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612/1995号来文;Arhuacos诉哥伦比亚
(1997年7月29日第六十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提交人: José Vicente Villafañe Chaparro和Amado Villafañe Chaparro、Dioselina Torres Crespo、Hermes Enrique Torres Solis和Vicencio Chaparro Izquierdo(由Federico Andreu代表)

受害人: José Vicente Villafañe Chaparro和Amado Villafañe Chaparro、Luís Napoleón Torres Crespo、Angel María Torres Arroyo和Antonio Hugues Chaparro Torres

所涉缔约国: 哥伦比亚

来文日期: 1994年6月14日(首次提交)

决定可否受理日期: 1996年3月14日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1997年7月29日举行会议,

结束了对代表José Vicente、Villafañe Chaparro先生和Amado Villafañe Chaparro先生、Luís Napoleón Torres Crespo先生、Angel María Torres Arroyo先生和Antonio Hugues Chaparro Torres先生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向人权事务委员会提出的第612/1995号来文的审议。

考虑到了来文提交人、他们的律师和缔约国向它提供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通过了下列意见**

1. 来文的提交人为代表自己提出申诉的José Vicente Villafañe Chaparro和Amado Villafañe Chaparro、代表各自死去的父亲Luís Napoleón Torres Crespo、Angel María Torres Arroyo和Antonio Hugues Chaparro Torres的Dioselina Torres Crespo、Hermes Enrique Torres Solis和Vicencio Chaparro Izquierdo。提交人都是一个哥伦比亚土著人组织阿尔华科社团的成员,居住在哥伦比亚塞萨尔省巴耶杜帕尔。据提出,他们是哥伦比亚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条第3款、第6条第1款、第7条、第9条、第14条和第27条的受害人。他们由律师Federico Andreu Guzmán代表。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1990年11月28日午后一点钟左右,Luís Napoleón Torres Crespo、Angel María Torres Arroyo和Antonio Hugues Chaparro Torres在巴耶杜帕尔乘上一辆公共汽车前往波哥大,他们预定在那里出席同政府官员举行的一些会议。同一天,晚上约11点,José Vicente Villafañe和他的兄弟Amado Villafañe被驻在巴耶杜帕尔的“拉波帕”第二炮兵营的士兵逮捕。营长Luís Fermando Duque Izquierdo中校发出了搜查Villafañe两兄弟的住家的令状,下令由Pedro Fernández Ocampo中尉和四名士兵进行搜查。搜查令经军事情报部门批准,军事情报的大意是,这两人是游击队组织民族解放军的一个支援部队的成员,他们储存专供武装部队使用的武器和物资。在阿尔华科社团施加了相当大的压力后,两兄弟在1990年12月4日获释。

2.2 Manuel de la Rosa Pertuz Pertuz在离开他的家去帮助Villafañe两兄弟时也在1990年11月28日被捕。他被带到“拉波帕”兵营,据称,他在那里受到军官的虐待,被蒙住眼睛,并受到讯问。他在11月29日晚上大约7点15分获释。Amado Villafañe Chaparro的同居配偶Amarilys Herrera Araujo也在1990年11月28日夜里被捕,被带到“拉波帕”兵营,受讯问。她在1990年11月29日半夜大约一点钟获释。在后两种情况下,没有逮捕令状,但两人都被剥夺获得法律援助的可能。

2.3 不久得知,这几位阿尔华科族领袖根本没有抵达他们在波哥大的目的地。1990年12月12日,阿尔华科族人的一个代表团前往库鲁马尼去核实他们接到的关于他们的领袖被绑架的消息。情况是,1990年11月28日,公共汽车的司机(几位阿尔华科族领袖乘坐在这辆公共汽车上)曾向库鲁马尼的警察局报告,在下午大约4点钟,在库鲁马尼的一家餐馆停车后,四名武装人员强迫三名土著人乘客乘上一辆轿车,然而,警察局没有根据这个告发采取适当的行动。

