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549/1993号来文;Francis Hopu和Tepoaitu Bessert诉法国
(1997年7月29日第六十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提交人: Francis Hopu和Tepoaitu Bessert
(由在法国的律师François Roux代理)

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法国

来文日期: 1993年6月4日(首次提交)

决定可否受理的日期: 1994年6月30日

修正可否受理的决定的决定日期: 1995年10月30日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1997年7月29日举行会议,

结束了对代表Francis Hopu先生和Tepoaitu Bessert先生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549/1993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到了提交人、其律师和所涉缔约国提出的所有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通过了以下意见** ***

1. 来文提交人是Francis Hopu和Tepoaitu Bessert,法属玻利尼西亚塔希提岛的玻利尼西亚人和居民。他们声称是法国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条第1款和第3款(a)项、第14条和第17条的第1款、第23条第1款和第27条的受害人。他们由François Roux代理,后者提供了一份经正式签署的委托书。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是塔希提岛上位于Nuuroa、称之为“Tetaitapu”的大片土地(约4.5公顷)所有人的后裔。他们争辩说,1961年10月6日帕皮提民事法庭的拍卖判决剥夺了他们祖先的财产。根据该判决书的条文,该块地的所有权被判给了南太平洋饭店集团。从1988年起,这一公司一直是玻利尼西亚领土的独家股东。

2.2 1990年,SHIP将该块地租赁给饭店业研究和开发集团,后者又将它转租给RIVNAC饭店集团。RIVNAC试图在毗邻泻湖的该地块上尽快开工建造一个豪华旅馆综合体。一些初步性的工作正在进行之中,例如砍伐树木,清理场地上的灌木丛和建筑栅栏。

2.3 提交人和该块地所有人的其他后裔于1992年7月以和平方式占领该块地,以抗议拟议中的旅馆综合体建造工程。他们争辩说,该块地及其毗邻的泻湖是他们历史、文化和生活的一个重要场所。他们还补充说,该块地中还有一片欧洲人来到之前就存在的墓地,泻湖仍然是一片传统的渔场,为居住在泻湖边的约30户人家提供生计。

2.4 1992年7月30日,RIVNAC抓住时机向帕皮提一审法庭提出一项要求颁布一项临时禁令的请求,该请求于同日获准,当时提交人和该块地的占领者被勒令立即撤离开该块地并向RIVNAC支付30,000FPC(太平洋法郎)。1993年4月29日,帕皮提上诉法院确认了该禁令并重申占领者必须立即撤离该块地,提交人曾接到通知,可以在接到命令通知后的一个月内向上诉法院提起上诉。但他们显然没有这么做。

2.5 提交人争辩说,实施该建筑工程将毁坏他们的传统墓地并毁灭性地影响他们的渔业活动。他们补充说,他们被逐出该地块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在玻利尼西亚代表法国的法兰西共和国高级专员马上将动用警察部队清空该地块并使建筑工程开工成为可能。在这一点上,提交人指出:据当地新闻报道,多达350名的警察官员(包括共和国安全部队(CRS)已经为此开进了塔希提岛。因此,提交人请求委员会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第86条采取临时保护措施。

申诉

3.1 提交人指控违反了第2条第3款(a)项和第14条第1款,理由是他们不能合法地向被确认的法院提出申诉,寻求有效的补救办法。他们就此指出,塔希提岛的土地诉讼要求和纠纷传统上是由本地法庭(“tribunaux indigènes”)解决的,这些本地法庭的司法管辖权从塔希提自1880年属法国主权起就获得承认。不过提交的材料说,自1936年起,当所谓的塔希提高等法院停止履行职能时,缔约国没有采取适当措施使这些本地法庭继续行使职能;因此,正如提交人所声称的那样,土地诉讼要求一直由民事和行政法庭不合规定和不合法地加以审理。

3.2 提交人进一步指控违反第17条第1款和第23条第1款,理由是强制性地将他们迁出该有争议的场地和建筑旅馆综合体势必会毁坏据说是埋葬着他们家人的墓地,而且这种迁居将干涉他们私人和家庭生活。

3.3 提交人声称已成为违反第2条第1款的受害人。他们争辩说,玻利尼西亚人并没有受到就本土颁布,据说管辖着墓地保护事宜的法律和法令(例如《市政法》关于墓地的第R361(1)条和第361(2)条,以及关于自然遗址的考古遗址的立法)的保护。因此,他们声称已成为歧视的受害者。

