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632/1995号来文:Herbert T. Potter诉新西兰
(1997年7月28日第六十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提交人: Herbert Thomas Potter
(由Michael Kidd先生代表)

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新西兰

来文日期: 1995年4月6日(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1997年7月28日举行会议,

通过了下列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提交人为Herbert Thomas Potter,新西兰公民,目前被监禁在新西兰奥克兰芒特艾登监狱,他是一个名叫“中点社区增长托拉斯”的组织的精神领袖。他称他是新西兰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9条第3款和第14条的受害人。他由律师Michael Kidd先生代表。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1990年,提交人因持有和提供毒品被定罪和判处3年半监禁。释放前不久,他被指控强奸罪,这种指控后来降为猥亵罪、伪证罪和又一次的毒品共谋指控。合在一起,他被判刑总共13年零4个月的监禁。[1]

2.2 提交人对第2次判刑进行了上诉;他的上诉于1993年4月被驳回。提交人未上诉伦敦枢密院司法委员会,因为他于1994年2月24日被拒绝给予这方面的律师服务援助。因此,律师争辩说,上诉枢密院不是《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含义范围内应予用尽的国内补救办法。

申诉

3.1 提交人称,《公约》第9条第3款规定的他的权利遭到了侵犯:虽然警方1990年拥有不利于他的足够的证据,但是直到他服满以前有关毒品罪的刑期并即将获得假释时才又指控他猥亵未成年人罪并判7年半监禁。对他的判刑是累加的。律师获得通知,提交人因毒品共谋罪又被累加判刑2年,因1990年初审产生的伪证罪指控被另外累加判刑4个月。律师指称,Potter先生被作为“特殊类犯人”对待,表明他的累加判刑使他成为新西兰服刑期最长的犯人之一。

3.2 提交人称违反了第14条,因为他未得到公正的审判。他称初审律师Peter Williams先生先诉他,初审法官开了一次“反中点玩笑”。档案中没有证实此种断言的内容,因此仍然得不到证实。而且,提交人指称,所有审判前的宣传使得难以获得一个公正的陪审团;律师在这方面指出,新西兰没有陪审团成员的质询制度。律师进而论证,据以对提交人定罪的指控产生于12年前,而且不涉及暴力。提交人指称,反对他的证人——他的宗教团体的成员——在审判前获得了一个政府机构的补偿款。他还指称,将强奸指控——对此有短时效法规——改为较轻的猥亵指控以便克服时效问题构成对《公约》第14条的违反。

3.3 提交人称,他在狱中受到了虐待。一名同狱犯进行袭击打破了他的牙,他却得不到适当的牙科治疗;不给他服用维生素添加剂,还不让他佩带合适的看书眼镜。他的通信受到干扰,邮包不能及时收到,例行看望时受到全身搜查,来人探视受到限制。此外,律师指称,当1993年遭到另一名同狱犯殴打时,当局未能提供保护,而且也未调查这次殴打。

3.4 律师指称,Potter先生受到假释当局的歧视,因为在裁决他的假释时未考虑到他以前最低的安全分类、他的良好行为和犯罪的非暴力等因素。律师陈述,假释裁决委员会的Cecilie Rushton法官告诉Potter夫人,当1998年8月审查她丈夫的非假释期时,将不考虑提前释放他的问题。

缔约国的信息和提交人的有关意见

4.1 缔约国1995年12月7日呈文论证来文可不予受理。关于提交人断言由于警方未能一次性向他提出所有的指控而且等到他服满第一次刑期有资格获得保释才又对他提出新的指控,因而违反了公约第9条第3款,缔约国论证,没有任何情况表明在对他的4起指控中没有一次未将他立即提交法官并在合理的时限内审判。

4.2 缔约国争辩说,由于来文不符合《公约》的规定而且提交人未能证实他的指控,来文可不予受理。缔约国陈述:

