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734/1997号来文; A. McLeod诉牙买加*
(1998年3月31日第六十二届会议)

提交人: Anthony McLeod(由伦敦的Kingsley Napley 代理诉讼)

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牙买加

来文日期: 1997年1月16日(首次提交)

决定可否受理的日期: 1998年3月31日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1998年3月31日举行会议,

结束了对Anthony McLeod 先生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734/1997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其律师和所涉缔约国提出的所有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通过了其意见。

1. 来文提交人Anthoy McLeod,牙买加人,在牙买加St.Catherine 地区监狱等待处决。他声称是牙买加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7条、第10条第1及第14款的受害人。他由伦敦的Kingsley Napley律师事务所的David Smythe律师代理诉讼。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McLeod先生于1994年12月27日被捕并于1995年2月3日被控。他于1995年9月22日被判犯谋杀Anthony Buchanan的罪名和被判死刑。他请求牙买加上诉法院许可对定罪和判刑提出上诉。1996年3月20日听证时,法律援助律师通知法院他无法提出争辩的理由。1996年7月8日,上诉法院驳回提交人的上诉。1997年1月16日,枢密院司法委员会拒绝上诉要求。

2.2 公诉方在审判中指出,1994年12月3日,Anthony McLeod 和一伙人在St. Catherine教区,Rio Magno 路上抡劫Alvin Green。当时死者,一名下班警官沿着这条路跑过来。为避免被认出,该伙人将警官杀死。

2.3 公诉方的主要证据是一名证人,Calvin Wright的证词,他是被告的堂兄弟和残者的朋友。证人在审判中作证,说提交人于1994年12月6日,星期二向他供认谋杀罪。McLeod于14:00时到他家去,他们在阳台交谈,Wright提到他们的朋友Buchnan去世时说:“是他们杀死Anthony”。提交人说:“我也听说这样”。这时候,证人的兄弟Garnett Wright进入屋子。提交人接着说:“老弟(证人的别称),老实说是我杀死他”。提交人然后告诉Wright他到乡下抡劫一名女士,在黑暗中遇到一名男子;抡了他一张一百元钞票。然后,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跑过来,McLeod和另外一人把他摔倒。他们搜索该男子的袋,发现一套警服。提交人说他怕被认出,因此割跛该男子的喉咙。他用警服包着死者的脸后放火燃烧。

2.4 证人的兄弟Garnett Wright 作证,说当他在1994年12月3日,星期二抵家时,目睹提交人和其兄弟交谈。Calvin Wright 告诉其姑母这次谈话,并向警方告发。证人在盘问中承认他从无线电上获悉警察死亡的新闻,但否认因听到无线电的报道而编造口供。他否认因他们家族之间不和而虚构案情,陷害提交人。

2.5 Alvin Green 作证,说1994年12月3日,大约晚上8时,他在Rio Magno 路上遭几名男子用一支枪拦劫,被抢了一张一百元钞票。由于黑暗,他无法辩论这些男子。

2.6 公诉方进一步依赖医学证明死者是由象刀子的锐利武器造成的多处伤口致死。整个右身的一度和二度灼伤证实了以下假设,死者先被杀害,然后身躯被似乎是用警服点着燃烧的。

2.7 在审判中,McLeod先生说在作案时,他不在场,但承认事后曾到过犯罪现场。他声称因家族世仇而被陷害。他父亲作证,说他家同证人家两家人确实有仇。

申诉

3.1 律师辩论,由于审判有令人不满意之处,特别是法官在合谋问题上给陪审团错误的指示,一般未曾对证据作正确指示,特别是医学验证和口供,相等于违反第14条第1款。

3.2 认为辩护律师只是在上诉听讯前一天才同提交人会面和没有得到他的指示。由于没有指示,在听证会上辩护律师无法向上诉法院提出和争论这些审判的缺陷。提交人因不能同律师适当地联络,无法为上诉作充分准备,这违反第14条第1、3(d)和5款的规定。

