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736/1997号来文,Ross诉加拿大
                           (20001018日第七十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Malcolm Ross先生(由律师Douglas H. Christie先生代理)

据称受害人: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加拿大

来文日期 199651

先前的决定:特别报告员根据议事规则第91条作出的决定已于1997120日转交(没有以正式文件形式分发)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01018举行了会议

         结束了对于Malcolm Ross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736/1997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通过如下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提出的意见

         1.  来文提交人Malcolm Ross系加拿大公民。他声称是加拿大违反《公约》第18条和第19条行为的受害者。他由律师Douglas H. Christie先生代理。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了对该来文的审议:Abdelfattath Amor先生、Prafullachandra N. Bhagwati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Pilar Galar Gaitan de Pombo女士、Louis Henk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Martin Scheinin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Roman Wieruszewski先生和Abdallah Zakhia先生。

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85条,委员会委员Maxwell Yalden先生没有参加对本案的审议。本文件后附有委员会一名委员的个人意见。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从19769月至19919月在新不伦瑞克的一个学区担任阅读教师,教授经过改写的补充读物。他在这一期间发表过几本书和小册子,并发表过包括电视采访在内的其他公开言论,反映了一些有争议性的、据称属于宗教性质的观点。他写的书涉及堕胎、犹太教与基督教之间的冲突和为基督教的辩护。当地媒体对他的著作作了报道,这使他在该社区声名狼藉。提交人强调说,他发表的作品没有违反加拿大法律,并称他从来没有因发表个人言论而被起诉过。再者,所有著作都是在属于他自己的时间里完成的,而且他从未把自己的观点融入教学。

         2.2.  在公众明确表示关注之后,提交人的课堂教学从1997年起受到监督。围绕提交人的争议越来越多,由于公众所表示的关注,校董会于1988316日训斥了提交人并警告他,如果继续公开谈论自己的观点,将会导致对他作出进一步处分,包括解雇。但是,他被允许继续教课,该处分也于19899月从其档案中撤出。19891121日,提交人接受电视采访,并于19891130日再次受到校董会的训斥。

         2.3.  1988421日,一名子女在同一学区的另一学校上学的叫作David Attis先生的犹太家长向新不伦瑞克的人权委员会提出申诉,指控校董会没有对提交人采取行动,宽容了其反犹太教的观点,歧视犹太教和其他少数民族学生,从而违反了《人权法令》的第5条。由于该申诉,最终作出了下文第4.3段所述的制裁。

有关国内程序和法律

         3.1.  由于加拿大的联邦制,其人权法律有联邦与省管辖区之分。各省以及联邦和领地管辖区都颁布了人权法律。不同的法律制度在细节方面也许有所不同,但其整体结构和轮廓是相同的。

         3.2. 据缔约国称,人权法典保护加拿大公民和居民在许多领域免受歧视,其中包括向公众提供的就业、食宿和各类服务。任何声称因歧视而受害的个人均可向有关人权委员会提出申诉,有关人权委员会随后将对该申诉进行调查。申诉人需承担的举证责任是基于可能性的差额原则的民事标准,申诉人不需要证明该个人有意进行歧视。被指定对申诉进行调查的法庭有权发出范围广泛的补救命令,但无权处罚。对诋毁某些少数派的言论表示关注的任何个人可以选择不向警察局提出申诉而向人权委员会提出申诉,或向警察局提出申诉之外还向人权委员会提出申诉。

         3.3  对校董会的申诉是根据《新不伦瑞克人权法典》第5条第1款提出的。该款内容为:

     《任何人不得因种族、肤色、宗教、所来自的国别、祖先、出生地、年龄、身残、智障、婚姻状况、性取向或性别,而直接或间接、单独或与他人一起、自行或被他人解释为

  1. 在向公众提供任何食宿、服务或设施方面拒绝任何人或任何阶层的人,或者
  2. 在向公众提供的任何食宿、服务和设施方面歧视任何人或任何阶层的人。》

         3.4.  Attis先生在申诉中指出,校董会由于没有对提交人采取适当的措施,因而在向公众提供的教育服务中进行了基于宗教和祖先的歧视,因此违反了第5条。依照同一法典的第20条第1款,如果问题无法解决,人权委员会可以任命一个由一人或多人组成的调查委员会进行调查。被指定审查针对校董会的申诉的委员会是根据同一法典的第20条第(6.2)款发出命令的,该款内容如下:

     《如果调查结束时,委员会根据可能性的差额优胜原则裁定,已出现了违反本法的行为,则可责令被裁定违法的任何当事方:

  1. 实施或不再实施任何一项或多项行为,以使本法的规定得到遵守;
  2. 纠正因违法而造成的损失;
  3. 恢复任何受违法行为不利影响的当事方若非违法而本应所处的位置;
  4. 恢复任何因违反本法的行为而被解职的当事方的原职;
  5. 补偿任何受违法行为不利影响的当事方的任何因此而付的费用、经济损失或丧失的利益,补偿数额应以委员会认为合理和适当为限;以及
  6. 补偿任何受违法行为不利影响的当事方因此所受的精神损失,包括因对尊严、感情或自尊造成的创伤所致的精神损失,补偿数额应以委员会认为合理和适当为限。》

