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第525/1992号来文;Pierre Gire诉法国
(1995年3月28日第五十三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提交人: Pierre Gire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法国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1995年3月28日举行会议,
通过下文:
关于可否受理的意见

1. 来文的提交人为Pierre Gire,法国公民,提交来文时被扣押在法国南特的拘留所。他声称法国侵犯了他的人权,使他深受其害,但他没有援引盟约的具体条款。
来文提交人提出的事实

2.1 来文提交人是大西洋音乐节——南特的一个音乐节主办机构的经理。他于1991年3月9日被逮捕,11日被控告欺诈和文件伪造罪。罪状涉及到在组织该音乐节中有1,400万法国法郎下落不明。来文提交人自称无辜,指出有关的钱已按大西洋音乐节协会董事会的指示支付给艺术家们。他还声称南特担任要职的政客们早就知道音乐节的财务困难,但仍继续鼓励为其集资。
2.2 来文提交人说,他于1991年3月9日至1993年1月28日共22个月22天的时间内一直处于审判前的扣留,他曾多次要求将其释放,但所有尝试均告失败。
申诉

3.1 来文提交人指称初步调查工作过度地被拖长,他在合理时间内受审判的权利被侵犯。在这方面,他声称有些证人--通通是该协会成员--只在他被捕16个月后才被听取意见。
3.2 来文提交人还声称,调查工作不公平,他是被用做政客们的替罪羊,以免揭露他们在这一事件中的牵连。在这方面,他指出检察官办事处于1991年3月11日组织了一个记者招待会,将他说成是唯一应负责的人;他声称这次记者招待会使证人对他抱有偏见。
3.3 最后,来文提交人声称由于他被拘留,因此无法做好正当的辩护准备。
缔约国的意见

4.1 缔约国于1994年6月6日来函解释说,来文提交人是在大西洋岸卢瓦尔省省议会议长和省行政局局长促请检察官注意若干伪造签名的文件后被逮捕的。缔约国指出,在调查过程中,至少发现了70起欺诈和伪造行为的证据。
4.2 缔约国争辩说来文不应予以受理。它指出来文提交人曾根据《欧洲保护人权与基本自由公约》向欧洲人权委员会提出申诉,委员会于1993年10月14日以可运用的本国补救方法未全部援用为由宣布该案例不予以受理。缔约国回顾说,它在批准《任择议定书》时曾对第5条第2款(a)项提出保留,即是说,人权事务委员会不得审查一项来文如果同一事件业经另一国际调查或解决程序审查过。
4.3 此外,缔约国争辩说,由于可运用的本国补救方法未全部援助,因此来文不应予以受理。在这方面,它指出,根据刑事诉讼法第567和567–2条,来文提交人可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表示不服上诉法庭拒绝将其释放的裁定,但他并没有援用这一补救方法。缔约国争辩说,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是一种有效的补救方法,因为最高法院在受理审前拘留事件时会考虑上诉法院是否正确适用了证明在审前继续拘留有理的要求的问题,而且还会考虑公平程序规则是否得到遵守的问题。因此,缔约国指出来文不符合《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项的要求。
4.4 至于来文提交人声称对他的调查不公平的申诉,缔约国强调说,对来文提交人提出的刑事诉讼仍然未决,法庭尚未就其是否有罪作出裁决。因此,缔约国争辩说,由于可运用的本国补救方法未全部援用,这项申诉不应予以受理。
5. 尽管于1994年12月22日发函提醒,但一直没有收到来文提交人对缔约国来文提出的意见。
委员会面临的问题和诉讼

6.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该来文是否符合《盟约任择议定书》的受理条件。
6.2 缔约国曾进一步争辩说,来文由于可运用的本国补救方法未全部援助,因此不应予以受理。委员会注意到来文提交人并没有承认他可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表示不服上诉法庭拒绝将其从审前拘留中释放的裁定,而且也没有解释为什么他没有援用这一补救方法。此外,关于来文提交人声称对他的诉讼不公平和使他无法做好正当的辩护准备的申诉,委员会注意到来文提交人的审判还在进行,因此可运用的本国补救方法尚未全部援用。所以,来文并不符合《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项的要求。
7. 因此,人权事务委员会决定:
(a)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b)项,来文不予以受理;
(b) 本决定应送交该缔约国和来文提交人。

G. 第536/1993号来文;Francis P.Perera诉澳大利亚
(1995年3月28日第五十三届会议通过的决定)

提交人: Francis Peter Perera
据称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澳大利亚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于1995年3月28日举行会议,
通过下文:
关于可否受理的决定

