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684/1996号来文:Sahadath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2002
42日第七十四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Raffick Sahadath先生(由伦敦Simons Muirhead Burton律师事务所的Saul Lehrfreund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来文日 1996313(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242举行会议

结束了Raffick Sahadath先生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684/1996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通过如下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提出的意见

1.1  1996313日的来文提交人是Raffick Sahadath先生,特立尼达公民。他声称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下称《公约》)第六条第一款、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他深受其害。他由律师代理。

1.2  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86条,委员会请缔约国在委员会审理本来文期间不对提交人执行死刑。缔约国于1996104日致函通知委员会,提交人的死刑改判为75年的苦役徒刑。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于1991年或1992114日被裁定犯有谋杀罪并被判死刑。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上诉法院于1994412日驳回上诉。枢密院司法委员会驳回了随后提出不具日期的特别上诉许可申请。

2.2  199638日,向提交人宣读了1996313日处决他的执行令。1996312日,星期二,处决获准缓期执行,以便对提交人进行全面的精神检查。据信提交人精神不健全,律师在其初步来文中坚持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处决他会触犯《公约》规定的他的权利。

2.3  199639日,提交人的律师Douglas Mendes到国家监狱探望提交人。当律师到达监狱门口,要求见提交人时,执勤官用其食指在其头部环绕了一个圈,表示提交人精神失常。执勤官问律师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是否仍然要见提交人;在律师坚持下,执勤官说得为会见作特别安全安排。

 

2.4  在会见期间,律师问提交人是否想要为他提出宪法动议。起初,提交人表示希望被处决。在进一步讨论后,他同意提出宪法动议。律师向提交人指出他行为前后矛盾,后者回答说他不知所措,无法决定。律师于结束会谈时告诉提交人他将在当天晚些时候再来,以便让他拿定主意。

2.5  提交人的样子和行为举止加上监狱警卫关于他精神失常的意见使律师相信提交人神志不清。为此,他联系了一名精神病专家Peter LewisLewis陪同他于199639日下午来到监狱。Mendes先生问提交人是否希望提出停止处决的宪法动议;提交人作了肯定答复。除此外,律师未能从提交人口中获得进一步信息:他提供了判决他的不同日期、不清楚已经审理过一次他的上诉或已经向枢密院司法委员会提出了请愿。他不记得审判中代表他的律师的名字。他说没有任何律师为准备上诉前来看望过他。他也无法记起他被判谋杀的人的姓名。

2.6  在与提交人交谈后,Lewis先生在书面证词中下结论说提交人“患有听幻觉症,并可能患有严重精神病,这可能大大影响他正常思维和行为的能力。我建议对他的精神状态进行详细检查,以便确定Sahadath先生精神紊乱的程度和性质”。

2.7  关于提交人的拘留条件,律师承认他于1996716日探望了拘留提交人的监狱,以便会见当事人和获得有关该问题的一些资料。随后律师作出下列声明

“从其死刑于1984年被改判终身监禁的3名囚犯的口中获得的信息表明,监狱条件似乎十分可怕,太多的犯人关在一间牢房里,没有地方可躺下,遑论睡觉、卫生条件有辱人格,有用的就业、教育和娱乐设施更无从谈起。

“死刑改判为终身监禁的囚犯与9-12名其他囚犯共用约9´6英尺的牢房。每间牢房两张上下床铺,因此在任何一个时间仅4人能睡觉。给每间牢房的所有人便溺共用一个塑料桶。他们一天获准清桶一次。牢房唯一通风口是一个约2平方英尺,装有铁栅的窗户。虽然在特殊和不可预测的情况,他和他的同室囚犯获准放风长达6小时,但每个囚犯平均每天被锁在其牢房里23小时。”

2.8  关于死牢拘留情况,律师提到在死牢关押的另外4名囚犯作的书面证词。他们本应与提交人同时被处决。律师的结论是,提交人处于类似条件。律师提出下列证词:

“囚犯被关押在非常小的牢房里,约9´6英尺。牢房里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和“污水桶”,即一个提供给每一囚犯便溺用的桶。牢房无窗户,只有一个小的通风口,大约18´8英寸。整个牢房区用荧光灯照明,通夜不灭,影响我[原文如此] 睡眠。每天他们在这种牢房里关23小时,周未、公共假日和工作人员短缺的日期除外,在那样的情况他们被关整整24小时。除了按惯例在活动院子里的一个小时的活动外,他们仅获准离开牢房会见探监人员和一天洗一次澡,在此期间他们要倒便桶。

“一小时活动是带着手铐在极其小,四面有围墙的地方进行的,因而极难,如果不是不可能的话,进行任何有意义的运动。探监和其他特权受到严格限制。他们获准每周两次探监,每次仅20分钟。书写材料仅根据在要求本上提出要求提供。常常没有纸或笔。仅允许在周未和假日下午430分至715分之间书写。

“死囚的牢房和身体每天受3次搜查。最后一次此类搜查在夜里930分进行,此时他们常常已经睡着。他们被叫醒和被相应搜查。这一搜查后不久,对死牢的3个电子警铃进行测试。噪音造成的结果是使人难以重新入睡。最后他说,提交人说牢房尺寸约9´6英尺,有一个18英寸的通风口。死牢部分完全用荧光灯照明,夜间也不例外,因而妨碍睡眠。囚犯每天仅获准到牢房外放风1小时,周未例外,因工作人员短缺他们被关24小时。由于囚犯在放风活动期间手被铐着,因此无法进行任何有意义的运动。每星期他们仅获准两次为时20分钟的探监,写字本和书本受到严格限制。”