3.4 最后,提交人指控违反了《公约》第27条,因为他们被剥夺了享有自己文化的权利。

委员会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4.1 委员会在其第五十一届会议上审查了可否受理该来文的问题。它不无遗憾地指出,缔约国未就可否受理该案提出意见,尽管在1993年10月至1994年5月间三度发函提醒它。

4.2 委员会首先指出,提交人原本可以就上诉法院1993年4月29日的禁令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诉。然而,如果提出了这一上诉的话,它原本会涉及腾空提交人所占领的该块地的义务和反对建设计划中的旅馆综合体的可能性,但不会涉及该地块的所有权问题。在后一方面,委员会注意到,根据法国议会1880年12月30日批准的1880年6月29日法令,所谓的“本地法庭”有权在塔希提岛审理土地纠纷案。没有迹象表明这些法庭的司法管辖权曾受到过国家方面的正式否定;倒不如说是它们的运作似乎已经陷入停顿,提交人在这一方面的要求并没有受到国家方面的反驳。提交人的论点,即民事或行政法庭在“不合规定地”审理塔希提岛的土地诉讼要求,也没有受到否认。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认为,对提交人来说,有效国内补救办法尚未用尽。

4.3 关于根据《公约》第27条提出的指称,委员会忆及法国在加入本《公约》时宣布,“按照《法兰西共和国宪法》第2条,……第27条对法国来说不适用”。它谨确认其先前的裁决:法国关于第27条的“声明”起了保留作用,因此得出结论:它无权审议根据《公约》第27条针对法国提出的申诉。

4.4 委员会认为,在《公约》其他条款下提出的指称就可否受理来说已有事实根据,并于1994年6月30日宣布,来文似乎提出了《公约》第14条第1款、第17条第1款和第23条第1款下的问题,在此范围内,来文可予受理。

缔约国要求复核可否受理和关于案情的材料

5.1 缔约国在根据《任择议定书》第4条第2款提交的两份日期分别为1994年10月7日和1995年4月3日的呈文中争辩说,该来文是不可受理的,并要求委员会根据《议事规则》第93条第4款重新审查其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5.2 缔约国争辩说,提交人并没有用尽缔约国视为有效的国内补救办法。因此关于提交人提出的论据,即它们被非法剥夺那块现已分转租给RIVNAC的地块,而且唯有本地法庭有权审理他们的申诉,它指出:任何法国法庭在任何时候都没有依法受理过Hopu先生和Bessert先生所提出的任何指称。因此,他们原本可以在出售该有争议的地块和导致作出帕皮提法庭1961年10月6日判决的诉讼程序过程中,对已提起的诉讼程序或法庭的职权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就这种质询作出的任何决定原本是容许上诉的。然而,对1961年10月6日的判决从未提出过反对,从而成为终局判决。

5.3 此外,按照缔约国的看法,在1992-1993年占领这些地块期间,提交人完全可以参加诉讼RIVNAC和“IA ORA ON UUROA”协会之间的诉讼,这一称之为“第三方反对”(tierce opposition)的程序,使得个人可以反对会影响/损害他/她的权利的判决,即使他/她不是该诉讼的当事方。第三方反对程序受《法属波利尼西亚《民事诉讼法典》第218及以下各条的管辖。缔约国指出,提交人本可以参加诉讼(“…auraient pu former tierce opposition),反对帕皮提一审法庭的决定和帕皮提上诉法庭的判决,对RIVNAC对有争议的地块的所有权提出质疑和反驳这些法庭的管辖权。

5.4 缔约国强调指出,申诉人始终可以对法庭的管辖权提出质询。《法属波利尼西亚民事诉讼法典》第65条规定,对法庭的管辖权提出质询的申诉人必须简要说明他认为有资格的管辖权(“sil est prétendu que la juridiction saisie est incompétenteL, la partie qui soulève cette exception doit faire connaitre en meme temps et a peine dirrecevabilite devant quelle juridiction elle demande que laffaire soit portee)。

5.5 据缔约国讲,提交人同样可以在第三方反对的范围内提出争辩:RIVNAC要求将他们逐出这些地块,构成了侵犯他们的私生活和他们的家庭生活的权利。缔约国忆及,《公约》的条款在法国法庭上是直接适用的;第17和第23条本可以在本案中加以援用。因此,缔约国还争辩说,关于根据第17条和23条第1款提出的指称,国内补救办法尚未用尽。

