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731/1996号来文,Michael Robinson诉牙买加
    (2000329日第六十八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Michael Robinson(由伦敦Lovell White Durrant律师事务所的Graham Huntley先生代理)

据称受害人: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牙买加

来文日1996129(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0329举行会议

结束了Michael Robinson先生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731/1996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通过如下意见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提出的意见

来文提交人系Michael Robinson, 牙买加公民,提交来文时被拘留在圣凯瑟琳区监狱的死囚牢房里。他的死刑判决后来被减成无期徒刑。他声称牙买加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7条、第10条和第14条第1款、第2款、第3(b)项、第3(d)项、第3(e)项及第5款,使他成为受害者。他由伦敦Lovell White Durrant律师事务所的Graham Huntley先生代表。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于19911121日在牙买加Kingston的巡回问案法院被判定犯有谋杀Chi Pang Chan的罪行并被判处死刑。他向牙买加上诉法院提出的要求准许对定罪判决和判刑进行重审的申请于1994516日被驳回。上诉法院在裁决中根据1992年的《侵犯人身罪行法》第2条第1(d)项第(1)目,将他的罪行定性为因罪杀人,理由是谋杀系在抢劫过程中所为。因此上诉法院确认了死刑判决。提交人随后向枢密院司法委员会提出了要求特别准许上诉的申请,于19961119日被驳回。同一天,上诉法院对将提交人的定罪判决定性为因罪杀人进行了复审,并再次予以确认。也在同一天,提交人的律师致函牙买加总督,要求对死刑判决予以减刑。他陈述说,由于提交人已经在死囚牢房呆了5年,他已经受到了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这违反了他依牙买加《宪法》第20条应有的权利。1996125日,提交人被告知,总督对他的死刑不予减刑。相反,同一天签发了将于19961219日执行死刑的授权令。但提交人的死刑随后被减为无期徒刑。199774日向提交人宣读了减刑令。

2.2  Chi Pang Chan1990627日星期三下午在牙买加金斯敦QueensboroughSheila Place发生的一场抢劫中被刺死。检查当局对提交人提起的诉讼是以情节和供述证据为依据的。

2.3  提交人的姑姑Ruby Cambell 住在Diana Place街,离Chan先生被杀的Sheila Place只有4条街远。她作证说,她与Chan先生认识并有生意来往多年;她因生意上的事常去迈阿密,为此Chan先生多半在星期三下午到她家来。这些时候,他常给她美元,不是亲手交给她现金让她去迈阿密代买东西,就是把钱装在信封里让她转交给他在迈阿密的叔叔。对于Chan先生是否会在案发的那个星期三下午来的问题,她解释说,多半是在星期三下午来,但没有特别说好那个星期三下午来。她还作证说,Robinson先生到事件发生的前一年为止在她家住过5年,并说他很清楚Chan先生星期三下午上她家串门的习惯。

2.4  犯罪目击者Victoria Lee作证说,她看见死者与一黑人在Sheila Place她家外面扭打在一起,说那黑人好象试图从对方手中抢走一个信封,并说那黑人刺了他一刀就逃进一条小道。

2.5  执行侦探下士McPherson作证说,1990628日,Chan先生被杀后的第二天,他到提交人家里去过两次,单独去过一次,与高级警长Hibbert去过一次;他发现一件衬衫、一条牛仔裤和一双鞋似乎沾有血迹。在提交人寝室的大衣柜下面,他们发现一个装有美元和英镑的塑料袋。一张美元钞票上好象也有血迹。McPherson作证说,当高级警长Hibbert拿着这些物件问提交人时,提交人承认衣服和鞋是他的,但说对美钞一无所知。高级警长也作了相同的证词。验尸实验室政府分析员Yvonne Cruickshank女士作证说,经检验,这些物件上有B型血迹,这与Chan先生的血型及大约18%的牙买加人的血型相同。

2.6  提交人的姐姐Charmaine Jones女士在案发时与提交人住在同一所房子里。她作证说,她于1990627日上午看见提交人穿着后来被警察扣押的同一身衣服,并说当时未见衣服上有血迹。还有,她作证说,提交人通常在钥匙圈上挂着一把棘瓜刀,1990627日上午也是如此。1990628日当提交人被带到Waterford警察局时,棘瓜刀已不在钥匙圈上。执行侦探下士McPherson作证说,提交人解释说他通常在钥匙圈上挂一把棘瓜刀,但三天前他挖椰子时刀被弄断了。

2.7  高级警长Hibbert和警官Forrest作证说,1990629日在Bridgeport警察局,提交人当着他们以及助理警长Lawrence的面,在被正式警告后,供认他刺死了Chan先生并抢走了他的钱。详细供词由警官Forrest以书面陈述形式记录,并由提交人签字。该陈述被接受作为证据并向陪审团宣读。

