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674/1995号来文:Ludvik E. Kaaber诉冰岛
(1996年11月5日第五十八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提交人: Ludvik Emie Kaaber

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冰岛

来文日期: 1995年10月12日(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1996年11月5日举行会议,

通过了下列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提交人为Ludvie Emie Kaaber, 冰岛公民,居住在冰岛雷克雅未克。他称他是冰岛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得国际公约》第2条和第26条的受害人。

2.1 提交人是自营职业者,在雷克雅未克当翻译兼律师。

2.2 作为自营职业者,根据冰岛税收法律,提交人应将相当于他作为雇员做类似工作会挣到的相同款额申报为收入。按照第55/1980号法第4条,每个自营职业者必须向退休基金缴纳他的推算工资的“至少10%”。由于这10%列入提交人的应纳税收入中,按整个10%的缴款征税。

2.3 关于雇佣劳动者,通过公营部门和私营部门的集体劳资协议制定了退休基金缴款条例。根据这些规定,预扣雇员工资的4%,并将它付入退休基金。雇员工资的另6%由雇主直接缴给退休退休基金。因此,由于雇员的退休基金缴款的40%列入雇员的应纳税收入中,只对这40%的部分征税,而自营职业者的退休基金缴款却全额纳税。对于支付退休基金缴款的雇主,可将这些缴款作为“业务开支”扣除。

2.4 在提交人1992年的税单中,他将退休基金缴款从应纳税收入中扣除。1992件7月,他收到当地税务当局(skattstjori)来信,通知他他的应纳税收入增加了相当于他的退休基金缴款的数额。提交人复信地方税务当局抗议这种做法,要求作出详细解释。1992年10月,他收到财务办公室来信说不应将有关缴款视为《所得税法》第31条含义范围内的“业务开支”。该条对可扣除的业务开支作了一般说明和概举。该信提及了国家国内税收委员会(Rikisskattanefnd)的一项决定,它拒绝了一个纳税人的扣除某些费用的要求,国为经“证实申请人支付所述费用完全为了自己”。

2.5 提交人于1992年11月6日对国家国内税收委员会S.I.R.B. Cyfirskattanefnd)(Rikisskattanefnd的继承机构)作了答复。在互通了数次信函(其中提交人尤其向税收委员会提出了关于程序的问题,以及至于成员公正性的疑问)后,S.I.R.B.于1993年11月5日下达了它的裁决。税收委员会尤其指出:“兹确证,有关的退休基金缴款只涉及申请人为本人的退休金作准备。因此不能将有关缴款视为用于申请人独立企业业务收入,因而也不能根据第75/1981号法第31.1条在所得税和财产税方面予以扣除……”。税收委员会通知其裁决后,提交人就有关税收委员会程序的某些问题向申诉问题调查官进行了申诉,例如根据冰岛法律(第32/1992号法)税收委员会提供关于其裁决的详尽推理的责任。申诉问题调查官于1994年2月11日作了书面答复,其中附有S.I.R.B.主席向申诉问题调查官所作的书面答复。

2.6 1994年2月11日,提交人写信给公诉人,对S.I.R.B.的审理程序,特别是对该委员会成员的公正性,表示怀疑。他于两周后收到答复,表示不可能采取任何措施。

2.7 提交人称,大约13年来,冰岛一直实行他所质疑的税收做法,而且冰岛税务部门依靠这种做法每年赚到大约3亿冰岛克郎。据提交人称,税务当局在某些情况下同意扣除这些退休基金缴款,例如提交人本人1990年和1991年的情况。

2.8 关于用尽国内补救办法的问题,提交人陈述,他有可能向冰岛的国内法院质疑S.I.R.B.的裁决。不过,在这方面他提到了一个自营职业者关于从他应纳税收入中扣除6%退休基金缴款的权利提出的具体申诉,该申诉于1994年向冰岛一家初审法院提出。该案的判决预计将于1995年10月作出。提交人指出,他预计这项裁决不会有利于原告,而且如果他本人提起诉讼,对他案件的裁决无疑将类似于待判案件的裁决。他称,因此,在他案件中国内补救办法将不会有什么用处。

申诉

3.1 提交人称,就根据适用的税收法律冰岛政府对退休基金缴款征税而言,冰岛的自营职业者和雇佣劳动者受到不同的待遇。他称,这种不同的待遇是构成非法的歧视。

3.2 提交人称,冰岛政府允许它的税务机关实行上述做法,违反了国家法律,也违反了宪法基本原则和国际法原则。

缔约国的陈述和提交人的有关意见

4.1 缔约国于1996年2月21日呈文论证,由于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来文可不予受理。缔约国解释,提交人本可将国家国内税收委员会1993年11月5日的裁决上诉给地区法院,如有必要,再从那里上诉给最高法院。

4.2 缔约国指出,最近雷克雅未克地区法院裁决了一个类似于提交人的案件。该案已上诉给最高法院,它尚未裁决此事。

5.1 在其对缔约国陈述的意见中,提交人借此机会对其断言作了补充,即他也是违反《公约》第14条第1款的受害人,因为不能将国家国内税收委员会视为一个独立的法庭。

5.2 至于提交人根据《公约》第26条所作的断言,他指出,冰岛没有一项法律禁止自营职业者享受与雇员相同的税额扣减,不过,税务当局对条例作了不同的解释。

5.3 提交人承认,他本可以S.I.R.B.未对其裁决给出充分的理由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并要求将S.I.R.B.的裁决作废。不过,他论证说,如果胜诉,这将只是导致将此案转回S.I.R.B.,而提交人对案件转回后S. I. R. B. 将会遵守合法程序没有什么信心。而且,提交人称此种转移法使诉讼拖延太长时间。此外,提交人还争辩说,他不能将诸如S.I.R.B.滥用公共权力等问题提交法院审理。提交人还论证,要求他等待政府不服雷克雅未克地区法院对类似于他的案件的裁决的上诉的结果,将只是减少向委员会提出象他这样的申诉的机会。提交人还指出,他不相信目前提交最高法院审理的案件与他的案件完全一样。

委员会审议的问题和过程

6.1 在审议来文裁述的任何断言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依照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来文是否可予受理。

6.2 缔约国论证,由于未能用尽国内补救办法,来文可不予受理。委员会指出,提交人未质疑他可将国家国内税收委员会的裁决上诉给法院,而是仅仅指出他怀疑上诉的效果。委员会忆及了它的判例而仅仅怀疑国内补救办法的效果不免除提交人用尽它们的责任。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项,来文可不予受理。

7. 人权事务委员会因此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项,来文不予受理;

(b) 本决定应通知缔约国和提交人。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