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761/1997号来文:Ranjit Singh诉加拿大
(1997年7月29日第六十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提交人: Ranjit Singh

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加拿大

来文日期: 1995年1月20日(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会议》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1997年7月29日举行会议,

通过了下列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提交人为Ranjit Singh,加拿大公民,居住在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埃德蒙顿。提交人陈述中称他是违反《公约》第7条、第14条第2款和第3款(a)项、第17条和第26条的受害人。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1986年4月29日,提交人在参加西安大略大学传染病系研究生课程学习两年后被开除了学籍。传染病系援引的开除理由在提交人1986年4月29日会晤系研究生委员会时通知了他:这些理由涉及提交人对在该系工作的各种人员屡屡采取敌视、侮辱性和威胁性的行为,以及提交人就他的学习获得的临床成绩不够(69%),因为该系临床实习课目通过的成绩为70%。[1]不过,提交人称,开除的实际原因涉及发生于1986年4月27日的一起事故:提交人的住宅在一个月以前被火烧毁,因此他睡在训练课程一名教员的办公室里,有人趁他熟睡之际故意纵火烧这间办公室。据提交人称,该系工作人员怀疑事故由他负责,尽管从未有人正式指控他犯罪。

2.2 1986年5月7日,提交人向研究生学习系系主任提交了一份说明其案件详情的文件,并要求听取他不服系研究生委员会决定的申诉。要求传染病系说明该系的立场;在后者向研究生学习系系主任所作的陈述中,该系在作出取消提交人该课程学习资格的决定前审议了三大因素,即(a)他临床实习分数未达标;(b)他对本系成员采取高度防备和对抗的态度;和(c)他对本系某些成员采取敌视、侮辱性和冒犯性的行为,并曾两次发表被认为威胁本系工作人员及其家庭和财产安全和身体健全的言论。

2.3 一个特别委员会于1986年6月18日和24日听取了提交人和传染病系成员的看法。两天后,提交人收到研究生学习系系主任的来信,通知他委员会一致否决他恢复权利的请求,理由是提交人1984至1985年的学业成绩勉强及格(71.8%);上级试图提供反馈意见和纠正他的活动时遇到了困难;提交人口头恢复课程未能及格。提交人论证说,特别委员会将取消他课程学习机会的理由编造为纯粹学术性的原因,因此他向学术评议会提出申诉,它于1986年10月3日举行了审理。提交人的申诉遭到评议会的否决,从而结束了大学上诉过程范围内的上诉审理。

2.4 1989年1月11日,提交人通过律师向安大略省最高法院提交了一份针对大学及14名个人被告的起诉书,该法院于1992年8月19日驳回了提交人的起诉,理由是法院不相信被告的行为对原告怀有恶意和因而该系作出的决定基于中伤性的虚伪陈述。尽管如此,法院考虑到说明提交人目前身体状况由强制他退出听觉学训练课程造成的医疗报告,确定向提交人作出非金钱支付的一般损害赔偿4万加元,但判定原告向被告支付费用28 184加元。提交人将此裁决上诉安大略上诉法院,它于1993年10月18日驳回了上诉,理由是大学遵循了它恰当的程序并采用了通常的标准;而且根据所得到的证据,初审法官认定有充分的事实根据证明大学决定是正确的。加拿大最高法院于1994年5月5日驳回了提交人要求准予上诉的申请。

2.5 1996年5月6日,提交人请求阿尔伯塔省王座法院取消安大略省最高法院下令由他支付的诉讼费用的登记,该法院拒绝了此项申请,理由是阿尔伯塔省各法院必须充分相信恰当地评价了案件的所有证据的安大略上诉法院的裁决。