2.8  提交人宣誓作证说,他不认识死者,也没有在他姑姑家见过他。他说只在姑姑家住过6个月。1990627日,从中午到下午5点半他一直在Caymanas公园赛马场。他否认拥有警察当局出示的任何物件(衣服、鞋子、钞票),并说他从来没有在钥匙圈上挂过棘瓜刀。他否认作出过任何供认(无论是口头的还是书面的),而且否认在据称由他所作的陈述上签过字。他说,一到Waterford警察局,他们就把他关进牢房,并对他说:“你最好呆在这里,总比吃子弹好”。他指出,1990629日,即据Hibbert警长称他作出供词 并签字的那一天,他受到警察们的毒打。

2.9  律师辩论说,按《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b)项所规定的、所有可以运用的国内补救办法悉已援用无遗。理论上提交人可以提出合于宪法动议,但由于缔约国不愿意或不可能为提出这种动议提供法律援助,而且极难找到一个愿意免费代表申诉人提出合宪性动议的牙买加律师,因而合宪性动议实际上是无法运用的。

 

3.1  律师以提交人被关押在死囚牢房超过五年为由,声称有违反第7条和第10条的情况。律师陈述说,“长时间等待和预期死亡所带来的悬而不决的痛苦”构成了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还提到了枢密院的判例。

3.2  律师还以监禁提交人的圣凯瑟琳区监狱的条件为由,声称有违反第7条和第10条的情况。关于监狱的基本条件,提到了美洲观察、大赦国际和牙买加人权委员会的报告。这些报告强调说,该监狱现有的容纳量是19世纪建造时的两倍,牢房里没有床垫、其他寝具或家俱,肥皂、牙膏和手纸奇缺,餐饮质量极差,牢房里没有统一的卫生系统、污水横流、垃圾成堆,牢房里没有电灯、只有让自然光进来的很小排风口,囚犯几乎没有任何工作或娱乐的机会,监狱没有配备医生、看守们只受过处理医疗问题的极有限的培训。除非政府组织的报告外,律师还提到了犯人的报告。这些报告指出,监狱里害虫成灾,尤其是老鼠、蟑螂、蚊子,雨季还有蛆。此外,犯人们指出,多年来厨房和面包烘房即被宣告不适用,但仍被用来做饭。监狱常常没药,发给囚犯的衣服不足,没有任何程序处理囚犯的投诉,监狱在组织上常常出问题以致囚犯们长时间地被锁在牢房里、无法用水、不得不提出要求才能得到食物和水。犯人们这些控诉的报告没有附上。

3.3  律师陈述说,这些基本条件对提交人带来的具体影响是,他每天22个小时被强制关在黑暗中、与他人隔离、无所事事。他提到了联合国《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

3.4  律师声称,初审法官给陪审团的法律要点说明以及他没能将某些证据排除在外,属于执法不公,这种执法不公按照委员会的判例构成了违反第14条第1款和第2款的情况。至于初审法官给陪审团的说明,律师陈述说,初审法官在如下方面使提交人一案不利:

3.5  关于据称提交人在回答高级警官Hibbert的问题时所作的口头和书面供认证据,律师陈述说,这一证据应予排除,理由是提交人在审问之前原来就被指控犯有谋杀罪。再者,律师还陈述说,法官听审了对有关警察的盘问以及提交人宣誓过的证据之后,尽管有他对该问题的早先裁决,以及辩护律师没有对证据的可接受性提出质疑这一事实,但仍应对供认证据的可接受性予以重新考虑。

3.6  律师声称有违反第14条第3(e)项的情况,理由是:Charmaine Jones小姐和Herma Ritchie小姐(分别为提交人的姐姐以及她的同室)愿意代表提交人在上诉法庭上作证,但上诉时并没有出庭,因为警察对她们进行了恐吓,说如果她们露面就逮捕她们。


3.7  律师声称有违反第14条第1款、第2款、第3(b)项、第3(d)项和第5款的情况,理由是:上诉辩护律师Gifford勋爵作了关于提交人一案中没有可争辩的论点这一错误陈述,而且违背提交人的指示说提交人已接受这一意见。 律师辩论说,Gifford勋爵因而没有就经警告所作出的声明书是否系伪造的问题进行争辩。律师还陈述说,Gifford勋爵既没有告诉法庭他建议提交人找笔迹专家鉴定该有争议的陈述上的签名,也没有告诉法庭提交人需要找这么一位专家,但是他没有必要的资金。再者,律师辩论说,Gifford勋爵没有能要求休庭,以便能筹集这笔资金。