5.6 最后,缔约国争辩说,在第三方反对诉讼中作出的司法裁决可以用与同一法庭判决相同的方式提起上诉( K les jugements rendus sur tierce opposition sont susceptibles des memes recours que les décisions de la juridiction dont ilsémanent)。如果提交人根据第三方反对帕皮提上诉法院1993年4月29日判决提出质疑的话,对就他们的质疑通过的任何决定,本来可以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诉。在这方面,缔约国指出,根据1958年6月4日《法国宪法》第55条,《公约》的条款已纳入了法国的法制,而且比普通的法律更具优先地位。提交人本可以向最高法院提出他们已经向人权事务委员会提出的同样问题。

5.7 缔约国认为,提交人不能看成《议定书》第1条含义中的“受害人”。因此,对于他们根据第14条所提出的指称,他们并没有举出丝毫证据表明对这些地块拥有所有权或有权占领这些地块。因此,将他们逐出这些地块并不能说是侵犯了他们的权利,缔约国认为,类似的考虑适用于根据第17条和第23条第1款提出的指称。因而,提交人并没有证明,1993年1月或此前在有争议的地块上挖掘出的遗骨是他们家人或他们祖先的遗骨。与此相反,波利尼西亚人类科学中心进行的法医测试表明这些遗骨年代久远,早于欧洲人来到波利尼西亚之前。

5.8 最后缔约国争辩说,从属物理由或属时理由看,来文是不可受理的。它认为提交人的申诉实际上涉及的是财产争议。财产权并不受本《公约》保护,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3条,本案件是不可受理的。此外,缔约国评述说,正如帕皮亚一审法庭1961年10月6日所决定的那样,出售由提交人占据的地块从程序上看是正确的。因而本案件所依据的事实早于《公约》和《任择议定书》对法国的生效时间,因此,从属时理由看,它是不可受理的。

5.9 补充说明一下,缔约国对提交人的指称的案情作了如下的评论:关于根据第14条提出的指称,缔约国忆及曾于1880年6月29日发布关于维持解决土地纠纷的本地法庭公告的波马雷国王五世本人于1887年12月29日共同签署了一些关于废除这些本地法庭的声明。这些声明随而获得了1891年3月10日法律第1条的批准。缔约国争辩说,普通法庭从那时起有主管判决土地纠纷。与提交人的指控相反,帕皮提一审法庭对土地纠纷给予了特殊的关注,在那一法庭上,专门审判土地纠纷的两位法官每人均主持专为这种纠纷而保留的每月两次的开庭期。此外,它还争辩说,向法庭申诉的权利对申诉人来说并不意味着有无限制地选择法庭的权利,倒不如说,向法庭申诉的权利必须理解为向一个主管审理特定纠纷的法庭提出申诉的权利。

5.10 关于根据第17条和第23条第1款提出的指称,缔约国忆及提交人甚至于没有声称在有争议的地块上发现的尸骨属于他们各自的家人或他们的亲戚,而是使用了他们的“祖先”这一含义最宽广的词。用“家庭”的概念来概括一座坟墓中的尸骨——不管它们是多么久远和多么难以辨认,是泛泛和不切实际地滥解释该词。

提交人对缔约国根据第4条第2款所提交呈文的评论

6.1 提交人在评论中反驳了缔约国有关他们仍可运用有效的国内补救办法的论点。他们请求委员会驳回缔约国对来文可否受理性的质疑,因为呈文交迟了。

6.2 提交人重申,他们所援引的并不是财产权,而是向法庭申诉的权利和他们的私生活和家庭生活权。因此,他们不接受缔约国关于从属物理由看不可受理的论点,并补充说,他们的权利,在他们递交来文时,即在1993年6月,在《公约》和《任择议定书》对法国生效之后,受到了侵犯。

6.2 提交人提出,他们应该被视为是《任择议定书》第1条含义所规定的“受害人”,因为他们认为他们有权在法属波利尼西亚主管审理土地纠纷的本地法庭受到审理,而缔约国剥夺了他们这一权利。他们争辩说,正是在他们不能向主管审理这一类土地纠纷案的本地法庭申诉的时候,缔约国反过来批评他们没有援引他们的财产权或占领这些有争议的地块的权利。与此相类似,他们认为自己是有关第17条和第23条第1款下提出的指称的“受害人”,他们争辩说:本应该由法院而不是法国政府来证明在有争议的场地发现的尸骨和提交人各自的家庭之间是否存在家族或宗族联系。

