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593/1994号来文;Patrick Holland诉爱尔兰
(1996年10月25日第五十八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提交人: Patrick Holland

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爱尔兰

来文日期: 1994年6月8日(首次提交)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1996年10月25日举行会议,

通过了下列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提交人为Patrick Holland,爱尔兰公民,1939年3月12日出生,在提交来文时正在爱尔兰监狱服刑。他称自己是爱尔兰侵犯《公 约》第14条和第26条的受害人。《公约》和《任择议定书》均于1990年3月8日对爱尔兰生效。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于1989年4月6日根据1939年《危害国家罪法》第30条被捕,并被指控持有用于非法目的的爆炸物。他于1989年6月27日连同四名共同被告接受一家特别刑事法庭审理,被判定有罪并判刑10年监禁。经不服判刑上诉后,上诉法院于1990年5月21日减刑为7年监禁,考虑到特别法庭的判决可能给人以这样的印象:他因某种更加严重的指控并定罪,即占有爆炸物以使他人能够危及生命。提交人于1994年9月27日从监狱获释。

2.2 在特别刑事法庭审判时,提交人对指控表示服罪,指称这是因为他的律师告诉他,“在本法院,他们将会相信警方”,而且如果他不服罪,他的判刑将会更重。在这种背景下,提交人说他的表示不服罪的共同被告之一确实被判监禁更长的时间。

2.3 提交人陈述,没有不利于他的证据,但是警方称他已向他们承认他知道在他住所内的爆炸物。未提供指称提交人招供的磁带录音;他未签署任何供词。

2.4 提交人解释,1989年4月,他的一个熟人A.M.与他一起住在他的家中,该人来自英格兰,询问是否能租一家餐馆或酒店。1989年4月3日,A.M.的一个朋友P.W.加入了他们的行列,该人来自都柏林参加庭审。提交人指出,他以前不认识P.W.,但是他允许此人住在他家中。提交人拥有自己的印刷所,大部分时间上班工作,只是睡觉或吃饭才回家。1989年4月6日吃午饭时间,警方突然搜查他的住所并逮捕了他、A.M.、P.W.和第4个熟人,他是以前的同事,这次前来拜访他。爆炸物是在一个黑包中发现的,但是提交人否认事先知情。

申诉

3.1. 提交人称对他的审判是不公正的,因为特别刑事法院不是一个独立公正的法庭,违反了《公约》第14条第1款。在这方面,提交人解释说,爱尔兰宪法允许设立“特别法院”,以便在断定普通法院不足以保证有效执法和维护公共治安与秩序的案件中审理犯罪。提交人指出,决定什么案件提交特别法院审理的是政府。提交人援引《危害国家罪法》第39条,该条规定特别法院的成员由政府随意任免。报酬(如有)由财政部决定。特别法院的成员不必是司法部门的成员;也可任命至少工作7年的专门律师和诉状律师和国防部队的高级军官。

3.2 提交人争论说,特别法院对被指控犯罪的人的平等待遇构成了威胁,因为这种法院成员的独立性得不到保护。在这方面,提交人提及了对他一案的判决,看来此判决是按比他被指控的罪行更重的罪行对他判刑的。

3.3 提交人还指称,由于他通过法院“为他的权利作斗争”以便确立恰当享受假释的权利,他在监狱系统中受到了歧视。他指出,他的共同被告中的两人——判刑相同——分别于1992年和1993年初转往一所开放式监狱,而提交人到1994年初被才转至一所开放式监狱。提交人指出,开放式监狱允许周末定期回家探视,而他却不能获准在她姐妹于1993年12月22日死亡前去医院看望她;在她死后,他才于1993年12月22日至27日获得保释。

缔约国的陈述和提交人的意见

4.1 缔约国于1994年12月5日呈交论证,根据时间上的理由,来文可不予受理,因为提交人申诉的实质内容涉及特别刑事法院1989年6月27日对他的审判,即在《公约》及其《任择议定书》对爱尔兰生效之前。

