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695/1996号来文:Simpson诉牙买加
(20011031日第七十三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Devon Simpson (由伦敦Clifford Chance律师事务所的

J.M. Jamison先生和Jeremy Kosky先生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牙买加

来文日 1996319(初次提交)

决定受理的日期19981029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11031举行会议

结束了Devon Simpson 先生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695/1996号来文的审议,

考虑到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通过如下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提出的意见

1.  来文提交人Devon Simpson 1952817日出生的牙买加公民,来文(1996319日初次提交)提交时,被关押在牙买加圣凯瑟琳区监狱等候处决。1998224日,他的死刑被改判为无期徒刑。提交人称是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七条、第十条第一款和第十四条行为的受害者。他由律师代理。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1991815日,提交人因谋杀嫌疑被捕。他遭到警察的殴打,并被拒绝给予治疗。他没有向当局提出这个问题,因为他不知道殴打是侵犯其权利。他被关押在“途中树”监押所,与他关押在同一间牢房内的17名囚徒中有一些是已定罪的案犯。不久,他被移押到总监狱,与另五名囚犯一起关押在一间4´8英尺大小的囚室里。牢房内没有照明灯,没有便桶,每天只允许如厕一次。

2.2  法院注册官为他指派了一名律师,因为他个人无钱聘雇律师。他直至初审前夕才见到律师,而且初审代理的辩护敷衍了事。提交人的律师只出庭听取了控方四位证人中两位的证词,因为他称还得代理别人出庭。

2.3  审判时,提交人由三位律师代表。提交人在开庭前只与其中一位律师交谈15分钟。这几位律师对指控提交人的证据未提出充分异议。尤其当其中一位证人对袭击者的描述不符合他本人生理特征时,提交人的律师并未抓住这一点,展开充分的辩驳。审判期间,提交人与律师之间也无经常性的商谈。

2.4  审判开始时,提交人被控犯有两项不构成死罪的谋杀罪。然而,审理的第五天,法官同意将指控改为可判死刑的谋杀罪。尽管对提交人重新提出了指控,显然由于错误,仍对提交人提出了不构成死罪的谋杀罪指控。尽管如此,法官似乎认为,他的审理的是一起可判死罪的谋杀案。提交人称,由于控罪的修改,他精神极度紧张,因此,在被告席上无法作出条理清晰地陈述。

2.5  1992116日,金斯敦国内巡回法庭判定提交人犯有两项可判死刑的谋杀罪,并作出死刑判决。

2.6  自从被定罪以来,提交人被单独关押在一间囚室里,每天长达22个小时,白天大部分时间是在黑暗中渡过,无法做任何事。一只陈旧不堪的破桶用来装粪便和脏水,每天只倾倒一次。此外,提交人的囚室内也没有自来水。因此,他只能等待放风时,用瓶子灌装干净水。此外,据称他睡在水泥地上铺着的硬纸壳板和或报纸上,直至199410月,才给了他了一张旧床垫。

2.7  若干年来,提交人得不到诊治,致使他的睾丸出现了巨大疼痛和肿胀的病症。他诉说,儿时所患的背痛病发作。由于囚室内黑暗,他还患上了眼疾。虽然,请医生入狱对他进行了诊断,但配给他的药片不能缓解病情,而且不让他向专家求诊。

2.8  上诉法院批准了就定罪提出上诉,并且于1994413日至15日和59日,审理了上诉。上诉法院允许提交人就所判定的两项构成死刑的谋杀罪提出上诉。上诉法院推翻原判,改为不构成死刑的谋杀罪,并根据1992年《侵害人身罪(修订)法案》第3(1A)项关于若干项不构成死刑的谋杀罪并举,亦可判处死刑的规定,作出了对提交人的死刑判决。至此,提交人向枢密院的司法委员会提出了上述;提交人的律师认为,不存在就定罪提出上诉的法律理由,因此,仅就所判徒刑提出了请愿。作为贫困者提出特别上诉的请求得到了批准,并且于1996212日审理了上诉;199637日,枢密院驳回了上诉,维持了死刑判决。