6.3 关于用尽国内补救办法的要求,提交人忆及他们并不是RIVNAC饭店集团和IA ORA O NUUROA协会之间的诉讼程序的当事方;由于不是诉讼的当事方;他们不能就法庭的管辖权提出疑问。他们重申,他们所面临的局面是他们的诉讼要求不能在法庭受到审理,因为法国政府已经废除了它曾在1881年条约中同意予以保留的本地法庭。据说同样的论点适用于是否有可能进行上诉:因为提交人不是1993年4月29日帕皮提上诉法院审理的诉讼程序的当事方,他们不能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他们争辩说,即使他们本来有可能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这也不会成为一项有效的补救办法,因为最高法院只能得出审理过该土地纠纷的法庭在这件事上并没有这种权限的结论。

6.4 提交人重新确认,唯有本地法庭仍有权在法属波利尼西亚审理土地纠纷案。1887年9月29日声明非但没有否认这一结论,据说反而肯定了这一结论,因为它们规定:一旦本地法庭为之设立的纠纷得到解决,它们将被废除( Les Tribunaux indigènes, dont le maintien avait été stipulé < l’acte dannexion de Tahiti à la France, seront supprimés dès que les opérations relatives à la délimitation de la propriété auxquelles elles donnent lieu auront été vidées)。提交人对1987年12月29日声明的有效性提出质疑,并补充说,由于土地争议仍存在于塔希提,这是一个缔约国本身承认的事实(见上文第5.9段),因此必须假定:本地法庭仍主管审理土地纠纷。唯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塔希提高等法院直到1934年仍在宣布对这些纠纷案的判决。

6.5 提交人重新确认,唯有本地法庭仍有权在法属波利尼西亚审理土地纠纷案。1887年9月29日声明非但没有否认这一结论,据说反而肯定了这一结论,因为它们规定:一旦本地法庭为之设立的纠纷得到解决,它们将被废除(“Les Tribunaux indigènes,dont le maintien avait été stipulé à l’acte d’annexion de Tahiti à la France, seront supprimés dès que les opérations relatives à la délimitation de la propriété auxquelles elles donnent lieu auront ètè vidèes”)。提交人对1987年12月29日声明的有效性提出质疑,并补充说,由于土地争议仍存在于塔希提,这是一个缔约国本身承认的事实(见上文第5.9段),因此必须假定:本地法庭仍主管审理土地纠纷。唯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塔希提高等法院直到1934年仍在宣布对这些纠纷案的判决。

决定可否受理后的审议

7.1 委员会在第五十五届会议上进一步审查了缔约国的呈文,并注意到缔约国的请求,即根据《议事规则》第93条第4款复审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它注意到缔约国的论据,即缔约国政府没有及时提交其关于可否受理的意见是由于案件很复杂,而告诉缔约国的最后期限又很短;它指出,缔约国政府没有对三封催询信函给予回复,缔约国政府回复关于提交人的指称是否可受理用了16个月,而不是2个月,而缔约国在通过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三个月之后才提交第一份呈文。委员会认为,由于在通过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时未收到缔约国的呈文,它只得依靠提交人提供的资料;此外,缔约国方面的沉默有利于得出这样的结论:缔约国已认可所有可否受理的要求已经达到。在这种情况下,未能阻止委员根据提交人提供的情况审议其指称。

7.2 然而,根据缔约国的意见,委员会借此机会重新审议了其可否受理的决定。它尤其注意到提交人声称,他们受到了歧视对待,因为法属波利尼西亚人并不受适用于本土的法律和条例的保护,就保护墓地而言就更是如此了。这一指称可提出《公约》第26条下的问题,但1994年6月30日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的条文并没有涉及这一指称;不过,委员会还是认为,它应该被宣布为可予受理的,并将根据案情进行审议。请缔约国就提交人声称的歧视向委员会提供资料。如果缔约国打算对该指称的可受理性提出质疑的话,不妨在这一方面就指称的实质内容提出意见,委员会将在审查该申诉的案情时进行研究。

