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763/1997号来文Lantsova诉俄罗斯
(2002
326日第七十四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Yekaterina Pavlona Lantsova女士(由国际保护中心Karina Moskalenko女士代理)

据称受害人:提交人的儿子Vladimir Albertovich Lantsov先生,已故

所涉缔约国:俄罗斯联邦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2326举行会议

结束了对已故的Vladimir Albertovich Lantsov先生的母亲Yekaterina Pavlona Lantsova女士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763/1997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通过如下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提出的意见

1.  来文的提交人Yekaterina Pavlona Lantsova女士,是已故的Vladimir Albertovich Lantsov先生的母亲。Lantsova女士声称她的儿子(生于1969 627)是俄罗斯联邦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六条第一款、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的受害人。提交人由律师代理。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1994 8月,Lantsov先生在一次争吵中打伤了另一个人,因此对他提起了刑事控告和民事控告。1995 31日,他就民事案件所确定的损失向原告付清了赔款。Lantsov先生起初被释放,等待定于1995413日举行的刑事审判。但是在199535日,他在没有出席与调查员的一次会晤以后,被送到莫斯科的审判前拘押中心“Matrosskaya Tishina”作审判前拘押,199546日,他在该拘押中心去世,时年25岁。

2.2.  Lantsova女士提出,她的儿子刚进入“Matrosskaya Tishina”时身体健康,但是由于监狱里的条件非常差,他生病了。她申诉说,尽管多次提出请求,还是不给她的儿子任何医疗。最后她申诉俄罗斯联邦没有将责任者绳之以法。

2.3.  提交人提出,莫斯科的审判前拘押中心的条件是非人道的,特别是由于那里极为拥挤,通风条件很差,食物不足,卫生情况骇人听闻。她提及1994年特别报告员向人权事务委员会提交的反对酷刑的报告。 这份报告在谈到医疗照顾时说,由于过分拥挤,越发使得工作人员无法提供食物和医疗照顾;报告并且注意到该中心中的高发病率。 报告中特别提到Matrosskaya Tishina, 对之进行批评:“条件是残酷、不人道和有辱尊严的;是酷刑性质的”。

2.4.  Lantsova女士说,根据与她的儿子一起拘押在牢房里的其他人的说法,她儿子被送进“Matrosskaya Tishina”不久,身体状况和精神状况就开始恶化。他的体重开始减轻,而且开始有热度。他咳嗽,喘不过气来。在他去世前几天,他已经不吃东西,只喝冷水。有时他神志昏乱,最后失去了知觉。

2.5.  看来Lantsov先生被拘押的第一个星期后,其他被拘押者有时候为他请求过医疗援助,有一名医生到牢房里来诊疗过他一、二次,给他吃阿司匹林降低热度。但是,从43日到6日他的情况明显地迅速恶化的期间,尽管其他被拘押者好几次提出请求协助,他却没有得到治疗。46日,在其他被拘押者呼叫协助之后,医疗人员带着一个担架赶来了。那天晚些时候,Lantsov先生在监狱的诊疗室里去世了。他的死亡证书写明,他的死因是“急性心/循环机能不全、中毒、未知病因引起的极度瘦弱”。

2.6.  关于用尽国内补救办法的问题,提交人说,就Lantsov先生的死亡开展一次刑事调查作出决定是在审判前拘押中心主任的权限内的事。关于该事件的最后决定是由检察院作出的。Lantsova女士曾经及时和多次申请开展刑事调查,但是始终遭到拒绝。因此,她得出结论认为,她已经用尽了国内补救办法。

2.7.  检察院拒绝开展刑事调查的决定根据的是这样一个结论,即本案件的死亡的原因是肺炎和关押条件的紧张这两者的结合。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发现拘押中心人员负有责任。

 

3.  Lantsova女士声称,俄罗斯联邦由于将她的儿子关押在不适合人类生存的条件下,造成她儿子的死亡,同时也没有尽到就这种侵犯行为提供任何有意义的保护的义务,因而侵犯了她儿子的基本人权。她认为,这些侵权行为违反了《公约》 第六条第一款、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4.  缔约国在1998323日以一份照会通知委员会说,它对来文可否受理不持异议。

5.1.  人权事务委员会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申诉之前,必须按照其议事规则第87 条决定来文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可否受理。

5.2.  委员会已经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二款()项的要求查明,同一事件目前并未在另一个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审查之中。

