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779/1997号来文Äärelä Näkkäläjärvi芬兰
(20011024日第七十三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Anni Äärlä女士和Jouni Näkkäjärvi先生
(由律师Johanna Ojala女士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来文日 1997114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11024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代表Anni Äärlä先生和Jouni Näkkäjärvi女士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779/1997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通过了如下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提出的意见

1.  1997114日来文的提交人是Anni ÄäreläJouni Näkkäläjärvi均为芬兰国民。他们声称是芬兰违反公约第2条第3款、第14条第12款以及第27条行为的受害者。他们由律师代理。

陈述的事实

2.1  两位提交人均是萨米族驯鹿牧养人并为Sallivaara鹿牧养合作社的成员。该合作社有286,000公顷供牧养驯鹿的国有土地。两位提交人以及其他人曾提出来文,声称在驯鹿饲养场某些地区从事的伐木和公路建造活动,违反了公约第27条。对此,委员会于1994323日宣布上述来文 不予受理,因为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委员会尤其认为,所涉缔约国表明,提交人在诉诸委员会之前,本应先在国内诉讼程序中援用第27条。此后,在谈判未获得结果的情况下,提交人向Lappi区初审法院提出了诉国家森林和公园管理局(森林管理局)的诉讼案。这项投诉,寻求尤其根据公约第27条,禁止在Mirhaminmaa-Kariselkä区从事任何森林采伐或道路建筑。据说这一地区是Sallivara合作社最好的一片冬季牧场之一。

2.2  区法院依照提交人的要求对这片森林进行了实地勘查之后,于1996830日裁定禁止在Kariselä区域92公顷面积内采伐或建造道路,但允许在Mirhaminmaa区域从事采伐和道路建筑。 法院就林木采伐进行了检测,以求确定“其有害性影响是否很大,从而可被视为剥夺了萨米人作为其文化之一部分的驯鹿牧养,是否适应于现代发展,和是否有利可图和合理法院裁定,Mirhaminmaa地区的伐木可长期地有益于该地区的驯鹿牧养,并且将符合上述各方面的利益。Kariselkä区域不同的环境条件意味着,将出现苔藓保留地面积的长期性萎缩。法院尤其参照了委员会的决定, 并在综合考虑到这一地区作为应急饲养牧场的事实的情况下,认定伐木的上述影响将妨碍该地区的驯鹿牧养。作出这项决定的一个因素是,为森林管理局作证的专家透露他并未勘查过所涉的那片森林。此项决定下达后,Mirhaminmaa区域的伐木按期进行。

2.3  根据森林管理局向Rovaniemi上诉法院提出的上诉,森林管理委员会当时提出要求采取口头听审的例外措施。法院批准了这一动议,但拒绝了提交人要求上诉法院本身从事实地勘查的动议。与此同时,那位专家证人对森林作了勘察,他再次重述了他为森林管理局所作的初审证词。另一位森林管理局的专家证人证实,提交人的牧养合作社不会因为所涉的采木缩小了放牧场面积而蒙受巨大的损害,然而法庭并未被告知,证人已经向当局提议,由于严重地放牧过渡,应当将提交人的牲畜数量减少500头。

2.4  1997711日,上诉法院推翻了初审裁决,允许同时在Kariselkä区进行伐木,并且裁定提交人须支付75,000芬兰马克的诉讼费。 法院对专家的证据采取了不同的看法。法院认为,所拟议的小区域采伐(不再从事道路工程)对树苔数量的影响很小,并且在一段时间之后可扩大地苔的生长量。根据这一地区不是主要的冬季牧场,而且近几年来也未作为备用牧场使用过的调查结果,法院裁定,这不能表明会对驯鹿牧养产生长期的不良影响,即使直接的影响也甚小。上诉法院或森林管理局并未告诉提交人,森林管理局根据委员会就Jouni Länsman及其他人诉芬兰 的另一个案件得出未产生违反公约27条行为的结论,向上诉法院提出了据称扭曲事实的辩护论点。提交人只是在收到上诉法院的裁决书时,才简要地得知上述辩护状的情况。法院在裁决书中阐明,已经考虑到了这些重要情况,但是“显然没有必要”让提交人有一个作出评论的机会。19971029日,最高法院在自行酌定并不说明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裁定不批准提出上诉的请求。此后,在Kariselkä区域进行了采伐,但未建筑公路。

