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704/1996号来文, S.shaw诉牙买加* (1998年4月2日第六十二届会议通过)

提交人:Steve Shaw(由Simons Muirhead & Burton 的S.lehrfreund代表)

受害人: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牙买加

来文日期: 1996年6月6日(首次提交)

决定可否受理和通过意见的日期:1998年4月2日

根据《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1998年4月2日举行会议,

结束了对Steve shaw先生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704/1996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其律师和所涉缔约国提出的所有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通过了其意见。

1. 来文提交人Steve shaw, 牙买加公民,生于1966年,目前正在牙买加西班牙市圣凯瑟琳区监狱等候处决。他声称牙买加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6条、第7条、第9条第2和3款、第10条第1款和第14条第1款和第3款(b)、(c)和(d)项,他是受害者。提交人由Simons Muirhead 和Burton律师事务所的Saul Lehrfreund 代表(伦敦)。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同两名同案被告Desmond和Patrick Taylor1于1994年7月25日在蒙特哥湾圣詹姆斯巡回法院被判犯了四项因罪杀人罪而被处死刑。他对所判之罪提出上诉,但于1995年7月24日遭上诉法院驳回。后来他向枢密院司法委员会提出的特许上诉请求已于1996年6月6日被驳回。

2.2 1992年3月27日,Horrett Peddlar、他的妻子Maria Wright和他们的两个小孩Matthew和Useph的腐败尸体在Peddlar家四周的地面上被发现。他们被“砍死”,头上、身上和四肢都受到重击。

2.3 1992年4月17日至22日,一名当地的店主以提交人带进来的磁带播放器为抵押品向他提供食物。1992年4月27日,这个磁带播放器交给警方,并于4月28日当着提交人的面,经鉴定属于死者。提交人说,他于1992年4月28日被拘留,监禁于桑迪湾拘留所。据说他同谋杀人的证据是在1992年复活节至1992年11月14日所作的下列许多口供:

– 1992年复活节,提交人告诉一名叫Sutherland的女士说,他参与杀害Horrett Peddlar和他的妻子;

– 在1992年4月29日警告后取的陈述书之前所作的口头审查中,据说提交人招供说“你看到what Boxer[Desmond Taylor] mek mi in a”;在警告后取的陈述书中,提交人叙述说,凶案发生时,他同Boxer、一个叫“President”的人和Mark[Patrick Taylor]一齐都在Peddlar家中。“Boxer”和“President”走进院子,他看到Boxer砍杀Peddlar女士,President追捕其中的一个小孩。之后,他协助Boxer和President脱掉他们身上的衣服,他得到一个磁带播放器;

– 提交人在派出所当着Patrick Taylor的面作了口供说,“Mi and Mark group a de man gate去放风,Boxer和President走到院子,砍死de people dem”;

– 1992年5月2日当着Desmond Taylor作了口供说,“我看到President run down the bog son,Boxer砍死那名妇人”;

– 1992年11月14日,法警Wright偷听到他对未决囚犯说“mi chop de bwoy Peddlar in a him rass claut”。

2.4 提交人在受审时未经宣誓说,他否认发生凶案时他在现场,并且否认他曾向Sutherland和法警wright招认过什么事。没有传证人为他作证。

2.5 提交人于1992年4月28日被捕后,从桑迪湾拘留所转至蒙特哥湾拘留所。他于1992年4月29日在蒙特哥湾派出所。在警告后取的陈述书之前所作口头审查中的口供后,被押回桑迪湾。1992年5月7日,他被押回蒙特哥湾,被控杀人罪。据他自己招供说,此后他被“单独隔离”拘留8个月,无法同律师、朋友和家人联络。律师解释说,他至少在两次不同的场合寻求将这项资料确认;提交人关于这点的说法是一贯的。Shaw先生表示,他在法官审判前被拘押了三个月,他在被转至圣凯瑟琳区监狱之前在蒙特哥警察拘留所被拘留几近一年,他在定罪前一直在圣凯瑟琳区监狱押候待审。

申诉

3.1 律师声称,《盟约》第9(2)和(3)条规定的提交人的权利被违反。律师辩称,他被捕19天之后才被控诉,他三个月之久未被法官或其他司法官员审判,在这段期间,提交人声称他被警察虐待、因此应毫不迟疑的将他交由司法官员审判。

