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770/1997号来文,Gridin诉俄罗斯联邦(20007
20日第六十九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Dimitry L. Gridin先生
(由国际保护援助中心A. Manov先生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俄罗斯联邦

来文日 1996627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0720举行会议

结束了对于Dimitry L. Gridin先生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770/1997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通过如下意见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提出的意见

1.  来文提交人Dimitry Leonodovich Gridin先生是俄罗斯学生,生于196834日。他称自己是俄罗斯违反第14条第1款、第2款、第3(b)(e)(g)项的受害人。该案还涉及到《公约》第910条的问题。他由国际保护援助中心的A. Manov先生代表。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  19891125日,提交人因被指控犯有企图强奸并谋杀一位名叫Zykina的女性而被逮捕。在被拘留期间,他又被指控犯有其他六项伤害罪。1990103日,车里维宾斯克地区法院裁决他有罪,判处他死刑。最高法院1991621日驳回了他的上诉,并分别于19911021日和199271日再次驳回他的进一步上诉。向检察院提出的上诉也分别于 19911212日,19992116日和311日被驳回。1993123日,提交人由死刑被改判为无期徒刑。

3.1  提交人宣称,将他逮捕的逮捕令是19891129日,即他被拘留三天之后才下达的。他进一步指出,尽管他提出请求但却不被允许请律师,直至1989126日后才允许他请律师。

3.2  他宣称他在48小时的时间里受到审问,没有得到任何食物,也不准他睡觉。他的眼镜也被拿掉,由于近视他根本看不清什么。在审讯过程中,他遭到殴打。 他指出他被告知他的家人已经供出他,要想不被判处死刑唯一的办法是招供。于是他供认了那六项罪名以及其他三项罪名。

3.3  据称调查人员并没有把法院安排的诉讼通知提交人的律师,尤其是在19901月,提交人被送到医疗专家处接受检查时,他的律师并没有被告知此事。

3.4  提交人称,取证过程违反了俄罗斯刑事诉讼法。据说提交人的衣服是和受害者的衣服是装在同一个袋子里送往实验室的,因而检查结果所说的他的衣服上的纤维在受害者衣服上被找到是无效的。他还说,证人指认过程存在不规范行为。提交人说,在指认那一天他被领着穿过受害人所在的大厅。当其中一个受害人并没能指出他就是罪犯时,据说调查人抓起她的手指向提交人。提交人进一步陈述说,受害人对袭击她们的人的描述完全不同于提交人自己的长相。

3.5   提交人称,他应享有的无罪推定权利受到了侵犯。从19891126日至 30日,电台和报纸都报道说,提交人就是那位令人恐惧的强奸过多名女孩并杀害过其中3名的“电梯男孩”凶手。还有,1989129日,警察局长宣布他可以确信提交人就是凶手,他的话已在电视台播出。另外,提交人说,调查人员在法院判决之前就在公众大会上宣布提交人有罪,并要求公众派检察官来。因此,据提交人指出,在对他的审判中,共有十名民间检察官出席,而他却只有一名民间辩护人为他辩护 ,而且该辩护人后来还被强迫离开法庭。 据提交人说,法庭当时挤满了人,大家叫喊着,说提交人应该被判处死刑。他还指出,民间检察官和受害人威胁了证人和辩护人,而法官却对此不加干涉。由于这个原因,在法庭根本没有合适的机会盘问主要证人。

3.6  在审讯第一天,提交人不服罪。 然后他被关进拘留所。他申诉说,他从来不被允许私下与其律师讨论事情。

3.7  他还申诉说,能够证明他不在犯罪现场的证人并没有被传到庭。另外,初审中的一些陈述从记录中消失了。

3.8  提交人进一步指出,审判于1990103日结束,而审判记录却到1991225日才整理好并签上字,这违反了俄罗斯法律。3名证人向最高法院提出指控,因为记录与他们的实际证词不符。

3.9  提交人指出,上述情况违反了第14条第1款、第2款和第3(b)(e)(g)项。

缔约国的陈述和提交人的有关评论

4.1  缔约国在1998216日的陈述中坚持认为,应该宣布来文不可受理,因为来文不是由提交人亲自提交而是由其律师代交的。

4.2  1999226日的另一份陈述中,缔约国提到了来文的案情。陈述为此指出,为了回应委员会的请求,俄罗斯联邦检察院复查了提交人的案子,核实了受害人和证人的证词、对出事地点的检查以及提交人被指认时的情况。为此,缔约国认为,最高法院作为上诉法院复查了关于提交人是无罪的、所采用的调查方法侵犯了他的辩护权以及公众压力等这些陈述,认定这些陈述毫无根据。

4.3  缔约国认为,不论是提交人还是其律师均未在法庭上提出过警察胁迫的问题。缔约国还提出,在整个初审期间提交人都由一名律师代理,提交人在此期间就罪行提供了详情。缔约国认为,提交人由于受到其家人的压力而在法庭上撤回了这些供述。

4.4  至于提交人称因不能获准拿眼镜而无法读陈述,缔约国指出,从法庭记录上看,提交人说过,他不戴眼镜可以在10 15厘米的距离上阅读,而且,调查官向提交人提供了眼睛。因此,缔约国不承认在这方面违反了《公约》。

