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666/1995号来文,Foin诉法国(1999113
第六十七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Frédéric Foin (由法国律师François Roux代理)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法国

来文日 1995720(首次提交)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日期1997711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1999113举行会议

结束审议Frédéric Foin先生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向人权事务委员会提交的第666/1995号来文,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及其律师和缔约国提交给它的所有书面资料,

通过以下意见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提出的意见

1.  来文提交人是Frédéric Foin, 法国公民,生于19669月,现住法国瓦朗斯。他声称因法国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8、第19和第26条以及第8条而受害。提交人由蒙彼利埃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即卡尼扎尔市朗切莫尔的鲁氏事务所的François先生代理。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是公认的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于198812月被分配到Camargue国家自然保护区服劳役。19891223日,服役正好一年后,他离开工作地点;他援引《兵役法》第116条第6款中所谓的歧视性,根据该款,确认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必须服两年的劳役,而兵役则不超过一年。

2.2.  由于他的这一行动,Foin先生在马赛刑事法院按《军法典》第398和第399条被控和平时期逃避服役。19901012日的缺席裁判宣布他有罪,他对此提出质疑,法院于1992320日再次举行听审,他被判处8个月的缓期徒刑,并被下令撤销他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的地位(《兵役法》第116(4))。法院驳回了提交人主要以《欧洲人权公约》第4(3)(b)、第9、第10和第14条提出的论点。

2.3.  国家公诉人和提交人对法院的裁决提出上诉。普鲁旺斯地区艾克斯上诉法院在19921218日的一项裁决中宣布1992320日的裁决因法官对陪审团错误指示而无效。尽管这样,上诉法院在按案件的是非曲直作出裁定时判Foin先生和平时期开小差罪,判处六个月的缓期徒刑。

2.4.  19941214日,最高法院驳回提交人的进一步上诉。法院认为,《欧洲人权公约》以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有关规定没有禁止要求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服期限长于兵役的国民役,条件是不影响他们享受或行使基本权利和自由。

 

3.1.  据提交人说,《兵役法》第116(6)(19837月的文本规定服24个月的劳役)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8、第19和第26以及第8条,因为它将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的替代役期限比兵役的期限延长了一倍。

3.2.  提交人承认委员会对第295/1988号来文的意见, 委员会在这一类似的案件中认为,替代役的期限比兵役期限长,既非不合理,也非具惩罚性,没有发现有违反《公约》的情况。但是,提交人请注意附于上述意见后三位委员会委员的个人意见,他们的结论是,受到质疑的这项立法没有以合理或客观的标准为基础,如更严厉的役种或者必须接受特殊培训以服更长的役。提交人赞成上述个人意见的结论。

3.3.  提交人指出,根据《兵役法》第L.116(2)L.116(4)条的规定,对确认为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的每一项申请必须要经负责武装部队的部长核准。如果他反对申请,可以根据第L.116(3)条向行政法庭提出上诉。在这种情况下,提交人争辩说,不能认为,劳役期限的长短是为了行政上的方便而定下的,因为每个人,凡答应服长于兵役一倍的劳役的,均应被认为判有真正的罪行。确切地说,必须认为劳役的期限具有惩罚内容,所根据的不是任何合理或客观的标准。

3.4.  提交人为了为他的上述论点提供佐证,援引了意大利宪法法院19897月的一项裁决,这项裁决认为,劳役,凡期限长于兵役8个月的,均不符合《意大利宪法》。他还提到了欧洲议会1967年通过的一项决议,决议根据《欧洲人权公约》第9条建议替代役的期限不应超过兵役的期限。此外,欧洲委员会的部长委员会宣布替代役不得有惩罚性质,与兵役的期限相比,期限必须在合理的范围之内(198749R.(87)8号建议)。最后,提交人指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198735日通过的一项决议 中宣布,出于良心拒服兵役是合理地行使《公约》承认的思想、信仰和宗教自由的权利。

3.5.  不管怎样,据提交人认为,要求服劳役的期限比兵役长一倍,构成对出于见解的歧视,而这是受到禁止的;拒绝服限期长于兵役的劳役,就可能受到监禁,这违反《公约》第18条第2款、第19条第1款和第26条。