2.9  1996319日,提交人通过律师请求人权委员会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86条提出暂停行行刑的要求。199044日,提交人被关入死牢1996418日向他宣读了行刑令。1996411日,人权委员会新来文问题特别报告员要求缔约国,在委员会审查Simpson的来文期间,暂停对他执行死刑。1996412日,缔约国批准暂缓执行提交人的死刑。

 

3.1  律师称,提交人是违反《公约》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行为的受害者。提交人被关押在圣凯瑟琳区监狱死囚牢房达五年。据称,这构成了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律师指出,根据枢密院就Earl Part Ivan Morgan诉牙买加首席检察长 [1994]2AC1项下达的裁决,……总之,对于判刑五年多之后,才执行死刑的情况,完全有理由可认为,这样的拖延构成了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惩罚或其他的待遇

3.2.  此外,律师称:(a) 如第2.1和第2.6段所述,提交人自被捕以来所蒙受的监禁状况,以及第2.12.7段所述的提交人得不到医治的情况,本身即构成了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和惩罚,违反了《公约》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和(b) 从监禁条件和得不到医治的情况来看,这样的拖延期,构成了违反《公约》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的行为。为此,律师指出,无数非政府组织 已报告了圣凯瑟琳区监狱监禁制度令人震惊的恶劣条件,指出监狱条件极差:囚室内没有床垫、被褥或家具;囚室内没有卫生设施;管道漏水、垃圾成堆,污水横溢;直至1994年,囚室内无照明灯;只有一个很小的通风孔,可透入一点自然光;囚犯没有就业机会;无应有的盥洗设施而且不允许经常地洗涤;监狱不设狱医,因此,医务问题一般由医疗训练极为有限的狱警处理;而关在死牢里的囚犯单独羁押在一间囚室里,通常每天禁闭18个小时。

3.3  律师援引了委员会对第458/1991号来文(A. Mukong 诉喀麦隆)的意见,委员会在其中阐明,“不论缔约国的发展水平如何,必须遵从一些特定的最低监禁标准。(……)应当指出,委员会认为,即使出于经济或者预算方面的考虑在履行这些义务时会有困难,也必须始终遵循这些最低的要求”。

3.4  律师还宣称,提交人是第十四条第三款()项所述的受害者,因为他被捕后在警察所里曾遭到殴打。

3.5  此外,律师还就关押在死牢里对提交人造成的精神痛苦提出了申诉。他宣称,当时提交人一心期望能暂停行刑,而人权事务委员会未能在合理的时限内,按照规则第86条,代表提交人提出请求暂停行刑的要求,构成了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

3.6  律师提及了在审理期间,修改对提交人指控的不符合规定的做法,并声称,人如此严重地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做法,上诉法院应当下令重新审理, 不应当只做一些表面文章的改正,改判为不构成死刑的谋杀罪。律师称,上诉法院未下令重审, 等于违反了第十四条第一款,因为这样做剥夺了对提交人的公平审理。

3.7  律师还称,由于在审理的第五天对指控作出了修订,违反了第十四条第三款()()项,因为提交人没有时间与他的律师商讨,对其指控的真正性质,未能真正地理解指控的改变和可形成的后果。律师称,如果提交人在一开始就被告知,即向他提出可判死刑的谋杀罪指控,被告方即可采取完全可不同辩护方式。为此,律师指出,提交人的案件是按1992年《侵犯人身罪(修订)法》审理的第一个案件,牙买加的开业律师还不太理解此项修订方案的含义和所涉影响。