— 1989年,新西兰警方获得如下信息:提交人牵涉向中点社区的成年和青少年成员提供毒品。经调查后对他实行了逮捕并指控他提供二乙麦角酰胺(迷幻剂)和持有及提供盐酸甲氧基一甲(基)安非他明(“迷魂药”)。据称这些罪行发生在1988年10月至1989年9月之间;

— 提交人于1990年3月23日接受审判,被认定有罪,因供应迷幻剂指控被判3年半监禁,因供应迷魂药被判2年监禁,两刑同时执行;

— 将近1989年年底,警方接到对Potter先生的一系列指控,指称在中点社区对儿童和年轻人进行性虐待。在随后的18个月中进行了调查,其间接到了更多性质类似的控告。1991年5月27日Potter先生被捕并被指控犯有数起强奸罪和猥亵罪,涉及对5名不同的女性投诉人进行指称的性虐待。据称这些罪行发生在1978年至1984年之间。所有的投诉人当时都生活在中点社区而且在指称发生犯罪时全都不满16岁。提交人的妻子受到其中一些犯罪连带指控;

— 1991年12月20日Potter先生在性虐待指控方面被准予保释,因为预计他在第一次审判后所受的判刑方面可能提前从监狱获得假释;

— 在第2次审判前,1992年4月27日至29日审问了数项审判前申请,它们涉及提交给人权事务委员会的问题:指称犯罪日期至进行控诉时之间的拖延;有关强奸指控的同意问题;什么行为构成“猥亵罪”的“猥亵”的问题;以及有关证据可否受理的问题;

— 1992年10月29日,提交人因8起强奸罪和13起猥亵罪受审。有5起强奸罪和5起猥亵罪Potter夫人与丈夫受到连带指控。她对5起猥亵罪表示服罪。陪审团认定Potter先生犯有13起猥亵罪。1992年11月27日,他被判处总共7年半监禁;

— 1992年6月2日,提交人连同中点社区的另两名成员被指控合谋供应受控制的药物(迷魂药)。据称这些罪行发生在1988年5月1日至1992年5月25日之间。只是于1991年5月24日在奥胡拉监狱搜查了提交人的单人囚房,特别是他的计算机硬盘之后,提交人的参与才为警方所知。1993年9月29日受审,并于1994年1月28日被判处2年监禁;

— 1992年4月23日,提交人被指控在1990年第一次毒品审判中犯有三起伪证罪,其中他作证说,他向中点社区的成员提供了奶粉和糖的胶囊而不是迷魂药。1994年2月8日他表示服罪并被判4个月的监禁。

4.3 关于指称违反《公约》第14条,缔约国论证说提交人的指称是未经确证的断言;在给提交人定罪的是陪审团时初审法官所发表的意见、审判前的宣传连同新西兰法律规定不讯问陪审员之事实不能解释为构成否定提交人根据第14条享有的权利。提交人的上诉权得到了尊重,因为他上诉了对他的定罪,而且新西兰上诉法院在一项单方面的裁决中驳回了申请。提出的“法律问题”(在“性侵犯”中应如何解释“侵犯”一语)由初审法官在其1992年10月28日的裁决中及在1992年4月的审判前审议中作了处理。在这方面,缔约国争辩说提交人未能证实他的断言。

4.4 关于提交人断言由于他被作为“特殊类犯人”对待他未得到公正的待遇问题,缔约国否认有任何证据表明司法程序适用于他时与适用于其他被指控犯有类似罪行的罪犯时有什么不同。所有的事件都发生在12年前而且未涉及暴力的断言是没有根据的,上文第4.2段已作了解释。性犯罪未使用暴力的断言忽视了任何性犯罪中固有的暴力。缔约国驳回了律师的断言即受害人从一个政府机构领钱以便作不利于提交人的证明:相反,受害人领取了根据1992年《事故恢复法》所作的人身伤害补偿,根据该法向性虐待的受害人作出补偿以协助他们从虐待的后果中恢复过来。该法规定的补偿完全独立于刑事诉讼的进行,而且不取决于是否向指称的犯罪者提起这些诉讼,也不取决于受害人在此类诉讼中是否提供证据。