3.2 提交人声称,由于缔约国未能在合理期间内将他审判,所以违反了《盟约》第9(3)和14(3)(c)条。因此,他在受审之前在桑迪湾拘留所、蒙特哥湾拘留所和圣凯瑟琳区监狱关了两年三个月;1994年4月才为他指派一名律师,这已是被捕后两年左右的事了。律师承认一宗案件的复杂性是考虑是否违反上述规定的相关因素,但他据理力争说,这一控诉Shaw先生案件中的问题并不复杂,因为控诉他的主要证据是他据称的招认。他从未请求将诉讼延期。

3.3 Shaw先生争辩说,他在被定罪前关在桑迪湾和蒙特哥湾的条件就违反了《盟约》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的规定。提交人指出,他同多达21名的其他被拘留者关在一间小牢房里,就是说大多数被拘留者整夜都要站着或坐着。他说,牢房人满为患、必须睡在潮湿的地板上、通风条件奇差和不能同家人、亲戚或法定代理人见面,这都违反《盟约》第7条。

3.4 提交人声称,由于很不方便准备答辩,因而违反了《盟约》第14条第3款(b)和(d)项。他指出,他头一次同律师见面时是Taylor brothers公司的律师Hamilton QC.先生同他接触。后者帮助他获得一名法律援助代理人的服务,那时这名代理人受命担任治安法官的职位,必须放弃他的代理权。之后,提交人又花了十个月的时间才获得法律援助。律师说,Shaw先生通知新的法律援助代理人去传他的父亲为辩方证人;法律援助律师对托办之事置之不理。律师又争辩说,这名律师没有调查提交人不在犯罪现场的申辩,没有对他托办之事采取行动。律师在审判时未能适当地代表提交人。这意味着使提交人失掉向陪审团提出任何辩护的机会,以致使审判法官可以按照国内判例法指挥陪审团,意味着他们可以于适当时不理他未经宣誓的供词(其中他说他不在犯罪现场)。如果传调支持的证据就不可能作出这样的指示。

3.5 提交人认为在圣凯瑟琳区监狱拘留的条件违反《盟约》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提交人提到非政府组织印发的几份报告的调查结果,其中说明圣凯瑟琳监狱监禁的条件。适用于Steve Shaw的拘留条件包括:

– 没有提供寝具和床垫;

– 牢房的卫生条件奇差,没有电灯,通风设备不良,唯一的自然光线来自小通风孔;至于卫生设备,仅提供一只便桶;

– 囚犯大部分时间耗在昏暗的牢房内。提交人一天至少被囚23小时;

– 保健和医疗用品不足;

– 没有向被判死刑的同狱犯人提供再教育和工作方案。

提交人争辩说,他根据《盟约》作为个人应享的权利受到违反,纵然他属于一个可被承认的一类人––––死囚犯,这类人被囚于同样的条件之下,他们的权利同样受到违反。但是违反《盟约》的情况并不仅仅由于别人同时同样地被剥夺权利就没事了。

3.6 律师争辩说,监禁的条件和提交人仍被囚禁的牢房也表明违反了联合国《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他还提到人权委员会的管辖权。2

3.7 律师争辩说,如果立即处决,没有在长期拘留于死囚牢房期间使已决罪犯受到越来越糟的不人道待遇,这样的处决也许是合法的,但是如果在令人无法忍受的条件下拘留一段很长的时间之后再予以处决,这种处决就会是非法的。律师援引枢密院司法委员会在Partt和Morgan的裁决作为先例,以支持这一主张,即如果死囚被拘留的条件,不论是就时间而言或就身体不舒适而言,构成违反《盟约》第7条的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则处死可能成为非法。Shaw先生“被判死刑,但不是在受了很长时间的非人道待遇之前......其间的不人道待遇......使执行死刑成为非法”。

3.8 律师认为,缔约国违反了与第2款一并理解的第14条第1款和第3款,因为它剥夺了提交人向法院上诉以便寻求从宪法上纠正违反他的基本权利的权利。律师指出,缔约国未能为提出宪法诉求而提供援助以致违反了《盟约》,因为这使Shaw先生在认定其权利的过程中无法采取有效的补救措施。对律师来说,在最高(宪法)法院的诉讼必须符合第14条第1款意义下的公正听证的规定,其中包括取得法律援助的权利。