3.8  律师还称,在预审之前,未给予提交人足够的时间和便利与其律师一起准备辩护和商谈,违反了第十四条第三款()项;而且无充分的机会审查或获取证人,则违反了第十四条第三款()项。为此,律师宣称,提交人未能在预审之前与律师会晤,违反了第十四条第三款()项,而他的律师未能到庭对两名作证的证人进行查问,则违反了第三款()项。律师称,由于预审时的准备不足,最终造成了审理期间的代理辩护无力的结果。   律师还称,在审理本身开始之前,提交人与其律师缺乏商讨,也构成了违反第十四条第三款()项的情况。他称,提交人只允许与律师交谈15分钟,然后狱警就催促律师离开。之外,律师还称,由于以上第2.3段所述的律师行为,违反了第十四条第三款()项。

3.9  律师指出,在枢密院下达裁决之后,一切国内现有补救办法已援用无遗。他还说,向牙买加最高(宪法)法院提出的宪法动议不是提交人可援用的补救办法。 律师进一步声称,宪法补救办法实际上不适用诸如其被告这样的贫困者,因为缔约国不为宪法动议提供法律援助。他还宣称,提交人可诉诸的行政补救办法,并无合理的胜诉前景。

缔约国对可否受理问题的意见以及律师的有关意见

4.1  缔约国于19961010日呈文否认提交人长期关押在死囚房,构成了违反《公约》的行为,并援用了委员会的判例。缔约国还否认提交人在死牢内的关押条件构成违反《公约》第十条。

4.2  缔约国1997312日再次呈文,叙述了提交人有关修改对其指控的申诉。缔约国指出,上诉法院已对这项申诉进行了审理,决定重新判定为不构成死刑的谋杀罪。然而,这项决定并不影响死刑,因为上诉法院认为,根据适用的法规,对可判死刑的谋杀罪与对本案不构成死刑的多项谋杀罪所下的判决是一样的。因此,缔约国认为,上诉法院已经充分地审理了这个问题。

4.3  至于律师在审理中进行辩护的方式,缔约国不认为存在可追究缔约国责任的违背《公约》的情况。缔约国解释说,只要透彻地解读《法案》即可明了,凡被判定犯有一项以上不构成死刑的谋杀罪的案犯,最终的判决将是死刑。

4.4  至于提交人声称他在被捕之后,遭到警察的殴打,缔约国指出,据称因为他不知道殴打行为侵犯了他的权利,因此他并没有向当局提出这个问题。缔约国感到难以相信这一点,并声称在没有任何证据可证实提交人指称的情况下,缔约国不接受所谓发生殴打行为的指称。

4.5  至于提交人初审代表律师的表现,缔约国指出,缔约国是有责任指派胜任的律师,但否认得为律师进行辩护的方式承担责任。

4.6  缔约国指出,关于违反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的指控,缔约国将调查所述的有关缺乏医治的指控以及提交人在死牢中关押的情况。

5.1  提交人199735日的信函指出,在一次搜查中,狱警捣毁了他的床铺,他的一些衣服以及他在牢内收存文件。狱警还拆走了他的灯泡。

5.2  在评述缔约国1997312日的意见时,律师指出,缔约国宣称尽管审理中出现那些不合法的做法,但审理的结果是公平的。这种论点是不足为据的。律师强调,对指控作出最后一分钟修改的后果,不只限于所判徒刑,而且还影响了提交人的精神状态,就此妨碍了提交人参与为共本人辩护的方式和程度。据律师称,这有可能影响法庭举证的实质。因此,上诉法院应当下令重新审理,而不只是修改判决。

5.3  关于初审时的代理情况,律师指出,凡是没有能出庭听取讼诉方四名证人中两位证人的证词,而且未能在审理之前与为之辩护的被告商讨案情的律师,都不可称之为“胜任者”。

对可否审理问题的审议

6.1  委员会在第六十四届会议期间审议了来文可否受理问题。

6.2  关于律师所称,提交人无足够的时间作准备,因为他的律师只在开庭之前与他面谈了一次,委员会指出,如果他们认为没有足够的时间准备辩护,那么应当由提交人的代表或者提交人本身在审理开始时,提出暂停审理的要求。从审理记录看显然在开庭时未提出这一要求,而且在后来,法官同意暂时休庭,以便辩护律师研究新的证据。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这项宣称没有根据,因此,委员会认为不可受理(3.8)