         3.5.  1982年起,《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宪章》)便成为《加拿大宪法》的一部分,因此任何与其规定不符的法律,就其不相符的部分而言,是不可没有法律效力或无效的。《宪章》适用于加拿大联邦、省和领地各级政府,适用于各级政府在司法、执行还是行政管理方面的所有行动。省人权法和依省人权法发出的任何命令均应根据《宪章》接受审查。对《宪章》所规定的某项权利加以限制,可以根据《宪章》第1条证明是正当的,但条件是政府能够证明这一限制是按法律规定作出的,并证明在一个自由和民主的社会中这种限制是正当的。《宪章》第1条、第2(a)款及第2(b)款规定:

     1.  《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除法律所规定的能被证明在一个自由和民主社会中是正当的那些合理限制外,为其所规定的各项权利和自由提供保障。

     2.  人人均享有以下根本自由:

  1. 良知和宗教自由;
  2. 思想、信仰、见解和表达的自由,包括新闻自由和其他传播媒介的自由;……

         3.6.  联邦和各省还有几个其他法律机制,负责处理诋毁加拿大社会某些群体的言论。例如,《刑法》禁止宣传种族灭绝、公开激发仇恨和有意煽动仇恨。对这些犯罪行为进行起诉必须得到司法部长的同意。向法庭承担的举证责任是证明被告有罪,基本毋庸质疑;法庭必须对所有必要的犯罪因素(包括被告怀有必要的犯罪意图)加以证实。

国内法庭程序

         4.1.  198891日,成立了人权调查委员会对该申诉进行调查。从199012月开始,并一直延续到1991年春季,委员会举行了第一次听证会。所有当事方均出席了听证会,而且据缔约国称,当事方均被给予充分机会提出证据和发表意见。听证会总共进行了22天,有11位证人作证。委员会裁定,提交人所展开的教学活动中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构成提出歧视申诉的依据,但是,调查委员会还注意到:

     《……教师课外行为可以影响他或她的本职工作,因而是一个相关的考虑因素……在裁定申诉人是否受到Malcolm先生和校董会的歧视时,需考虑一个重要因素,即:无论学生是否在老师的班上,教师总是学生的行为榜样。教师除在课堂上向学生传播课程知识之外,还通过其课堂上的总体态度以及其在课外的生活方式,在影响学生方面起着更大的作用。对学生产生的这种行为榜样影响,意味着老师课外的行为可以划入受聘关系的范围之内。虽然雇主不愿意对雇员业余时间的私生活加以限制,但是,在可以证明雇员在业余的行为对雇主的运作产生负面影响时,就该行为而处分雇员的权利,在判例中早已确定。》

         4.2.  在对提交人的课外活动及其影响进行评估时,调查委员会参考了分别题为《欺骗之网》、《真正的大屠杀》、《权力幽灵》和《基督教还是兼犹太教与基督教徒》四本出版的书或册子,并参考了19861022日致《Miramichi领导者》的编辑的一封信,以及1989年的一次当地电视采访。调查委员会除其他外表示它:

     《……毫不犹豫地认为,在这些著作和Malcolm Ross所作的言论中,有许多处涉及被初步认为对信仰犹太教的人和犹太人后裔的歧视。由于其著作中充满了无数偏见或歧视性言论,因此无法将其一一列出。这些言论对犹太教和犹太教信条进行诋毁,并号召真正的基督教徒不但要质疑犹太教信条和教义的有效性,而且要蔑视信仰犹太教的人和犹太人后裔,因为其破坏自由、民主和基督教信条和价值观。Malcolm Ross视犹太教为敌,并号召一切基督信徒一起参加这场战争。

     Malcolm Ross在著作中所使用的手法是,引述其他作者发表的贬低犹太人和犹太教的言论。他将所引述的这些贬低性言论与自己的言论掺杂在一起,以至于完全可以合理地认为,他已将这些言论中所表达的观点当成自己的观点。Malcolm Ross在书中始终声称基督教信仰和生活方式正受到国际阴谋的攻击,而在这种阴谋活动中犹太人领袖发挥着重要作用。

     ……Malcolm Ross的著作和言论不能归入学术讨论的范畴;如果属于这一范畴,这些著作和言论也许不属于[《人权法令》]5条适用的范畴。对素材的表述并不是客观地概括调查结果和结论或论点。虽然这些著作也许是通过大量研究之后写成的,但Malcolm Ross的主要目的显然不是为了对学术研究进行介绍,而是为了诋毁犹太人的坦诚、正直、尊严和动机。》

         4.3.  调查委员会聆听了两名来自该学区的学生的证词,他们对教育活动进行详尽的描述。除其他外,他们提供了关于反复、持续地进行骚扰的证据,骚扰的形式包括:辱骂犹太学生、在犹太儿童的书桌上刻上 wan 字、在黑板上画 wan 字或普遍地威胁犹太学生。调查委员会没有获得关于提交人课外的行为对学区产生影响的直接证据,但认为可以合理地估计,他的著作是造成学生的一些歧视性行为的一个因素。最后,调查委员会认为,Malcolm Ross的公开言论和著作多年来一直起着促使《第15学区内受毒害的环境的形成,从而严重影响了向申诉人及其子女所提供的教育服务》的作用。调查委员会认为校董会应为其雇员的歧视行为代负责任,并认为校董会由于未能及时地和适当地处分提交人,等于认可其校外的活动和著作,因此直接违反了《人权法令》。所以,调查委员会于1991828日责令:

