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667/1995号来文:Ricketts诉牙买加
(2002
44日第七十四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

    Hensley Ricketts先生(由伦敦律师事务所Simons Muirhead &
Burton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牙买加

来文日 199544(首次提交)

决定受理的日期 1999430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200244举行会议

结束了Hensley Ricketts先生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667/1995号来文的审议,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通过如下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提出的意见

1.  来文提交人是牙买加公民Hensley Ricketts, 提交来文时被拘禁在牙买加金斯顿的南拘留营感化中心。他声称他是牙买加   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六条第一和二款,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和第三款()()项的受害者,他由律师代理。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198339日,提交人被判谋杀Clinton Campbell, 并于19831031日由汉诺威的卢西巡回法院判处死刑。他申请准予对判罪和死刑上诉。19841220日,牙买加上诉法院驳回了他的申请。尽管于19866月草拟了一项宪法动议,到19943月,伦敦律师又向牙买加的律师Daly先生提出了若干次请求,但宪法动议始终被搁置。不过,1994年,提交人向枢密院司法委员会提出了一项关于特准上诉的申请;他的申请于1995115日被驳回。在此情况下,据称,所有国内补救办法都已用尽。19931月,根据1992年的《人身侵害法》(修正案),对提交人的控罪被定为不判死刑的罪行,原判改为终身监禁。

2.2  在审讯时,一位Mckenzie先生作证说,198339日,他看到他认识的提交人与Campbell先生和另外两人在一起。提交人与Campbell先生发生争斗,Campbell先生跑回家去,另外三人跟在后面。McKenzie先生听到了“大喊大叫声”,他来到Campbell先生家中,看到Campbell先生的母亲叫来一辆车,将Campbell先生送往医院。McKenzie先生向警官Blake说明了情况。Campbell太太证明,他的儿子带伤跑进屋里,跌到在地,是她叫了一辆车。验尸的Carlton医生作证说,受害者受锐器伤害,半小时后死亡。执行逮捕的Blake作证说,提交人被捕时,承认是他攻击了Campbell先生。提交人在他未经宣誓的供述中说,他与死者因毒品发生争吵,Campbell先生用一柄砍刀打他。提交人逃往警察所,被告知第二天再来。他第二天回到警察所时,Blake指控他犯有谋杀罪。他否认杀害了Campbell先生。

2.3  19831031日,卢西巡回法庭宣判提交人犯有谋杀罪,判处死刑。尽管陪审团的裁决应一致通过,但提交人称,12位陪审员中,有4人与陪审团团长意见不同,但陪审团团长向法庭谎称,陪审团一致通过裁决。1983111日,这4人提出了书面陈述,称他们不同意该项裁决。

 

3.1  提交人称,他是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一和第二款的受害者,按照牙买加《陪审团法》第44节第1条,“对任何人的谋杀指控的定罪或宣布无罪,都需有陪审团的一致裁决”。提交人称,在卢西巡回法庭的陪审团未作出一致裁决,违反了这一规定。然而,陪审团团长说,他们达成了一致裁决,陪审团认定提交人有罪。牙买加的出庭律师Eric Frater先生在宣判后的次日,即1983111日收到了四位陪审员的书面陈述,称他们不认为提交人有罪,其中有两人当庭摇头,对陪审团团长表示抗议,另一人在陪审团团长宣布裁决时喊出声来,因此,12位陪审员中,只有8位同意这一裁决,提交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认定有罪的。律师称,法庭没有指示陪审团,他们的裁决应一致通过,它也没有承认陪审团存在明显的不同意见,这就剥夺了提交人在被证实有罪之前应推定无罪的权利。在上诉法院,法庭为提交人指定了新的律师,即J.Nosworthy女士,而此前,他始终是由私人律师代理。没有提出陪审团应一致通过裁定的问题,因为J.Nosworthy女士不了解这一点。

3.2  此外,提交人称他是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三款()项和()项的受害者,提交人的辩护权没有受到尊重,因为在牙买加上诉法院代理他的法律援助律师在听讯前从没有与他会面,而且始终未与前律师接触,因此,没有为提交人提供有效和充分的代理。

3.3  提交人还称,他是违反《公约》第六条第一和第二款的受害者。在这方面,他指出,在变更对他的判决前,提交人在死囚牢房呆了9年多。据称,如果对他的判决得到执行,围绕陪审团宣布对此谋杀案的裁决时出现的种种情况,就会导致生命受到任意剥夺。此外,在全部这一时期,提交人的生命权没有受到法律保护。

3.4  伦敦律师解释说,当他19861月接手提交人的这个案子时,他试图通过牙买加律师Daly先生以提交人的名义提出宪法动议。然而,尽管直到19943月,律师不断提出请求,宪法动议始终被搁置。可以认为,由于提交人缺乏资金和法律援助,提交人实际未能获得理论上存在的宪法补救办法。在此事上,提到了委员会的判例。

3.5  据称,此事始终没有提交给另外的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

缔约国提交的意见

4.1  缔约国在1996111日提交的意见中,拒绝了在提交人一案中违反《公约》第六条第一和第二款的指控,因为他在死刑区呆了9年,由死刑减为终身监禁,并建议他在服刑15年后,方可获得假释。

4.2  关于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一和第二款的指控(因为4位陪审团成员不同意有关裁决),缔约国指出:“这4位陪审员提交了经过宣誓的书面陈述,称在审理结束的当日,即19831130日,他们向提交人的辩护律师表示了反对这一决定。司法部认为这些指控极为严重,需要进行深入调查。对此事将作出调查,并向委员会通报调查结果”。

4.3  关于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三款()()项的指控(因为提交人的律师没有以陪审团缺乏一致作为上诉理由),缔约国拒绝承担责任。它说,它的义务是提供有资格的律师,但对律师如何处理此案不负责任。