6.3  关于申诉称,提交人的代理没有对指控提交人的证人展开应有的反诘问问题,委会回顾了其判例,除非法官曾经或者已经发现律师的行为明显地不符合司法利益,否则缔约国不能被辩护律师的行为承担责任。 委员会认为,在本案中没有理由认为,辩护律师在维护提交人的利益方面,没有运用她的职业判断,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认为来文的这部分内容不可受理。(3.8)

6.4  关于根据第十四条第三款()()项提出的关于修改对提交人指控的申诉,委员会指出,上诉法院决定推翻所判定的可构成死刑的谋杀罪,业已纠正了因修改指控造成的任何不合法的做法。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认为这部分来文不可受理(3.7)

6.5  关于上诉法院改变定罪的决定,将提交人可构成死刑的谋杀罪认为不构成死刑的谋杀罪,是剥夺公正的做法,而法院应当下令重新审理的申诉,委员会指出,在枢密院司法委员会审理提交人的申诉时,并没有提出过这个问题,当时辩论的是徒刑问题,并不是定罪问题。来文这一部分被认为未援用无遗国内补救办法,因此不予受理(3.6)

6.6  关于19918月提交人在被捕后遭到殴打而且未给予他任何医治的声称,委员会指出,提交人向委员会提出申诉之前,未曾在任何情况下提请主管当局注意这一问题。来文这一部分被认为未援用无遗国内补救办法,因此不予受理(2.1)

6.7  关于因提交人在死囚牢房被关押的时间,形成了违反《公约》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行为的问题,委员会参照了其案例, 认为,只要没有进一步的确凿旁证,在死囚牢房关押特定的一段时间,并不构成违反《公约》的行为。对于本案,委员会认为,由于提交人除了关押期之外,未提出任何理由,以证明他的指称,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二条,这部分来文不予受理(3.1)

6.8  至于尽管提交人的律师已经向人权委员会发送了来文,然而,因向他宣读了行刑令,是他遭受精神上痛苦的宣称,委员会认为,委会未在行刑令下达之前提出暂停行刑的要求,并不构成可归因于缔约国的相当于违反《公约》的行为。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一条,这一部分来文不予受理(3.5)

6.9  委员会指出,缔约国表示,拟对提交人有关监禁条件和不予治疗的情况展开调查。委员会认为上述这些申诉,以及提交人有关预审监禁条件的申诉,可予以受理,并应按案情进行审查。

6.10  委员会还认为,提交人申诉称,预审期间讼诉方四位证人中的两位作证时,代理律师未能在场聆听的情况,可引起第十四条第一和三款()项所述的问题。对此,应根据案情进行审查。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7.1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一款规定,根据各当事方提出的所有书面资料审议了本来文无。委员会关切地指出,自从作出来文予以受理的决定以来,缔约国未提供任何进一步的资料,以澄清来文提出的问题。委员会回顾,《任择议定书》第四条第二款示意,缔约国应本着诚意审查对其提出的所有指控,并且向委员会提供所掌握的一切资料。由于缔约国未能就委员会审议的问题给予合作,因此,必须在适当的程度上认为提交人的这些指控是有确凿证据的。

7.2  关于违反《公约》第七条和第十条的指控,委员会指出,律师提出了在开庭审理之前以及自从被定罪之后,提交人蒙受的不适当监禁条件,以及得不到治疗的具体详情指控。缔约国未对上述这些指控作出具体的答复,而只是在初次呈文中简单地否认监禁条件构成了违反《公约》的行为,随后表示缔约国将对这些指控,包括未给予治疗的指控展开调查(4.6)。委会指出,缔约国未向委员会通报调查结果。在缔约国未作出任何解释的情况下,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所述的监禁条件及得不到医治的情况,违反了他得到人道的待遇和尊重其人固有的尊严的权利,因此,违背了第十条第一款。根据就有关被剥夺自由者的情况以及包含了第七条中普遍所列内容的第十条得出的调查结果,没有必要分开审议根据第七条提出的各项申诉(3.2)