《……(2)校董会

  1. 立即安排Malcolm Ross停薪留职18个月;
  2. 如果……第15学区有Malcolm Ross能胜任的非教学性职位,派他就职。……
  3. 在十八个月停薪留职期结束时,如果在此期间未聘他担任非教学性职位或他不接受该职位,将其解雇。
  4. 在十八个月期间,或在其担任非教学性职位期间,如果Malcolm Ross在任何时候从事以下行为,则立即解除其与校董会的聘用关系:
  5. 发表或为发表目的撰写任何提及犹太人或犹太复国主义阴谋、或攻击犹太教信徒的文章,或
  6. 直接或间接地发表、销售或发行以下任何一种出版物:《欺骗之网》、《真正的大屠杀》(对城市儿童和生活本身的攻击)、《权力幽灵》、《基督教还是兼犹太教与基督教》(为真理而战)》。

         4.4.  校董会遵照该项命令,将提交人调往该学区的一个非课堂教学性职位。提交人申请司法审查,要求撤销命令,并宣布命令无效。19911231日,后座法庭的Creghan J. 部分批准了这一申请,撤消了该项命令的第2(d)项,理由是其超越了管辖权,并违反了《宪章》第2条。至于命令中的(a)(b)(c)项,法庭裁定,它们限制了提交人依《宪章》规定应享有的宗教与言论自由,但裁定依《宪章》第1条予以保留。

         4.5.  提交人不服后座法庭的裁决,向新不伦瑞克上诉法庭提出上诉。同时,Attis先生对法庭关于该命令第2(d)项提出了交互上诉。上诉法庭接受了提交人的上诉,撤销了调查委员会所发出的命令,并同时驳回了交互上诉。根据19931220日的判决,法庭认为,该项命令禁止提交人继续教学,对其公开表达笃持的观点加以惩罚,因此侵犯了他依《宪章》第2(a)项和(b)项所享有的权利。法庭认为,由于遭致申诉的是提交人的校外活动,并由于从未有人表示他利用其教学职位宣扬他的宗教观点,因此,命令采取的补救办法并不符合《宪法》第1条所规定的检验标准,以这一补救办法不能被视为一紧迫而重要的具体目的,以致于能超越宪法为提交人提供的言论自由的保障。法庭认为,如作出相反的裁定,将具有对任何时代在政治上均不受欢迎的禁锢思想的做法予以宽容的效果。法官Ryan J. A.表示了不同意见,认为应驳回提交人的上诉,并应接受交互上诉,其结果是恢复该命令中的第2(d)项。

         4.6.  Attis先生、人权委员会和加拿大犹太人大会随后向加拿大最高法院提出上诉,最高法院接受了上诉,并以199643日的裁决推翻了上诉法庭的判决,恢复该命令中的第2(a)(b)(c)项。在作出这一裁决时,最高法院首先裁定调查委员会关于校董会有违反《人权法令》第5条的歧视行为的结论是有证据证明的,并无任何错误。关于校董会总的歧视情况、以及因提交人的行为而导致形成学区受毒害的环境这一具体歧视的问题,最高法院认为

     《……在本案中,只要进行合理推理即可证实以下调查结果,即:继续聘任[提交人]致使形成一种以不平等和缺乏宽容为特点的“受毒害的”环境,从而损害了整个教育环境。[提交人]的业余行为损害了其保持公正的能力,并对其从事教学的教育环境产生了影响。(49)

     ……之所以可以“合理地估计”本上诉中的因果关系,是因为教师对学生的重要影响力以及与教师这一角色相关的形象。因此必须[将提交人]调离教学职位,以确保他不对学生产生此种影响,并确保教学服务中不存在歧视现象。》(101)

         4.7.  关于教师的特殊地位和责任以及教师业余行为的相关性问题,最高法院进一步指出:

     《……教师与教学制度的完整性有着无法摆脱的联系。教师处于令人信赖和信任的地位,并由于这一地位而对其学生产生相当大的影响力。教师的行为直接影响社区对教师能否胜任这一令人信赖和信任的位置的认识,直接影响社区对整个公立学校制度的信心。

     ……作为“媒介”的教师必须通过自己行为让人感到是在坚持学校制度所努力传递的价值观念、信念和知识。评价教师行为的依据是其所处的地位,而不是看该行为是发生在课堂内还是课堂外。教师被社区看成是传递教育信息的媒介,而且由于教师所处的这一社会地位,他们无法“选择他们在什么场合中带什么样的帽子”。

     ……正是根据这一令人信赖和信任的位置,才使我们认为教师无论课内或课外均具有高标准,对这些标准的损害可能使社区丧失对公立学校制度的信心。我不希望被理解为主张采取一种使教师的整个生活,均按行为方面更加繁重的道德标准,无端地受到审查的做法。这可能会导致严重侵犯教师的隐私权和基本自由。但如果学校制度中“受毒害”的环境可追溯到某位教师的业余行为,而这一行为可能会相应地令人丧失对教师和整个制度的信心,那么,教师的课外行为即具有相关性。》(43-45)