3.3 律师认为辩护律师在审判中,未曾传唤证人的姐妹出庭作证,因此《盟约》第14条第3(e)款遭到违犯。

3.4 进一步认为St.Catherine地区监狱的拘留条件违反第7和第10条第1款的规定。提到人权观察和大赦国际的报告,其中,除其他外,指出这个监狱拘留的囚犯超过在十九世纪设计容纳的人数的一倍,政府所提供的便利很差:牢房没有床铺或家具;不卫生;没有灯光,只有可透进阳光的小通气口;囚犯有很少就业机会;监狱没有常驻医生,因此病人一般由受过很有限训练的看守人治疗。这些一般情况对提交人的特别影响是,他每天二十三小时被关在面积2方公尺的牢房内。整天同其他囚犯几乎完全隔离,白天大部分时间在黑暗中消磨,无所事事。不准他工作或自修。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和是非曲直的意见

4.1 缔约国1997年3月17日提出意见,不援引处理可否受理来文的权利,按是非曲直处理提交人的声称。关于违反第14条第1款的指称,该缔约国认为法官在合谋、用医学证实供述和证人的证词是否确凿等问题上指示陪审团的方式,依照委员会的裁判规程已适当地由上诉法院负责评价。

4.2 关于指称第14条第3(d)和第5款,因法律援助律师为上诉争辩的方式而遭到违犯,缔约国认为律师的这些行动不能由它负责。提到委员会的裁判规程。关于第14条第3(e)款遭到违犯的指称,由于辩护律师未曾传唤不在犯罪现场的证人出庭,缔约国依据相同理由不认为《盟约》遭到违犯。

关于可否受理的考虑和对是非曲直的审查

5.1 委员会注意到1997年1月,枢密院司法委员会驳回了提交人要求特别许可进行上诉的请求,提交人就用尽根据《任择议定书》的国内补救办法。在这方面,注意到缔约国不援引处理可否受理申诉问题的权利,并对是非曲直提出意见。委员会回顾《任择议定书》第4条第2款规定,收到要求对是非曲直提出意见通知的国家应在六个月内向委员会对来文的是非曲直提出书面意见。委员会重申,为执行公正,如缔约国要求,可缩短这段时间。1 委员会进一步指出提交人的律师同意在这一阶段审查案件的是非曲直。

5.2 委员会认为在受理来文方面不存在任何障碍,因此,按照各方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的规定,立即着手审查这些声称的实质。

6.1 提交人声称在审判中他的法律援助律师不适当地代理他,律师未曾传唤不在犯罪现场的证人出庭,因此违反了第14条第3(e)款。委员会回顾过去的裁判规程,指出委员会不对律师的专业判断表示疑问,除非很明显或法官清楚看出律师的行为违反司法公正。在本案中,没有记录表明律师不作出最佳的判断;他曾传唤另一名不在犯罪现场的证人出庭(提交人的父亲)。委员会认为没有理由断定缔约国应对律师的行动负责,因此认为《盟约》第14条第3(e)款并未遭到违犯。

6.2 提交人指称法院诉讼不合规定、法官在合谋、用医学证实供述和证人的证词是否确凿的问题上对陪审团的指示不当。委员会重申,虽然《盟约》第14条保障受公平审判的权利,一般是由《盟约》缔约国的法院审查某个案件的事实和证据,除非法官显然给予陪审团武断的指示,或相当于执法不公或法官明显违犯了保持公正的义务。提交人的指称和提交委员会的审判记录誊本表明提交人所提出的问题可能指出证据存在缺陷。不过,经审查后,委员会认为这些指称的缺陷不是武断的,或违犯了保持公正的义务。

