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564/1993号来文,J. Leslie诉牙买加* (1998年7月31日第六十三届会议通过)

提交人: Junior Leslie(由伦敦Barlow Lyde & Gilbert律师事务所Simon Phippard先生代表)

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牙买加

来文日期: 1993年10月5日(首次提交)

决定可否受理的日期: 1995年10月12日

根据《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1998年7月31日举行会议,

结束了对Junior Leslie根据《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564/1993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其律师和所涉缔约国提出的所有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通过了其意见。

1. 来文提交人为牙买加公民Junior Leslie,提出来文时正在牙买加圣凯瑟琳地区监狱等待服死刑。他声称是牙买加违反《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7条、第10条第1款和14条第1款及第3(a)至(e)款的受害者。他的死刑于1995年年初被减至无期徒刑。他由伦敦Barlow Lyde & Gilbert 律师事务所代表。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1987年11月14日,提交人在一件自行车吵架案发生後被两名警察逮捕。他被带到Hunt Bay警察局,关了五天。1987年11月20日,他被带到Kingston Gun法院进行初审;他这时才获悉他与Anthony Finn 1 和L.T.一起被控在1987年11月8日谋杀Merceline Morris和她的儿子Dalton Brown。1990年4月4日,提交人和Anthongy Finn按控罪被判有罪,由金斯敦总部巡回法院判处死刑;L.T.由审判法官在结束起诉案件时判定无罪。提交人向上诉法院的上诉于1991年7月15日被驳回。向枢密院司法委员会申请特准上诉的进一步请求于1992年10月6日被驳回。据称,提交人已因此用尽了国内补救办法。1992年12月17日,提交人的案件被归类为《1992年攻击他人罪(修正)法案》下的死刑案。

2.2 讼方依靠的是死者的女儿(另一死者的姊妹)Carol Brown和孙子(另一死者的外甥)Orlando Cambell。Carol Brown作证说,1987年11月8日,大约下午8时左右,她的母亲和Orlando Cambell在房子里面;她本人坐在门口,她的兄弟Dalton Brown和朋友C. 在后院。后院是由外墙上一盏100瓦的灯泡和屋内的灯光照亮。突然间,两名持枪男子闯劲了后院,她认出他们是Anthony Finn和提交人。紧接着她听到枪声,她赶快跑开。她在两家房子之外停住,再听到几声枪声声,然后看到C.从她身边跑过,接着是提交人和Anthony Finn,后边两人仍然持着枪支。她的母亲满身是血,朝她跑来,告诉她她的兄弟被开了枪。他的母亲和兄弟都在医院中死去。Carol Brown作证说,她认识Anthony Finn已经大约八年了。至于提交人,她说她是在出事前一个星期才第一次见到他,当时别人向她指出他是两个星期前参加殴打和用刀刺她兄弟的人之一。她只知道他的绰号是“Kentucky”。

2.3 Orlando Cambell 作证说,出事当天晚上他正躺在床上,他看到他舅舅Dalton Brown被Anthony Finn追着,跑进房内。他的舅舅紧抓着他的外婆,她想把Anthony Finn挡住。然后他看到Anthony Finn 朝他外婆开枪。他把脸转向墙壁,然后他听到Anthony Finn叫他舅舅。接下来,再几声枪声,然后他听到他舅舅在求饶。又听到来自不同方向的更多枪声,接着他听到Anthony Finn同另一个人讲话。Orlando Campbell 作证说,他看到他认得的Anthony Finn从大门出去,跟着是一个矮胖子,他看不清他的脸,而后是他也认识的L.T.。

2.4 医学证据证实受害人被枪打中,因枪伤而死。

2.5 对本案没有进行排列指认;在审判过程中,也就是谋杀发生后29个月,Carol Brown从被告席指认出提交人。

2.6 提交人提出了不在犯罪现场的辩护。他在审判时作证说,他当天晚上在靠近他家的社区中心看录象节目。他说,他那天晚上只和一个人讲过话,但是他记不起来那个人的名字。他还说,他住的地区有其他两个人绰号叫“Kentucky”。

