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677/1996号来文:Teesdale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2002
41日第七十四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Kenneth Teesdale先生(由伦敦Nabarro Nathanson律师事务所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来文日 1995316(首次提交)

决定受理的日期19981023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241举行会议

结束了Kenneth Teesdale先生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677/1996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通过如下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提出的意见

1.  来文提交人是特立尼达公民Kenneth Teesdale先生,目前被关押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西班牙港国家监狱。他说他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七、九、十和十四条的受害人。他由伦敦的Nabarro Nathanson律师事务所代理。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1988528日,警方逮捕了提交人,将他带到医院。1988531日,提交人离开医院。198862日,被正式起诉于1988527日谋杀他的表弟“LuckyTeesdale1989106日开始法庭审理,审理后,San Fernando巡回法庭于1989112日判定提交人有罪,判处死刑。提交人对判决和刑期提出上诉许可申请。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上诉法院1994322日驳回提交人的上诉,并于19941026日陈述了它的理由。1995313日,枢密院司法委员会驳回提交人的特别上诉许可申请。199638日,向提交人宣读了313日执行死刑命令。提交人311日向高级法院提出暂停处决的宪法动议,高级法院准予停止执行死刑。检察长从高级法院撤回案件,提交给赦免权咨询委员会。626日,提交人获知总统决定将死刑改判为75年监禁加强迫劳动。来文称,所有国内补救措施都已用尽。

2.2  公诉书称,提交人当着E.Stewart先生和S.Floyd先生的面袭击他的表兄弟,用弯刀向他砍了好几下,致使后者流血过多昏厥而死。审理时,两名证人Stewart先生和Floyd先生出庭为公诉人作证。他们说,1988527日,提交人来找当时正在非法酿造“Bush rum”的造酒设施工作的死者。两名证人坐在造酒设施旁边的一段木头上喝兰姆酒。提交人不容分说掏出弯刀向他的表兄弟砍去,直到将他砍死。Stewart 先生和Floyd先生见状逃离现场,没有发出警告,也没有报警。当天晚些时候在距造酒设施约400码的地方发现了死者尸体。

2.3  负责调查的警官也到庭作证。他说,1988527日傍晚收到有关事件报告后,在街头看见了提交人,提交人扭头便跑。警官还说,当时他没有看见提交人身上有任何伤口。第二天一早,他在警察局门前又看见了提交人,后者坐在卡车托盘上,双手被绳子绑着,脑后和右臂的伤口在流血。警官向提交人进行询问,提交人说,他在清晨负了伤,村民将他送到了警察所。

2.4  提交人在被告席作了不加宣誓的陈述,承认他在1988527日下午与死者和两名证人在一起。他说,死者和Stewart发生了争执,Stewart用弯刀威胁死者。提交人设法干预,右肘挨了一下,遂逃离现场。后来摔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记得的下一件事是第二天早晨在树丛中醒来。然后,他拦截了一辆货车,货车将他载到警察局。司机用布条为他包扎了伤口。抵达后,他被送进了医院。

 

3.1  提交人说,他是违反《公约》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的受害者。从逮捕到审判之日,提交人被羁押约有一年半时间。他被关在牢房(12X8英尺)里,牢房的条件极不卫生,见不到日光,呼吸不到新鲜空气,囚犯在囚室的任何地方便溺,没有床铺和沐浴场所。被判死刑后,被监禁在类似环境(10X8英尺)中,当头挂着一盏灯泡,日夜开着。提交人说,他见不到任何来访者,也没有隐私权。在他与律师见面时,还戴着手铐,坐在小箱子(3X3英尺)里。会面期间,至少有两名警察一起站在律师的背后。此外,提交人请求检查眼睛,但遭拒绝,直到19969月才获允许,而他的眼镜从1990年就不合适了。提交人说,警察当局不允许他亲自去取新配的眼镜,按配方配制的眼镜戴起来不完全合适。

3.2  来文称,在死囚室长期拘留违反了第七条。

3.3  提交人说,他是违反第九条第三款和第十四条第三款()项的受害者,他被关押近一年半时间后,才于1989106日接受审理。

3.4  来文称,提交人被剥夺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四条规定的权利。提交人说,他本不应该被起诉,因为重要事实都没有经过调查,证据不足以对他定罪。他特别指出,从造酒设施到发现尸体地点一路上没有任何血迹。1988528日逮捕提交人时对他说,拘留他是为了要他协助警察进行调查。