3.8  律师还称有违反第14条第5款的情况,理由是:在向枢密院提出要求特别准许上诉的申请之前,供词原件没有提供给提交人或其律师,因此无法由律师所指定的笔迹专家进行适当的鉴定。律师还陈述说,缔约国有义务将审讯所依赖的证据保留起来,至少到上诉提出之后;而在本案中,这一义务没有得到遵守,以致提交人没有机会向法庭提出新材料。

缔约国的陈述和提交人的有关评论

4.1  缔约国在1997214日的陈述中,没有对来文是否可予受理问题提出异议。但对案情提出了意见。缔约国否认在提交人一案中有任何违反《公约》的情况。

4.2  关于以提交人因在死囚牢房中被关了五年而备受“悬而不决之苦”为由而声称的违反《公约》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的情况,缔约国陈述说,延长关押在死囚牢房里其本身不构成残忍和不人道的待遇。缔约国提出了委员会的判例。

4.3  关于以初审法官的总结为由声称的违反第14条第1款和第2款的情况,缔约国陈述说,这不属于委员会审议的问题。缔约国提到了委员会的判例,根据该判例,委员会只能审查所作出的指示是否显然有任意性,或是否属于执法不公。缔约国陈述说,这两种例外均不适用于提交人的案件。

4.4  所声称的违反第14条的第二种情况,涉及初审法官同意将提交人的口头和书面供认作为证据的行为。缔约国陈述说,这些问题关系到事实和证据。根据委员会的判例,事实和证据最好留给受理上诉的法院处理。缔约国称,这些问题实际上正是由上诉法院审查的。

4.5  关于以如下理由而声称的违反第14条第1款、第2款、第3(b)项、第3(d)项和第5款的情况,即提交人的上诉代理律师据称没有要求休庭,以筹集资金聘用笔迹专家,相反,他对上诉法庭说他没有可争议的问题,并说提交人对此表示同意等理由,缔约国陈述说,这一声称是以关于给陪审团作出了什么样的说明以及这些说明是如何作出的等方面的论点为依据的。缔约国陈述说,这不属于国家责任的问题:缔约国有义务为被告指定称职的律师,但如果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缔约国的代理人通过作为或不作为的形式制止他按他认为合适的方式处理案件,缔约国则对他如何作出其说明不负任何责任。

4.6  关于因为两名潜在的辩护证人由于受到警察威胁未能向上诉法院提供证据而声称的违反第14条第3(e)项的情况,缔约国指出,“这些指控十分严重,关系到司法管理的核心部分,是对警察人员的正直的一种诽谤。”缔约国认为,“这些指控必须要有最清楚、最明白无误的证据,否则应立即撤回。”

5.1  律师在1998109日的评论中解释说,提交人于199774日被从死囚牢房中搬出,搬至监狱主区。律师称,提交人没有得到任何“关于他搬牢房的理由的正式确认”。此外,律师称,“提交人了解,缔约国通常表示,根据PrattMorgan一案的决定,获得减刑的犯人必须服满至少7年不得假释的徒刑。该7年何时开始算起,并不清楚,但在牙买加最近的RAnthony一案的裁决中,法官裁定,一名被判犯有非因罪杀人罪的犯人,其不得假释的期限应自判罪之日起三个月期满之日算起。”律师说,提交人希望这一做法将对所有案件适用;但同时陈述说,在这方面不清楚,构成了“继续存在的不确定性”,违反了第7条和第10条。在拘留条件方面,提交人还陈述说,他199774日被搬至的监狱区里,艾滋病和艾滋病毒感染患者在犯人中很普遍。

5.2  提交人在1998109日的陈述中,还根据第7条和第10条提出了一项新申诉。提交人陈述说,199735日,一些姓名不详的看守对他进行殴打并打了他的头部,头上被打出一道伤口,缝了10针。还有,提交人指出,在监狱长的指示下,看守将他的个人物品除他的两套西服外全部销毁。据称这一情况是在两名说出姓名的警长完全知情并经其授权的情况下发生的。提交人还称,他的接受探视的权利被停了三个月,还说他所在的区的看守开始骚扰他。律师为证实这项申诉,提供了提交人1997416日的陈述、1997714日的宣誓书和19975月在“The Pen” 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

5.3  关于以初审法官就供词以及该证据是否接受问题给予陪审团的指示为由而声称的违反第14条第1款和第2款的情况,律师陈述说,法官在这方面的过失属于执法不公。律师还陈述说,上诉法院的裁决说明它没有对这些问题进行审查。

5.4  关于以先前所描述的代表提交人上诉的法律援助律师的作为与不作为的理由而声称的违反第14条第1款、第2款、第3(b)项、第3(d)项和第5款的情况,律师提到了委员会的判例 ,还陈述说,由于法律援助律师在提交人不知情或未征得其同意的情况下告诉上诉法院说,该申诉没有法律依据,因此出现了这些违反情况。