申诉

3.1 关于《盟约》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律师提出了关在圣凯瑟琳地区监狱的提交人1993年1月28日提供的声明。其中说,1987年11月15日提交人被关在Hunts Bay警察局的时候,调查警察(给了名字)打了他的胸部。此外,提交人声称,在他被关在Hunts Bay警察局的整个期间(1987年11月14日至20日),他与其他五、六个人一起被关在2公尺×4公尺的牢房。他不准洗澡,只有在取要喝的水时才可以离开牢房。他还不准使用娱乐设施。

3.2 1987年11月20日,提交人被转到金斯敦的总监狱;一抵达,他就据称被看守之一的打了左臂靠近手腕的地方。据称,由于从前他的左手腕断过,被打后疼痛不堪。他在总监狱关到1990年4月4日;在这整个期间,他必须与其他四、五名犯人共用大约1.5公尺×3公尺的牢房。此外,有一天提交人被一名一起关押的人在脸上刺了一刀,造成脸上有很深的刀伤,大约10公分长和1公分宽,从左耳向下延伸到左脸颊。他立即要求医疗,但等了两个小时才被带去看医生。他被缝了二十针,但不准后续医疗。他说接下来三天他一直很痛,但不准服止痛药。

3.3 提交人在1990年4月4日被定罪后,被转到了圣凯瑟琳地区监狱的死牢部门,以后就一直关押在那边。他声称在监狱中数次遭到挨打:

- 例如1991年12月1日,犯人不准在早上离开牢房。下午1点过后不久,允许同室犯人倾倒污物。当班的两名看守是G.警官和一名年轻人。提交人说,当两名看守打开靠近他牢房的另外牢房的时候他开始抗议。他们进入了他的牢房,年轻的那一位据称打了他头的左边。然后两名看守开始用他们的警棍打他的背部、胸部、手臂、脚部和膝盖大约二十分钟。提交人称他被打时感到剧痛不堪,不管他怎么叫都没有用。打过以后,他得不到食物或水,也得不到医疗。

- 1991年12月2日上午10时左右,提交人有十分钟可以倾倒污物,大概在下午2时以后,G.警官与其他六、七名看守来到了他的牢房,被告知再去倾倒一次。但是他刚要去,又被叫回牢房。他反身回牢房时,G.警官和其他看守即开始打他。他倒在地上,两名看守重复用警棍打他的手臂、足部和背部,长达九十秒钟左右,其他的看守在旁边看着。而后他被丢进牢房内,直到第二天早晨都未得到食物和水。提交人声称,他不让看医生或得到任何的治疗。

3.4 提交人向监狱当局报告了这些攻击事件,并一再要求给予医护,但都没有结果。之后他给监狱督察写了信;他终于在1992年年初被带去医院。医生开了止痛药治疗。提交人指出,挨打的结果是:“后背左边的疼痛从来没有完全消去。感觉是骨头断了或是骨头裂了。早上醒来的时候感到特别痛。我要求再看医生,但都得不到回应,看守只是给我止痛药片[…]。”

3.5 提交人还称,有好几次看守告诉他没有理由给他提供治疗,因为他很快就要被处死。他指称,这造成他“极大的困窘和压抑”。此外,他有三次整天不准离开牢房,得不到食物和水。他从下午4时左右一直关到两天后的上午10时。提交人称这种情况“特别不舒服和特别屈辱”。

3.6 提交人在1993年6月9日的信中称,1993年6月5日下午12时28分他被看守M.体罚,据称是因为他向督察和“人权办公室”控诉看守。据称M.用警棍打了提交人的膝盖,当提交人抓住警棍时,M.拔出了刀子。据称M.已准备动用刀子,但是刀子从他手中掉出。提交人事后向死牢部门的主管官员报告了事故,该官员向监狱长提到了他,但监狱长据称拒绝接见他。提交人还称,1993年5月4日,一名看守将手指戳进他眼睛,当他躺在地上的时候,踢了他几下。同一看守在1993年9月23日、24日、29日和30日进一步体罚和骂他。9月30日,提交人的房间被搜索,200美元被拿走,从未退还。

3.7 律师提及1993年1月25日与提交人在当地的代理人的会见记录。这名代理人注意到Leslie先生脸上有新的割伤和擦伤,代理人不记得1989年第一次会见时有这些伤痕。代理人怀疑这是监狱中发生的,在牙买加这并不是不寻常的。律师指称,这名代理人的说法印证了提交人在他的声明和信函中提出的所有指控。律师以Leslie先生的名义在1993年11月30日向监狱长和在1994年3月11日向牙买加监狱专员发出了正式指控。