2.4 1990年12月13日,在波斯科尼亚市,阿尔华科族代表团被告知,在1990年12月2日在波斯科尼亚邻近地区发现了三具尸体,一具在波斯科尼亚本地,第二具在埃尔帕索市,第三具在阿瓜里河附近的洛马林达。没有作出努力去认尸,但是死亡证明书上记录的衣服和其他特征表明,这些尸体是Luis Napoleon Torres Crespo、Angel María Torres Arroyo和Antonio Hugues Chaparro Torres的尸体。死亡证明书还表明,这三具尸体显示出上过刑的痕迹。巴耶杜帕尔的预审法官下令掘出尸体。头两具尸体是在1990年12月14日掘出的,第三具尸体是在12月15日掘出的。召去认尸的阿尔华科社团成员证实,它们是Luis Napoleon Torres Crespo、Angel María Torres Arroyo和Antonio Hugues Chaparro Torres的尸体。验尸表明,他们受过刑,然后头部中枪。

2.5 还是在1990年12月14日,阿尔华科社团安排在巴耶杜帕尔同政府官员和新闻媒体举行会议。在这次会上,José Vicente Villafañe作证说,在他和他的兄弟被“拉波帕”营拘留时,他们遭受心理上的折磨和肉体上的酷刑,询问他们有关一个游击队组织绑架一个名叫Jorge Eduardo Mattos的地主的事。José Vicente Villafañe认出,“拉波帕”营营长Luis Fernando Duque Izquierdo中校和营情报处处长Pedro Antonio Fernandez Ocampo中尉是虐待他和他的兄弟的人。他还作证说,在询问和上刑期间,他们(军官)声称:“另外三人已被拘留,他们已经供认”,并威胁他说:“如果他不供认,他们将杀死另外几个印第安人。”此外,有一天,他受到Jorge Eduardo Mattos的兄弟Eduardo Enrique Mattos的询问,此人先给他钱以换取关于他兄弟的下落的情况,然后威胁说,如果他在15天内不供认,他们将杀死更多印第安血统的人。根据José Vicente Villafañe所说,依据事实已经清楚,他的被捕和阿尔华科族领袖的失踪发生在同一天,依据他受到的威胁已经清楚,Fernández Ocampo中尉和Duque Izquierdo中校是谋杀这三位阿尔华科族领袖的罪魁祸首,Eduardo Enrique Mattos收买他们这样做的。

2.6 阿尔华科社团还控告巴耶杜帕尔土著人事务办公室主任Luis Alberto Uribe是这个罪行的从犯,因为他陪同阿尔华科族领袖前往公共汽车站,是知道此行的目的和目的地的很少几个人中的一个。此外,据说,他阻挠阿尔华科社团设法使Villafañe两兄弟立即获释的努力。

2.7 关于国内补救办法已用尽问题,它得知,对此案的初步调查是巴耶杜帕尔第7法庭(巴耶杜帕尔第7巡回刑事审理法庭)的预审法官进行的。1991年1月23日,这个案件提交波哥大第93法庭(波哥大第93巡回刑事审理法庭)的预审法官,1991年3月14日提交波哥大第65法庭。1991年5月30日,巴兰基亚第二旅旅长以其初审军事法庭法官的身份要求第65法庭的预审法官停止关于Duque Izquierdo中校和Fernández Ocampo中尉的诉讼,因为第15军事法庭(第15军事刑事审理法庭)已开始自己对这个案件的调查,此外,由于指控的犯罪是在有关军官在值勤过程中、即以军人身份犯下的,因此他们完全属于军方管辖。

2.8 第65法庭的预审法官拒绝,并要求纪律法庭对这个问题作出裁决。1991年7月23日,纪律法庭裁决,审询Duque Izquierdo中校和Fern<ndez Ocampo中尉的权限确实属于军事法庭,即巴兰基亚第二旅。有一票不同意,因为一位法官认为,这两名军官的行为同他们的军人身份没有直接关系。据说,就Villafañe两兄弟提出的控告对这两名被告进行的军事刑事诉讼在1992年4月30日停止,就三位土著人领袖失踪并随后被谋害一事对这两名被告进行的军事刑事诉讼在1992年5月5日停止。高等军事法庭在1993年3月8日5和1993年7月批准了这两个裁决。