3.5  来文称,法官根据证人Stewart的证词误导陪审团,尽管证人有着明显的自我利益,但法官没有发出佐证的警告。法官也没有提请陪审团注意醉酒对案件的影响,尽管有足够证据表明死者和证人事发时酒醉。来文还称,法官的总结对提交人有偏见。

3.6  来文称,提交人在审讯之日前从未见过律师。审理期间,法庭下令向他提供法律援助,但律师要求提交人在被告席作不加宣誓的陈述,并威胁说如果不这样做就从该案件中撤出。来文称这一行为违反了第十四条第三款()()项。

3.7  关于上诉权,来文指出,199312月,为提交人分配了一名法律援助律师,但提交人不希望该人代理,国为该人刚从法律学校毕业,对他的案件完全不了解。虽然提交人向法律援助机构表示了反对意见,但该律师仍然代理他的案件,而且从未与他协商过。提交人没有机会给予律师任何批示,上诉听证时也不在声。鉴此,来文认为,提交人被剥夺了有效的上诉权,违反了第十四条第五款。

3.8  来文称,没有向另一国际调查或处理程序提交过同一事项。

3.9  19966月将死刑改判为有期徒刑。提交人指控说,总统决定改判75年监禁加强迫劳动,是非法的,歧视性的。提交人援引了枢密院司法委员会对Earl Pratt and Ivan MorganLincoln Anthony Guerra案件作出的决定,说他的刑期也应改为无期徒刑。提交人还说,有53名因谋杀罪等待死刑处决达五年之久的囚犯也被改判为无期徒刑,也就是说,在平均服刑1215年后,便可获释,而他却享受不到此种假释。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4. 1996112日将来文转交缔约国,并请缔约国在1996312日前就来文可否受理提出意见。1996104日,缔约国告知委员会,委员会正在审议的提交人案件和另外四起案件的判决已从死刑改为75年有期徒刑加强迫劳动。尽管委员会19971120日向缔约国发函提醒,仍未收到缔约国关于来文可否受理的任何意见。

审议可否受理问题

5.1  委员会在199810月第六十四届会议上,审议了来文可否受理问题。

5.2  委员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二款()项的要求,已查明同一事项没有在另一国际调查或处理程序中审理。

5.3  关于用尽国内补救办法的要求,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对被判决有罪提出了上诉,枢密院司法委员会驳回了他的特别上诉许可申请,所以已用尽国内补救办法。

5.4  提交人说法官对陪审团的批示不当。委员会提请注意它以前的判例,并重申一般不是由委员会而是由缔约国上诉法院审查审判法官对陪审团的具体批示,除非可以证明法官对陪审团的批示明显武断,或构成了执行不公。委员会面前的材料和提交人的指控无法表明,审判法官的批示或审判的进行存在着这类缺陷。因此,来文的这一部分不予受理,因为提交人没有提出《任择议定书》第2条意义内的指控。

6.  19981023日,人权事务委员会宣布来文可以受理,因为它可能在《公约》第七条和第十条第一款下引起提交人被判有罪前后拘留条件的问题,在第七条下引起提交人在死囚室渡过六年时间和枢密院对Pratt and Morgan案件判决后下达处决命令的问题,在第九条第三款和第十四条第二款()项下引起将提交人交付审判和审理上诉延误的问题,在第十四条第三款()()项和第五款下引起审判和上诉期间的法律代理问题,在第二十六条下引起改判刑期时对提交人歧视的问题。

7.  在宣布该案件可以受理后收到了提交人的几次来信,提交人重申他以前的指控。

审查案情

8.1  委员会于19981127日、200083日和20011011日请求缔约国向委员会提交有关来文案情的材料,委员会迄今没有收到这方面的材料。

8.2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一款,参照各当事方提供的所有材料,审议了本来文。

8.3  委员会遗憾地指出,缔约国没有就案情实质内容提出任何看法。委员会指出,《任择议定书》第四条第二款要求缔约国向委员会提供它所掌握的所有信息。如缔约国不予提供,则委员会必须对已证实的提交人指控给予应有的注意。

