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nnesota

 

518/1992号来文;Jong–Kyu Sohn诉大韩民国

            (1995719日第五十四届会议通过的意见)

提交人:                                              Jong–Kyu ohn[由律师代理]

受害人:                                              提交人

所涉缔约国:                                     大韩民国

来文日期:                                         199277(首次提交)

决定受理的日期:                            1994318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28条设立的人权事务委员会,

            1995719举行会议,

            结束了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代表Jong–Kyu Sohn先生提交人权事务委员会的第518/1992号来文的审议工作,

            考虑了来文提交人、其律师和缔约国提出的全部书面资料,

            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通过了其意见。

            1.         来文提交人是居住在大韩民国光州的大韩民国公民Jong–Kyu Sohn先生。他自称是大韩民国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第19条第2款的行为的受害者。他由律师代理。

提交人陈述的事实

            2.1            提交人自1990927日起一直担任Kumho公司的工会主席,他还是大公司工会团结论坛的创建者之一。199128,在位于庆尚南道Guhjae岛的大宇造船公司举行了一次罢工。政府随之宣布将派警察部队前去制止罢工。在这项宣布作出以后,199129,提交人与团结论坛的其他成员在离罢工地点400公里的汉城举行了一次会议。会议结束时他们发表了一项声明,表示支持这次罢工,并谴责政府欲派部队前去干预。这项声明通过传真送往大宇造船厂的工人。大宇造船厂的罢工于1991213日和平结束。

            2.2            1991210,提交人同约60名团结论坛的成员在离开他们召开会议的地点时,遭到警方逮捕。1991212,提交人和其他6人被指控违反了《劳资纠纷调整法》第13(2)(1963年颁布的第1327号法,19871128日根据3967号法律修订),而该条文规定禁止除了有关雇主、雇员、工会或依法享有合法权利的人以外的任何人为了操纵或影响有关方面而干预某起劳资纠纷。他还被指控违反了《集会和示威法》(1989329日颁布的第4095号法),而他本人则称他的来文只涉及《劳资纠纷调整法》。据提交人称,与他一同被指控的另外一人后死于拘留期内,其死因可疑。

            2.3            199189,一名汉城地区刑事法庭的法官判定对提交人的指控成立,判处提交人有期徒刑1年半及缓刑3年。提交人对此项判决提出的上诉于19911220日被该法庭的上诉科驳回。1992414,该法庭又驳回了提交人的第二次上诉。提交人认为,鉴于宪法法院于1990115日宣布:《劳资纠纷调整法》第13(2)条符合宪法,他已求助于一切可以求助的国内补救办法。

            2.4      提交人称,上述问题并未按照国际调查或解决的任何其它程序提交并供审查。

申诉

            3.1            提交人辩称,《劳资纠纷调整法》第13(2)条是专门用来惩罚对劳工运动的支持以及孤立工人的。他认为该条文从未被用来指控在劳资纠纷中站在资方一边的人。他进一步声称,这项禁止任何影响有关纠纷方行为的条文本身就含混不清,违反了合法性原则(不构成犯罪,法无明文者不罚)

            3.2            提交人进一步辩称,将这一条文载入法律旨在剥夺支持工人或工会的人言论自由的权利。在这方面,他提及禁止第三方支持一工会组织的《工会法》。他最后认为,正因如此,对工人或工会的任何支持可在出现罢工时受到《劳资纠纷调整法》惩罚;在其他情况下则受到《工会法》的惩罚。

            3.3            提交人声称,对他的判决违反了《盟约》第19条第2款。他强调,他行使言论自由的方式并没有侵犯他人的权利或损害其名声,也没有危及国家安全、公共秩序、公众健康或公德。

所涉缔约国对受理来文的看法以及提交人对此的意见

            4.1            所涉缔约国在199369日提交的意见中辩称,由于当事人并未用尽国内补救方法,因此其来文不应被受理。所涉缔约国认为,只有当最高法庭对上诉作出判决,并且宪法法院也作出判决所依据的法律符合宪法的裁决时,才算用尽关于一切刑事案件的现有国内补救方法。

