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650/1995号来文,Perel 诉拉脱维亚* (1998年3月30日第六十二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提交人: Meer 和 Shulamit Vaisman

受害人: 其侄子,Martin Perel

所涉缔约国: 拉脱维亚

来文日期: 1995年5月31日(首次提交)

决定可否受理的日期: 1996年7月3日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8段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1998年3月30日举行会议,

结束了对Martin Perel先生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650/1995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其律师和所涉缔约国提出的所有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通过了其意见。

1. 来文的提交人为美国公民Meer 和 Shulamit Vaisman。他们是代表他们的侄子Martin Perel提交来文的,后者目前被关在拉脱维亚的监狱内。他们声称, Martin Perel先生是拉脱维亚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14条的一名被害者。《任择议定书》是于1994年9月22日对拉脱维亚生效的。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Perel先生于1993年6月29日被判决对1992年8月31日谋杀Vladimir Yermolenko 和 Nikolai Shevchuk 一案两个人有罪,处以15年监狱刑期。拉脱维亚最高法院刑事案件司法委员会于1993年9月30日维持了对他的判刑。1994年1月31日第二次向该委员会提出上诉,1994年3月14日驳回了上诉。最高法院全体会议于1994年12月19日审议了复审的要求,但是拒绝给予减轻刑期,断定Perel先生确实是谋杀案的策划者。

2.2. Perel先生的所有共同被告全被判决谋杀有罪,他们是Yakov 和Felix Lokshinsky ,Andrei Volkov,Vadim Rokotov。Yakov Lokshinsky承认了犯下谋杀,也被判以15年刑期,而其共犯则被判了较少的刑期。

2.3 在审判期间,检察官对案件的说明是:1992年8月31日, Yakov Lokshinsky及其同伙们根据Martin Perel的指示,谋杀了三星商店的经理和副经理Vladimir Yermolenko 和 Nikolai Shevchuk。当时店里的一名顾客Alexander Plyachenko 也被杀害。这三人均是在店里被刀捅死的。检方的案件主要是依据Yakov Lokshinsky的证词,他供应了犯罪,并招认Perel先生是罪案的策划者。Yakov Lokshinsky供称,Perel先生向他承诺提供法律援助以使调查人员“走上弯路”,给他5千卢布以及把三星商店经营的一个综合健身中心交给他。他还指称, Perel 先生在谋杀前让他熟悉了该商店的布置和工作时间表。

2.4 检方确定Perel先生的动机是“私利”,图谋从其合伙人Vladimir Yermolenko 和 Nikolai Shevchuk手中将三星商店的拥有权完全据为己有,因为合伙关系已决定解散,财产将在1992年9月1日分割。然而, Perel先生在整个审判期间声称他没有任何动机要谋害三人中任一人。辩方指出,该商店是为Vladimir Yermolenko先生和Perel先生所拥有,而不是 Nikolai Shevchuk先生所拥有,后者只是一名雇员。此外,辩方并称,该公司已无资产,事实上由于Vladimir Yermolenko 先生的向外借贷而负债。死亡后商店的拥有权也不是由一名合伙人转到另一人手中,而是转给继承人,在本案就是Vladimir Yermolenko 夫人。辩方认为,她是公司的簿记员,因而完全熟悉店里的业务,能够经营这个商店。

2.5 提交人说,检方极大地依赖Yakov Lokshinsky先生的供词和证词,根据辩方说法,因为他于1992年9月3日自动向警方投案。然而,副检察首长和首席探长发表了声明,否认Yakov Lokshinsky先生自动投案,并且声称他是被警方主动逮捕的。若干家报纸引用了这项声明,包括1993年6月9日的“Diyena”报和1993年8月27日至9月2日一期的“波罗的海观察家报”。1

2.6 提交人认为, Yakov Lokshinsky先生原先向警方的供词未含有任何提到Perel先生的地方,而只是在以后的证词时才提到他,据称是检察官办公室和审判庭授意的。据指称, Yakov Lokshinsky先生在其1992年9月3日的原先供词中说,他并不想杀死任何人,而只是因为Vladimir Yermolenko先生开始对他进行侮辱时他才在店里攻打和杀死了这三个人。供词中没有提到Perel先生或任何别人指示从事谋杀。