         4.8.   其次,法院依《加拿大宪法》审查了令人怀疑的法令有效性。在此方面,法院首先认为,这项命令因为实际上分别限制了提交人的宗教自由及其言论自由,而违反了《宪章》第2(a)款和第2(b)款。法院接着对这些违反行为能否依《宪章》第1条证明是正当的,并裁定,这些违反行为是为了纠正向公众提供教育服务这一“紧迫而重要的”目标才发生的。法院进一步裁定,命令中所规定的(a)(b)(c)各项措施经得起均衡原则的检验,即措施与目标之间存在着合理的联系,对提交人权利的损害是最低的,这些措施的效力与其目标之间的关系是均衡的。(d)项被裁定没有正当理由,因为该项并非最低限度地损害提交人依宪法享有的自由,而是永久性地禁止其发表言论。

 

         5.1.  提交人声称,由于禁止他行使自由表达其宗教观点的权利,因此他依《公约》第18条和第19条享有的权利受到了侵犯。在此方面,他的律师强调说,提交人从未在课堂上表达其观点,而且他教学表现良好;这一点得到了各法院的确认。律师进一步称,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学校的任何学生受到提交人著作的不利影响或受其支配,也没有证据证明提交人有过任何歧视行为。在此方面,律师指出,提交人的班上没有一个犹太学生。

         5.2.  律师争辩说,表达一种歧视性宗教观点(即这一宗教正确,那一宗教错误)与歧视行为(即因宗教缘故而区别待人)之间没有任何合理的联系。在此方面,律师认为提交人的观点是严肃的,并具有宗教特点;他的观点与犹太教哲学是对立的,因为他感到基督教在受到犹太复国主义利益的攻击。律师坚持认为,如果要求雇员的信仰和宗教言论在其业余时间也要接受国家审查或需遵守雇主规定,那么宗教自由便变得毫无意义。

         5.3.  律师进一步声称,提交人的观点和言论并没有违反加拿大法律,加拿大法律禁止激起仇恨情绪的宣传;并声称他从未因表达其思想被起诉过。律师认为,提交人的案件无法与J. R. T.W. G. 诉加拿大一案 相比,但相反要求同欧洲人权法院所裁定的Vogt诉德国一案 进行比较。律师认为,该项命令剥夺了提交人教学—— 其谋生职业—— 的权利。

         5.4.  律师进一步争辩说,如果调查委员会认为学区的学生当中出现了反犹太人的气氛,本来应该建议采取措施处罚犯有这种歧视行为的学生。提交人否认他鼓吹种族歧视的观点,认为远不如无神论或犹太教自身的种族歧视性。律师进一步表示,由于宗教上的原因批评犹太教或犹太复国主义不能同等于反犹太人。提交人觉得自己受到了歧视,因为他相信一个公开攻击基督教的教师是不会受到类似处分的。

 

缔约国的陈述和提交人的有关评论

         6.1  缔约国在199897日提交的来文中,就来文可否受理的问题和案情发表了看法。缔约国认为,来文缺乏证据,又不符合《公约》的相关规定,因此应视为不可受理。如果委员会裁定可受理提交人的来文,缔约国认为,它没有违反《公约》第18条和第19条。

         6.2  缔约国认为,来文因不符合《公约》的规定,应视为不可受理,理由是,提交人的出版物属于《公约》第20条第2款的范围,即:必须将其视为“鼓吹民族、种族或宗教仇恨的主张,构成煽动歧视、敌视或暴力的行为”。在此方面,缔约国指出,加拿大最高法院裁定,这些出版物对犹太人的信仰和教义进行诋毁,号召“真正的基督信徒”不仅要质疑这些教义的有效性,而且还要蔑视那些信仰犹太教的人。此外,最高法院还认为,提交人以犹太教为敌并号召基督教徒一起参加战斗。

         6.3  缔约国称对《公约》第181920条的解释必须前后一致,因此缔约国不可能采取措施以使第20条的规定得到遵守,而违反第18条和第19条。缔约国认为,《公约》规定的宗教和言论自由必须解释为不包括鼓吹民族、种族或宗教仇恨,构成煽动歧视、敌视或暴力行为的情况。在这方面,缔约国还援引了《公约》第5条第1款,并认为如果将第18条和第19条解释为对打着基督教的幌子散布反犹太人的言论进行保护,便会使犹太人无法享有信仰其宗教的自由、令犹太人及其他宗教上的少数派心怀恐惧、有辱基督教的名声。

         6.4  关于第20条的解释和适用问题,缔约国提到了委员会的判录,尤其是J. R. T. W. G诉加拿大一案 。缔约国注意到提交人的律师辩称,本案与J. R. T. W. G诉加拿大一案不同的是,Ross先生没有将其观点反映到工作中去;他的观点具有宗教性质;他的出版物没有一本违反加拿大法律。缔约国在承认两案之间存在一些事实上的差别的同时,认为其中仍有重要的相似之处,认为由于来文因不符合《公约》规定而不可受理的裁决是同样可适用的。首先,缔约国指出,该两份来文均涉及反犹太人的言论。缔约国不同意律师所提出的提交人的观点具有宗教性质的论点,并称这些观点鼓吹反犹太人主义,不能说成是属于宗教信仰或基督教的一部分。其次,缔约国指出,两份来文均涉及根据人权法律发出的命令,而不是依《刑法》中有关煽动仇恨的规定发出的指控。在此方面,缔约国认为,律师称提交人的著作和公开言论没有违反加拿大法律,是错误的。缔约国认为,这些著作和言论因其被裁定具有歧视性,并致使学校区形成了受毒害的环境,确实违反了新不论瑞克的《人权法令》。