2.5  19971215日,监察专员裁定,Inari市政当局以及市长对提交人施加了不适当的压力,正式要求提交人撤回他们的法律诉讼,但并未发现森林管理局有非法或其他的不法行为。 监察专员的补救措施只是就这一结论提请各有关当事方的注意。199861日,农业和林业部(19971113)的决定生效,将允许Sallivaara牧养畜数量规模压缩了500头,从原有的9,000头压缩至8,500头。1998113日和11日,森林管理局要求提交人支付法院裁定的20,000多芬兰马克司法费。 森林管理局扣去的这笔款额相当于提交人大部分的应纳税收入。

 

3.1  提交人声称这是一项违反公约第27条的行为,因为上诉法院允许在构成提交人牧养合作社最佳冬季牧地的Kariselkä区从事采伐和道路建筑。提交人称,在放牧地的采伐,加上与此同时限制允许饲养的驯鹿头数,相当于剥夺了他们与社区中其他萨米人一起享有的文化权利,而驯鹿饲养是萨米人社区的基本生存方式。

3.2  提交人声称存在着违反公约第14条第12款的行为,指称上诉法院对本案未判先决的偏见态度,丧失了公正性,并违反了平等的原则,(1) 在允许口头听审的同时,拒绝进行实地勘查,和(2) 在审议重大资料的同时,又不让另一方有机会作出评论。提交人还指称,上诉院对初审法院中胜诉的提交人下达支付诉讼费的判决,表明了偏见性的态度并且实际上阻止了其他萨米人援用公约权利维护萨米人的文化和生活。国家不为贫困的投诉者提供援助,以解决法院判定的诉讼费。

3.3  提交人还声称,在法院受理案件期间,森林管理局施加了不适当的影响。提交人声称曾遭到骚扰、组织民众会议对他们进行指责;并且让市政府正式地要求他们撤回诉讼,否则将面临危害牧养合作社经济发展的风险;并且曾让森林管理局对其中的一位提交人提出子虚乌有的刑事行为指控。

3.4  提交人声称,最高法院毫无理由地决定拒绝提出上诉的请求,违反了公约第2条第3款含义所指的享有有效补救办法的权利。他们辩称,在表明违反第14条,存在司法不公正的情况下不准许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意味着对这一违法行为不存在有效的补救办法。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问题和来文所陈案情的意见

4.1  缔约国于1999410日对来文作出了答复。缔约国对此案可否受理问题提出了反对意见。缔约国声称有些申诉未援用无遗国内补救办法。鉴于提交人并未对初审裁决中允许在Mirhaminmaa区域进行采伐和道路建筑的部分内容提出上诉,他们并未用尽现有的国内补救办法,因而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b)项,这一部分申诉不可受理。

4.2  缔约国辩称,未能证实具有违反公约任何条款的行为。至于根据第27条提出的申诉,缔约国承认萨米人社区是这项条款规定予以保护的少数民族,而且社区的个人有权得到条款的保护。缔约国还承认,驯鹿牧养是萨米人文化公认的一部分,既然这是萨米人文化的基本内容。亦是该民族生存的必要手段,就应按第27条规定得到保护。

4.3  然而,在援引Lovelace诉加拿大 Ilmari Länsman及其他人诉芬兰 两个案例进行辩驳时,缔约国指出,不是每一项以有限的方式改变原本状况的干预行动,都可视为对第27条权利的剥夺。在Länsman案件中,委员会明确地验证了,这一影响是否“如此之大,从而切实形成了[对第27条权利的]剥夺”。缔约国还援引了挪威最高法院和欧洲人权法院的案例以阐明,必须在严重和重大地干预了土著人利益的情况下,才会产生可提交法院裁定的问题。