5.5  律师指出,缔约国没有对以缔约国没有保存供词原件为由而声称的违反第14条第5款的情况作出答复。律师重申这一申诉,并提到了WalkerRichards诉牙买加 一案。在该案中,提交人“为得到为枢密院裁决案件所必需的文件费了很大力气,无法提供这些文件以及拖延指出其所在,责任完全在于缔约国。”律师陈述说,为得到声称的供词原件作出了同样的努力。在这方面,律师指出,1996124日,他写信给牙买加总督的私人秘书、检察长的法务官及牙买加枢密院办事员,要求得到该份文件。199649日,他得到了一份副本。1996523日和199663日,律师再次写信给检察长,要求得到原件。1996115日,缔约国的枢密院律师称,“事实上,文件原件已丢失,但这种情况本不应该发生……正常程序是将文件原件退回给执行逮捕的警察局。”再据律师称,牙买加枢密院办事员于19961121日询问该警察局,但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5.6  关于声称由于警察恐吓而没有出庭作证的两位证人,律师说,他在牙买加的代理人曾试图得到该两位证人的进一步证据,但未成功。据律师称,与其中一位证人取得了联系,但她一再表示不愿意提供进一步的证据,并暗示这是“因为当局的恐吓/因为害怕当局”的原故。

5.7  律师还声称,由于违反了第14条,因此也违反了第6条第2款,因为判处死刑违背了《公约》。

缔约国的回答和提交人进一步的评论

6.1  缔约国在1999129日的答复中,首先对提交人没有被告知为什么从死囚牢房搬到监狱主区的原因的这一说法予以辩驳。缔约国称,圣凯瑟琳成人教养中心警长于199774日向提交人宣读了提交人死刑减刑令的副本。所以,缔约国陈述说,提交人知道,他的死刑已于199774日减刑。

6.2  缔约国还否认了在被减刑的死刑囚犯何时有资格获假释的问题上存在任何不确定性。缔约国陈述说,《侵犯人身罪(修正)法》对已减刑的囚犯何时有资格获假释的问题阐述得非常清楚。对此,提到了第5A和第6节第(4)项,内容如下:

5A

如果根据《宪法》第90节,死刑被减成无期徒刑,被判死刑之人的案件应由上诉法院法官审理;该法官应裁定该人是否须服满7年以上的徒刑才有资格获得假释,而且如果裁定须服满7年以上,应指明所裁定的具体期限。

6节第(4)

除第(5)款规定的外,

(a) 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囚犯;或者

(b) () 死刑被减成无期徒刑的囚犯;以及

() 未按照第5A指定具体期限的囚犯,在服满不少于7年徒刑之后应有资格获得假释。”

6.3  缔约国指出,依照这些条款,“被减刑的死刑囚犯,依第5A将须服满法官所裁定的期限,或者依第6节第(4)款服满最少7年徒刑,才有资格获得假释。”缔约国否认提交人所提及对RAnthony Lewis一案的裁决使被减刑的囚犯获假释的期限从何时开始算起变得很不清楚。该具体案件中,申请人所犯罪行被重新定性为非因罪杀人,并判处无期徒刑,而且被判自对其判罪之日后三个月满期之日起,须服满20年徒刑才有资格获得假释。法官在作出决定时所依赖的是同一部法的第7节第2(c)项授予他的酌处权,该酌处权规定法官可以决定

“对于谋杀罪被定性为非因罪谋杀的案件,是否,以及如果是,应在什么程度上,服满某具体期限,才能准予假释。”

6.4  关于声称的199735日殴打一事,缔约国评论说,提交人那一天试图逃跑,并说它将对这一事件进一步调查,调查结果将提交委员会。关于关押的条件问题,缔约国指出,尽管有提交人所提到的非政府组织的报告内容,但不能采取一般化的立场。应采取的途径是逐个处理各项投诉,并根据各案的具体案情来审议每一案件。据此,缔约国承诺对提交人被拘留的条件进行调查,并称将把调查结果提交委员会。

6.5  关于以初审法官在供词方面作出指示并接受了供词由而声称的违反第14条第1款和第2款的情况,缔约国重申其关于没有发生违反情况这一立场。缔约国引证委员会的判例 说,本案没有执法不公的现象。关于因两位潜在辩护证人据称受到恐吓而声称的违反第14条第3(e)项的问题,缔约国重申了其立场;并指出,提交人没有拿出任何证据来证明这一申诉。再者,缔约国说,由于审判是合法而且根据《公约》进行的,因此没有违反第6条第2款。