7.3 因此,1995年10月30日,委员会决定修正其1994年6月30日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8.1 律师在1996年2月27日的呈文中告知委员会,1996年1月16日,法兰西共和国法属波利尼西亚高级专员根据强制令要求清理Nuuroa的(古文化)遗址,以便能立即开工建造旅馆综合体。清晨5时30分,大批的警察,加上后来加入的军队,占领了该地块,并在该遗址周围树起了栅栏。1月19日,该地区的约100名居民在该遗址的海滩上举行了抗议,反对建造旅馆综合体以及破坏可能具有神圣地位的遗址,1993年曾在该遗址上发现了尸骨,它表明此地存在着一个古代墓地。据 Paruru Ia Tetaitapu Eo Nuuroa协会讲,栅栏的柱子直接竖在了旧墓地的遗址上。

8.2 提交人提供了一份律师根据Paruru Ia Tetaitapu Eo Nuuroa协会会长G. Bennett先生的指示于1996年1月22日所作的宣誓声明。该宣誓声明特别指出,沿着将要建造旅馆的该场地的海滩的某些地段发现了尸骨。为了表明有尸骨存在,Bennett先生挖入一个小沙丘的沙地中,见到了若干人尸骨的四肢。G. Bennett先生随后再用沙土掩埋了它们。离这个沙丘不到1米的地方,树起了栅栏柱子。G. Bennett先生表示了担忧,在建造栅栏过程中,尸骨可能会无意中被暴露出来。

8.3 提交人重申他们是符合第26条含义的歧视行为的受害人,因为法国管辖保护墓葬场所的法律不适用于法属波利尼西亚。

9.1 缔约国在日期为1996年6月6日的呈文中对提交人在差不多有关第26条方面提出的指称的可受理性提出了质疑,理由是提交人不能自称为违反这一条的受害人。11它指出,提交人没有证明在有争议场地发现的尸骨事实上就是他们祖先的尸骨,或该墓地曾是埋葬着他们祖先的墓地。缔约国重申,根据波利尼西亚人类科学中心所作的法医测试,发现的尸骨早于欧洲人到达波利尼西亚之前。因此是,提交人对援引适用关于保护墓地的法律无个人、直接和现时的利害关系,因为他们未能证实尸骨和他们本身之间的亲缘联系。

9.2 在这一点上,缔约国指出,尊重死者无须延及在很早以前埋葬的个人,经过几个世纪,人们早已忘却了他们。与此相反,有必要得出这样的结论:每当在经清理的建筑工地上发现了尸骨,这个工地就变成不能进行建筑了,因为这些尸骨便会被假定为某个仍存在的家庭祖先的尸骨。因此,缔约国得出这样的结论:法国关于存在墓地的法律并不适用于提交人,他们根据第26条提出的指称根据《任择议定书》第1条被认为是不可受理的。

9.3 补充说明一下,缔约国争辩说,本案件决不可能存在违反第26条的问题。事实上,《法国刑法典》的有关条文12,自涉及新刑法典在法国海外领土和在马约特生效的1996年3月28日第96267号法令通过以来,适用于法属波利尼西亚。因此,提交人抱怨歧视性地适用关于墓地保护事宜的刑事立法是欠考虑的。缔约国补充说,提交人直到1996年中从未就毁坏墓地提出过诉讼。

9.4 缔约国在其余的意见部分争辩说,法国本土和海外领土存在着不同的法律文本并不必然意味着违反第26条规定的非歧视原则。它解释说,按照《法国宪法》第74条和执行法规,考虑到海外领土的地理、社会和经济的特殊情况,就法国本土通过的立法条文并不自动和完全适用于海外领土。因而,适用于法属波利尼西亚的立法条文要么是由国家行政机构,要么是由法属波利尼西亚主管当局通过的。

9.5 缔约国忆及本委员会的裁决,指出,第26条并没有禁止待遇上的所有差别,只要这种差别是基于合理和客观的标准之上的。它指出,法国本土和海外领土的法律和规章制度上的差别是基于明确称为海外领土“特定利益”的《宪法》第74条所规定的客观和合理的基础之上的。确定“特定利益”的概念是为了保护海外领土的特殊性,并证明有必要赋于法属波利尼西亚当局以特殊的权限。这就是说,管辖墓地保护事宜的规章在法国本土和法属波利尼西亚是极为相似的。