缔约国就可否受理问题提出的意见和提交人对此的评述

4.1.   缔约国首先认为,来文从本质上的理由讲不符合《公约》的规定,因为委员会在关于第185/1984号来文的决定(L.T.K.诉芬兰案) 中认为,“《公约》没有规定出于良心拒服兵役的权利;《公约》第18条和第19条均不能被解释为含有这种权利,特别是从第8条第3(c)(2)款来看”,而且,根据《公约》第8条第3(c)(2)款,认为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地位的国家对兵役,从而对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地位的规定不属于《公约》的范围,它仍然是国内立法的事项。

4.2.  其次,缔约国认为,提交人没有资格被称为受害者。关于《公约》第18和第19条,缔约国声称,承认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的地位并让被征入伍者选择兵役的形式,就是让他们自由选择适合于他们信仰的兵役形式,从而使他们能够根据《公约》第18和第19条行使他们的权利。在这方面,缔约国请注意上述关于第185/1984号来文的决定,它的结论是,提交人没有因他的信仰或对此的见解,而是因他擅离服役职位而受到起诉和判刑,因此他不能声称因违反《公约》第18和第19条而受害。

4.3.  关于指称的违反《公约》第26条的问题,缔约国注意到提交人因替代役的期限超过兵役的一倍而对违反该条提出申诉,首先提出,“公约虽然禁止歧视并保障每个人得到法律的平等保护,但并没有禁止各种不同的待遇”,这种待遇必须“以合理和客观的标准为基础” 缔约国强调说,应征入伍者服替代役的情况与服兵役者的情况不同,主要是在军队服役受到的限制更严格。缔约国引证委员会关于第295/1988号来文的意见(Järvinen诉芬兰案》),其中委员会认为,对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规定16个月的替代役(8个月兵役的一倍),“既非不合理,也非具惩罚性”。因此,缔约国的结论是,提交人所说的不同待遇以平等原则为基础的,这项原则要求对不同的情况作不同的处理。

4.4.  综上所述,缔约国要求委员会宣布该来文不可受理。

5.1.  关于缔约国对委员会本质上的管辖权的第一次论点,提交人援引委员会对第18条的一般性评述,该评述说,出于良心拒服兵役的权利“可以从18条中引伸出,因为当兵必须要使用置人于死地的武力,这可能与信仰自由和自由表达自己的宗教和信仰的权利有着严重的冲突。当这项权利得到法律或惯例承认时,就不应由于具体信仰的性质而对不同的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有所区别对待;同样,也不应因未能服兵役而对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有所歧视” 提交人认为,从以上评述可见,委员会能够确定是否存在着《公约》第18条所指的侵犯出于良心拒服兵役的权利的情况。

5.2.  关于指称的违反第26条的问题,提交人声称,要求替代役的期限比兵役的期限长一倍,是一种没有以“合理客观的标准”为基础的区别待遇,因此构成《公约》禁止的歧视(如上所引第196/1985号来文)。提交人在证实这一结论时提出,将替代役的限期规定为兵役的一倍是没有理由的;实际上,与《Järvinen案》(上述第295/1988号来文)不同的是,放宽获得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地位的行政程序,并不说明延长期限有理,因为《兵役法》第L.116(2)L.116(4)条规定,申请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的地位必须要经过负责武装部队的部长的批准。延长劳役期限从一般情况来看也是不合理的。此外,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并没有从他们的地位中得到任何利益或特权,例如,不象为替代兵役而被分配服国际合作役的人有机会出国在与他们的大学专业相应的领域工作16个月(即比出于良心拒服兵役的民役少4个月),因此区别对待是没有道理的。

委员会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6.1.  委员会第六十届会议审议了来文可否受理的问题。

6.2.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关于来文从本质理由上来讲不符合《公约》的规定的论点。在这方面,委员会认为,来文提出的问题不涉及侵犯出于良心拒服兵役本身的权利。委员会认为,提交人在受理问题上充分表明根据《公约》的条款来文提出了应当予以考虑的问题。