6.6  关于以没有保存据称为提交人所写的供词为由而声称的违反第14条第5款的情况,缔约国辩论说,提交人提到的Walker Richard一案并不能为他的申诉提供证据。缔约国指出两案之间是有差别的,在Walker Richard一案中,尽管分别提出过8次申请,但拖了大约5年最高法院才通知提交人的代表说可以拿到提交人受审的官方记录和上诉法院的裁决,这些都是对能否向枢密院提出上诉作出决定所必需的文件。在本案中,提交人第一次提出申请后三个月就得到了副本。缔约国陈述说,没有向提交人提供供词原件并没有剥夺他要求对其定罪和刑罚进行复审的权利,以致于违反第14条第5款。缔约国指出,尽管上诉的理由之一是缔约国没有保存好声称的供词原件,但枢密院还是决定驳回提交人的上诉。

6.7  关于以提交人的律师进行上诉的方式为由而声称的违反第14条第1款、第2款、第3(b)项、第3(d)项和第5款的情况,缔约国提到了E. Morrison诉牙买加 Smart 诉牙买加 等案,并陈述说,缔约国无法对辩护律师的过失负责,除非法院明白或本应明白律师的行为不符合司法利益。缔约国还陈述说,律师的行为既没有使提交人丧失受到公正审判的权利,也不属于违反第14条的情况。

7.1  律师在1999412日的评论中解释说,提交人承认于199774日向他宣读了减刑令,并解释说他并不是说他不知道为什么搬到监狱主区的原因。然而,他的确要说,他根本没有得到任何有关搬牢房的正式确认。

7.2  关于以在不得准予假释的期限从何时算起方面有不确定性因素为由而声称的违反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的情况,律师陈述说,在缔约国作出陈述后,情况仍不明朗。从缔约国关于对RAnthony Lewis一案的裁定只适用于该具体案件这一评论,提交人推断出这一解决办法(即从定罪之日起三个月后开始计算期限)将不适用于其他可类比的案件,例如提交人本人的案件。律师陈述说,虽然1992年的《侵犯人身罪(修正)法》规定了不得准予假释的最低期限,但“这一期限从何日算起在任何情况下均未予以规定或明确。”

7.3  关于声称的199735日殴打一事以及缔约国关于提交人试图在那一天逃跑的声称,提交人陈述说,正如他1997714日的口供书所言,“虽然他弄断了他牢房的锁,但他并没有离开牢房,因为他已改变主意,决定不试图逃跑。”

7.4  关于以初审法官在供词方面向陪审团作出指示并接受供词作为证据为由而声称的违反第14条第1款和第2款的情况,提交人重申其申诉,即法官向陪审团作出说明并进行概述,属于执法不公。提交人进一步辩论说,缔约国没有作出任何努力来解释委员会不得重新评价事实和证据这一原则所出现的目前的例外以及初审法官的说明对本案不适用。

7.5  关于提交人的上诉问题以及关于作出了什么样的说明和这些说明是如何作出的问题,律师陈述说,缔约国提及的各案件毫不相关,因为这些案件“可根据各自的事实而有所区别”。律师认为,在E.Morrison诉牙买加一案中,所提出的申诉涉及申诉人的辩护人在审判中的处理方式,尤其是在未能对某些证人的可信度提出质疑方面。在Smart诉牙买加一案中,申诉人的上诉律师同本案情况一样,虽然没有放弃全部上诉理由,但放弃了其中的两项理由。律师陈述说,与这些案件不同,提交人先前提到的案件,即Kelly诉牙买加案和Collins诉牙买加案,是以与提交人案件“同样相关的事实为依据的案件”,因为各该案件中的律师“均在犯人不知情和未征得犯人的同意的情况下,通知上诉法院说犯人的上诉没有法律依据”。因此,律师认为委员会应裁定本案中也有违反第14条的情况。

缔约国的进一步陈述,包括其调查结果

8.1  缔约国在1999112日的陈述中,再次谈到了提交人依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提出的申诉,并转交了其调查结果。关于因声称在何时开始计算提交人必须遵守的不得假释的期限方面存在不确定性而申称违反了第7条和第10条的情况,缔约国对其立场作出了进一步解释。根据1992年的《侵犯人身罪(修正)法》,对于可将谋杀罪定性为不判死刑的案件,进行复审(重新定性)的法官应决定是否以及在什么程度上应服满某具体期限才能准予假释(即“不得准予假释的期限”)。因此,法官可酌情决定被减刑的犯人必须服满多长时间才有资格获得假释。缔约国认为,这正是提交人案件的情况,也是RAnthony Lewis一案及所有进行这种重新定性的其他案件的情况。因此,缔约国再次陈述,《侵犯人身罪法》没有带来不确定性,本案在这一方面也没有违反《公约》。

