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727/1996号来文,Paraga诉克罗地亚
(2001年4月4日第七十一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提 交 人: Dobroslav Paraga先生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克罗地亚

来文日期: 1996年4月16日(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2001年4月4日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Dobroslav Parage先生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727/1996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通过如下: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提出的意见

1. 1996年4月16日来文的提交人是Dobroslav Paraga, 住在萨格勒布市,为克罗地亚公民。他称克罗地亚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条第3款、第9条第1和第5款、第7条、第12条第2款、第14条第2和第7款、第19条第1款和第2款、第25条和第26条的规定,使他受害。该《公约》于1991年10月8日对克罗地亚生效,《任择议定书》于1996年1月12日对该国生效。他未请律师代理。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审查本案:Abdelfattah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Rafael Rjvas Posada先生、Martin Scheinin先生、Ivan Shearer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Ahmed Tawfic Khalil先生、Patrick Vella先生、Maxwell Yalden先生。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和申诉:

2.1 提交人自称一向是人权积极分子,在前南斯拉夫遭受囚禁、酷刑和政治审判。1990年,他重组了自1929年以来一直遭取缔的克罗地亚权利党(下称“权利党”)。他当时担任该党主席。

2.2 据提交人说,在前南斯拉夫解体后,克罗地亚新政府也对他横加迫害,对他采取了许多迫害措施,如非法逮捕、胡乱指责、政治审判以及无理签发逮捕证等。

2.3 1991年9月21日,权利党副主席Ante Paradzik在出席一次政治集会后遇害。提交人称,他那次也是暗杀目标,只是碰巧未和Ante Paradzik坐在同辆车上。1993年,内务部的四名官员被判犯有谋杀罪;据说他们已于1995年获释。

2.4 1991年11月22日,警察设埋伏,以谋划推翻政府为名逮捕了Paraga先生。高等法院认定,此项指控缺乏充足的证据,因此下令将其释放。他遂于1991年12月18日获释。提交人称,当局违反了第9条第1款和第5款。他还称,高等法院院长在作出对Paraga先生有利的判决后遭解职。

2.5 1992年3月1日,在温科夫齐,权利党办事处发生爆炸事件。提交人因事先改变预定安排,所以当时幸未在场。有数人被炸死。据提交人说,当局从未进行过任何正式调查。1992年4月21日,法院以提交人称共和国总统为暴君为由传讯他。Paraga先生称,当局对他采取的措施意在限制他的言论自由,因此,这些事件违反了《公约》第19条。

2.6 1992年6月2日,Paraga先生称他被控“非法鼓动人们参军”。他称这项指控的目的是阻止他参加议会竞选和竞逐共和国总统职位。提交人认为,他遭到有效阻拦,未能成为候选人,这违反了《公约》第25条。此外,据他说,选举受人操纵。

2.7 1992年9月30日,公共检察官在宪法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宣布取缔权利党。1992年11月8日,萨格勒布市一军事法庭以权利党阴谋推翻政府为由对该党进行调查。提交人称,由于法院已于1991年宣判他并未犯有此项罪行,军事法庭的这项行动违反了《公约》第14条第7款。1993年11月4日,军事法庭驳回了对提交人的指控。

2.8 提交人在美国旅行期间曾将克罗地亚共和国总统称作暴君,后来于1993年6月3日被控犯有诽谤罪。议会解除了提交人担任的议会人权和民权委员会副主席的职务。提交人称,在1993年7月出版的一家周报的文章中,一位秘密警察承认曾受命暗杀提交人。

2.9 1993年9月28日,注册部门取消了提交人代表权利党的权利。据提交人说,一位代表政府利益的人获得了代表权,从而使权利党成了执政党的附庸。注册事务法庭和宪法法院均驳回了提交人的申诉。

2.10 在1995年10月的议会选举中,提交人加入新成立的“克罗地亚权利党—— 1861”,但结果竞选失败,未能获得连任。他称由于遭到制裁而无法公平竞选,这违反了《公约》第25条。据提交人称,选举委员会违背了《选举法》,以政府代理人为首的权利党得到的选票虽未达全部选票的5%,但该党却得以进入议会。提交人以及其它10个政党的领导人正式提出异议,但宪法法院于1995年11月20日驳回了申诉。