            4.2            提交人则分辨说,由于宪法法院已经宣布对他作出的判决所依据的《劳资纠纷调整法》第13(2)条符合宪法,实际上能求助于任何其它的国内补救措施已无希望。对此,所涉缔约国认为,宪法法院已经作出的裁决只审查了该条文是否符合宪法所保护的工作权、享受平等权和合法原则,而并没有审查该条款是否符合言论自由权利的问题。

            4.3      因此所涉缔约国认为,提交人本应要求审议有关宪法所保护的言论自由权利的法律。鉴于他并未这样做,所涉缔约国认为他并未全部用尽国内补救措施。

            4.4      此外,所涉缔约国认为,根据大韩民国总统的一项大赦令,已于199336日撤销了对提交人的判决。

            5.1            提交人在其对所涉缔约国的意见所作的评论中认为,他已经用尽国内补救措施;鉴于宪法法院已经在不久以前宣布过《劳资纠纷调整法》符合宪法,再请求它作这种宣布是没有意义的。

            5.2            提交人认为,如果将某法律条文是否符合宪法的问题提交宪法法院,法院就负有法律义务审查所有可能使该条文无效的理由。提交人因此认为,将同一问题再次提交法院是徒劳之举。

            5.3            对此提交人认为,尽管在宪法法院1990115日作出的判决中多数意见均未论及言论自由的权利,有两项相同及一项不同的意见已涉及该权利。他认为,上述情况表明:宪法法院实际上已审议了所有说明《劳资纠纷调整法》可能违宪的理由,其中包括可能侵犯了言论自由的宪法权利。

委员会关于受理的决定

            6.1            委员会在其第50届会议上审议了该来文是否可受理的问题。在审查了所涉缔约国以及提交人提交的关于宪法补救措施的意见后,委员会发现,《劳资纠纷调整法》第13(2)条是否符合宪法包括言论自由的宪法权利的问题已于19901月按实际需要提交到宪法法院,尽管其后多数判决决意不提及言论自由的权利。在此情况下,委员会认为,进一步请求宪法法院审查该《法》第13(2),包括审议涉及的言论自由问题,并没有构成提交人仍然需要的补救办法,即需要根据《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2款用尽法定补救的方法。

            6.2            委员会注意到,提交人遭到逮捕、指控并定罪并非因为亲身支持正在进行的罢工,而是因为参加了一个以口头的方式表示支持罢工的会议。委员会认为,提交人所陈述的事实可能会引发《盟约》第19条所涉及的、应按照是非曲直予以审查的问题。鉴于上述情况,委员会宣布来文可受理。

所涉缔约国对案情的是非曲直的看法以及提交人对此的意见

            7.1            所涉缔约国在其于19941125日提交的意见中表示不同意委员会关于宣布来文可受理的观点:“提交人遭到逮捕、指控并定罪并非因为亲身支持正在进行的罢工,而是因为参加了一个以口头的方式表示支持罢工的会议”。该缔约国强调,提交人不仅参加了199129日举行的团结论坛的会议,而且还于1991210日或11日积极地参与散发宣传品活动,并于19901111日参与暴力示威活动,这次示威还使用了燃烧弹。

            7.2      所涉缔约国认为,提交人是因为犯有上述违法行为方被指控并判定违反了《劳资纠纷调整法》第13(2)条及《集会和示威法》第45(2)条。

            7.3            所涉缔约国解释说,《劳资纠纷调整法》有关禁止第三方干预劳资纠纷的条文的宗旨乃是维护劳资双方的纠纷的独立性。该缔约国指出,上述条文并未禁止向当事方提供咨询或意见。

            7.4      所涉缔约国援引了《盟约》的第19条第3,根据该款的规定,为了保护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除其他以外,可对言论自由的权利予以某些限制。