         6.5  缔约国进一步认为,提交人依第18条提出的权利主张应视为不可受理,因为其不符合《公约》规定,而且他的观点“表达的不是宗教信条,肯定不符合基督教的宗旨”。缔约国争辩说,提交人“给他的观点披上基督教的外衣,但事实上他的观点所表达的是对犹太人和对犹太教的仇恨和怀疑”。缔约国进一步称,提交人并没有提供可证明反犹太人的观点属于基督教一部分的任何证据,因为这种证据是提不出来的。同样,缔约国宣称,提交人的言论并不是在表现一种宗教,因为他发表言论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崇拜、奉行、实践或传授宗教。

         6.6  最后,关于来文是否符合《公约》规定的问题,缔约国援引了第18条第2款和第4款,辩称缔约国依各该条款有义务确保公共教育制度中的教师鼓励尊重所有宗教和信仰、以及谴责任何形式的成见、偏见和不容忍。缔约国称,假设容许提交人继续教书,便会因妨碍犹太学生表达自己的信仰、在公立学校制度中感到自在和自信的权利,因而违反这些规定。因此,缔约国认为,提交人依第18条提出的权利要求由于不符合《公约》第18条第2款和第4款,应视为不可受理。

         6.7  另外,缔约国还认为,提交人分别依第18条和第19条提出的两项权利要求均应视为不可受理,原因是提交人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其为有初步证据的权利要求。缔约国指出,提交人只向委员会提供了其向最高法院提交的文件和各法庭的裁决的副本;除无凭无据地声称最高法院的裁决侵犯了提交人依第18条和第19条享有的权利外,来文再没有提出任何具体内容,证明来文可予受理。尤其是,缔约国认为,来文中无一处对最高法院九位法官经认真论证一致作出的广博裁决作出能站得住脚、并能为提交人的申诉提出证明的批评。

         6.8  至于来文的案情,缔约国首先认为,提交人未能证实他所享有的宗教和言论自由的权利是如何受到由调查委员会作出并由最高法院支持的命令的限制或制约的。缔约国称,提交人如受校董会之聘担任非教学性职位或在别的部门工作的话,可自由地表达其观点。

         6.9  假设委员会裁定提交人享有的宗教和/或言论自由的权利受到了限制,缔约国认为,这些限制也可分别根据第18条第3款和第19条第3款证明是正当的,因为其:() 系由法律所规定,() 为某一个公认的目的而作出,() 为实现所述目的所必需。缔约国认为,委员会在此方面所必须进行的分析与加拿大最高法院依《宪章》第1条所作的分析十分相似,因此委员会应对法院的裁决予以相当的重视。

         6.10  关于任何限制均须经法律规定这一要求,缔约国指出,提交人的著作和公开言论被裁定具有歧视性,并致使形成了受毒害的环境,违反新不伦瑞克《人权法令》第5条第(1)款。缔约国进一步表示,调查委员会发出的命令是对违反第5条第(1)款所采取的补救办法,是根据该法令发出的。

         6.11  关于限制须为第18条第3款和第19条第3款所分别规定的某一目的作出这一要求,缔约国认为,发出该命令的目的既是为了维护他人的根本利益 ,也是为了保护公共道德。关于其中的第一个目的,缔约国提到了Faurisson诉法国一案 ,并认为对提交人发出的命令是为了保护犹太人的宗教和言论自由以及平等的权利。缔约国指出,最高法院裁定,该命令保护了犹太家长。让其子女接受教育这一根本权利和自由,并使犹太儿童能在没有成见、偏见和不容忍现象的公立学校制度中接受教育。至于保护公共道德的问题,缔约国认为,加拿大是一个多文化的社会,全体加拿大人均能享有平等权利,并不以种族、宗教和民族的不同而受歧视,这对建立道德基础有着重要的意义。

         6.12  此外,缔约国认为,命令中所规定的任何制约显然是为保护犹太人的根本权利和自由以及加拿大人的尊重平等和多样性(公共道德)方面的价值观念所必需的。缔约国称,为了确保该学校区的儿童能在没有成见、偏见和不容忍现象的学校制度中接受教育,培养加拿大的平等和尊重多样性的价值观念,必须发出这一命令。另外,为了改善因提交人的著作和公开言论而形成的受毒害的环境,必须将其调离教学岗位。在此方面,缔约国认为,正如最高法院所认定的,教师处于令人信赖和信任的位置,并对学生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因此,缔约国认为应以较高的标准来要求教师在教学以及课外活动中的行为。缔约国认为,提交人身为公立学校的教师,是可以对尚不具备正确对待各种观点和信仰的知识或判断力的年轻人产生影响的。再者,调查委员会聆听了证人关于犹太学生因提交人的言论而产生恐惧感、自信心受到伤害以及不愿意在学校中就读的证词。缔约国认为,为了改变这种局面,必须发出这一命令。