2.11 提交人称继续遭到迫害。他提到根据法院于1995年1月31日下达并于1996年3月25日予以确认的一道命令,他必须搬出所用的办公室。他认为此举的目的是阻挠他从事政治活动。他还称,他所在政党入选萨格勒布市联合政府,但共和国总统拒不接受选举结果,并阻挠任命市长。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的意见和提交人的评论:

3.1 缔约国在1997年10月31日的评论中指出,它在加入《任择议定书》时,就限制本委员会审理来文的属时理由的权限作了如下声明:“根据克罗地亚共和国的解释,委员会按照《议定书》第1条有权接收和审理由受克罗地亚共和国管辖的个人提交的声称因《议定书》在克罗地亚共和国生效后发生的行为、不行为或事件而造成的克罗地亚共和国侵犯《公约》所规定的任何权利并造成本人受害的来文”。缔约国认为,提交人的指控几乎完全涉及远在《议定书》于1996年1月12日对克罗地亚生效之前发生的事件和行为。

3.2 缔约国认为不能将所称侵权行为视为连续不断,也不能笼统地说这些所称侵权行为屡次、不断地侵犯了提交人根据《公约》应享的权利。另外,申请人提及的一些司法程序已了结,且结果对其有利,例如公共检察官决定终止与权利党遭取缔相关的程序。提交人多年来卷入若干司法程序这一事实并不能证明,这些程序彼此之间有关联,另外这些程序并未对提交人享受权利造成持续的影响。

3.3 缔约国承认,关于要求Paraga先生搬出他本人及其政党所占房舍的法院命令是一项例外。在《任择议定书》对克罗地亚生效后,这项命令获得确认。但缔约国争辩说,Paraga先生并未称这违反了第26条的规定,只是称侵犯了他的财产权,而财产权并不受《公约》的保护,因此,根据属物理由,来文的这部分内容不得受理。此外,缔约国指出,克罗地亚宪法法院负责维护《宪章》所保障的各项基本权利和自由,因此可以处理关于禁止以政治见解为由进行歧视以及保护财产等事务。但提交人并未通过这一途径提交此项指控,这也就是说,他尚未用尽现有的国内补救办法。

3.4 综上所述,缔约国认为,考虑到缔约国属时理由的声明,并考虑到尚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不得受理此份来文。

4.1 提交人评论说,克罗地亚当局对他采取的行动的一切法律后果或其它后果都产生了持续性影响。他重申:

(a) 他以前的副手、权利党副主席Ante Paradzik遇害案并未完全了结,内务部的四名凶手在第二次审判后获得赦免,而判他们犯有蓄谋暗杀罪的法官却丢掉了工作;
(b) 当局对提交人采取法律行动,于1991年11月22日将其逮捕,后因缺乏证据将他释放,但此案从未正式结案,这样,提交人也就无法提起诉讼和要求赔偿遭非法逮捕和非法拘留造成的损失;
(c) 有关方面于1992年4月21日以诽谤罪为由对提交人提起的诉讼尚未了结;
(d) 未对1992年3月1日在温科夫齐权利党总部被炸案进行任何公正、独立的调查;
(e) 没有对据称1992年8月2日的选举遭到操纵一事进行独立调查;
(f) 从未调查据说政府人员密谋于1993年3月暗杀提交人的计划;
(g) 最后,在剥夺了提交人在权利党中领导职务后,该党沦为执政党的“附庸”。
4.2 提交人称,他因政治见解而遭歧视,这违反了第26条,使他受到伤害。1997年10月7日,萨格勒布市法院根据《克罗地亚刑法》第191条,以提交人散布谎言为由对其提起诉讼;提交人称,如果被判有罪,他可能会被判处6个月徙刑。1997年12月4日,提交人在奥地利边境被捕。据说克罗地亚外交部向奥地利当局捏造提交人赴奥访问的意图,结果,提交人被奥地利当局拘留了16个小时。在此之前,在提交人访问加拿大时曾发生过类似的事件。据说由于克罗地亚政府指控他从事颠覆活动,他于1996年6月在多伦多被拘留了6天。

4.3 政府称,与提交人搬出用作其政党办公室的公寓并被剥夺公寓使用权相关的法律程序同基于政治见解的歧视毫无关系。提交人驳斥了这一论点,认为这是不实之词。恰恰相反,提交人称,只是慑于国际社会的公开压力,再加上具有克罗地亚和加拿大双重国籍的这套公寓业主的干预行动,才没有强制执行1996年3月25日的法院裁决。

