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772/1997号来文,Y先生诉澳大利亚(2000
717第六十九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

             代表Y先生(名字从略)Colin McDonald先生和Nicholas
                                    Poynder先生

据称受害人 Y先生

所涉缔约国 澳大利亚

来文日 19961025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0717举行会议

通过以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提交人是律师Colin McDonald先生。他代表Y先生提交来文。Y先生是华裔,1951年生于越南。律师称,Y先生因澳大利亚违反《公约》第10条第1款及第9条第3和第14条第3(a)(b)(d)项连同第2条第(1)项而身受其害。199897日,另一名律师Nicholas Poynder先生接手处理该案件。

律师陈述的事实

2.1  律师解释说,Y先生是华裔,1979年从其出生地越南回到中国重新定居。在中国,他既无业又无房。199410月,他作为代号为“信天翁”号船的船长,与另外117名华裔越南人离开中国。19941112日,该船只在澳大利亚水域被拦截,并被带到达尔文。19941113日,一到达尔文市,船客们即依1958年《移民法》第189条第(2)款遭到拘留。19941115日,他们被转到西澳大利亚的赫德兰港拘留中心。

2.2  19941115日至1211日,Y先生和“信天翁”号上的其他船客一起被羁押在检疫隔离区,从而与所有其他被拘留者隔离。19941115日至19日,每个被拘留者均接受了负责移民事务的官员的盘问。在这段时期,没有人对他们说他们有权请律师,也没有向他们提供任何法律咨询。19941211Y先生及同来的船客被转移到拘留中心的一个非封闭区。

2.3  199516日,“信天翁”号的部分船客要求见律师。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Y先生提出过这一要求。

2.4  1995213日,赫德兰港的管理人员通知Y先生及其他被拘留者,根据澳大利亚与中国1995125日达成的《谅解备忘录》,议会认定中国对于所有曾在中国重新定居的越南国民是“安全国家”。 这一规定具有追溯效力,可追溯到19941230日。根据《移民法》第91A至第91F, 来自认定的安全国家的人不准在澳大利亚申请难民身份。

2.5  Y先生第一次见律师是在1995217日。律师指出,到那时,由于议会通过的修正案,他已无法申请难民身份。1995222日,Y先生及其他人向澳大利亚联邦法院提出了申请,状告澳大利亚移民与英联邦事务部。他们声称,由于没有人把他们有权要求得到法律咨询意见的情况告诉他们,所以他们在程序上没有得到公正对待,以致他们丧失了申请难民身份的机会。

2.6  1995727日,该申请被驳回,理由是,依照澳大利亚法律,负责移民事务的官员没有任何法定义务告知非法进入澳大利亚的非本国公民他们有权要求得到法律咨询意见。根据这些事实,法院裁定,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信天翁”号的任何船客表示过他们是在澳大利亚寻求避难的,或者他们以任何其他方式在负责移民事务的官员登上他们的船只时,或在19941115日至19日在赫德兰港拘留中心进行盘问过程中,请求澳大利亚履行保护义务。法院进一步裁定,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信天翁”号船客在19941230日之前提出过见律师的请求。

2.7  1995816日,Y先生及其他人向澳大利亚全联邦法院提出了上诉 ;该法院于1996228日根据多数人意见驳回了上诉。与初审法院不同,全联邦法院根据多数人意见裁定,有某些因素,诸如他们抵达时的情形、他们过去曾是越南难民、他们如被拒绝入境宁愿继续前行而不愿再回中国、他们声称在中国无业无房等,已暗示“信天翁”号的船客已提出请澳大利亚履行《公约》意义上的保护义务的要求。但是,存在一种暗示性的权利要求不可能因而作出有利于他们的裁定,因为法律要求完成一套具体的申请程序,而不能说已经提出过积极的申请。全联邦法院确认了高等法院的裁定,即如果申请人不提出要求就没有法定义务为获得法律咨询意见提供便利。Y先生向澳大利亚高等法院提出的特别上诉许可的申请,于1996416日被驳回。

2.8  1996511日,Y先生被从澳大利亚遣返中国。

 

3.1  律师对Y先生被羁押在检疫区的那段时期以及缔约方未能告诉Y先生他有权要求得到法律咨询意见提出了申诉。

3.2  他声称出现了违反第9条第3款、第10条第1款以及第14条第1款和第3(a)(b)(d)项的情况。

缔约国的意见

4.1  缔约国在于1998930日提交的来文中解释说,Y先生抵达时即被确定为属于1958年的《移民法》中的“非法非本国公民”,并依该法第189条第(2)款以非法移民拘留。该法规定,没有任何义务告知依第189条第(2)款拘留的被拘留者其可申请任何类型的签证,或为其申请签证提供任何机会,或允许其得到关于申请签证方面的咨询意见。但依该法第156条,每当被依第189条第(2)款拘留的人提出要求时,移民部有义务为其获得法律咨询意见提供便利。如该部认为某人初步看来可以要求澳大利亚履行《难民公约》规定的保护义务,则可提供由政府资助的法律援助。