4.2 缔约国还论证,由于未能用尽国内补救办法,来文可不予受理。缔约国指出,提交人断言的实质是他没有得到独立公正的法庭的公正审判,而且他称对他被指控的罪行不知情。不过,提交人撤回了他不认罪书,使审判法院别无选择只好接受他的承认并相应判刑。缔约国陈述,如果他不服罪,他可能会被宣告无罪。它驳斥了提交人的暗示,即对特别刑事法院审判的人员作了不同的定罪。

4.3 缔约国还陈述,提交人未能以特别法院法官不独立公正为由要求他们取消自己的资格,在这方面,缔约国指出,提交人实际上指控审判他的法院法官持有任何偏见。他的论点似乎是,由于法院成员的任免方法所决定,可能引起缺乏独立性和公正性的问题,而不是实际引起了这个问题。

4.4 缔约国解释,通过高等法院的司法审查控制特别法院。指称违反宪法或自然公正的人可以寻求高等法院下令撤销特别刑事法院的裁定或阻止违背宪法或自然公正规则行事。如果提交人有理由论证他没有得到特别法院的公正审判,他本可因此寻求高等法院下达司法审查令,但他未这样做。

4.5 在这方面,缔约国提及了最高法院在Eccles案中[1]的裁定,其中认为政府不能因不同意特别法院个别成员的裁定并依法终止他们的任命。最高法院判定,虽然司法独立的明示宪法保证不适用于特别法院,但它在履行职能时享有派生的独立保证。

4.6 缔约国还论证,提交人本可有机会在审理他的上诉时论证,由于法官缺乏独立性,对他的定罪是有缺陷的。缔约国指出,但是提交人未能进行不服定罪上诉,而且也未指控特别法院存在偏见或缺乏独立性。

4.7 此外,缔约国还论证,提交人未证明他个人是指控的违反行为的受害人。缔约国提及了提交人的论点即根据适用的立法不能保证法院的独立性。缔约国陈述,这是一个集团诉讼论点,因为提交人未论证审判他的法官实际上缺乏独立性或他们对他持有偏见,他也未具体指明诉讼程序中的任何缺陷。在这方面,缔约国提及了欧洲人权委员会在Eccles案中的决定,[2]它裁定,在《欧洲公约》第6条的含义内,特别法院是独立的。

4.8 缔约国解释,宪法第38条规定,可以依法设立特别法院,负责审判依照这种法律可以断定普通法院不足以保证有效执法和维护公共治安及秩序的案件中的犯罪。1939年《危害国家罪法》规定可设立此种特别法院,只要政府认为普通法院不足以保证有效执法和维护公共治安和秩序并相应发布公告。任何此种政府公告可由议会下院的决议废除。1939年首次设立了一个特别刑事法院,而且它存续到1962年为止。1972年,由于北爱尔兰动乱引起的局势,重新设立了特别刑事法院。

4.9 《危害国家罪法》第39条规定了法院成员的任命。缔约国强调,除少数例外,自1972年以来特别刑事法院的成员在任命时都是普通法院的法官,而且自1986年以来,法院一直只由现任法官组成。自法院于1972年设立以来,未任命任何国防部队成员担任法院成员。

4.10 该法第40条规定,特别刑事法院的判决应按多数意见作出,而且不得披露个人意见。依照该法第44条,特别刑事法院的定罪或判刑应向刑事上诉法院上诉,其方式与中央刑事法院的定罪和判刑相同。除了允许委托在北爱尔兰取犯罪证据外,没有任何不适用于普通法院的只适用于特别刑事法院的取证规则。

4.11 最后,缔约国通知委员会,审判提交人的法院由一名高等法院法官、一名巡回法院法官和一名地方法院法官组成。缔约国还补充说,它不了解对法院成员的个人公正性和独立性有任何质疑。

