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553/1993号来文;Michael Bullock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1995719日第五十四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提交人:                                  Michael Bullock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1995719举行会议,

         通过以下: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提交人是Michael ullock,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公民,在提交本来文之时,正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西班牙港国家监狱等候处决。他声称特立尼达和多巴哥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14条第123(e),使他蒙冤。他由律师代理。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1981425,提交人与一个名叫P.S.的人同被指控为犯有杀害H.McG

的罪行。1983527,他被判定罪名属实,而同案另一被告被宣布无罪。上诉法院于1988421日驳回了提交人的上诉。他的关于特别准许他向枢密院司法委员会上诉的请求也于1990119日被驳回。1993819,发出了于1993824日处决提交人的命令;由于提交人提出了宪法动议,1993823日高等法院准许延缓执行处决命令。

         2.2          在枢密院司法委员会对普拉特和摩根诉牙买加一案作出裁决之后,提交人的死刑被减为无期徒刑。

         2.3          在审判时,起诉方所依据的证据主要是一个名叫Movin Brown的证词,此人与提交人同住一处。这名证人说,1981425日上午,他看到提交人将受害者从其汽车里拖出,然后把她打死。审判中,提交人从被告席上未经起誓作了陈述。他说,案件发生时他在场,但正是Movin Brown打死了受害者,然后又恐吓他。起诉方还以提交人交待他参与抢劫案的口头供词及此案的情状证据为起诉根据。

         2.4          在审判中,辩护律师根据Movin Brown1976年给警察的供述,对他的信誉提出疑问。那份供述涉及的是另一起谋杀案,他因该案被审,但无罪获释(据说理由是受害者的死因没有确定)。然而,法官不准辩护律师根据这一供述而盘问Movin Brown,也不准辩护律师把这一供述列为证据。

申诉

         3.1          提交人称,Movin Brown先前的供述与他的信誉问题高度相关,法官不准辩护律师就这一点盘问Movin Brown,不准把其供述列为证据,侵犯了提交人据第14条第1款和第3(e)款所应享有的权利。

         3.2         辩护律师进一步指出,主审的法官在向陪审团发指示时这样说:[……]Bullock在被告席上为自己辩护发言是行使自己作为被告所具有的发言权,也就是从被告的立场说话。但你们经常听到过,有权利,便有责任,我以后还会论及这一点”。法官后来说:“我前边说过,有权利,便有责任。这些责任不限于被告一人,其法律代表也有责任。这便是我国的法律”。他还说:“正如我说过的,被告行使了他的权利,但权利也意味着责任”。

         3.3         提交人称,法官的指示不公平,因为他没有向陪审团说明他在这方面说的“责任”指的是什么。辩护律师说,法官使用这种语言,给陪审团的印象是,提交人没有履行他有义务履行的一些责任,由于这些责任的确切性质没有说明,陪审团可能会解释为是指提交人有责任作出宣过誓的发言。律师进一步说,法官的话还可能被陪审团解释为指提交人在某些方面是不负责任的,例如正如法官自己所说的,Movin Brown提出了“严重的指控”。提交人说法官给陪审团的指示等于违反了《盟约》第14条第1款以及第14条第2款。

缔约国关于可否受理的意见和提交人的评论

         4.1          缔约国于1993年来文说,提交人的来文不应受理。

         4.2         缔约国指出,1993823,在发出处决提交人的命令后,提交人向高等法院提出了宪法动议,欲使高等法院宣布对他执行死刑是违宪的并下令撤销死刑判决和延缓执行死刑令。缔约国认为,国内补救办法尚未用尽,因此来文不应受理。

         4.3         委员会根据其议事规则第86条请求缔约国在委员会审议提交人的来文之时先不要执行对提交人的死刑,对于此项请求,缔约国说,鉴于来文不应受理,它不准备这样承诺。然而它提到高等法院关于延缓执行死刑的命令,说缔约国将遵守高等法院的命令。

         4.4          缔约国附了一份上诉法院对提交人案件的判决。缔约国说,上诉法院详细地审议了主审法官不准把Movin Brown的供述列为证据一事以及就提交人在被告席的发言对陪审团的指示。上诉法院认为主审法官在主持审判和向陪审团作总结方面都行为适当,于是驳回了上诉。

         4.5          缔约国称,提交人试图把人权事务委员会作为最终的上诉法院。缔约国说,这与委员会的判案实践相矛盾,也与《盟约》的规定不符。

         5.1         提交人在就缔约国的意见发表评论时说,按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b),他的宪法动议并没有使给委员会的来文变得不应受理。他说,宪法动议仅涉及对他执行死刑是否符合宪法的问题,并不涉及他提出的审判不公正的申诉。

         5.2         提交人还说,从原则上讲,的确不应由委员会评价一具体案件的事实和证据,但是当可以看出,审判过程是任意的或明显不公正,等于否定正义之时,委员会便有权利这样做。提交人说,法官不准他彻底盘问起诉方的主要证人以及法官给陪审团的指示,不恰当地把举证责任加给了他,等于否定了正义,因此委员会有权力审查他的来文。

         6.         在缔约国于1994718日又一次提交的来文中,缔约国告知委员会,继枢密院司法委员会对“普拉特和摩根诉牙买加检察长”案作出裁决后,提交人的死刑被减成了无期徒刑,刑期一直到他死为止。在对上述案件的裁决中,司法委员会认为,对于任何处决须在判刑五年后才执行的案件,均有有力的理由认为,这种拖延已经太久,足以构成“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处罚或待遇”。

委员会面前的问题及其审议情况

         7.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87,决定该来文是否符合盟约的《任择议定书》规定的受理条件。

         7.2         委员会感到遗憾的是,缔约国认为来文不应受理,因而不愿意作出委员会根据议事规则第87条所要求的承诺,即在委员会按照《任择议定书》审理案件时不执行对提交人的死刑。委员会指出,不是由缔约国而是应由委员会来确定一项来文是否应受理。委员会要求缔约国今后在审查来文方面与委员会充分合作。

         7.3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的指控一部分涉及法官给陪审团的指示。委员会提及其先前的判例,重申一般不应由委员会而是由缔约国的上诉法院来审查法官给陪审团的具体指示,除非可以确定给陪审团的指示明显是任意的或相当于否定正义。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关于在本案中法官的指示明显不公的申诉。委员会还注意到上诉法院对本案的审议,认为在本案中,主审法官的指示没有明显过错,说不上明显任意或否定了正义。因此,来文的这一部分不应受理,因为按照《任择议定书》第3,它与《盟约》的规定不符。

         7.4         提交人的另一部分申诉是,法官不准把起诉方的主要证人于1976年的供述列为证据,或者不准就这一供述盘问这一证人,侵犯了他根据《盟约》第14条第1款和第3(e)款而应享有的权利。对此,委员会认为,一般应由缔约国上诉法院而不是由委员会审查法官在接受证据方面的裁量权,除非能够查明,裁量权的行使明显具有任意性或相当于否定了正义。由于本案中没有发现这样的过失,因此来文的这一部分也不应受理,因为按照《任择议定书》第3,它与《盟约》的规定不符。

         8.            因此,人权事务委员会决定:

         (a)           来文不予受理;

         (b)          将本决定送交该缔约国、来文提交人及其律师。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