2.7 此外,辩方辩称,由于Yakov Lokshinsky先生是综合保健中心的董事长和三星商店的一名行政主管,所以他知道该保健中心(房产和企业)并非三星商店所拥有,并且不可能由Perel先生将该保健中心交给他。他既是三星商店的一名雇员,所以早已熟悉该店的布置和工作时间表,而不必为了帮助谋杀的目的专门将此交给他看。

2.8 辩方还提出,总检察官办公室很清楚该综合保健中心不是三星商店所拥有,因为总检察官同Yermolenko先生有激烈的私人争端,涉及到该保健中心房地的租用合同的有效性。总检察官于1992年7月21日写信告诉他说,该中心的商业活动是非法的,因为所依据的合同无效,并要求他将该中心的房地腾出来。Yermolenko先生在谋杀案发生前几星期向一份当地的报纸的编辑写了一封信,发布在1992年8月,信中控告总检察官办公室与有组织的犯罪有瓜葛。在该信中,他呼吁人们援助,信中说,三星商店的经营者感觉被一名同他们有严重争端的竞争者所威胁。据指称,有关当局没有调查这些争端以将其作为谋杀案的可能动机。

2.9 在审判期间,Lokshinsky先生否定了他给警察的证词,并作证说, Perel先生没有答应过他任何东西,而是对他及其家属进行威胁。他后来于1994年1月27日写信给拉脱维亚最高法院,并于1995年5月3日写信给首席法官说,他在审判期间作伪证是为了减轻他自己的罪责和逃避死刑判决。他承认说,证实他的证词的那些共犯与本案毫无关系,而是根据他的要求说谎的,以便把Perel先生牵连进来。他还要求最高法院撤消对其所有共同被告,包括Perel先生的控罪。

2.10 提交人告诉委员会说,一批作家、法学者和新闻记者已经组成了一个国际辩护Martin Perel 委员会,并向拉脱维亚当局呼吁释放Perel先生。

申诉

3. 提交人指称, Perel先生根据该《公约》第14条第1和2款的公平审判权利及其预断无罪的权利已经受到侵害。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提交的资料的意见以及提交 人接着的评论

4.1 缔约国于1996年2月9日提交资料,证实最高刑事法院已经于1993年6月29日判处Perel先生因为策谋杀害三星商店的经理和副经理有罪而判刑15年监禁。这项判决于1993年9月30日审定。1994年3月14日,最高法院主席团拒绝了其副主席对于将Yakov Lokshinsky先生的弟弟的罪行重新归类以及对于Perel先生和Yakov Lokshinsky先生的判刑所提出的反对意见。1994年12月19日,最高法院全体会议复核了主席团的决定,将其弟的罪行重新归类,但审定了Perel先生的判决和处刑。

4.2 缔约国还指出,根据拉脱维亚的刑法,若有新的证据就可能重新开庭审判。因而,鉴于Perel先生和Yakov Lokshinsky先生的申诉,最高法院已经向首席检察官提出要求,审查是否有了新证据后就有理由重新审判。缔约国因此结论说,本国的补救措施尚未完全用尽。

5.1 提交人在其对缔约国提交的资料所做的评论中重申他们原先的意见,那就是Perel先生是无辜的,加给他的指示谋杀的动机并不存在。他们还指出,谋杀案的其中一名被害者确实是三星商店的经理,但另一名只是一名普通雇员,而不是缔约国所说的副经理。

5.2 提交人又说, Perel先生的律师曾一再地写信给首席法官和总检察官,为的是证明Perel先生已经成为一个罗织罪名案件的被害者。1996年 1月16日,首席法官根据《刑事程序法典》第388至390条将本案发交拉脱维亚总检察官。第388条规定,鉴于有新的情况,除别的外,例如当判刑时是根据证人的蓄意伪证的话,案件就可重新开庭审理。1996年2月20日,总检察官办公室写信告诉Perel先生的父亲说,经过若干调查,本案不会重新开庭审理。1996年3月1日, Perel先生的律师写信抗议了这项不重新开庭审理本案的决定。1996年3月15日,总检察官办公室答复说,它仍然还在核实关于本案的新证据的过程中。提交人指出,自从提出重新开庭审理本案的要求以来,已经过去了3个多月,而本案仍然尚未重新开庭审理。他们认为,总检察官拒绝重新开庭审理本案是对《盟约》第2条第3款(b)项的违反。