         6.13  最后,缔约国注意到提交人拿欧洲人权法院在Vogt诉德国一案 中的判决作比较,但它争辩说,该判决在好几个重要方面均与本案有区别:第一,Vogt一案的申诉人是一个为促进和平和抵抗新法西斯主义这一规定目的而合法成立的政党的党员。第二,两个案件中所涉的言论,在实质上完全不同,因为Vogt案中所表达的政治性言论不象本案中的情况具有歧视性。

         7.1  提交人在其1999427日提交的意见中重申,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曾在课堂上发表过其任何观点,也没有证据表明他本人所持的信念对其工作场所产生任何影响,即这些信念致使形成了受毒害的环境。调查委员会只是认定可以合理地估计这种影响。

         7.2  提交人否认其著作和言论破坏了民主价值观念并具有反犹太人的性质。他还否认其著作和言论相当于鼓吹宗教仇恨,构成煽动歧视、敌视和暴力。关于缔约方就《公约》第20条所作的声称,提交人认为,在他的著作中,没有一处表明他试图煽动仇恨情绪,相反,他是在“捍卫自己的宗教不被他人仇恨”。关于《公约》第5条,提交人争辩说,他从未说过任何关于犹太人不能无所限制地开展宗教活动的话。相反,提交人认为,缔约国不准他享有《公约》中所承认的权利和自由,因为最高法院裁决:提交人不得既享有其宗教自由又担任教师。

         7.3  此外,提交人认为,与缔约国的观点相反,他的言论所表达的是《公约》中所指的宗教信仰。提交人争辩说,他写书是“为了捍卫基督教及其遗产不受他人诋毁,并为了鼓励人们按基督教的启示,崇拜三位一体的上帝”。提交人称,“细读他的书便可得知,他希望同其他基督信徒一道完成在社会中建立基督王位这一古老的基督教任务”。为此,提交人还指出,加拿大最高法院在判决中也认为本案涉及宗教言论,并裁定调查委员会的命令侵犯了提交人的宗教自由。

         7.4  至于缔约国声称提交人没有提出证据证明,该命令将其从教学岗位上调离、但允许他担任非教学职位时表达自己的观点,是如何侵犯了他宣布其宗教信仰的自由,或其表达自己的观点的自由,提交人称,19966月他的雇主向其发出了停职通知。提交人称,这“对其行使得到宪法保证的宗教和言论自由,是一个严厉的惩罚”,并暗示,该通知是由对其不利的前一项命令和最高法院的判决所使然,或至少是与之相关的。提交人进一步称,他没有得到任何补偿金或离职金,并称所给的唯一理由是,这一工作已经结束。提交人表示从未有人找他谈话,也没人向他推荐另一职位(尽管当时他已在该学区工作了近25)

缔约国的进一步陈述和提交人的有关评论

         8.1  缔约国在1999928日的进一步陈述中,提到了提交人所声称的没有证据证明,因提交人的著作和公开言论而使学校区内形成了“受毒害的环境”这一调查结果的问题。为抗辩这一观点,缔约国提及最高法院的一致判决,尤其是上文第4.7段所引述的调查结果。缔约国称,最高法院广泛地审查了关于歧视问题的调查结果,并认为证据充分。因此,缔约国陈述说,提交人关于这一问题的主张必须予以驳回。

         8.2  关于提交人的观点可否视为《公约》所指的宗教信仰的问题,缔约国承认,加拿大最高法院以为其观点属于加拿大《宪章》中所指的“宗教信仰”。但缔约国指出,加拿大法律虽然对其认为那些属于《宪章》第2条所规定的宗教信仰基本上没有限定,但却通过第1条的限制条款确保防止滥用宗教自由的权利。缔约国称,虽然这是依加拿大法律的作法,但人权事务委员会的命令表明,委员会就第18条使用的是较窄的解释。尤其是,缔约国提到了M.A.BW.A.TJ-A.Y.T诉加拿大一案 正是由于在做法上存在这种差别,缔约国才认为依第18条提出的权利要求,即使加拿大类似的规定在国内法中有不同的解释,亦应依《任择议定书》第3条视为不可受理。

         8.3  关于提交人的就业状况,缔约国注意到,提交人“自1996年起被停职”,并声称这是《对其行使受到宪法保障的宗教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权利的严厉惩罚》,而且不管怎么说都是与先前对提交人提起的诉讼相关的。缔约国陈述说,提交人的就业保障只是很有限地受到调查委员会所发出并由最高法院维持的命令的影响。缔约国表示,1991828日发出命令后,提交人只是停薪留职一个星期,即199194日至10日。从1991911日起,提交人被分配在学校区办公室担任全职工作,在为“问题”学生安排的辅导课上当助手。据缔约国称,这一职位原打算为1991年至1992年学年而设,主要视资金情况而定;但实际上到19966月前一直都有得到资助。不再得到资助的原因是,199631日起新不伦瑞克学校制度进行了一次全面改组,致使校董会撤消,学校系统的行政管理权划归教育部,结果在全省范围内都裁减了一些教学和行政职位。