1. 来文提交人弗朗西斯·彼得·佩雷拉先生是一名商船海员,出生在斯里兰卡,通过入籍成为澳大利亚公民,现居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坎加鲁角。他声称澳大利亚违犯《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十四条第一、第三(丙)和第五款和第二十六条,使他深受其害。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1984年7月11日与另一个名为弗雷德–詹森的人一起被捕。他被控犯有与毒品有关的罪,后来被保释。1985年5月17日,他因两项提供海洛因的指控和拥有一笔因贩毒而获得的脏款的指控而被认定有罪。他被昆士兰州最高法院判处9年徒刑。1985年8月21日刑事上诉法院宣布该判决无效并指令重新开庭审理。1986年3月3日,在重审结束时提交人因拥有海洛因并因1984年7月11日向詹森出售9克以上海洛因而被认定有罪;他被判7年徒刑。他对这一判决提出上诉,理由是法官错误地引导陪审团和法官在作出归纳时持有偏见。1986年6月17日,刑事上诉法院驳回了他的上诉。1987年5月8日,澳大利亚最高法院拒绝提交人再上诉。1989年11月18日,提交人因健康原因从监狱被释放转为“在家监禁”;自1990年3月17日起他被假释。假释于1994年3月18日终止。
2.2 在审判时,公诉人称1984年7月11日清晨,提交人和詹森一道乘后者的汽车;这辆车在另一辆车旁边停下;提交人留在车里,詹森走到另一辆车前向一名穿便衣的警察兜售价值11 000元的海洛因。在兜售进行时,警察赶到并且逮捕了提交人和詹森。据起诉人说,提交人在被警察逮捕时立即主动招认将海洛因交给詹森出售。警察搜查了提交人的家并没收了一笔款项;没有发现毒品。起诉人称在其家中找到的3 000元是弗朗西斯1984年7月1日用来从詹森那里购买海洛因所用的专款。
2.3 1985年10月15日,在另外一次审判中,詹森因4项提供危险毒品的指控、两项销售危险毒品的指控和一项拥有销售危险毒品脏款的指控而被判定有罪。每一项指控都判处他6年徒刑,但合并执行。
2.4 提交人称他对指控他的罪一无所知并且强调说未发现他拥有毒品。他说他不知道詹森与毒品有染。在审判中,他宣誓作证说,詹森是他家的一个常用帮手,1984年7月11日早晨他们乘詹森的车去一起去为提交人搭一个棚屋。他还说,他和他妻子1983年底给詹森4 000元用作修理家庭用具的费用。随后他们于1983年11月赴斯里兰卡并于1984年2月返回,但发现詹森并没有完成交代给他的工作。1984年7月詹森退还给他们3 000元。
2.5 提交人说作为判决他的根据的唯一非旁证就是两名警察作证说他1984年7月11日在被捕之后先在路边然后同一上午在警察局承认卷入出售海洛因一事。一个警察在他的笔记本上对他的供词作了记录;但这些记录并没有提交人的签名。
申诉

3.1 提交人指称并未对他进行公平审判。他称他从未向警察交代什么,审判时被当作证据的记录是假的。他还称警察对他进行威胁并殴打他,在审讯过程中他十分沮丧。提交人说他在审判时曾提出过这些问题,但法官在预先审核之后却接受警察关于提交人供述的证据。
3.2 提交人还称,在审判期间他一再要求其律师唤詹森作为证人,但律师劝阻他说被告不需要唤詹森;起诉人也用不着唤詹森作为证人。提交人说他的律师并未将未能传唤詹森作证作为上诉的理由,而实际上不听取他的意见据称构成司法不公。提交人称,尽管他一再要求但未能传唤詹森作证违犯了《盟约》第十四条第三(丙)款。在这方面,提交人还称他后来发现他个人聘请的律师持有詹森1986年3月1日作出的供词,该供词称提交人无罪。然而,这份供词并没有交给法院。在这份供词中,詹森承认由于他当时使用毒品他对两年前的事已经记不太清了;然而,他称当时他为提交人做一些房屋修缮工作,提交人并不知道他出售海洛因。
3.3 提交人还称,根据法律他的关于要求上级法庭重新审查对其定罪和判刑的权利受到违反,因为根据昆士兰州的法律,上诉只能就法律要点辩论但不允许就事实重新听证。据称这一点违反了第十四条第五款。
3.4 提交人还称,由于他的种族所属和民族籍贯他受到警察的歧视。他称逮捕他的警察用种族主义名字称呼他,他们制造不利于他的证据是出于种族歧视这一动机。
缔约国的意见和提交人对此的评论

