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658/1995号来文:van Oord诉荷兰
(1997年7月23日第六十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提交人: Jacob和Jantina Hendrika van Oord

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荷兰

来文日期: 1994年11月4日(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1997年7月23日举行会议,

通过了下列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提交人为Jacob van Oord和Jantina Hendrika van Oord née de Boer,美国公民,现生活在美利坚合众国。他们称他们是荷兰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条、第3条、第5条、第6条、第7条、第12条、第14条、第15条、第16条、第17条、第23条和第26条及公约序言的受害人。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分别于1920年1月16日和1924年12月13日出生于荷兰。他们于1949年结婚并移居美利坚合众国;1954年,他们成为入籍美国公民并丧失荷兰公民资格。他们继续生活在美利坚合众国。

2.2 1972年,van Oord先生与实施荷兰社会保障保险的机构Sociale Verzekeringsbank(SVB)(社会保障银行)订立了一项协议。根据此项协议,他加入了采用自愿缴款方式的荷兰退休金计划(AOW,Algemene Ouderdowswet)。他支付了自荷兰制定退休金计划的1957年起追溯性退休缴费,并因此将有资格在年满65岁时邻取荷兰退休金。退休金的享受权利定为已婚男子金额退休金的62%,因为根据法律,他及其妻子自15岁生日至1957年1月1日不在荷兰的年数须按百分比扣除。1957年1月日前已过15岁生日并继续居住在荷兰的荷兰公民自年满65岁起享受AOW的全额退休金。

2.3 van Oord先生自1985年1月1日起享受退休金。1985年6月25日,发给他临时退休金,以待最后评估他应享的退休金权利,1991年2月7日,他的退休金定为已婚男子退休金的58%,另加他妻子的补充金,该补充金定为最大补充金额的66%。

2.4 1985年4月1日,对AOW进行修改,以反映妇女作用变化的情况。以前,已婚夫妇的退休金福利依据丈夫缴纳的退休缴费和他的应享权利计算,而自1985年4月1日起,已婚妇女享受退休金福利的权利依据她们自己的应享权利计算。

2.5 1991年2月12日,提交人接到通知,由于van Oord夫人于1989年12月13日年满65岁,自1989年12月起追溯性地撤销补充金,因为补充金只是发给未到退休年龄的妻子的。发给van Oord夫人退休金,溯自1989年12月1日 ,以已婚妇女金额退休金的58%计发,原因是她自1985至1988年(含)未支付退休缴费。SVB向van Oord夫人提供了支付1985至1988年期间退休缴费的可能性,但她未这样做。

2.6 1991年4月16日,van Oord先生接到通知,在荷兰与美国缔结条约——它于1990年11月1日生效——后,现已根据条约修改了他的退休金,将它提高到已婚人员全额福利的86%。van Oord夫人的退休金提高到已婚人员全额福利的76%。

2.7 荷兰修改社会保障计划后,根据AOW支付的退休金,包括依据自愿协议支付的退休金,自1990年1月1日起应作为收入纳税。1992年3月31日,提交人接到通知,他们必须为1990年支付给他们的退休金支付税金1152.00荷兰盾。他们拒付,因此税务局于1993年10月12日向他们发出支付命令。不过,1994年7月6日,支付命令撤销,而且征税估值也予撤销,因为据发现,根据法律,提交人在1990年以前支付的退休缴费应计为负收入,从而抵消了1990年的收入,因此无须纳税。

2.8 提交人不同意对他们退休金的估计,他们论证说,由于他们已与SVB订立了合同,因此不能依据法律的修正案单方面改变。1992年3月27日,阿姆斯特丹Raad van Beroep(上诉委员会)否决了提交人的上诉,认为SVB对提交人退休金的确定是依法进行的。该委员会宣布提交人上诉的涉及他们退休金征税的部分不予受理,因为它无权处理税收问题。

2.9 提交人于是将此裁决上诉给Centrale Raad van Beroep(中央上诉委员会),它于1994年4月22日否决了他们的上诉。中央委员会认为,提交人自愿参加荷兰全国退休金计划,而且该退休金计划受法律规定的约束,法律规定可在未经提交人事先同意的情况下修改。该委员会认为,这项条件隐含在SVB与提交人的协议之中,并在这方面指出,提交人受益于荷兰与美利坚合众国之间缔结条约后退休金的增加,它也不是退休金协议的明示部分。