            7.5      所涉缔约国重申,根据一项大赦令已于199336日撤销了对提交人的判决。

            8.1            提交人称,他确实因参加199011月的示威活动,根据《集会和示威法》被判处徒刑,但此事并非构成他申诉的一部分。他提到199189日汉城刑事地区法庭作出的判决,该判决表明,他参加11月的示威活动是根据《集会和示威法》单独处置的,与他在19912月参加团结论坛的活动和支持大宇造船公司的罢工无关,后者是根据《劳资纠纷调整法》给予惩处的。提交人称,前后两件事彼此无关。他重申,他的申诉只涉及“禁止第三方干预”,他认为这是违反《盟约》的。

            8.2            提交人辩称,所涉缔约国对《盟约》所保障的言论自由所作的解释太狭隘。他援引了第19条第2,该款包含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方式。提交人为此认为,散发载有团结论坛支持大宇造船厂罢工的声明的传单完全属于言论自由的权利。他补充说,他并没有亲自将传单送到大宇造船厂的工人手中,而是用传真传给他们。

            8.3            对于所涉缔约国认为他的行动危害公共安全和公共秩序的论点,提交人称该缔约国并没有明确说明团结论坛声明的哪一部分因为何种缘由危及了公共安全和公共秩序。他争辩说,泛泛地提及公共安全和公共秩序并不说明就有理由限制言论自由。对此,他回忆说,团结论坛的声明载有说明这次罢工合法的观点,而且表示支持罢工,批评厂方,抨击政府威胁要用武力制止罢工。

            8.4            提交人否认团结论坛的声明危害大韩民国的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提交人的申诉声称,提交人及团结论坛的其他成员完全了解南北朝鲜对峙的敏感局势,但提交人看不出支持罢工、批评厂方和政府处理此事的方式如何会危害国家安全。就此提交人称,所有参加罢工的人均未受到违反《国家安全法》指控。提交人认为,根据罢工的宪法权利,对警方的武力干预提出批评属合法行为。此外,提交人还认为,团结论坛的声明并没有危害公共秩序,相反,自由、和平地表达意见的权利会加强民主社会的公共秩序。

            8.5            提交人指出,在大韩民国,声援工人活动受到禁止并受到惩罚,这是为了所谓“维护劳资纠纷的独立性”,而为支持厂方压制工人的权利而进行的干预却受到鼓励和保护。他又说,《劳资纠纷调整法》是由国家安全立法委员会制定的,而该委员会则是在1980年由军政府设立的,用以取代国民议会。有人认为,由这个不民主的机构制定颁布的法律并不属于一个民主社会所颁布的、符合《盟约》含义的法律。

            8.6            提交人称,国际劳工组织结社自由委员会已经建议有关政府撤销禁止第三方干预劳资纠纷的法律条文,因为这种条文不符合国际劳工组织的章程,该章程保障工人的言论自由,把言论自由视作结社自由的必不可少的一部分。28

––––––––––––––

                  28              结社自由委员会19946月第294号报告第218274段。并见19953月至4月第297号报告第23段。

            8.7            提交人最后指出,大赦令并没有撤销对他的定罪判决,也没有对侵犯他的《盟约》权利作出赔偿,而仅仅是取消了根据对他的判决而对他采取的剩下部分限制措施,如对他的竞选公职权利的限制。

            9.1            所涉缔约国在其1995620日提交的进一步意见中解释说,一般地说大韩民国的劳工运动都带有政治倾向,受到意识形态的影响。在这方面,据称韩国的劳工运动积极分子都毫不犹豫地引导工人采取武力和暴力的极端行动,举行非法罢工,以达到其政治目的,或旅行其意识形态原则。所涉缔约国进一步声称,将无产阶级革命的思想灌输到工人的头脑中的事例屡屡发生。