3.8 律师举出了文件证据说明总监狱和圣凯瑟琳地区监狱的不人道状况。据称,这些监狱缺少娱乐、疗养和其他设施,这清楚显示出这些监狱远远不能符合联合国《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同时未能向Junior Leslie提供基本需要也等于是违反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他的结论认为,关押场所缺少漱洗设施、Leslie先生被关的拥挤状况、医疗的缺乏、拒绝给予这种治疗的理由、关押期间的漫长以及警察和监狱看守对Leslie先生毫无理由的攻击,都构成违反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

3.9 又据指控,提交人并未得到公平的审判。他指控他的法律援助代理人并未作出充分的案件准备。在这方面,他声称他是在十二次休庭当中的某次才首度会见他的代理人。虽然这名代理人到监狱中看了他几次,但每次都有警察在旁边,毫无隐私可言。会见时只讨论休庭和新的审判日期的事情。据称这点违反了第14条第3(b)款。

3.10 关于所称违反第14条第1款和第3(e)款一事,据称由于缺少时间和设施来准备辩护事项,无法传召若干证人为提交人辩护。提交人的辩护因指派给提交人的代理人以协助他准备案件并为代理人处理所有基本工作的新进律师,在审判开始不久即告生病,因此无法参加审判。此外,审判法官指称“阻碍行为”使辩方无法与检方证人就“矮胖子”的问题充分对证。律师承认原则上人权事务委员会不审查法官对陪审团的具体指示,除非能够确定这些指示是明显有意的或构成排斥司法。在这方面,他提到了法官的总结并提出了据称构成排斥司法的许多法官指示的例子。2

3.11 至于审判当中提交人是否获得足够的代表的问题,据称检方证人并未受到充分的对证或根本未受到对证。律师指出,提交人的代理人在1990年4月3日的下午审讯时迟到,当时法医正就死者的伤口提出证据。该代理人并未找这名证人对证,据律师说,这名证人的证据有助于动摇Carol Brown的证据,即她的兄弟在死去之前两个星期曾遭到殴打和挨刀子刺。鉴于死者家庭一位曾经鉴定尸体的朋友在法庭作证说他不知道Dalton Brown曾遭到殴打和刀子刺,据称代理人未能就此质问法医是特别严重的一件事。

3.12 此外,律师辩称Carol Brown在出事晚上提供给警察的指认证据是无法印证的,因为Orlando Campbell并未指认Leslie先生,而第三个目击证人C.并未作证。3律师指出提交人从未被放到指认行列中去,而Carol Brown 是在29个月以后才在法院中指认他的。据称从逮捕到审判拖了29个月,这构成了违反第14条第3(c)款,而法官容许从被告席指认人和未能向陪审团警告拖延审判可能影响到检方证人的信誉和可靠性,这点已侵犯了提交人获得公平审判的权利。

3.13 提交人称,由于上诉时指派给他的代理人是同一人,他获得自己选择的法律援助的权利已经受到侵犯。在对上诉进行审讯之前,他并未会见代理人,也没有机会讨论到为他辩护的上诉理由。此外,他声称他没有被问到是否愿意参加审讯,同时是从监狱当局获悉他的上诉已遭驳回一事。

缔约国的资料和关于可否受理的意见及提交人对此的评论

4. 缔约国根据第91条提出的呈文中辩称,来文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b)款不能受理,因为提交人并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缔约国指出,提交人仍然能够申请宪法改正;在这方面,缔约国指出提交人援引的和得到第14条第1、3(b)和(c)款保护的权利是与《牙买加宪法》第20(1)、20(6)(b)和20(6)(d)节相衔接的。按照《宪法》第25节,提交人可以通过向最高法院提出宪法动议寻求改正其权利据称受到侵犯的情况。

5. 律师在其1995年4月21日的评论中称,由于未就宪法动议提供法律援助,宪法动议不构成本案中的有效补救办法。

委员会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6.1 委员会在其第五十五届会议期间审议了可否受理来文的问题。