         8.4  缔约国陈述说,无论如何,提交人的非教学性职位当时专门注明列入管理委员会与新不伦瑞克教师联合会之间签定的集体协议的条款和条件;该协议规定,任何雇员均可对不当停职或解雇提出申诉,如申诉成立,并可得到补救。由于提交人没有申请这种补救,缔约国认为,他不能现在毫无根据地对委员会声称,他被解雇是因该项命令或最高法院的判决所致。

         9.  提交人在200015日提交的来文中重申其关于缺乏直接证据的论点,并再次指出,他的那些引起争议的观点从来没有用在教学中。关于其就业状况,提交人提到,最高法院199643日决定维持那项不利于校董会的命令,根据该命令,应建议他担任非教学性职位。提交人陈述说,从未有人向他提出过担任这种职位的建议,而事实上他从199671日起被停职。据律师称,他于199661日停职后没有人向他提出担任其他工作这一事实,“进一步证明了政府对他的轻视态度”。

对来文可否受理问题的审议

         10.1  在审议来文中所载的任何声称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来文依《公约任择议定书》可否受理。

         10.2  委员会注意到当事双方均陈述了来文的案情,这使得委员会可依照议事规则第94条第1款在现阶段同时审议本案的可否受理问题和案情。但依照议事规则第94条第2款,委员会在未对《任择议定书》所载的受理理由的可适应性问题进行审议的情况下,不得就来文的案情作出决定。

         10.3  关于提交人声称其于1996年被解雇是与最高法院的命令有关,是对其言论自由和表明其宗教态度的自由加以限制的结果,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没有使用国内现有的补救办法。因此提交人提出的该部分声称依《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b)项不可受理。

         10.4  至于提交人声称其为歧视的受害者问题,委员会认为,声称缺乏为决定可否受理所需的证据,并因此依《任择议定书》第2条而不可受理。

         10.5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以诸条理由抗辩来文其余部分的可否受理问题。首先,缔约国援引了《公约》第20条第2款,声称必须将提交人的出版物视为“鼓吹民族、种族或宗教仇恨,煽动歧视、敌视或暴力”。缔约国还引述了委员会在J.R.TW.G诉加拿大一案中的决定,并陈述说,因此必须以不符合《公约》的规定为由认为来文依《任择议定书》第3条不可受理。

         10.6  委员会虽然注意到在J.R.TW.G诉加拿大一案中的决定确实是采用这一作法,但认为,限制言论的问题可以属于第20条的范围,但也必须为第19条第3款所允许;该款规定了是否允许限制言论的标准。在实施这些规定时,声称依第20条的要求还必须作出限制这一事实当然具有相关性。在本案中,关于是否允许所作限制的问题应在审议案情时考虑。

         10.7  同样,委员会裁定,关于提交人表明宗教信仰的权利是否受到限制,以及依第18条第3款是否允许作出任何此种限制等问题,是可以受理的。

         10.8  缔约国还指出,因为提交人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本案有初步证据,所以应认为来文不可受理。缔约国称,提交人没有向委员会提交详细的材料,而仅仅是依赖于国内法庭的裁决以及本人向最高法院提交的材料。因此,缔约国认为来文没有提出任何具体说法以足以证明其可予受理”。但委员会认为,提交人已清楚地说明其关于有违反情况的声称,而且为决定可否受理这一目的,所引证的材料足够证实这些声称。因此委员会按《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的要求,根据当事双方向其提供的材料,就提交人声称的案情进行审查。

审议案情

         11.1  关于提交人依照《公约》第19条所作出的声称,委员会注意到,根据《公约》第19条,对言论自由权利的任何限制必须相应地符合第3款规定的几项条件。委员会需审议的第一个问题是,提交人言论自由是否因调查委员会于1991828日发出并由加拿大最高法院维持的命令而受到限制。由于该命令,提交人被停薪留职一周,并随后调到非教学性岗位。委员会虽然注意到缔约国声称提交人的言论自由并没有受到限制,因为他担任非教学职位或在其他部门工作时仍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见上文第6.8),但是委员会认为将提交人调离教学岗位实际上是限制了其言论自由。失去教学职位,即使没有造成任何经济损失或只是造成微不足道的经济损失,都是一件极为不利的事情。这一极为不利的事情是因提交人表达其观点而强加给他的,所以委员会认为,这属于一种必须根据第19条第3款证明是正当的限制,这样才能与《公约》保持一致。

         11.2  委员会需审议的下一个问题是,对提交人享有的言论自由的权利所作的限制是否符合第19条第3款规定的各项条件,即:它必须由法律规定、为了第3(a)项和第(b)项规定的一种目标(尊重他人的权利和名誉;维护国家安全或公共次序,或维护公共卫生或道德)以及它必须是为实现某一合法目的所必需的。

         11.3  关于该种限制须由法律规定的要求,委员会注意到,致使提交人被调离教学岗位的诉讼是有法律框架的。调查委员会裁定提交人的课外言论诋毁犹太教,对学校环境造成了不利影响。调查委员会认为校董会应对其雇员的歧视性行为代负责任,并认为校董会因没有及时和适当地处分提交人,而直接构成对该学校区犹太学生的歧视,违反了新不伦瑞克《人权法令》第5条。根据同一法令的第20条第(6.2)款,调查委员会命令校董会采取上文第4.3段所述措施对这一歧视行为予以补救。事实上,如上所述,对这一歧视行为的补救也就是命令提交人停薪留职一周并将其调到非教学性岗位。