            9.2            所涉缔约国认为,如果第三方干涉(一起)劳资纠纷,并实际上进而操纵、煽动或阻挠了工人的决定,那么这起劳资纠纷的真实情况就会被歪曲,并被引向其它的目的。该缔约国因此解释说,考虑到劳工运动的普遍性,它觉得有必要维持有关禁止第三方干预的法律。

            9.3            所涉缔约国还认为,本案涉及19912月散发的支持大宇造船厂的书面声明;声明只是一个幌子,背后却是要煽动全体工人举行全国性罢工。该缔约国称,“如果任何国家要发生全国性罢工,不论其安全形势如何,都有充足的理由认为该国的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将要受到威胁。”

            9.4            关于《劳资纠纷调整法》由国家安全立法委员会制定的问题,所涉缔约国认为,鉴于宪法经修订,公众已实际上一致承认了该委员会制定的法律的有效性。此外该缔约国还说,关于禁止第三方干预的条文对纠纷中的劳方和资方都适用,双方一视同仁。在这方面该缔约国援引了该国法庭目前正在审理的一个案件,案情涉及厂方人员干预一起劳资纠纷。

委员会须审议的问题和事项

            10.1    人权事务委员会按照《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1,根据有关方面提交的全部材料审议了来文。

            10.2            委员会注意到所涉缔约国的如下论点:来文提交人参加了199011月发生的暴力示威活动,为此,根据《集会和示威法》被判有罪。委员会也注意到提交人的申诉与上述判决无关,而只涉及到因他于19912月发表团结论坛的声明而对他作出的判决。委员会认为上述两项判决是针对两件不同的事件,并无相互关系。因此,委员会须审议的问题是:根据《劳资纠纷调整法》第13条第2款以参与发表支持大宇造船公司罢工的声明和谴责政府威胁派军队制止罢工的罪名而对提交人作出的判决,是否违反了《盟约》的第19条第2款。

            10.3            《盟约》第19条第2款保障言论自由的权利,包括“而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采取艺术形式的、或通过任何其它媒介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委员会认为,提交人与他人一起发表支持罢工、批评政府的声明是在行使其传递消息和思想的权利,是符合《盟约》第19条第2款的含义。

            10.4            委员会认为,根据第19条第3款对言论自由进行的任何限制必须累积符合下列条件:必须符合法律规定;必须涉及第19条第3(a)(b)款列举的目标之一;必须是为实现合法目标所必需的。尽管所涉缔约国声称限制措施是正当的,目的是保护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并称限制措施符合法律规定,即《劳资纠纷调整法》第13(2),委员会仍须确定对提交人采取的措施是否为所称目标所必需。委员会注意到,所涉缔约国援引了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的问题,认为劳工运动的普遍性与此问题有关;该缔约国还称提交人与他人一道发表的声明实际上是煽动全国性罢工的一种伪装。委员会认为,所涉缔约国未能清楚说明它所称的提交人行使言论自由所构成的威胁的具体性质,而且发现所涉缔约国提出的论点无一足以证明对提交人言论自由的限制符合第19条第3款。

            11.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盟约任择议定书》第5条第4,人权事务委员会发现,它所收到的事实揭露了一起侵犯《盟约》第19条第2款的事件。

            12.            委员会认为,Sohu先生有权根据《盟约》第2条第3(a)款获得对其行使言论自由权利判罪的有效补救办法,包括适当的赔偿。委员会进一步提请所涉缔约国审查《劳资纠纷调整法》第13(2)条。所涉缔约国有义务保证类似的违反行为今后不再发生。

         13.         委员会铭记所涉缔约国由于已成为了《任择议定书》的缔约方,因而已经承认了委员会有权确定是否发生了违反《盟约》的行为;而且根据《盟约》第2,所涉缔约国已经承诺确保在其领土内和在其管辖下的所有人享有《盟约》承认的权利,并已承诺在确认发生违反行为时提供有效并可行的补救办法,因此,委员会希望所涉缔约国在90天内,向委员会汇报有关采取措施落实委员会意见的情况.

 

 


主页 || 条约 || 搜索 || 链接