2.9 同时,已把对Eduardo Enrique Mattos和Luis Albero Uribe提出控告的刑事诉讼部分提交第93法庭;1991年10月23日,该法庭宣告这两名被告无罪,并下令停止对他们的所有刑事诉讼。律师于是向巴耶杜帕尔的高等法院提出上诉,该法院批准了1991年10月23日的裁决。它认为,控告Luis Alberto Uribe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参与这些谋杀,还考虑到Eduardo Enrique Mattos在此期间已经死亡的事实。

2.10 检察长公署人权科开始对此案进行独立的纪律处分程序,它在1992年4月27日的裁决中认为Duque Izquierdo中校和Fern<ndez Ocampo中尉犯有严刑拷打José Vicente Villafañe和Amado villafañe的罪和参与谋杀Luis Napoleon Torres Crespo、Angel María Torres Arroyo和Antonio Hugues Chaparro Torres三人的罪。它下令把他们立即从陆军中开除出去。然而,土著人事务办公室主任被宣布无罪。律师认为,哥伦比亚当局一直无视检察长公署人权科的裁决,Hernando Camilo Zuñiga Chaparro少将1994年11月3日在对安第斯律师委员会哥伦比亚部要求提供情况的答复中证明了这一点。他在这份答复中说,这两名军官已应他们本人的要求在1991年12月和1992年9月从陆军退役。

申诉

3.1 据提出,上述情况表明,阿尔华科社团的成员Luis Napoleon Torres Crespo、Angel María Torres Arroyo和Antonio Hugues Chaparro Torres以及Villafañe两兄弟已成为哥伦比亚违反《公约》第2条第3款、第6条第1款、第7条、第9条、第14条和第27条的受害人。

3.2 律师声称,三位土著人领袖在1990年11月28日失踪、随后被武装部队成员处决一事构成违反《公约》第6条。

3.3 律师声称,绑架、随后杀害三位土著人领袖,甚至没有对他们发逮捕令,这是违反《公约》第9条的。

3.4 VillafaZe两兄弟声称,他们在被拘留在第二营“拉波帕”营期间遭受虐待,其中包括蒙住眼睛和浸泡在一条沟里等等,这是违反第7条的。

3.5 此外,武装部队的成员完全无视正当程序讯问土著人社团的成员Villafañe两兄弟而又不让他们得到律师的援助和公然违反明确禁止判处死刑的哥伦比亚法律制度处决三名土著人,这是违反《公约》第14条的。

3.6 最后,Villafañe两兄弟声称,对阿尔华科族土著人社团的两名成员任意拘留和严刑拷打,这个社团的另外三名成员失踪并被处决,其中两人是这个社团的精神领袖,这构成侵犯《公约》第27条意义内阿尔华科社团的文化权利和精神权利。

缔约国提供的资料和意见

4.1 缔约国在1995年3月22日提交的呈文中认为,该国当局一直在、目前仍在尽一切努力把那些致使Luis Napoleon Torres Crespo、Angel Maria Torres Arroyo和Antonio Hugues Chaparro Torres失踪并遭到杀害的人绳之以法,缔约国认为,这个案件的国内补救办法尚未用尽。

4.2 缔约国概括这个案件的纪律处分程序如下:

检察长公署人权科首先对Villafañe两兄弟遭受的严刑拷打和随后对Luis Napoleon Torres Crespo、Angel María Torres Arroyo和Antonio Hugues Chaparro Torres三人的绑架和杀害制定了纪律处分程序。这次调查的结果是建议开除这两位军官和宣布巴耶杜帕尔土著人事务办公室主任Alberto Uribe Oñate无罪。对这个裁决提出了上诉,但是在1992年10月27日,维持了低级法院的裁决。

