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777/1997号来文,Sánchez López诉西班牙
    (19991018日第六十七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Antonio Sánchez López (José Luis Mazón Costa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西班牙

来文日 19961022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19991018举行会议

通过以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提交人Antonio Sánchez López先生是住在西班牙穆尔西亚Molina de Segura的一名小学教师。他声称因西班牙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2款和第3(g)项而受害。他由律师José Luis Mazón Costa 先生代理。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199055日,提交人以每小时80公里的速度在时速限定为60公里的地区驾驶。警方雷达测出车子超速后拍了照。隶属内政部的交通总局请其作为违法车辆所有人指认违法者或车辆驾驶人,换句话说,他本人。这项要求的依据是第339/1990号敕令(《公路安全法》)72条第(3)款,其中规定:“车辆所有人一旦被要求,则有责任指认应对违法行为负责的驾驶人;如果他未能迅速履行其义务,而又没有正当的理由,则可基于严重行为失检的罪名处以罚款”。

2.2.  鉴于这一要求并为了行使不供认犯罪的基本权利,Sánchez López先生向交通当局回了信,指出他不是车辆驾驶人,而由于他在该段期间把车子借给好几个人,他也不知道是谁在开车。结果,作为严重行为失检的违反者,他被罚款50,000比塞塔(超速罚款原为25,000比塞塔)

2.3.  提交人就此案件向法庭起诉(穆尔西亚行政诉讼部门),声称处以罚款侵犯了他的基本权利,尤其是无罪推定的权利、不供认犯罪的权利和不作不利于自己的证言的权利,这些权利均为《西班牙宪法》所承认。他还要求向西班牙宪法法庭提出有关违宪的起诉。主管部门驳回上诉,指出罚款是合法的。

2.4  提交人向宪法法庭提出不服上述裁决的上诉,要求发动保护宪法权利的司法程序。宪法法庭于199622日以实际案例为依据的裁决驳回了上诉,这样做时,它引证了法庭19951221日完整解决司法机构就《公路安全法》第72条第(3)款提出的若干有关违宪的问题而作出的另一项裁决所确立的原则。

2.5.  辩护律师指出这项裁决互相矛盾,因为它既承认不作不利于自己的证言的基本权利是西班牙宪法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又指出在未能遵守政府行政规定的情况下对这种权利也可适用惩罚程序。尽管如此,当驾驶人为车辆所有人本人而强迫他透露或指出驾驶者的姓名,但说这种义务并不构成侵犯他不供认犯罪的基本权利,这显然是严重自相矛盾的。裁决书中便附有由两位法官签署的异议意见,指出《公路安全法》第72条第(3)款无疑侵犯了不作不利于自己的证言的基本权利。

 

3.1  辩护律师指出提交人是《公约》第14条第3(g)项被违反的受害人,因为他被强迫承认犯罪—— 身份识别要求是向车辆所有人发出的,而他事实上就是应对违法行为负责的驾驶人。在这种情况下,他被迫作出自责的声明,因而违反了《公约》所保护的权利。


3.2.  他还指出,无罪推定(14条第2)的基本要素之一—— 即举证责任在于控方而不在于被告—— 也被违反,因为有关当局要求提交人采取的行动相当于证明其无罪。而事实上,确定应对违法行为负责的驾驶人的身份是有关当局本身的责任。

3.3.  本申诉并未提交任何其他国际程序解决。

缔约国提供的资料和意见以及律师的评论

4.1.  缔约国在1998119日关于该案件可否受理的声明中要求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a)项宣布该案件不予受理,因为它认为,本来文与同一律师提交欧洲人权法庭的来文是完全相同的。尽管如此,缔约国还是告知委员会说,它将在规定的时限内就案件的是非曲直问题作出答复。

4.2.  1998520日关于案情的辩护词中,缔约国再次要求宣告该申诉不予受理。缔约国对实情不予抗辨,但认为并没有侵犯《公约》保护的任何权利,因为机动车辆构成的潜在危险要求对公路交通严密加以保护。