6.3 关于提交人对为上诉争辩的代理不当的指称,提交人声称虽然在提出上诉前曾与他磋商,但他不知道其法律援助代表不为上诉提出争辩,并且这与他给予律师的指示不符。缔约国并不反驳这项指称,但认为它不应对律师的行动负责。委员会从收到的资料注意到,尽管律师承认他无法提出理由争论,但上诉法院审查了该案件。不过,委员会认为,按照公正审判和代理诉讼的规定,应通知提交人他的律师不准备向法院提出争辩和他有机会找其他律师代理他,以便通过上诉表达其关切。在本案中,似乎上诉法院并未采取任何步骤,保证此权利得到尊重。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认为提交人在第14条第3(b)和(d)款下的权利遭到违犯。

6.4 关于提交人声称在St.Catherine 地区监狱被拘留(自定罪以来在此监狱等待处决)的条件违反第7和第10条第1款,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对其恶劣的拘留条件作出具体的指称。他声称被关在面积2方公尺的牢房每天达23小时,整天大部分时间与其他男囚犯隔离。白天他在黑暗中消磨,无所事事。不准他工作和进修。缔约国没有反驳这些具体的指称。委员会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将提交人囚禁侵犯了他应得到人道及尊重其固有的人格尊严的待遇的权利,因此违反了《盟约》第10条第1款的规定。

6.5 委员会认为在违反《盟约》规定的审判结束时判决死刑和不能对判罪进行上诉的情况构成对《盟约》第6条的违犯。在本案中,不给予提交人机会进行上诉,因为其律师没有通知他,他不准备为上诉提出任何理由。这意味着对McLeod先生最后裁定死刑是在不符合《盟约》第14条对公正审判的规定的情况下作出的。由此应得出结论认为在第6条下保护的权利也遭到侵犯。

7. 人权委员会按照《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认为他收到的事实表明《盟约》第10条第1款、第14条第3(b)和(d)款和因此第6条遭到违犯。

8. 按照《盟约》第2条第3(a)款,提交人有权得到有效的补救,提出新的上诉,或缔约国不能遵行这项建议时,把他释放。

9. 牙买加在成为《任择议定书》缔约国后承认委员会确定是否有违反《盟约》的情况的权限。这个案件是在牙买加1998年1月23日退出《任择议定书》生效之前提交审议的;按照《任择议定书》第12条第2款,《任择议定书》的规定对牙买加继续适用。按照《盟约》第2条,缔约国承担保证在其领土内或受其管辖的一切个人享有该《盟约》所承认的权利和承担在发生违反情况时提供有效可行的补救。委员会希望在九十日内从缔约国收到关于为实行委员会的意见所采取的措施的资料。

[以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通过,英文本为原本。后来还以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作为提交大会的报告的一部分印发]

1 见第606/1994号来文(Clement Francis 诉牙买加)1995年7月25日通过的意见。第7.4段。

附录

Maryin Scheinin先生的个人意见

虽然我同意委员会关于违反《盟约》实质性条款的调查结果的意见,我想澄清与缔约国违反《盟约》给予提交人补救的义务有关的问题。

在委员会依照《任择议定书》进行工作的二十年期间,委员会有关补救办法的作法有所改变。按照《盟约》第2条第3款,一个缔约国有法律义务保证任何人在其受《盟约》保护的权利遭到侵犯时,“应获得有效的补救”。除这项一般规定外,第9条第5款规定按照《盟约》或国内法赔偿遭非法逮捕或拘留者的权利。这两项义务由《盟约》直接产生,而不是以委员会履行《任择议定书》规定的任务时对每个案件中什么会构成有效补救办法的措施作出解释或提出建议的职权为依据。在第一个案件中,委员会没有确定补救办法的性质,即使该案件显然属于第9条第5款的范畴(见Moriana Hernandez Valentini de Bazzano et al.诉乌拉圭,第5/1977号来文中的意见)。不过,委员会已在第二个案件中指出,在确定有违反第9条的情况的案件中赔偿是适当的补救方式(见Edgardo Dante Santullo Valcada 诉乌拉圭,第9/1977号来文)。随后,委员会建议在确定只违反其他条款而不是第9条的许多案件中赔偿是补救办法或部分补救办法。在Pedro Pablo Camargo 诉哥伦比亚(第45/1979号来文)和Mirta Cubas Simones 诉乌拉圭,(第70/1980号来文)的案件中发现分别违反第6、10和14条后,委员会在第15届会议(1982年)上通过的意见中提出第一项这种赔偿建议。