刑事诉讼是由波哥大第65法庭和第15军事法庭开审的。管辖权的争论最终了结,归军方管辖。缔约国指出,从检察长公署任命了一位特别代理人在诉讼中出庭。1993年5月5日,军事法庭认为,没有足够的证据起诉Luis Fernando Duque Izquierdo中校和Pedro Fern<ndez Ocampo中尉(当时是上尉),应该停止诉讼。高等军事法庭维持这项裁决。

同时,在1991年10月23日,第93刑事法庭下令把控告Alberto Uribe Oñate和Eduardo Enrique Mattos的案件搁置起来。它还裁决把这个案件送回巴耶杜帕尔的法警,进行进一步调查。按照刑事诉讼程序守则第324条,初步调查必须继续到诸如有足够的证据对被控犯有罪行的人要么提出起诉要么宣告无罪的时候。

4.3律师在他的答复中认为,缔约国称存在国内补救办法的说法是谬论,因为根据哥伦比亚军事法典,没有条款规定人权受到侵犯的受害人或他们的家属能向军事法庭提出刑事赔偿诉讼。

4.4 缔约国在1995年12月8日提交的另一个呈文中说,在巴耶杜帕尔行政法院就军队成员参与三位土著人领袖失踪和随后被害一事宣判对1993年8月26日判决的上诉的裁决后,国务委员会行政院第三科维持下级法院的裁决,即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参与谋杀这三位领袖。

委员会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5.1 在第五十六届会议上,委员会审查了来文可否受理的问题,并注意到缔约国要求宣布来文不予受理的请求。关于可使用的国内补救办法用尽的问题,委员会指出,公共汽车司机立即向库鲁马尼警察局报告了受害人失踪的事,向检察长公署人权科提出的起诉清楚表明哪些军官对违犯行为负责并应受到惩处,并且在第93刑事法庭提起进一步的诉讼。尽管有这个实质性的证据,但是军方进行了调查,在调查期间宣布这两名军官无罪,没有把他们提交审判。委员会认为,根据第15军事法庭的裁决,对可供提交人使用的补救办法的效能有怀疑。在这些情况下,必定得出结论认为,提交人坚持不懈地为旨在对两名应对三位阿尔华科族领袖的失踪和VillafaZe两兄弟的受刑负责的军官提起诉讼,但没有成功。在发生本来文中谈到的事件后五年多,应对三位阿尔华科族领袖的死亡负责的人没有受到起诉,更别提受到审判了。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提交人已履行《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款的规定。

5.2 必须裁定能否认为纪律处分程序和行政诉讼是第5条第2款(b)项意义内的有效国内补救办法。委员会回顾,国内补救办法必须不仅是可以获得的,而且是有效的,必须把“国内补救办法”这个名词理解为主要指司法补救办法。委员会认为,一个补救办法的效能还取决于指控的违犯行为的性质。换言之,如果指控的犯法行为特别严重,如在侵犯基本人权、特别是生命权的案件中,不能认为纯粹行政的和纪律的补救办法是足够的和有效的。这个结论在下列情况下特别适用:如在本案中,受害人或他们的家属也许不得参与或甚至不得干预军事法庭审理的诉讼,从而排除了在这些法庭获得补救的任何可能。

5.3 关于根据第27条的申诉,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没能证实据认为军方和缔约国当局采取的行动如何侵犯阿尔华科社团享受自己的文化或信奉自己的宗教的权利。因此,宣布这份申诉的这部分不予受理。

5.4 根据上文5.1段和5.2段,委员会认为,提交人已履行了《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项的规定。他们根据《公约》第6条第1款、第7条、第9条和第14条提出的申诉得到了充分的证实,可以根据其案情加以考虑。

缔约国关于案情的资料和意见以及律师的有关评论

6.1 缔约国在根据《任择议定书》第4条第2款于1996年11月14日提交的呈文中认为,此案件中在为答复委员会所需获得的资料方面出现了一些内部性质的困难。它认为,由于没有用尽可使用的国内补救办法,应该宣布这个案件不予受理,它表示,如果出现证明应当采取这种方针的新证据,它愿意重新审理这个案件。