4.4 至于宪法法院就非法歧视、非法剥夺财产和侵犯其它基本权利的诉讼案作出裁决的可能性,提交人称,该法院“是寡头政府的工具,而且在关键问题上,图季曼总统……的决定”不受任何质疑。因此,考虑到这类宪法补救办法据说并无效力,提交人称,就上述一切问题和申诉而言,他已用尽了国内补救办法。

就可否受理进行的审议:

5.1 委员会第63届会议审议了是否受理此份来文的问题。

5.2 委员会指出,缔约国在加入《任择议定书》时发表了一项声明,限制了委员会的审理权限,确定委员会只能审理《任择议定书》于1996年1月12日对克罗地亚生效之后发生的事件。委员会注意到,Paraga先生根据《公约》应享的权利据称遭到侵犯,其中多数是1991年至1995年期间发生的一系列行为和事件造成的,也就是说,据称侵权事件发生在《任择议定书》对克罗地亚生效之前。

5.3 但是,提交人称,由于诉讼案未正式结案,他无法就1991年11月22日据说遭非法逮捕和拘留一事采取索赔措施。另外,他称1992年4月21日对他提起的诽谤罪诉讼从未终结。委员会认为,这两项申诉涉及具有持续性后果的事件,其本身可能构成对《公约》的侵犯。因此,委员会认为可以受理这些申诉,并应审查案件的实质内容。

5.4 委员会认为,考虑到缔约国在加入《任择议定书》时所作的声明,出于属时理由,委员会无法审议与1996年1月12日之前发生的事件相关的来文中其它部分的内容,因为Paraga先生所称的持续性后果看来本身并不构成对《公约》的侵犯,而且也不能将它们解释成以行为或明确暗示的方式确认缔约国据称以前从事的侵权行为。[i]

5.5 关于法院下令提交人搬出用作其政党办公室的公寓,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称可由宪法法院裁决关于非法、任意剥夺财产和非法歧视的申诉。提交人只是争辩说,由于宪法法院是“寡头政府的工具”,这项补救办法是无效的。委员会指出,申诉人不应单单怀疑国内补救办法的有效性就不援用国内补救办法。委员会在此方面注意到,关于提交人据称权利遭到侵犯的其它案件,克罗地亚法庭过去曾作出过对提交人有利的裁决。考虑到这些情况,委员会认定,就提交人被勒令搬出用作办公室的公寓一案上诉宪法法院并不一定无用。因此,这项申诉未满足《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项的要求。

5.6 关于上文第4段第2小段中所述的提交人称因当局违反第26条而遭伤害,委员会认为可以受理这项申诉,并应审查具体案情。

6. 人权事务委员会据此于1998年7月24日决定受理来文中关于提交人于1991年11月22日被捕和遭拘留、1992年4月21日对其提起诽谤罪诉讼以及提交人声称遭受歧视的内容。

缔约国提供的资料以及提交人就来文的法律依据所作的答复:

7.1 缔约国就此案的法律依据提供了材料,进一步阐述了与提交人在1991年11月被捕和拘留相关的程序和1992年4月关于“散布谎言”的指控,并证实关于一切相关指控的程序现已结束。

7.2 缔约国证实,Paraga先生于1991年11月22日被捕,调查法官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91条第2款第2和第3项的规定,下令将其拘留,萨格勒布市法院于1991年12月18日将其释放。

7.3 缔约国称,1991年11月25日,萨格勒布市公共检察院根据当时仍有效的《克罗地亚刑法》第236条(f)第1和第2款以及第209条第2和第3款,控告Paraga先生从事“武装叛乱”和“非法拥有武器和爆炸物”,在KT-566/91号请求中要求对其进行调查。另外,当局还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91条第2款第2和第3项的规定,请求将其拘留。

7.4 预审法官驳回了调查请求,将此案转交一法官小组审理。法官小组决定根据第209条第2和第3款进行调查。但市检察院没有提起诉讼,而且没有要求预审法官进行调查。预审法官于是将此案再次提交由三名法官组成的小组。小组于1998年6月10日作出Kv-48/98号决定,决定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62条第1款第3项终止对Paraga先生的进一步程序。缔约国称,于1998年6月17日向Paraga先生通知了这项决定,Paraga先生于1998年6月19日收到了通知。

7.5 缔约国称,逮捕Paraga先生是根据当时有效的《刑事诉讼法》依法进行的,因此,克罗地亚共和国并未违背《公约》第9条第1款的规定。另外,缔约国称,由于程序已结束,提交人可根据《公约》第9条第5款,向克罗地亚法庭提起诉讼,要求获得赔偿。