7.3  关于这预审期间,提交人的律师未能出庭聆听讼诉方四名证人中两位证人作证的指称,委员会在受理决定中确定,这可引起第十四条第一和三款()项下所述的问题。委会回顾了其先前的案例,不言而喻,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尤其是可判死刑案的诉讼期间,必须为每个诉讼阶段提供法律援助。   委员会还回顾了1999323日通过的就第775/1997号来文(Brown 诉牙买加)作出的决定。委员会的这项决定认为,预审期间,在未让提交人有机会确认其律师是否在庭之前,地方法官不应让证人出庭作证。委员会指出,无可争议的事实是,两位证人作证时,本案律师未到庭,而且地方法官显然也被有暂停审理,等待律师的返回。因此,委员会认为,现有事实显示存在着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三款()项的情况(3.8)

8.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行事,认为事实表明存在着牙买加违反《公约》第十条和第十四条第三款()项的情况。

9.  根据《公约》第二条第三款()项,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有权得到适当的补救,包括给予适当的补偿、改善目前的监禁条件,并对提前释放问题给予应有的考虑。

10.  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而且根据《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也已承诺确保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之后,即予以有效可强制执行的补救。鉴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原本。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审理本来文:Abdelfattan Amor 先生、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 Bhagwati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Maurice Glèlè Ahanhanzo先生、Louis Henkin先生、Ahmed Tawfik Khalil先生、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Rafael Rivas Posada先生、Nigel Rodley勋爵、Martin Scheinin先生、Ivan Shearer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和Maxwell Yalden先生。

审理是根据三位目睹者提供的证词判定的案情。证人们声称,199188日,晚上730分,他们目睹,Simpson闯到George S. Cockeet的杂货店前,当时Cecil Cockett(George S. Cockeet的父亲)及其兄弟Donovan正在店里干活。他们证实,Simpson抽出手枪,从商店窗户外,并冲入店铺内向Cockeet 氏父子,Donovan CecilSimon连续发射了若干枪,打死了Cockeet DonovanCecil父子两。其中一位证人指证,在案发前一星期,SimpsonDonovan  Cockett曾发生过争吵。当时,Simpson威胁要把他们全家都杀掉。撰文人发表了未经宣誓的陈述,宣称当时他不在案发现场,并声称这是对他捏造的污告,因为,其中一位证人认为,Simpson曾向警察报告这位证人贩卖毒品,为此,在案发若干的星期前,警方对此证人进行过突击性的毒品搜查。

律师尤其提及了牙买加人权委员会、美洲人权观察社和大赦国际。

这是律师从大赦国际199311月走访圣凯瑟琳监狱后提交的报告中摘录提供的具体资料。

关于这一问题律师或撰文人未提供进一步的详情。

律师阐明,法律授权判处死刑,并规定将囚犯关押在监狱内,直至执行死刑,而且牙买加宪法第17条规定“任何法律所载内容,或按法律授权的实施,都必须符合或不得与本节相冲突,即所涉法律批准实施的任何所述惩罚,是当前在牙买加境内合法的惩罚。”

撰文人阐明,正如牙买加人权委员会和大赦国际所报告的,“囚犯内部申诉程序并不能使囚犯得到充分的补救”和“对于一些重大的申诉显然未()采取行动,(而且)据称,囚犯们在提出有关的虐待申诉之后,遭到过狱警的报复。”

具体参见委员会1995328日宣布第536/1993号来文不予受理的决定。

参见1996322日通过的关于第558/1994号来文“Errol Johnson诉牙买加”案的意见。

  尤其请参见委员会1998113日通过的关于第730/1996号来文“Clarence Marshall诉牙买加”案的意见、19951027日通过的关于第459/991号来文“Osbourne Wrigh Eric Harvey 诉牙买加”案的意见,和1989330日通过的关于第223/1987号来文“Frank Robinson 诉牙买加”案的意见。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