4.4  对于目前的案件,缔约国强调Kariselkä的伐木规模有限,仅占该合作社286.66公顷总面积中的9.2公顷。缔约国援引了Jouni Länsman及其他人诉芬兰的案情, 对于该案,委员会认为在255,000公顷中进行3,000公顷的森林采伐并未形成违反第27条的行为。

4.5  缔约国指出,两个法院都对提交人的申诉进行了彻底的审查,并且根据公约第20条对此案进行了明确的审议。两个法院听取了专家证人的意见、审查了大量的重要文件材料并进行了实地勘查,然后才对事实作出评估。上诉法院认定,苔藓牧场情况差,而伐木将有助于恢复苔藓的生长。 预期的间歇性采伐,也是一种较低影响程度的采伐方式,不会产生重大后果,而且低于委员会认定不存违约行为的Jouni Länsman案情中预期的采伐影响力。缔约国还对Kariselkä区是否可以称为“最佳(冬季)牧场地”的说法提出异义,指出法院认为该区域不是主要的冬季牧场地,而且近几年来甚至未作为备用牧场使用过。

4.6   缔约国还强调,按照委员会在Jouni Länsman案中的要求,有关人员已实际参与影响到他们的决定。森林管理局把驯鹿牧群主视为利益攸关的群体进行磋商之后制定出的计划。在这一过程中接受了Sallivaara委员会的意见,改变了野生委员会原先的提议,以实现林业与畜牧业之间的调和,包括压缩了林业的现有面积。为此,缔约国广泛地述及林业管理局所承担的可持久地管理和保护自然资源,包括萨米人驯鹿牧养文化需求的法律义务。 因此,缔约国辩称,在对林业和鹿饲养的不同利益进行了适当斟酌之后,才形成了最恰当的林业管理措施。

4.7  缔约国指出,委员会认可了在Ilmari Länsman案中实现的这种调和,在该案中,委员会认为,为使计划的经济活动符合第27条,提交人必须能够继续得益于畜牧业。本案中考虑采取的措施,通过稳定苔藓的来源,也对驯鹿畜牧业有利,符合该条。此外,许多放牧者,包括提交人本人在从事畜牧业的同时,也在其土地上从事林业。

4.8  最后,缔约国指出,与提交人的宣称相反,尽管牧养人委员会和萨米人议会提出了压缩鹿头数的意见,但并未作出削减鹿数量的决定。

4.9  总之,缔约国针对这项声称指出,在此案中对提交人享有萨米人文化的权利,包括鹿饲养权都得到了适当的考虑。虽然伐木和随之产生的废料可能会暂时地对牧场形成一些不利影响,但并未表明这一结果会产生相当程度和长期性的影响,从而会阻止提交人在这片牧场上按其现有的规模继续饲养鹿。相反,情况表明,由于较密集的放牧,牧场已处于较差的状况并且需要恢复。此外,采伐所涉及的面积只是合作社牧场面积的一小部分,而且这片冬季牧场在大部分情况下,是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危机时期所使用的。

4.10  至于提交人根据第14条提出的申诉,缔约国作出了反驳,认为法庭判定的司法费用或法庭遵循的程度并未显示出违反第14条的情况。

4.11  至于规定支付的诉讼费,缔约国指出,根据该国法律,当胜诉方提出要求时,败诉方有义务向胜诉方支付合理的诉讼费。 不论诉讼方是个人还是公共当局,还是涉及人权问题的案件,法律不会因此而作出改变。这些原则在许多其他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德国、挪威和瑞典也都是一样的,并且也是避免不必要的法律诉讼程序和拖延的正当措施。缔约国指出,这项机制,以及律师免费提供的法律援助,确保了起诉人与被告之间的平等。然而,缔约国指出,从199961日起对法律作出的一项修订,将允许法院根据职权削减支付诉讼费的法令,否则将会对诉讼程序的结果,诉讼各方的地位以及诉讼事由的重要性,形成明显地不合理或不平等的后果。