7.6 缔约国称,根据《刑法》第191条(前《刑法》第197条第1款),并依照《刑事诉讼法》第425条第1款以及第260条第1款第1项,市检察院于1992年4月以“散布谎言”为由提起诉讼(见下文)。缔约国称,由于修订了《刑法》的有关规定,并随着时间的推移,斯普利特法院在收到公共检察院的起诉书后,于1999年1月26日作出IK-504/92号裁决,驳回了对Paraga的指控。

7.7 关于提交人据称因发表政治见解、尤其是在接受《Novi List日报》采访后遭到歧视的问题,缔约国证实,萨格勒布市公共检察院于1997年10月7日根据当时适用的《刑法》第191条,以“散布谎言”为由,对Paraga先生提起诉讼。但在完成随后的调查后,于1998年1月26日决定对此刑事诉讼案不予审理。

7.8 缔约国解释说,按照当时适用的《刑法》第191条的规定,散布谎言可能指的是“某人传播或散布本人明知是虚假的新闻或信息,可能会扰乱大量公民,意在制造混乱。”而根据自1998年1月1日以来有效的新《刑法》,同样的刑事罪现被称为“散布虚假的、扰乱人心的谣言”(《刑法》第322条),定罪条件是,“肇事者本人明知是散布谣言,其目的是扰乱大量公民,而且结果确实扰乱了大量公民。”也就是说,后果须与意图一致。缔约国称,由于此案并不属于这样的情况,于1998年1月26日结束了对Paraga先生的刑事指控和诉讼。

7.9 提交人指控说,克罗地亚外交部事先谎报提交人的旅行目的,致使他于1997年12月4日在奥地利边境和1996年6月在加拿大边境被捕并遭拘留。克罗地亚外交部断然否认这两项指控,认为这毫无根据,纯属恶意中伤。缔约国称,克罗地亚驻维也纳大使馆在从奥地利报刊上得知Paraga先生遭拘留之后,提出请求并得到了奥地利当局的正式解释。缔约国得知,Paraga先生是以斯洛文尼亚公民的身份进入奥地利国境的,奥地利当局在查明Paraga先生为何在1995年未获准入境的某些事实之后将其释放。缔约国还得知,有关方面仍在审理Paraga先生就遭拘留一事提出的申诉。缔约国称,由于Paraga先生并未向克罗地亚使领馆通知这一事件,它无法根据有关国际公约向他提供保护。

7.10 另外,缔约国称,它只是在报刊新闻报导中方得知Paraga先生被加拿大多伦多市移民局逮捕。克罗地亚共和国驻米西索加的总领事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与Paraga先生的律师联络,但律师拒不提供任何情况。总领事后来与多伦多机场的加拿大移民局督察官Henry Ciszek先生联系上,这位官员告诉他说,Paraga先生的克罗地亚护照上没有有效的加拿大签证,而且他当时持的是斯洛文尼亚护照。Paraga先生拒绝与总领事说话,因此回绝了领事保护。

8.1 提交人驳斥了缔约国关于具体案情的说法,称缔约国的说法是“一派胡言”。关于1991年11月被捕并遭拘留一事,提交人称,他是“未经指控”而被捕的,逮捕和拘留“具有任意性,且毫无根据”,纯粹处于政治原因。提交人称,克罗地亚共和国总统对当时的最高法院院长施加压力,胁迫他对Paraga先生作出“非法”判决,最高法院院长拒绝从命,遂于1991年12月24日被解除最高法院院长的职务。[ii]

8.2 提交人证实,法院于1998年6月10日决定终止对他提起的诉讼。但他指出,法院只是在他致函人权事务委员会之后,和在向萨格勒布市法院发出关于要求终止诉讼的第4份“催函”之后,法院才作出这项裁决。另外,提交人指出,至少在1991年至1998年接受刑事调查期间,提交人被剥夺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因为“受调查的人无法有任何长期工作,他无缘享受社会服务和保健,也无法就业”。