6.2 就刑事诉讼而言,缔约国认为,在土著人领袖被谋杀后对Eduardo Enrique Mattos先生和Alberto Uribe先生提起的第一次诉讼是不成功的,不可能查明应负责任的人。在1995年1月18日,委派驻巴耶杜帕尔地方法院的第17检察官办公室进行调查,根据刑事诉讼程序法典第326条,它暂时停止了诉讼,因为自1992年6月30日以来没有出现新的证据。在1995年3月23日,为了考虑是否可能获得一位所谓证人对这些事件的合作,第17检察官重新审理了诉讼。在1995年5月9日,布卡拉曼加技术调查股工作人员中的一位心理学家询问了这位证人。在1995年11月1日,这位心理学家发表了一份关于这位证人的可信性的报告。鉴于这位证人向检察官作的陈述和向心理学家作的陈述之间存在矛盾,检察官裁决,这位证人缺乏可信性。在1996年9月2日,他也根据刑事诉讼程序法典第326条下令暂停审理这个案件。

6.3 关于纪律处分程序和开除Luis Fernando Duque Izquierdo中校和Fernández Ocampo中尉,根据他们本人的要求以及1991年12月和1992年9月的裁决,他们已经退役,1996年11月7日的一项裁决维持上述裁决。

7.1 律师在对刑事诉讼发表的评论中说,诉讼在两个领域进行:普通管辖权和军事管辖权。普通刑事诉讼是以曲折的方式进行的:在1992年6月30日,巴耶杜帕尔高等法院的裁决停止了调查;1995年3月23日,根据哥伦比亚检察长的裁决,重新开始调查,1995年9月2日,应巴耶杜帕尔第17检察官的要求暂停调查。在调查的6年中,两组诉讼都导致终止案件。

7.2 律师说,刑事诉讼同检察长公署人权科采取的明确和强有力的行动形成对比。人权科在1992年4月27日的第006号裁决中认为,已证实下列事实:

哥伦比亚陆军部队于1990年11月28日在塞萨尔省库鲁马尼附近拘留了阿尔华科社团的土著人领袖Luis Napoleón Torres Crespo、Angel María Torres Arroyo和Antonio Hugues Chaparro Torres。

也在11月28日,在大约晚间10时,这个土著人社团的成员José Vicente Villafañe Chaparro和Amado Villafañe Chaparro两兄弟和Manuel de la Rosa Pertuz被Pedro Antonio Fernández Ocampo中尉领导的部队根据第15军事法庭命令采取的一次行动拘留在塞萨尔省巴耶杜帕尔,后来被解到第二炮兵营“拉波帕”兵营,他们在那里受到严刑拷打(12页和13页)。人权科认为,“无疑,Duque Izquierdo中校在受调查的事件中起了积极的作用”(13页)。

José Vicente Villafañe Chaparro在受到严刑拷打后被军事人员用一架直升机强行运至山中的一个地方(14页和17页),他在那里受到第二炮兵营“拉波帕”兵营的部队的严刑拷打,作为驻第15军事法庭的军事人员进行调查的一部分,目的是查明José Eduardo Mattos先生的下落,他是被一个叛乱组织绑架走的。

在被拘留在兵营期间,在军事人员在场下,Villafañe Chaparro两兄弟受到非军人、被绑架的人的兄弟Eduardo Enrique Mattos的询问和严刑拷打。Eduardo Enrique Mattos威胁Villafañe两兄弟说,如果他们不透露他的兄弟的下落,他们将杀死土著人,他说:“为了证明这一点,他们已经拘留其中三人(31页)。