5.1 1995年2月8日,提交人对缔约国的看法提出意见。他重申特别法院的成员可由政府随意免职,因此他们的独立性和公正性得不到保证。

5.2 关于缔约国的论点即由于提交人撤回不认罪书而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因而他的来文可不予受理,提交人解释,在他表示不服罪后,他的律师曾要求法院短暂休庭。他然后来看望提交人并建议他服罪,因为他由特别刑事法院审理,如果不认罪,将会被判刑12年监禁。因此他表示认罪。

5.3 关于缔约国的论点即提交人未能要求审判法院的法官取消自己的资格,他未能要求通过司法审查撤销审判程序,而且他未能进行不服定罪的上诉或提出指控法院缺乏独立性作为上诉理由,提交人指出,由于他自己的辩护律师已要他认罪,而且他本人尚不了解联合国人权条约,因此他不可能做其中任何事情。提交人忆及,作为一个外行,他依赖于他的法律顾问,他们让他屈服,而且从不提这些问题。在这方面,提交人指出,他知道许多人不屈服,而且不承认该法院,于是仅仅因为这一点就被判刑。

缔约国的进一步陈述

6.1 应委员会的要求,缔约国于1996年7月2日进一步提出看法,对提交人指称他在监狱系统由受到歧视一事可否受理发表了意见,缔约国并解释了围绕将提交人案件提交特别刑事法院审理的决定的立法和惯例。

6.2 关于提交人称他是歧视的受害人,缔约国确认被判6年监禁的两名共同被告在服满刑期前被转至一所开放式监狱,而提交人和另一名共同被告仍留在封闭式的机构内直至他们获释。缔约国进一步解释说,转往开放式监狱的两名原告获得了标准的百分之二十五的减刑,并大约提前6个月获释。第三名共同被告在一个保安措施严密的设施内度过了他的刑期,并比释放日提前36天获释。

6.3 缔约国解释说,曾考虑将提交人转至一所开放式监狱,但由于提交人的亲友在都柏林,而且所有的开放式设施都不在都柏林地区,因此决定如果他留在都柏林的封闭机构内将更合适。提交人从1994年6月27日起提前获释,这比他的获释提早了3个月。不过,由于他没有住处,他拒绝出狱。后来他于1994年9月22日获释,提前了4天。

6.4 缔约国陈述,从封闭监狱转至开放式监狱是给予某些犯人的福利,依据的情况是他们的记录、家庭住址和其他有关的考虑因素,但它不是全体犯人都有平等机会享受的权利。提及了欧洲人权法院在Ashingdane案中的判决(14/1983/70/106)。

6.5 缔约国进一步陈述,提交人未受到与众不同的待遇,但作出将提交人留在都柏林的封闭机构中的决定与作出将其中两名共同被告转至开放式机构的决定一样,都参考了他们的个人和家庭情况,目的是便利拘留者与他们有密切关系的人之间的联系。而且,缔约国陈述,委员会也许会发现,提交人的待遇有所不同,这种待遇依据的是合理和客观的标准,不等于歧视。

6.6 缔约国论证说,根据《任择议定书》第3条,来文可不予受理,因为它不符合《公约》的规定。此外,它论证说,由于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提交人的要求也可不予受理,因为提交人可以寻求对司法部长下达的将他转至都柏林的沃特菲尔德拘留中心而不是开放式的监狱的命令进行司法审查。提交人也可以对指称的侵犯宪法权利一事提起诉讼,因为宪法第10.1条保护全体公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权利。它陈述,提交人从未利用过可供他利用的任何补救办法。

7.1 关于决定一个案件是否将提交特别刑事法院审理的程序,缔约国解释说,由检察官按照法律决定一个案件将由普通刑事法院审判还是由特别刑事法院根据《危害国家罪法》第五部分的规定审判。检察官独立于政府和警方履行他的职责。《危害国家罪法》规定某些犯罪根据该法安排审理。如果某人被指控犯有指定的罪行,根据该法第47(1)条规定,检察官可将该人提交特别刑事法院审理这些罪行。提交人被指控持有用于非法目标的爆炸物质,这是该法第47(1)条指定的可起诉罪。