8.2   关于声称的殴打事件,缔约国称,199735日,提交人伙同另外三名囚犯企图越狱。据称,他们弄断了铁栏杆和牢房门上的锁,逃出了牢房。但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他们在企图从通往一个车间的大门逃走时被抓获。之后,四名囚犯全部被关在第19号牢房中。当这些犯人被要求离开牢房以对该牢房进行搜查时,据称他们拒不服从,并开始大声叫嚷,威胁看守人员,并骂脏话。缔约国声称,看守人员在随后15分钟里多次命令囚犯离开,但他们仍拒不服从。所以不得不用武力将他们赶了出去。将他们赶出去之后,发现他们拥有一把弯刀、一根铁管和两根钢锯锯片。

8.3  缔约国称,囚犯们是在被武力赶出去时受伤的。受伤之后,囚犯们得到了监狱医生的治疗。监狱医生把他们送到镇上的西班牙医院,在医院里一名名叫Donald Neil的医生对其进行了检查。Neil医生在报告中说,提交人入院时“申诉说他们在监狱里全身被监狱看守们长时间殴打。……经检查认为该名年轻人神志清醒,反应灵敏,呼吸、脉搏、血压等指标正常。后腰部有多处挫伤,另外左后胸有肿块和压痛感。头顶部右边头皮有一道4厘米来长的口子。右大腿和左腿前面有多处呈长条形的擦伤,另外右腿中间部分有肿块和压痛感。头颅X-光检查未见裂痕。通过注射破伤风类毒素、抗生毒,以及头皮裂口缝合等办法进行治疗。服抗生素、止痛片,不需住院治疗”。

8.4  最后,缔约国承认提交人199735日在企图越狱之后被殴打。但缔约国陈述说,提交人因与其他囚犯一起不按监狱看守人员的指示办事,挨打是免不了的。因此,缔约国“否认35日所发生的行为构成了违反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的情况”。

8.5  缔约国进一步表示,调查表明,针对监狱长的指控是没有根据的:“没有人指示清除或烧毁[提交人的]所有物。[提交人的]囚犯同伙……可以证实这一调查结果,因为他们两人均表示没有听到监狱长命令看守烧掉或烧毁什么东西。”关于中止提交人的权利问题,缔约国陈述说,这一命令是按《教养法》第35节第(1)款的规定发出的,该款明确作出了对可改正的重大或轻微犯罪的惩罚规定。

8.6  关于提交人提出的他于199774日从死囚牢房搬到监狱中艾滋病和艾滋病病毒很普遍的区里的申诉,缔约国指出,提交人在面谈 时表示,他在坐牢期间从未被关在艾滋病和艾滋病病毒很普遍的区里。此外,缔约国声称,根据提交人的监狱记录,他在死刑被减刑之后不久即由圣凯瑟琳区监狱转到Tower街成人教养中心。


8.7  关于提交人在圣凯瑟琳区监狱的拘留条件的指控,尤其是关于监狱中没有足够的医疗服务的指控,缔约国声称,该监狱“设有一个医疗中心,其中有两名注册医生、一名普通医生和一名心理医生。还有一名注册牙医。一名身为注册护士的护士长、一名合格的社会工作者和几名医疗护理员协助这些医生开展工作。该名普通医生每天到医疗中心上班,他不上班时也是随叫随到;牙医每星期在医疗中心上三天班。此外,在犯人声称有医疗上的问题时,由医疗护理作出安排,让该犯人尽早看医生。如果声称有重病,而当时又没有医生值班或找不到医生,有关犯人则被立即送往镇上的西班牙总医院。”因此,缔约国否认关于监狱里没有或没有足够的医疗服务因而违反了第7条和第10条的说法。此外,缔约国还否认提交人关于监狱囚屋中没有通盘的卫生设备、监狱里害虫成灾、厨房和面包房已被宣告不适用的申诉。

委员会审议的问题与程序

9.1  人权事务委员会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申诉之前,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该申诉依《公约任择议定书》是否可予受理。

9.2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在陈述中已述及来文的案情问题。这是委员会得以根据议事规则第94条第1款在目前阶段同时对本案可否受理和案情问题同时予以审议。但根据议事规则第94条第2款,委员会未对《任择议定书》提及的关于可否受理所依据的任何理由的可适应性问题进行审议之前,不得就来文的案情作出决定。