4.12  在本案中,裁定提交人支付的诉讼费是10,000芬兰马克,低于森林管理局实际要求偿付的83,765.59芬兰马克。

4.13  至于上诉法院采取的程序,缔约国指出,根据芬兰法律(与当初一样),是否进行口头听证,并非由当事方来决定,而是在需要判断区法院采纳的口头证词可靠性和重要性时,由法庭作出安排。至于拒绝现场勘查,在充分听取了口头证词和证据之后,法院认为,这样的勘查不会提供任何进一步的有关证据。地区法院的勘查记录无争议,因此没有必要进行勘查。缔约国指出,证人可以前往访查有关的林区,而这样的访查不会有损于司法利益。然而,法院的裁决并未表明,证人实际上曾经访查这片过森林,或者证实证据有多大的决定性作用。提交人也有一位熟悉那片森林情况的证人。

4.14  至于森林管理局在上诉时限超过之后就Jouni Länsman案件提出的意见,森林管理局指出,之所以逾期只是因为委员会的意见是在逾期之后发表的。森林管理局的信件仅仅载有对裁决的实际说明,并没有详细的评论意见, 因此,缔约国认为这显然没有必要请另一方提出评论。缔约国指出,法院本可在任何情况下按照职权将委员会的《意见》当作法律渊源考虑,而且诉讼双方本可在口头听审期间就此《意见》进行评论。

4.15  缔约国驳斥了提交人认为在违背第2条的情况下,无有效补救办法权利的论点。芬兰法律直接地列入了公约并且可以(而且曾经可以)就此直接地向各级法院提出上诉。对于任何一项初审决定都可提出上诉,而上诉法庭的裁决只能在获准之后才可提出上诉。只有在必须确保法院做法的一致性;只有在出现程序性或其他方面的缺陷,必须推翻下级法院的裁决;或者只有在存在着其他重大的理由情况下,才可准许上诉的请求。在本案中,两级法庭已经对提交人的申诉和论点进行了全面的审议。

4.16  关于笼统地声称蒙受干扰和干预的申诉,缔约国说,森林管理局向警察报告,其中一位提交人的丈夫涉嫌未经批准在国有土地上砍伐林木。在警察仍对此事进行调查期间,这位所涉提交人向森林管理局支付了损失费和调查费。然而,这些事并未影响森林管理局对待来文所提问题的做法。

提交人对缔约国评论的答复

5.1  提交人对缔约国19991010日的评论作出了答复。

5.2  关于是否受理来文问题,提交人称,他们集中精力在上诉法院中维护区法院有关Kariselkä区的决定,并未就Mirhaminmaa区的采伐寻求补救办法。

5.3  至于案情,提交人辩称,Mirhaminmaa区域的采伐直接和必然地影响了提交人根据第27条享有的权利。在合作社最佳的冬季牧场进行采伐,加剧了对提交人牲畜饲养的侵害,并加重了Kariselkä区作为牧场的战略性重要意义,因此,应当考虑到这一点。在冬季和春季由于此类牧场的稀少, 在驯鹿喂养饲料贫缺的关键时期,Käriselkä区显得尤其至关重要。由于其他一些区域内的活动限制了放牧的可能性,包括大规模的金矿开采,其他矿石开采,大规模的旅游业以及雷达站的运作,加剧了Kariselkä区的重要性。他们指出,在对牧场的侵蚀之后,减少了可供放牧的土地面积,造成了剩余牧场的过度放牧。提交人指出,总之,已经在Kariselkä区进行了林木采伐。