4.2  缔约国解释说,19941115日开始施行了《移民法》的新规定,其中规定来自被认定的‘安全第三国’的某些人员不得依该法申请保护签证。1995125日,澳大利亚政府与中国政府签订了一项《谅解备忘录》。该《备忘录》规定,只要经过核查程序核查,在中国定居的越南难民如后来在未得到允许的情况下抵达澳大利亚,将被送回中国,并继续受中国政府的保护。1995117日,对移民条例作了修正,将中国认定为属于对在中国重新定居的越南国民而言的安全第三国。1995217日,1995年的《移民立法修正法案》(2)规定,华裔越南人在19941230日至1995127日期间提出的任何签证申请一律无效。在此方面,缔约国指出,Y先生是华裔越南人,未在19941230日之前申请保护签证,并由于实施了上述法律修正案而在该日期之后不得再申请保护签证。

4.3  虽然缔约国根据委员会的议事规则依据案情对律师指出的论点予以考虑,但缔约国提出了关于来文可否受理问题的初步论点。缔约国称,由于没有书面委托书,来文因属人理由而不可受理,因为律师不具有代表Y先生的身份。在此方面,缔约国提及委员会议事规则的第90条,并认为代表必须有正式授权。缔约国指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Y先生指示过McDonald先生作为其代表,或Y先生明确授权其作为代表。另外,缔约国指出,律师本人也承认他不知道Y先生现在的地址。缔约国陈述说,律师在没有办法与Y先生取得联系或得到他的指示时,是不能代表他的。缔约国进一步认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律师与Y先生之间关系密切,完全有理由可以在没有明确授权的情况下行事。因此,缔约国请委员会依据《任择议定书》第1条宣布来文不可受理。

律师的意见

5.1  律师在199914日提交的来文中对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的陈述发表了意见。关于身份问题,律师附具了一份他自己写的日期为199914日的法定声明,声称他于19956月在珀斯以观察员身份出席联邦法院的听证会时,见过Y先生。之后,他接到了Y先生打来的至少一次电话,电话中他们讨论了他的诉讼问题。1996417日,在高等法院驳回了特别上诉许可的申请之后,律师打电话通过翻译与Y先生通过一次话,他附上了该次电话谈话的记录。从电话记录上看,似乎他请求Y先生同意他将此案报给联合国,Y先生答复说他不反对这样做。同一天,律师写了一封信给Y先生,对电话谈话的内容加以确认。信中,他附了一份书面授权书由Y先生签字。据律师称,Y先生确实在该书面授权书上签了字,并将其退还给律师;但律师后来不知将其放在何处,现在似乎已遗失。199658日,律师再一次与Y先生谈过一次话,请其允许Colin McDonald先生处理他的案子。

委员会面前的问题及其审议情况

6.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该来文是否符合公约的《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6.2  缔约国对来文的可受理性提出了异议,理由是来文不是由据的违反《公约》行为的受害者提交的。委员会注意到,提交来文的律师既没有在国内法庭的诉讼中代表过Y先生,也没有出示其为Y先生的代表的书面委托书。从律师与Y先生之间的电话谈话(该次谈话的记录已提交给委员会)得知,律师告诉Y先生,他想向人权委员会提出一个原则性问题(即:缔约国是否有义务让非法进入澳大利亚的人了解他们有权请律师),并问Y先生是否同意律师以Y先生的名义提交一份来文,以对这一问题进行检验。据谈话记录,律师明确指出,所述来文不会对Y先生本人造成影响(无论是好还是坏的影响)Y先生所说的一切就是他对律师提交此种来文没有反对意见。尽管所述电话谈话与Y先生被驱逐出境之间已超过24天,律师却从未收到过Y先生有关来文主题的任何指示。自从Y先生被驱逐出澳大利亚以来,律师便与他失去联系。

6.3  委员会一直从宽看待据称的受害人由律师代表依《任择议定书》提交来文的权利问题。但是,代表据称的违反行为的受害者行事的律师必须证明他们真正得到受害者(或其直系亲属)请其作为代表的授权,或证明有具体情况阻止律师得到此种授权,或者鉴于律师过去与据称的受害者之间的密切关系,可以正当地假定受害者实际上授权律师向人权委员会提交来文。委员会认为在本案中律师没有证明任何此种条件可适用。所以,委员会认为律师没有证明他可以代表Y先生提交本来文。来文不符合《任择议定书》第1条关于来文须由据称的违反行为的受害者提交的要求。因此,委员会坚持认为来文是不可受理的。

7.  因此,委员会决定

  1.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1条来文不予受理;
  2. 将本决定通知缔约国及律师。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审查本来文:Abdelfattah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P. N. Bhagwati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Colville勋爵、Pilar Gaitan de Pombo女士、Louis Henkin先生、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Martin Scheinin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Roman Wieruszewski先生和Abdallah Zakhia先生。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85条,委员会委员Elizabeth Evatt女士没有参加审查本来文。

《谅解备忘录》除其他外,有一段文字如下:“双方议定,对于近来和将来可能出现的在中国定居的越南难民未经许可进入澳大利亚的情况,双方将……进行友好协商,争取通过双方同意的程序妥善解决问题。为此,在中国定居的越南难民按照双方同意的核查协议被送回中国后,应继续受中国政府的保护”。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