委员会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6.1 委员会在其第五十七届会议期间审查了来文的可否受理问题。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的论点,即因为首席检察官尚未决定是否下令重新审判,所以来文因为没有用尽国内补救措施的理由而不合受理的条件。然而,委员会认为,一旦通常的补救措施用尽后,根据新的证据要求重新开庭审判案件,这项要求不够成为满足《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项所规定的受理条件而必须用尽本国补救措施的一部分。因此,委员会没有被《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项所排除而不得审查来文。

6.2 委员会指出,缔约国没有对可否受理提出任何其他反对意见,所以认为来文应该根据可信度加以审查,尤其是针对缔约国当局评估或者没有评估主要证人收回关于牵连Perel先生的供词这一情况的做法,根据《盟约》第14条第1款会引起各种问题。在这方面,委员会希望缔约国提供精确资料,说明对Lokshinsky先生1994年1月27日所说并于1995年5月3日重复的关于他在审判期间伪证的情况采取了哪些步骤进行调查。

7. 因此人权事务委员会在1996年7月3日决定接受审理来文。

当事各方对于来文可信度所提出的资料

8.1 来文提交人进一步提出资料,指出在1996年7月17日,Perel先生的律师接获总检察官办公室的通知说,他重新开庭审理案件的要求已被驳回。他对这项决定的上诉在1996年8月23日被驳回。根据拉脱维亚法律,只有一种情况才允许重新开庭审理案件,那就是出现了判刑时法院未知的情况,根据这些情况的本身,或者连同早先确定的情况一起,能为被判刑人开脱或者减轻其罪责。

8.2 在1996年7月17日的决定中,检察官办公室在其1994年1月27日向最高法院的请愿中回顾说,证实了他因为受到Perel先生的威胁而犯下了这个罪行。他还说,Perel先生曾试图要他改变供词。在其他提交的资料中, Lokshinsky先生表示说,他在审判期间的证词是假的,他的共同被告是无辜的,而他本人只是这些他无法阻止的谋杀事件的一名见证人。检察官办公室认为,鉴于本案的所有情况,并注意到Lokshinsky先生对关于事件的新的说法没有提供具体的细节,所以没有理由要重新审理这个案件。在这方面,经指出,根据Lokshinsky先生说法,已经死去的一名证人事实上仍然活着,并否认曾经在罪案现场。

8.3 根据1996年8月23日的决定,也看起来似乎是检察官认为,Perel先生是根据其他证据而不只是Lokshinsky先生的证词而被判决有罪,而后者的证词则已经由其他的证词和有关佐证所证实。

8.4 提交人申辩说,对于检察官关于Lokshinsky先生受到Perel先生及其家属的压力的说法没有实质性。根据提交人的说法, Lokshinsky先生在审判期间的关于他因为Perel先生威胁对他报复而犯下罪行的供词也没有证据来加以证实。他们并说,重新开庭审理案件就会澄清所有许多关于事实和证据的问题,并认为Perel先生完全是根据Lokshinsky先生对他的不利证据而被判决有罪。他们申辩说,Perel先生被判决有罪及后来又不重新开庭审理他的案件是因为反犹太主义的结果。

8.5 提交人提供了Lokshinsky先生1995年6月7日的一份发言副本,其中他说,他是因为受到调查人员的压力在审判期间作伪证的。他们还提供了1996年6月21日的发言副本,其中他否认了他向警察投案,并否认他曾经被允诺过奖赏5000卢布。在这个供词中, Lokshinsky先生还说,在审判前的办案期间,有一间法律公司的代表访问了他,提供给他100万卢布(大约8000美元),只要他改变其证词,说凶杀事件是在火热争论时发生的。

9.1 缔约国在其1997年2月14日根据《任择议定书》第4条提出的意见中解释说,最高法院在1996年时,审查了Lokshinsky先生和Perel先生一再提出的控诉,以便决定是否有理由重新开庭审理。经过对本案的修改后,最高法院向公共检察总长提出请愿。1996年7月17日,检察官部门驳回了请愿,因为没有发现新的情况足供有理由重新开庭审理本案。