9.3  至于所提出的提交人自1992年至1997年被关在死囚牢房从而构成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的申诉,委员会重申了其一贯的判例 ,即:在没有进一步令人信服的情况下,在任何具体期限被关在死囚牢房里其本身并不构成违反《公约》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的情况。由于提交人和律师均未提出任何此种情况,委员会裁定来文的这一部分内容依《任择议定书》第2条不予受理。但另一方面,委员会认为,提交人以声称于199735日被殴打为由,并以提交人总的关押条件糟糕为由,提出的有违反上述相同的两条规定的情况这一申诉,有足够的证据,可在案情方面予以审议,因此被认为可予受理。

9.4  关于提交人以初审法官就上文第3.4段所指出的问题对陪审团作出不适当的说明以及接受供词和警察的供词为证据这两条理由,声称有违反第14条第1和第2款的情况,委员会重申,虽然第14条为受到公正审判的权利提供了保证,但在具体案件中,一般是由国内法院来审查事实和证据的。同样,法官对陪审团的说明以及主持审判的方式是否符合国内法,也是由缔约国的上诉法院来审查的。正如当事双方也指出的,委员会在审议据称这方面有违反第14条的情况时,可以只审查法官给陪审团的说明是否具有任意性或是否属于执法不公,或者法官是否明显违反了其公正无私的义务。委员会所得到的材料以及提交人的声称,均未表明初审法官的说明或主持审判的方式在这些方面有什么缺点。因此,来文的这一部分内容由于提交人未能提出符合《任择议定书》第2条规定的申诉,而不予受理。

9.5  关于已有两名被写明姓名的证人本来愿意在上诉法院提供证据,但因警察的恐吓而拒绝出庭为由而声称的违反第14条第3(e)项的情况,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对提交人的声称提出了质疑,而提交人没有提出证实这些声称的任何证据,也没有就这些证人将提出哪些新证据提出任何申诉。此外,委员会所得到的材料表明,提交人在上诉法院的律师Gifford勋爵被准许休庭10个月,与潜在的证人之一面谈,争取得到任何其他新的证据。但在听证时,Gifford勋爵没有提及任何警察恐吓辩方证人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裁定这一申诉因缺乏证据而依《任择议定书》第2条不予受理。

9.6  委员会宣布依第14条提出的其他申诉均可受理,并着手按《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的要求,根据当事双方向其提供的材料,对所有可以受理的申诉的案情进行审查。

10.1  提交人以他被关在圣凯瑟琳区监狱时的关押条件为由声称有违反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的情况。为证实他声称的情况,提交人援引了上文第3.2段所指明的三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提到监狱里的条件总的来说是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诸如牢房里根本没有床垫、其他寝具及家俱;肥皂、牙膏和手纸奇缺;餐饮质量十分糟糕;牢房里没有统一的卫生系统,污水横流、垃圾成堆;没有医生,让只受过极有限的培训的看守来处理医疗问题。除了非政府组织的报告外,律师还提到犯人的报告,其中指出,监狱里害虫成灾,多年来已被宣告不适用的厨房和面包烘房还在经常使用。除这些申诉外,提交人还提出了具体指控:他每天22个小时被强制关在牢房里的黑暗中,与他人隔离,无所事事。

10.2  委员会注意到,在这些指控方面,缔约国只对没有足够的医疗设施、监狱里害虫成灾以及厨房和面包烘房已被宣布不适用等提出驳斥。提交人提出的其他指控未受到驳斥,在这些情况下,委员会裁定有违反第10条第1款的情况。

10.3  关于提交人提出的他于199735日在圣凯瑟琳区监狱被数名看守殴打的申诉,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根据其对该项指控进行的调查,认为殴打是无法避免的,因为提交人及其他三名囚犯没有遵守指示离开某一牢房。但委员会还注意到,缔约国提供的医疗报告表明,提交人头部、背部、胸部和腿部所受的伤似乎已超出强行将某人赶出牢房的必要范围。委员会因此认为已过度使用武力,违反了《公约》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

10.4  提交人声称,由于在提交人须服满多长时间才能准许假释方面有“持续不稳定性”,因此也违反了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委员会注意到,在对提交人减刑时,似乎当事双方已达成一致,它不得准许假释的期限是七年。但当事双方均没有向委员会提交关于这一决定的副本。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声称,在这一期限从何时开始计算方面没有任何不确定性,但没有明确指明在提交人案件中这一期限从何日开始计算。不过,根据所引述的立法及委员会的解释,确实很明确,在没有相反规定的情况下,不得准许假释的期限应最晚以对提交人减刑之日起开始计算。委员会认为提交人对这一期限是从该日还是该日前的任何时间开始计算方面可能感到的任何不确定性,不构成违反《公约》的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

