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756/1997号来文,Doukoure诉法国 (20003
29日第六十八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

       Mathia Doukoure女士(由巴黎律师Jean-Francois Gondard先生
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及48名其他人士。

所涉缔约国         法国

来文日         1996517(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0329举行会议

通过下列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的提交人是Mathia Doukouré女士和其他48名法国军队军人的寡妇或自己本人即为法国军队的退役军人,他们均为塞内加尔和象牙海岸的国民。她们声称是法国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6条的行为的受害者,原因是在确定他们享有获得养老金或遗属养老金时以国籍和民族起源为由进行被指称的歧视。他们由律师Jean-François Gondard作为代理人。

陈述的事实

2.1.  据称,在前法国殖民地获得独立、其居民改变国籍后,19591226日通过了一项法律,其中第71I款规定,从196111日起,向法军中已退役的当地士兵支付的养老金将转为个人终身年金。然而,塞内加尔的退役士兵的既得权利在1960年独立后仍然获得尊重,直至197412月颁布了《财政法》和随后颁布了立法,这些法律决定自197511日起将19591231日的法律的执行扩大至塞内加尔。

2.2.  这些法律规定的后果是,这些年金的幅度今后将予以“冻结”,而且不能将它们转变为付给受益人的寡妇的复归养老金。另一方面,法国本土的退役士兵的养老金却并未转成个人终身年金,因此可以继续得到重新评估,并能转成复归养老金。

2.3.  提交人争辨说,向法军的老兵发放养老金,主要是承认他们为法兰西国家作出的服务,因此,民族的起源或国籍的改变与这一问题毫无关系。

2.4.  关于塞内加尔的Doukouré女士的情况,据称,她的丈夫作为一个法国殖民地的当地居民已具有法国籍,并在其于19501012(塞内加尔独立之前)死亡前一直是法军的一名成员。然而,她自那时以来获得的年金一直被冻结在197511日的水平上,这与支付给法国本国部的士兵的法国寡妇的养老金完全不同。

2.5.  法国国防部于1992212日和1994622日驳回了她提出的要求提高其养老金的要求,理由是19591231日的法律已经冻结了向塞内加尔国民支付的养老金的金额。她就法国国防部的后一项裁决向Poitier行政法院提出上诉。法院在就此案的案情作出裁决之前,向法国国家行政法院征求了它对19591226日的法律的第71I款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6条是否相符的问题的意见。

2.6.  国家行政法院于1996415日通过其意见,指出,《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6条只提到了该公约中所列的权利,因此,并未保证在养老金问题上的不歧视原则。它进一步指出,因此,19591226日法律的第71I款中所指定的个人不能引用《公约》第26条。

2.7.  根据国家行政法院的观点,Poitier行政法院驳回了Doukouré女士199673日提出的申诉。它还于同一天驳回了Donzo Bangaly女士的申诉。Yero Diallo女士的申诉早已于1996619日被Poitier行政法院驳回。1996717日,巴黎行政法院驳回了由43名其他提交人提出的索赔要求。

 

3.1.  提交人提到了人权事务委员会198943日就Ibrahima Gueye先生和其他人就类似的养老金问题提交的第196/1985号来文所通过的意见。他们声称,国家行政法院的裁决完全违反了委员会对这一案例通过的意见,而且也完全违反了委员会不断作出的将《公约》第26条所保护的权利视为一项独立的权利,而不仅仅是与受到《公约》保护的其他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相关的一种权利的裁决。她们指控法国当局未就委员会通过的意见采取任何相关的行动,因此违反了《公约》第2条第3款。

3.2.  提交人进一步声称,对其案例的歧视并非仅仅基于国籍,而是基于民族起源。提交人指出,法国强行剥夺了出生于其海外领地的国民的法国国籍,目的在于不向他们支付任何军队养老金。她们进一步指出,非洲法属领地的士兵已从法军的名册中被划掉,并在未获得本人同意的情况下被并入新的非洲国家的军队,从而迫使他们失去了法国国籍。他们声称,196064日的法令作出的更改前海外领地的地位的决定侵犯了《公约》第1条加以保护的人民的自决权。她们进一步声称,目前法国国籍法的目的以及由当局确定法国国籍都仍然是要避免向在海外领地出生的法军老兵支付军队养老金。她们控告说,这一情况引起了严重的人道主义问题。

3.3.  关于本案的可受理性问题,据称尽管所指的歧视是在1984517日《任择议定书》对法国生效之日之前发生的,这种歧视在生效之日后仍然存在,从而构成了对提交人权利的持续性侵犯。提交人还提到了《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b)项。提交人指出,在与法国政府就此问题进行了二十年的司法程序和谈判之后仍然未能取得任何结果,而且如果要用尽所有现有的补救办法的话,则会造成长时间的延误,而且不会使问题得到令人满意的解决。提交人进一步指出,在法国国家行政法院于1996415日作出裁决后,向法国法院接着提出任何上诉都注定会以失败告终。而且,1996521日,提交人提出的就此问题请求法律援助的要求因所谓缺乏合理性而遭驳回。

3.4.  提交人进一步指出,她们没有将此问题提交任何其他的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的意见