9.6 在后一方面,缔约国指出,《普通法典》第L.131 al.2条实际上同时适用于法国本土和波利尼西亚。以这一条为依据的执行条例可能不以法国本土和法属波利尼西亚的相同立法文本为依据,但实际上差别是无足轻重的。因此,禁止未经事先批准而挖掘死者的尸体既载入了适用于法属波利尼西亚的1953年4月9日第583决定(Arreté)的第28条中,也载入了《普通法典》第R. 361-15条中。

9.7 缔约国进一步指出,1989年,法属波利尼西亚通过了关于其领土城市化的立法(Code daménagemnet du territorire)。这一立法的第五章管辖历史遗址、纪念建筑和考古活动的保护事宜。这一适用于法国本土的立法的条文主要受到了1930年5月2日法和1941年9月27日法(后者管辖考古发掘事宜)的启示。13 缔约国提及了《法属波利尼西亚规划法》第D. 151-2条第1款,它特别规定:对从历史、艺术、科学和其他意义方面考虑值得保留的遗址和纪念建筑物可以部分和全面地给予保护(“K peuvent faire lobjet dun classement en totalité ou en partie)。它争辩说,这一条文将适用于体现特殊意义的遗址的保护事宜。同一法典的第D. 151-8条规定,未经法属波利尼西亚行政长官的事先批准,不得毁坏或移动或恢复受到保护的物体、遗址或纪念建筑物。14 最后,同一法律的第D. 154-8条就偶然发现的墓地作出了具体的规定:根据这一条,发现墓地必须立即通知主管的行政当局。

9.8 缔约国争辩说,上述条文充分保护了提交人的利益,可能对他们的关心事项提供了一项补救办法。与提交人的断言相反,法属波利尼西亚确实存在着保护历史遗址、墓地和保护具有特殊意义的古文化遗址的法律。

9.9 律师在1996年8月26日的呈文中通知委员会Hopu先生去世的消息,并告知他的继承人表示了继续审查来文的愿望。

审查案情

10.1 人权事务委员会参照缔约国按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款的要求提交给它的所有资料审查了本来文。

10.2 提交人声称他们被剥夺了向独立和公正的法庭提出申诉的机会,这违反了第14条第1款。在这一点上,他们声称在法属波利尼西亚有管辖权判决土地纠纷案的唯一法庭是本地法庭,他们本应该可以向这些法庭提出申诉的。委员会指出说,提交人本可以将它们的案件提交法国法庭审理的,但他们故意不这么做,声称法国当局本应该保持本地法庭的运转。委员会指出说,对该地块所有权的争议已由帕皮提法庭在1961年作了处置,原来的业主并没有就该决定提出上诉。提交人除了和平占领以外,没有采取进一步的步骤对该地块的所有权及其用途提出质疑。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得出结论,它审议的事实并不表明违反了第14条第1款。

10.3 提交人声称在有争议的场址上建造旅馆综合体毁坏了体现他们历史、文化和生活重要场所的他们祖先的墓地,并肆意干涉了他们的私生活和他们的家庭生活,从而违反了第17条和第23条。他们还声称,他们的家族成员埋葬在该地。委员会评述说,《公约》的目标是要求对“家”一词予以广泛的解释,以便能包括在有关缔约国社会中为人们所理解的、组成家的所有成员。由此可见,在某个特定的情况下界定“家”一词时应考虑到文化传统。从提交人的声称中可以看出,他们将与他们祖先的关系视为他们认特性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而且这一关系在他们的家庭生活中起着重要作用。缔约国对此并没有提出质疑;缔约国也没有对上述墓地在提交人的历史、文化和生活中起着重要作用的论点提出过任何疑问。缔约国对提交人的指称提出疑问的唯一依据是,他们没有证实在墓地上已发现的尸骨和他们本身之间的亲缘联系。委员会认为,就来文所涉及的情况而言,不能因提交人未证实直接的亲缘联系而对他们抱有成见,因为上述墓地早在欧洲移民来到之前就已经存在了,而且被视为埋葬着包括现在的塔希提波利尼西亚居民的祖先。委员会因此得出结论,在提交人的祖先墓地上建造一座旅馆综合体确实干涉了他们的家庭和私生活。缔约国并没有证明这种干涉在这种情况下是合理的,委员会所收到的资料也并没有表明缔约国在决定出租该地建造旅馆综合体时适当地考虑了墓地对提交人所具有的重要性。委员会得出结论:这确实是任意干涉提交人的家庭和私生活,违反了第17条第1款和第23条第1款。