4.1 缔约国1993年12月的来函称不应受理该来文。
4.2 针对提交人总的称未受到公正审判的说法,缔约国说这一指称事实不足。在这方面,缔约国提出该指称缺乏准确性。缔约国指出,昆士兰州的宪法保障了司法的独立性和公正审判的条件并且满足了《盟约》第十四条规定的标准。缔约国回顾说,刑事上诉法院宣布第一次对提交人的定罪无效,因为该法院认为法官给陪审团的指示有失平衡。缔约国称对提交人的再次审判是公正的,并称对国家当局的裁决提出司法上诉或进行审理不属于人权事务委员会的职能。
4.3 关于提交人所称违反了他根据第十四条,第三(丙)款的权利因为他的律师未能唤詹森作证这一说法,缔约国称它在任何阶段都未阻拦证人到庭,是他的律师决定不这样做的。在这方面,缔约国提出警察调查了詹森先生并有后者的署名。詹森说他付钱给提交人以换取毒品。此外,缔约国提出对这件事从未提出上诉,因此国内补救办法并未用尽。缔约国补充说,政府没有责任对一个被控犯有罪行的人进行辩护。
4.4 关于提交人称他的关于审查定罪和判刑的权利受到侵犯的说法,缔约国称该说法事实不足,而且这一指称与第十四条第五款的规定不符。缔约国解释说,按照昆士兰州的《刑法》,搁置定罪的首要理由是“司法不当”。据称,审判法官对陪审团给予的部分武断或不公正的指示构成司法不当。在这方面,提到了提交人对其第一次定罪的上诉,这次定罪由法院宣布无效。提交人对在重审之后第二次判决的上诉被否定。缔约国称提交人案情中的上诉法院确实对在审判法院上提出的事实和证据作出了评价并且按照第十四条第五款审查了这些法院对国内法的解释。最后,缔约国提到了委员会的司法管辖权,即“一般由《盟约》缔约国上诉法院而不是由委员会评价向法院提出的事实和证据并审查法院对国内法的解释。同样,应由上诉法院而不是委员会审查法庭法官对陪审团的具体指示,除非提交人的来文中明确提出给陪审团的指示明显是专断的或相当于剥夺司法,或者法官明显违反不偏不倚的义务。”3缔约国称澳大利亚的上诉程序符合委员会对第十四条第五款所作的解释。
4.5 缔约国称提交人所谓遭到昆士兰州警察的种族歧视和殴打是不能接受的。在这方面,缔约国还指出,所述的事件发生在1984年7月。缔约国提出没有证据表明警察实际上从事了种族主义行为。在审判中,警察否认了这方面的所有指控。关于提交人称警察制造不利于他的证据,缔约国指出,这一指称曾在法院上提出但被驳回;没有迹象表明驳回所基于的是种族歧视。因此,缔约国得出结论:所谓出于种族歧视原因制造不利于提交人证据的说法站不住脚。提交人关于警察暴力和种族虐待的申诉1989年曾在刑事司法委员会上提出,该委员会1991年3月15日决定不再做出任何进一步的调查。然而,缔约国称根据1975年联邦《种族歧视法案》,提交人还有另一种补救办法。根据该法案,可在指称的非法行为发生之后12个月内向人权和机会平等委员会提出申诉。由于提交人本人未利用这一补救办法,缔约国称他根据第二十六条提出的指称由于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而不能被接受。
5.1 在他对缔约国来函的评价中,提交人重申他曾明确要求他的律师唤詹森作
证,但律师没有传唤詹森却告诉他说詹森的证据与辩护无关,而且说要由控告人传唤詹森。提交人陈述说,作为一个移民并且缺乏法律知识,他依赖其律师的意见,而结果证明这种意见有害于他的辩护。在这方面,他提出,根据澳大利亚法律他只能通过他的律师而无法独立地传唤证人从而行使他的权利。据提交人说,他的律师是受昆士兰州最高法院委派的。他称缔约国应当负责监督法院委派的律师,审查他们是否根据法律遵守了他们的义务。提交人进一步说,缔约国提到的由詹森签名的采访录是在他仍受毒品作用的情况下得到的,如果传唤詹森作证本来会揭露这一事实,特别是因为有其他证人可以证实提交人并未卷入任何毒品交易这一证据。
––––––––––––––
3 来文第331/1988号,第5.2段(G.J.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1991年11月5日宣布不予受理)。
5.2 提交人重申,警察的种族主义态度和由此而产生的暴力及制造不利于他的证据导致对他因一项不知情的罪行的定罪。他提出,除了编造的他向警察供认这一指控外,所有不利于他的证据都属于旁证。他称法官未能裁定供认不能作为证据接受这一事实构成对审判的剥夺,违反了第十四条第一款;在这方面,他提出法官并未接受一名在警察局探望过提交人的律师代表被告提出的证据,该律师曾看到提交人悲伤和哭泣,据称是由于受到警察处置造成的。提交人还说,指控他的证据中有不一致的地方,部分起诉证人不可靠,证据不足以对他定罪。在这方面,提交人指出,曾宣告他在另外两项指控上无罪,证据纯粹是旁证,而将其定罪的一项指控明显基于他在被捕时曾向警察承认参与这一证据。
5.3 提交人还说,法庭记录表明,他对法院使用的英语理解上有困难。他称因此他误解了向他提出的一部分问题。他称他的律师从未告诉他他有权得到一名翻译,而且为了确保审判公正地进行,审判法官有责任在他一注意到提交人的英文不行时就请一名翻译协助。
5.4 提交人还指出,在第一次审判之后,曾听取其上诉的一名上诉法官又参与了对其复审上诉的审议。他称这表明刑事上诉法院没有做到不偏不倚,因而违反了第十四条第一款。
5.5 提交人坚持认为在他的案件中第十四条第五款遭到违反,因为上诉刑事法院只是根据被告律师提出的法律论点审查定罪和判刑的而未再次全面听取事实。按照提交人的说法,第十四条第五款要求重新听取事实。在这方面,提交人还说不可能直接向高等法院上诉,而若要上诉必须得到准许,但法院却驳回了他对该案的上诉权。
5.6 关于缔约国所称他在警察处置的申诉方面并未用尽国内补救的说法,提交人指出,事实上他已经向投诉警察法庭、人权和机会平等委员会及奥姆布兹曼议员提出上诉,但一无所获。
委员会面临的问题和诉讼