9.1  关于提交人被判有罪前后在西班牙港国家监狱中的拘留条件问题,委员会指出,提交人在不同来文中都提出了有关拘留条件恶劣的具体指控(见以上3.1)。委员会回顾它以前作出的关于必须遵守某些最低拘留条件标准的判例,从提交人来文可以看出,自1988528日以来提交人的拘留条件一直不合乎这些要求。鉴于缔约国没有作出答复,委员会必须对提交人的指控给予应有的注意。因此,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所述情况表明违反了《公约》第十条第一款。参照关于第十条的这一结论,不需要专门涉及被剥夺自由人员境况并包括第七条所列条件的《公约》条款,来审议第七条引起的问题。

9.2  关于提交人在死囚室渡过六年时间后才下达处决令问题,委员会重申它以前的判例,认为执行死刑长期延误本身不构成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鉴此,委员会认为,住所它面前的事实,在没有进一步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表明没有违反《公约》第七条。

9.3  关于延误审判提交人问题,委员会指出,拘留提交人是1988528日,以谋杀罪正式起诉是198862日。审判于1989106日开始,1989112日判处死刑。《公约》第九条第三款规定,对以刑事罪逮捕或拘留的任何人都必须在合理的时间内进行审判。San Fernando巡回法庭的庭审记录表明,公诉的所有证据已于198861日前收集完毕,以后没有展开进一步调查。委员会认为,根据第九条第三款,在本案件的具体情况下,鉴于缔约国没有对延误作出任何解释,提交人的审前拘留时间是不合理的,构成了违反该条的行为。

9.4  关于审理提交人上诉发生延误的问题,委员会指出,1989112日判定提交人有罪,1994322日驳回他的上诉。委员会回顾,依据第十四条第三款()项,所有阶段的程序者必须在“没有不当延误”的情况下进行。委员会还回顾它以前作出的关于在任何刑事程序中都必须严格遵守第十四条第三款()项的判例。鉴于缔约国没有作出解释,委员会认为从判决到驳回上诉之间相距45个月,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三款()项。

9.5  关于提交人受审时的法律代理问题,委员会注意到到审理之日才为他指派一名律师。委员会回顾,依据第十四条第三款()项规定,被告必须有充分的时间和便利准备他的辩护。因此,委员会认为违反了第十四条第三款()项。

9.6  提交人说,上诉法院为他指派一名法律援助律师,但他拒绝接受其为法律代理。依据第十四条第三款()项,被告有权替自己辩护或经由自己所选择的法律援助律师进行辩护。然而,委员会回顾它以前的判例:如果向被告指派法律援助律师,他无权加以挑选,否则他将无力聘请法律代理人。因此,委员会认为在本案件中没有违反第十四条第三款()项。

9.7  提交人说他被剥夺了有效上诉权,因为代表他的律师没有与他协商,提交人也没有给予他任何指示。对此,委员会认为,上诉是根据记录进行辩护的,应该由律师根据他的专业判断提出上诉理由,或决定是否寻求被告的指示。法律援助律师没有与提交人协商,不是缔约国的责任。在本案情况下,委员会不认为违反了关于提交人上诉权的第十四条第三款()项和第五条。

9.8  提交人说,他的死刑改判为75年监禁加强迫劳动,是对他的歧视。委员会注意到,根据提交人提供的材料,缔约国1996年按照死刑改判的宪法规定,将53名被关押在死囚室五年以上的囚犯的死刑改判为无期徒刑。委员会回顾它曾在以前的判例中判定,《公约》第二十六条禁止在公共当局管理和保护和任何领域,实行法律和事实上的任何歧视。委员会认为,死刑改判和确定刑期的决定属于总统的权限,他是依据各种因素行使这一权力的。虽然提交人提到了将死刑改判为无期徒刑的53起案件,但没有说明死刑改判为监禁加强迫劳动的案件的数目或性质。因此,委员会不能认定总统在提交人案件中武断地行使了这一斟酌权,违反了《公约》第二十六条。

10.  人权事务委员会按《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行事,认为来文披露的事实表明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七条、第九条第三款、第十条第一款、第十四条第三款()()项。

11.  根据《公约》第二条第三款,Teesdale先生有权得到有效补救,包括有关当局的赔偿和减刑考虑。缔约国有义务确保今后不再发生此类情况。

12.  成为《任择议定书》缔约国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即已承认委员会有资格确定是否发生了违反《公约》的情况。本案件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宣布退出《任择议定书》的决定于2000627日生效前提交审议的。根据《任择议定书》第十二条第二款,《任择议定书》继续对其适用。《公约》第二条规定,缔约国承诺保证其境内所有受其管辖的个人均享有《公约》确认的权利,并承诺在违约行为一经确定成立后,即予以切实可行的补救。鉴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90天内提供有关资料,介绍根据委员会的意见采取的措施,并请缔约国公布委员会的意见。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委员会成员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的个人意见(同意)