4.1.  缔约国强调说,由于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因此来文不得受理。一位提交人,即Diallo女士迄今还未就1996619Poitiers行政法庭作出的裁决提出上诉,而另两位提交人,Doumbouya女士和Bathily女士迄今还未就1996415日巴黎行政法庭驳回其索赔的裁决提出上诉。其他提交人虽然已经就驳回其索赔的裁决提出了上诉,但还未等到其上诉获得结果就向委员会提交了来文。

4.2.  缔约国还声称,来文从实质角度说也是不可受理的,因为享有养老金的权利并未得到《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保护。

4.3.  缔约国回顾了它在批准《任择议定书》时发表的解释性声明 并声称,来文从时间角度说也不得受理,因为它所涉及的行为和事件都是在1984517日《任择议定书》对法国生效之日之前发生的。

4.4.  关于提交人的申诉,缔约国解释说,根据法律,当受益人失去法国国籍时,享有养老金的权利即告终止。换句话说,在法军中服役的任何老兵后来一旦失去其国籍之后,就不再享有获得养老金的权利。但是,为了承认非洲籍老兵作出的服务,法律规定可以向那些曾经有权获得养老金,但后来成为独立的非洲国家国民的那些人发放年金。

4.5.  关于这些士兵的寡妇目前要求获得遗属养老金的具体情况,缔约国指出,年金的个人性质在原则上反对任何复归。然而,根据以196111日第71条第3款为基础颁布的法令,其丈夫于199111日之前死亡的寡妇可享有遗属养老金。缔约国否认了提交人的下述指控,即年金已被冻结在197511日的水平,并指出,这一年金已于199491日提高了4.75%。至于病残抚恤金和退休抚恤金,自1971年以来已定期对它们进行了调整。而且,在1993年,已对居住在塞内加尔的受益人的军队养老金作了调整和增加。199511日,病残抚恤金增加了14.55%,退休抚恤金增加了24.1%。缔约国认为,应当以理由不实为由驳回提交人的申诉。

律师的意见

5.1.  关于用尽国内补救方法的问题,律师指出,申请国内补救措施的时间被无理地延长。而且,由于法国拒绝实施委员会对第196/1985号案例的意见,国内补救办法即变得毫无作用。律师进一步回顾了国家行政法院提出的建议以及因提交人的申诉明显缺乏理由而拒绝向他们提供法律援助的情况,并争辨说,在这种情况下,国内补救办法毫无作用是十分明显的。最终将由国家行政法院对申诉作出裁决,而该法院已经提出了一项否定性的建议,因此不可能指望国家行政法院在对此案作出裁决时会改变意见。

5.2.  关于缔约国提出的来文根据事实和时间方面的理由均不得受理的说法,律师提到了委员会就第196/1985号案例作出的裁决;在这一裁决中,委员会驳回了缔约国在此方面提出的论点。

5.3.  律师坚持他提出的歧视指控,并指出对于年金的调整并没有任何实质意义。

5.4.  律师在2000316日再次提交的来文中通知委员会说,19997月,巴黎和Bordeaux的行政上诉法院允许他代表提交人提出上诉。因此,他指出,他的上诉引用了《欧洲公约》第1号议定书的第1条。国防部长和财政部长就此裁决向最高上诉法院(国家行政法院)提出了上诉。

5.5.  律师还抱怨说,缔约国要求交税100法郎,而他的一些当事人无力交付这一税款,因此他们的上诉被定为不得予以受理。在此方面,律师指出,这一税款只能在法国交付。


委员会面前的问题及其审议情况

6.1.  人权事务委员会在对一项来文所提出的任何申诉进行审议前,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这一来文根据《公约的任择议定书》是否可以受理。

6.2.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已经因还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而对来文的可受理性提出质疑,因为提交人还未等到其上诉获得结果,其中还有一些人未对其申诉遭到驳回提出上诉。他还注意到,律师最初声称,鉴于国家行政法院1996415日的意见,国内补救办法将无任何作用,但是律师最近的一封来信显示,他代表其当事人提出的上诉已经获得许可,目前这些案子正等待最高上诉法院(国家行政法院)作出裁决。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认为,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b)项,来文不予受理。

7.  人权事务委员会因此决定:

    1.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2)(b)项,来文不予受理;
    2. 将向缔约国和提交人的代表通报这一决定;
    3. 一旦提交人或提交人的代表提出书面请求,且这一请求含有说明不予受理的原因不再适用的情况,则可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92(2)款对这一决定进行审查。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与了对本来文的审议:Abdelfattah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atwarlal Bhagwati先生、Colville勋爵、Elizabeth Evatt女士、Pillar Gaitán de Pombo女士、Louis Henkin先生、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Martin Scheinin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Roman Wieruszewski先生、Maxwell Yalden先生和Abdallah Zakhia先生。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85条,Chanet女士没有参加对本来文的审议。

 声明的案文如下:“法国认为《议定书》第1条向委员会赋予了接受和审议受法兰西共和国管辖的个人提交的来文的权利,这些个人声称是共和国应在《议定书》对共和国生效之日后采取的行为、不行为、所发生的事态发展或事件或应在该日期之后对有关行为、不行为、事态发展或事件作出的决定而违反《公约》所确定的任何权利的行为的受害者。”

 律师说,由他的一个同事代理并根据《公约》第26条提出的案件已经被上诉法院驳回。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