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541/1993号来文;Errol Simms诉牙买加
(1995年4月3日第五十三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提交人: Errol Simms[由律师代表]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牙买加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1995年4月3日举行会议,
通过如下决定: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提交人Errol Simms,系牙买加公民,目前在牙买加圣·凯瑟琳地区监狱等候处决。他声称牙买加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6条第2款、第7条和第14条第1款和第3款(b)项,使他身受其害。他由律师代表。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1987年5月17日提交人被指控于1987年4月12日谋杀一名Michael Demer–cado。1988年11月16日他被金斯敦巡回审判庭判死刑。1990年9月24日牙买加上诉法庭驳回他的上诉。枢密院审判委员会驳回他1991年6月6日特许他上诉的请求。为此认为国内补救措施已经用尽。提交人被判刑的谋杀是根据1992年人身(修正)法案规定的罪行被定为因罪杀人。
2.2 起诉方提出的案情是,1987年4月12日大约凌晨3时,提交人同另外两名男子跟随从晚会回家的Carmen Hanson进入住宅。他们向她要钱、威胁她并打她。在抢劫过程中,Carmen Hanson的儿子,Owen Wiggan随同Michael Demercado和另外一人来到住宅并叫她。提交人及其同伙离开住宅并与三位男子相遇;然后Michael Demercado被提交人枪杀。
2.3 起诉方的控诉以Carmen Hanson按习惯法结婚的丈夫,Tyrone Wiggan和他们的儿子Owen确认的证据为基础。Carmen Hanson作证说,攻击者带了面具,她无法辨认提交人。
2.4 Tyrone Wiggan作证说,在抢劫期间,他在他的妻子被攻击的房间的对面的卧室里;前者房间的灯开着。他说,通过卧室门下面一英尺的空间他可以看到带面具的提交人;尽管提交人大部分时间是背对着他,但他通过提交人稍有点弓的背和某些其他特征认出了提交人,他认识他已有两三年了。他进一步作证说,当提交人离开房间时,他得以有两秒钟的时间从正面看他。
2.5 Owen Wiggan作证说,他在10英尺的距离面对提交人约3分钟,自孩提时他就认识提交人。他说,他能够认出提交人,因为房子前面的路灯照亮了三个人所在的入口处,他看见提交人向Michael Demercado开枪。他还说,那天晚上早些时候他在晚会上见到提交人,提交人与死者在晚会上发生争执。
2.6 辩护以不在犯罪现场为依据。提交人宣誓作证,否认出席晚会,并作证说他与女友在家,晚上8点睡觉,第二天早上6点睡醒。这一证词得到他的女友的证实。
控诉

3.1 律师认为确认证据非常不可靠,因为辨认发生在夜里,Tyrone Wiggan从正面看攻击者的机会有限;他凭提交人的鼻子和嘴,局部认出提交人,尽管攻击者带面具。律师进一步认为,根据Owen Wiggan向警察作的陈述,他没有确认提交人,而在审判时,他向警察说,提交人是攻击者。
3.2 律师说,没有将提交人和其他人混在一起让证人辨认;他认为在原告完全以辨认证据为依据的案件中,必须进行排队辨认嫌疑犯程序。
3.3 关于审判,律师认为,初审法官没有向陪审团适当指明仅凭辨认证据判决被告的危险。律师认为法官对辨认问题的错误指示构成上诉的主要理由,而上诉法庭没有发现指示有错误因而驳回了上诉。同样,要求特准向枢密院审判委员会上诉的请求也是基于辨认问题。关于拒绝准假上诉问题,律师认为,鉴于枢密院对刑事案件中上诉的审理局限于其认为引起事关宪法问题或发生了“大量不法行为”的案件,其管辖权远比人权事务委员会有限得多。
3.4 在初步调查期间,提交人由私人聘雇的律师代表,他仅向提交人录取了简短的陈述。律师因对付给他的费用不满而辞职,而当时法庭的诉讼仍悬而未决。然后,给提交人指派了一名法律援助律师。提交人指称,他是在审判快开始之前才第一次见到他的律师。他抱怨说,律师没有充分代表他,根据提交人,原因是给法律援助律师付的费“很少或没给钱”。至于上诉,据认为提交人对他的律师可能没有其他选择,在审理之前也没有机会与他联系。在这方面,据说上诉律师告诉伦敦的律师他不记得何时见过提交人,与他谈了多长时间。“为上诉辩护”他得到“约3英磅的一大笔款项”。
3.5 据认为上文提到的事实构成了对《盟约》第14条第1款和第3款(b)项的侵犯。鉴于上述情况,还认为以违反《盟约》规定的审判的结论为依据来判处死刑构成对《盟约》第6条第2款的侵犯。
3.6 提交人声称他在逮捕时遭到警察的殴打,这违反了《盟约》第7条和第10条第1款。
3.7 律师认为鉴于提交人于1988年11月16日被判死刑,此时执行判决将构成侵犯《盟约》第7条的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待遇。律师声称在囚牢房度过的时间已经构成这种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待遇。为了证明这一论点,律师提供了一非政府组织1990年5月编写的关于圣·凯瑟琳地区监狱条件的报告。
3.8 据说,该问题没有提交任何其他国际调查或解决机构。
缔约国的意见和律师对意见的评论