我同意委员会的意见,但希望对提交人被改判为75年徒刑提出几点看法。

提交人没有提出改判后的刑期就时间而言对他的权利以及缔约国依《公约》第十条第一、三款所负义务可能产生哪些影响的问题。结果是缔约国没有机会对这一问题作出答复,委员会也无法对此作出宣布。

然而,这一问题十分重要,因为第十条第一款要求所有被剥夺自由的人应给予人道及尊重其固有的人格尊严的待遇。那么75年监禁是否符合这一标准?

此外,第十条第三款要求监狱制度应包括以争取囚犯改造和社会康复为基本目的待遇。改造和社会康复假定囚犯将在预期人生中获得释放。那么改判的刑期是否符合这一要求?

缔约国不妨在考虑减缓提交人刑期时注意这些看法。

 

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签字)

[提出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委员会成员戴维·克雷茨梅尔先生和伊万·希勒先生的个人意见

(部分有异议)

在本案中,提交人说,他的死刑被改判为75年监禁加强迫劳动,而同一年缔约国将53名囚犯的死刑改判为无期徒刑,这是对他的歧视。缔约国没有否认这些事实,也没有对提交人所称他与其他死刑犯之间待遇上的差异作出任何解释。我们认为,实行赦免或改判刑期的权力,就其性质而言,属于有着广泛斟酌余地的权力,它的行使取决于各种因素。这一权力与其他任何政府权力一样,行使时不能有任何歧视,必须确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一旦提交人提出他所受到的待遇与处于类似情况的其他人不同,那么缔约国就有责任说明此种待遇上的差别是基于合理和客观的标准的。我们认为,鉴于缔约国没有作出任何解释,委员会应判定提交人根据《公约》第二十六条享受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权利受到了侵犯。

 

戴维·克雷茨梅尔先生(签字)

伊万·希勒先生(签字)

 

[提出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委员会委员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先生的个人意见
(部分有异议)

我基于下述理由,不同意委员会对来文的结论。

提交人称,他的死刑被改判为75年监禁加强迫劳动,而同一年缔约国总统根据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共和国宪法第8789条,将53名与他一样被关押在死囚室五年以上的囚犯的死刑改判为无期徒刑。刑期改判的这一差异在于无期徒刑囚犯假释,而75年监禁的囚犯则不能假释。缔约国没有否认事实,只是说有53起案件被改判刑期,表明比较少。

委员会认为,缔约国对一项刑事判决加以赦免或改判可由共和国总统斟酌决定。实行改判和赦免,减少或取消一罪或数罪的刑期,是既定的法律传统。在中世纪,专制君主有权赦罪,而在现在法律制度中,则由立宪君主、总统或在国家行政机构中最高级别官员行使这一权力。但是,这一斟酌决定权经历了很大的变化。虽然它仍是权力持有人―在这里是共和国总统―一项特权或斟酌决定权,但共和国总统的斟酌决定成分必须与决定是否适合有关;也就是说,斟酌决定不是绝对的,必须基于合理的标准,建立在道德和公平的基础上,才能防止武断。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六条第四款承认,所有案件中要求减刑或赦免的权利是被判死刑的人的一项绝对权利,但却不是具有减刑权力者的一项绝对权利,因为减刑必须按以上所述与《公约》规定相符合的标准进行。如提交人所说,在本案中,共和国总统对提交人的待遇与给予类似情况下许多其他被判有罪囚犯的待遇不同,而且缔约国没有说明此种差异符合合理、客观的标准。鉴此,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是违反《公约》第二十六条的受害者。

 

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先生(签字)

 

[提出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以下委员参加了本来文的审议: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克里斯蒂娜·沙内女士、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左先生、路易斯·亨金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埃卡特·克莱因先生、戴维·克雷茨梅尔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塞西莉亚·梅迪纳·基罗加女士、拉斐尔·里瓦斯·波萨达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马丁·舍伊宁先生、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先生和马克斯韦尔·约尔登先生。

委员会委员戴维·克雷茨梅尔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伊万·希勒先生和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先生签字的个人意见附于本文件之后。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