10.4 正如1995年10月30日决定的第7.3段所指出的那样,委员会进一步审议了提交人提出的关于因所谓的法属波利尼西亚不存在保护墓地的具体法律,而受到了有违《公约》第26条的歧视的指称。委员会注意到了缔约国对这一指称的可否受理性提出的质疑,以及与这一案情有关的一些详细的补充论点

10.5 根据缔约国和提交人提交的资料,委员会尚不能确定在眼下的来文所涉的情况中是否存在着单独的违反第26条的情况。

11. 因此,人权事务委员会按照《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款行事,认为,它所收到的资料表明违反了《公约》第17条第1款和第23条第1款。

12. 人权事务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有权根据《公约》第2条第3款(a)项获得适当的补救办法。缔约国有义务有效地保护提交人的权利,并保证将来不发生类似的违约情况。

13. 考虑到缔约国成为《任择议定书》缔约国即承认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存在违反《公约》的情况 ,并且按照《公约》第2条,缔约国承诺确保其领土内和受其管辖的所有个人均享有《公约》所承认的权利,及在确定发生违约的情况下,提供有效和可强制执行的补救办法,委员会希望在90天内从缔约国收到为实施委员会的意见所采取措施的情况。

附 录

A. 委员会成员Elizabeth Evatt、Ceclia Medina Quiroga、Fausto Pocar、
Martin Scheinin和Maxwell Yalden的个人意见

(部分不同意见)

[原件:英文]

我们不同意委员会1994年6月30日的决定,该决定宣布提交人的申诉在《公约》第27条方面不予受理。无论法国就第27条的适用性所作的声明就法国本土而言在法律上是多么适当,我们并不认为上述声明中提出的理由对在法国主权之下的海外领土来说是适当的。上述声明的文本提及了1958年《法国宪法》第2条,它被理解为不允许在法律面前区别对待法国公民。不过,同一部宪法的第74条却就海外领土列入了一个特殊条款,据此,它们将拥有一个特别的机构在共和国的总体利益范围内考虑它们自己的利益。正如法国在就本来文提交的呈文中所指出的那样,这一特别机构会必然会颁布一部考虑到这些领土的地理、社会和经济特殊情况的不同法律。因此就海外领土而言,正如法国所证明有理由的那样,正是这一声明本身使得《公约》第27条变得可适用。

我们认为,虽然法国就第27条发表了声明,但来文提出了《公约》第27条下的重要问题,这些问题应该根据案情加以解决。

在委员会决定不重新审议提交人根据第27条提出的指称可否受理这一问题后,我们才同意了委员会在来文其他方面的意见。

B. 委员会成员David Kretzmer和Thomas Buergenthal
的个人意见,由Nisuke Ando和Lord Colville共同签署

(不同意见)

[原件:英文]

1. 很遗憾,我们不能同意委员会的意见:违反《公约》第17条和第23条的行为在本来文中提供了事实根据。

2. 本委员会过去(第220/1987号来文和第222/1987号来文,1989年11月8日宣布不予受理)曾认为法国在批准《公约》时就第27条所作的声明必须被视为一项保留,根据这一保留,法国不受本条的约束。依据这一决定,委员会在其1994年6月30日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中认为:在指控违反第27条方面,提交人的来文是不可受理的。用一般措辞拟就的该决定使我们不能审查法国的声明是否不仅适用于法国本土,而且还适用于海外领土,而缔约国本身也承认特殊的条件可能适用于海外领土。

3. 提交人指称缔约国没有保护在他们的遗产中起着重要作用的祖宗墓地。这一指称内容似乎在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一个缔约国的这种失误是否涉及否认宗教或种族上的少数群体在一个与他们各自群体的其他成员一起的社会中享有自己的文化和信奉自己的宗教的权利。不过,由于上面提出的理由,阻止了本委员会审查这一问题。而委员会却反而认为允许在墓地上建筑旅馆是任意干涉提交人的家庭和私生活。我们不能接受这种主张。