4.3.  缔约国还促请注意西班牙法律要求对这种违法行为“人格化”的义务。违法行为不能自动归咎于车辆所有人,所以法律要求确定违法者的身份。违法者也许是所有人,也许不是,而且如果车辆所有人是一个法人实体,那么肯定不能将他们混为一谈。因此,根据缔约国的律师,《公路安全法》第72条第(3)款规定,主管当局应向车辆所有人发送有关(超速)控告的通知,要求他将驾驶人的姓名地址告知交通部门,并提醒他说,如果他没有这样做,那么作为车辆所有人,他将被视为没有履行合作的义务。尽管车辆所有人答复说他不知道所指当天谁开他的车,他提供了一个名单,列出了17个可能开车的人的姓名。行政当局认为这项答复不等于合理履行与当局合作的义务,因此经过必要的有关行政手续后,对Sánchez先生严重行为失检的违法行为处以50,000比塞塔的罚款。缔约国指出,对违法者处以罚款是因为他没有履行《公路安全法》规定车辆所有人必须指认应对违法行为负责的驾驶人身份这项法定义务,而不是对超速罚款的结果,这项控告已被撤回。此外,缔约国指出提交人被处罚之前所经过的程序包括提交人的答辩和所有程序性保障,而这种程序已经过司法检查,是一种对抗制的诉讼程序,而且已得到宪法法庭的确认。

4.4.  至于是否违反《公约》第14条第2(无罪推定),缔约国律师认为,由于宪法法庭以这一论点没有根据为理由予以驳回,这就构成了未用尽国内补救方法,因而该申诉应宣告不予受理。在这方面,缔约国律师说,提交人似乎混淆了在交通违法行为惩罚程序(这一程序已被撤回)方面的无罪推定和未能与当局合作的惩罚程序。

4.5.  至于据称违反《公约》第14条第3(g)项,提交人认为有关规定强迫他作不利于他自己的证言或供认犯罪,违反了《公约》的规定。缔约国律师指出,根据19951221日的决定,宪法法庭裁定“除某些细微差别外,刑法的基本原则对与惩罚有关的行政法也同样适用”。该法庭还促请注意“当与程序有关并直接关系到刑事诉讼的基本保障应用到行政领域的惩罚方面时,应审慎行事,因为鉴于这两种程序之间存在的差别,这种做法不能机械地套用”。

4.6.  就有关案件而论,对提交人处以的罚款并非违反交通规则的结果,而是车辆所有人未履行法宝合作义务而犯下违法行为的结果。这种义务衍生于使用机动车辆可能给个人的生命、健康和安全带来的潜在危险。缔约国律师指出,除了这种义务外,还应加上将处罚人格化的要求,这就要求有关当局承担责任,将违反交通规则行为的责任归咎于违法者,即在某一时刻的车辆驾驶人而不是车辆的所有人。

4.7.  缔约国律师指出,《公路安全法》第72条第(3)款规定的合作义务并没有强迫车辆所有人就所称违反交通规则行为作出认罪或承担责任的声明。他在这方面还说,宪法法庭清楚指出,尽管有关规定的措词要求“指认应对违法行为负责的驾驶人”,但这种措词在“技术上是不适当的”,因为合作义务的目的不是要确定应负责的人,而只是要确定开车的人。而有关当局就是要针对这个人适用第73条规定的惩罚程序。在适当的程序(包括所有宪法和合法保障)结束后,有关当局有责任确定指认的人是否应对违法行为负责。

5.1.  提交人的律师不接受缔约国提出的不予受理的主张:尽管向欧洲人权法庭提出的申诉涉及同一事件,但在该申诉中,违法行为、受害人、西班牙的司法裁决,包括宪法权利保护令的有关申请等方面,并不一样。