根据人权科收集的证据,导致一方面拘留土著人领袖Luis Napoleón Torres Crespo、Angel María Torres Arroyo和Antonio Hugues Chaparro Torres而在另一方面拘留Villafañe Chaparros两兄弟和Manuel de la Rosa Pertuz的军事行动是由巴耶杜帕尔,并且几乎肯定是由第二炮兵营“拉波帕”兵营协调进行的(19页)。

7.3 人权科在1992年的上述裁决中以下列措辞认为,已确定这两名军官参与这些事件:

“Luis Fernando Duque Izquierdo和Pedro Antonio Fern<ndez Ocampo参与了对土著人阿尔华科社团的José Vicente Villafañe Chaparro和Amado Villafañe Chaparro和平民Manuel de la Rosa Pertuz Pertuz进行的肉体上的酷刑和心理上的折磨,还参与了绑架并随后杀害Angel María Torres、Luis Napoleón Torres和Antonio Hugues Chaparro的行动”(30页)。

根据人权科收集的证据,律师驳回了哥伦比亚政府为调查的拖延和停顿进行辩护的理由。

7.4 律师认为,导致下令实施这两项制裁的纪律处分程序不是司法性质的,而是行政性质的——是一种“纪律调查”,其目的是“维护公务员遵守纪律的行为和保护受到犯轻微行政罪的国家机关人员所侵犯的法制的原则”。哥伦比亚检察长根据他的纪律处分权力在一旦完成纪律处分程序后,如果必要,可下令实行行政制裁。私人不能参与纪律调查,他们也不能提起刑事赔偿诉讼。由于行政罪而受到伤害的人也不能使用纪律处分程序对所受的伤害获得适当的补偿。纪律处分程序的目的不是对国家机关人员的行为造成的伤害提供补偿,也不是恢复受到侵犯的权利。在这方面,律师提到委员会以前的裁决。48

7.5 律师重申,在向主管普通法院提出有关刑事申诉后和在提起刑事赔偿诉讼后,国内补救办法已用尽。诉讼结束。没有正当的理由拖延诉讼。

审查案情

8.1 人权事务委员会按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的规定根据各方向它提供的全部资料审查了本来文。

8.2 缔约国在1996年11月14日提交的呈文中指出,Fernández Ocampo中尉和Izquierdo中校分别根据1992年9月7日的7177号裁决和1991年12月26日的9628号裁决应本人的要求从陆军中退役。此外,检察长公署人权科提出的开除这两人的建议没有执行,因为根据他们本人的要求他们从陆军中退役了。缔约国还重申它渴望充分保证行使人权和基本自由。这些意见似乎表示,按照缔约国的意见,上述裁决构成死去的土著人领袖的家属和Villafañe两兄弟的一个有效补救办法。委员会不同意这个意见。如果特别严重地侵犯人权,特别在指控侵犯生命权时,正如它在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中指出的,那么不能认为纯粹纪律和行政补救办法构成《公约》第2条第3款意义内的适当和有效补救办法。

8.3 关于指控违反第6条第1款,委员会认为,1992年4月27日的人权科第006/1992号裁决明确确定国家机关人员对三位土著人领袖的失踪和随后的死亡负有责任。委员会因此得出结论认为,在这些情况下,缔约国对Luis Napoleón Torres Crespo、Angel María Torres Arroyo和Antonio Hugues Chaparro Torres的失踪和随后被谋害负有直接的责任,是违反《公约》第6条的。

8.4关于根据第7条在三位土著人领袖方面提出的指控,委员会已注意到验尸结果和死亡证明书,它们表明,这几位土著人领袖在头部中枪之前受到了严刑拷打。鉴于Luis Napoleón Torres Crespo先生、Angel María Torres Arroyo先生和Antonio Hugues Chaparro Torres先生被绑架的情况和验尸结果以及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从缔约国得到资料,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Luis Napoleón Torres Crespo先生、Angel María Torres Arroyo先生和Antonio Hugues Chaparro Torres先生在失踪后受到严刑拷打,这违反第7条。