7.  因此,委员会于1997711日决定受理来文。

缔约国就来文是非曲直提出的意见

8.1.  缔约国199868日来函认为,提交人未能证明他是受害者,他的申诉根据不足,来文应予驳回。

8.2.  缔约国认为,19837月的《兵役法》第L.116条规定了出于良心拒服兵役的真正权利,大意为只要根据合法要求提出(即申请人的动机为他个人反对使用武器),单单提出要求据说就可以表明拒服兵役的诚意,对此不作核实。要得到接受,必须要在服兵役前一个月的第15日提出要求。因此,只有某项申请没有说明动机或者没有及时提交才有可能被拒绝。有向行政法庭上诉的权利。

8.3.  虽然法国自19921月以来正常服役期为10个月,但有些兵役的种类为期12个月(科学工作者兵役)16个月(文职的技术援助兵役)。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的服役为期20个月。缔约国否认这一期限具有惩罚或歧视性。这被认为是核实拒服兵役是否真诚的唯一途径,因为当局不再对拒服兵役作是否真诚进行考验。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完成劳役后与完成文职兵役的人具有同样的权利。

8.4.  缔约国告诉委员会说,19971028日通过了一项法律,对兵役作改革。该法规定,所有青年男女从16岁生日至18岁生日必须在某一天应征,作防御预备。任选自愿兵役可以为期12个月,可一直延续至60个月。这项新的法律适用于19781231日出生的男子,19821231日出生的女子。

8.5.  缔约国认为,其适用于提交人的出于良心拒服兵役的方面的制度符合《公约》第181926条的要求以及委员会的第22号一般性评述。缔约国提出,它在出于良心拒服兵役方面的制度没有因信仰而有所区别,对申请人的动机也不像许多邻国那样有核查程序。对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也没有歧视,因为他们的服务是一种得到承认的国民服役形式,与兵役或其他形式的文职服役具有同等地位。1997年,服文职役的人中有将近50%因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而这样做。

8.6.  缔约国认为,本来文的提交人根本没有因他以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的身份选择服国民役而受到歧视。它指出,提交人被判罪,是因为他不遵守他自由选择的文职义务;他此前从未对服役期限提出反对。因此,他被判罪,并不因为是他个人的信仰,也不是因为他选择了替代民役,而是因为他拒绝遵守这种服役形式的条件。因此,缔约国指出,提交人是可以选择另一种非武装的兵役的,如技术服务等。根据这一点,缔约国争论说,提交人并没有证实他是缔约国违约的受害者。

8.7.  其次,缔约国争辩说,提交人的指控是站不脚的。在这方面,缔约国回顾说,根据委员会自己的判例,不是所有的区别对待都构成歧视,只要以合理客观的标准为基础。在这方面,缔约国提请注意委员会在第298/1988号案中的意见(Järvinen诉芬兰案》)。在这一案件中,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的服役期为16个月,其他应征入伍者的服役期为8个月,但委员会认为没有发生违反《公约》的情况,因为这种服役期保证申请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地位的人是认真严肃的,因为没有对拒服兵役作进一步核查。缔约国认为,同样的推理也应适用于本案。

8.8.  在这方面,缔约国还指出,兵役的任务要比替代役的任务繁重。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选择职位的范围很广。他们还可以提议自己的雇主,可以从事他们专业方面的服务。他们的收入也比在武装部队中服役的人高。在这方面,缔约国反驳律师的意见,因为律师说,服国际合作役的人比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得到更加优惠的待遇,缔约国认为,服国际合作役的人在国外的情况常常非常困难,而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是在法国服役。

8.9.  缔约国的结论是,本来文的提交人的服役期与其他形式的文职役或兵役相比,没有歧视性。服役期的长短区别是合理的,反映了各役种之间的客观差别。此外,缔约国认为,在大多数欧洲国家,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的服役时间均长于兵役。

律师的评述

9.1  律师在他的评述中认为,目前争论的是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服劳役的方式。他认为,这种双倍时间的服役从公共秩序来看是没有道理的,他在这方面援引《公约》第18条第3款,该款规定,表示自己的宗教或信仰的权利,仅只受法律所规定的为保障公共安全、秩序、卫生或道德、或他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所必须的限制。他还提到委员会第22号一般性评述,委员会说,不得出于歧视目的或者以歧视的方式使用限制措施。他说,对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实行期限长于兵役一倍的劳役,构成歧视性限制,因为表达拒绝携带武器之类的信仰本身并不影响公共安全、秩序、卫生或道德、或他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而法律是明确承认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的权利的。