5.3.  因此,委员会于199877日第六十三届会议上决定,来文可能提出《公约》第六条第一款、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项下的问题,因此是可以受理的。

缔约国对来文所陈案情的意见

6.1.  缔约国在19981228日对来文所陈案情的意见中称,Lantsov先生是在199535日被捕的,他于199537日被送到一个审判前拘押中心,安置在一个集体牢房里。他在进入拘押中心时,按照确定的程序通过医疗检查。当时,他没有申诉有关他的健康的问题,没有注意到他有任何身体异常现象,经荧光镜检查他的肺部,未发现任何病理状况。199546日上午9时左右,与Lantsov先生一起被拘押的人通知看守员说他感到不适。经值班医生检查,将Lantsov先生紧急送到拘押中心所属的医院中,但尽管采取了这些措施,他在上午915分去世了。一个由内务部所属的预防医学研究所和莫斯科卫生局的医师组成的委员会对Lantsov先生的死亡进行了调查。它得出的结论是,死因是双侧溃疡性肺炎球菌肺炎、双侧胸膜炎和局限性肺膨胀不全引起呼吸道心血管衰竭。缔约国的意见是,肺部和胸膜腔的普遍发炎、病人没有寻求医疗援助以及监狱的条件造成了迅速的致命结果。

6.2.  缔约国承认,在拘押Lantsov先生的时候,该拘押中心(sledstvenii izoliator)关押的人数是其设计容量的两倍多,其结果是拘押的条件与现行的规章不一致。调查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不存在医疗错误。关于死因的诊断为1995513日所编写的一份验尸报告所确认。

6.3.  由于没有一项罪行,公诉机构莫斯科Preobrajenskaya跨地区检察官办公室没有提起刑事诉讼。这个决定随后经莫斯科检察官确认。在对该案件进行复查的过程中,查明了没有将死讯立即通知家属,已经对有关官员追究责任。

6.4.  缔约国承认,一般说来,拘押中心的条件在俄罗斯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而且近期内不可能很快解决。已经确立了一套改革监狱制度的措施,以便改进拘押中心的条件,使之符合囚犯待遇的国际标准。缔约国引用了一则总统命令和一则政府法令作为例子,说明最近采取的关于将内务部对于监狱的职责转给司法部的步骤。正在增加拘押中心和监狱地点的数量,但是由于财政困难而受到了阻碍。

提交人对于缔约国对来文所陈案情的意见的评论

7.1.  提交人在她20001221日的评论中注意到缔约国承认了这个案件最重要的事实。Lantsov先生在进入拘押中心的时候身体非常健康,但是拘押中心的条件造成了他的死亡。

7.2.  她提请注意这样一个事实,即Lantsov先生在死亡前只获得过15分钟的医疗。虽然在他死亡前几天已经有人通知过医生说他的健康状况日益恶化,并且有死亡的危险,但是医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提交人说,这是那个监狱里司空见惯的做法。关于缔约国没有作适当调查的问题,提交人回顾了各位囚犯关于这一点的证词,并且说,如果检察部门听一听与Lantsov先生一同拘押的人的证词,作一番真正的调查,本来是能够收集到控告词的。为了某种原因,检察部门没有作适当的调查。

7.3.  提交人还驳回缔约国的意见中所说的拘押中心关押的人数只是其设计容量的两倍。证词表明,拘押中心的过分拥挤状况是所指水平的五倍,由于缺乏床铺,被拘押者只好轮流睡觉。

7.4.  关于将死讯很晚通知家属的问题,提交人说,事实上有关部门从来就没有打算过通知任何人。如果没有试图访问Lantsov先生的他的律师,谁也说不准他的母亲究竟是否,或者何时能够了解关于他的死亡的真相。

7.5.  最后,提交人认为,缔约国试图通过列举旨在改善监狱状况的各种未来的法令逃避其责任。她认为,这种说法不折不扣地表明缔约国接受监狱的不人道的标准。无论怎么说,这些法令是在她的儿子死后两年才通过的;目前的和将来的行动改变不了任何东西,或者说无论如何改变不了俄罗斯联邦侵犯了一个25岁的健康的人的人权的事实,而这些侵犯行为使他丧失了生命。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8.1.  人权事务委员会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一款规定,根据各当事方提供的全部书面资料审议了本来文。

8.2.  委员会必须确定,缔约国是否在有关提交人的儿子死亡问题上违反了《公约》第六条第一款、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