缔约国的意见 和律师的评论:

4.1 缔约国在1996年10月10日所提辩词中没有对可否受理本案提出异议,并且对案情作出评论。

4.2 缔约国反驳说,提交人违反了《盟约》第9条第2款:“提交人在正式被控之前可能已经过了19天,但是他显然知道在这天之前他因何被捕。提交人被从一个派出所转移到另一个派出所,并且对罪行作过数次供词(显然他现在对此有所争辩)。因此,他无法合理地争辩说他不知道被捕的理由。

4.3 关于延迟三个月才将提交人交由治安法官审判这个问题,缔约国承认这段期间是太长了,但“这并不见得就是违反《盟约》”。

4.4 关于所称的违反《盟约》第9(3)和14(3)(c)条,由于提交人审判前被拘留了一段时间(2年3个月),缔约国指出,在此期间,曾经举行过初步调查,所以不接受这段期间是不当的延误的说法。

4.5 缔约国表示,它将调查提交人声称的他被拘留后被“单独隔离”拘留了八个月。不过,缔约国认为,“重要的是,提交人的律师并没有在审判时陈述这些事实,在审判时如果这项资料被接受的话,就会对提交人的案件造成很大的影响。”1997年12月31日之前没有收到关于缔约国调查结果的资料。

4.6 关于根据《盟约》第14(3)(b)和(d)条声称提交人无法会见他所选择的律师以及被迫咨商他的共犯的律师一事,缔约国指出,提交人自己的供词表明他由一名律师代理,这名律师只代表他办事。后来这名律师被任命为受薪治安法官因此无法再代表Shaw先生。提交人在审判时由法律顾问代理,这名顾问在审判开始前曾同他咨商。缔约国据此否认违反《盟约》第14(3)(b)和(d)条:由于同时为初步调查和审判向提交人提供法律援助,缔约国履行上述条款所规定的义务。

4.7 关于声称应向提交人提供法律援助以提出宪法诉求,缔约国承认没有为此目的提供法律援助,但否认这是违反公约:“关于第14(1)条,并无规定…为提出宪法诉求提供法律援助。”

5.1 律师在评论时重申他根据《盟约》第9条第2和3款所作的辩解。他指出缔约国没有试图要证实为何提交人长达三个月未被交由法庭审判,以及为何这样的行为没有违反公约。如果Shaw先生只是在被拘留19天后才被控诉,这表明他根据第9(3)条的意义不能“迅速地”交由审判员审判。律师援引委员会总评8[16],其中指出,根据第9(3)条决定的延期不得超过数日,并援引委员会的判例,“迅速地”一词不允许迟延两三天以上。

5.2 律师重申,缔约国对延误将提交人交由审判应负全责:Shaw先生于被逮捕两年后只是为了1994年4月21日举行的审判被指派一名法律援助律师,这表明司法当局不愿意在此日期前起诉。此外,进行初步调查并没有使所声称的根据《盟约》第9(3)和14(3)(c)条发生的不当的延误无效:根据牙买加法律,对所有杀人案件均应进行初步调查,一般不会使审判前的拘留期间超过两年。

5.3 律师宣称提交人在桑迪湾和蒙特哥湾这两个拘留所被拘留的条件违反《盟约》第7和10(1)条。提交人审判前被监禁的条件,包括拘留所牢房过分拥挤,必须睡在潮湿的地板上,通风设备奇差和没有机会会见亲戚、家人或一名法律代理人等均违反《盟约》第7条。

5.4 至于第14条第3(b)和(d)款,律师指出,根据《盟约》,缔约国不仅有义务在初步调查和审判时为提交人安排法律援助,并且特别在可判死刑案件中,确保提交人获得充分的时间和设备来准备答辩:“辩护权就是被告或其律师必须有权努力寻求一切有效的辩护以及当他们认为对案件的处理不公正时有权提出异议”。由于Shaw先生的律师未能调查他不在犯罪现场的情况并且未按照他的指示采取行动,因此不能发挥代理人的作用。

5.5 律师指出,缔约国未能对提交人有关死囚牢房骇人的拘留条件作出反应,据称这违反第7条和第10(1)条;他指出,除了违反联合国《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外,这些条件也违反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关于“保护死刑犯权利的保障措施”的第1996/15号决议的规定。