8.5 关于Villafañe两兄弟根据第7条提出的指控,委员会注意到1992年4月27日的裁决中的结论,这些结论的大意是,这两兄弟受到第二炮兵营“拉波帕”营的士兵的虐待,其中包括被蒙住眼睛和被浸泡在一条沟里。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José Vicente Villafañ和Amado Villafañe受到了严刑拷打,这违反《公约》第7条。

8.6律师指控在三位被谋杀的土著人领袖事件方面违反第9条。人权科的上述裁决得出结论认为,绑架和随后拘留土著人领袖是非法的(见上文7.2段和7.3段),因为没有发出逮捕他们的令状,也没有对他们提出正式控告。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拘留提交人既是不合法的又是专断的,这违反《公约》第9条。

8.7 律师声称,鉴于武装部队的成员和得到军方准许的非军人在没有一位律师在场的情况下完全不顾正当程序的规则询问Villafañe两兄弟,这违反《公约》第14条。由于没有对Villafañe两兄弟提出控告,委员会认为,应当说这是专断拘留,而不是第14条意义内的不公正审判或不公正诉讼。委员会因此得出结论认为,José Vicente Villafañe和Amado Villafañe受到专断拘留,这违反《公约》第9条。

8.8 最后,委员会再三认为,《公约》没有规定私人有权要求国家对另一个人提起刑事起 诉。49 然而,委员会认为,缔约国有责任彻底调查所指控的侵犯人权行为、特别是被强迫失踪和侵犯生命权行为和有责任对那些被视为对这种侵犯行为负有责任的人提起刑事起诉、审判和惩处。这项责任在已经查明犯有这种侵犯行为的人的案件中更加适用。

9.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行事,认为摆在它面前的事实表明,缔约国在Villafañe两兄弟案件中违反《公约》第7条和第9条,在Luis Napoleón Torres Crespo、Angel María Torres Arroyo和Antonio Hugues Chaparro Torres这三位领袖的案件中违反《公约》第6条、第7条和第9条。

10. 根据《公约》第2条第3款,缔约国有义务保证José Vicente Villafañe先生和Amado Villafañe先生以及被谋害的土著人领袖的家属获得有效的补救办法,这个补救办法包括对损失和伤害给予赔偿。委员会注意到人权科1992年9月29日通过的第029/1992号裁决的内容,维持4月27日的第006/1992号裁决,但强烈要求缔约国迅速执行立即起诉和审判应对Luis Napoleón Torres Crespo先生、Angel María Torres Arroyo先生和Antonio Hugues Chaparro Torres遭受绑架、酷刑和死亡负责的人和应对Villafañe两兄弟遭受绑架和酷刑负责的人的刑事诉讼。缔约国还有义务保证将来不发生类似事件。

11. 考虑到缔约国成为《任择议定书》缔约国也即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并且按照《公约》第2条,缔约国承诺确保其领土内和受其管辖的所有个人均享有《公约》所承认的权利,及在确定发生违约的情况下,提供有效和可强制执行的补救办法,委员会希望在90天内从缔约国收到为实施委员会的意见所采取措施的情况。

* 委员会的下列成员参加了对本来文的审查:Nisuke Ando先生、Praffullachandra N. Bhagwati先生、Thomas Buergenthal先生、Colville勋爵、Elizabeth Evatt夫人、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夫人、Fausto Pocar先生、Julio Prado Vellejo先生、Martin Scheinin先生、Danilo Türk先生和Maxwell Yalden先生。
** 按照议事规则第85条,委员会成员Pilar Gaitan de Pombo夫人未参加通过这些意见的行动。
48 第563/1993号来文(Nydia Bautista de Arellana诉哥伦比亚),1995年10月27日通过的意见),第8.2段。
49 见第213/1986号来文(H.C.M.A.诉荷兰)1989年3月30日通过的意见,11.6节,第275/1988号来文(S.E.诉阿根廷)1990年3月26日通过的意见。5.5节,第343—345/1988号来文(R.A.、V.N.等人诉阿根廷)1990年3月26日通过的意见,5.5节。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