5.4  提交人就缔约国声称未作出旨在削减驯鹿头数的决定一说作出了反驳,并举证出示了199861日生效的农林部19971113日削减Sallivaara鹿头数的决定,决定拟将由原来的9,000头压缩至8,500头,削减了500鹿。这项削减是由于牧场条件差的结果(缔约国本身也承认这一点),而据称,上诉法院的结论认为,牧场足够而且条件良好。提交人还驳斥了缔约国有关提交人本身从事采伐活动的说法,阐明从事采伐是为了确保在贫困经济条件下生存所必要的,而且无论如何也无法与缔约国从事的采伐规模相比。

5.5  至于缔约国就来文中根据第14条提出的问题所作的辩解,提交人就支付司法费用问题作了说明,认为目前经修订的而且更为灵活地有关支付司法费的制度并不适用于他们。之所以作出这项修订案,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提出了本来文的结果。提交人指出,森林管理局在执行这项司法费的判定时公开宣称,当局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审理”。然而,提交人在初审时胜诉的事实,表明至少不可认为这项审理是无必要的。

5.6  关于口头听审和上诉法院未进行实地勘查问题,提交人指出,虽然口头听审在当时是例外措施,但他们并不反对口头听审这样的做法,而是反对整个程序。整个程序是不公正的,因为在批准口头听审的同时,却拒绝进行实地勘查。提交人辩称,法庭在尚未聆听完所有证人的证词之前,即拒绝了实地勘查的要求。总之,根据芬兰司法程序,在举行主要的听审之前,本应进行实地勘查。提交人还称,勘查记录(含有一页纸的记录和若干张照片)并没有而且也不可能取代需为时一天的实地勘查。

5.7  关于森林管理局在逾期之后向上诉法院提出的评论意见,提交人说,评论意见包括了委员会就Jouni Länsman提出的《意见》和辩护状。在口头听审开始时,提交人曾想把裁决提供给法院,但被告知森林管理局已经将裁决提交给法院了。法院并未提及辩护状,而且在听审期间也未提请提交人注意。提交人认为,正如缔约国提交的译文所表明的,辩护状含有对委员会意见的曲解。这不意味着―亦如森林管理局所声称的―在本案件中未曾发生违反公约的行为。这两项案件是截然不同的,对Jouni Länsman案的意见,是根据国家法庭对该案的处理提出的,而本案则仍在审理之中。提交人认为,辩护状对法庭的决定产生了重大的作用,而提交人不能对之提出反辩,违背了第14条规定提交人应享有的权利。最高法院拒绝了要求上诉的请求,无法纠正这一侵权行为。由于在违背第14条的情况下形成的诉讼结果,森林采伐的实施,又违背了第27条。

5.8  200187日,提交人提供了农林部2001117日关于进一步削减Sallivaara合作社驯鹿头数的决定,根据贫乏的牧场条件,再次压缩了鹿头数(8,500削减至7,500)。在这两年半时间内将牲畜总头数削减了17%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6.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申诉之前,委员会必须依照议事规则第87条确定,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提出的来文是否可受理。

6.2  鉴于提交人的申诉并未涉及Mirhaminmaa区域本身,委员会没有必要就缔约国有关这一区域的论点作出是否受理的宣布。

6.3  至于提交人声称Inari市政府不适当的干预问题,委员会认为,实际诉讼程序可能受到干预,然而,提交人却未能证实他们的论点,证明事实表明已经产生了侵犯公约所载权利的情况。

6.4  至于提交人声称,他们在诉讼期间曾遭受到骚扰和恐吓,因为森林管理局召集了对提交人进行批判的公众会议,并对他们提出了莫须有的盗窃指控,对此,提交人未能就此申诉加以详细的阐述。除了此项指控本身之外未能提供任何实质性的证据,使得委员会无法适当地审议指控的实质及其对诉讼程序的影响。因此,这一部分的来文不具备为了受理的目的所提供的充足证据,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条不予受理。

7.1  委员会认为来文的其余部分可以受理,并着手审议案情。委员会依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规定,根据各当事方提出的所有资料审议了来文。