 

3.1  提交人认为,签发处决精神不健全的囚犯的命令违反了习惯国际法。他声称缔约国违反了《公约》第六条、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以及经社理事会第1984/50号和第1989/64号决议,他深受其害,因为他在精神紊乱状态下被关在死牢,面临处决直到19967月。西班牙港国家监狱没有精神护理,据说这也构成违反联合国《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第22条第一款、第24条和第25条。

3.2  提交人争辩说,在签发处决他的命令之前和之后,他受到的心理紧张压力,违反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在这方面他指出特立尼达的做法是同天和同时内宣读最多不超过两个处决命令,因为国家监狱不具备同时执行更多处决的手段。而在提交人的情况中,在同天和同时内宣读了5个处决令。在这样的情形中,据认为提交人会被迫在绞刑架下等死,经受处决其他囚犯的声音和想象的煎熬,这有可能持续数小时。

3.3  除了精神压力外,提交人认为他在死牢和19966月底减刑后的拘留条件构成对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的违反行为。

缔约国关于来文可否受理的意见

4.1  缔约国在1996621日的陈述中就来文可否受理问题提出了意见。

4.2  缔约国认为由于提交人的宪法动议待审,申诉应以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为由而不予受理。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5.1  委员会第六十一届会议审议了来文可否受理的问题。它注意到代表提交人提出的宪法动议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总统免去他的死刑后已被搁置。因此,已没有提交人可用尽的进一步有效补救办法。

5.2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为了受理目的充分证实了他根据第六条、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提出的申诉,因为这些申诉涉及到签发处决他的命令时所处的情形的问题、在死牢没有精神治疗以及在死牢拘留期间和在减刑后的拘留条件。因此,委员会于19971014日宣布来文予以受理,因为它提出了《公约》第六条和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所指的问题。委员会还请缔约国向委员会转交审判记录和上诉法庭对该案的判决的副本。

缔约国对来文所陈案情的意见

6.  尽管委员会19971014日的决定和2000922日和20011011日的两次提醒函请缔约国发表意见,但缔约国没有就案情提交任何意见或评论。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7.1  委员会在裁定本案予以受理后就着手按《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一款的要求根据各方提供的所有资料审查提交人申诉的实质。

7.2  提交人声称签发处决精神不健全的人的命令构成违反《公约》第六条和第七条的行为。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的律师没有提出他的诉讼人在被判死刑时精神不健全,他申诉的重点是签发处决令的时间。提交人提供的资料显示在向提交人宣读处决令时其精神状态对他周围的人是显而易见的,对狱政当局亦应显如此。缔约国对这一情况无异议。委员会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签发处决提交人的命令构成违反《公约》第七条的行为。鉴于委员会没有获得有关提交人在诉讼早些时期的精神状态的进一步资料,因而无法确定提交人根据第六条应享受的权利是否也遭到侵犯。

7.3  提交人声称在他被监禁的各个阶段的拘留条件构成了对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的违反行为,缔约国对提交人描述的监禁条件没有作出答复,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的律师提供了提交人被拘留的监狱条件的详细说明并且还声称监狱没有精神治疗。鉴于缔约国无意对提交人律师的详细指控进行驳斥,对这些条件适用于提交人本人的说法亦无异议,委员会则必须适当相信律师的指控。关于所述条件是否构成对《公约》的违反行为,委员会认为正如委员会在类似有充分证明的指控中一再裁定的,所述提交人的拘留条件违反了他得到人道待遇和尊重人的固有尊严的权利,因此,与第十条第一款背道而驰。鉴于有关第十条的这一裁定结果,没有必要分开另行审议根据第七条提出的申诉,第十条是《公约》具体处理被剥夺自由的人的情况的条款,其中包含第七条为此类人笼统规定的内容。

8.  人权事务委员会依照《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规定行事,认为现有事实显示存在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的情况。

9.  根据《公约》第二条第三款()项规定,缔约国有义务向提交人给予有效的补救,包括适当的医疗和精神护理。缔约国还有义务改善目前的拘留条件,以便确保提交人被拘留的条件符合《公约》第十条或释放提交人,并防止今后再发生类似的违约情况。

10.  缔约国加入《任择议定书》,即已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本案是在缔约国宣布退出《任择议定书》于2000627日生效之前提交委员会审议的;根据《任择议定书》第十二条第二款,《任择议定书》继续对缔约国适用。根据《公约》第二条,缔约国已承诺确保其境内或受其管辖的所有个人均享有《公约》承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后,即予以有效且可强制执行的补救。鉴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资料,说明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此外还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审查本来文:Abdelfattah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atwarlal Bhagwati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Maurice Glèlè Ahanhanzo女士、Ahmed Tawfik Khalil先生、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Rafael Rivas Posada先生、Nigel Rodley爵士、Martin Scheinin先生、Ivan Shearer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Patrick Vella先生和Maxwell Yalden先生。

起初,《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于1981214日对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生效。1998526日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政府宣布退出《任择议定书》。同天它又重新加入,但在其重新加入文书中提出一项保留,即“委员会将无权接受和审查被判死刑的任何囚犯提出的与下列任何问题有关的来文:对他的起诉、拘留、审判、判决、判刑或对他执行死刑和与此有关的任何事由。”1999112日,委员会裁定这项保留不符合《任择议定书》的目标和宗旨,因此委员会仍可审议来文。2000327日,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政府再次宣布退出《任择议定书》。

律师笼统提到监狱的拘留条件,但没有明确指出提交人本人遭受了这些条件。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