对可否受理问题的审议和对案情的审查

6.1 继1996年6月枢密院司法委员会驳回了提交人提出的特许上诉请求之后,提交人已经用尽国内法律补救办法。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尚未对这些申诉的可否受理问题提出任何反对意见。在这些情况下,委员会认为最好进行审查根据《盟约议定书》而认为可受理的申诉的案情。

6.2 因此,委员会宣布,根据《盟约》第7、9、10条和第14条第1和3(b)、(c)和(d)款,Shaw先生的申诉可予受理,并按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的规定,根据各方向其提供的资料,审查这些申诉的实情。

7.1 提交人宣称,他被捕后在令人无法接受的条件下被拘禁若干月,这是违反《盟约》第7和第10(1)条的。缔约国未反驳这一说法,并且答应进行调查,但未能向委员会提出其调查结果。在这一情况下,应适当注意到提交人的说法。委员会指出,在他审判前拘留期间,大部分时间是在蒙特哥拘留所,提交人被关在过分拥挤的牢房里,他必须睡在潮湿的(水泥)地上,并且在1992年后期之前一直不能会见家人、亲戚或一名法律代理人。委员会总结说,这些条件不啻是违反了《盟约》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构成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以及缔约国方面未能尊重提交人作为一个人的固有的尊严。

7.2 提交人声称,将他长期关在死囚牢房,处于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后再予处决是违反《盟约》第7条的。委员会重申其固定判例,即拘留在死囚牢房一段特定期间——此处为三年半——如无其他不得已情况,则并不违反《盟约》。不过,拘留的条件也许构成违反《盟约》第7或第10条。Shaw先生声称他被拘留在条件特别坏和有害健康的死囚牢房;有报告证实他的说法,已列为律师提出资料的附件。牢房里缺乏卫生设备、灯光、通风设备和寝具;一天被囚23个小时而且保健不足。律师的辩词中提出了这些报告的主要论点,并显示监狱条件影响到作为死囚的Steve Shaw本人。缔约国并未反驳提交人的声称,缔约国对这个问题保持沉默。委员会认为律师所叙述的直接影响Shaw先生的拘留条件侵犯了他作为一个人的固有尊严应受到尊重的权利,因此是违反《盟约》第10条第1段的。

7.3 提交人声称,从他被捕到正式被控之间经过了19天,这违反《盟约》第9条的规定。不过,从档案上看,提交人是在1992年4月28日被捕,而不是律师辩词中的1992年4月29日。Shaw先生于1992年4月29日在治安法官面前签了警告后取的陈述书。缔约国不否认提交人在正式被控前至少被监禁了9天,并且又延迟了三个月才将他交由法官或审判员审判。委员会认为,这构成违反第9条第3款的规定。

7.4 Shaw声称他的审判被不当地延误,因为在1992年4月被捕到1994年7月审判之间间隔了27个月。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的论点,即这一延误不是过分长,因为在该期间进行了初步调查。不过,委员会认为在被捕和审判之间延误了27个月,在此期间提交人被拘留构成违反他应在合理期限内受审或被释放的权利。这一延误也不啻违反了提交人在没有不当延误下受审的权利。缔约国未能提出任何理由,例如证明这一案件特别复杂,来解释延误。因此,委员会总结说,这一案件构成违反《盟约》第9条第3款和第14条第3(c)款。

7.5 提交人声称他没有充分机会来准备他的抗辩,最初他必须咨商他的同案被告的律师。缔约国指出,在初步调查和审判中,曾为提交人安排法律援助,因此已履行第14条第3(b)和(d)款规定的义务。委员会指出,可判死刑案件的被告在初步调查和审判中有代理人是不言自明的。目前的情况引起关注,因为提交人的律师由于司法任命必须放弃为Shaw先生辩护。因此提交人在相当一段期间没有法律代理。不过,看来这段期间没有诉讼,并且已在审判开始前数月为提交人安排了律师。这本身并不等于违反《盟约》第14条第3(b)和(d)款。提交人又声称在审判中协助他的法律援助律师未能传他的父亲作为他不在犯罪现场的证人并且没有对他托办的事采取行动——但从审判记录誊本和委员会收到材料上均未能明白看出律师未对Shaw先生托办的事采取行动是除专业判断之外的任何其他目的所致。没有证据显示律师的行为是武断的或不符合公正原则的。因此,没有违反《盟约》第14条第3(b)和(d)款。