申诉

3.1 提交人称他是加拿大司法机关和西安大略大学侵犯他人权的受害人,并援引了《公约》第7条、第14条第2款和第3款(a)项、第17条和第26条。

3.2 提交人指称,由于被西安大略大学怀疑犯了严重的刑事罪,他被大学开除,给他的专业和私生活造成持久的后果,此事违反了《公约》第14条第2款。他称由于从未被正式指控犯有任何刑事罪,他被剥夺了为自己辩护消除大学怀疑的机会,此事违反了公约第14条第3款(a)项。

3.3 提交人提及了大学一名雇员1986年5月14日的信,信中追述了提交人指称的暴力史,包括用刀刺人,而且他曾学习过的阿尔伯塔大学的一名成员将他说成是精神变态者,而且此信被加拿大法院认作为证据,他以此争辩说,这些虚假的陈述极大地伤害了他在社会上的人格、信誉和名声。从而违反了《公约》第17条。据说这些陈述使他失去了地位和就业机会。

3.4 提交人称,大学中有些成员将参与爆炸一架飞越大西洋的班机的另一个名叫Singh的人与他混为一谈,因为他经常被当作是一个锡克人,这是他被调查和视为重大刑事犯的原因。据提交人称,因此,他的族裔是他所受待遇的主要原因,这违反了《公约》第26条。

3.5 最后,提交人称,在他由于被迫退学不能护养家庭期间,缔约国未能向他本人及受扶养子女提供社会保障,构成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从而违反了《公约》第7条。

可否受理的考虑

4.1 在审议来文载述的任何断言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依照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来文是否可予受理。

4.2 委员会指出,提交人的大部分断言涉及西安大略大学当局和负责审理提交人申诉的加拿大法院对他案件中事实和证据的评价。它忆及,主要应由公约缔约国法院和公约缔约国上诉法院评价任何特定案件的事实和证据。不应由委员会审查国内法庭对事实和证据的此种评价,除非能够查明国内法官明显违反了他们公正的义务或行为武断,或法院的判决等于拒绝司法。从提交委员会的材料来看,没有迹象表明负责本案的缔约国法庭以任何违背第14条的方式行事。安大略最高法院和安大略上诉法院,以及阿尔伯塔省王座法院都相当详细地听取了提交人的申诉,并因没有法律依据而驳回了它们,作出了理由充分的裁决。这些裁决于提交人不利及提交人继续对它们表示不满之事实本身不引起《公约》规定的争议问题。因此,由于来文的这一部分不符合《公约》规定可不予受理。

4.3 提交人称西安大略大学和加拿大司法机构作出的不利于他的裁决等于违反《公约》第7条、第14条第2款和第3款(a)项、第17条和第26条。委员会认为,依据提交人提供的材料,本案未产生这些条款规定的争议问题。首先,在不论由大学当局还是由加拿大法庭作出的任何受质疑的裁决中均无证据说明提交人因其族裔问题而受到了不同于其他加拿大公民的待遇。其次,委员会认为,提交人从西安大略大学退学后未向他或其家庭提供社会保障服务不引起第7条规定的问题。第三,由于提交人从未牵连进任何刑事犯罪,不可能存在违反第14条第3款保护的无罪推定和辩护保证的规定。最后,委员会指出,按照第14条要求执行司法程序不引起《公约》第17条规定的争议问题。因此,对于上述所有指称,提交人均未能提出《任择议定书》第2条含义范围内的断言。

5. 人权事务委员会因此决定:

(a) 来文不予受理;

(b) 本决定应通知提交人,并提供缔约国参考。

* 委员会下列成员参加了本来文的审查: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 Bhagwati先生、Thomas Buergenthal先生、Christin Chanet女士、Colville勋爵、Elizabeth Evatt女士、Pilar Gaitan de Pombo女士、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Fausto Pocar先生和Martin Scheinin先生。
** 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85条,Maxwell Yalden先生未参加本案审议。
[1] 系研究生委员会的信,以及提交人与该委员会之间会晤的记录,转载于一本题为“信任的破坏”的书中,该书由提交人出版,并附在来文之后。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