7.2  关于提交人声称,上诉法院判处了他们支付大数额诉讼费的做法,违反了第14条第1款规定的人人在法庭前平等的权利,委员会认为,根据法律判决向胜诉方支付诉讼费用的僵硬规定,有可能对宣称公约规定的权利遭到侵犯,拟向法律投诉寻求补救的人的能力产生遏制性影响。就此具体案情而论,委员会指出,提交人即是就公约第27条规定的权利遭到侵犯的案情提出诉讼的个人。在此情况下,委员会认为,上诉法院在未斟酌考虑对具体提交人的影响,以及对其他类似情况的申诉人向法院投诉的影响情况下,作出支付巨额诉讼费的判决,违反了公约第14条第1款规定的提交人的权利,以及公约的第2条。委员会指出,根据1999年对司法程序法的有关修订,目前缔约国的法院具有逐案审议上述要素的自由酌处权。

7.3  关于提交人依据第14条提出的申诉,宣称上诉法院虽批准了口头听审,但拒绝了实地勘查的做法是不公正的,委员会认为,按照总规则,国内法庭采用的程序性做法是法庭根据司法利益确定的事务。提交人有责任证明某一具体的做法造成了实际诉讼程序中产生的不公正现象。就本案而言,法庭认为有必要为了确定口头证词的可靠性和重要性,批准了口头听审。提交人未证明,这项决定带有明显的任意性或在其他方面执法不公。关于不进行实地勘查的决定,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未能证明,上诉法院依靠区法院对该地区的勘查以及法庭审理记录的决定,在听审中产生了不公正现象或者明显地改变了审案结果。因此,委员会无法确认上诉法院在运用司法程序方面存在着违反第14条的行为。

7.4  至于提交人辩称,上诉法院未让提交人有机会就林业管理局逾期提出的载有法律辩护论点的辩护状作出评论,违反了第14条第1款规定的提交人应得到公平的审理的权利,委员会指出,法院的根本义务是确保当事各方的平等,包括能够对对方提出的所有论点和证据进行辩驳。 上诉法院声明,该法院有“特别的理由”考虑一方具体提出的材料,而认为“显然没有必要”再请另一方作出答复。这样做,制止了提交人对另一方提出的辩护状进行反驳,而法院则根据上述辩护状的意见,作出了有利于辩护状提交方的裁决。委员会认为,这些情况表明,上诉法院未能够为每一方提供公平的机会,以便就对方提出的陈述进行反驳,从而违背了公约第14条第1款所载的法庭面前平等和公平审理的原则。

7.5  关于允许在Kariselkä区采伐违背了第27条的申诉,委员会指出,提交人是少数文化的成员,而且驯鹿畜牧业为其文化的基本要素,是无可争议的。委员会以往的做法一直是调查,缔约国对畜牧业的这些干预行动,规模是否过大从而未能适当地保护提交人享有其文化的权利。因此,委员会面临的问题是,对Kariselkä92公顷的伐木规模是否达到了产生影响的限度。

7.6  委员会指出,林业管理局在制定伐木计划时,曾与提交人和其他主要的利益攸关团体进行了磋商,并且应上述各方提出的批评意见,部分地修改了计划。区法院就部分有冲突的专家证据做出了评估,并在对实地进行勘察之后,裁定Kariselkä区是提交人享有根据公约第27条规定的文化权利所必须的。上诉法院的裁决也是从第27条的角度出发,对此证据采取了不同的看法,认为拟议的森林采伐,尤其可使地苔藓重新生长,从而可部分地促使驯鹿畜牧业的长期持久性,此外,从集体牧场的总体角度来看,这片所涉放牧场对畜牧业仅具次要的地位。委员会根据提交人和缔约国提交的资料,认为委员会不具备充分的资料,无法就该牧区对畜牧业的实际重要性和对畜牧业可持久性的长期性影响,以及公约第27条所列的后果做出独立的结论。因此,委员会无法确认,在这种情况下,92公顷的森林采伐是否相当于缔约国未适当地保护提交人享有萨米文化的权利,形成了违反公约第27条的行为。