7.2 由政府指定的9名法官——他们全是高等法院、巡回法院或地方法院的法官——组成的一个专案组负责在特别刑事法院中听审案件。指定听审案件的成员完全由专案组的法官决定。缔约国强烈驳斥任何这样的提示:特别刑事法院的法官缺乏独立性或本会对提交人持有偏见。

7.3 缔约国解释说,指控提交人犯有上述罪行的决定及将提交人的案件提交特别刑事法院的决定所依据的是对爱尔兰警方通报检察官的已有证据的评估。

7.4 缔约国解释说,可以对设立特别刑事法院提出质疑,因为它受宪法审查的制约。也可质疑涉及特别刑事法院的立法各个方面是否符合宪法。已有人提出了若干次这样的质疑。不过提案人未尝试在这方面提起任何诉讼。

7.5 缔约国解释说,也可以通过对检察官的决定进行司法审查对将案件提交特别刑事法院一事提出质疑。不过,有关的判例法全都有关这样的情况:被告被指控犯有非指定的罪行而且检察官决定将他(或她)提交特别刑事法院审理。如果提交人利用这种补救办法,他将不得不证明检察官的行为抱有恶意。

7.6 缔约国重申,应宣布来文不予受理。

提交人对缔约国看法的意见

8.1 提交人在对缔约国看法发表意见时强调,他的主要申诉是特别刑事法院是非法的,因为它设立时没有根据《公约》第4条第3款提出申请。他争辩说,在特别法院面前无法逃避定罪,并重申当他不服罪时,他的律师告诉他,如果承认有罪,他的判刑将会减轻,他因此改变了他的抗辩。

8.2 提交人重申不允许他及时离开监狱于1993年12月看望临死的姐妹,但只是在她死后才准他假参加她的葬礼。

委员会审议的问题和过程

9.1 在审议来文载述的任何断言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按照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根据《公约任择议定书》,来文是否可予受理。

9.2 委员会注意到了缔约国的论点即根据时间上的理由来文可不予受理。委员会参照了它以前的判例并重申说,如果指称的违反行为发生在《公约》对有关缔约国生效前,它不得审议来文,除非指称的违反行为在继续或具有其本身构成违反的继续后果。委员会指出,虽然提交人在1989年6月初审时定罪和判刑,即在《公约》对爱尔兰生效之前,但他的上诉于1990年5月21日被驳回,即在《公约》对爱尔兰生效之后,而且他的监禁持续到1994年8月为止。在这种情况下,时间上的理由不排除委员会审议提交人的来文。

9.3 提交人指称说由于他受到特别刑事法院——该法院的设立违反《公约》第14条——的审判,因此没有得到公正的审判,对此,委员会指出,提交人对于对他的指控表示服罪,他未能对他的定罪进行上诉,而且他对于特别法院的公正性和独立性从未提出过异议。在这方面,委员会指出,提交人自始至终由法律顾问作代表,而且从档案来看,在其他问题上,他利用了向高等法院申诉的权利,但没有提出上述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裁定,提交人未能满足《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项用尽可加利用的国内补救办法的要求。

9.4 关于提交人指称由于未将他与他的共同被告同时转至开放式的监狱而受到歧视问题,委员会指出,缔约国作了论证,而且提交人没有否认,提交人本有机会可以寻求司法审查这项决定。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认为,由于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项,这项断言也可不予受理。

10. 人权事务委员会因此决定:

(a) 来文不予受理;

(b) 本决定应通知缔约国和提交人。

[1] Eccles诉爱尔兰[1985],I.R.545。
[2] Eccles e. a. 诉爱尔兰,第12839/87号申请,1988年12月9日的决定。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