2.10 1994年8月31日,欧洲人权委员会宣布提交人的起诉可不予受理,因为起诉的事项未披露任何迹象说明侵犯了《欧洲公约》或其议定书规定的权利和自由。

2.11 提交人又写信指出,他们获悉,作为前荷兰公民购买了自愿AOW老年退休保险的澳大利亚人、新西兰人和加拿大人所领取的退休金不减少,而作为美利坚合众国公民的退休金却按15岁生日后和1957年1月1日前不在荷兰居住的年数按比例扣减。他们还指出,其他的人不予扣税。按提交人的说法,荷兰当局告诉他们,这是荷兰与加拿大、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之间的条约义务同荷兰与美国之间的条约义务不同造成的。

申诉

3. 提交人称,上述情况侵犯了他们的《公约》权利,因为他们被任意剥夺了财产,违反了《公约》的序言,它提及了《世界人权宣言》。此外,他们声称他们是违反下述条款的受害人:

— 《公约》第2条,因为他们受到了基于国籍的歧视且未提供有效的补救手段;

— 第3条,因为已婚妇女不拥有平等权利;

— 第5条,因为人权受到了荷兰政府限制;

— 第6条,因为据说违反合同义务减少退休金将缩短提交人的寿命;

— 第7条,因为部分没收提交人应享的退休金构成残忍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

— 第12条,因为他们因移居美国而受到了处罚;

— 第14条,因为荷兰宪法第120条独立和公正的法庭丧失效力,该条款排除司法机关对立法的宪法审查;在这方面,还指称拒绝提供寻找律师方面的援助和不准使用译员,未径正当程序进行处罚,而且法院通过将他们移交其他法院审理造成过度的拖延;

— 第15条,因为他们在全部支付了他们的协议部分后受到了处罚,而且处罚是在没有任何刑事犯罪的情况下实施的;

— 第16条,因为van Oord夫人不被追溯性地承认在法律面前具有人格,直到她年满65岁,而且届时又受到处罚,扣除了她作为婚姻配偶购买的五年退休金享受期;

— 第17条,因为荷兰税务部门发出了支付1990年税款的命令;虽然后来撤销了这一命令和征税估值,但提交人称已对他们名誉造成损害;

— 第23条,因为提交人作为已婚配偶的地位遭到否认;

— 第26条,因为荷兰政府未能保护提交人的平等权利,而且根据他们的国籍歧视他们。

缔约国的陈述和提交人的答复

4. 缔约国1995年11月22日呈文指出,提交人未向荷兰法院提出它们侵犯《公约》权利的问题,并论证说,由于未能用尽国内补救办法,来文可不予受理。

5.1 提交人于1996年2月7日复文称,荷兰答复缺乏真诚性,他们在向法院的上诉中提出了侵犯其人权和宪法权利的内容,但是法院全然不予理会。他们还指出,虽然他们援引了宪法,但由于当时他们没有公约的文本,因此未能援引公约的权利。他们补充说,他们继续试图在荷兰系统内部寻找补救办法,但他们对当局的所有上诉全被置之不理。

5.2 提交人在1996年2月22日的又一封信中称荷兰的法院既不独立又不公正。

6.1 缔约国在1996年10月9日的又一呈文中确认,虽然提交人未援引《公约》的具体条款,但他们实际上确实向法院提出了第2条、第3条、第14条、第23条和第26条保护的权利的实质内容,因此这方面的国内补救办法已经用尽。

6.2 不过,缔约国坚持认为,提交人未向法院和有关当局实质性地提出他们根据第5条、第6条、第7条、第12条、第15条、第16条和第17条所作的断言,他们也未向民事法院提起诉讼,他们本可在民事法院中援引这些权利。因此缔约国论证,在这方面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

6.3 缔约国还争辩说,就根据第5条、第6条、第7条、第12条、第14条、第15条和第16条所作的断言而言,由于不符合《公约》规定,来文可不予受理。关于提交人根据第5条所作的断言,缔约国论证说,不存在破坏或过度限制《公约》保障的权利的问题。关于第6条和第7条,缔约国陈述,提交人根据退休金计划领取的货币金额的变化丝毫无关他们的生命权或他们不受酷刑或不受残忍的、不人道的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罚的权利,而且另一种解释将会违背这些规定的明确措辞。