         11.4  委员会虽然注意到在本案中命令校董会将提交人调离教学岗位的规定标准模糊,但同时还必须考虑到最高法院审议了本案的所有方面并裁定就该命令中其恢复的部分而言,国内法是有充分依据的。委员会还注意到,提交人在所有诉讼程序中均作了陈述,而且提交人有机会对不利于他的裁决提出上诉,并且利用了这种机会。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无法重新评价最高法院就这一问题所作的裁决,因此,委员会裁定这一限制是有法律规定的。

         11.5  在评价关于对提交人言论自由的限制是否系为《公约》所承认的目的而作出的问题时,委员会首先注意到 根据第19条可以作出限制来保护他人权利或名誉,可以与其他人有关,也可以与整个社区有关。例如,正如在Faurisson诉法国一案中所认定的,允许对带有激发或强化反犹太人情绪性质的言论加以限制,以维护犹太人社区享有的免受宗教仇恨的权利。《公约》第20条第(2)款中所反映的原则也确认这种限制。委员会注意到,调查委员会和最高法院都裁定提交人的言论对信仰犹太教的人和犹太人后裔具有歧视性,并诋毁犹太人的教义和信仰,号召真正的基督教徒不仅要质疑犹太教信仰和教义的有效性,而且要蔑视犹太教徒和犹太人后裔,因为其破坏自由、民主和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念。鉴于对提交人公开言论的性质和效果的这些裁定,委员会的结论是,对他实行的限制是为了“权利或名誉”,包括在一个没有成见、偏见、和不容忍现象的公立学校制度中受教育的权利。

         11.6  委员会需审议的最后一个问题是,限制提交人的言论自由是否为保护犹太教信徒的权利或名誉所必需。在此情况下,委员会忆及,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有着其自身的特殊意义和责任。这些特殊意义和责任在学校制度中尤其具有相关性,特别在教育年幼的学生方面,更是如此。委员会认为,可以用学校教师的影响这一点来证明进行约束是正当的,以确保学校制度不为发表带有歧视性的观点提供合法外衣。在本案中,委员会注意到最高法院认为,可以合理估计提交人的言论与学校区的犹太儿童感受到的“受毒害”的学校环境之间,有因果关系这一事实。在此方面,将提交人调离教学岗位可以被认为是保护犹太儿童享有的在没有成见、偏见和不容忍现象的学校中学习的权利和自由的一项必要的限制。因此,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仅在被停薪留职很短时间之后,即被委任另一非教学性职位,因此,该项限制并未超过其产生保护性作用的任何范围。人权事务委员会因此认为,从各项事实看,并没有出现违反第19条的情况。

         11.7  关于提交人依第18条提出的声称,委员会注意到,以人权调查委员会19918月的命令的形式对提交人采取的行动,所针对的并不是其思想或信仰本身,而是在某种具体环境中表明这些信仰。表明宗教信仰的自由是可以受到限制的,但必须是法律规定的并为保护他人的根本权利和自由所必需的限制。因此,在本案中,第18条第3款所涉问题与第19条大体上是一样的。所以委员会认为没有出现违反第18条的情况。

         12.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规定行事,认为现有事实没有显示存在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任何条款的情况。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其中英文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的个人意见(不同意见)

         我认为,委员会意见的第11.1段和第11.2段的措词应如下:

     关于提交人声称出现受《公约》第19条保护的权利遭到侵犯的情况,委员会注意到,行使该条第2款所规定的言论自由的权利,需要承担第3款列举的各项特殊的义务和责任。因此,委员会不能接受关于提交人的言论因调查委员会于1991828日发出并由加拿大最高法院所维持的命令而受到限制这一声称,理由是该命令符合《公约》第19条第3款的规定。还须指出的是,不能撇开《公约》第20条的要求而孤立地看待享有言论自由这一问题;缔约国正是援引该条来说明上文第6.3段所指的对提交人采取的措施是正当的。

 

H. Solari Yrigoyen[签名]

 

         [提出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西班牙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1041981号来文,于198346日通过关于不可受理的裁决。

  71994454535号案件,于1995926日通过判决。在该案中,Vogt除其他外,坚称,以其作为德国共产党党员从事政治活动为由,将其开除公职(教师),侵犯了《欧洲公约》第10条所规定的言论自由的权利。当时,法院裁决,有违反第10条的行为。

  该案涉及提交人与一政党之间的电话录音,其中向打电话者警告“国际金融和国际上的犹太人将把世界引向战争、失业和通货膨胀,将引起世界上价值观念和原则的崩溃”。根据《人权法令》第3条,加拿大人权委员会命令提交人和该政党不得再在电话中谈论这些问题。人权事务委员会裁定,该政党的来文因没有起诉权而不可受理,而提交人的来文因所散布的信息“明显构成鼓吹种族或宗教仇恨”,不符合《公约》的规定,而不可受理。

  18条第3款涉及“他人的根本权利和自由”,而第19条第3款涉及“他人的权利和名誉”。

  550/1993号来文,意见于1996118日通过。

  见脚注3

 570/1993号来文,不可受理的决定于199448日通过。

 与其在Faurisson诉法国一案中第10号一般性意见和第550/1993号来文中的观点一样,关于该案的意见于1996118日得到通过。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