6.2 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的论点,即宪法补救辩方仍然对提交人开放。委员会指出,牙买加最高法院在有些案件中容许就基本权利受到侵犯时在这些案件的刑事上诉遭到驳回后申请宪法改正。但是,它也回顾缔约国已几次指出4 宪法动议无法律援助可用。委员会认为由于缺乏法律援助,而贫困无告的提交人必须依赖这种援助,因此宪法动议并不构成为了《任择议定书》目的必须用尽的一种补救办法。委员会因此认为第5条第2(b)款并不妨碍审议来文。

6.3 至于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下的指控,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提请监狱当局和监狱专员注意他一再受到虐待。由于对他的申诉并无下文或后续行动,委员会认为在这方面提交人已符合《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b)款的要求。委员会认为,为了受理目的,提交人关于在监狱和死牢中受到虐待的指控已得到充分证实,应根据案情加以审查。

6.4 委员会还认为,提交人为了受理目的已充分证实他在第14条第3(c)款下的说法,即他在经过不当拖延后才受到审判。这点与缔约国在提交人被捕时没有将他放到被指认行列特别有关,加上身份是两名死者的近亲(分别为女儿和姊妹)的一名单一证人在审判当中从被告席指认提交人之前,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半之久。因此,应就案情审查提交人的指控。

6.5 至于提交人有关法院程序违反规则、法官就指认问题对陪审团发出不当指示、代理人出庭迟到和对检方证人没有进行对证等说法的指控,委员会重申,虽然第14条保证公平审判的权利,但委员会除非能够确定向陪审团发出的指示是明显有意的,或是构成排斥司法,或是法官明显违反了应大公无私的义务,否则委员会不能审查法官向陪审团发出的具体指示。委员会收到的材料并未显示出法官的指示有这些缺陷。因此,这一部分的来文被认为不能受理,根据《任择议定书》第3条,它不符《盟约》的规定。

6.6 1995年10月12日,人权事务委员会宣布,来文看来提出了《盟约》第7条、第10条第1款和第14条第3款下的问题,在此范围内来文可以受理。

缔约国对案情的意见和律师的评论

7.1 缔约国在1997年1月23日的呈文中提供委员会,关于所称违反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情事,缔约国“已设法调查此事,但未得到回应。将努力加快调查。在收到资料之前,本部无法对这些指控提出建设性的评论”。缔约国指出,上述评论不能视为它同意曾发生违反《盟约》的任何事件。

7.2 关于提交人及其代理人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设施准备辩护因而第14条第3(b)款受到违反的说法,缔约国注意到代理人几次访问了提交人,虽然警察也在场。缔约国辩称,提交人的代理人可以反对警察在场,因此它反驳《盟约》受到任何违反的说法。

7.3 关于第14条第3(c)款据称受到违反一事,缔约国承认从逮捕到审判拖延了29个月,这比理想的时间是长了。但是,它拒绝承认这些延误构成违反《盟约》的行为,特别是在这段期间已经进行了初步询问。

7.4 因为法律援助辩护律师在进行审判时有一天迟到和他未能充分向证人对证,因而第14条第3(d)款据称受到违反一事,缔约国断然否认有违反《盟约》的任何行为。缔约国称,国家的责任是指定称职的律师,而一旦指定以后就不能干涉如何进行案件。缔约国辩称诸如律师的专业行为等问题,并不是缔约国的责任。

7.5 针对一些辩方证人没有被传到,因此第14条第3(e)款受到违反一事,缔约国指出,这项违反不能归咎于此,并没有明确的证据显示有国家代理人员不准辩方律师传唤这些证人。

8.1 律师在其关于缔约国呈文的评论中指出,缔约国并未提供关于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下的申诉的任何资料。

8.2 关于从逮捕到审判之间有29个月的拖延的问题,律师注意到缔约国已承认比理想的时间要长,但仍声称以初步查询开始了审判过程。如果真是如此,这只能是称为技术性辩护。争议性的问题仍然存在,即提交人被捕29个月以后才在法院被指认。初步的查询与提交人在法院被指认之前的时间推移没有关联。律师重申第14条第3(c)款受到违反。

8.3 律师重申牙买加的辩护律师代表性不足的说法,拒绝缔约国辩称其唯一责任是指定称职的法律援助律师的说法。在这方面,律师指称,恰恰是法律援助律师的报酬极为低微(这是国家的责任)才使得象提交人这样的穷人得不到指派称职的律师处理他们的案件。