6.1 在审议来文所载的任何请求之前,人权事务委员会必须根据其《议事规则》第87条,决定该来文是否符合《公约任择议定书》的受理条件。
6.2 委员会认为,提交人的指控部分涉及到对法院证据的评价。它回顾指出,通常由《公约》各缔约国上诉法院而不是由委员会对具体案例的事实和证据作出评价,除非明显发生剥夺司法审判或法院违反其秉公执法的义务。提交人的指控和陈述并未显示对他的审判存有这些缺陷。因此,在这方面提交人的指称不属于委员会的审理范围。因此,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三条,来文不符合《公约》的规定,应不予受理。
6.3 关于提交人申诉说在审判中并未传唤詹森作证,委员会指出,提交人的辩护是由个人聘用的律师进行的,他可以传唤詹森,但在作出专业评价之后他未选择这样做。委员会认为不能由缔约国对据称辩护律师所犯的错误负责,除非法官明显地看到律师的行为不符合司法审判的利益。在该案中,没有理由认为律师未作出最佳判断,因此按照《任择议定书》第二条,来文的这一部分不予受理。
6.4 关于提交人对审查其定罪的申诉,委员会从刑事上诉法院1986年7月4日的判决中注意到,法院对不利于提交人的证据和法官针对这些证据给陪审团的指示作出了评价。委员会认为,第十四条第五款并未要求上诉法院进行事实上的重审,而是由法院对审判中提出的证据和审判的进行情况作出评价。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三条,来文的这一部分由于不符合《盟约》的规定而不予受理。
6.5 关于提交人所称由于一名法官曾参加了对其第一次定罪上诉的审理因而驳回其对复审的上诉是不公正的这一说法,委员会指出,被告并未对法官参加上诉提出质疑,因而针对这一问题的国内补救办法并未用尽。因此来文的这一部分不予受理。
6.6 关于提交人所称未能给他提供一名翻译一事,委员会指出,这件事从未在审判或上诉过程中向法院提出。因此,根据《任择议定书》第五条第二(丑)款,来文的这一部分因未用尽国内补救办法而不予受理。
6.7 关于提交人在警察基于种族原因而对其使用暴力和对其进行歧视的申诉,委员会指出,鉴于这些指控并未构成提交人关于不公平审判指称的一部分,无法对它们进行审理,因为所述事件发生在1986年7月,即发生在1991年12月25日《任择议定书》对澳大利亚生效之前,而且本身并不具有违反《盟约》的持续影响。因此,出于时间上的理由来文的这一部分不予受理。
7. 人权事务委员会因此决定:
(a) 来文不予受理;
(b) 本决定应转送缔约国和提交人。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