6.4 关于提交人根据第12条所作的断言,缔约国陈述,它从未干涉过提交人离开任何国家的权利。不能将提交人自由作出的移民美国的决定的法律后果视为政府非法干涉第12条规定的权利。关于根据第14条所作的断言,缔约国陈述,提交人未能证实他们没有得到公正审理的断言。缔约国解释,宪法第120条涉及这样一个事实即不能向法院质疑指称的议会法令不符合宪法的问题,而且它丝毫不损害司法部门的独立性。

6.5 关于提交人根据第15条所作的断言,缔约国指出,这只是涉及刑法规定,而本案是处理社会保障问题。关于第16条,缔约国陈述,提交人未能证实这些规定是为何被违反的。

7.1 提交人在答复缔约国陈述时论证说,如果第15条甚至向罪犯保证不应追溯性地剥夺权利,它肯定应当适用于守法的公民。关于缔约国有关《公约》第6条的论点,提交人辩驳说侵犯生命权只在某人死亡时发生,而且论证说“以书面保证到了老年给予某些福利以维持其生计的方式克扣客户的钱”就是害命。

7.2 提交人陈述,他们已提请荷兰法院和当局注意其来文中提出的所有要点,尽管他们可能未援引确切的条文。提交人指出,7年来,他们一直在用尽国内补救办法,现在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他们称,7年超过了任何合理的时限。提交人指出,他们继续努力获得当地补救,这不是因为他们相信这样做会有什么结要,而是因为他们想给荷兰当局和司法部门以体面地挽回面子的机会。

委员会审议的问题和过程

8.1 在审议来文载述的任何断言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依照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来文是否可予受理。

8.2 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提根据《公约》第6条、第7条、第12条、第15条、第16条、第17条和第23条所作的断言依据的是对这些条款所作的与其措辞和目的相抵触的解释。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3条的规定,来文的这一部分可不予受理,因为它不符合《公约》的规定。

8.3 委员会还认为,提交人为了可予受理的目的未能证实他们的断言即关于确定他们退休金权利的审理是不公正的。在这方面,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对他们的断言丝毫不能证实宪法第120条如何影响负责处理他们案子的法院的公正性和独立性。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条,这项断言可不予受理。

8.4 委员会注意到了提交人的断言即基于他们的国籍他们受到了歧视,因为(a)他们15岁生日至1957年1月1日之间不生活在荷兰期间的退休金被削减了,而生活在荷兰的荷兰公民的退休金未被削减,和(b)他们的退休金被削减而且被要求徼纳退休金税,而现为加拿大、澳大利亚或新西兰公民的其他前荷兰公民的退休金却不被削减。

8.5 关于他们的断言,委员会指出,无可争议的一点是用于确定提交人退休金应享权利的标准平等适用于现在生活在美国的所有前荷兰公民,而且提交人还受益于荷兰与美国缔结的条约,该条约的效力是将他们的退休金提到高于原先议定的水平。据提交人的说法,现生活在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的前荷兰公民受益于其他特权的事实造成了歧视。不过,委员会指出,现被比较的退休人员的类别是可区分的,而且有争议的特权符合经分别谈判达成的双边条约,它们必然反映基于互惠的协议。委员会忆及了它的判例,即基于合理和客观标准的差异不等于第26条含义范围内所禁止的歧视。[1]

8.6 因此委员会认为,提交人陈述的事实不引起《公约》第26条规定的问题,因此提交人未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条的规定提出要求。来文的这一部分因而可不予受理。

9. 人权事务委员会因此决定:

(a) 来文不予受理;

(b) 本决定应通知缔约和国和提交人。

* 委员会下列成员参加了本来文的审查:Nisuke Ando先生、Prasullachandra N. Bhagwati先生、Thomas Buergenthal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Colville勋爵、Elizabeth Evatt女士、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Fausto Pocar先生、Julio Prado vallejo先生、Martin Scheinin先生、Danilo Türk先生和Maxwell Yalden先生。
[1] 尤其是委员会于1987年4月9日通过的、委员会关于第182/1984号来文即Zwaan-de Vries诉荷兰案的意见。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