预期将继续朝就补救办法作较具体判断的方向发展。例如,委员会应欢迎提交人或律师在向委员会提交资料时说明他们因其权利遭到侵犯而应得到的赔偿数额,并且缔约国在回复这些来文时对这种要求提出其意见。这使委员会在处理补救办法问题上采取下一个合理步骤,即在委员会认为赔偿是适合的补救办法的案件中指明赔偿数额和货币。这可加强《任择议定书》程序作为国际上诉诸法律的性质和委员会在国际上对解释《盟约》所具有的权威的作用。

委员会在发现死刑案中有违反《盟约》的情况后,往往,但不总是建议减刑或释放作为有效的补救办法。这两项补救办法指明当违反《盟约》被判死刑者或在等待处决时受到违反《盟约》规定的待遇者,补救办法应包括不执行死刑的不可逆转的决定。在发现违反第14条下公正审判的规定时委员会特别表明和坚持这一点。在几个案件中,包括本案,委员会明确指出在发生程序不符合第14条的规定后判决死刑是对生命权利的侵犯,即《盟约》第6条。

在违反《盟约》第7和/或10条有关等待处决者的案件中,委员会制订关于补救的具体建议时并不一致。当然,这不能改变主要规则,即按照《盟约》第2条第3款受害人有权得到的有效的补救。委员会在其对Earl Pratt 和Ivan Morgan 诉牙买加最重要的死刑案(第210/1986和第225/1987号来文)的意见的最后一段中,在什么构成对等待处决者的“有效补救”的问题上作有说服力的确切答复。

“虽然这个案件不与第6条直接有关,即按照《盟约》死刑本身不是非法,如有缔约国违背《盟约》规定它的任何义务的情况,就不应判决死刑。委员会认为违反第14条第3款(c)和第7条的受害人有权得到补救;在特别情况下的必要先决条件是减刑。”(添加倾斜字体)

基于上述,在委员会的意见第8段中对本案所作的判断不象我期望的那样明确。按照第2条第3款,委员会指出对提交人的补救必须有效。在重申《盟约》规定缔约国直接承担的法律义务后,委员会指出在本案中,“有效的补救办法”意味着重新考虑上诉或释放提交人。在由于目前的意见是于牙买加按照《任择议定书》第12条退出《任择议定书》程序生效后提出的具体情况下,我认为较适宜指出作为立即采取不可撤销的措施,提交人有权获得其死刑减轻,随后提出新的上诉或获得释放。这会比委员会的意见第8段所载在违反第10条第1款、第14条第3款(b)及(d)和第6条情况的案件中,“有效的补救”首先必须包括绝对保护受害人免受处决的说法较为明确。象委员会对Pratt 案和Morgan案的意见所表明的那样,我认为必须理解在每个违反《盟约》的案件中这是构成对等待处决者有效的补救。对等待处决者来说,任何其他“有效”的补救的先决条件是他或她能够保存生命。

Martin Scheinin(签名)

[原件:英文]


* 委员会以下成员参与审查本来文:Nisuke Ando先生, Prafullachandra N.Bhagwati 先生,Thomas Buergenthal 先生,Christine Chanet 女士,Colville 勋爵Omar El Shafei 先生,Elizabeth Evatt 女士,Eckart Klein 先生,David Kretzmer 先生,Rajsoomer Lallah 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 女士,Fausto Pocar 先生,Martin Scheinin 先生Maxwell Yalden 先生和Abdallah Zakhia 先生。附上一名委员会成员的个人意见全文。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