4.5 关于提交人在狱中受到虐待的指称,缔约国争辩说,Potter先生依赖的是指控违反《联合国罪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而且委员会只主管审查对《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规定的权利的指称违反。缔约国还论证,提交人未能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因为他本可利用1954年《刑事机构法》和(经修正的)1961年《刑事机构条例》规定的行政起诉程序以及申诉问题调查官。他本可以采取法律补救办法,向地方法院援引《新西兰权利法案》,如果他感到监狱当局未能尽心尽职在监狱中保护他的尊严。

4.6 关于指称的假释裁决委员会的歧视,缔约国论证提交人有权要求高等法院对假释裁决委员会的裁决进行司法审查。它论证说,关于对委员会裁决进行可能的审查,提交人曾致函奥克兰地方法院登记室,但他未实际提起正式诉讼。因此,在这方面他未能用尽国内补救办法。

5.1 律师在提出意见时重申了他的断言:提交人被作为“特殊类犯人”对待,未立即指控他,对他的审判是不公正的,他未能向枢密院提出上诉,他在监狱中受到虐待,而且受到假释裁判委员会歧视。关于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律师争辩说,由于提交人在狱中,他不能获得缔约国提议的补救办法,因此这些无须用尽。

委员会审议的问题和过程

6.1 在审议来文载述的任何断言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按照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的规定,来文是否可予受理。

6.2 委员会指出,考虑宣布来文可予受理的因素中尤其包括陈述的断言得到了充分的证实,而且不构成滥用陈述权。关于提交人断言由于审判是在犯罪过后许多年才进行的,而且由于审判依据的指控是在强奸指控已时效时的猥亵罪指控,因此对他的审判是不公正的,委员会指出,从审判记录来看,法官指示陪审团出于法律原因在强奸指控方面宣告Potter先生无罪。在这方面,委员会还指出,指控涉及一系列的事件,它们分布在一个直到最近日期的很长时期内(1978年到1992年)。因此委员会认为提交人的断言未得到证实。关于这样一项断言即由于审判前进行大量宣传因而审判是不公正的,这个问题本可向初审法官提出;未能这样做意味着不符合《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项的规定。关于其余的审判不公的指称,特别是证人受到了从一个政府机构领取的补偿金的影响,这个问题同样应向上诉法院提出。提交人未能这样做意味着在这方面也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

6.3 关于在牢中受到虐待的指控,委员会不接受缔约国这样这样的论点即由于参照《联合国罪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委员会无权审查某个个人的拘留条件,因为它们构成解释公约的宝贵的指导原则,不过,从有关档案看出,提交人从未起诉过受到了虐待,既未向新西兰司法当局也未向申诉问题调查官提出。为了《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项的目的,申请人必须诉诸给他以合理补救指望的所有司法或行政渠道。因此,在这方面《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项的要求未得到满足。

6.4 关于提交人指称受到假释裁决委员会歧视,委员会注意到了缔约国的论点即尽管提交人致函法院登记官询问审查假释裁决委员会裁定的可能性,但从未提议进行正式审查。因此,上文第6.3段中的考虑适用。

7. 委员会因此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条和第5条第2款(b)项,来文不予受理;

(b) 本决定应通知缔约国和来文提交人。

* 委员会下列成员参加了来文的审查: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 Bhagwati先生、Christine Chanet女士、Colville勋爵、Elizaleth Evatt女士、Pilar Gaitan de Pombo女士、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Fausto Pocar先生、Martin Scheinin先生、Danilo Turk先生和Maxwell Yalden先生。
[1] 从缔约国的陈述看,提交人于1992年11月27日因强奸未成年女子被第二次定罪并判刑7年半监禁;1994年1月28日因有关毒品罪被第三次判刑2年监禁,1994年2月8日因伪证罪被第四次判刑监禁4个月。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