提交人的意见

5.1  申诉人在他1996213日的意见中称,由于围绕陪审员裁决时的种种情况。对提交人执行死刑将构成任意剥夺生命。作者同意缔约国认为陪审团缺乏一致是一个严重的问题,需要进行深入调查。

5.2  关于提交人的上诉代理,律师认为,在所有死刑案件中,都应提供有效的代理。既然缔约国有义务指派有资格的律师,这就意味着缔约国为确保有效代理,对律师处理案件的方式负有责任。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6.  委员会在1999年的3月的第六十五届会议上宣布,鉴于该来文可能引起《公约》第六条和第十四条项下的问题,该来文可予受理。委员会还决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四条第二款,应要求缔约国在向其转交此决定后六个月内,向委员会提交书面说明或陈述,以澄清此事并说明可能采取的措施。尤其是,要求缔约国向委员会提交其调查结果,并提交最初以提交人名义备案的上诉理由的副本。

委员会对提出的问题和诉讼事由的审议情况

7.1  人权委员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一款,参照各方所提出的一切书面资料,审议了本来文。委员会对缔约国缺乏合作态度,没有在其19961月提交的意见(4.2)中提供调查结果表示遗憾。尽管向缔约国发出了两份催文,但委员会始终没有收到新的资料。

7.2  提交人称,他是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一和第二款的受害者,因为是一个意见不一致的陪审团对他作了裁决和判罪,关于这点,委员会注意到,在审讯结束后,卢西巡回法院的四位成员提交了书面陈述,表示他们不同意裁定结果,尽管他们承认,在陪审团团长宣布该裁决时,他们并没有口头表明不同意见。委员会注意到,陪审员的书面陈述引出的问题已在上诉时提交枢密院司法委员会,该委员会驳回了有关请求,委员会还注意到,并没有向承审法官或上诉法院提出所谓的缺乏一致问题。在这些情况下,委员会不能认定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一和第二款。

7.3  提交人称,在听讯上诉期间,他没有得到适当的代理,关于此点,委员会注意到,代理提交人上诉的法律援助律师,在听讯上诉时,没有与提交人或在初审法院代理他的私人律师接触,然而,虽然缔约国必须提供有效的法律援助代理,但如何确保这一点,不能由委员会来确定,除非出现明显的执法不公,在此情况下,委员会不能认为第十四条第三款()项和()项受到违反。

7.4  因此,委员会还认为没有违反《公约》第六条。

8.  人权委员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四款行事,认为提交给它的事实没有表明存在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情况。

 

[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委员会委员塞西利亚·梅迪纳·基罗加女士和
马丁·舍伊宁先生的个人意见(异议)

我们认为,委员会应当认定在本案中,第十四条第一款乃至第六条遭到违反。缔约国在仅有一次向委员会提交的意见中,表示提交人所称陪审团实际并明显存在分歧(见第3.1)是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并保证进行“深入调查”。至今没有从缔约国那里得到新的信息。

由于第3.2段所显示的情况,以及枢密院司法委员会没有就其决定驳回提交人的上诉给出任何理由,委员会没有收到任何材料,表明有那个司法机构处理了陪审团内是否存在“明显不同意见”的问题,或表明这个问题是否已提交任何机构。

鉴于缔约国未作任何说明,尤其是在其保证调查此事并向委员会作出通报后,委员会必须充分考虑提交人的指控。

 

塞西利亚·梅迪纳·基罗加(签名)

马丁·舍伊宁(签名)

 

[提出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委员会委员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先生
的个人意见(异议)

关于本来文,我持有不同意见,理由如下:

提交人称,他是违反《公约》第十四条第一和第二款的受害者,关于此点,鉴于缺乏来自缔约国的信息,委员会必须充分考虑得到其他证据支持的提交人的声明。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在陪审团团长将裁决作为一致决定提交后的次日,有四位陪审团成员提交了书面陈述,表示他们有不同意见,其中二位陪审员在宣布裁决时,公布了有关其不同意见的确凿证据。此外,委员会至今没有收到缔约国的调查结果,而缔约国曾表示,它将进行这一调查,因为持不同意见的陪审员书面陈述的问题性质严重,而适用死刑需要作出一致决定。因此,委员会认为违反了《公约》第十四条第一和第二款。

关于提交人指称在听讯其上诉期间他没有得到适当代理一事,委员会关切地注意到,在听讯上诉之前,代理提交人上诉的法律援助律师没有同提交人接触,也没有同在初审法院代理他的私人律师接触。这实际上妨碍了作者就其上诉、尤其是就陪审团中的不同意见向其律师提供基本信息并作出必要指示,律师与被告之间的联系是根据《公约》第十四条第一和第三款规定的一项最低限度的保障。

 

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签名)

 

[提出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下列委员参加审查本来文:阿卜杜勒法塔赫·奥马尔先生、安藤仁介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纳特瓦尔拉尔·巴格瓦蒂先生、艾哈迈德·陶菲克·哈利勒先生、埃卡特·克莱因先生、戴维·克雷茨梅尔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塞拉莉亚·梅迪纳·基罗加女士、拉斐尔·里瓦斯·波萨拉先生、奈杰尔·罗德利爵士、马丁·舍伊宁先生、伊万·希勒先生、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先生、帕特里克·维拉先生和马克斯韦尔·约尔登先生。

本文件后附有委员会委员塞西利亚·梅迪纳·基罗加女士和马丁·舍伊宁先生共同签署的不同意见以及伊波利托·索拉里·伊里戈达先生的不同意见。

《任择议定书》于1976323日对牙买加生效,牙买加于1998123日退出《任择议定书》。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