9.2 缔约国认为,法院的审理是公平的,没有发生违反《盟约》的情况。在这方面,缔约国认为,Perel先生是根据本案所收集到的所有证据而被判决有罪的。

9.3 关于Lokshinsky先生的证词,缔约国认为,他为了获得释放而受到Perel先生的压力。

9.4 缔约国提供了最高法院1993年 6月29日判决的英文译文。根据法院的判断似乎是,有证据表明Perel先生与Yermolenko先生和Shevchuk先生之间的工作关系已经日益冲突,而Yermolenko先生和Shevchuk先生已决定终止这项安排。缔约国也提供了最高法院1993年9月30日的上诉判决、最高法院主席团1994年3月14日的判决和最高法院全体会议1994年9月19日的判决的英文译稿。

9.5 根据1996年1月最高法院主席信件的译文,似乎Lokshinsky先生在1994年1月27日、5月3日和6月6日向法院提出请愿说,他在调查和法庭审理期间所作的一切证词均是出于生存的愿望,它们全是假的,而共同被告则在他的要求下作证说,谋杀案是Perel先生指使的。最高法院主席指出,该证据中的矛盾处,并向公共检察官提出要求重新审理本案,引用了Lokshinsky先生的请愿作为新的事实。公共检察官在1996年7月17日作出决定,驳回了重新审理的请求。经认为Lokshinsky先生在其供词中说,他受到了Perel先生的压力,而他除了否认在审判期间所作的证词以外,他没有提供任何与法院的调查结果相反的具体资料。检察官还提到了新闻界的文章,并说调查证实了法院判决所依据的证据,并反驳了新闻界所公布的版本。据称报道被杀的一名证人实际上仍然活着,并否认眼见谋杀案。检察官拒绝关于Perel先生被判有罪是反犹太主义的一种表示的说法。检察官根据其调查的结果不肯重新审理本案。

10. 提交人在其对缔约国所提资料的评论中强调了最高法院主席所提出的证据中的矛盾情况,并结论认为这表明这项不利于Perel先生的证据是伪造的。据称检察官不肯重新审理本案构成了对《盟约》第2条第3款(a)项的违反。

11.1 缔约国在1997年7月25日又提出资料,提供了关于“拉脱维亚立法与欧洲人权盟约一致的做法”的副本。其中解释说,在欧洲理事会专家的协助下已经详细拟定了一个新的刑法法典。

11.2 关于Perel先生案件,缔约国提交资料说,他已经在1996年6月20日转移到一个较不严格的拘留体制。缔约国进一步否认了提交人关于其案件的判决是出于反犹太主义的说法,缔约国说,检察官调查了这些指控,发现他们毫无依据。
委员会面前的问题和审理情况
12.1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的规定,参照当事各方提供的所有资料审理了本案来文。
12.2 委员会回顾其职责,评判具体案件的事实和证据通常不是委员会的工作,而是缔约国法院的工作,除非能够断定评判明显地是任意或等于拒绝司法。委员会仔细地审理了法院对本案的判决,认为审判情况没有这种缺陷。
12.3 关于提交人的论点,那就是缔约国不肯重新审理控告Perel先生的案件,构成了对《盟约》的违反,委员会指出,根据提交给它的材料,主管当局已审查过Lokshinsky先生撤消他在审判时所提证据的供词一事,并且也给了Perel先生的律师机会提出意见和答辩。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认为关于不重新审理案件的决定显然是任意的或者等于拒绝司法的说法是没有实质性的。
13.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行事,认为根据其面前的事实没有表出《盟约》中有任何规定受到违反。
[以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通过,英文本为原本。后来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还以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印发。]

1 似乎这个供词也不是在法院作出的。


* 委员会的以下成员参与了对本案来文的审查:Nisuke Ando先生、Thomas Buergenthal先生、Lord Colville、Ch. Chanet女士、Omran el Shafei先生、Elizabeth Evatt女士、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Rajsoomer Lallah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Fausto Pocar先生、Martin Scheinin先生、Maxwell Yalden先生和Abdallah Zakhia 先生。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