9.2.  律师说,与缔约国提出的正相反,要求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地位的人受到行政核查,没有选择服役条件的权利。在这方面,律师提到了一项法律要求,即申请必须在服兵役的那个月的15日之前提出,而且必须要有动机。因此,负责武装部队的部长可拒绝一项申请,不存在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地位的自动权利。律师认为,因此显而易见,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的动机是受到检验的。

9.3.  律师驳斥缔约国的论点,即提交人本身对服役种类有知情选择权。律师强调说,提交人按他的信仰,没有按服役长短作出了选择。他对服役种类没有选择权。律师争论说,在公共秩序方面没有任何理由使得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的民役时间长于兵役时间的一倍。

9.4.  律师坚持认为,这种服役期构成出于见解的歧视。律师提到委员会第295/1988号来文的意见(Järvinen诉芬兰案》),他认为,本案必须要予以区别,因为在前一个案件中,服役期增长的部分,按大多数委员的意见是合理的,因为没有通过行政手续确认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的地位。

9.5.  就其他形式的文职役而言,特别是就国际合作役而言,律师驳斥缔约国的论点,即服这些文职役的条件常常非常困难,他声称,相反,这种服务常常是在另一欧洲国家完成的,条件宜人。服这种役的人又能增加专业经历。律师认为,这位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从他的服务中没有得到任何利益。就缔约国关于额外的服役期是为了检验某人拒服兵役是否认真的论点,律师认为,检验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是否认真本身就是公然的歧视,因为凡申请另一种文职役的人,他们的诚意没有受到检验。关于缔约国提到的好处(如没有穿制服的义务,不用服从军纪约束等等),律师指出,服其他形式文职役的人也享有这种好处,而服役期也不超过16个月。关于缔约国的论点,即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的报酬高于服兵役者的问题,律师指出,他们在工作的机构内是雇员待遇,因此获得某种报酬是正常的。他说,报酬与所作的工作相比微乎甚微,而比起正常职员得到的报酬来说则低得多。律师认为,服合作役的人的报酬更高。

委员会面前的问题及其审议情况

10.1.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当事方按照《任择议定书》第5段第1款提供的所有资料审议了本来文。

10.2.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的论点,即提交人没有受到违约之害,因为他没有因个人信仰而被判罪,而是因为他擅离他自由选择的职守。但是,委员会指出,在法院的诉讼程序中,提交人提出了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和应征入伍军人之间待遇平等权利的问题,作为对他擅离职守的辩护,委员会还指出,法院的裁决提到了这项声称。它还指出,提交人认为,作为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他对要从事的服务没有自由选择权。因此,委员会认为,就《任择议定书》而言,提交人符合受害者的条件。

10.3.  委员会面前的问题是,提交人必须要服的替代役的具体条件是否是违反《公约》。委员会认为,《公约》第8条规定,缔约国可以要求具有军事性质的服务,如果是出于良心拒服役,可以要求服替代役,但这种服务不得是歧视性的。提交人声称,法国法律要求国民替代役的期限为24个月,而不是兵役的12个月,这是歧视性的,违反法律面前的平等原则和《公约》第26条规定的平等的法律保护的原则。委员会重申它的立场,即第26条并不禁止各种不同对待方式。但是,如委员会曾多次声明的那样,任何区别必须以合理客观的标准为基础。在这方面,委员会承认,法律和惯例可以规定兵役和国民替代役之间的区别。在特殊情况下,这样的差别可以成为延长服役期的理由,但差别必须以合理客观的标准为基础,如有关的具体服务的性质或者为完成这项服务需要专门培训等等。但是,在本案中,缔约国提出的理由没有提到这种标准,或者笼统地提到了一些标准而不具体谈提交人的案件。这些理由恰恰以如下论点为基础,即服役期增加一倍,是检验个人信仰是否诚实的唯一途径。委员会认为,这种论点没有达到本案所涉的区别待遇以合理客观的标准为基础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认为发生了违反第26条的情况,因为提交人因他的信仰而受到歧视。

11.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采取行动,它认为,在它面前的事实表明发生了违反《公约》第26条的情况。