4. 本案中的事实并不会产生缔约国干涉了提交人的家庭和私生活,在得出这一结论的过程中,我们并不否认本委员会在就《公约》第17条所作的一般性评论16中表示的看法,即对“家”一词“应予以广泛的解释,以便能包括在有关缔约国社会中为人们所理解的、组成家的所有成员。”因而,“家”一词在适用于法属波利尼西亚当地人口时很可能包括所有的亲戚,而亲戚,正如包括法国本土在内其他社会中对该词的理解那样,并不算作家庭成员。然而,即使扩大“家”一词的含义,它的意思也是很松散的。它并不包括某个人的民族和文化群体的所有成员,它也没有必要包括某个人所有祖先,追溯到久远的年代。声称某个地点是一个民族或文化群体的祖先墓地,本身并不意味着它就是提交人的家庭成员的墓地。提交人不能提供证据证明该墓地是一个与他们的家庭有关的墓地,而不是一个与该地区的所有土著居民有关的墓地。只是笼统地声称他们的家庭成员埋葬在那里,而根本不具体说明他们自己和埋葬在那里的死者之间的关系性质,仍不足以证明他们的指称,即使假定“家”的概念有别于其他社会中普遍认同的概念也是如此。因此我们不能接受委员会的意见,即提交人已经拿出根据证实允许在墓地上建造旅馆便是干涉他们的家庭的指称。

5. 委员会提及提交人曾声称,“他们将与他们祖先的关系视为他们特性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而且这一关系在他们的家庭生活中起着重要作用。”根据缔约国既没有对这一指称提出质疑又没有对提交人关于墓地在他们的历史、文化和生活中起着重要作用的论点提出质疑的事实,委员会就得出结论说在墓地上建造旅馆综合体干涉了提交人的家庭和私生活的权利。委员会提及提交人的历史、文化和生活发人深省。因为它表明正在受到保护的价值观念并不是家庭或私生活,而是文化价值观念。我们与委员会一样很关心这些价值观念。不过保护这些价值观念所依据的是《公约》第27条,而不是委员会依据的那些条文。令我们感到遗憾的是,委员会在本案中未能适用第27条。

6. 与委员会相反,我们不能接受提交人关于干涉他们的私生活权已获证实的指称。支持委员会在这件事上结论的唯一推论是提交人声称他们与他们祖先的联系在他们的特性中起着重要的作用。私生活的概念围绕着保护个人生活或与他人关系的方方面面,人们选择这些方面是为了避开公众目光或防止外界侵扰。它并不包括使用公共财产,而不管这一财产的性质如何或使用的目的为何。另外仅以走访某一地点在一个人的特性中起着重要作用这一事实,不足以使这种访问变成一个人私生活的组成部分。人们会想到许多活动,例如参加公共礼拜或文化活动,在不同社会的个人特性中起着重要作用。虽然干涉这种活动可能会涉及违反第18条或第27条,但它并不构成破坏一个人的私生活。

7. 我们不太情愿地得出结论:本来文中并不存在侵犯《公约》所规定的提交人的权利的情况。我们同委员会一样,对一个在法属波利尼西亚的文化遗产中显然颇为重要的遗址未受到缔约国的尊重也感到关切。不过,我们认为这种关切并不能使我们有理由歪曲家和私生活这两词的含义,使它们越出通常和被人们普遍接受的含义。

* 委员会的下列成员参与了本来文的审查工作:Nisuke Ando先生、Prafullachandra N. Bhagwati先生、Thomas Buergenthal先生、Colville勋爵、Elizabeth Evatt女士、Pilar Gaitan de Pombo女士、Eckart Klein先生、David Kretzmer先生、Cecilia Medina Quiroga女士、Fausto Pocar先生、Julio Prado Vallejo先生、Martin Scheinin先生、Danilo Türk先生和Maxwell Yalden先生。
** 按照委员会《议事规则》第85条,Christine Chanet女士未参加本案件的审查工作。
*** 由委员会九名成员签署的两份个人意见全文附于本文件。
11 参照委员会在这一方面的裁决,尤其是参照委员会1985年4月12日通过的第187/1985号不予受理决定(J.H.诉加拿大)。
12 《法国刑法典》第255-17条和第225-18条。
13 缔约国提供了这些法律的文本。
14 K les biens, les sites et les monuments naturels classés et les parcelles de ceux-ci ne peuvent être détruits et déplacés ni être lobjet dun travail de restoration K sans lautorisation du chef de territoire suivant les conditions quil aura fixées K (这一条文类似于适用于法国本土的1930年5月2日法律类似)。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