8.3 关于1992年4月对Paraga先生提出的诽谤罪名,提交人承认有关方面已终止了这些指控,但称这项诉讼前后共花了7年时间。

8.4 关于1997年10月7日提出的散布谎言指控,提交人称,尽管缔约国矢口否认,但诉讼程序尚未了结。提交人称尚未收到关于这些程序已终止的任何决定。提交人重申,他相信于1996年在加拿大和1997年在奥地利被边检人员逮捕的原因是,克罗地亚当局向这两国的边检人员谎称提交人从事颠覆活动。事实上,提交人称,加拿大和奥地利移民当局告诉他正是出于这一原因才逮捕他的。他驳斥了缔约国关于在他被加拿大和奥地利拘留期间准备协助他的说法,称克罗地亚当局根本没有协助他和要求有关方面放人。提交人称,他就克罗地亚政府“滥用权利”致使他在加拿大和奥地利被拘留一事提出申诉,要求克罗地亚政府赔偿损失。

重审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并审查案情

9.1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规定,根据各当事方提出的所有书面材料审议了本来文。

9.2 委员会按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a)项的要求,查明本案并未在另一项国际调查或处理程序下进行审理。[iii]

9.3 关于提交人称于1991年11月22日遭非法逮捕和拘留一事,委员会在1998年7月24日就可否受理问题作出决定,指出由于这涉及当时对提交人提起的、并且在提交来文时仍未结案的刑事诉讼的持续性后果,可以受理来文中这部分内容。委员会指出,其决定受理的理由是,在《任择议定书》对克罗地亚生效之前发生的侵权行为据说产生了持续性后果。

9.4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称这些诉讼案已于1998年6月17日结案,提交人可在国内法院中要求赔偿。考虑到在作出受理决定后收到了这方面新的资料,委员会根据其议事规则第93条第(4)款重审了可否受理的决定,宣布因提交人未能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项的规定在此方面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关于第9条第5款据称遭受侵犯的申诉不予受理。在此方面,提交人应援用国内补救办法。

9.5 委员会还立即审议了关于诽谤罪诉讼和据称遭受歧视申诉的法律依据。

9.6 关于诽谤罪诉讼,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称由于他将克罗地亚共和国总统称作独裁者而受到起诉。缔约国并未否认提交人确是由于这一原因而被控告的,但它告诉委员会说,法院最终于1999年1月驳回了对提交人的指控。委员会指出,据以提起这类诉讼的《刑法》规定在某些情况下可能会逾越《公约》第19条第3款所允许的限制措施的范围。但鉴于提交人未提供任何具体材料,而且对提交人的指控已撤回,委员会无法认定对提交人提起的诉讼本身违反了《公约》第19条。

9.7 委员会认为,1991年11月对Paraga先生提出的指控和1992年4月提出的诽谤罪指控涉及无故拖延问题(《公约》第14条第3款(c)项)。委员会认为,由于这两项诉讼分别在《任择议定书》对缔约国生效两年半和三年后才结案,因此可受理这一问题。委员会注意到,这两项诉讼总共花了7年时间才结案,另外,缔约国虽然提供了诉讼的进展情况,但并未解释这两项诉讼案为何拖这么久,而且未提供任何特殊理由说明拖延的合理原因,因此,委员会认定,提交人没有获得《公约》第14条第3款(c)项所指的“不被无故拖延”的审判。

9.8 关于提交人称因在政治上反对当时的克罗地亚政府而遭受歧视,委员会注意到,1997年10月7日对提交人提起的诉讼已于几个月后(1998年1月26日)撤回。考虑到这一事实,并考虑到这项申诉缺乏任何进一步的佐证,委员会认为在此方面并未违反《公约》的任何条款。

9.9 关于提交人称在奥地利和加拿大遭受克罗地亚当局的诽谤,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称提交人当时并未向克罗地亚当局通知其遭拘留一事,而且他是持斯洛文尼亚护照进入加拿大的。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未就这几点发表进一步的意见。因此,委员会认定,提交人未能提出有关证明,并认定在此方面并无任何侵权行为。

10.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规定行事,认为现有事实显示存在克罗地亚违反第14条第3款(c)项的情况。

11. 根据《公约》第2条第3款(a)项规定,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有权获得有效的补救,包括获得赔偿。

12. 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2条规定,缔约国也已承诺确保其领土内受其管辖的一切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在确定发生违约的情况下,给予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有鉴于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委员会提交大会的年度报告的一部分。]


[i] 见委员会于1995年7月19日通过的关于第516/1992号来文(Simunek和其它人诉捷克共和国)的意见第4段第5小段。
[ii] 提交人未提供可以证实这项指控的任何细节。
[iii] 注意到提交人曾于1999年向欧洲人权法院提交了两份函件,但其中所涉的问题与本文所涉的问题不同。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