12.  人权事务委员会满意地注意到,缔约国已修订了法律,使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违约情况。就本案而言,委员会认为,判定违约,就是对提交人作的充分补救。

[提出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Nisuke AndoEckart KleinDavid Kretzmer
委员另外提出的反对意见

1.  我们同意委员会关于《公约》第26条不禁止所有待遇差别,但任何区别必须以合理客观的标准为基础的态度。(又见委员会第18号一般性评述)。但是,我们不能同意委员会的下列意见,即本案中提交人与应征服兵役的人之间的区别待遇没有以这种标准为基础。

2.  《公约》第8条禁止强迫或强制劳动,它规定这项禁令不包括“任何军事性质的服务,以及在承认出于良心拒服兵役的国家中,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依法被要求的任何国家服务。”从这项规定中显而易见,缔约国可以将免除义务兵役的情况限制于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它可以拒绝向任何其他类别想不服兵役的人给予这种豁免权,不管其原因是个人的、经济的还是政治的。

3.  由于免服兵役可能只限于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因此还显而易见,缔约国可以采取合理的机制,将因信仰问题而不想服兵役的人与为其他不可接受的原因而不想服兵役的人区分开来。其中一种机制可以是设立决策机构,审查免服兵役的申请,并对出于良心提出的免服兵役申请是否真诚作出决定。这种决策机构会有很多问题,因为它们可能会干预隐私和良心问题。因此,缔约国采取另一种机制,如要求申请免服兵役者的服务期略有延长,这似乎是完全合理的。(见委员会在第295/1988号来文中的意见,《Järvinen诉芬兰案》)这种办法的目的,是减少出于良心而免服兵役被用来达到实用目的的可能性。但是,即使采取了这种办法,要求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的额外服务不应该是惩罚性的。它不应该造成真正的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被迫放弃拒服兵役的情况。

4.  在本案中,兵役为期12个月;而要求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的服务则为期24个月。假如缔约国对额外服务提出的唯一理由为选择机制,我们本可以认为,额外的时间过长,可以被看作是惩罚性的。但是,为了评估提交人与服兵役者之间的区别待遇是否以合理客观的标准为基础,就必须要考虑所有有关的事实。委员会忽视了这项工作。

5.  缔约国争论说,替代役的条件不同于兵役的条件(见委员会的意见第8.8)。士兵分到的职位是毫无选择的,而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对位置的选择很广。他们可以提议自己想要的雇主,可以在自己的专业范围内提供服务。此外,他们的报酬高于在武装部队中服役的人。对此,还应加上,兵役就其本质而言,所承担的负担是服替代役的人所没有的,如军纪、日夜不分、军事演习或军事行动中受伤,乃至死亡的危险。提交人对关于兵役和替代役之间的差别的论点没有反驳,而简单地争论说,服其他文职役的人也享有特殊的条件。这一论点不适用于本案,因为提交人是在文职役制度实行之前服的役。

6.  从本案的所有情况来看,关于兵役与要求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所服替代役之间12个月的差别相当于歧视的论点不能令人信服。服兵役的人与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之间的差别是以合理客观的标准为基础的,没有歧视。因此,我们不能同意委员会在本案中判定违反《公约》第26条。

N. Ando  (签字)
E. Klein  (签字)
D. Kretzmer  (签字)

[提出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随后还将印发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本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   委员会的下列成员参加审查本来文:Abdelfattah Amor先生、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 Bhagwati先生、Colville勋爵、Elizabeth Evatt女士、Louis Henkin先生、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Fausto Pocar先生、Martin Scheinin先生、Hipólito Solari Yrigoyen先生、Roman Wieruszewski先生和Maxwell Yalden先生。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85条,Christine Chanet女士未参加审查本案由委员会三名成员签字的一份个人意见附在本文件之后。

 Järvinen诉芬兰,1990725日通过的意见,第6.4段至6.6段。

 198735E/CN.4/1987/L.73号文件。

 L.T.K.诉芬兰198579日宣布为不予受理的来文。

 见委员会关于第196/1985号来文,Gueye诉法国的意见。198943日通过的意见。

 22号一般性评述(48),委员会19937月的第四十八届会议通过。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