7.7  参照委员会的以上结论,没有必要审议提交人根据公约第2条提出的其他申诉。

8.1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的规定,认为它掌握的事实表明,芬兰同时违反了公约第14条第1款和第2条,此外还单独违反了公约第14条第1款。

8.2  根据公约第2条第3()项,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有权得到有效的补救。关于判定提交人支付的司法费,委员会认为,由于这项支付费用的裁定违反了公约第14条第1款,此外,判决所遵循的程序本身也违反了公约第14条第1款,缔约国有义务退还提交人已经支付的那部分裁定的司法费,并且不再追究支付任何所判定的司法费部分。至于上诉法庭在处理林业局逾期提交的辩护状时,所采用的程序产生了违反第14条第1款的现象(7.4),委员会认为,由于上诉法院在严重违反公平审理规定的影响下作出的裁决,缔约国有义务重新审议提交人的申诉。缔约国还有义务确保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违约行为。

9.  鉴于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2条规定,缔约国也已承诺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后,即予以切实可行的补救。鉴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此外,还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意见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委员会委员Prafullachandra N. Bhagwati的个人(赞同)意见

我通篇阅读了委员会大部分成员表达的意见案文。除了第7.2段,以及第8.2段的部分内容之外,本人同意各位的意见。鉴于本人大体上同意对大部分问题的多数意见,我认为没有必要再就这些案情阐述本人的见解,因此我将直接地论述本人对第7.2和第8.2段的不同意见。

有关判处支付巨额费用的裁定,据称同时违反了第14条第1款和第2条,对此,大部分委员会根据事实和案情,认为这样的裁定构成了违反上述条款的行为。虽然有些委员会表达了不同意见,但本人赞同大多数的意见,只是本人的理由在方式上稍有不同。

显然,按照当时的法律,在裁定司法费用问题上,法院没有自由酌处权。法院根据法规的义务,必须将司法费用判给胜诉方。法院不能够在考虑到诉讼案的性质、所涉及的公共利益,以及当事方的财政情况,修改判定败诉方应支付的司法费―甚至拒绝下达支付司法费的判决。这样的法律规定可对一些不太富有的诉讼人,尤其是那些提出民众行动的诉讼人行使司法诉讼权产生的抑制性效应。本人认为,本案根据这种僵硬和不作任何区分的法律条款,对两位萨米部族的成员为维护他们的文化权利,就他们认为的严重侵权行为,为了维护公共利益提出的诉讼,下达支付巨额司法费用的裁定,显然同时违反了第14条第1款和第2条。今后这种情况将不会出现,显然是一件令人满意的事情,因为我们被告知,从此案提出起已经修定了有关司法费裁定的法律。目前,法庭对于是否应将司法费用判给胜诉方已经拥有自由酌处权,倘若拟判给胜诉方,则将依据于本人以上所叙的各类情况,确定将判给多大数额的司法费。

至于8.2段,本人认为,提交人有权享有8.2段就司法费用问题提出的补救办法,不仅仅因为根据第7.4段所述的理由,上诉法院依照本身就违反了第14条第1款的司法程序下达的诉讼费问题的裁定,而且因为根据第7.2段所述的理由,这项支付司法费的裁定本身同时违反了第14条第1款和第2条。本人完全赞同8.2段的其余部分意见。

Prafullachandra N. Bhagwati (签名)

[提出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委员会委员Abdelfattah AmorNisuke Ando
Christine ChanetEckart KleinIvan Shearerr
Max Yalden的个人(部分不同)意见

虽然我们赞同委员会对待裁定司法费用的总体态度(还请见伦敦诉澳大利亚(646/1995号来文)),但我们不认为本案提出了令人信服的理由并且证明,提交人实际上由于上诉法庭一级的有关裁决,严重地阻碍了向法庭的投诉,甚至封闭了他们今后向法庭投诉的大门。我们认为,提交人未能拿出证据证明钱财拮据的声称。