9.1.  关于拘押的条件,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承认监狱的条件恶劣,在发生该事件时,拘押中心关押了设计容量两倍的囚犯。委员会还注意到从提交人处收到的具体资料,特别是关于事实上监狱的拘押人数是设计容量的五倍,以及Matrosskaya Tishina监狱由于通风条件很差,食物不足,卫生很差,因而其条件是非人道的等情况。委员会裁决,在那段时间内将提交人的儿子的关押在该监狱当时的条件下,造成了侵犯他根据《公约》第十条第一款所享有的权利。

9.2.  关于Lantsov先生死亡的问题,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根据几名与他一同被拘押的人的证词所提出的说法,即提交人的儿子的健康状况恶化以后,只是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分钟得到了医疗,而在此前几天监狱当局拒绝施以医疗, 正是这种情况引起了他的死亡。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资料,即就死亡的原因进行了几次调查,认为:急性肺炎引起心力衰竭,Lantsov先生没有请求医疗援助。委员会申明,缔约国对于确保被拘押的人的生命权利责无旁贷,而请求医疗保护并不是后者必须履行的责任。缔约国所称的关于改善条件的意愿对于评估本案件没有任何影响。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没有反驳Lantsov先生的拘押条件与他的健康状况致命恶化之间的因果关系。进一步说,即使委员会从缔约国的说法出发,即 Lantsov先生也好,与他一同被拘押的人也好,都没有及时请求过医疗援助,基本事实仍然是,缔约国逮捕和拘押了人,就承担起照顾他们的生活的责任。应当由缔约国通过组织其拘押设施来了解可以合理预见的范围内的被拘押的人的健康状况。不能因为缺乏财力而减少这种责任。委员会认为,拘押中心里的一个运转正常的医疗服务设施本来可以而且应该知道Lantsov先生健康状况的危险变化。委员会认为缔约国没有采取适当措施在Lantsov先生待在拘押中心的时间内保护他的生命。因此,人权事务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存在违反《公约》第六条第一款的情况。

9.3.  考虑到上面查明了存在违反《公约》第六条和第十条的情况,委员会认为没有必要就违反第七条的问题发表意见。

10.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行事,认为缔约国没有履行其确保保护Lantsov先生的义务,Lantsov先生丧失生命是目前的监狱条件直接后果。委员会裁决有违反《公约》第六条第一款和第十条第一款的情况。

11.  委员会认为,Lantsov先生有权根据《公约》第二条第三款()项享受有效补救。缔约国应当采取有效措施:(a) 给予适当的赔偿;(b) 命令对Lantsov先生的死亡进行正式调查;(c) 确保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违约情况,特别要通过立即采取步骤来确保拘押的条件符合缔约国根据《公约》第六条和第十条所承担的义务。

12.  铭记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有违反《公约》的情况,同时根据《公约》第二条,缔约国承诺保证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确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后,即予以切实可行的补救。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有关材料,介绍根据委员会的意见采取的措施。此外,委员会请求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审查本来文:Nisuke Ando先生、 Prafullachandra Natwarlal Bhagwati 先生、Christine Chanet 女士、Maurice Glèlè Ahanhanzo先生、Louis Henkin先生、Ahmed Tawfik Khalil先生、Eckart Klein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Rafael Rivas Posada先生、Nigel Rodley 爵士、Martin Scheinin先生、Ivan Shearer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 先生和Maxwell Yalden先生。

来文还指出,Lantsov先生的死亡通知并未发给其家属或地方登记处,直到1995411日,当Lantsov先生的律师在拘押中心与他会晤时才发现了他死亡的事实。这件事显然已经由审判前拘押中心主任查讯过(根据来文提供的1995710日市副检察官的信件),但是调查的结果不明。

根据人权事务委员会第1994/37号决议提交的特别报告员报告,Nigel S Rodley 先生(E/CN.4/1995/34/Add.1)

同上,第41段。

同上,第71段。

提交人引用了Igor Cripenevitch先生的证词,他说Lantsov先生在最后一星期病得很重,在最后三天,他的病已经十分危急,但当局拒绝帮助他。档案载有检察部门拒绝对拘押中心提起刑事诉讼的文件的副本,并且说,已经对Lantsov先生的同监犯们进行了讯问,但他们的证词是相互矛盾的:有人说,Lantsov死前两、三天医生曾经给他检查过,而另外的人却否认这种说法(Preobrajenskaya Prokuratura跨地区检察官199649日的答复,证据第7号)。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