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755/1997号来文:Clarence T. Maloney 诉德国
(1997年7月29日第六十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提交人: Clarence T. Maloney

受害人: 提交人和他的三个子女
Benedikt,Malika和Konstantin

所涉缔约国: 德国

来文日期: 1996年3月15日(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1997年7月29日举行会议,

通过了下列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提交人为Clarence T.Maloney,美国公民,1934年8月23日生,现生活在印度。他称他是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7条、第23条和第24条的受害人。他还代表他的三个子女Benedikt(1981年6月27日生)、Malika(1982年2月15日生)和Konstantin(1987年9月
22日生)提交来文。《任择议定书》于1993年11月25日对德国生效。[1]

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于1981年与德国公民Barbara Sabass结婚。他们在孟加拉国生活数年后移居德国。1989年3月,提交人的妻子提出离婚申请。米斯巴赫家庭法院临时准予她分居、暂时监护、扶养费和子女抚养。提交人当时不在该国,他指出在作此裁决前法院从未与他联系过。

2.2 提交人试图获得完全或共同监护权,但得到通知根据德国法律只有父母双方都同意才能实行共同监护。提交人自1988年圣诞节以来从未见过他的子女,1989年12月8日提出申请要求获得探视权。米斯巴赫法院1989年12月18日作出裁决拒绝提交人的探视权。从判决文本来看,对提交人提出的对其子女Benedikt和Malika进行性虐待的刑事指控尚未结案。

2.3 从案卷来看,1990年1月3日,提交人因对其子女Benedikt和Malika进行性虐待及未能支付子女抚养费而被定罪,并被判处缓期执行监禁18个月,缓刑期间定为3年。[2]1995年2月10日,即在提交人于1995年入境德国时被捕之后,法院再次下令他支付子女抚养费(他显然自1993且1月27日以来未能这样做),并将缓刑期间延长至6年,至1996年4月27日为止。提交人在来文中反复指出,在不允许他见子女期间,他将不支付子女抚养费。

2.4 1994年7月6日,在发生5年又3个月的程序后,米斯巴赫法院宣判离婚,并准予母亲对子女的完全监护。拒绝提交人的探视权。经上诉后,慕尼黑高等法院(Ober landesgericht)于1995年5月17日[3]作出裁决,确认拒不给予提交人以探视权。提交人据以提出,国内补救办法已经用尽。

申诉

3.1 提交人称,全盘否定探视权,包括否定在第三者陪同下看望子女的权利,违反《公约》第23条。他还称,家庭法院故意延长诉讼,阻止他上诉或进入德国。

3.2 提交人还称违反《公约》第17条,因为他前妻对他的控告毫无根据,他前妻控告他是个性反常者,而且他将拐走孩子。在这方面,他指出,他的前妻接受心理治疗已有多年,而且由于她的性格所致,她已与她的大部分家人和朋友失去联系。据提交人称,他的前妻对子女施加不利于他的影响,利用密集性暗示提问的手法,以致于子女们现在相信和说他们受到了性虐待。在这方面,提交人提到了一名专家的意见,即没有任何证据说明他的女儿Malika受到了性虐待。

3.3 提交人还指出,他不能写信或打电话与子女联系,因为不让他知道他们的地址。当他1995年11月发现一个地址时,他的信被截取。提交人前妻写信给高等法院控告他试图联系子女,据该信称,高等法院已判决父亲不再进行此种联系。据说这也违反《公约》第17条。

3.4 提交人还代表其子女称违反《公约》第24条,因为德国未能向他们提供保护并支持子女的母亲欺骗他们的父亲。在这方面,他提及了有关迹象说明他的儿子Benedikt有自杀倾向,他还控告说子女们现在使用其母亲最后一个姓,尽管他们合法的姓仍是Maloney,而且他们不能与在美国或印度的异母兄弟姐妹联系。据说这违反第24条,因为缔约国未能维护儿童的身份(姓)和文化(美国和印度背景)。

委员会审议的问题和过程

4.1 在审议来文载述的任何断言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依照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来文是否可予受理。

4.2 提交人称违反了《公约》,因为他的前妻控告他性反常和因为剥夺他与子女联系的权利。委员会忆及,应由缔约国法院而不是由委员会评价特定案件的事实和证据,除非能够查明法院的裁决明显武断或等于拒绝司法。委员会指出,法院对本案的裁决表明,不准提交人与其子女联系是因为他对子女中的两个进行性虐待而被定罪。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认定,提交人为了可予受理的目的未证实他陈述的事实构成违反《公约》第17条和第23条。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条,来文的这一部分可不予受理。

4.3 关于提交人代表其子女的断言,委员会指出,他未能采取任何步骤将这些断言提交从文本来看仍拥有对其管辖权的法院审理。因此由于未能用尽国内补救办法,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项的规定,来文的这一部分可不予受理。

5. 人权事务委员会因此决定:

(a) 来文不予受理;

(b) 本决定应通知提交人,并应提供缔约国参考。

* 委员会下列成员参加了本来文的审查: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 Bhagwati先生、Thomas Buergenthal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Colville勋爵、Elizabeth Evatt女士、Pilar Gaitan de Pombo女士、David Kretzmer 先生、Rajsoomer La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 女士、Fausto Pocar先生、Martin Scheinin先生和Maxwell Yalden先生。
** 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85条,Eckart Klein先生未加本案审查。
[1] 在加入《任择议定书》时,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作出下述保留:
“委员会的权限不得适用于据以谴责侵犯权利的[……]起源于在《任择议定书》对德意志共和国生效前的事件的来文,[……]”。
[2] 提交人未提供刑事法院判决书副本。米斯巴赫家庭法院在其1994年7月裁决中提到刑事法院的判决,将它作为拒绝给予提交人探视权的一条理由。
[3] 未提供判决书副本。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