关于今后可能对提交人或其他潜在的提交人产生抑制性的效应问题,必须对司法程序法作出的修订给予应有的注意,据此,法院可在考虑到某一特定案件的具体情况(参见以上第4.11)下,对显然不合理或不公正的支付司法费的法令,有权作出削减。

然而,鉴于我们认同由于违反公约第14条第1款的做法(参见以上7.4),损害了上诉法院的裁决,法院有关司法费的裁定也必然受到了影响。因此,我们赞同委员会的结论,认为缔约国有义务退还提交人已经支付的裁定司法费用部分,并且不再追究支付任何所裁定费用的其余部分(见委员会意见8.2)

Abdelfattah Amor (签名)
Nisuke Ando (签名)
Christine Chanet (签名)
Eckart Klein (签名)
Ivan Shearer (签名)
Max Yalden (签名)

[提出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审查本来文:Abdelfattah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atwarlal Bhagwati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Maurice Glèlè Ahanhanzo先生、Louis Henkin先生、Ahmed Tawfik Khalil先生、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Rafael Rivas Posada先生、Nigel Rodley勋爵、Ivan Shearer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和Maxwell Yalend先生。

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85条,Martin Scheinin先生没有参加本案的审查

本文件后附委员会委员Prafullachandra Natwarlal Bhagwati先生签字附议的个人赞同意见,Abdelfattah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Eckart Klein先生、Ivan Shearer先生和Maxwell Yalend先生签字附议的部分不同意见

Sara以及其他人诉芬兰,第431/1990号来文。

缔约国指出,92公顷的面积相当于该合作社从事林业的6.900公顷土地的3%

Sara诉芬兰(431/1990号来文)Kitok诉瑞典(197/1985号来文)Ominayak诉加拿大(167/1984号来文)Ilmari Länsman诉芬兰(511/992号来文),以及委员会第23(50)号一般性意见。

这两位提交人总共应承担的诉讼费额为73,965.28芬兰马克,其中11%为年利息。

671/1995号来文。

这项申诉是将近三年前提出的。

未提供有关森林管理局是否追究偿付判决给该局的那部分未兑付费用的情况(55,000芬兰马克)

提交人在整个诉讼过程中也是靠免费的慈善代理。

24/1997号来文。

511/1992号来文。

1982226日挪威最高法院审理的Alta案和欧洲人权法院的G.E. 诉挪威案件第9278/1981和第9415/1981(联合)适用书、裁决和报告,第35卷。

671/1995号来文。

缔约国指出,另一个牧场合作社提议在其所在地区进行此种形式的采伐,以促使苔藓的生长。

缔约国援引了1993年《关于自然森林和公园管理局法》S.2条;1993年芬兰森林和公园管理局法令第S.11条;和农业和林业部鹿畜牧业问题工作组的文件。

1993年《司法程序法》第21章第1节。

此封信件的有关部分整段案文如下:“人权事务委员会的决定是对提交人的来文作出的,提交人认为,芬兰法院未对他们的案件进行应有的审议,案件的结果不正确。人权事务委员会拒绝了来文,认为最高法院的结论是正确的。与此同时,人权委员会感到,全国森林和公园管理局在Angeli地区执行和计划的采伐并未构成剥夺提交人从事《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7条所述、属于萨米人文化遗产一部分的鹿牧养权利。鉴于人权事务委员会得出了与最高法院同样的结论,该项决定肯定了全国森林和公园管理局的意见。”

Jansen-Gielen诉荷兰(846/1999号来文)中,委员会阐明:

“因此,上诉法院有义务不受任何规定时限的限制,确保每一当事方可对对方提出或者希望提出的文件证据提出异议,而且如有必要,可以暂停审理。在无法保证为了审理的目的让双方平等地举证的情况下,委员会认为存在着违反公约第14条第1款的行为。”(着重号另加)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