审查案情

9.1 人权事务委员会按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参照当事各方提供的所有资料审查了本来文。

9.2 关于提交人指控在总监狱和其后在圣凯瑟琳地区监狱受到虐待的各种指控,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提出了非常精确的说法,如前述第3.1至第3.8段所载,涉及他被殴打和处于可悲的关押状况的各种事例。除了说大约14个月后它会调查之类的话外,缔约国没有争辩其中任何一点。委员会认为,第3.1至第3.8段所述情况已侵犯提交人受到人道待遇和尊重其作为人的固有尊严的权利,因此违反了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

9.3 提交人声称由于他被逮捕以后不当拖延了29个月才将他审判,第14条第3(c)款已受到违反。委员会注意到缔约国本身已承认从逮捕到审判中间拖延了29个月是“比理想的要长”,但辩称并未违反《盟约》,因为在这段时间已进行了初步查询。委员会认为,仅只是申明拖延并不构成违反行为,并不是足够充分的解释。因此,委员会认为29个月后才将被告交付审判并不符合第14条所规定的最低保证。因此,委员会认为第14条第3(c)款受到违反。

9.4 关于提交人辩称,因为他在上诉时是由审判时未与他协商的同一律师所代表因此他没有获得有效的代表的说法,委员会注意到,律师已在上诉之前与提交人进行了协商,而且他为他辩护了上诉的理由。委员会回顾其第14条第3(d)款下的判例,即法院应确保律师进行案件的行为符合司法利益。就本案而言,提交人的律师在进行上诉时并未显示他不是为了客户的利益在作出他的专业判断。因此,委员会的结论认为他所收到的资料并未显示出第14条第3(d)款受到违反。

9.5 提交人指称第14条第3(b)和(e)款受到违反,因为缺乏准备辩护的时间和设施意味着未传唤若干辩方证人替提交人作证。委员会从收到的资料判定,并无迹象显示其代理人不传唤证人的决定并非基于其专业判断。如果代理人和提交人认为准备不够,他们自己有责任要求休庭。因此,没有根据认为第14条第3(b)和(e)款受到违反。

10. 人权事务委员会根据《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认为面前的事实显示《盟约》第7条、第10第1款和第14条第3(c)款受到违反。

11. 按照《盟约》第2条第3(a)款,缔约国有义务向Leslie先生提供有效的补救办法,包括赔偿在内。缔约国有义务确保未来不再发生类似的违反情事。

12. 牙买加一旦加入成为《任择议定书》的缔约国,即承认委员会有资格确定是否发生了违反《盟约》的情况。本案是在牙买加宣告退出《任择议定书》的行动于1998年1月23日开始生效之前提交审议的;按照《任择议定书》第12(2)条,来文应继续适用《任择议定书》。根据《盟约》第2条,缔约国承诺确保在其领土内和受其管辖的所有个人享有《盟约》承认的权利,并一旦确定发生了违反《盟约》的情事,提供有效和可付诸实施的补救办法,为此委员会希望缔约国在九十天内提供关于为执行委员会意见采取的措施的资料。

[以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通过,英文本为原本。其后另以阿拉伯文、中文和俄文印发,作为本报告的一部分。]

1 委员会关于Finn先生第617/1995号来文的意见于1998年7月31日在第六十三届会议上通过。

2 上诉法院驳回了律师据以上诉的所有理由。

3 警察无法找到这名证人。

4 例如见第283/1988号来文(Austin Little诉牙买加),1991年11月1日通过的意见;第321/1988号来文(Maurice Thomas诉牙买加),1993年10月19日通过的意见;第352/1989号来文(Douglas、Gentles和Kerr诉牙买加),1993年10月19日通过的意见。


* 以下委员会成员参加审查了本来文:尼苏克.安多先生、普拉富拉钱德拉.巴格瓦蒂先生、托马斯.比尔根塔尔先生、克里斯蒂娜.夏内女士、科尔维尔勋爵、欧姆兰.沙菲先生、伊莉莎白.伊瓦特女士、埃卡特.克莱因先生、戴维.克雷茨梅尔先生、拉杰苏默.拉拉赫先生、茜茜莉亚.梅迪纳.基罗加女士、福斯托.波卡尔先生、胡利奥.普拉多.巴列霍先生、马丁.谢宁先生和马克斯维尔.亚尔丹先生。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