4. 缔约国1993年8月5日提出的意见认为来文因没有用尽国内补救措施而不可予以审理。在这方面,缔约国认为提交人可以通过宪法动议来纠正对他的权利的指称的侵犯。
5. 律师在评论中指出,尽管理论上存在宪法补救办法,但实际上对提交人并不存在,因为他缺乏资金,而缔约国没有为宪法动议提供法律援助。
委员会面临的问题和程序

6.1 在审议来文所载任何要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根据《盟约任择议定书》来文可否受理。
6.2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的指控一部分涉及到对证据的评价和法官对陪审团的指示。委员会提及其过去的判例并重申通常应由《盟约》缔约国的上诉法院评价某一案件中的事实和证据。同样,不应由委员会来审查初审法官给陪审团的具体指示,除非可以确定,给陪审团的指示明显主观武断或相当于拒绝司法。提交委员会的材料并不没有表明初审法官的指示或审判的进行有此过失。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3条,来文的这一部分不可受理,因为与《盟约》的规定有抵触。
6.3 提交人进一步声称,他没有充分的时间为辩护作准备,这违反了《盟约》第14条第3款(b)项。委员会注意到,在提交人被审判时代表他的律师说,实际上他有充分的时间为辩护作准备和传呼证人。关于上诉,委员会注意到,上诉判决表明,提交人由律师代表,他为上诉提出理由,提交人和他目前的律师没有具体说明其控诉。在这样的情况下,委员会认为为了审理的目的,指控证据不足。因此来文的这一部分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条不可受理。
6.4 关于提交人逮捕时被警察殴打的指控,委员会指出,该指控从来没有提请牙买加当局的注意,既没有在提交人于审判时宣誓作证,也没有在上诉中或以任何其他方式提出。委员会提到其标准的裁判规程,即提交人在诉诸现有国内补救办法中应表现出合理的注意。因此,来文这一部分因没有用尽国内补救措施而不可受理。
6.5 现由委员会审议提交人关于他在死囚牢房被长期监禁等于侵犯《盟约》第7条的指控。尽管有些国家的终审法院认为在死囚牢房长期监禁五年或以上有违其宪法或法律,4当本委员会的判例仍然是,如果没有进一步的强制性情况,任何具体期限的监禁并不构成对《盟约》第7条的侵犯。5委员会认为,提交人为了审理的目的
––––––––––––––
4 除了其他外,见枢密院审判委员会1993年11月2日的判决(Pratt和Morgan诉牙买加)。
5 见委员会1989年4月6日通过的关于第210/1986号和225/1987号来文的意见(Earl Pratt和Ivan Morgan诉牙买加),第12.6段。还见除其他外,委员会1992年3月30日通过的关于第270/1988号和171/1988号来文的意见(Randolph Barrett和Clyde Sutcliffe诉牙买加)和1993年7月30日通过的关于第470/1991号来文的意见(Kindler诉加拿大)。
没有提出在他的案件中引起《盟约》第7条的问题的任何具体情况。因此,来文的这一部分根据《任择议定书》第2条不可受理。
7. 因此人权事务委员会决定:
(a) 来文不可受理;
(b) 本决定将通知缔约国、提交人和他的律师。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