5.2.  至于缔约国就实质问题提出的论点,提交人的律师重申他对《公约》第14条第2款和第3(g)项所载权利受到侵犯的指控。例如他再次指出,若车辆驾驶人不是所有人《公路安全法》第73条第(2)款不会引起问题,但若驾驶人就是所有人,情况便不一样,因为他必须供认驾驶人就是他本人,从而被迫作不利于他自己的证言。缔约国的答辩基于否认有关规定的字面意义侵犯了《公约》,声称该项规定说了它没有说的一些东西。

5.3.  至于保护社会以免受机动车辆危害的论点,提交人律师解释说,缔约国可在发生违法行为时确定驾驶人的身份从而履行将违法行为人格化的义务,即象目前西班牙警察的做法一样,使用两部警车,一部装备雷达,第二部拦阻违法车辆。该律师说,这种做法现在相当普遍,这进一步证实了关于《公路安全法》第72条第(3)款的规定与受《公约》保护的不供认犯罪的权利相互抵触的论点。

5.4.  关于违反《公约》第14条第2款所含无罪推定的问题,该律师指出,缔约国颠倒了原告(在本案件中为交通当局)负有举证责任的义务,因而侵犯了这一权利;事实上,有关当局要求车辆所有人证明谁在驾车。至于缔约国争论说由于提交人没有在本国法庭上援引此一权利,因此这项权利不能再予以援引,该律师驳回这一论点,因为该问题曾经在宪法法庭上提出,但被驳回。律师指出,由于该法庭过分拘泥形式,因而不愿意深入地探讨案情。

对可否受理问题的考虑和对案情的审议

6.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该来文是否符合公约的《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6.2.  关于《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a)项,委员会不能接受缔约国的论点,即因为另一个人已将他涉及显然是完全相同的要求的特定案件提交了欧洲人权法庭,因此可认为“同一事件”已提交了该机构。《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a)项中所用“同一事件”一词的含义,应理解为指一个人或经其授权以其名义行事的另一个人向其他国际机构提出的涉及同一个人的同一项请求。既然缔约国自己承认本来文提交人没有将他的具体案件提交欧洲人权法庭,人权事务委员会认为《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a)项并没有阻止它审议来文。

6.3.  委员会认为,就《任择议定书》而言,宪法法庭拒绝了宪法权利保护令的申请,可以运用的国内补救办法悉已援用无遗。在这方面,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以未用尽国内补救方法为理由反对受理无罪推定权利(14条第2)被侵犯的请求。委员会还注意到它收到的书面资料指出,据称对无罪推定权利被侵犯的请求已提请宪法法庭注意,法庭已驳回该请求。委员会认为,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b)项,该案件的情节中没有任何一点可阻止它审议来文。

6.4.  关于声称受《公约》第14条第2款和第3(g)项保护的提交人无罪推定权利和不作不利于他自己的证言的权利由于他必须指认车辆所有人为交通违法行为的违犯者而受西班牙政府侵犯的说法,委员会认为它所拥有的文件表明提交人是由于没有与当局合作而被罚,并非交通违法行为而被罚。人权事务委员会认为这种由于没有与当局合作而被处罚的事件不在上述《公约》段落的适用范围。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1条,来文不予受理。

7.  因此,人权事务委员会决定:

  1.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1条,来文不予受理;
  2. 将本决定通知缔约国和提交人律师。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的下列成员参加审查本来文:Abdelfattah Amor先生, Prafullachandra N. Bhagwati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 Colville勋爵, Elizabeth Evatt女士, Louis Henkin先生, Eckart Klein先生, David Kretzmer先生, Cecilia Medina Quiroga 女士, Fausto Pocar先生,Martin Scheinin 先生, 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 Roman Wieruszewski先生和Maxwell Yalden先生。

  这方面,他援引了欧洲人权法庭1984221日在Oztürk诉德国案件中(A系列,第73)作出的一项决定,其中确定《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所载和为被告提供的保障完全适用于惩罚性行政程序,如果有关国家本身已承认对任何惩罚性程序适用这套规则的话,尽管并非自动适用监禁惩罚。

   参看第R.18/75号来文(Faneli诉意大利)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