7.6 提交人辩称,缔约国未能为他提供法律援助以便提出宪法诉求构成对他的《盟约》权利的违反。牙买加最高(宪法)法院诉讼权利的决定必须符合第14条第1款公正审讯的规定。3 对于Shaw先生的案件,将要求宪法法院决定他在刑事案件中的定罪是否违反了公正审判的保证。在这些案件中,在宪法法院中公正审讯的规定的实施应符合第14条第3(d)款所列各项原则。由此推定,如果一名死囚要在刑事审判中寻求对所称的不合规定之处进行宪法审查,但为了寻求按照宪法采取纠正措施却付不起法律代理人的费用,以及如果为了维护司法制度而有此需要,缔约国应提供法律援助。在本案中,由于缺乏法律援助,使Shaw先生没有任何机会在宪法法院的公正审讯中检验其刑事审判不合规定之处;这构成违反《盟约》第14条的规定。

7.7 委员会认为,在审判中未遵守《盟约》的规定并在审判时判处死刑,如果不可能再对所判之刑提出上诉,则违反《盟约》第6条。就本案而言。Shaw先生案最后判死刑并未符合《盟约》第14条所载公正审判的规定。因此,必须总结说,根据第6条应予维护的权利已受侵犯。

8.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认为事实揭露了违反《公约》第7条、第9条第3款、第10条第1款、第14条第1和3(c)款及第6条的行为。

9. 在所有这些情况下,根据《盟约》第2条第3(a)款,提交人有权得到有效的补救,应将其死刑予以减刑。

10. 通过成为《任择议定书》的缔约国,承认委员会的主管职权,即有权确定是否存在着违反《盟约》的行为。本案是在牙买加通知退出《任择议定书》在1998年1月23日退约生效前提交审议的;根据《任择议定书》第12(2)条,《任择议定书》应继续适用于本案。根据《盟约》第2条,缔约国承诺确保在其领土内和其司法管辖下的所有个人享有《盟约》所确认的权利,在查明存在着侵权行为的情况下提供有效和可实施的补救办法,因此,委员会希望在90天内收到缔约国为执行本意见所采取有关措施的资料。

[以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通过,英文本为原本。随后作为本报告一部分还以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印发]

1见第705/1996号来文(Desmond Taylor诉牙买加案),1998年4月2日通过的意见和第707/1996号来文(Patrick Taylor诉牙买加案),1997年7月18日通过的意见。

2见1994年7月21日通过的关于第458/1991号案件的意见,第9.3段。

3见第377/1989号来文(Anthony Currie诉牙买加案),1994年3月29日通过的意见,第13.4段;第707/1996号来文(Patrick Taylor诉牙买加案),1997年7月18日通过的意见,第8.2段。

附录

N. Ando、P. Bhagwati、Th. Buergenthal和D. Kretzmer的个人意见

本来文提交人同Desmond Taylor一起审判,后者的来文我们刚处理过。我们同意第7.1至7.5段内的多数意见,但无法同意第7.6段内的意见。我们认为,就本案而言,缔约国没有义务为在宪法法院进行诉讼向提交人提供法律援助。根据第14(3)(d)条的同样论点已在Desmond Taylor案件中以提交人名义提出,但不同意多数意见,我们不接受该论点,并认为第14(3)(d)条不适用于Desmond Taylor案件,并且缔约国没有义务为在宪法法院进行诉讼向他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同样的推论一定适用于本案,因此我们认为,就提交人而言,并没有违反第14(3)(d)条,因此也没有违法第14(1)条的行为。

N. Ando(签名)

P. N. Bhagwati(签名)

Th. Buergenthal(签名)

D. Kretzmer(签名)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与审查本来文。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Bhagwati先生、Th.Buergenthal先生、Lord Colville,Omran El Shafei先生、Elizabeth Evatt女士、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Fausto Pocar先生、Martin Scheinin先生和Maxwell Yalden先生。附上委员会委员N.Ando,P.N.Bhagwati,Th.Buergenthal和D.Kretzmer的个人意见。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