》不适用于这一出版物。另外,提交人说,传单不是供出售的定期刊物或出版物,因而不可能有任何序列号、发行登记号或注册号。提交人还提到《白俄罗斯共和国宪法》第33条和第34条,这两条保障公民有权享受言论和见解自由,有权传播信息。

缔约国提交的资料和提交人的有关评论

5.1  1998716日提交的资料中,缔约国就来文的实质内容发表了评论。缔约国先是指出,提交人没有否认1997323日他分发了传单和传单没有载列按新闻法必须写明的所有出版数据。他这样做,就违反了《妨害行政法》第172条第3款。缔约国指出,法律中的关于印数不到300份的出版物不必登载出版数据的规定不适用于传单。

5.2  缔约国还说,“提交人所发的传单载有歪曲白俄罗斯国家历史形成过程的文字,传单讲述了所谓的布尔什维克的占领和白俄罗斯人民对“占领者”的武装斗争,传单还呼吁在今天学习“这种斗争”,争取白俄罗斯的独立。”

5.3  最后,缔约国说,来文所争论的白俄罗斯《新闻法》以及该法的执行情况完全符合缔约国按照公约第19条所承担的义务。

6.1  19981115日提交的评论中,提交人反驳了如下说法,即传单“载有歪曲白俄罗斯国家历史形成过程的文字”。他说,他在白俄罗斯接受了最高的历史学教育,传单所提到的所有日期和事实都是在历史上确凿无疑的。提交人承认他将布尔什维克指为“占领者”,但他指出,白俄罗斯共和国是一个“非意识形态化的”国家,因此任何根据这一说法而施加的处罚一定违反公约第19条。

6.2  提交人反驳说,传单中没有任何内容可以解释为是呼吁人们今天学习对布尔什维克的斗争,以争取白俄罗斯的独立。提交人称,对他的处罚是事先设定的,实际上等于出于政治动机而进行的迫害,因为他担任了反对党即白俄罗斯社会民主党(Narodnaya Gramada)Mogilev市的支部的主席。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7.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主张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按照《公约任择议定书》是否可以受理来文。

7.2  委员会指出,提交人称已经用尽了一切国内补救办法,而缔约国没有反对这一点。委员会因此认识到来文的可受理性没有遇到任何障碍,因此按照当事双方所提供的《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所要求的资料,对案件的内容进行了审查。

8.1  委员会面对的第一个问题是:在提交人所说的案件中适用《新闻法》第26条,因而导致其传单被没收、提交人被罚款,这是否构成了第19条第3款所说的对提交人的言论自由的限制。委员会注意到,根据上述法律,其第1条所界定的刊物出版人必须在刊物上写明某些出版数据,包括发行登记号和注册号,但据提交人说,这些只能从行政当局获得。委员会认为,缔约国对印数不到200份的传单施加这种限制,就构成了妨碍提交人传播信息的自由的障碍,而这种自由是受第19条第2款保护的。

8.2  委员会注意到,第19条规定只有依法并且在下列情况所要求时才可以施加限制:(a) 为了尊重其他人的权利和名誉;(b) 为了保护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健康或道德。言论自由权利在任何民主社会都是至为重要的权利,对这种权利的行使施加任何限制必须符合严格的合理性条件。

8.3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称,《妨害行政法》第172条第3款对他不适用,因此对他的处罚是非法的,构成了对公约第19条的违反。然而委员会无法对白俄罗斯法院关于上述条款是否适用的调查结论进行重新评价,这一问题看来是有解释余地的(见上文3.2)。尽管如此,即使对提交人施加处罚按国内法是允许的,但缔约国必须表明这些处罚是为了第19条第3款所列的正当目的而必需的。

8.4  从上文5.2段所述的缔约国的简单说明中,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处罚是对于保护国家安全所必要的,因为提到了提交人传单的内容。然而,委员会收到的材料中没有任何内容表明,警察的行动或法院的结论除了以缺乏必要的出版数据为根据外,还有其他什么根据。因此,委员会面前的唯一问题是对作者由于没有列出新闻法所要求的详细数据而施加了处罚可否认为对保护公共秩序或对尊重其他人的权利或名誉是必要的。

8.5  在这方面,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称,《新闻法》第26条的要求基本上与《公约》一致。然而缔约国没有试图说明提交人的具体案件,没有解释出于何种理由要求提交人在出版和发行其印数为200份的传单之前,他必须向行政当局登记他的出版物,以便获得发行登记号和注册号。此外,缔约国也没有说明为什么这一要求对于第19条第3款所列的正当目的之一是必要的,为什么违反了这些要求就不但要罚款,而且还没收提交人手中剩余的传单。在没有充分说明登记要求和采取的措施的必要性的情况下,委员会认为,这些对于保护公共秩序或对于尊重其他人的权利或名誉不能认为是必要的。因此委员会认为第19条第2款在本案里受到了违反。

9.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行事,认为它收到的事实表明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第2款受到了违反。

10.  根据《公约》第2条第3(a)项,缔约国有义务向Laptsevich先生给予有效的补救,包括给予赔偿,其赔偿额应不少于罚款额的现值,并且还应加上提交人所承担的任何法律费用。缔约国还有义务采取措施防止今后发生类似的违反《公约》的事件。

11.  委员会铭记,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之后,已经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公约》是否受到违反,并且铭记缔约国按照《公约》第2条,承诺确保其境内和受其管辖的所有个人享受到《公约》所承认的权利,并在发生违反《公约》之情事时,提供有效和可以执行的补救,因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之内提供为执行委员会意见而采取的措施的资料。缔约国还须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了对本来文的审查:Abdelfattah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atwarlal Bhagwati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Colville勋爵、Elizabeth Evatt女士、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Martin Scheinin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Roman Wieruszewski先生和Maxwell Yalden先生。

参见第574/1994号来文,“金诉大韩民国”,委员会1998113日通过的意见;第628/1995号来文“朴诉大韩民国”,19981020日通过的意见。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