4.5  最后,缔约国指出,Gridin先生是在依法为他指派的辩护律师到场情况下受审的。缔约国指出,Gridin先生是在19891125日被捕的,1989121日他的母亲V.V. Gridin写信请求应该请辩护律师参加调查。1989125日,Gridin的亲属和律师达成协议,从那时起,律师立即被允许参加审案。

5.  提交人的律师在 1999914日的一封信中重申最初陈述中的申诉并指出,按照缔约国自己所承认的,从19891125日到121日这一段时间提交人是没有律师作代表的。

委员会面前的问题及其审议情况

6.1  人权事务委员会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申诉之前必须按照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可否受理来文。

6.2  按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a)项的规定,委员会已确信该事宜目前并未按照另外的国际调查或处理程序达到审议。

6.3  委员会认识到,缔约国反对受理该来文,因为来文不是由提交人自己,而是由其律师提交的。委员会指出,根据委员会的规则和惯例,提交人可以由其律师代表,因此不会排除律师参与审议来文案情。为此委员会驳回缔约国关于应该宣布不受理该项来文的意见。

6.4  关于来文所称在调查阶段受到虐待和警察胁迫,包括不让提交人使用眼镜阅读的说法,从委员会得到的材料上看,这些指控的大多并未在审判法庭上提出来。所有这些指控都在上诉材料中提出过,但最高法院认定并无确凿证据。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认为提交人并没有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条、证明其申诉有根据。

6.5  关于来文所称他的律师没有被告知法庭涉及医疗问题的诉讼日期,委员会指出,最高法院已经就此时作了复查并认定此举合法,因此委员会认为就可否受理问题而言该项申诉并无确凿证据。

7.  委员会宣布其余各项申诉均可受理,并按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的规定,根据各当事方提出的材料对所有可受理申诉的案情进行审查。

8.1  关于来文所称提交人没有见到逮捕证就被捕,而且逮捕证是在被捕超过三天之后才发出的,违反了国家立法所规定的逮捕证必须在被捕72小时之内发出,委员会指出,缔约国并未提及此事。为此,委员会认为,就目前这个案子的情况而言,提交人被剥夺了自由,违反了法律规定的程序,因此,委员会认为现有事实显示存在违反《公约》第9条第1款的情况。

8.2  提交人称,他没有受到公正审判,第14条第1款被违反,尤其是因为审判法庭未能控制公众在法庭上造成的敌对情绪和压力,使辩护律师无法正当地盘问证人并提出辩护。对此,委员会指出,最高法院提到了此事,但听取完提交人的上诉后并没有具体处理这一问题。委员会认为,根据第 14条第1款,上述审判行为侵犯了提交人获得公平审判的权利。

8.3  关于来文所称无罪推定权利受到侵犯,包括高级执法官员公开指出提交人有罪,媒体大肆报道这番言论等等,委员会指出,最高法院提到了此事,但听取提交人上诉后并没有具体处理这一问题。委员会提及委员会对第14条的一般评述第13段,该段指出“因此,所有公共当局有责任不对审判结果作预先判断”。在眼下这个案子中,委员会认为当局没有按照第14条第2款所规定的限制去做,因此提交人的权利受到了侵犯。

8.4  关于前面3.43.7段中提到的其余指控,委员会指出,最高法院处理了提交人所提的证据被窜改、证人并未正当指认他以及审判与记录不符等具体指称。然而法庭对这些具体指控的驳回并未涉及审判总的公正性,因此并不影响委员会作出的关于《公约》第14条第1款受到侵犯的定论。

8.5  关于来文所称提交人在被捕后头5天没有为他提供律师一事,委员会指出,缔约国的答复是,已经依法为提交人指定了律师。但缔约国并没有驳斥提交人所说他政被拘留不久立即要求请律师却被置之不理的指称。缔约国也没有驳斥提交人所提出的经他反复请求却仍在没有向律师咨询的情况下受审的说法。委员会认为,在提交人请求之下仍不准他获得律师,并在此期间审问他侵犯了提交人按照第14条第3(b)项规定所拥有的权利。另外,委员会认为,提交人不能私下向其律师咨询这一点并未被缔约国驳回,这一事实也违反了《公约》第14条第3(b)项。

9.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规定行事,认为现有事实显示存在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2款和第3(b)项的情况。

10.  根据《公约》第2条第3(a)项规定,缔约国有义务给予Gridin先生有效的补救,包括给予赔偿,并立即释放他。缔约国有义务确保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违约情况。

11.  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后,即已承认委员会有资格确定是否发生了违反《公约》的情况。根据《公约》第2条规定,缔约国承诺保证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确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后,即予以切实可行的补救。鉴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有关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审查本来文: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P.N.芭格瓦蒂先生、科维尔爵士、伊丽莎白·伊瓦特女士、皮拉尔·盖坦·德邦博女士、路易斯·亨金先生、戴维·克雷茨梅尔先生、塞西莉亚·梅迪纳·基罗加女士、马丁·谢宁先生、伊波托利·索拉里·伊里戈延先生、罗曼·维鲁谢夫斯基先生和阿卜杜拉·扎哈伊亚先生。

 据说118日和830日医疗专家的意见证实了这一点。

 提交人所指的是按照俄罗斯制度应配有的民间检察官和民间辩护人,是在公设检察官和辩护律师之外另设的。

 从档案上看,提交人有两名民间辩护人,被强迫离开法庭的是其中的一位。

 从档案上看,提交人对除侵犯Zykina小姐之外的其他指控均不服罪。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