10.5  关于提交人所说在上诉中没有切实有效代理而声称有违反第14条第1款、第2款、第3(b)项、第3(d)和第5款的情况,委员会指出,确实,正如律师所指出的,委员会在过去的判例中,对律师放弃所有上诉理由而法院没有查明这是否符合当事人的意愿的情形,裁定有违反第14条第3(d)项和第5款的情况。然而这一判例却不适用于本案,因为根据委员会所得到的材料,在本案中上诉法院的确已查明,申诉人已被告知,而且认可不必再代表他提出任何论点。在此方面,上诉法院称:

“英国王室法律顾问Gifford勋爵通知法院说,尽管他已作出最大努力,仍坚持认为,他无法代表申诉人再提出任何主张,并说他已就此进一步通知申诉人,申诉人已接受律师的意见。”

10.6  委员会还指出,Gifford勋爵在19951227日写给提交人现在的律师的信(附于提交人首次提交的来文之后)中暗示,上诉法院的裁决正确地反映了事实;他说他在大约一年的时间里,多次与提交人讨论案件,并对提交人说,他认为除非找出新的证据,否则上诉没有任何好处。他还请提交人听听其他人的意见。但即使象提交人所声称的,他没有接受律师的意见,也不能将这一情况归罪于缔约国。委员会也不认为它得到的材料中有任何内容表明律师的行为不符合司法利益。在此方面,委员会指出,与提交人提出的申诉相反,为取得新的证据休庭10个月,而律师在该期限内未能找到任何新证据。委员会认为,这不能归罪于缔约国;委员会认为,在这一方面没有违反第14条第3(d)项和第5款。

10.7  委员会虽然承认,为使某人的定罪判决接受复审的权利得已实施,缔约国必须有义务保留足够的证明材料,以使这种复审得己进行,但不认为象律师所暗示的,未能将证明材料保留到上诉程序结束之后,构成了违反第14条第5款的情况。委员会认为,只有在下述情况下才会违反第14条第5款,即由于未能保留证明材料,损害了罪犯接受复审的权利,换言之,有关证据系进行此种复审所必不可少的。因此,这属于一个主要应由上诉法院来审议的问题。

10.8  在本案中,缔约国未能保留供词原件被作为向枢密院司法委员会提出上诉的理由之一,而司法委员会裁定上诉没有法律依据,予以驳回,且不再进一步说明原因。人权事务委员会不能重新评价司法委员会对这一问题的裁决,并裁定在这一方面没有违反第14条第5款的情况。

11.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规定行事,认为现有事实显示存在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的情况。

12.  根据《公约》第2条第3(a)项规定,缔约国有义务给予Robinson先生有效的补救,包括给予赔偿。缔约国有义务确保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违约情况。

13.  牙买加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本案是在牙买加退出《任择议定书》于1998123日起生效之前提交的;根据《任择议定书》第12条第(2)款规定,《任择议定书》须继续适用于该来文。根据《公约》第2条规定,缔约国已承诺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约情况一经确定以后,即予以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此外还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委员会委员Louis Henkin的个人意见

我同意委员会的结论(9.3),根据委员会在过去的案例中所形成的判例,本案的情况不构成缔约国违反《公约》第7条的情况。

与我的几个同事一样,我继续为委员会所拟订的相关原则所困绕,但认为借本案来重新审查和重新拟订这些原则是不合适的。

 

Louis Henkin  ( )

[提出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审查本来文:Abdelfattah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atwarlal Bhagwati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Colville勋爵、Elizabeth Evatt女士、Pilar Gaitán de Pombo女士、Louis Henkin先生、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Martin Scheinin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Roman Wieruszewski先生、Maxwell Yalden先生和Abdallah Zakhia先生。本文后附委员会Louis Henkin委员的个人意见。

 见下文第5.16.17.1段。

 提交人没有声称他被迫在陈述上签字。他声称从来没有作出过任何供认,警察当局提交的陈述是伪造的。

 案卷中没有任何内容表明早先提到过提交人的这种相反的指示。

 来文第210/1986号和第225/1987号,PrattMorgan诉牙买加198946日通过的意见。

 为加勒比死刑囚犯的朋友办的一份快讯。

 250/1987号来文,Reid诉牙买加一案,1990720日通过的意见;第253/1987号来文,Kelly诉牙买加一案,199148日通过的意见;第356/1989号来文,Collins诉牙买加一案,1993325日通过的意见。

 639/1995号来文,1997728日通过的意见。

 639/1995号来文,Walker Richard诉牙买加一案,1997728日通过的意见;第749/1997号来文,Taggart诉牙买加一案,1998331日通过的意见。

 635/1995号来文,1998727日通过的意见。

 672/1995号来文,1998729日通过的意见。

 未提到与谁以及在什么背景下进行了面谈。

 尤其参见1996322日通过的委员会关于第588/1994号来文Errol Johnson诉牙买加一案的意见。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